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一卷-序章

序章

拜托了,能不能求你别再什么事都一手包办啊?这样下去没法培养后人。直到他们能够独当一面之前,你应该大度一点,暂且抽身比较好吧。

……然后吵着吵着就打了起来,稍微放纵了一点后变成了真正的斗殴。最后甚至演化到连【魔法】都随便丢的厮杀。最终,我今天也是孤身一人,将不曾期望过的胜利揽入怀中。

我的强大不是我的错。

我如此活跃亦不是我的错。

离开了砖砌的旅馆走在石板路上,我被无法释怀的郁愤折磨着。

我的【职业】稍微有些特殊,【剑圣女】是非常稀有的。因为那是唯一能将本应由【剑士】、【魔法师】、【魔法剑士】等的职业分工习得的【魔法】完全操纵的职业,所以这个角色比起其他人来说或多或少方便一些。

但是啊,【职业】这种东西并不是由个人的想法来决定的。

而是自动根据天生的特性选择的,即使朝我撒气也没天理啊。就好像“拜你视力很好所赐我们就算是视力普通也不得不戴上眼镜”的感觉。为什么非得迁怒于我不可啊?

另外【剑圣女】能够【装备】的东西也颇为下流。

比如现在穿在在我身上的东西,也和中世纪西洋魁梧壮汉系全身甲胄相去甚远。怎么说呢,要说防护率、铁板率的话也只覆盖了全身的四分之一……不,大概五分之一以下……正经的装甲只有胸前的部分,后背是敞开的,腕甲也是长手套风格,护腿是及膝袜风,还有迷你裙,不知为何总体来看似乎极其适合钢铁版女子拉拉队这样的宣扬标语。

【飘逸银发的小姐】、【红之骑士】、【杀戮舞娘】、【为兵辉所爱之女】、【洞察人心的苍之瞳】、【矮小的剑圣】……无论是称号还是花名都是一箩筐。但是,那些称号都是在代指存在于所有人擅自编出来的传言中的贝亚特莉切。我觉得真正见过我,讨论我的人估计寥寥无几吧。

嗯。

不妙不妙,貌似情绪有点带刺了。

这种时候干脆抛下【任务】的事,大胆切换到振奋心情的方向或许会比较好。因为支持我们力量的【魔法】是与【精神力】直接连接的,所以对精神状态或是动力这类看不见的【参数】可不能掉以轻心。

……不,老实说,也许并没有振奋心情那么夸张吧……。

综上所述,我离开用石板砌成的城市,向着绿色的山丘走去。

“布布。”

那是一如既往的场所。我恰巧碰到熟悉的面孔在一棵大树的树根上面绊了一跤,然后可爱地摔倒的一幕。

噗希——,发出可爱叫声的是以两脚步行,不超过五六十厘米高的娇小生物。面容和人类有着天壤之别,硬要用我们人类的常识去衡量的话,就好像长着小小獠牙的猪宝宝一样。

虽然我并没有拿着图鉴和学者一起探讨过,不过我认为那就是叫做【小型兽人】的种族。和仓鼠什么的同理,这应该就是成年的样子了。

“布布乖,不要哭嘛。男孩子是不会哭的哦。”

“但是布布膝盖疼……”

“没关系,我会你看看的。”

布布坐下来后我看了看他的膝盖,然而别说受伤了,就连像疤一样的痕迹都没看到。感觉连【回复魔法】都用不上。果然怎么说也是【兽人】系吗,那副灰色的身体好像很结实。

因此我只能给他抚摸一下,不过布布好像很痒似的扭起了身子。

嗯,果然布布好赞。

……总的来说,像小猫、小狗和小鸡这样的小动物都很可爱呢。但是光它们可没法满足我。怎么说呢,小猫那溜圆的眼睛总感觉寄宿着蓄意而为的光芒吧。“看啊,是不是很可爱?被用这种眼神仰视着是不是只能保护我了呀。来,给我牛奶,快点”。正因为那种乞求的眼神太过明显,所以怎么看都要扣分。

就这点而言,【小型兽人】最棒了。要说为什么,因为他们明明这么可爱却一点想要自夸的意思都没有,真是让人无法自拔。说起来,他们分明像毛绒布偶一样却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很丑陋,所以才不会太过自恋。无论何时都保持着纯真无垢的可爱。

“贝亚特莉切来做什么?今天要和布布玩什么呢?”

“这个嘛……”

我稍稍眯起眼睛。

“……说实话,我不得不暂时离开这里了。今天是来告别的。”

“为什么啊!?是已经讨厌布布了吗!?”

“没有那种事啦。好啦好啦别哭啊布布,你是男孩子吧。”

我将不管说什么都持续颤抖着的布布轻轻抱在怀中,对要不要说出自己的事情稍微犹豫起来。

因为我过于强大,已经破坏了【任务】的平衡。

受此影响,由于人际关系的摩擦超过了容许范围,我很难再招募【队伍】成员。

自己的探索范围,超过了能【单刷】的范围。

也就是说,留在Grands Neil……或者说【这一边】的理由已经没有了。

“布布,这是时间的问题。”

结果,我决定闭口不谈。

我只向这位娇小的友人说明了结论。

“时间能解决一切。两年、或三年。总之只要到了【Top Ranker】们能够替换一批,将【任务】挑战者们的人际关系全部疏通的他们得以成长到能够独当一面时,障碍自然就会消失了吧。我也能够再次回到这里,在Grands Neil展开冒险了。所以,在那之前要忍耐。明白了吗,布布?”


“嗯。”

布布被我抱着,从我的胸口向上看向我的脸。

“虽然完全搞不清楚事情的缘由,但布布已经决定不给你添麻烦了。”

“这是最棒的回答啊,布布,和我结婚吧”

虽然是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实际上可不是什么玩笑。

比如说,如果发明了给小猫和小兔子戴上项圈就能让它们说人话的装置,即使会有希望和宠物交往的人出现也不奇怪吧。说起来,现在就已经有提出和狗或猫结婚的申请书,让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很困扰的宠物爱好者。也有传言说有的资本家准备了让寿命比人类长的龟继承遗产的文件。会说话的动物只能在梦里见到……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在这个Grands Neil里这却是理所当然的。

我认真地在想,我这么不信任人类,干脆和【亚人】结合也是顺理成章的吧?世间也有着不少想和【人鱼】、【精灵】结合的人类,那么和【小型兽人】共度余生也没关系吧。

“听好了,布布。”

我从左右两侧温柔地捧住布布娇小的脸蛋,这样说道。

“我会暂时离开这里。但是布布,我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所以到了再会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成为不让我失望的,最棒的布布哦。能和我约定吗?”

“嗯!布布明白了,布布要成为最强的【兽人】。所以等着吧,贝阿朵莉切。布布会让你吓一跳的。”

“这样啊,你答应吗?”

“你为什么要伸出小指啊?”

“我们人类订下约定的时候就是要这么做的,布布。”

小指与小指相钩,我们约定了。

再度于Grands Neil相会之时,要成为不让对方失望的自己。

“……”

结下约定的两年后。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森林的树木被胡乱撞倒的轰鸣声传入我的耳际。只见被夺去了名为高枝的栖息地的野鸟们争先恐后地逃向蓝天。

简直如同恐龙或怪兽在进军一般。

但并非如此。

强行劈开森林朝着大路而来,渐渐露出脸的是高达三米,不,四米以上的庞大身躯。钢铁般的肌肉之上蓄满鼓囊囊脂肪的圆形身体。手持的【兵辉】姑且像是剑一样,不过与其说是刃物不如说更接近侧面带着槽的钢筋或圆木。【兵辉】上面没有和【魔法】相关的痕迹,完全是殴打专用。最后,呼咻呼咻,漏出蒸汽机械一般的呼吸声的面部,是长着华丽过头的獠牙,无比凶恶的猪鼻子脸。

一言以蔽之。

“怎么了?布布的脸上粘着什么吗?”

“啊,啊啊,嗯。在我离开的期间还真是长得很大了啊。”

布布真的变成了最强。

因为它遵照了约定,所以我没法抱怨。

这么说来,它不是【小型兽人】而是如假包换的【兽人】吗啊啊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