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终章

项目结束后的第一个星期天,我接到了六本木的传唤。

虽然八王子的大伙乐观地觉得这是「达成目标要受嘉奖!」但我所预想是其他原因。说不定,今天才是真正的最终决战。

我在前台报上姓名之后,对我放行的既不是人事部也不是直属事务总部,而是社长室。

「呃、嗨,Mr.枪羽」

「米歇尔常务……」

我出于习惯喊了他常务,但他已经不是常务了。

他脸上挂着无力的笑容,向我投来献媚般的眼神。他缩着身体,耷拉着肩膀,肌肤也没有光彩,明明在开着冷气的房间里却总是用手帕擦脸。

高屋敷社长默默地镇座上位,静观我们之间的交流。

「Mr.枪羽,这次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他东倒西歪地朝我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着这样的话。

「我被全球社欺骗了,他们挖我过去是为了实现挫败Big Bang project的阴谋。当你的出色表现让项目成功后,他们立刻就把我抛弃了。不、不觉得这很过分么?」

「抛弃?」

我反问之后,米歇尔的嘴只有右嘴角僵硬地挑了起来。

「我、我被全球社炒鱿鱼了……。拜其所赐,昨天只睡了半个小时」

最短睡眠时间貌似又更新,但根本不关我事。

「于是,你就又想回阿卡迪亚了?」

「我想向全球社报一箭之仇!Mr.枪羽!你肯定也很生他们的气吧?他们把你培养的新人挖走了,这口气肯定咽不下去吧」

他义正言辞地对我嚷嚷着,可丝毫没有触动我。

不对,我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很感动,不过是因为我面前现在就有一个象征『厚颜无耻』的活生生的范本。

「全球社煞费苦心地支付高额契约金把你挖走,为什么如此轻易地又把你放跑?」

我提问的对象并不是当事人,而是在当事人身后始终沉默不语的老狐狸。

他满是白须的最沉重地打开

「对方真正想要的人才其实是你,枪羽」

「……要我?」

「更准确的说,想要的是你所拥有的培训技术。他们似乎明年就打算在立川市设立新的客服中心,为此,优秀的经营人是不可或缺的。全球社对其他同行企业的人才进行了详细调查,结果就看上了你」

「可是。猎头之类的事情并没有找到我这里啊」

不过您孙女被我打过头就是了……这话真要说出来,他肯定会勃然大怒。

「嗯,是老夫阻止了」

「社长阻止了?」

「正所谓内行知内幕,其他企业有那方面的动作,风声全都逃不过老夫的耳朵。但是,老夫是不会把你交给对方的。毕竟还托付给你了重要的『业务命令』」

那口吻之中带着讽刺。我表面上无视于他。

「于是,老夫就把米歇尔作为替身送了出去。老夫放出假情报,称『枪羽领班的培训技术全都是他传授的』。全球社于是就掉过了你,直接挖走了米歇尔。当然,米歇尔根本没有周转现场的调控技术。发觉这一点全球社,当即抛弃了他。毕竟那边的头儿是个急躁的人」

米歇尔摆着一副受伤的表情垂着头,咬着嘴唇。

社长继续说道

「本来被老夫完全算计的全球社,却搞到了枪羽锐二的17名弟子。因此,那笔本来完全打了水漂的契约金或许也不算白费呢」

他的白胡子很不开心地颤抖起来,用带刺的眼神狠狠地盯着米歇尔的后背。

被挖走的那17名新人,应该是社长唯一的误算吧。

反过来说,除此之外一切都在社长的掌握之中。

「通常来说,不可能将常务代替区区一介现场领班交出去,所以全球社也被骗了呢」

我带着抗议的意思这样说道。在阴谋剧本中被当做棋子,这让人怎么开心的起来。要是我没有答应接下那个「业务命令」,社长可能就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了。

但是,我偏偏就是那个可悲的人物。

「拜托了社长,给我报仇雪恨的机会吧!请您网开一面,网开一面!」

米歇尔把手撑在黑檀木的桌子上,一个劲地鞠躬。社长看也不看丢人现眼的他,哼了一声,说道

「枪羽,他就任凭你发落吧」

米歇尔就像断了有的机器一样,以僵硬的动作朝我转过身来。那铁青的面色,跟他闪亮的金发一点都不搭,平时那自信满满的脸上,如今只剩懦弱的谄媚之色。

我上前一步,堂堂正正地面对米歇尔。

重新注视他那憔悴的脸,怒气已经永不上来了。兼具着压倒性自信与实力的英杰落魄的样子,反倒让人觉得可悲。我并不想看到常务这种样子……。

可是,我必须做个了断。

我又上前一步,把脸凑近过去,胸口几乎要撞到米歇尔的胸口。

「常务。你被两个大企业戏弄,当做皮球踢来踢去了呢。然而你丝毫没有察觉,坚信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在自由翱翔。在你眼里,我不过就是个捡球的是吧?可是现在,球没有任何人捡,在场地里滚来滚去。没人会捡,当然我也不会」


米歇尔的眼睛吃惊地张大开来。

他的眼球如同龟裂放射开来迅速充血。

「只要有到手的这比契约金,你跟你的家人应该暂时衣食无忧吧。你可以在这段时间里计划东山再起。这次不要等着让别人来捡,试着靠自己的力量展翅翱翔吧。……只不过!」

我抓紧米歇尔的胸口,硬生生地提了起来。从他嘴里「噫」地漏出害怕的声音。

「只不过,你要再敢对八王子出手,就别怪我不客气。我虽然是只卑微的社畜,但谁要敢欺负到头上,我会以牙还牙。被看扁了会走揍回去,被小瞧了会咬过去,被欺负了就会全力抵抗!到时候我就虐得你再也无法反正,给我记住了!」

呜、呜、呜。

米歇尔发出苦闷的呻吟,白沫从嘴角猛烈溢出。他颓然跪地,脑袋就像折断一般耷拉下去,然后就一动不动。

菁英,落败。

我应该胜利的才对,却只感到寂冷的空虚。

这跟和同伴们一起达成目标时那种解气的感觉,简直不能比。

失去工作的米歇尔离开了,只留下了我和社长两人独处。

我知道这个老爷子还有话想对我说。

社长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一封信给,沿着桌面朝我滑了过来。这跟他对我下达那个「社令」时的情景一模一样。

「借用一下」

我用桌上的裁纸刀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东西。

社令

部门 八王子客服中心 营业组

职务 实务领班

姓名 枪羽锐二

任命你九月一日起,就任直属事务总部次长。

「……喔?要调岗啊」

「不对,是晋升」

我故意说错,结果被他准确订正回来了。

「之前室田事务总部长向老夫探问过,说想要一个能干的副职,于是老夫就提了你的名字。虽然这次的人事调动史无前例,但有这次项目成功作支持的话,想必推崇先例的人事部也无法反对吧」

「是那个室田先生啊」

我脑子里浮现出那个玩冲浪,皮肤黝黑的本部长那年轻的脸。那个人也小看不得呢。

……可话又说话来,我还真够厉害的啊。竟然从现场的一名小小领班直升到事业本部No.2,都不知道跳了多少级。不到30岁就升任次长的我超厉害~~~~。从八王子的牙王升级为六本木的封弊者。能给雏菜多多的苹果来啃了,可以住进更大的公寓去了。

……但是,也仅此而已。

在六本木,谁也不在。

社长见我完全没有开心,眉头一皱。

「枪羽啊,你觉得这个阿卡迪亚烂透了么?」

「…………」

「有米歇尔你昂扬的恶棍趾高气扬横行霸道,有老夫这样的怪物稳坐社长之位,你觉得这样的会社很丑陋是么?觉得很扭曲是么?但这就是现实。老夫说的不对么?」

我始终沉默不语。

社长只是为了对自己进行确认而这么在说,根本没有寻求我的答案。

「你要改变这个阿卡迪亚,就只能爬上去,立于顶点之上。组织是不可能从下层被改革的。你要是觉得这里陈腐不堪,想要改变这里的话,就爬上来吧,握住权利吧。——来六本木吧,枪羽!」

他最后的一句话,让我下定了决心。

我双手抓住社令,轻轻用力,然后慢慢撕开。滋滋、滋滋……悦耳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起来。我将一分为二的纸放在一起又撕了一次,继续重复相同的动作。

纸屑像雪花一样飞了起来。

「我要是升上去了,不就没空去网络咖啡厅了么」

这次换社长沉默不易了。他敛去所有表情,盯着散落在桌上的白色纸屑。

「社长,您以前对我说过,别以为上班族有人权」

「……」

「但请您记住。我们就算没有人权,但还有灵魂」

我行了一礼之后转过身去,朝着房门走了过去。

在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我想起一件事。

「啊,还有——今后还请让我继续与您孙女交往。不是因为您的社令,而是她下达的业务命令」

社长的嘴角微微笑了起来。

「枪羽,你才要给老夫记住。想要从小小的男友升为未婚夫,可要比升任事业总部次长要难得多」

我轻轻地耸耸肩,摇了摇头。

「我果然不是出人头地的料呢」

※ ※ ※

「前辈!」

中午过后不久,我穿过八王子客服中心最近的车站的检票后,就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喊住了我。今天上晚班的渡良濑一边把肩上的包重新挎好,一边朝我跑过来。我似乎刚好赶上了她出勤的时间点。

……不,应该不对。

这家伙应该是在等我。

「我见完社长回来的时候,总是你在等我呢」


「和社长直接谈话了么!?」

她目光一变,探出身来。从她身后穿过的上班族就像看到情侣一样看着我们,但我装作没注意到。

「社长说什么了?莫非……」

「是升职的事情」

「呀!恭喜前辈!」

「然后,说要调到六本木」

「…………咦」

「但给我拒绝掉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她首选是欢喜,然后转为绝望,又转为惊愕。

渡良濑这家伙,其实感情表现挺丰富的呢……。她刚入社的时候还以为她这人不好相处的,没想到是这么有趣的人。不可以貌取人呢,有道是看人一分脸。

「前、前辈说拒绝了?是拒绝晋升?还是调动?」

「我都拒绝了。在那边上班,可是每天要都得挤饱满的京王线,还要钻进大迷宫江户线啊,换做是你也不会愿意的吧。那种折磨谁受得了啊」

我一边嘀咕一边快步向前走,渡良濑身后两三步的距离跟着我。平底鞋在柏油步道上发出快节奏的声音。

「拒绝晋升,真的好么?」

「那种事情就交给你来吧,你要带上我这份出人头地啊。你就赶紧升上总部长,给我加工资吧」

脚步声停了下来。

我转过身去,只见渡良濑正摆着一张想不通的表情看着我。

「……我该……怎样才好呢?」

「嗯?」

「我要怎样,才能走在前辈的身边呢」

我受渡良濑影响也跟着停下了脚步,人潮在一瞬间停了下来。这确实只有短短一瞬间,但人们立刻就很嫌弃地避开了我们走了过去。

我直直地盯着好像在钻牛角尖的渡良濑,观察她内心的想法。

如果她要真情表白,我必须认真地回复她……即便那不是对方想要的答案。

「……渡良濑」

我以质问的语气喊了声她的名字,她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她露出就像突然回过神似的表情,随后脸蛋一下子变得通红。

「啊、呃、这个、那个、呃,走在身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是打个比方,所以……我、我是说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力能更上一层楼!就像前辈那样!」

渡良濑自己把表白给岔开了。

身为一名社会人,这才是正确的行为。想要工作能力更上一层楼就更加难能可贵了。我们所处的,不是半生不熟的自我意识齐腰深的学园,而是只存在残酷现实的社会。

——但是。

但是,那家伙的话……

那家伙的话,绝对不会问「我该怎么办才好」。回过神来,她就已经机灵地在身旁欢笑了。她肯定不会管我的那些麻烦事,贯彻自己的想法。

我并不清楚,这是因为她与渡良濑性格不同,还是90后与00后的差异呢……。

所以,我会这样回答

「也对呢。首先休息的日子里,去一下网络咖啡厅吧」

「……网络,咖啡厅?」

渡良濑呆呆地张开嘴,无所适从地直接愣住了。

我转向身后,走了过去。

「回去吧,回到我们有八位王子居住的那个家」

走出有遮阳的步道后,中天之日从头顶直射而来。今天又要热上一节呢。炎热地狱。好想早点进空调房。哎,不过接下来还有电话地狱等待着我呢。

今天我要和课长一起讨论秋季新人录用的事宜,后面还要参加小组调整变动的部门间领班会议。在会议中还要见缝插针地回答工作人员的提问,啊,还有件投诉必须有我来打电话回复,是信用卡支付确认错误的情况。唔,头好痛……嗯?你说工作表制作的最后期限?我记得不是今天吧。

这一回,踏在木地板上脚步声大概在离我五步的距离跟在我身后。

「请问,刚才说的网络咖啡厅是什么意思?前辈,等等我。等等我啊!」

「不等,我就不等」

等待着我们的,是工作。

※ ※ ※

我被埋在工作堆成的山里,这一埋就把八月埋到了尾声。

在上高中的时候,这段时间也是埋在昨夜里。当时还觉得那简直是人间地狱……可是在这29岁的夏天,我深刻地认识到能有暑假已经很不错了。我真想对十多岁时的我说上一句……「真正的地狱还在后头」。

话又说回来,听说她这个现役高中生,明天起就要开始第二学期了。最近暑假结束得好早啊,学校的体系也在发生细微的变化。我上小学的时候,星期六还是「半休」的呢……半休这个词,她估计不懂的吧。

她现在,正走在我身旁。

她死乞白赖地求着我,非要在暑假结束前两个人出趟门,于是现在我们正在这条绿树环绕的林荫道上散着步。她那部长篇恋爱喜剧的写作似乎遇到瓶颈了,说什么「两人约会的场景怎么都写不出来。哎,只能实际体验一下了呢。呜呼呼」。我真拿有缝就钻的她没辙。

说起来。

身穿知名私立女子高中制服走在我身旁的她,还是那带电般的可爱,令路过之人不禁向她回眸。


带着她走的我所承受的目光虽然很扎人,但我渐渐已经麻木了。就算被旁人一个劲地盯着,我也不会冒冷汗了。这可不妙啊……安全装置就是这样一个个脱落掉的么。这是要因淫乱行为被逮捕的节奏么……没什么比渐渐习惯更可怕的了。

「学校明天才开学,你怎么穿制服?」

「因为在作品中是穿着制服的设定。……不喜欢制服么?」

「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穿便装的话,「带着JK走的感觉」心绪能减轻一些,但不过是杯水车薪。不管她换上什么衣服,看上去无非都是个高中生……除了那罩衫上的隆起。

她不解地向我提问

「话说枪羽先生,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公园?」

只要一有机会,她就想握住我的手,而我则不动声色地闪躲,这样的攻防战在我俩之间无止尽地展开着。

「这是为了不让我们的熟人撞见」

我是专程租了辆车,花半个小时来到这片绿地公园的。我可不想重蹈多磨中央公园的覆辙,但也因此多花了不少钱。果然女朋友什么的还是算了,成本太高了。

这时,她十分烦恼地叹了口气。

「不管在现实里还是小说里,恋爱都很辛苦呢」

「一点不错」

「不过我觉得,只要累积更多的经验,一定能够顺利起来的。……只、只要和喜欢的人一起,创造满满的回忆就行了……对吧?」

我不由自主地对她害羞地微笑着的脸看入了神。我的手被她趁机握住,以恋人牵手的形状被紧紧束缚中。她的眼睛笑眯眯,就像在说「不会再放开咯♪」一般。

「请教我更多更多的东西吧,指导」

「…………」

总有种我正在被稳步攻略的感觉。

堂堂一位成功完成大项目的领班,在她面前却威严扫地。

「别太得意忘形了,花恋」

我用没被握住的手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

随后她完全不觉得痛的样子,吃惊地张开眼睛,停下了脚步。

「……这是第一次,用名字喊我呢」

「有么?」

我没怎么在意称呼方式,因此对她过剩的反应感到困惑。

「是啊,这是枪羽先生第一次用『花恋』来喊花恋!」

她开心的不得了,模仿着我的腔调「花恋」「花恋」又蹦又跳。当然,此时她仍旧一直牵着我的手。拜她所赐,我胳膊感觉要被扯下来了。

…………。

不过,今天还是随她好了。

在我被那个项目搞得精疲力竭的时候,是她的小说给我注入了活力。我之所以在快要泄气的时候仍旧能够努力拼搏,正是因为有个比我更努力地家伙在我身边。

「谢谢你,花恋」

「?谢我什么?」

「没什么」

我摇摇头,她也没有追问。

比起那句谢谢,好像用名字喊她这件事对她来说更加珍贵。

「呵呵呵,又用『花恋』来喊我了。照这样继续,对我说『喜欢』说不定也指日可待了呢」

「还差得远呢」

「我一定要让你说出来♪」

她紧紧搂住我的胳膊,抱在胸口。随着一阵橘子味的清爽芳香,我的胳膊被压在了隆起之中……这家伙绝对是懂行的!她会最大限度地使用自己的武器。啊,我受够了,

「自从认识了枪羽先生,花恋的身边便充满了『第一次』。第一次被打头,第一次喜欢上男性,第一次让人读自己的小说。……所以,请负起责任喔」

「…………」

……真可怕。

这番对话要是让其他人听到准要报警。

殊不知我的人生之中,竟然会发生被十五岁的未成年人要求「负起责任」的案件。30岁大关都近在眼前了,真是够了……。

「别以为一切都会一帆风顺。就让我告诉你,梦和恋爱可不是那么天真的事情」

「是!请多关照!」

聊着这些事情,我忽然心想。

要是给这个奇妙的关系起个名字,是什么呢?

不是恋人。

也不是朋友。

要说熟人,关系也过头了。

比较接近的是师生关系,但我才不是当老师的料。

那么,是师徒么?……哎,我更不是那块料。

既然如此。

那就只能最直白地,不加修饰地,用原原本本的称呼了。

29与JK。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