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三卷-Opening X-01 就在这里分出胜负吧

“……啊,哥哥。现在,正为了哥哥做料理——”

“啊——真是的——!!赶紧啊这是要死的节奏!!”

(Opening X-01 Open 05/20 12:30)

五月二十日,中午。

黄金周结束之后,五月便立刻没了新鲜感。

或许是因为这一点,所以那一天,「Freedom」Award903、拥有「不杀王<Alice(with)rabbit>」之称号的高手召唤师,城山恭介也松懈了。

(真是的,想退休也要用钱是怎么回事啊。拜此所赐,到头来还不得不照顾作为中介人的爱歌……)

在如同平常一般拉开爱歌的公寓门的瞬间,闻到那个味道就应该掉头回去的。不对,在握住门把手之前就该察觉到的。而且应该立刻逃进电梯,尽早离开这个地方才对。

(「Government」委托「Freedom」的工作大致上都不是什么正经事,不过这是最后的了,再怎么说也要忍耐一下。)

但是,他不小心走了进去。

而从走廊的深处,传来了似乎是兴高采烈的少女哼歌的声音。

走进里面后,不知为何穿着白绿相间、就像是薄荷冰淇淋一样的比基尼的奢华少女爱歌,正把围裙套在泳衣的外面。

在分外宽阔的厨房空间里,她回过头来这么说道。

“……啊,哥哥。现在,正为了哥哥做料理——”

“啊——真是的——!!赶紧啊这是要死的节奏!!”

能听到声音。咕咚咕咚咕咚,如同从恶心的沼泽深处涌出气泡一般的奇怪声音。哔叽哔叽地在案板上弹跳的某物,以及厚厚的刀刃正嘎叽、嘎叽地连同坚硬的骨头一起切下来的声音。那是什么啊,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在这个时间点上已经在翻白眼的恭介的脑海里浮现出的已经不是料理的名字,而是“啊、好像听说过在不停加热的浴缸里去世的老人在如同汤水一般的情况下被消防人员发现的事情呢”这种夸张的话题了。

“哈!?说、说起来绿小姐呢?那个人应该会做正常的料理才对,要是绿小姐看着爱歌的话,至少也应该能在人类容许的范围内收场……!!”

“她有看着我啊……”

“啊,是么,这样啊。那就早点说啊,这样姑且可以放心——”

这么说着的恭介却突然中断了话语。

她有看着我……为什么,不是“她正看着我”,而是过去式?

答案立刻浮出水面。

没有任何征兆的,壁橱的宽门敞开了。因为没有任何人碰过,所以是被内侧的力量打开的吧。接着有什么东西咕咚地滚了出来,躺倒在木地板上一动不动的身影,是身穿改造旗袍的美女,绿娘蓝本人。

“绿、绿小姐!?”

“……………………………………………………………………………………………………………………………………………………………………”

没有 回答。似乎 是 昏迷 了。

……这并不是开玩笑,一直淡定自若的绿娘蓝竟然面如死灰,人们应该是把这个称为死相的吧。从嘴角流出来的红色物体不知道是不是番茄酱什么的,但说实话看起来就是血。

“这、这等蠢事,难道是在看着的时候产生感情了吗,绿小姐……竟然品尝,不对、是帮爱歌的料理试毒……!!”

“……切,暴露了么。不管怎么说,哥哥那份也马上就完成了,坐下来等一会就好了……”

“连善后的时间都没有了!?”

说着,恭介把手伸向连帽衫的口袋,从里面取出的并非是用于召唤仪式的励起手榴弹(Incense Grenade),而是为了遮蔽视线所用的震撼手榴弹。因为形状完全相同,能让掉以轻心的召唤师失去视觉从而进行单方面的痛殴,是一种充满恶意的战术。

拔掉保险环扔了出去。

但是。

“狮虎。”

嗷呜!!比老虎和狮子还要巨大的肉食动物,把飞在半空中的喷发剂大小的爆炸物含住了。虽然看情况也有可能在接触的瞬间起爆,发展成死亡事故,但那是在飞散的外壳碎片直接击中的情况下。如果用的是回收利用多次的金属外壳,杀伤力还会更加剧烈地减少。

即便如此也应该在狮虎的口内爆炸了,但却完全没有看到光亮。把爆炸后的残骸如同失去嚼劲的口香糖一般扔到一旁,作为爱歌的床、搭档和沙发的白狮虎慢悠悠地接近恭介。

泪目着向后转,但是已经迟了。

在走到第三步之前连帽衫的领子就像小猫一样被衔住了。

“等、等下狮虎!!来做个交易吧,给你二十公斤的安格斯牛全熟瘦肉,所以能不能放过我呢——!?”

吵死了、快点、到这边来、老实点,以这种感觉恭介被放到了餐桌的特等席上。

接着执行死刑的时间到了。

穿着泳衣加围裙的爱歌,将盛在大碗里的“那个”咕咚地摆到了恭介面前。

仅仅这样,他的脸上就冒出了冷汗与泪水。

一边坐在对面,爱歌把手肘放在桌子上,娇小的下巴搭着重叠的双手,露出了微笑。

吃完之前绝对不让你走,那是这么一副决心的架势。

“……今天试着做了下蛋包饭来着……”

“但是在这个距离已经可以闻到腥味了。”

“因为是鸡蛋做的料理所以肯定会有腥味的。”

“这个想法已经很奇怪了——!接下来绝对不会有幸福的——!!”

再怎么挣扎也没用,白狮虎在背后发出了“咕呜”的催促声。

就像是在俄罗斯罗盘赌中,已经转了三次的手枪终于对准自己的时候一样,恭介用颤抖的手抓住了银色的勺子。闭起眼睛,关上嘴巴,向神明祈祷,但是战战兢兢地睁开双眼时眼前的黄色物体也没有消失。或许对于甚至能够愚弄神话诸神、将其作为踏脚台的召唤师来说,是没有机会受到这种恩惠的吧。

做好觉悟用勺子的圆滑面触碰了一下黄色的表面后,伴随着噗咻的黏着声音,荷包蛋的膜裂开了。就像是什么东西的腹腔裂开、内脏溢出来一样,可以从里面窥到介于红色与肤色之间的鸡肉炒饭,以及扑鼻而来的蒸汽与热量,这种感觉很像是在夏天窥视颜色乱七八糟的下水道。

黏糊糊滑溜溜的。

奇妙的粘稠光泽混淆了恭介的视觉。

“……对于蛋包饭而言口感是关键。所以我试着做成半熟的了,诶嘿……”

“真、真的假的……怪不得腥味就像是一堵透明的墙壁一样压迫过来。”

唔噗,胃酸涌到了喉咙附近,在千钧一发之际咽了回去。明明还一口都没有吃过,就已经很想要喝水了。

成分应该没有什么区别的。

应该没有加入什么吃了就会死的东西。

虽然施加了这般自我暗示,但是却没什么效果。脑海中浮现出滚落在地板上、面如死灰一动不动的绿娘蓝那平静的脸,那绝不是因为幸福才露出的表情。据说有种气体兵器能让全身的肌肉松弛,让尸体在保持笑容的情况下进行死后僵直。

「瘦身暗器(Perfect Dragon)」都变成那样了。在能够自由操纵魑魅魍魉的召唤仪式中,也能凭赤手空拳消灭所有召唤师的「Illegal」杀手,就算拥有那副钢铁之躯也落得如此下场。

已经不可能无伤归还了,放弃吧。

是要切掉压在瓦砾下的脚活下去,还是就这样死掉呢。

摆在眼前的,正是这般战士的抉择。

“两天……不对三天。偶尔住个院也不错啊!!来吧——!!”

犹豫下去的话就永远结束不了。而且,要是料理冷掉的话恐怕地狱的难度还会更上一层楼。发出难以形容的声音把勺子插进蛋包饭,伴随着把一捆东西切碎的触感,他挖出一勺,强行压制住三半规管的晕眩一口气送进口中——

啊啦,兄长。

嘛嘛,来得真早,已经对现世没有留恋了吗?

“咕、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他一直以为。

人是用脑子思考的生物。

对于“用心来思考”这种迷信,他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

这时,城山恭介一脚迈入了未知的领域。不仅限于人类,所有动物都是通过进食来获得营养,以此延续生命的生物。那么理所当然,在人的中心应该有胃袋才对。

肚子里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那阵洪流传到背脊,让全身的内脏不规则地蠕动,刺进脑髓里。所有五感都在剧烈地闪烁,眼前一切的轮廓都被混乱的五颜六色所逐渐覆盖了。虽然吃个饭就让视野紊乱是很奇怪的事情,但这大概是因为人并不是仅靠眼球看东西,而是用大脑分析才形成视觉的原因吧。

差点就要飞进恍惚的艺术世界去了,就连灵魂也要被正横躺着欣赏下午电视节目的「纯白女王」这种幻觉所带走,城山恭介使尽全力才好不容易回到了现实。

要是吐出来就完了,在这种情况下要连喝三杯水,强行吞回去才行。

总算是说出了人话。

“什么……啊!?这真的是炒鸡蛋吗,感觉就好像是把宿醉的大叔的胃袋倒出来再舔一下的味道啊……!!”

“太有诗意了我听不懂。”

“里面的鸡肉炒饭加了太多番茄酱了,倒不如说已经不是料理,而是咸到在医学上令人感到危险的水平了……!!”

“但是如果不放这么多的话,就没法有血那样美丽的红色了。”

“话说整体上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沙子……不、是石头吗……!?”

“哥哥。”

爱歌倏地打断了。

她自己指出了关键。

“……从根本上来说,妹妹亲手做的料理是不可能好吃的吧?正因为不好吃所以才完美,正因为糟糕到绝望的地步才会吸引人啊……?”

神经上。

少年听到一条细线噗地烧断的声音。

“果然啊——!!果然是有自觉的啊——!!话说,要是努力做出来的东西不好吃的话还能理解,但是专门做得难吃不是对食材的亵渎吗——!!”

咕嗷——!!城山恭介如同白狮虎一样大喊着。

这时,坐在对面的爱歌的瞳孔之中,倏地落下了水滴。

这当然不是因为自己做的料理被责骂而哀伤这种可爱的理由,她再怎么说也是三大势力之一「Government」的Award870,拥有「专守防御(HIKIKOMORI)」这番称号的高手召唤师,同时也有条不紊地管理者各种委托,是一位一流的中介人,根本不可能是那种有着豆腐心肠的人。(注:HIKIKOMORI是日文“家里蹲”的罗马音。)

泳衣加围裙这么说道。

“……哥哥,虽然说了这样那样的抱怨,果然哥哥也注意到了呢,‘对妹妹做的料理要发表独特看法’这种世间的约定……”

“什”

“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哥哥。果然、果然一直持续这个震撼魔法是没错的……!!”

“我连一次都没打算加上‘妹妹的’这种前缀,总觉得像是被强行带节奏了啊……!!”

“……我在听到这个答案为止,已经不知等了多少时日……!!狮虎!今天是哥哥经历的初次妹妹纪念日,这下可得烧红豆饭了啊……!!!”

“麻烦啊,真麻烦啊……!!到处都是绝望的死胡同,我已经不知道该往哪走了啊……!!”

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怒涛般的手制料理时间,拉开第二幕。

Facts

◆爱歌会做饭。但是,妹妹的料理好像必须得是难吃的。

◆那杀人的手段,甚至能一口灭掉以「瘦身暗器(Perfect Dragon)」之名受人畏惧的绿娘蓝。

◆虽然在吃进第一口的时候看见了「纯白女王」的幻觉,但这具体代表什么并不清楚。

◆实际上作为震撼魔法的一环,爱歌想让恭介对妹妹的手制料理发表独特的看法。

◆今天似乎要烧红豆饭。

◆到头来,城山恭介对于“妹妹的”手制料理是什么东西,抱着怎样的看法依旧不明。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