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后日谈 新学生会的一存 上-第二话 开始不了的学生会

某一天,我亲爱的前会长说道。

「真正可怕的不是幽灵和怪物!而是人类自身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段回忆,我呼的微笑起来。

「还真的是,真的是这样子哦」

「你干嘛一个人在悉悉索索的低语点头啊,杉崎」

休息时间,一个人回忆会长的名言居然让隔壁的巡觉得恶心了。没办法我只好转身看着巡。

宇宙巡。从去年开始以『星野巡』的名字开始了偶像活动的我的同班同学。当然,很可爱。非常可爱。但是……不会用美少女来表达那事因为她的性格使然吧。一头短发,身材苗条。做事爽快,说话也清晰明了,所以和喜欢安静的美少女不一样。应该是那种班上的人气中心的气质一般的东西吧。

正因如此今年的人气投票前的大众评价非常的高,差不多到了一不小心就能当上会长的水平了,但是由于在竞选演讲会上所发生的《杯具》,导致完全变成让人觉得可惜也要有个度的偶像了。虽然在这里不方便详细说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悲剧》……从印象来说的话就请脑补成和机器猫里面那位○虎的演唱会差不多的光景就可以了,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

就是那个巡,用怪异的眼光看着在休息时间自言自语的我。

「你到底怎么了啊?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子了哦」

「不是怎么啦……。应该说就是没有怎么啦才是主要问题啊……啊啊!」

一想到昨天的事情我肚子里的虫子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看到我慌乱样子的巡一瞬间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用无奈的眼光看着我。

「是那个吧,新学生会,进行的不怎么样吧」

「嗯」

「呵呵,是嘛,不太顺利啊。是啊」

巡好像打心底很高兴的样子。这家伙因为今年的选举,导致对新学生会有着很奇怪的怨恨感情。嘛就算不是这个原因,本来她也不想我和新学生会……和女孩子们亲密交流了。

「巡。虽然和你发生了很多事,但是现在我们总归是『朋友』哦。因为我的烦恼而感到开心这是算怎样」

「啊啦,虽然是朋友,但是这只不过是现状而已。对于最终目标是恋人的我来说,这可是非常合理的反应哦」

「唔……」

糟了,因为这番话太过直接了,让这边脸红了起来。而巡则是满脸得手了的表情。可恶……虽然说先喜欢上人的就输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首先能直率的表达自己感情的人就赢了一样啊。

就在我感觉困扰,这一好时机时,守过来了。

「杉崎,听说新学生会很难搞?」

这边是不知道为啥很高兴笑呵呵走过来的残念帅哥。超不爽。

我嘘嘘的扬了扬手。

「就算难搞,也没有会突然对别人说『我能用超能力哦!』的偶像弟弟难搞所以没问题啦」

「别把我和那边的残念艺人说得像家人一样!而且实际上确实可以用我也不想的啊!」

「守,我在考虑要不要从今往后以《独生女》这种设定来进行活动呢」

「连老姐你也!为啥我就要受到这种对待啊!」

『因为只不过是守而已』

「喂,你们两个给我跪下!」

守发飙了。说实话完全就不可怕,所以我和巡都华丽的无视掉了。

……姑且,真的只是姑且为了他的名誉要说一下的。他,宇宙守确实能使用一点点的超能力。而且超级微妙。而且要说的话真不愧是现役偶像的弟弟,闭嘴的时候还是挺美型的……但是,嘛,就像这样子了。不管是能力还是性格都充满着「B级」感觉的同班同学。

戏弄守就先到这里了,我从最基本的地方向两人说明新学生会的状况。

不管怎么说都是从一年级开始一直来往的孽缘的朋友两人,很清楚的察觉到了我的不安和愤怒。

「啊,确实,那确实不像往年的学生会,嘛,要说的话是这几年来最差的状况了吧」

「是吧,你们也知道吧」

「嘛我觉得最近的学生会也太优秀过头了。虽然说优秀不过也是有各种意义上的啦。和那边对比的话也太过残酷了……虽然这么说,不管怎样一开始就全员放飞机这也太有冲击性了」

「啊啊,我也不是在期待有多优秀啦……但她们居然连来都不来」

那是表白后宫宣言之前的问题了。根本就不是去搞好关系之类的级别。最基本的遭遇都做不到。现在就像是在恋爱模拟游戏里面,所有的女主角都是隐藏角色一般的状况。而且连出现条件都不知道。

看来是察觉到我深刻的烦恼了,本来是新学生会和我的交流反对派的巡,无可奈何的提出了建议。

「总之,你也没有必要去学生会室吧?」

「诶?不,对于我来说学生会——」

「不是那样子。反正全员都不回来了,就算在那里等也是浪费时间啊。这样子的话不如在状况改善之前,你也积极一点到外面去啦」

「……那也就是说……」

我问道。巡用她那主动少女的提案说道。

「既然对手不过来的话,就这边过去嘛。主导权是掌握在攻击方哦」


虽然不是因为巡这样子说啦,但是总之今天放学后先去说服各个新学生会成员吧。既然没有人会来,那么像个傻子一样呆在会室里也不是办法。相信对方与放弃思考完全是两码事。

首先为了报告现状,先去找真仪瑠纱鸟老师吧。

没想到沦落到要做出这么不成样子的报告的场面,我有点垂着肩膀,打开了职员室的门。

「……早。真仪瑠老师,关于今年的学生会——」

「为为为、为什么不可以呢?这里稍微通融一下也是——」

刚进去一阵激烈的气势冲冲的熟悉声音就传进耳中。

看向声源,那里是察觉到我进来不好意思「哟」的举起手打招呼的真仪瑠老师……然后。

「……」

带着泪目回首看过来的是西园寺筑紫。手里捏着一张皱皱的好像是什么文件的东西。

她很快就把视线从我身上转回真仪瑠老师,继续咬着不放。

「只不过晚了一天而已,就放我一马也不会遭报应的啊!」

「不是这么说的啊西园寺。这样子本来就已经是差不多到极限了。你知道吗?已经没有多少余裕了,学生会没有人的时间已经太长了。转校生的西园寺你可能不知道,在这个学校里学生会要分担的事可是很大的。所以……」

被其他学生听到职员室里的对话有点不太好,但是既然对话中出现了「学生会」这个词,那么我也不能装成局外人了,所以我走向两人对话的地方。

然后就在我走到西园寺的背后的时候。

她说出了决定性的话。

「所以说!我不要当什么学生会的会长啦!我让给其他成员就行了!」

「诶?」

「?」

西园寺带着惊讶的表情回头看向不假思索的发出声音的我。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脸……终于,像是想到我是『第三的那个人啊』一样,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用复杂的表情看着真仪瑠老师。

老师也露出不知道该什么好的表情。

「那个……那个啊,西园寺。我一看也能明白,你不是那种身先士卒做学生会长的料」

「是……这是不可能的,对与我这种人来说……那么厉害的……」

看来她是完全没有自信。我差点就像以前一样说出「才没有!你可是超可爱的哦!」这种话了,但是现在不是这种时候,心中有种「啊啦,这样子会长的位置不就又回到我这了?」的混乱想法,默默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真仪瑠老师抓了抓后脑勺,说了句很有她风格的话。

「我基本上是充满自信的,所以不知道为什么你会那么没有自信呢。但是,如果是本来就缺乏自信的人的话,我也见过不少。就像去年还在的会计,那根本就不是适合学生会的性格呢」

突然就提到了小真冬的事,让我吓了一跳。但是,对于不认识小真冬的西园寺来说完全没有作用。只是发出了「哈……」的无力回应。

真仪瑠老师继续说道。

「但是那家伙,去年从这个学校离开的时候,真的是觉得非常可惜啊。还说想要多点留在学生会啊的。……呐,西园寺。学生会这种东西,做了以后说不定会觉得很有趣哦」

「……但是,我真的是……。……真的很抱歉」

她弯下腰,郑重的道歉道。真的是,很不想当学生会长的样子啊。……说实话,那是我想要的不得了的会长之位……前会长坐过的那个位置,虽然说不是没有想用在某方面啦,但是这对于她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这我也完全明白,所以只好把话吞进肚子里。

要这样的话,不如还是帮一下她吧。这并不是对她温柔。而是不想把「那个」会长的位置让给如此没有干劲的人而已。

「老师,对于第三名的我来说,让我当会长可是万万岁哦。完全OK的哦」

「…………」

西园寺有点开心的回过头来。唔……这家伙真的超可爱的啊。怪不得会拿到那么多选票呢。嘛,虽然说决定性的并不是外貌啦。

真仪瑠老师听完我的建议……但是,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回答。

「不……这果然,很抱歉但是不行啊。西园寺,拒绝申请的接收时间已经超过了。所以你的申请不能通过」

『啥!?』

这句话让我也吓了一跳。怎么会,明明她本人就是从心觉得不喜欢的,区区过了一天的申请时间就……。

但是,看到老师脸上露出像是吃了黄连一般的表情,我不由得「(啊啊)」的明白了。

「(又是《企业》的关系……吗)」

虽然说最近几乎都忘掉了,但是这个学校现在正处于非常脆弱的状态。这里就不做详细说明了,但是现在正处于不能在学校中制造出「不自然流动」的气氛的状态中。

也就是说,对于那边来说,长时间的「无学生会状态」这种「不自然」是要不得的。还有学生们以自己的意志投票选出来的「会长」自身不想当会长这件事也是不好的事情。

而且还是这个老师,所以肯定不止和《企业》的利益目的有关了。

由于各种原因,我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实际上会变成这种脆弱的状态我也有一部分责任。


但是不可能知道这种黑幕的西园寺满脸藏不住的震惊。

「怎、怎么会……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来当学生会长什么的…………」

「嗯」

对学生会长什么的,我对这句话突然起了反应。我这种女权主义者,不由得说出了不像我作风的带刺话语。

「老师,我明白你的苦衷,但是像这种毫无干劲的家伙,硬让她当学生会长才是『不自然』啊」

老师露出困扰的样子「嗯」了一下。嘛这也不是她可以决定的事啦。

然后听到顺着我的话语西园寺说道「是啊,我才不要当什么学生会长」后,我不禁火了起来,连不应该说的话也说出来了。

「嘛,我的意思是,你要是真的不想干的话,就给我在一个星期的拒绝申请期内申请啊。人气投票里凝聚着大家的意志,你不会把拒绝这东西的申请,和交一个报告拖稿什么的同等看待了吧」

听完我这句带着愤怒的话,西园寺……稍微让人意外的,用湿润的双眼瞪了过来。这让我也稍微有点动摇了。

「你!你这种人,到底知道什么啊!.就算是我……我可是也在这一星期里面好好地——!但是结果总是那样子啊!我最重要的东西,可是与我的意志——」

她愤然的,把手放在办公室里附近椅背上的瞬间。

咔的一声,她的上半身摇晃了起来。

「诶——?」

看来椅子的靠背是可动的样子。失去平衡的她慌忙用双手抓住椅背,但是椅子是带有轮子的,结果——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抓着椅子咔嚓咔嚓的滑行到办公室的另一头了。

最后……。

「哇……不要啊啊啊啊!」《啪唰!》

撞上了墙边堆积的纸箱堆里,装载箱子里的书本散落的满地都是。瘫在地板上的西园寺头上刷拉刷拉的飞舞着大量的纸片。

『…………』

身在办公室的所有人都无语了。……啊啊,这个气氛我记得。这个…和那个竞选演讲会的时候,完全一样啊。相同到可怕的地步了。

但是变成这样子后……我还以为在那个竞选演讲会里是神灵附体了,难道说……。

在冻结的室内气氛中,最靠近的女老师三桥老师拨开西园寺头上的纸片,边伸出手边问道「没、没事吧?」

西园寺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没事……」的回答道。看来是没有受伤啊。在周围的人都呼的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看着满地的纸片,马上「对不起!」的道歉道。三桥老师笑着说「没关系的,没关系」

「那个是要拿去废物回收的纸而已。比起这个,你还是去一趟保健室比较好吧。虽然乍看之下是没什么,但是以防万一吧」

三桥老师催促道,西园寺用满脸灰心丧气的表情「对不起……」的回答道。

她瞟了这里一眼,看到我依然充满敌意的视线以后,对着真仪瑠老师低落地点了下头,走出了办公室。

她离开以后,办公室里异样的空气缓和了下来……然后真仪瑠老师看着我。

「那么,杉崎。你又有什么事?」

「啊啊,诶,诶诶,不,只是因为学生会的成员都没有出席,所以我觉得要花点时间来说服她们才来报告一下的……」

说完,两人看着西园寺交上来堆积如山的文件。真仪瑠老师难得深深地叹了口气。

「……看来,今年的学生会不能用一般的方式来对待啊……」

「是呢……」

但是连不不参加学生会的拒绝申请期间也遵守不了,这个部分让人难以认同啊……虽然这样子想,这样想着,我带着回想起西园寺那要哭出来的眼睛就心中产生的复杂感觉,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以后,我首先来到的是日守东子坐在的二年A班。但是……

「你说日守吗?我想她应该已经回去了哦。说来那家伙只要不是轮班打扫的话基本都是一下课就直接回家的呢」

抓住在二年A班里面一个见过的后辈问了以后,得到了这种答案。我不由得垂下肩膀低声说道。

「明明就是从办公室直接冲过来的……果然还是不行啊」

我自言自语,但是日守的同班同学兼现充后辈……秋峰回答道。

「不我觉得就算从教室直接冲过来也不一定可以啦。日守她真的是一下课的同时就回去了啊」

「是吗……那我明天午休的时候再过来——」

「啊,那也不可能呢。那家伙午休的时候马上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

遭遇率超低而且马上逃跑,真想帮日守加上离散金○这个别名啊。

「真是的,最后只能去她家堵人么……」

就算是我突然就闯到女孩子的家里也觉得很不习惯啊……不过这也没办法啊。但是就算是我的这个最终手段,秋峰也提出了疑问。

「不……就算见到了也说不知道说不说得上话啊」

「这又是什么意思?」

「就是本来的意思啊。日守都不说话的。还带着面具,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病了。但是看来不是呢,只不过是不说话而已……」


「怕生吗?」

「不……不知道呢。说实话就连是不是怕生也不清楚的等级啊。某种意义上和去年的椎名有着相似的感觉呢」

听到这里,我脑中突然回想起昨天从林檎那听到的那位叫「银发」的朋友。然后灵机一动。

「不大会说日语……不会是这样吧」

以我来说确实是名推理,虽然这样子想,但是秋峰马上就否定了。

「诶,日守是日本人哦。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偶尔开口说话的时候也不会断断续续哦」

「诶,是吗?但是不是银发吗?」

「诶?不……才没有那回事啦」

「不不秋峰,虽然你可能没见过,但是她一般都是戴着帽子,然后帽子底下是银发——」

「哈?怎么可能,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怎么可能戴着帽子呢」

「诶」

「啥?」

两人突然沉默了下来。然后经过数秒的思考以后,我突然喊道。

「言之有理啊!」

「哇!」

秋峰被我的叫声吓到但是……嗯,这不理所当然的吗!面具先不管,但是戴着帽子上课才是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会超级不自然才对。

但是这样子的话……那又是怎么回事?我又开始混乱起来,然后问秋峰。

「那个……那日守的发色……」

「黑色啊,一般的。连茶色都没有,黑色的长发」

「…………」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林檎看错了?不,就算是在黄昏的时候只看到过一瞬,如果是茶色头发的话说不定会看错,但是银发和黑发是绝对不可能搞混的。

但是秋峰也没有理由说谎。这样说的话日守在学校就是黑发了。

也就是说……假发?是因为戴着假发吗?那到底哪个是呢?……应该是黑发那边吧。和林檎见面的时候是戴着帽子,但是如果是戴着银发假发的人的话,那就没有特意必要戴帽子来隐藏起来必要了。

但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也就是说日守东子这个人不止脸,就连本来的头发也隐藏起来,然后才来上学的。就算去年的校风是那么随便。而且也不怎么和班上的人说话。

本来以为是因为什么很重要的原因,结果脸确实超美女。

从林檎的话来看,也看得出不是有着极度的对人恐怖症的啊。

…………。

也就是说。

什么嘛。

难道说,这家伙。

只不过是单纯的不想把真正的自己暴露在碧阳学园的学生面前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生气了。对着美少女会有这种感觉是第一次啊。

看到我沉默着,秋峰继续说道。

「但是,一年C班几乎都分开了本以为会变得和平一点,但是今年又有椎名一样的人当同班同学啊……」

秋峰叹气道。我也露出苦笑回答。

「国立同学也是同学啦,这不就够啦」

「嘛……虽然也是啦」

秋峰有点害羞的抓了抓后脑。顺便说下国立同学就是他的女朋友。女朋友。女朋友……有女朋友……。

「秋峰,能稍微让我揍你一下嘛?」

「学长才没有资格这么说!」

「秋峰,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是就算自己变成了现充,也以让讨厌其他现充啊」

「虽然我不是不懂你的感受,但是还是放过我吧」

说完这种无聊的对话,心中的烦躁稍微减少了。在心里感谢说不定察觉到什么的秋峰,冷静下来回到一开始的话题。

「说来,秋峰你有见过吗?日守的样子」

「就是没有啊。所以现在都不是很懂呢。去年关于椎名的人气的话,虽然不是我的兴趣,但是我也能够理解。但是对于带着面具的人还能如此狂热的话我觉得有点恶心呢」

「二年A班会变成去年的一年C班吗?」

「也没有那么厉害啦。毕竟班上的大部分人都没见过日守的样子……。但是果然还是有几个呢,那种狂热的支持者之类的,非常在意的男生在。虽然没有一年C班做的那么露骨啦……」

果然见过日守样子的一部分人已经从内心深处迷上他了,不会有错了。但是这样的话值得注意的就是……。

「呐,日守她是一直遮着脸的吧?」

对于我的问题,秋峰直接用「是」来回答。

「是呢,而且还做的挺彻底的。像是体育课这种不得不脱下面具的时候就直接翘课休息。根据去年和她同班的人的话,去年也一直是这个样子呢」

「也是呢。但是就脱下来一次就有这种人气了啊。那个脱下来的时候到底是……」

从风见那听过曾经有一次试过脱下来半天左右,但是不知道理由。

听见我的疑问,秋峰正要「啊啊,那个啊——」的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差不多该回去了哦,叶露君」

在教室中听到国立同学的声音。秋峰「等我下凛凛」回答道,不过我继续留在这里就太不识时务了,所以就「好了好了,谢了啊」的强制把秋峰送了出去。嘛接下来的就去问风见就好。


然后我边看着秋峰走向国立同学,边开始朝着下一个目的地移动。

接下来要去找火神,所以要去一年级的教室。

但是说来……迷之面具女•日守东子。

看来这下子越来越可疑了,这样子。

「啊,那如果其他成员都去的话火神我也会去的所以现在先放过我!」

「……诶」

和日守不一样,我马上就找到还留在教室里和同学聊天中的火神。不只是找到而已……一瞬就说服成功了。

林檎所在的一年D班的课室也在一端。我和火神则是稍微离开人群来聊天。不过看来林檎已经回家了的样子。

看到在发呆的我误以为在生气的火神用小猫一般的声音喊道「前辈」,在面前合掌道歉道。

「放过我吧!呐、就像这样!本来火神我也很晚才知道要当学生会成员,所以早就和朋友约好了。比起无聊单调的学生会活动,说实话火神我还是选朋友那边好呢」

「哈……」

在我发呆的时候,火神也像机关枪一般不断地说着。

「我也没想到除了前辈以外的其他人都没有去啊。翘掉了活动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说来,我也不知道学生会对于前辈来说是那么重要的啊。而且而且,我和其他成员也没有说过话啦,基本都是靠人气选举出来的成员有干劲才怪了。因为都不是自愿的啊。没有人会被别人都说做就会当学生会成员啦。啊特优生那位就另说了。

嘛总之,对于让前辈你觉得寂寞这件事真的是很抱歉啦!所以以后会好好地进行学生会的工作啦!

但是但是,我也和朋友们约好了啊,前辈就先说服其他成员嘛。

所以,火神我就等下次全员出席的时候出现就好啦……就这样,不可以嘛?」

「不……不可以什么的……」

也不是说不可以。虽然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份乱糟糟的心情是怎么回事。不,实际上就算不是火神的提案,其他成员不一起出席的话也做不了事,结果我也只想说「稍微休息一下吧」这种话了。

像这样让学生会休息,和朋友一起玩比较重要这种话,有点……可能是我太小气了,但是我接受不了。

但是火神有用甜甜的声音喊道「前辈」,还用请求的眼神看着我。……唔,这家伙好可爱!那是有点冷淡的风见所没有的「后辈样子」全开,好像什么都可以原谅了!这份感情和在林檎那感受到的非常相似!然后我对这种的一点免疫力都没有。

虽然我有点不服气,但是还是抵抗不了她的魔性,呼的扭过头「嘛……算了」的回答道。然后火神的眼睛闪闪发光——

「前辈,最喜欢了!」

「哦哇」

突然就被抱了!胸……胸部!意外很大的胸部碰到我胸口附近了!唔!不管怎么说这对还是处男的我来说真受不了!这样下去的话就会让前辈的威严变成渣渣了!

「知、知道啦知道啦!够了啦!我、我知道火神你想要去学生会啦!只要其他成员参加的话嘛!就是这样子是吧!?」

「是,这就OK了!」

还真的是随便啊……嘛算了。

「那……那就这样吧!下次一定要来学生会啊!」

我把抱上来的火神推开,扔下一句像是丧家犬般的台词,匆忙的逃出一年D班。火神则是微笑朝着我边说「前辈,下次见!」边挥着手送走我后,回到之前扎堆的同学们之间。

我在教室外只能知道这些,然后红着脸离开了那里。

走了几步后回头看去,看到火神和其他同学一起有说有笑的从教室里出来,男女混合的吵吵闹闹集团。

「…………」

明明刚刚还在一起聊天。而且不知这样,还被紧紧抱着的说。

不知道为什么。

比起和同学们一起哈哈大笑的火神北斗,总觉得我们之间还是有着一道难以超越的墙壁存在。

回家途中顺路去了趟游戏店,不出所料的水无濑一如往常的在柜台里面翻着课本。

一瞬间瞄了这边一眼,但是发现来的客人是我以后,什么都没有说继续看着课本。……这些行为已经可以说是很不错的应对方式了。

水无濑从去年就开始在这家游戏店里打工。正因为如此,从去年开始会常来游戏店的我也经常和她见面。男高中生和女高中生的定期见面场所……这样子说的话还真有种爱情喜剧一般的感觉,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值得说出来的回忆。而且光看刚刚水无濑的应对就知道这一年来到底关系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了。

嘛一般来说都是水无濑将我无视继续自己的学习,我也自己在选我自己的游戏,就是这种调和一般的光景。

但是今天不可以这样子。虽然说被水无濑那堂堂正正完全没有悔意的态度压到,但是现在可是学生会活动的时间才对。

而且最重要的是,正如刚刚火神说的,水无濑是特优生。是自己希望进入学生会的人。所以和其他成员缺席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下定决心,走到柜台前,对她说道。

「喂水无濑」

「抱歉了客人,『痴汉特急触手催眠~通往人妻凌辱的终点~』已经卖完了哦」


「我才不会找那么重口的色情游戏啦!」

「那么这边的『美少女学生会与义妹与青梅竹马』这种萌系路线的游戏你喜欢吗?」

「嗯那个给我来一份」

「谢谢惠顾」

嚓啦。我的钱包一瞬就被削弱一万了。当然是买了初回限定包含粘土人的同捆版。无怨无悔。好了。

「不对不是啦!要说的是学生会的事情啦,水无濑!」

「明明买的那么爽却可以马上切换为吐槽模式,这点还真的是让人稍微尊敬一点呢。

「那种事情随便啦!喂,你是想怎么样啊!为什么不来学生会啊!」

「我倒是想问为什么一定要去学生会不可啦」

「因为你是学生会的成员啊!」

「……你戳中盲点了」

「居然是盲点吗!」

本来以为是在装傻,但是眼睛看上去却很认真。这家伙……来真的啊。

本以为会说出什么道歉的话所以沉默了下来,但是水无濑好像没有这个意思,又默默地开始翻起了课本。

这样就算是我也开始火了,虽然早就知道水无濑一直就是这样子的态度,但是声音还是提高了八度。

「给我适可而止啊,水无濑。你要这样的话,就别拿特优生名额开玩笑」

「……我感觉在特优生权利的行使上,你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的」

眼镜闪着光芒的水无濑这样子回答道。我……我比起生气,更多的是失望和伤心,忍不住用手拍着柜台的桌子怒吼道。

「不准你小看学生会和特优生啊!」

「…………」

眼镜背后是完全看不出感情的双眼。我……不知道为什么声音颤抖着,继续说道。

「呐,水无濑。你啊……去年明明就和我是好对手的你,真心会轻视学生会啊还有特优生什么……这种事,不可能吧」

水无濑什么都没有说。

相反的。

像是很无聊一般,眼睛继续看着课本。

「唔……。是吗……。……我知道了,好吧,算了」

我用依然颤抖着的声音说完,离开了游戏店。

…………。

全身带着强烈的疲倦感,走上回家的路。

…………这是怎样嘛。

明明觉得和水无濑是像对手一般的关系啊。

…………真的,怎么回事啊。

我,现在,不知为什么,好想哭。

「我回来了,林檎……」

边说着边走进公寓,没有人的气息。不过在发现门上了锁的时候也已经察觉到了,所以也没有期望义妹会在屋子里面。

脱下鞋子以后走进了起居室。桌子上放着林檎的留言。看来是一如既往的去附近探险顺便去远一点的超市买东西的样子。

「今天的晚饭由林檎我来做哦,满怀希望的等着哦……吗」

那确实让人很高兴呢……但是说实话,今天希望能在家里陪我呢。

总之先把书包放好,但是有种连制服也不想换的心情。然后在电脑前坐下打开电脑。但是也没有什么目标。

在启动的期间,黑色显示器上映出的是一个满脸疲惫的男人。

「(这样子就像一年前那样子啊……)」

虽然说胡子没有长长但是这毫无霸气的感觉和那事是一样子的。应该是因为回家前和水无濑的对话造成的吧。

就算对着电脑,也不知道到底可以做什么,只是拿着鼠标而已。——就在这时。

《椎名姐妹,上线了》

聊天软件的弹窗提示出现在画面右下角。这时对手也开着电脑而且也有联网的情况……也就是可以聊天了。

一般的话都是全员约好时间在晚上聊天的……但是,不知不觉我连对手的状况都没确认(连到底是姐妹哪边在用电脑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打开了聊天对话框。

那边不一定是想要聊天所以才用电脑的,所以就算不回应也没办法的感觉,不过意外的对手也接受了对话。

本来以为这个时间用电脑的是小真冬的可能性比较高……但是显示屏上显示的意外的是深夏的脸。

『……哦?哦哦,这样就可以了吗?要说话是……啊、这个啊,这个是之前真冬买的桌上麦克风。……啊——、试麦试麦。键?喂?』

「…………」

看到画面上的深夏,不知为何有种想哭的感觉。明明分开了也就几个月而已。

看着因为感动而说不出话的我,深夏以为是麦克风出了问题,开始摆弄桌上麦克风。这样子继续弄下去的话恐怕会被弄坏,于是我慌忙地说到。

「哟、哟深夏!好久不见呢!」

『哦,键,什么嘛,不是能听到嘛』

「抱歉抱歉,看深夏看呆了」

『唔诶?是……是吗……』

深夏脸红着摆弄着头发。……这是怎么了。要说可爱那是当然的,而且我也不觉安心了下来。忙碌工作后想要快点到有妻子等待的家里的丈夫的心情就是这种感觉吧。虽然不觉得高中生能领悟到这种感觉呢。


深夏很不可思议的『比起这个』的问道。

『怎么了?突然』

「哎呀……要说怎么样啊……深夏才是,少见呢,你居然会在用电脑」

『啊啊,一般是真冬在用啦。嘛,只是心血来潮而已啦,心血来潮』

「心血来潮啊」

「哦。……嘛,有点……真的只是有点,觉得键会在啊……只是这样啦……」

「哦、哦,是嘛」

「啊、啊啊」

两人之间有种让人觉得痒痒的气氛。……唔、唔唔。

「对、对了对了,最近啊!」

忍受不了这种空气的我为了扯开话题突然就开始说起话来。

要说到我的近况的话自然就会扯到新学生会……也就是发牢骚了。

成员们都不来学生会的事。都是些没有干劲的家伙的事。完全没有协调性的事。还有……不知为何今天我因为各种事失望,然后变得很累的事。

一口气说完以后,我叹了一口气。

「真的是投降了,新学生会啊。哈……这样子下去的话,开心的学生会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啊……」

『哼——我们的学校也差不多,不过你也很辛苦啊』

「真的是啊,想让她们放过我算——」

『那么,键,新学生会开心吗?』

「哈?」

深夏很不可思议的问道。……什么嘛这家伙。没有在听我说话吗?

我从心里吓到了……但是深夏呆然若失的继续问道。

『啊咧?不是吗?』

「开心什么啊,深夏,所以啊,刚刚不是说了好多次了——」

『啊啊,所以你现在想要和新认识的美少女们打好关系不是吗?也就是说现在就是你觉得最幸福的时间才对啊』

「————」

我,无言了。哑口无言的看着显示屏……但是在我眼中的已不是深夏了。明明没有光的反射,显示器上去出现了自己憔悴的脸。

我————为什么,是这种表情?

…………。

『姐姐,吃饭了哦!』

突然,椎名家的麦克风从远处传来小真冬的声音。应该是从其他房间喊的吧,深夏『哦,马上就去!』的回答完后,看向这边。

『抱歉,键,所以……』

「啊、啊啊。这边才是这么突然对不起呢。那,下次继续吧」

『哦!下次大家一起聊天吧!再见啦!』

深夏笑着切断了对话。我也……关上了聊天软件,然后直接关上了电脑。

几十秒后,自己的脸再次映在阴暗的显示屏上。

…………

「我回来了!」

在我发呆的时候,林檎回来了。手上提着很大的购物袋。我到门口接过东西后,为了让林檎休息一下把食材放进冰箱。林檎从购物袋里拿出晚饭要用的食材,开始做饭。虽然这样子说但是也只不过是随便炒点菜,用微波炉烤一下就可以吃的种类。

兄妹二人分工合作的时候,林檎一句「对了」开始说起了闲话。

「今天又遇到日守前辈了!真的是非常的Goddamn呢!」

「……是吗」

听着这话总觉得有种很复杂的感觉。然后林檎突然说了件很出乎意料的事。

「对了,哥哥,听我说哦。日守前辈好像不知道自己是学生会的成员哦」

「诶……?」

手中装着鸡蛋的包装袋掉了下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的林檎安心的抚了下胸,然后把「蔬菜炒肉套装」放进平底锅里,然后继续说道。

「林檎对日守前辈说『你当上学生会成员了呢!好厉害呢!』以后……日守前辈说『……不知道有这事』的啊」

「…………」

不……知道?会有这种事嘛?那家伙常常休息……而且就算来学校也很快就离开了……所以没有从别人那知道这个情报吗?怎么会有这种事……但是……如果是日守的生活方式的话或者还真的会……那样子的话不来学生会就不是恶意的……。…………。

把鸡蛋排好后放进冰箱的蛋格中。然后我压住心中的动摇,和林檎说起不一样的话题。

「火、火神……火神北斗。那家伙和林檎是同一个班的吧」

「火神同学?嗯,是哦。啊说来,火神同学也是学生会成员呢。啊……好像是因为林檎退出才当上的吧,有种对不起她的感觉呢……」

用来炒菜的筷子活动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我安慰道。

「不,那家伙应该不会在意这种事吧。基本就是很随便的人而已」

但是对于我的安慰,林檎意外的侧过头「是吗?」的说道。

「是吗的……什么啊?」

「诶、啊、嗯。林檎没有怎么和火神同学说过话啦……但是火神同学有点……那个……有种,『在勉强自己』的感觉呢,我是这样想的」

「在……勉强自己?」


那家伙吗?那个随便的,火神她?听到义妹那出乎意料的话我吓到了,林檎慌忙的补了句「啊,只是,有点觉得而已啦!」

「也不是大家都是这样子想的啦,但是林檎总觉得……那个……明明在逞强,也有点敏感的样子……」

「…………」

回想起在我报告和飞鸟交往以后,林檎看似坚强的那段时间如今正在心中刺痛。

林檎慌张的,「总、总之啊」的继续说道。同时关上火,用大碟子把野菜炒肉装起来。

「火神同学说不定是在强迫自己成为学生会成员呢……哥哥,可以的话多点关心她我也会很高兴的」

「啊……啊、啊啊」

对于义妹这出乎意料的要求,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还是说道。

火神她……在勉强……。确实,她的那份随便,有种太过了的感觉。但是如果说那不是她的本性的话……辛苦,应该不会吧。不管是谁多少也会顺应着别人来生活,林檎特意说出来的话,也就是说她是非常勉强自己吗。那样子的话……。

把东西全部都放进冰箱以后,桌子上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把吃饭的准备交给林檎然后说了声「抱歉」,接起了电话。

『喂喂,杉崎前辈?』

「哦,风见。怎么了?」

打来电话的是风见。因为昨天的新学生会初日是第一天的原因吧,有点在试探我的心情的样子,察觉到我现在没有很低落以后马上就进入了主题。

『是关于水无濑同学和西园寺同学的』

「嗯?两个人怎么了吗?」

『不……比起怎么了,应该说我昨天所说的情报有要补充的地方』

「?所以才特意打电话过来么?」

『是……。那个,有点,该怎么说呢,是因为我良心方面在受到谴责,所以想快点告诉你的情报』

「良心的谴责?」

不知道为什么风见有点支支吾吾的。她应该是在在意着什么吧。

在我的催促下,风见像是难以开口般说道。

『首先是关于水无濑流南的事,我昨天虽说是单纯地传递情报,但说她去打工这点上,稍微用了点恶意的方法说明』

「不……那种事没关系。而且实际也是在打工没错啊」

『是,那个确实是没有错……。但是那个,根据今天所得到的情报的话』

「啊啊,怎么了?」

『我了解到了最近,她的父亲受伤入院了这件事』

「…………」

『缺席学生会而去打工这件事,和这个情况是否有关系现在还不清楚。但是如今有着这种情况的话,关于她不管学生会而是先注重打工这件事最少应该不要直接责备她比较好,我是这样想着所以才联络你的……』

「……啊……」

『……已经做了么』

「…………」

不由自主的按着额头。……糟了。……但,但是!

「哦,对了。就算是有这种事也好,但是能来学校的话,连通知都没有就好几天都不来学生会也有点……」

『啊,那个确实有点,可能是水无濑同学那边的问题吧』

「是吧!」

「但是,关于水无濑同学的话,还有一点让人觉得很在意的」

「什么啊,那家伙不来学生会的理由什么的,也就只有——」

『水无濑同学在前些天的现代国语小测验中,好像只拿了七十分的样子』

「哈?」

那个水无濑……那个高材生•水无濑她,才七十分?哈?……诶?

「……诶,那是什么,开玩笑嘛?」

『不对不是玩笑。是真的。……和不来学生会的关系具体来说不大清楚……但是,我觉得也不是不能不能想出来』

「……啊啊」

七十分。对于一般人来说,完全不是什么会垂头丧气的分数。但是如果是「那个」水无濑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到底怎么了啊……水无濑。

就在自己回想起游戏店里对待水无濑的那个恶劣态度,风见转换了话题。

「然后是关于西园寺的事」

「啊啊……」

光是水无濑的事已经想破脑袋了,随便回答了一句。啊啊……我,为什么不去相信那家伙的事呢。

「昨天,只有西园寺同学一个人有好好的出席学生会的样子」

「——诶?」

从刚刚开始就已经惊讶万分了,但是这句是最出人意表的。

那个西园寺她……明明那么讨厌会长之位的那个西园寺她……居然出席了?

「你在说什么啊风见。实际上那家伙也没有去学生会室……而是在公园里玩秋千而已啊……」

『关于那个,虽然是很难相信。但是根据她朋友的证词还有校内有《大量目击者》的证词综合起来……她在玩秋千之前的行动是这样子的』

风见很紧张的,把事情的原委……一口气说了出来。

『西园寺筑紫昨天放学后走向学生会室的途中,首先在教室的门前踩到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香蕉皮滑倒了,然后顺势撞上装满水的水桶,水泼在刚好路过的教导主任身上。然后生气的教导主任让她把走廊一带全部打扫干净,一个人慢慢的进行扫除。


终于结束了以后,再次朝学生会室走去的时候,因为超级的路痴不小心朝着大门方向走了过去。准备回头的时候,突然被迷之黑衣女人拐跑,送上了车带走了。后来经确认才知道那位是来接在碧阳读书的偶像星野巡同学的新任经纪人。因为不知道巡的样子所以被告知『只要把从大门走出来的美少女带回来就好了』。

总之,就是这样被带去了她的事务所后,又希望马上送回学校,但是因为运气太差就在那时接送用的汽车坏掉了。虽然事务所方面马上准备计程车,但是这边附近所有计程车公司都在罢工当中。

就算这样西园寺筑紫也没有放弃,徒步朝着碧阳学园走回来。虽然是走回来……

但是因为她是超级路痴。所以到日落的时候刚好来到了一处没有见过的公园……。

因为是黄昏所以不由自主的荡起了秋千。就是这样』

「…………」

『……嘛,虽然说到底真实性如何这个还不清楚——』

「不,应该全部都是真的吧。……嗯」

『杉崎同学?』

亲眼目睹办公室里那份不幸的我,如今也不能把刚才的话一笑置之了。这真的是非常有可能的……不,如果说光目击证言就已经这样子的话,实际上有可能更加悲剧也说不定。

西园寺筑紫,也就是,「那种人」来吧。

具体来说是「那种特性」,虽然不知道怎么说好。不是说光一句不幸就可以解释的特性。

那样子的话,那当然不会有自信当会长了吧。因为完全不能想象自己身处要去为什么事情负责的力场,所以没办法。

我向风见道谢,然后告诉他完全不用在意以后,挂掉了电话。

回过神来,饭桌上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因为我那深刻表情的原因吧,林檎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说了句「哥哥,吃饭吧?」

我笑了笑。

然后。

毫不留情的,用双掌用力的拍打着两颊!

「哥、哥哥!?」

林檎吓了一跳看着我。

「啊……」

擦……好痛,超痛的!这说不定都打伤颊骨了吧!和差不多一年半前,与水无濑对决的时候做的要更痛!

「唔~!唔~!」

看着我因为疼痛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的样子,就连林檎也慌忙的担心起来。

「喂、没、没事吧!?你在做什么啊!?啊、那个、那个、对了,用冰敷——」

「不……不用了,林檎。没事的。应该……没事」

「才不是没事啊!?不快点敷一下的话!」

「没、没关系的,林檎。……不痛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哥哥?」

「……抱歉呢,嗯,吃饭吧!别在意!哥哥我也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的!没事,不是脑袋出问题了哦」

「诶……嗯。但、但是如果痛的话要说哦?」

「啊啊,谢谢你林檎。好,我开动了」

「我……我开动了」

然后带着歪掉的微笑开始吃饭。

…………。

亲爱的前会长以前说过。

「真正可怕的不是幽灵和怪物!而是人类自身啊!」

还,真的是,正是如此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从给予的一方变成了用受惠的一方的想法来思考啊)

手捧着装满在冰箱里冰的正好的茶的茶杯,然后静静的看着手指。指尖的温度一点一点的被夺走。

(学生会……前学生会的各位、飞鸟、林檎、巡。大家都太过宠爱我了。……太过溺爱我了)

用手掌按着杯子,凉飕飕的感觉一点一点的把我手中的热量夺走。

(…………我是杉崎键。碧阳学园三年生,学生会副会长……还有……)

用力握紧杯子,一口气把里面的茶喝光。头嗡嗡作痛,但是无视掉,然后哒的一声,用力地把杯子放回桌面。

(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站在美少女的一方,要成为后宫王的男人啊!)

总算是,醒过来了。

第二天的午休。

我一如往常的占领着放送部的部室。虽然说从去年开始放送部就经常被我们学生会压榨了。但是……但是这次不是强迫他们的的。

而是我向着他们部长和部员下跪,用力请求,才拿到了午休的播放时间。

在放送部员的目光下,我深呼吸了一下,做好觉悟,向着一边的放送部长打了下暗号。

他操作了下器材,然后放出校内「广播找人」时,叮咚叮咚的独特声音。

然后……我面朝麦克风,开口说道。

啊,这里是学生会副会长,杉崎键的公告。

被任命为新学生会成员各位,既然拒绝申请不能成立的话,就请好好的来学生会露面!这既是命令也是要求!知道吗!

…………还有,一个,我个人给你们的通知。


今年的新学生会成员。

西园寺筑紫、日守东子、火神北斗、水无濑流南。

你们几个啊……。

…………………呃。

我喜欢你们!超喜欢的!全部都和我交往吧!绝对会让你们幸福的!

就是这样!这就是我的宣战布告!好各位继续吃饭吧!拜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