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后日谈 新学生会的一存 上-尾声 诸事不顺的学生会

「哦,哦……」

我现在,正在被猛烈的感动侵袭着。双膝没完没了地颤抖着,搞得我都站不稳,脑子一片空白,东倒西歪地靠上背后的墙壁。眼前铺开的景象实在太耀眼,肉眼都无法直视。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的心如此地动摇。

那是……。

「学生会室里……四名美少女,居然集结了——————————————!」

明明是在狭窄的室内,但我还是像生活在无人岛似的仰天长啸。这就到底是,连一直以来对我的怪异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女生成员们也开始皱眉蹙眼了。

「键同学,再怎么说你这样子也太夸张了吧……」

「不愧是杉崎,这声音简直比蚊子哼哼还讨人厌啊」

西园寺和水无濑在一旁劝我小声点。但我刷地把拳头向上一挥,「何出此言」地立即反驳了她们。

「学生会室里居然有四名美少女在哦!?两个月不见,让我不感动都不行啊!是吧火神!」

我向另一位学生会成员,平时比较能附和我的后辈甩去这句话。火神稍微带着苦笑地「说的也是啊」地接过我的话。

「火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前辈的心情啊。大家都聚齐了,仅仅如此就足够让人振奋呢。不管是闹着玩还是别的」

「没错!就是这样啊!火神!哎呀,你和那边的『@@@』二人组就是不一样,太懂我了!」

『@@』

虽然不到@@,但也是接近那级别的预备军了。

西园寺和水无濑好像对我这起名行为感到非常不服。不过,不管了。我继续和火神聊天。

「不过多亏你今天能来啊火神!我高兴死了!」

面对我的感谢,火神有点害羞地搓搓鼻头。

「没有啦,只是刚好没什么安排而已。其实明天开始还有那个……」

「这样也很好啦!再怎么说,多亏了你过来,这学生会室才会聚齐四名成员啊!」

我像神似的差点吧「看吧」说出口来,把双手长得大大的,为这个景象自豪。

但是……在我最激昂的时刻,我正对面的座位……本来应该是书记落座的位置上坐着的女生,不露声色,直截了当地碎碎念了出来。

「反正就是,本来应该是日守同学应该坐的位置,被我,风见芽衣久取而代之」

『…………』

学生会室里弥漫着一阵非常低落的沉默。…………。…………可恶!

「风见!」

「是、是!」

在我突然而来的严厉训斥下,坐在我眼前的风见被我震惊得抽搐了一下。我把拳头紧握得直哆嗦……热泪盈眶地,大吼一声!

「为什么要这么说啊!你就是这么个不识时务的人吗!」

「识时务什么的……实际上我又不是书记,日守同学才是嘛……」

「这点有这么重要吗!」

「我觉得可以说是最重要的点啊!」

「好了啦!总之四位美少女齐聚学生会室,光是这点,现在的我就很满足了啊!」

「为什么要逃避现实!还有,杉崎学长,你从刚才就四位美少女,四位美少女地一直讲,怎么想我的相貌都是在一般水平——」

「你说什么呢风见。你啊,至少在我眼里,你是最可爱的女生啊!」

这家伙干嘛要这么谦虚啊,我茫然若失地回了她一句。这在这时,风见不知为何突然刷地一下脸红了。

「杉、杉崎学长……为什么,要这么说!我、我怎么可能那么——」

「? 不是,我没在问你你自己的自我认识。我是说,我觉得,你是质量很高的女生。你别对我这种坦诚的心声说这说那地抱怨啊」

「可!……我~!我~!」

「风、风见?」

不知为何风见突然趴在桌上开始碎碎念。怎么回事……想来冷静的风见突然这样,真是稀奇啊喂。

『…………』

「哦!」

而且,回过神来突然发现@@@们在盯着我。……实在是令人不明所以。

总之,我暂时平息了对「学生会里有四位美少女!」这种情景的感动,落座,为了改变这种奇怪的气氛,我抛出了今天的议题。

「呃,然后,今天的议题……应该是,对于现在的学生会来说,是最优先的课题」

我说到这里,瞄了一眼西园寺会长,她稍微回瞄了我一眼,之后,没办法, 把话题的接力棒接住,站起来说道。

「则挑。……昨天,令人心情畅快的是水无濑终于开始正式参加学生会活动了,现在对学生会来说最优先的课题是,如何处理还未确认参加学生会的目标的干事。……也就是『说服日守东子氏』。也能把目标归为此事吧」

「(一开始就咬舌头了)」「(则挑是个啥)」「(则挑……)」「(好难指正啊……)」

除西园寺以外的众人都衣服急得慌的感觉。可是西园寺像往常一样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表情见缝插针地把话题进行下去。

「话虽如此,关于这件事学生会一直在各抒己见,但我觉得直接和日守同学接触远远比那样更有效果。实际上,我们就该那么做」


咬舌头之事就此被埋葬。西园寺意外地使会议进行得切中要害,大家纷纷点头赞成。……总觉得 「会长真有会长的样子」,我也觉得巧妙地富有新鲜感。这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我自顾自地沉湎于这模糊的感慨,结果不知不觉间会议更加往前进行,回过神来西园寺正在向我确认着些什么。

「——就这样,往这方向去努力可以吧,键同学」

「诶? 呃……什么?能再说一次吗」

「所以说。不是要干事全员一个接一个地去接触日守同学,而是现在先,依照长久以来以杉崎同学为中心运作,我们适当后援的形式展开行动。这样可以吧?」

「啊,啊啊。我差不多也是这么想来着。总之,我先努力努力。不过我要是求助了,你们要好好帮我啊」

「必须的。大家也没问题吧?」

西园寺这次意外的很有会长风范地速决了此事。其他三名成员也没什么反对意见,大家都赞成地点点头。

西园寺确认了大家的意愿之后,今天的会议就进入了总结阶段。

「那么,下次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关于日守同学之事有何进展,以及发生大变化之时。我想就是这么办了」

「好」

火神一如既往地轻松应付式的回答了。西园寺以「那么今天会议就到此结束。辛苦大家了」为结语,大家以此为契机开始做回家的准备。

我也整理包里的东西,这时,西园寺突然跟我搭话。

「键同学……接下来是要去找日守同学吧?」

「嗯? 啊啊,是啊。现在也才刚放学,当然要早点行动」

「说得也是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第一次工作还是陪你一起去,不过……很抱歉,我今天必须早点回家……」

对着真心觉得很抱歉的西园寺,我「没事啦没事啦」地笑着回答她。

「我本来就准备一个人去的。完全不会介意你啦」

「是吗……呵呵,键同学果然好温柔——」

「不是,其实贸然带着西园寺你去,感觉除了制造麻烦就没别的作用了」

「……说得也是啊」

啊,不好,感觉西园寺阴沉下来了。呃……明明知道这家伙是这种类型的啊,一不小心,惯性一上来就又玩弄了她的属性!

「……呵呵呵……反正我就是个累赘而已……呵呵……」

「西、西园寺? 喂喂?」

「……那么,我先走了」

「……啊,啊啊」

西园寺就阴沉地走了。……那家伙,每次走出学生会室不是全力冲刺就是步履蹒跚啊……。……刚才虽然是我的不小心……不过说真的,西园寺筑紫你还真有点麻烦啊!不过最近和她打交道我倒是知道了,就算有各种事情,她到隔天还是会若无其事似的立马回复精神。意外地有点神经大条还是怎么的吧……

所以我就不再操心西园寺了,我也准备回去。回过神来,水无濑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那家伙也真是的,至少也跟我打个招呼再走吧啊喂……。最近经过各种混乱,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有点心灵上的沟通了,看来果然是我的错觉啊。

不知不觉叹了口气,收拾好书包时,风见朝我走过来。

「抱歉,杉崎同学。作为杉崎同学的援手,或作为新闻部的部长,我实在是非常想和你一起第一次接触日守同学……可是我今天貌似也去不了」

「嗯? 啊啊,没事啦没事啦。我也对西园寺说过了,今天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啦」

「很抱歉,在关键时刻……真的,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去哦。这就像发生在异能者身上的,主人公拥有异常的执着,而他的敌对角色却在默默守护着他的成长似的,我就是在稍微远处默默观察键同学的转折点的心情啊」

「啊,原来你不准备和我并肩作战啊……」

「可是……今天,我想对新闻部之前就很在意的事情做个追加报告……」

「在意的事情?」

「嗯……稍微有点」

说着风见目光一闪,看向火神所在的方向。……嗯,或许是不太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也说不定。我决定不再追究下去。

「是吗,那就别管我了,去新闻部吧。那边才是你的本职嘛」

「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啊,那,我差不多到时间了」

「哦,明天见!」

「好。……杉崎同学也是,小心行事」

「? 啊啊,嗯。再见」

不知道她在介意什么事,总之先不管她了。风见从学生会室出去时,好了,我也差不多走了,拿起包。——然而。

「前辈」

「嗯? 怎么了火神,你还没回去啊——」

「火神我,今天啊,特别有空呢

「…………」

火神一边忸怩着一边眼珠往上翻地看着我。……这……这模式是……。

「我说,前辈?……可以的话,那个,火神也和你一起去见日守学姐——」

「好了!我这就去找日守,一个人去!…………一个人去!」

「前、前辈!等一下啊!」


就算我学西园寺那样从学生会室里全速冲刺出来,结果还是在换鞋子的时候被抓住了。她整个人扑过来顺势抱住我的腰。

这发展,理所当然地,火神的必杀技「攻陷年长男性」又落地开花了……

「日守学姐,是什么样的人呢!好期待啊,是吧前辈!」

「……是啊」

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夕阳比往常还要鲜红,我们踏着铺满夕阳余晖的住宅街道,向日守家走去。

……不知不觉叹了口气。报应。遭报应了。是我把西园寺当成累赘的报应,这么快就落到我头上了。现在想起来,语气带着这家伙,还不如带着西园寺好点!就算她会制造麻烦,但也不会使事情纠缠不清吧!

可是火神!这个现充的火神北斗!这家伙的话,总觉得有种她会天真地轻易踩到地雷的强烈感觉啊!而且对方还是自闭的日守东子。不知不觉就把她和真冬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了……。

「不安……强烈地不安着……」

我一边压着针扎般痛的胃一边碎碎念着,火神豪爽地拍着我背。

「没事啦,前辈!日守学姐肯定是个好人啦!」

「不,我不是在为这件事担心……」

「你看,她在选举的时候得了那么多票!……啊,不过那些票难道都是投给她的外表的么……」

「…………」

「但、但是但是,我觉得没问题哦!应该!感觉没问题!」

「……哈」

总觉得……看着这个极其轻松的前辈,就觉得好多事都变得很白痴了。确实,想着未来的事情想到胃痛,真不是我的风格。

我一把抓住在我身边各种闹腾,想让我打起精神的学妹的头。火神「呀」的被吓了一大跳。

「谢谢你啊,火神。……果然和你在一起就松了口气啊」

「诶?啊,没、没这回事啦……」

她有点害羞地低下头,安分的火神。……嗯,真的,这学妹是个好孩子啊。虽然有点闹,不过她能让周围充满活力这点已经足够弥补她的不足了。这种做法说不定有点像前会长的作风。

「什……什么事啊。别、别这么看着我啊,前辈」

「啊,啊啊,抱歉」

回过神来才注意到自己失礼地盯着她看着。害羞的火神真是罕见,连我都不太自在了。

……平时那么吵闹,突然间变得安静还真令人不适应。我自然而然地脚上用力,把步调加快了。就这样,一半故意似的走在火神前面,这样稍微静下心来的时候,口袋的手机震动起来了。拿出来确认了屏幕,是风见打来的。

我跟火神示意之后,边走边按下通话键。

「哦,风见吗?怎么——」

『杉崎同学!』

「啥?」

一接电话,风见焦急的声音马上冲进我耳朵里。我正吃惊呢,风见马上恢复往常的平静,跟我道歉。

『对、对不起,不小心就着急了……』

「哦、哦。怎么了?你居然会那么着急,真稀罕啊风见。发生什么事了?」

『啊,是的,说到这个……』

「前辈,怎么了?」

大概是风见的声音从手机里被听见了,火神从背后担心地问我。

我挥挥手回答她「哦,没什么事」,火神立刻说「这样啊」就退下了。

于是,我再次把精神集中在电话里。

「所以呢,风见。到底——」

『你现在,和火神同学在一起是吧?』

突然,风见的疑问打断我的话。她的声音里实在是包含着紧张感,我也不知不觉挺直了背「哦、哦,是啊」地回答她。

下一个瞬间,风见说出了句不明所以的话。

『绝对,不要让她猜到我们的谈话内容』

「诶?……请问」

『杉崎同学。从现在开始用≪哦哦≫或者≪嗯≫回答我就行了。或许你会有疑问,不过拜托了,请按我说的做』

「…………哦哦」

我照她说的那样回答她。……不知为何,口变得好渴。

『请尽量态度自然一点。在火神同学的面前,让她以为我们只是在随便聊八卦。可以吧?』

「哦哦。……嗯,新闻部也不容易啊」

我试着稍微大了点声说话。风见在电话里说「这种感觉就OK了。你挺擅长的嘛」,我自己倒是心脏砰砰直跳。……虽然不了解状况,总之,在别人面前不得不真演什么的……累死人了。

我很想偷瞄了火神一眼,但回头会显得不自然吧。我忍着好奇心,把手机贴着耳朵继续通话。

『杉崎同学,我单刀直入地说了』

「哦」

我用只是随便聊八卦的感觉回答了。可是……

『请不要信任火神北斗』

「…………」

说到这地步,再怎么装也无法自然地回答她了。不过,总之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就好,适当回应一下吧。


风见继续说下去。

『最开始让人觉得不对劲的,是在收集关于她的情报时,意外地迟迟收集不起来』

「……嗯」

『并不是进行什么深入的调查。刚好遇上新闻部要做报道,对学生会干事全员的兴趣或者血型之类的基本情况做个调查而已』

「嗯、嗯」

我虽然非常明白自己的回答有奇怪的变化,但就算明白,实在太没心理准备的我做不到圆滑地回答她。

不过风见没有管这么多,继续说下去了。

『如果是很重要的个人隐私调查不出来的话,倒也能理解。就像西园寺同学的特性,水无濑同学的家庭情况,日守同学的外貌之类……。这种事情要是难以调查的话,还好说。可是……火神北斗。关于她的调查……反倒是表面的部分,才难以调查』

「这种情况也是可以有的嘛」

我用聊八卦似的语气回答风见。可是风见的声音却一如既往地包含着紧张感。

『我说,这可是火神北斗同学啊!杉崎同学也知道的,她是个很开朗……朋友很多,交友也很广泛的火神北斗同学,她的同班同学,居然很整齐地反映,关于她的兴趣爱好或喜欢的食物或血型或初中学校……任何一项,都说不出来。都这种程度了难道还不奇怪吗』

「可是我,呃……对巡的事情也没知道得那么详细啊……」

刚才的回答应该没问题吧,每次都把脑子的边边角角搜刮了之后才回答。……没事,这听起来就像在讲我同班同学的事情而已。巡又是偶像……嗯,听起来很轻松。没事,没事。

『杉崎同学,我说的不是这种级别的事情。与那么多的人有关系,又很亲近时,实际上,自己的事情却完全不明朗。……不,就连不明朗这一点,都没让人察觉到。这样……真的属于普通范围内吗?』

「…………」

突然,我想起林檎说的话。确实那家伙……说火神有种「硬在伪装的感觉」什么的……我记得她好像说过。如果那是事实的话……

『在察觉到这点时,我,对火神北斗这个人就怀有些许戒备了。而且,试着这么戒备了之后……对她的每一句话语,都介意得不得了。……这些,是我在充分明白自己有基于轻小说迷加入了某些妄想后……就算这样也想告诉杉崎同学,甚至是不应该说出来的……』

「啊啊……」

这里停了一拍。风见有点犹豫,但还是告诉我了。

『杉崎同学。至今,她对你做出的行动,就算一点点,也对你……对新学生会有好处吗?』

「……不是,我本来就没从这种角度去看过……」

『我的表达方式太温和了吧。我换个说法』

「…………」

『她对你至今所采取的行动,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有没有明显在妨碍新学生会的发展?』

「…………」

我已经,没有适当回答她的余力了。喉咙热辣辣地干渴着。我尽全力转动头脑,挖掘深处的记忆。

最初浮现的是,在打工的地方说服水无濑的场景。新学生会、水无濑,是不是相互都不想一起活动,非常自然地符合逻辑展开的火神的姿态。

一件事中了要害之后,就连锁反应,就连没有证据的事情也浮现出来了。西园寺对我突然吼出的粗鲁的话「有比你更不幸的人吗~」之类的,在那之前这句是不是谁讲过?不,更加平常的部分也好,火神不都是和颜悦色地,挑拨成员们和我对立吗?

头好晕,好讨厌思考这种事情的我,有点想吐。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反应了,风见很抱歉地补充了一点。

『对不起,本没想让你疑神疑鬼的。当然,新学生会不能顺利进行的全部理由,我也没说全都是火神的计划搞的鬼。这种像神一般的黑幕,倒不如说只有在轻小说里才会出现。但是……我忍不住这么想了』

「……怎么?」

『一点点地,一点点地……一定是在注意不到的范围内,真的只是一点点,在把事物推向坏的方向……。……如果有这种人存在……我,觉得你那边才更令人担心』

「…………」

之后,风见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我只有……「哈哈……」地持续从喉咙里流出干渴的笑声,边思考对话的内容边开口。

「那种事,别去在意啦。没事,她是好人啦。我向你保证」

以这种对话的发展,刚才我说的那句,火神应该也会以为是在讲巡的事情吧,我边想边说。

『好人……吗』

「嗯?」

『……杉崎同学,我今天,觉得不得不听新闻部提交的报告,所以才决定不和你同行』

「哦哦」

『那个,我在等的报告就是……关于火神同学的本性,并在我的基础上,加上内部资料。就算再怎么说,这种推理,自己不确信也不想告诉别人……。结果,我拿到那份报告,无意间就紧张起来,所以才给杉崎同学你打了个紧急电话』

「所以呢……」

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要是听了之后,或许,我也……对火神……。

可是,就算这样,我也不想挂断电话。我……只是只是,侧耳倾听着从手机里传来的风见的声音。


『……杉崎同学。请用心请下去。详细说明就先省略……今天,拿到了完整的内部情报。可以吧?』

「…………啊啊」

我咽了口唾沫。风见在这数秒间也很紧张。

接着……马上,风见就,已经说出了决定性的话语。

『今年的人气投票第五名的女生•白木里枝推辞进入学生会的理由,是被某位谜之人物强迫的。她本人刚才跟我们明说了』

「…………」

『结果,第六名的火神才能进一位而进入学生会』

「这个……但是……」

『没错,确实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她这么做过。但是杉崎同学,就算这样我也——』

在风见想接下去说点什么的时候。

「前辈」

「呃!」『!』

火神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不仅是我,连电话另一边的风见也被吓得心脏差点跳出来。

我小心翼翼地回过头……那是,依然理所当然地,一如既往地微笑着的火神。

「你要打到什么时候啊?火神我都闲死了」

「啊……啊啊,抱歉。差不多说完事情了。接下来就剩寒暄了,行吧?」

手机对这么贴着耳朵,我用手刀隔开她,一边道歉。装作其实想挂掉电话的样子,再次背向火神。

真想不到,就那么一瞬间,平淡无奇的一个片段而已。

「前辈」

火神说。

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笑容。

用至今为止毫无改变的语气。

换做平时的我是绝对不会察觉到的时机里。

像自然流逝的空气。

从意识的缝隙里钻进来。

她说出了,这种话。

「呐,前辈我们快走吧。快去劝自闭的日守学姐进学生会吧。啊,不过,说实话,让自闭的人出席学生会什么的或许有点残忍呢。不过火神我可是非常喜欢学生会哦。

但是果然还是会有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吧。而且而且,把那种人强制拉进学生会,就让人感觉像是在欺负她一样呢。要是日守学姐不会这么觉得就好了。

啊,在这层含义上,西园寺学姐,或者水无濑学姐其实是真的愿意进学生会吗?啊,火神觉得很欢乐所以很乐意进哦!算了,想那么多灰暗的未来也无济于事啦。是吧,前辈?」

「…………」

已经……只能小心翼翼地,慢慢地偷看火神了。

从贴着耳朵的手机里传来……风见的,感觉,像是横下一条心似的话语,流进我耳里。

『……我已经,不在拘泥于证据不证据了。杉崎同学,我……就算被把学生会成为后宫并热爱着的你讨厌。我也要向你进言』

「……风见……」

我发出了连自己也被吓到的丢人的声音,与我相对的。

风见她。

比谁都值得信任的学妹,怀着坚定的信念,向我宣告。

『学生会会计•火神北斗。她这个人……这个人,绝不是杉崎同学的可爱的学妹,绝没有这么简单。不仅如此,她也不像之前的西园寺同学和水无濑同学,今天的日守同学这种对学生会活动消极对待的人。她,是更加具有主动进攻的危害分子……。也就是说,对新学生会来说……不,对杉崎同学来说——』

风见在这里大大地吸了口气。然后,字字分明地……让我丝毫没有误会的余地般分明地,对我说出了这句残酷的话。

『最大最恶的,≪敌人≫』

「…………」

余光瞥到火神的表情,那是让我背脊发凉到快被冻住的……「一如既往」的笑容。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