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8 学生会的祝日-三年B班的十代

「这周末跟我去约会!」

「?」

某个夏日的放学后。放学的班会结束后,正想拿起包去学生会的时候。巡发出咚咚地脚步声走到我的书桌前立如仁王地说道。不,像仁王的不仅是站姿。连表情也像极了仁王。正这么想,脸又像番茄一样红起来……。

一言以蔽之,就是莫名其妙。

「……啥?」

我呆然开口,只回答出这一字。巡眼里含着泪,身体颤抖着……然后狠狠瞪了我一眼又逃也似的走掉了。

……什么啊那是。就连被评价为对女人心敏感的我也完全搞不清楚这个感情的变化。是在发怒么,是在害羞么,是在悲伤么,是在怀恨么。还有,在这种情绪下说出的怎么会是约会的邀请。

同班同学们一个个走出了教室,我独自呆立当场。这次向我靠过来的是一脸笑嘻嘻的让人火大的表情的残念帅哥。

是巡的弟弟,宇宙守。

「哟,杉崎。你终于干了么」

「干了是……什么啊?新学生会倾注今年全部预算的『对超能力者杀戮兵器』的话还在试作阶段啊?」

「不是那个——不对等等,什么啊那个计划!?针对谁的!?呐,那是针对谁的计划!?」

「比起那种事,超能力者守,中招到底是指什么啊?」

「那,那种事是……。算了。我说的『干了』是说老姐的事」

「不,等等。我跟巡还没有肉体关系啊!」

「我才不想听这种实时报告!」

守发自心底脱力地吐槽道。确实,曾经的情敌和自己姐姐办事的画面光想想都会吐吧。……嗯。

「我可是出乎意料的抖M啊!到时候肯定是你姐姐主动啊!」

「住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吐了!我真的快吐了!」

「然后时不时地会让巡用戴着皮手套的手轻轻掐脖子哦!」

「干嘛暴露这些特殊性癖!?这对你的伤害比我更大的吧!?」

「别在意,守。因为我在玩弄你的时候,已经愉悦到了可以抛弃一切的地步!」

「你丫一脸爽朗地说什么呢!啊,够了!总之就是老姐的事!别岔开话题!你难道不想听么!?」

「mu」

当然是想听。无可奈何地放弃胡闹后,守也干咳一声,这次不加任何前缀开始说了。

「杉崎你前些时候跟老姐做了约会的约定吧?」

「?别说前些时候,就刚才都是她单方面的……」

「不,是更前面了。你想下,心学生会长那茬子事……」

「诶?啊啊……」

说起来倒像是有这么回事。当时想要让西苑寺出席学生会,又知道了她是个偶像宅,于是就麻烦了巡一下。对了,记得当时跟她约好的报酬是……。

「啊咧?不过我做的只是请她看电影吃东西和买衣服的约定来着……」

「你是这么想的,但对老姐来说这就正是约会的约定」

守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叹着气。我只是打算作金钱上的回报来着……(毕竟偶像的档期很紧)。

我有些不能接受的叉起手。

「约会这种东西做不了帮忙的报酬的吧」

「为啥?」

「你问为什么……」

这家伙尽问些奇怪的问题,我干脆地回答了他理所当然的答案。

「因为和巡约会什么的,会是我超愉快,这成不了谢礼啊」

「……这种话你别跟我说,倒是说给老姐听啊……」

「mu」

又被守白眼了。什么啊,区区一个守。这么自大。

守说着「总之」再次开始对话。

「那之后老姐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开口啊?但你却迟迟不邀请,所以到了今天老姐终于忍不住了」

「?比起我来,她这个当偶像的档期要紧的多吧,我完全是想着巡时间合适的时候来找我……」

「……所以说,这种话去跟老姐说啊……」

「嗯。也对」

不是对守,是对巡说。……嗯,这有点道理。

「也对。和守什么的卿卿我我也只是恶心而已」

「呜,嗯。嘛,虽然是这么回事……」

「守又是那种在『自新O的界』的世界观里初期就会被消灭的渣滓能力。和那边的守完全不一样」

「……嘛」

「所以和巡在一起要好百倍啊。啊,在一起也就是说那个。也有肉体上的意思哦?咳嘿嘿嘿」

「你丫的也太喜欢玩我了吧!」

「哈!原来是这样,我现在终于察觉到了。我喜欢你。因为……想一生一直玩弄下去啊!」

「各种意义上很讨厌的告白啊喂!饶了我好么!」

守泪目了。正是这种反应搔弄着我的嗜虐心。

我再次提起包,准备去学生会同时拿出手机给巡发起邮件来。内容不用说,自然是周末约会的邀请。


我在要出教室时转过身去看着守。正打算回家向这边走来的守不解地歪着头。

我稍微有些害臊地……对他说出了感谢的话。

「那个……谢了啊,守」

「哦,噢」

二人间充斥着微妙的气氛。我转回前方……一边走着一边不看守那边喊了出来!

「我和寻在一起了的话你就愉快地成为我小舅子啦!好好期待着啊!」

「仔细想想觉得讨厌过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把愕然的守甩在背后,我用心给巡发起邮件来。

===============================

周六。我心神不定地在车站前等着巡。

升上三年级后,与原学生会成员或妹妹二人一起出门地机会戏剧性地增加了……但不管再怎么积累经验也没法习惯这个「等待」。是对「约会」这个陌生的单词各种期待过头了么。

话虽然这么说,但这次的对象是那个巡。虽然最近有点开始作为女性意识到了,但原本是随便到一种程度的损友。见到看惯了的她的话一定能立刻恢复到平常的情绪吧——正在这么想的时候。

「啊,杉崎〜!」

从远处传来了听惯了的巡的声音,我立刻转向那边笑着挥手——

穿着轻飘飘的偶像服装的巡正小跑向这边。

「没法习惯!」

巡一边说着「抱歉」一边眨着眼来到我身边,喘着气打起招呼来。

「我迟到了么?」

「啊,不,我也刚到……不对!那只有『这就是僵尸么』里的春奈才会穿的粉红衣服是怎么回事!」

「因为是约会,所以不小心打扮了一下♪」  

「这不是一句{不小心}就能带过的打扮吧!话说你就没点作为偶像的自觉么!哪有在众目睽睽之下穿着正装和男人约会的偶像!」

「嗯,没问题的,我的丑闻貌似都被一个很厉害的组织给抹杀掉了」

「(企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在心中呐喊道。总感觉最近真的是很对不起他们。想想看我们被他们添麻烦的次数远少于收到他们关照的次数。

巡以偶像的兴奋情绪抬头看着我。

「怎样?今天的我可爱么?」

「额」

不,嘛,可爱是可爱啦。虽然可爱。

「嗯,嘛,说老实话」

「嗯!就说真正的感想——」

「失望」

「我,我去换个衣服~!」

巡刚说完就拿起包消失向了车站里,五分钟后,穿着短裙和贴身衬衫这样不能再合适的服装回来了。

「那么,走了杉崎」

「哦,噢」

被一如往常利落的巡拉起手,向街道走去。我稍微有些战战兢兢的,巡觉得奇怪而转身面向我。

「什么?怎么了啊?」

「诶,啊,不」

我把脸转向旁边,稍微有点脸红地说出了实话。

「果然还是这样的巡让我比较安心那个觉得比较喜欢」

「笨!!」

「」

两人满脸通红地无言走在街上

总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开始一点点起了变化的样子。

==============================================================================================

话虽这么说,但我事先想好的约会计划全被否决了。

看电影会想起演员的工作所以讨厌。去游乐园会想起综合秀的工作所以讨厌。

去山或者海会联想到外景所以不要。公认好吃的点会联想到美食节目——这些种种原因都是巡的挑三拣四。就算现在是恋爱关系但巡也还是巡。

于是,要说最后是去哪的话。

「喂。卡拉○K难道不会直接联想到唱歌的工作么」

「那个无所谓啦。因为喜欢」

「啊是么」

我和握着话筒兴奋雀跃两眼放光的巡形成对照,失落地低下头

为什么偏偏是卡拉○K。不,如果是和其他女孩子的约会的话,这种在密室里二人独处的场景也不错但对象是巡的话。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已经连歌词都听不出来的噪音开始了就是这个。超越了破坏性,最近被fan们评价为「倒不如说是艺术性」的歌声。正是因为有这个才讨厌卡拉○K约会的。这是什么拷问啊。

一看发现巡像说着「把这首歌献给你」似的朝这边眨着眼。但是,现在只能因这个动作感到恐惧。原曲貌似是情歌,歌词是像「想要传达给你的辛苦恋情」这样的,但是很可惜我只能听见某爱欺负人的孩子王的歌声。好想向多啦○梦哭诉。打心底里。


虽然这么说但又不能在她面前捂住耳朵,只得带着色即是空的心境忍耐着,终于一首结束了。

巡带着成功了的笑容暂时放下话筒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

「呐,如何?怎么样?」

感觉是很漂亮的笑容。平时的话会说唱得跟翔一样然后吵一架吧但她「约会真是开心呢!」这种情绪到了这种地步的话,也不好说这种话。

「嗯,嘛,那个感,感情是表达到位了的」

感情。再怎么也只是感情。歌词和音准完全没有表达出来。

「是,是么?呀~,果然杉崎就是懂呢!这之前和音乐评论家对谈的时候,她也说了完全一样的话!」

「是么」

怎么,是被事务所或是企业施压硬是要求表扬么多么扭曲人心的工作啊。加油,音乐评论家。

想着这样还是我来唱歌打发时间比较科学,看向平板终端的歌曲列表时,巡开口说「我在这个主题歌的广播剧里有出场哦」。

「诶,完全不知道。配的谁?」

「啊~,是谁来着。我虽然不怎么拿得到主角,但小角色很多啊。是真正的抢戏配角路线呢。应该说是目标最佳女配角奖么?」

明显看得出来是想用强硬手段的事务所和绝对不想用的制作阵容的较量,听到了微妙不爽的话。

「那个广播剧角色叫啥来着。每次都是一句台词左右来着」

巡用平板用的触控笔戳着太阳穴试图回想着太好了。能用这样的嫌他们打发时间的话就不用听她的歌了。

好,既然明白了这点,就尽可能讨好巡,用无意义的对话来拖延时间——

「对了对了,就是{有缘再见吧!}这一句!」

「何等悲哀的一句!」

回过神来已经全力吐槽了!

但是巡说着「啊咧,果然好像不对」不止于此。

「感觉也说过{连细节也在意是我的坏毛病}」

「哪来的右京先生啊!就算出演相○也不要落到水○丰那边好么!」(相捧,水谷丰)

「顺带一提那一集演我搭档的是史蒂芬·席格先生」

「你那个绝对不是{相○}好么!是席格的汉字的两个字的系列的某个!」

「嗯~,果然不对是{我不做人啦!}来着」

「那更是配音失误离谱的广播剧化啊!」

「啊,顺带一提我的对手角色好像说着{明明是只是靠家里关系的,拽个毛啊!}乘上了泛用人形决战兵器来着」

「这不已经完全是动画了么!」

「不。这不是动画。是○VA」(EVA)

「已经自己都承认是作品名言了么!」

「嗯,等等,记得好像也说过{爆裂吧现实,粉碎吧精神!}」

「所以说那已经是动画了——」

「对对,在那之后我表演唱了一首歌」

「确实现实会爆裂听众的精神也会粉碎的吧!但那已经根本不是娱乐了!只是恐怖袭击而已!」

「顺带一提标题好像是{传染病也想谈恋爱!}」

「请先去趟医院!为了对方也请务必去医院!」

「啊,抱歉,果然根本就没在这个主题歌的广播剧里出演」

「那之前说的都是些什么!」

吐槽吐累了叹了口气。这时候巡操作着平板终端,都来不及制止就开始了下一曲,攻击性的超音波想我倾注而来!

这啥啊!这种波状攻击,已经不是约会的了!偶像这么毁已经是欺骗和猎豹了!和猎豹约会!

于是咬紧牙关承受着猎豹的音响攻击,巡的第二首歌终于唱完,再次满足地坐到了我旁边。

「好了喉咙也唱开了,下一首全力唱MAXIMUM THE MAX的歌——」

「你想搞死我么!」

「?什么啊杉崎。难道说居然不想听我的歌」

糟糕。虽然对象是巡,但再怎么也不好惹约会对象生气。

「没,没那么说吧。来,先喝点饮料缓缓吧,好么?」

「嘛那倒是无所谓」

巡这么说着放下平板,老实地开始喝起饮料来呼,这样总算能喘息一下——

「啊,巡,那是我喝过的饮料」

「诶?」

惊到的巡猛然把嘴抽离吸管,但已经晚了,间接kiss已经完全成立了。

「」

「」

室内充斥着尴尬的气氛什么啊这是。去年的话这种程度应该是完全不会在意的。不如说,会自然地拿回来接着喝。

{请触控操作选择喜欢的歌曲!}

不知是不是由于平板的操作中断了,从正面的显示屏传来了开朗的向导音。我和巡以此为契机,互相露骨地移开视线再次开始对话。

「好,好了,我是不是也唱点歌呢」

「是,是呢,嗯。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也唱high点啦」


「哦,噢,开唱吧~」

一边说着,一边为了让充满微妙气氛的室内随便来点音乐,在排位一览画面里随便点了一首歌于是,屏幕中映出的是。

《献给你的爱之歌~朋友什么的已经不能满足了~》

「」

「」

伴奏想起,歌词也显示在了屏幕上,同时开始了伴唱。但出来的歌词是

《我和你一直都随便地相处着。但不知从何时开始,注意到视线时常都只看着你~》

——这样难唱出口到爆的内容。我以含糊不清的声音小声哼着,用像哼唱一样的旋律糊弄过去。

我满脸通红自不用说,巡的表情也是非常尴尬谁来救救我。什么啊这卡拉OK。还是第一次感觉唱歌这么痛苦。

我这样扭扭捏捏地唱完后,卡拉OK评分系统给出了低得惊人的分数后,我再次回到沙发操作起平板来。虽然唱歌的心情早就完全没了,但和巡视线对上也不好办。

我沉默地操作着触控笔的时候,巡像是想要改善气氛似的凑过来看,再次指着画面说道「啊,这个这个」。

「我有在这个主题歌的广播剧里出演」

「诶,我都不知道总感觉这样的对话刚才也有过」

这个感觉难道说是NARUT○里宇○波一族秘传的幻术——

「伊邪娜美」

「为什么!?别让约会对象掉进loop里啊!」

「因,因为」

「因为什么!?」

对我的问题,巡突然站起身来瞪着我,带着像是自暴自弃的泪目回答道。

「希望这样的时间能一直持续下去有错么!?」

「诶?」

巡对呆然的我发起了更强的攻势。

「这也没办法不是么,因为一直梦想着这样啊!什么啊!抓紧幸福有错么!?在二人独处的密室里愉快地度过时间感觉很幸福有什么错!?」

「喂,喂,巡,冷静点——」

「啊啊就是这样!单相思的时间太长,已经到了只是这种程度这边就幸福度MAX了啦!没办法不是么!因为我现在已经喜欢你到自己都吓到的程度了啊!啊,真实的,最喜欢了!」

「哦,噢。谢了」

「不谢!」

巡吼完之后一边喘着气一边一屁股坐到了我旁边

糟糕。感觉脸颊越来越热了。什么啊这是。没有被这么直接地表示过好感,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

二人无言地并肩坐着。都满脸通红地低着头,每次膝盖稍稍碰到就会有过于的反应,还得稍微拉开些距离。

依旧泪目的巡像是自己都没注意到似的小声自言自语着。

「什么啊真是的只有我这么好丢脸」

「」

我不知道该对这样的她说些什么结果,这个状态持续到了卡拉OK时间结束的铃声响起。

===============================================================================

因为从卡拉OK出来已经是午后了,所以打算去吃迟来的午餐。

二人走在餐饮街上,对话很少。虽然绝对不是无言,但也没有流利的对话。

说话,回应,结束。说话,回应,结束。用格斗游戏的话来说就是都用单发技能,没有形成combo。虽然姑且算是对话成立但感觉并不好。

因为这种僵硬的状况,要去的店也没有定下来。虽说在卡拉OK吃了点东西,但还是饿了的我们强行提起情绪。

「好了,总之先决定种类吧!」

「那就高学历歌手好了。像Q○一样的知性美女那样的」

「不是你的那个种类!」

明明我都提起情绪了,巡却还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但我还是不服输地继续着对话。

「是事物的种类!先选好和风洋风中式这样的大类别好么!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么?」

「嗯,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ku,问的方式错了么。好,那就反过来问。

「那么,反过来,有什么不想吃的么?」

「诶?想想盐化塑料之类的?」

「没谁想吃那个!不是那样!在食物中有什么不想吃的!」

「不好吃的」

「当然的吧!这nm是当然的吧!但是麻烦详细点!」(详细和动词拧同词)

「OL为了向性骚扰科长复仇而泡的臭茶」

「不是像拧抹布样的详细!我是说缩小午饭的范围!」

「使用Baby○tar和醋饭的崭新肉料理」

「太狭隘了!你是想向哪里的钢○厨师点菜啊!话说,给我动下脑子好么!我是在问午饭的意见!只是想决定在哪吃!OK!?」

巡面对激动的我睁大了眼睛。看来是脱离了发呆的状态的样子。

「OK。抱歉,好像有点发呆了。午饭是吧?」


「好!那么现在再问一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么!巡!」

面对我这个直逼核心的问题。巡完全恢复成了平时的巡,挺起胸来,精神地回答了。

「约十五分钟前路过的和食店就好!」

「你别现在才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综上所述。

结果我们往回走了十五分钟左右,在那家和食店吃了饭。

============================================================================

「嗯~」

吃完饭后,我喝着热茶消化着,无自觉地呻吟了一声。

巡疑惑地歪了歪头。

「怎么了?求,求婚的话,现在也可以」

「不,不是那样的」

若无其事地蒙过去。巡虽然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但是我现在有比那个更加在意的事。

烦恼了一会之后,想着沉默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下定决心开口说道。

「总感觉怪怪地怪怪地觉得想起一些事和你吃饭的时候一直」

「什么?难道是其他女人的事?」

「嗯,嘛,那是,算是吧」

「喂,什么啊,不管怎么说也对我太失礼了——」

巡这么发怒的瞬间。我,一字一句地说出了一直在脑中徘徊的名字。

「想起来了在京都遇到的名叫{月夜}的歌舞伎小姐的事情」

「噗!」

「呜哇,好脏!」

巡突然把茶喷了出来!虽然幸好我没被波及,但桌子被弄脏了。巡一边用手帕擦着,一边不知为过分地低着头问起来。

「为,为什么又说起这种事」

「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你一起吃和食,不知为何就突然想起了和夜月小姐一起吃豆皮的事了搞不懂啊」

「是,是么。嘛,这种事也偶尔会有的不是么?」

巡的态度有些冷淡。嘛,被在约会中提起其他女人的话题也会困扰的吧。但是虽然我明白这点总觉得脑子里还是放不下,夜月小姐的事。这是为什么呢。

我把手肘撑在桌子上,回想着她的身影。

「但是,果然是漂亮呢,月夜小姐」

「是,是这样么?」

「啊啊。本来觉得歌舞伎只要有那样的衣服和化妆谁看起来都是美人但果然真真的美女就是不一样,我重新认识到了这点」

「是,是么」

一看发现巡的耳朵不知为何红了。?不用那么认真的擦桌子也没问题的说。啊啊,偶像喷出茶很那个,所以为了不留痕迹想要小心擦掉么。这方面不愧是职业的啊,巡说到职业。

「不知夜月小姐还有没有接着作为歌舞伎努力呢」

「嘛,嘛,不知是不是在艺术方面努力呢,嗯」

「?为什么见都没见过的巡会回答」

「没,没什么,想象而已,想象!而且说到底提起月夜小姐的不是你么!」

「话是这么说啦」

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在约会中联想到其他女性到这种地步什么的。

「说起来月夜小姐,仔细想想总觉得很像谁啊」

「诶,哎哎哎,诶~」

巡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一边喝了一大口茶杯里的茶。那个应该还是烫的来着。

我一边尽可能详细地回想着月夜小姐的面容,一边自言自语着。

「对了跟月夜小姐很想的是那个」

「(咽下茶的声音)额像,像谁?」

巡一口咽下茶水发问道。我以手扶额答道。

「北极熊」

「这不是只是白而已么!至少用人类来作比喻好么。真是失礼!」

不知为何巡激动了起来。虽然她很不讲理,但我也觉得不是北极熊,在「人类」的基础上再考虑一下,然后。

「第三新东京市下面,NE○V的地下的最终教条里放置的那个」

「莉○丝!虽然根据解释可能没有比这更人类的了!虽然也是白色!但能别用那种东西来形容女孩子的外表么!?」

「那么,打算使用死○笔记成为新世界的神的那个人」

「只有名字像好么!确实月和夜都有!但是!」

「啊,月夜小姐难道是所属金○」(金爆,日本一个乐队,常全员涂白脸)

「才不是!话说,你对月夜就没有白脸之外的印象了么!?怎么说都太失礼了吧!」

不经意间巡发起火来。我下意识地歪起头。

「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发什么火啊」

「诶?啊」

巡的脸上突然冒出汗来,怎么,发生什么了?为什么这家伙对月夜小姐的事动摇到这种地步难道。


「难道巡你」

「唔!?」

巡的视线游走着。我确信了。不愧是机智的我。这家伙绝对是。

我咽了一口唾沫微笑着指了出来。

「于是,你是因为我一直在说其他女人的事而嫉妒了吧?你这家伙!」

「诶?啊嗯,是啊」

巡以感情一下子消失了的表情肯定道。果然如此么!呼呼呼,不愧是敏感主人公啊,我!普通恋爱漫画的主人公的话可是到最后都注意不到这点的!

我愉悦起来时,巡自言自语着「感觉有些怀念的失落感对,就是这个这就是名为杉崎键的男人」什么的。

嘛,虽然还是想不起月夜小姐像谁,但注意到了巡的嫉妒我就爽了。

我们又喝了一杯茶后离开了和食店。

===============================================================================

结果,那之后没有发生什么值得一提的事。

因为因为已经接近傍晚了,所以吃完饭后两人就随便逛了逛街,但巡的反应非常贫乏我也没什么要买的,所以就这么无所事事地度过了一段平淡的时间。

虽然并没有吵架,气氛也没有很紧张但也没有很热闹。真的是平淡的状态。虽然说起来有点奇怪,但是觉得还不如吵吵嚷嚷地好。和巡「普通」地度过的时间,真是微妙的感觉。跟其他人不管谁都不会有这种感觉。

什么都不做,只是二人走在街上。

走着走着正好路过时计广场看到钟显示着下午六点。虽然我们各自都想着「差不多该解散了」,但不知为何谁都没说出口。

巡无言地走向广场,我也跟着走了过去。

街灯和长椅围绕着设置着大时钟的喷泉。因为这里在碧阳学园的进出,所以平时有许多学生在此游荡,但休息日反而很空荡。

充满暖色系光的无人广场,虽说是看惯了的地方却也稍微有些梦幻。我和巡走到了喷泉前面。

二人朦胧地看着喷泉。虽然没有霓虹灯那么豪华,但里面的光源会定时切换,改变喷泉的颜色。

「果然还是做普通朋友比较好么?」

「诶?」

惊讶地看着巡。但她却依旧眼神平静地看着喷泉。

巡也不看这边接着说道。

「我是喜欢你的。现在也没有变。倒不如说,感情越来越强烈了。连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觉得这种后宫混账哪里好了,但看着你为了新学生会而奔走的样子,不知为比起嫉妒爱慕来的更早呢。这已经不行了」

「谢谢」

我搔着脸颊,巡突然看向我。然后。

「不过,你对我的感情,大概是不一样的吧?」

「」

我呆然沉默,巡则是苦笑着再次看向喷泉。喷泉变成了黄色。

「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做朋友才适合我们}」

「不」

「不用否定。因为我也是这么想的。比起现在,之前那样绝对{更合适}。我觉得这会谁眼中都明白的事实」

「不,所以说——」

有很多想说的话。但巡好像不许我说似的一个人继续说着。

「就算这样我也多少抱着点希望就是了呢。通过今天的约会我确信了。不论何时慌乱的都只有我。你从那时开始就毫无改变虽然这完全不是坏事」

这时巡简直像把全部的感情吞回去了似的露出苦笑。

「总感觉有点难受呢,说实话。到现在为止都是单行道」

「我说啊,巡,所以说我——」

「哈哈真是服了。本来还以为自己是个坚强的女人呢。啊啊~。真是太差劲了。强求这种娘娘腔感情的人是我最讨厌的家伙但是,让人困扰,这是真心的」

「喂,听我说,那个啊,巡,我——」

「于是,刚才也说了,{单纯做朋友}会比较好也是实话。所以,杉崎」

这时,巡转向了这边。喷泉的颜色变成了红色。

周围被红光包裹着。她带着今天不知是第几次的苦笑,露出打心底里感到无可奈何的笑容然后提案道。

「也好,不用勉强附和我的感情。你希望做朋友的话,我」

自己体内发出噗叽一声什么断掉的声音。

然后再次回过神来时,我——

「(!?)」

——不知何时,用自己的嘴唇塞住了她的嘴唇。惊讶的巡睁大了双眼。我也是混乱着,虽然满脸通红却不放开,更是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继续用力把嘴唇按上去。毫无章法粗野的kiss。

然就算这样,二人的身影也还是以红色的喷泉为背景重叠着。

到底持续了多少秒。感觉既像是短短一瞬间,又像是长到让人几乎失去意识的时间。

回过神来,巡抱着我的腰。瞬间,不知为何,比起kiss本身对巡那种老实地女性化反应更加感到害羞,我慌忙抽开身子。

「」

满脸通红看着我的巡进入视线,我慌忙背向她因为实在太过可爱,就这样看的话不知自己还会再做出什么来。


我紧闭双目低着头对背后的巡自暴自弃地喊道。

「别,别别,别擅自推,推推,推测我的感情,别擅自得出结论好么你这混蛋!」

「啥?」

对我不像是刚kiss过,反而像是怒了的情绪,巡回以不解的声音啊啊,真是的!我也不懂啊!本来完全没有打算kiss什么的的!但是但是,听不下去巡的话也是事实!而且最重要的是——

「虽然被守提醒过不过没入过我的感情完全没有传达到的话,那可真是对不起了!真丢脸!挂着后宫王的名字每天都说些甜言蜜语,重要的感情却传达不到什么的,简直蠢爆了!这一点我发自内心地反省!正在反省!」

「哈」

巡反应迟缓。但是我不管她接着说下去。

「但是!就算这样,对你的感情完全没有变什么的,那种事怎么可能会有!平常看起来完全没有变化?那是当然!那是因为我也是拼命压住心跳,装出平常的样子!」

「啊」

「但是那种态度却让巡感到了多余的不安的话,真的,对不起!但是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你这种事,怎么可能啊!所以」

「所以?」

「所以」

我握紧拳头身体难以置信地发着热,像吼叫似的说了出来。

「刚才那是我的真心话!啊啊,真是的!对原损友包邮这种那种的期待真是抱歉了啊混蛋!我也是绝赞处男种的高中男生啊!」

「噗」

巡突然喷了出来。想着怎么回事转过身去巡像是忍不住了的样子,捧腹大笑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kuku哈哈,啊,好奇怪!啊哈哈」

「什,什么啊!让人家这样把羞人的心里话全都抖出来的是谁——」

「啊哈哈哈!哈真是的,像笨蛋一样。果然不是完全没变嘛,我们」

「诶?」

巡打心底里感到可笑似的对着不明就里睁大眼睛的我继续笑着。

「互相对对方抱着无可救药的欲望,却时常擦肩而过。没什么。从相遇那时起,完全没有变。果然我们还是我们啊」

我也不经意间笑了出来。正是如此。真的没有变。仔细想想,就算相互之间的感情有些许变化,我也还是我,巡也还是巡。只要这一点没有变说不定就没有在必要以上去在意关系。

巡笑了一会后,最后扬起嘴角对我伸出右手。

「果然,刚才的话撤回。做回朋友什么的,跟笨蛋一样。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同班同学,是损友不是恋人关系。强求某一种关系本来就是错的。所以再说一次,多多关照!这次我和你都毫无遮掩!」

「啊啊多关照啦,巡。虽然我是这么丢脸的家伙]

「啊哈哈,我知道的!不过无所谓,喜欢的就是这点!」

「真实的,你也是吧感情说得太直接拉。所以我这边才不好说出口不是么」

害羞着和巡握了手。

瞬间,喷泉简直像时候祝福着我们似的,七种颜色闪耀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