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Opening X-01 有气无力的开场

 「唉~~肩膀好痠喔。没有比胸部更碍事的部位了。」

「老女人使用老套的惯用句进行挑衅了!」

(Opening X-01 Open 04/14 23:00)

Opening X-01 有气无力的开场

  假设说,这裡有一栋四十层高的高级公寓大楼,你会选择住在哪裡呢?

毫无疑问,当然是视野宽广的最上层?

──但是一旦发生火灾很可怕,或者停电造成电梯停止的话该怎么办?

不然,住在逃生门或楼梯附近如何?

──说不定强盗或闯空门的歹徒会沿著楼梯闯进来呢。

再不然,尽可能住在离地面最近的地方?

──万一上层水管爆开,底下楼层无一能够倖免。

……追根究柢说来,所谓的最佳解答或许并不存在。想坚持某种优点,却不肯接受伴随而来的缺点,恐怕连挑选住屋也办不到。

附带一提,这名穿著附兜帽的名牌运动外套,一身这种从早安到晚安都能通用的平庸至极打扮的少年──城山恭介进入的是最上层和下一楼层整个打通成为挑高楼中楼,整整占了两个楼层的顶级奢华套房。正确而言,连同充作空中庭园、家庭菜园使用的顶楼也一起用现金买下了。印象中有个超过二十五个片假名的专有名词用来形容这种总计三层楼份的空间,但恭介怎样也想不起来。

反正不是自己的住处,在意这么多也没什么意义。

或许是听到没按对讲机就迳自走进房子的恭介的开关门声,一名少女从漫长的走廊另一头出声呼唤:

「你回来啦,哥哥……」

「什么『你回来啦』,我和你又没有血缘关系,更不是兄妹。正确而言,应该说『欢迎光临』或『你来得正好』才对吧?这裡好歹是你的家,不学著自己整理我很困扰耶。」

左右手提著塑胶袋与行李,恭介朝著少女的方向说:

「外头似乎出事了。桥梁崩坏,道路全线大塞车,连单轨电车都停驶了,整条路上都是人潮……虽然说这对茧居族的你而言一点关系也没有。」

在甚至能打网球的超宽广客厅裡,「少女」慵懒地坐著。

坐在椅子上?沙发上?

以上皆非。

「哇!是『热带宝石』使用整颗红宝石苹果製成的雪酪!虽然在电话裡萝哩叭唆地抱怨,结果还是去替我排队的哥哥,我最喜欢你了。来来来,快把供品献上来,我可以摸摸你的头作为回报喔……」

「不必了。不管是你的爱或屈辱的管教,我都完全不需要。」

「哇!竟然还附上早中晚三时段只限量贩售三十份的苹果茶?哥……哥哥,你到底多贪心地想要褒奖啊……要我今天和你一起洗澡吗?」

「先不提这些,我从刚才起就感到害怕!害怕你屁股底下那头怎么看都彻底违反华盛顿公约的老虎!」

屋主所坐的,是一头身体长达五公尺的巨大老虎。

那不是使用虎皮製成的沙发,也不是充作沙发使用的老虎标本。

而是一脸爱睏地趴在地板上,正缓缓摇著尾巴的……「活生生的老虎」。

少女鼓起腮帮子说:

「哥哥,这孩子不是老虎,是狮子和白虎交配所生下的白色狮虎。这可是如果借给动物园,一年少说也有七亿圆进帐的超稀有物种喔……」

「但那隻名字简直像某种祕密兵器的怪物从刚才就一脸稀奇地盯著我瞧耶。」

「我想,牠是想对你……嘎喔嘎喔吧。」

「快制止牠!『就算我是召唤师』,被这种家伙偷袭也一样会死!」

附带一提,少女本身肤色白皙、个子娇小、A罩杯,褐色头髮绑了细细的辫子绕成圈状固定在头部两侧……啊,要形容太麻烦了,总之是种特殊的双马尾髮型。但撇除这些,少女还有个更一目了然的特徵。

她身上穿著泳衣。

时值略有寒意的四月中旬,她身上却只穿了一件萤光绿比基尼……不对,这次反倒略嫌说明不足了。总之,她只穿了一件萤光绿与白色相间的条纹比基尼,在恰到好处的空调温度下,依偎在温暖的肉食动物身上打盹。

城山恭介一边制止想扑向拿在他手裡的限量甜点的少女,一边从塑胶袋中取出可抛式湿纸巾和叉子递给对方,接著说:

「我说爱歌啊,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管你满脑子到底装了什么,但你在日常生活中好歹也该穿著内衣和衣服吧。」

「哥哥有意见吗?」

「就是有才对你说的!虽然我也承认这样洗衣服很轻鬆!」

「衣服……换句话说,哥哥在悲叹过膝袜成分不足吗?但是放心吧!我已经在网路订购整整十二种颜色的过膝袜了!哥哥想怎么组合都任君挑选喔……」

「裸体过膝袜不叫衣服吧!派恩赏等级50前后的部下去做这么无聊的事……!等等,你的脑袋该不会变得真的得请正式的心理谘询师了吧!?」

「哥哥又在害羞了,天底下没有男生不追求妹妹的过膝袜。我订购了很多组,如果哥哥一时衝动,忍不住想整个吞下,两三双以内都没问题喔……」

「再怎样说,把我和你屁股底下的那隻狮虎相提并论也太过分了。」

被称作爱歌的少女从代替沙发的白狮虎上头探出上半身,一边和摆在玻璃桌上的「在整颗挖空的生苹果中塞满以果实和洋酒调製的雪酪而成的冰品」搏斗一边说:

「哥哥你真坏。说真的,白狮虎的毛皮脂肪很多,如果穿普通的衣服就没办法和牠一起玩耍了啊。」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惜放弃衣服,也要选择和野兽在一起啊……」

或许也因为如此吧,爱歌的柔肤在四周的温暖照明下显得晶莹透亮,有种说不出的娇媚。这身打扮即使在莽原上走动,多半也不会被其他动物讨厌吧。


总而言之──

由于泳衣猛兽少女爱歌专心和雪酪搏斗,世界的混吨终于回归于平静。但这时,一旁又有另一隻手伸了过来。

更正确而言,是有个女性想抢夺城山恭介买给自己的苹果冰品。

这名女子有著一头具湿润感的黑长髮与清澈透明的蓝眼睛。身上穿的是中间镂空,让裸露度爆增数倍的鲜红色旗袍,是个给人「假如是级任导师或公寓管理员,肯定像在天国」这种感觉的大姊姊。

恭介问:

「话说,你现在在那裡做什么?」

「还用说吗?那边那位以妹妹自居的少女传了一封简讯给我,向我炫耀你去帮她排队买『热带宝石』的冰品了。身为姊姊的我当然要来分一杯羹,好让她得意不起来啊。」

「多么充满恶意的行为啊!」

「真是的,我才不是自居呢。我和哥哥是真正的兄妹……」

「拜託你别插嘴,会让场面更混乱。你跟我不仅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我的继妹,是彻彻底底毫无瓜葛的外人!应该说,为什么必须求你帮忙介绍工作的我要照顾身为介绍人的你的生活起居啊……?」

「哼哼哼,为了大哥哥移植全身骨髓,产生与大哥哥完全相同的血液,对我来说也只是小事一桩喔。事实上我现在早已开始偷偷採集哥哥的皮肤组织,靠著组织工程学的力量一步步实现我的计画。身上流著相同血液,遗传上却什么问题也没有,这是多么合乎全世界所有男性的梦想和理想的伟大计画啊,哼哼哼哼哼……」

由于娇小少女的口中开始流洩宛如从排水沟逆流而出的黏液般的生化类噁心妄想,恭介决定不再理她……只能真心期望这只是她的妄想,不会付诸实行。

「虽然爱歌是个无可救药的泳衣少女,但我觉得绿姊最近也变得愈来愈无节操了。」

「嗯,你指这个?」

一面狡猾地将自己的叉子插在苹果冰品上使之成为「已被预约」状态,绿娘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整体说来是鲜红色旗袍,但是从胸部中央到肚脐却有一大片镂空部分,同时在髮饰、吊带丝袜、长手套等欧美蕾丝风格饰品的装饰下,更将她衬托得豔光照人。不管是胸口的镂空或腰部的开衩,在在都不禁让人怀疑底下是否真的有穿内衣。

……说明似乎太冗长了。各位只要记得底下的结论便足矣。简洁以两个词来形容就是:饱满!鼓胀!

「我先声明,这不是姊姊我的兴趣喔。是那个……唉……叫什么呢?汤姆‧乔斯特的最新电影。啊,因为他老是拍那种双枪加拳脚功夫的动作片,片名搞混在一起,怎样也想不起来……」

「你是说《黑虎行动》?」

「是最近片中台词『……喂,这次的主角是炸虾吗?』在网路上爆红的那部电影……」

「对,就是那个。总之为了配合中华街的电影造势宣传活动,我被迫角色扮演才穿的。那部片本身就是在C区拍摄,根本省下搭建活动用场景的麻烦,所以想顺便利用现有场景捞点油水回本也是人之常情。替身演员不定期在街上进行动作表演,空包弹也不分昼夜响个不停,真是吵死人了。」

把猛兽当成沙发替代品的泳衣少女,以及华丽地穿著连电影女主角都相形失色的特製旗袍的美女。

假如有来到地球的外星人想绑架地球人当作样本的话,无疑会率先挑中这两人吧。这两人的打扮就是如此抢眼,当然是基于不好的意义……但实际上,她们的穿著在「这座城市」中算不上特别稀奇。

至于少年身穿连帽名牌运动外套的超平凡打扮,在全年无休地举办化妆舞会的「这座城市」裡则彻底会被埋没。

整天开著的电视正好播出下列这则新闻:

『上个月宣告破产的春川市刚发表官方声明,宣布将在民间资本「玩具之梦」集团的全面后援下,作为第四十号国际再生都市……』

『由美国底特律市起步的都市再生事业目前已经达到第四十号,步调真是相当快呢。「玩具之梦」集团希望将全世界变成散播欢笑与活力的巨大游乐园的理念,在这个充满坏消息的年代,已经逐渐成为民众期待的佳音。』

『但是另一方面,也有部分人士担忧由外资企业一手掌握地方市政的状况是否会带来不良影响。当中甚至有激进反对派认为,在军缩政策影响下逐渐撤销的驻日美军基地,恐怕将藉著这个机会成为CIA的财源或军事活动地点借尸还魂……』

「真快呢。」

身穿特製旗袍的绿娘蓝用塑胶叉子沙沙作响地戳碎冰苹果,随口说出感想:

「记得不久前,市民还在热烈庆祝这座城市将作为『玩具之梦35』重生而已,没想到现在已经增加到第四十号啦?照这速度看来,这则消息应该很快也会被第五十号城市诞生的盛大庆典所掩没吧。」

「天天沉浸在网路世界的妹妹我也跟不上时代潮流了。换句话说,我是永远的十四岁。哥哥,爱我吧……」

自认说了帅气话语的爱歌得意地露出拽脸,城山恭介选择忽视。

「说到这个,我们会这样集合在一起也很不可思议吧。更正确地说,记得爱歌和绿姊不久前还无视于驱魔及封印古书的原本业务,『相亲相爱地带著笑容激烈厮杀』呢。」

「哥哥,你在说什么呀。身为『不杀王(Alice(with)Rabbit)』的你那时才真的一脸轻鬆地大闹了一场吧。」

「不不,我才没有。」

「嗯嗯,那次真是太扯了。虽然一年到头只穿泳衣的笨女孩很凶狠,但恭介发起飙来更是惊人啊。」

「……我才不想被完全不靠任何魔术密仪,只用暗器就能和召唤师打得不分上下的老女人这么说呢。这就是老人家的智慧吗?」

「唉~~肩膀好痠喔。没有比胸部更碍事的部位了。」


「老女人使用老套的惯用句进行挑衅了!狮~~虎~~……!」

插图006

「呵呵呵哈哈,虽然你那头宠物『不管作为猛兽或凭依体』都非常优秀,但我有自信在你打起响指前将牠的要害至少破坏五处以上。请别小看我这个『瘦身暗器(Perfect Dragon)』喔。砧板也就罢了,连肋骨都浮现出来的洗衣板看起来真刺眼。还有,你说谁是老女人啊!」

轰隆!两人之间彷彿有一阵闪电交错,恭介转身想离开暴风圈去避难。反正苹果雪酪也被抢走了,接下来又会有体长五公尺的猛兽大闹一场,而公然宣称只靠肉体就能解决那隻五公尺长猛兽的大姊姊也一无所惧地笑著,继续留在现场怎么看都没好事。

「慢著,想走,门儿都没有喔,哥哥……看到妹妹跟人起衝突,居然零点一秒就想一走了之是什么意思?」

「你要求的跑腿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我只想早点回家睡个觉……」

「狮虎。」

比基尼少女轻轻弹指,屁股底下的沙发立刻起身。有如母猫叼小猫般被咬住上衣后领的恭介只好乖乖就范。

失去沙发的爱歌上半身趴在玻璃桌上说:

「跑腿任务当然只是藉口啊,哥哥。我不是说我有要紧事跟你讨论吗?」

「什么事?」

「我想问别名『不杀王』的哥哥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怎么会说要脱离召唤仪式的业界呢,这个笨蛋?」

「噹噹~~噹噹~~哒哒哒啦哒哒噹~~♪」

「恭介,你怎么突然边哼歌边拿出在便利商店买的小蛋糕?」

「还用说吗?当然是庆祝我从召唤业界毕业啊。」

「一个人孤单地吃蛋糕太可悲了!不对,重点不在这裡。如果你不是在开玩笑,姊姊我也很伤脑筋!应该说,如果要退休,乾脆让姊姊我收留你吧!」

「哥哥是属于我的……!如果哥哥胆敢对别人倾心,我就要在你脸上烙印上大大的爱歌印记,让你不论何时何地都能想起自己属于谁……!」

「如果靠恋爱手段就能获得『不杀王』,我也会拿出真本事!让你知道自认有跟踪狂倾向而自主禁止恋爱的成熟女性一旦开关被启动会变得如何。宝特瓶的水味道怪怪的?那是我的洗澡水,当然有怪味!哈!」

「别再说了,你们两个都好噁心啊啊啊!!!」

被人用危险的别名称呼,似乎怀有隐情的恭介像个女生般尖叫起来。

「……更何况我在半年前就跟你们两个提过这件事吧?那时事件告一段落,我失去了召唤用的凭依体。正确而言,要说她毕业了才对。我那时就说过了,假如经过半年仍没有找到新的凭依体,我就打算告别召唤仪式业界。」

「呜……好像真的有这一回事。」

「今天就是半年期限的截止日。但是我身旁仍然没有新的凭依体。既然如此,我也毕业吧。召唤师没有凭依体,什么也呼唤不出来,这就表示我和这个业界无缘。我啊,一向对于成为最强的召唤师或探索未曾被发现的被召唤物(Material)的可能性之类的目标不感兴趣。」

「……这样反而更不可思议,没有特别目标竟然能悠哉地爬到这个地位。你为何能获得如此高的恩赏等级呢?」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每当听到『诅咒之言』只好出面帮人,不知不觉间却被人冠上奇妙的别名。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做啊。」

「就是这点令人敬佩呢,哥哥……具体而言,只要我说出『诅咒之言』,你就会每天来帮我做饭、洗泳衣,省下很多麻烦。」

「唉,今后你不自己来不行了。我决定要退休了,所以说……」

就在恭介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轻轻衔著恭介衣服后领的白狮虎放开嘴巴,发出呼鲁呼鲁声。爱歌略将头歪向一侧问道:

「对了,狮虎似乎从哥哥回来之后就静不下心。大哥哥,你是不是回家途中顺便买炸鸡或肉包吃了……?」

「啊,我想多半是那个吧。」

恭介喃喃自语,走出房间。

两名女生本来以为他只是去走廊或玄关拿东西,随即闪现其他想法。

……说不定恭介趁这机会不著痕迹地逃跑了?

躂躂躂躂!爱歌和绿娘蓝急忙衝进走廊。

也因此,她们才会被地上的某种东西绊倒,在地板上滚了一圈。

绊住她们的某物是……

  又宽又长的走廊正中间,一团东西就瘫在那裡。

是全身被用纱布随随便便地包扎,纱布上微微渗出血的……「失去意识的巫女」。

  巫女不是仰躺也不是趴著,明明是以四肢摊开、似乎很痛苦的姿势倒著,却一动也不动。长髮与其说褐色,更近乎金色,上头有类似皮革髮带的饰品,仔细一看,原来是眼罩。同样地,乍看像是首饰的东西,其实也是赛马口中常见的口辔。

「你说牠叫白狮虎嘛?我怕白狮虎闻到血腥味会过度亢奋,所以先将她摆在这裡,正愁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呢。」

「哥……哥哥居然把别的女人带到我家,呜嘎!」

「这孩子怎么了?」

特製旗袍美女正打算用物理手段摘掉或许会造成日后困扰的苗芽并问了。

恭介耸耸肩回答:

「唉,去帮爱歌买冰品的路上刚好发现她,她向我『求救』,所以……不知不觉就……」

「……『喔,原来如此』。」

绿娘蓝露出複杂的表情回应,像是能够理解,也像是早已放弃。看著用食指揉揉自己的太阳穴的她,恭介如此作结:

  「我讨厌事情没办完就走人,所以我会把这件事当作我身为召唤师的最后工作。我会保护向我『求救』的她的生命与人生。这种程度的小事,就算没有凭依体也能轻鬆办到。」


  Facts

◆这世上存在著名为「召唤仪式」的技术,与专门行使此一技术的职业「召唤师」。

◆异世界的神魔总称为「被召物」。意思是「无视于其意志,单纯作为一种道具的威胁性物体」。

◆特别强力的召唤师通常拥有别名,大多是第三者擅自起名并散播,而非本人自己决定的。不过也有菜鸟召唤师为了打响名号而替自己取别名。

◆召唤师和凭依体两人一组一起行动。虽然大部分情况下两者都由人类来担任,但也有爱歌与白狮虎这种例外。

◆城山恭介对发自真心的「求救」毫无抵抗力。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