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四卷-第三章 觉醒

第三章 觉醒

【上课不会进行噪音作业,放学后会进行拆除作业,那时不要靠近旧校舍】

早上班会高桥说

【老师!这和原本说的不同!?】森本

【原本?虽然日期是比之前说的提早了】

【不......那个,我们进行了署名而且向政府的人发出了延期的请求,我听说他们应该是接受了......】

【署名我知道,但没听过工期要后延】

这次是大河内站起来

【但老师不可能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吧?】

高桥露出苦涩表情

【......我也觉得他们的做法不妥】

作为老师,他这句话说出了真心

【可事情已经决定了,为了安全不要靠近旧校舍】

刚这么想,高桥又变回了墙头草,高桥也是“大人”类型的老师。高桥走后,岩佐哭脸地说

【......署名都做那么多了】

【别一副这样的脸......看了就难受】

【横须贺君】

眼前黑发摇摆着,大河内乓地拍了我桌子后说

【我不能接受......横须贺君你们确实得到他们承诺了吧?】

【没......而且他们也没承诺的打算】

说出口,觉得更加心虚

【就是说陪小孩玩玩,可丝毫没改变自己主意的想法咯】

大河内紧紧握紧了手

【好后悔】

大家都帮忙了,可什么成果都没。事情就按大人计划那样的进行着

****

放学,自然走向了旧校舍。放学到深夜,都会进行拆除作业,工人正高效率进行准备。重型机械已经待机,四层高的建筑等待拆除。

【向挖掘机挑战?太无谋了】

【想都没想过啦......】

近处看旧校舍时,大河内在我旁边。现在没有回应大河内笑话的力气了。最近发生太多事情了,随着事情发展,理解和感情都跟不上了。完全没实感,觉得会有人冒出来说“全是逗你们的”。

【......打起精神,不然我都没精神了,只会徒增沉重啊......】大河内

知道署名运动一点用都没有,曾经精神十足的大家都萎了。那相信“可能”的天真,马上被现实打醒了。重整旗鼓,须莫大的能量

【喂喂,又是你们两个,你们果然在交往吗?】

【未来可能呢】

【哈哈开玩笑......未来可能!?横须贺君这机会难得!她都OK了!快上!现在快上!】

【染谷前辈别突然这样很恶心】

【对我好冷啊大河内】

染谷也在我们旁边,和我们一样来看旧校舍的吗。对面靠近操场的地方,也有一些人了

【横须贺君你真没事?对我刚才杀必死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呃......嗯】

【没救了......和冤家学生会都联手了还落得这结果,变死鱼也懂】

【没,我没恨学生会】

看来大河内对学生会印象挺坏的。

传来巨大的重低音,摇晃着心脏,挖掘机发动了,工人的行动比刚才更为着急

【......旧校舍以前又奇怪的传闻。比如呆在那里就容易觉醒syndrome】染谷

【也看得到幽灵?】大河内

【嗯。拆了会遭报应的~】

【嗯~凛子我也推测是地点问题耶~】

拉着长音,凛子也来了

【地点和建筑,感觉是轮月侯群症的两个重要因素呢~】

【占卜阿婆......凛子桑】

【横亲,你刚才自然就说占卜阿婆了吧?生气咯?】(横亲原文“よこちん”,而“よこちん”本身又有“不经意走光(内裤不经意露出来)之意”,所以google上查了很久,才觉醒根本不用想这么多!一时没反应过来,不过也学到新单词。类似的有“金ハミ”)

总之先移开视线混过去

【凛子桑你也是来看旧校舍的吗?】

凛子“额~算是~”了一阵,然后瞬间认真起来

【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觉得旧校舍不能拆】

染谷对此反应

【预感?用占卜明白的吗?】

【不是哦染亲,凛子我的syndrome没这么方便】

【竟然说染亲,我可是前辈哦......嘛,对你说了也没用】

【凛子我的syndrome不是可以知道别人的syndrome吗?在用syndrome看透别人的syndrome时......感觉有时在看厉害的生物】

【生物?】

【在syndrome上可以感觉到鼓动和呼吸~就像syndrome是活着的】

syndrome活着,如果是这样,现在的情况要怎么想?挖掘机开始动了。工作人员让靠近的学生往后退,这时又有两人出现

【会长副会长......】

他们朝这边走来

【果然大家都来了】

会长表情僵硬地说。我看到他不禁开口

【事情不对吧会长,我们都提出署名了可工事还是进行了......】

是会长城府深的印象让我不愿接受现实吗,我如此向会长诉说不愿。明明在这里撒气也一事无成

【你说什么!?亮君......会长在提交叹愿书后仍然自己努力着!你懂什么!?】

被芹泽骂了

【不能否认,是我擅自认为他们同意了,我大意了。只是好好说了自己的意见就飘飘然,是我太天真了】

会长也一样后悔。不,比起我自私的理由,他把学校层面的事看得更重要,我没法和他比

【......就算向那时同席的老师求说法也只有“这是大人的事情”的回复】


【难道瓜生你......】

染谷开口

【以前就知道有废校的企划所以才一直限制轮月侯群症的吗?】

瓜生的脸一下绷紧

【呃,真的!?】芹泽也大吃一惊

【......至今为止不承认轮月侯群症派的行为是因为关乎到废校?】我也冲击不小。

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何过去会长的手段如此强硬了

【把话给我们说清不就好吗,如果我们蒙在鼓里,那也没什么效果啊】

染谷突然改变态度,没见他有一丝不悦

【偶尔染谷桑给人感觉真的......所以我直说了,这是我听来的】

【呃......怎么会......?】和吃惊芹泽一样,大家都是第一次听说

【这样啊......那为什么都不和大家说呢】

【到底这还是传闻,要是说了,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报这间学校了......谁知道突然就变真了呢】

知道会长一直独自战斗后,对他看法变了。想到至今的过程,多让人悔恨。事情全部按大人的意思,完全没考虑我们的感受。怒火一下下涌上来,这就是大人的行事方式吗?他们的做法完全和“强”与“厉害”拉不上边,只有“狡猾”。

对只有狡猾的人,我找不到胜利的手段,我们无能为力。

挖掘机抬起铁钳,巨大外形不详的铁钳仿佛要吃下校舍般张大了,伸向了东侧外延。

对旧校舍,个人没有过多感情,但里文化祭时,旧校舍是寻宝的一站。现在,旧校舍要没有了,不光是建筑,连包含的回忆,感觉也要消逝了。铁钳夹住外延,将之撕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了悲鸣,我的肩跳了下,看了下周围,不是人发出来的,感觉是别的东西直接在脑中发音。会长副会长大河内也警戒般张望,凛子着抱起身体瑟瑟发抖,冷汗都冒出来了。看到凛子不正常的样子,我担心问

【没,没事吧?】

凛子痛苦地凝视着一点,挤出声音

【......轮月侯群症是不好的东西吗?到底哪里不好?轮月侯群症本身不是什么坏东西吧?】

【怎......怎么了凛子桑?】

凛子的说话方式很怪

【明明就肯定有共存的方法,为什么要一直打压】

感觉被什么附身了。染谷也诧异地说

【喂凛子......拆旧校舍的原因不仅仅是轮月侯群症哦......】

凛子不断摇头

【就是这样......凛子我们的轮月侯群症,轮月侯群症和凛子我们的可能性,被践踏了!】

凛子叫到

【所以轮月侯群症也·生气了吧!?】

伴随巨大的声音,外延慢慢被破坏。有特定外形的东西,被铁钳弄成不成形状。我们想守护的东西,正被破坏。

破坏声音在持续,破坏在进行,身体不知为何热了起来。是生气还是眼前正上映破坏一幕而错倒的兴奋?

世界还不能改变(世界还没被改变)(原文:また世界は変えられない,由于日语被动和能动形有重合,且作者此处没特意去“ら”做区分,结合下文感觉两种译法都可以,暂且列举供读者自己选择理解)

我并非咬着手指默默看着什么都不做,也不是单独一人努力,而是集齐了大家的力量。可我,我们,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眼前残酷的现实。

我明明连世界都想改变,明明我们拥有梦幻般的能力,可最后面对现实什么都做不到。这时——

【可恶......谁叫你们擅自拆的!】

热风从我旁边穿过。直径30cm的火球向旧校舍的脚手架飞去,大喊的是田宫。田宫知道这毫无意义,但还是忍不住丢了一发火球。这是只有学生们能看到的,幻觉般的小小反抗。不久,火球就碰到了脚手架上的防尘膜。

——防尘膜烧了起来

刚才热风穿过身旁的余韵还留着,现在,眼,鼻,皮肤,都感受着眼前的一切。防尘膜确实燃烧着,这并不是幻觉。

【......呃?】我发出呆呆的声音

轮月侯群症不是只有我们学生才能看见的幻觉吗?啊,这样吗,田宫syndrome增强了,不光是火球,连中弹后都能生成幻觉了。可工人却慌起来,保安也出来了

【喂,着火了!】【灭火器!】【危险退下!】【快通知!?】

大人在大叫。大人也看得到......那时当然的,因真的烧起来了,碎片也开始落下来,这是现实。

那为什么烧起来了?作业时产生的火花?还是田宫真的投了燃烧弹?

【......呃......假的吧】

看呆了的田宫,不像是他的预谋。

只烧了一会,火不是很大。防尘膜脱落了,人往那里泼水灭火,所以没蔓延。工人们着急得到处转。目击到这一幕的,到底有多少人呢。至少在场的我,大河内,会长副会长染谷凛子田宫都确实看到了,剩下的人有没有注意到烧起来了呢

【田宫君......】瓜生丢了魂一样

【呃......不是,我没扔着火的东西......?看到他们无视署名运动就开拆,一生气才扔火的......可火是syndrome,是幻觉吧?】

【......田宫君,你向落叶用下syndrome】

会长说后,田宫吞了口水。我们都默默看着。田宫盯着扫起来的落叶山,伸出颤抖的右手,之后放出乒乓大小的火球,枯叶就这样烧成了灰,没了烧的东西,火很快就灭了

【【假,假的吧......】】

田宫和芹泽都漏出了声音。风吹过,烧焦的气味涌进鼻子,然后消失,灰烬一下被吹走了

【轮月侯群症......不是幻觉了......】

染谷呻吟

【世界......重新改写了?】

大河内嘟嚷。

本是架空,妄想,幻觉的世界,变成现实了


【手......让我看下】

凛子走近颤抖的田宫,用两手抓住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凛子的syndrome通过syndrome使的手,可以知道比起本人更为详细的关于syndrome的信息。凛子露出抽搐的笑容

【syndrome......在变成现实?】

然后凛子无力地坐了下来。可最受打击的,还是当事人

【不不......别这样说啊,我好混乱,手能放火?什么?这好奇怪啊喂】

田宫看着自己的手脸色青白

【大家听着,冷静下来别吵】

会长看了圈周围后说,没有其他人发现这边的情况

【首先不要对其他人说】

会长立即说

【我不想让包含学生在内更多的人知道。特别是绝对不能让那些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大人知道】

会长尽量压制自己,但不免动摇。在场的没一个是冷静的

【亮君......虽然不对其他人说......但情况完全理解不了啊?】

【总之......只要我们不说,就不会传开】

【但亮君,要是其他人的syndrome能在现实呈现......】

【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瓜生罕见地混乱般大叫

【因为......会不得了吧......?】

确实,syndrome不该会成为现实

【嗯......斯斯......嗯】

是被瓜生凶了一下大受打击吗,还是忍耐不来现在的情况,芹泽哭了

【最想哭的是我啊......为什么......火会......】

田宫抱着头,挤出快要消失的声音

【要是真的,如果爆发放出火......会变成怎样......?】

会长声音颤抖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级别了......】

【......在生气哦】

凛子蹲坐在地上说

【轮月侯群症,在生气,它发火了......因为凛子我们小看它......所以它要成真了......】

【那个......凛子桑......这什么意思?】

我不由问重复着刚才话语的凛子

【就是字面意思哦】

凛子没看着我说。哈哈,染谷发出干笑。乓,远处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

【......难道和现在的事情有关......】

不知谁自语,已经不清楚说话的谁了。syndrome本来是幻想,架空的童话,和现实拉不上关系。可syndrome现在,不再是“假物”,而是“真物”了。

这个世界最终将迎来什么结局?我已经无法想象了。

——现在,世界改变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