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卷-Opening X-02 节外生枝的潜入任务

“目标好像是「Illegal」的护卫。”

“三大势力无论哪个都一样,到头来根源都与德尔塔斯通家有关。”

(『Past』Opening X-02 Open 06/01 02:00)

那是两天前的事情。

视野中是延伸至地平线对面的绿荫大地,以及如同能完全驱散深夜黑暗的无数人工照明。原本只是一片放牧草原的此处,却被过于庞大的建筑群淹没了。军需企业和制药公司,各种企业与集团盖建的华丽室外包厢,还有大量如同马戏团帐篷的巨大室内展示厅,再加上支撑数千人规模的工作人员与足以匹敌其十倍数量的来场者生活的留宿设施与各种基础设施。传说在CG还没有进入全盛时期的时候,为了拍一场好莱坞电影就要造出一个城镇,这里大费周章的程度可谓不相伯仲。D.R.O.K.,虽然只是进行十天的活动,却为此建设出了一座临时的城镇。

时间是夜晚两点。

大量激光艺术与烟花点缀夜空,工作人员的导览声此起彼伏。当然,这些都是如果没有大量观众就无法存在的东西。

挤满了视野的男女老少。

这人群密度就如同高峰期的车站月台一般,而且正因为全是与召唤仪式相关的召唤师与依代才让人吃惊。

就在这场喧嚣的暗处,响起了两名男女的悄悄话。

“(……是这里,恭介君!具体的方法要交给你了。)”

“(……嗯,赶紧解决吧。这次稍微有点不同,毕竟周围全都是召唤师和依代的话就不适用于‘离开视野就会被忘记’的条件了。)”

一人是穿着红色连帽衫与运动品牌的针织裤,带着仿生装甲制Blood sign的黑发少年,城山恭介。

而领着他的则是二十岁前半的年轻女性。有人会把艳丽的黑发称为绿发,她的头发也在乌黑之中蕴含着碧绿。那柔软的长发就算用发圈扎成马尾,依旧有着垂直腰际的分量。这个迷人美女所穿的服装是深蓝色的紧身裙与西装。

说到特征,大概就是故意弄破紧身裙的侧面,长筒袜也刻意在各种地方脱线之处吧。

其他还有挂在肩上的名牌挎包,以及不知为何在脖颈处挂着用细小锁链串起来的哨子。明明脚上穿着高跟鞋,但却完全没有声音地在深夜的黑暗中快速穿梭着。

她是恭介的依代。

名字是姬川美夏,本来所属于「Illegal」。

依代有着各自的象征,也就是为了不被怨灵或邪恶的精灵无意识地占据肉体而束缚心灵的拘束器,她用的就是脖子下面挂的哨子。在纤细锁链的各个地方,除了哨子之外还装着多个细小装饰。

在中世纪的刑罚之中,有所谓的“罪状项链”。

换言之这是以羞辱为核心的惩罚,把当事人犯下的罪过化为实体的装饰,附加在项链上,强迫对方过着将其挂在脖子上的生活。如果是暴力罪就是拳头,酗酒的话就是杯子,偷盗的话就是手掌,赌博欠债的话就是卡片,嘛总之有各种各样的。当然这会非常显眼,在负面的意义上成为谈论的对象,社会生活将会变得艰辛。用现在的话来说,或许就像是在性犯罪者的脚腕装上GPS发讯器、公开位置信息的感觉吧。

姬川美夏挂着的是,大啤酒杯、嘴唇、十二面的骰子。

裙子与长筒袜的破洞,换言之就是源自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暴露刑罚”。这些全都是,配合依代的精神性质进行细微调整的结果吧。

“——”

他们所穿行的是,被夸张的灯光照亮的野外舞台背面。虽然有无数的目光集中在这些鳞次栉比的“非日常”的象征上,但在光线稍许偏离的黑暗之中,这里成为了彻底的死角。

「外面」传来兼具应酬与演讲技巧的漂亮宣传语。

『这次我等要隆重介绍的投射式召唤爆击,与现存的Blood sign式不同,召唤师与依代不需要赶赴现场,而且也不需要担心难以控制的被召物会暴走。效果永远会是稳定一致的,我向大家保证,这是甚至不需要边打边跑、彻底安全的单方面游戏!那么请欣赏吧,接下来现场为您展示!!』

啪叽,响指声通过麦克风传来。

随后。

夜晚消失了。

咚——!!!地平线对面爆炸出剧烈的闪光。就算粗略目测也有五千米远,但却如同飓风般袭来,恭介把走在前面、穿着紧身西装的美女撞到在地护住她。直刺皮肤的是灼热的痛觉,就像是日光浴过量一般,如同被上千根针尖轻轻扎中的刺痛感覆盖了背部。

“——咕!!什、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嘘,这种程度在预计之内吧?”

恭介打断了姬川反射性想要说的话。

从空中来看或许是一目了然的,这是完全覆盖直径2000米圆顶状地带的爆炸。而且明明发生了这种程度的爆炸,却没有发生蘑菇云等二次气象变化,十分异常。最重要的是闪光的颜色,那并非纯白的炫目光芒,而是如同荧光涂料一般的紫色光芒。

(……未踏级,大概是「紫电之淑女」吧。反过来采用旧时的魔法阵,但故意缺少核心的依代。这样一来,暴露的威力将会直接吞没外界,召唤的未踏级因为过于强大的闪光甚至都无法看到。死亡领域,作为兵器的话算是及格吧,或者说应该称之为诸神的迂腐化吧。)

『诸位意下如何!通过隐形轰炸机投射的镭射测距瞬间测量地形的起伏,即使在立体面上也能不偏不倚地光学性投影大规模的魔法阵,在大地中央配置未踏级。有不胜枚举的传说描述,因为神的威光太过强烈,外人或触犯禁忌的人由于目击便会粉身碎骨。我们反其道而行,去掉依代这个外装,成功引出了纯粹的威光。这便是新时代的战略,我等「Government」、能够在所有召唤师扔出励起手榴弹之前决出胜负!!毕竟威光的爆炸并不是一瞬间,而是不在上面叠加驱鬼仪式的话就会永远进行轰炸的东西!这次考虑到安全性定在了2000米,但只要有那个意思,哪怕是现在的十倍也能做到,除掉轰炸机、用卫星进行投放也是可能的!!』


接连不断地,紫色的闪光第二次、第三次覆盖了一切。

虽然「纯白女王」曾经数次不靠依代显现,但都没有发生这种现象,理由很简单。

要么是有其他的安全装置,要么是对与恭介的重逢感到喜悦的女王压制住了自己产生的威光与接下来的余波。

虽然这副光景看上去驱散了夜晚的黑暗,其实反而让景色的明暗度更加两极分化。只要乖乖待在阴影处,就不会被观众发现。夹在爆炸与爆炸的间隔之间,恭介他们从一个阴影处移动到下一个阴影处。

这种完全无视现有Blood sign式的荒唐方法十分可怕。

但是这场喧嚣并不是属于一个地方的特权。

在其他展示台上,其他竞争者如同挑衅彼此一般拿着麦克风拉高声音。

『我们所提倡的Attach Saint计划并不是把被召物分配给依代,而是试图将其注入召唤师所佩戴的仿生装甲。而且,关于召唤的物体也限定于神格级的武装,借助神明力量的同时也能彻底排除神明的意志,以此——』

『虽然至今为止的主流做法都是励起手榴弹以召唤师的相性为基准调配,各位觉得怎样呢。姑且转换视角,试着配合被召物(Material)的相性改变香粉的成分如何!?这种情况下,就会容易与所属特定神话圈的神格级、或者是某种色系的未踏级取得联系,反之除此之外则会较为困难,我们推测这在混乱的战斗之中有可能助我们取得单方面的优势——』

『我们这里的键番圣女身为极高精度的依代,与此同时成功将被怨灵或邪恶精灵自然附身的风险降低到极限。请大家看她的背部和肩胛骨周围,往这里的锁孔插入认证钥匙就能——』

这是令神惶恐的话语。

在这个样本市,无论哪个人都极为傲慢地将超自然视为道具。

“D.R.O.K.……天赋王权、吗。”

全是不正常的话。

Blood sign式之所以是Blood sign式,采取人工灵场与「花瓣」、「白棘」、Spot等复杂的系统,一切都有其相应的理由。要是省略直接直接抵达结果,究竟有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事到如今都不必繁琐地说明。

而且就算是「Government」「Freedom」「Illegal」三大势力,也不可能在这几十几百个展示台上疯狂发表blood sign式以外的新召唤方法,这当然也有着相应的理由。

轰!!!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的紫色闪光,勾勒出某个巨大的阴影。

“万魔殿,果然好大……”

将碧绿长发扎成马尾的美女不由得如同呻吟般喃喃道。

虽然这座巨大的样本市扎根在北面的大地上,但其构造却极为清晰。直径十千米的轮形加上各种展台与舞台,留宿设施鳞次栉比,最中央则坐落着一尊巨大的物体。乍看之下其轮廓就像是澳大利亚的岩山艾尔斯岩一般,但却散发着过于不祥的气息。

除去大量管理都市的基础设施,这是作为单体而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仿生装甲。

漆黑的本体如同巨大至极的棺材,从下方伸出的推进用触手如同石油管道一般,大小共计十根。

硬要说来,它的形状就像是横卧的大王乌贼一样。

被称为万魔殿的“那个”并不是单纯的建筑,而是可以独自移动,据称在水陆之间可以不分场所运行的移动要塞。顺带一提从刚才开始就毫无止歇的「紫电之淑女」的爆炸,是在轮形的外侧进行的。

而与此同时。

“没有人能够轻易实行Blood sign式以外的新方法,虽然之前听说过万魔殿是巨大的‘匣子’,但没想到散播了这种程度的扭曲啊……”

匣子。

就在不久之前,他刚刚在涉及「少女操纵(Girl’s Backdoor)」与比恩德塔·城山的「蚁冢」事件中,见到「Government」为了未踏级「三大角」之一的「赤之丽人」,组装了私人的召唤设备。

但是这次却很大。

在规模与泛用性上差别太大了。

“在D.R.O.K.里登场的新式召唤好像有九成以上都受到了万魔殿的连结支援呢,说到底万魔殿本身,也是「Government」「Illegal」「Freedom」的共同计划所建造出来的第一招牌商品。”

这事情想想就很奇怪。

平时一直视对方为眼中钉的三大势力竟然会拿出自己的机密,共同造出一张王牌。情报泄露的风险太高,而且完成的王牌又很有可能引起使用权的争夺,成为新的火种。

但是,异常的状况自然是异常利益的附带品。

(换言之那是什么都能演算的超级电脑,周围展台上的所有人都拿着终端么。从料理的食谱搜索到导弹的弹道计算什么都会帮忙处理,使用方法也广泛地因人而异、吧。)

恭介他们在展台与摄影台的后面移动着,准确地朝目的地前进。

途中,在一个遮蔽物后面忽然停下动作,取出了智能手机。估计舞台正面有VIP正如痴如醉地施展演讲技巧,站在原地不动吧。但是主菜并不是那里,恭介一边在脑海里浮现着就在华丽舞台下方待命的黑衣人们,说道。

“很好,与护卫的端末产生秘密连接了。这样无论何时都能一览无遗,从绿小姐那里买到的密码采集器真是种类丰富呢。”


“目标好像是「Illegal」的护卫。”

“三大势力无论哪个都一样,到头来根源都与德尔塔斯通家有关。”

最后移动停止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侵入万魔殿的第一步了。”

可以进入的是直径十千米的轮状空间,位于中央的万魔殿现在是不可能接近的。要是随便踏入草原,肯定会被利用微波的对人镭射和红外线探照光组成的隐形天罗地网抓到。虽然使用励起手榴弹的召唤师与依代会从摄像头与传感器中消失,但五千米的距离也很烦人。虽然不能说绝对无法突破,但需要花很多心思才能做到。

而且现在不需要在意这一点。

恭介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那里。

(展台编号00D51,很好。)

“唔——!!”

随着短促的吐息,来到台后休息、好像是工作人员的年轻男性被恭介夺取了意识。实际上,只要是能用的东西就行。而现在在负面意义上最显眼的,就是在天上飞来飞去的那个了。恭介把手伸向昏迷男人所抱着的“多余的备件”。

看勋章就能马上明白是哪个展台的人。

而为了以防万一,在展示会上准备多个器材是世间常理。

“好像能行,就让我利用这东西吧。”

虽然看上去向反坦克火箭,但没有炮弹。

但在某种意义上,从结果而言是比对坦克炮弹更佳的代替品吧。

只要能用的话就算临时调用也无所谓。恭介以老练的动作架在肩上,窥视瞄准器,准确地捕捉到了五千米外的“目标”。

“镭射锁定,准备。”

“了解,判断即使有其他请求也能成功欺骗,随时可以开始。”

“开始瞄准。”

“确认瞄准,已开始导航。”

随后。

轰!!!

从轰炸机释放的「紫电之淑女」的爆炸,将中央的万魔殿也吞没了。

毫无限制的威光的爆炸,即使在数千米单位之外也能感受到刺痛皮肤的灼热。咬紧牙关,将驱鬼仪式的请求消去,恭介扔掉架在肩上的反坦克火箭似的装备。

现在,展台上的负责人肯定浑身冷汗吧。

但是这不关恭介他们的事。

由于第三者的误导,万魔殿被圆顶状的闪光吞没了。不过当然,它的构造并没有柔弱到这种程度就会熔化的地步。

所以才很头疼,也可以这么说。

恭介望着自己的智能手机。

“很好,很好,对意外情况大吃一惊的VIP们慌慌张张地紧急撤退了哦。平常不会公布的撤退指示也全都发给了周围的护卫们,这样就能搜集到D.R.O.K.的所有路线了。当然,包括属于会场一部分的万魔殿内部以及避难路线。”

为了侵入坚固的设施,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是无论怎样的墙壁都能破坏的特殊电钻吗,是无论谁都能伪装的万能身份证吗,是能够让自己的身体变透明的忍者斗篷吗。

无论哪个都不对。

最优先的正确答案是情报,是一套潜入地的地图。

“那么。”

“这样就完成准备了。虽然我觉得这场混乱也会让对方陷入警戒态势,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不按顺序来就绝对达不成目标呢。”

得到所有需要的情报后,望着紫色闪光消失之后依然展示出巨大轮廓的万魔殿,少年如此喃喃道。

“接下来把厚重的门扉挖开吧。”

要塞的核心。

回想着负责计算的机器“本体”,他静静地宣告道。

“终于,到了把‘在里面被当成齿轮的353名依代’救出来的时候了。”

换言之。

这就是「不杀王(Alice(with)Rabbit)」这次所听到的“诅咒之言(救救我)”。

“今天的目的完成了,这场混乱对撤退也有帮助吧。为了安全带回地图,仔细确认侵入的路线,必须尽快——”

“不,稍微等下……”

恭介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噤声,用手指向别的方向。

受到突然的“爆炸失误”,到处都发生了小规模的混乱与踩踏事故,但同时也有着与之不同的嘈杂。

在数百米外,炫目的展台附近。

虽然实在是听不到怒骂声的具体内容,但为了偷到撤退指示而开启后台窗口的护卫手机还在这里。偷偷看着来往的数据,点击麦克风与摄像头后,得知了这样的对话。

『混账,读读指示!键番圣女可不是这么用的!!可恶、明明是投放到敌阵再展开的!!』

『诶、诶,唔啊!?』

『转动钥匙了!因为误爆发生混乱,在群众里出来了,神格级!!』

『赶紧想点办——唔噢噢!?』

咔!!除了人工照明以外,更为不祥的光芒覆盖了视野一角。

在展台附近出现了漩涡。

既没有人工灵场和「花瓣」,也没有Spot,但却不容置疑地凝缩着神话诸神的力量,逐渐成型。是被不同于Blood sign式的某种方法召唤而来的,当然,是借用了万魔殿这个巨大至极的“匣子”的力量,一步登天的结果。


恭介不由得咋了咋舌。

以“误爆”为起因发生混乱,如果那个被召唤出来,他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美夏。”

“是美夏小姐,小鬼头。你要去救人吗?”

“我们说好要趁着混乱逃出去的,对吧?稍微闹腾一下现在是不会暴露的。”

两人在黑暗之中奔跑着,在这期间也有诡异的震动不规则地扩散而来。即便在这里也能察觉到异样的动静,“那”就仿佛冲浪一般。在身体上缠着缎带的金发美女,以及在其脚底下描绘出大型波浪的大面积黑色。其真实身份是成千上万条蛇的集合体,与从智能手机中偷窃的数据比对,恭介发出呻吟声。

“「神格级」,音域中音,字母数6。亚当的第一个妻子,这家伙可是强敌啊……”

“键番圣女是「Illegal」主导的计划,凭借拥有复杂构造的上锁、开锁动作释放特殊力量,完成召唤仪式。从系统上而言应该是以魔女术为基准,在绳结上积蓄风的力量,通过释放来行使魔法,就是对这种技术的应用。”

“不过从本质上来讲那也和轰炸机的空投是一样的,除掉blood sign式的不稳定召唤,前提就是拼运气。在敌阵中央开锁,使「神格级」带来无差别的破坏,这种方法似乎是这样得出成果的。这样一来就麻烦了,要是在自家营里召唤出那种东西,损失都不知道会扩大到什么地步。就像是把拔掉安全环的手榴弹握在手上,接着一不留神松开手柄一样。”

在浏览资料的时候,进程一下子中断了。

估计并不是被察觉到了吧,应该是被侵入的终端受到了破坏,只能祈祷它的拥有者平安无事了。

万幸,参加召唤仪式样本市D.R.O.K.的全是召唤师与依代,即便现在应该也有大量搭档发起战斗。

Blood sign式是从规定级开始出发、最终抵达未踏级的,不幸的是,那个「纯白女王」也包括在内,止步于神格级的键番圣女不可能打不倒。

不过那也是要按步照班的炼成才能做到。如果从最弱的规定级Cost1开始发起挑战,只会被神格级的巨浪吞没,无法避免瞬间死亡。估计现场已经有不少召唤师受到“自己侍奉的神明在眼前被杀的冲击”,软绵绵地躺倒在地了吧。虽然1级的勇者积累经验值的话终有一日能打倒魔王,但还在1级就去挑战就连成长的机会都没有。

“怎么办。”

一边奔跑着,身边的姬川美夏发出提议。

“要用我的锁吗?”

如此宣告的蓝色紧身裙美女把背转向恭介。不对,严格来说不同。是解开裙子侧面的纽扣,用自己的手指脱下紧身裙,露出了腰部后面、尾骨稍微上面一点的地方。在那里的,并不仅仅是炫目的肌肤……还有什么异样的东西。

就像是光盘一样的金色金属。

以及位于其中央,如同研究所门上那种专业性极高的坚固锁孔。

键番圣女。

插入钥匙旋转的话,仅仅如此就能召唤出提前定好的神格级,是种怪异的技术。

据说,使人联想到翅膀、尾巴等原本人类不拥有的器官,就能随时调整依代的精神,瞬间召唤与锁内部的结构相对应的「神格级」。

“不用。”

但是恭介立刻回答了。

“除了通常的励起手榴弹,我还备着震撼手榴弹与烟幕弹。只要用这些吸引注意力,就能在某种程度上争取时间吧。最大理论值是五十秒,不过这次的情况里没必要与其他召唤师彼此试探,只是把「花瓣」击入Spot的话就简单了。这样就能直接召唤未踏级,避开被秒杀的战斗。”

“那么。”

握紧Blood sign,凝视着稳居于成千上万蛇浪的神格级之女,他说道。

“嗯,差不多该让你见识下真正的召唤仪式了。”

Facts

◆城山恭介至少在几天前就已经参加了召唤仪式样本市D.R.O.K。

◆恭介与名叫姬川美夏、所属于「Illegal」的依代结下了契约。

◆在D.R.O.K.内有大量除了Blood sign式以外的新方法提出,据说大部分都是借用了万魔殿这个巨大的“匣子”的力量。

◆D.R.O.K.与万魔殿名义上是「Government」「Illegal」「Freedom」三大势力的共同计划,恭介另外还说出了德尔塔斯通家这个词语。

◆姬川是被称为键番圣女的计划的其中一员,在腰部稍上方、尾骨周围有一个锁孔,只要插入钥匙旋转就能让指定的神格级附身。

◆万魔殿中囚禁着353名依代。这与记载在某预言书上的总篇数相对应,第三召唤仪式于1999年被发现,但关联性未知。

◆恭介与姬川得到了万魔殿的地图,完成了侵入所需的第一步。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