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7 学生会的土产-无法继续的学生会

「把该尽的责任都尽完,才能叫真正的结束!」

会长一如既往地挺起小胸膛,得意地说着从某本书里看来的名言。接着直接进入今天的议题。

「就是这样,今天想要讨论的是「今后富士见书房的方针」。」

「你管得太宽了!」

全体立刻吐槽。毕竟现在还是毕业典礼前的时期。老实说,不想碰这种与校内活动完全无关的议题的心情占了绝大部分。

在所有人对议题感到不满之时,深夏代表大家提出反驳意见

「那种事,由富士见书房的高层干部在会议室里讨论就好!」

「咦,所以我们才要讨论不是吗?」

「你已经以富士见的高层干部自居了?!我们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伟大了!」

「打从这个系列意外大卖的时候开始!数字就是力量!」

「那是什么充满铜臭味的话!不,话说回来我们始终站在作家的立场上!」

「深……深夏,以前某位伟人说过,「高度发达的科学,就跟魔法没两样」。」

「呃——也就是说?」

「同样的道理!畅销作家与该出版社的社长已经没有差别!」

「有吧!性质完全不一样!要是等同视之,业界早就乱七八糟了!」

「咦,可是,现在已经有具备创作水准的编辑、画插画的作家等各式各样的人存在于这个业界了啊。」

「没错,的确很混乱!但至少我们不是富士见的高层干部——」

「总而言之,配合我们的毕业,这个系列也即将迈入尾声!」

听到会长这番发言,大家一瞬间不由得为之消沉。提起毕业话题太奸诈了。像是看好这个机会似的,会长强硬地说出自己的意见

「也就是说,只要库存内容用完,就不会再出书!这么一来,也该好好想想一直以来关照我们的出版社!」

「唔……感觉会长好像说出「颇有道理」的言论。」

小真冬被气势压倒了,就连我们也嘟囔着「唔……确实受到不少关照顾」,莫名地畏缩起来。这时会长做出决定性的发言

「受到照顾不报答,还谈什么毕业!」

「唔!」

多么了不起的一番话!这,这是……

「所以说,等富士见书房决定好今后的方针,再来结束《学生会》。」

「还不是要给人家添麻烦!」

之后,我们大约持续了三分钟的七嘴八舌的讨沦,最后几乎以达成协议的方式,决定了这次的议题,并由会长在白板上写下来一

「预测富士见书房今后的动向,以结束《学生会的一存》系列为目标的战略会议!」

写完议题的会长呢喃着「总之,直率地来说……」大家都以为她会继续说下去,她却不知为何发出咔哧咔哧声,从某个地方拿出企鹅帽后默默地戴上,然后站到自己的椅子上。大家一边自言白语着「该不会」,一边在一旁看着。会长咳了一声清清喉咙后,全力开口大叫

「生存——战略——!」

「这个就是你的目的吗!」

绝对是为了堂堂正正地说出这句话,才会提出这项议题的!虽然那是所有模仿者都想要做的事!只要看过《企鹅罐》都会说上一次,感觉是在《学生会的一存》这类标题作品中不写不行的内容!

不过也不用刻意为了这个素材准备得如此周到!而且在即将毕业的这个时期,还硬要这么做!

在所有人都看傻眼之时,会长独自满足地呼出一口气,把额头上的汗擦干,接着把企鹅帽放回原本位置……看样子应该是特地买来的…

会长再次坐下时,知弦学姐开口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省略了结束系列战略的生存战略,还真是讽刺……」

确实是这样,真没想到。不过,会长对此反驳道

「没有这种事。就算《学生会的一存》系列销售量变得无法期待,那也是富士见书房为了生存下去的战略,未必有错!」

「越,越听越觉得只能说是多管闲事的会议……」

真的是这样。我们算是哪根葱啊!不过去掉自以为是这部分,在结束商业活动方面的责任,或许也不是没有的。

总之,议题既然决定了那也没办法,我催促她说下去

「所以具体来说会长想做什么?」

「问我做什么……这个嘛,因为《学生会的一存》系列即将结束,所以我想要讨论接下来针对这一类事情有什么对策。」

「真是的,这到底是什么会议……」

就像再三重申的一样,那个已经不是该由学生会讨论的议题了。是企业。是出版社。真实出版社的真实会议。坐在我隔壁的深夏跟我一样没有干劲,一边无精打采地往后靠在椅背上,一边提出意见

「这个问题富士见书房的其他作品会自动补上吧。不要说什么补上,现在好像有越来越多的热门作品推出,根本轮不到找们操心……」

「为了与现在MO文库的气势对抗,在各方面都需要加强!」

「真实过头了!」

这个会议是怎么回事!各方面都很敏感?!到了这个地步,不要说学生会为何再次找回初期不断进取的精神,根本是双倍推进状态啦!模仿可不是这么简单的次元,在这个议题上!


我们就各种意味上倒抽了一口气,会长则做出更进一步的发言

「就连电O文库,不也陆续让人气网络小说以文库本的形式大卖不是吗!」

「别——说——了——!拜托你别——说——了_!」

「也就是说,正因为《学生会》即将完结,所以我认为富士见书房应该在这个时候采取大胆的进攻策略!你看,就连Sneaker……」

这下不妙,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出现更多爆炸性的发言。于是我嚷嚷着「知道了,知道了」。急忙引导议题往下走。

「富,富士见书房只要构想更有发展性的点子就可以了吧?今天要讨论的就是这个议题对吧!」

「唔?嗯,是这样没错。你看,最近就连讲O社……」

「那么大家就来讨论「富士见书房的事」吧——!」

「哦,哦哦——!」

就是这样,在会长毫无自觉地做出更进一步的奇怪发言之前,我们开始推动话题的进展。必须趁着会长被气势压住的空隙,自主推进会议以确保安全的会议流程。

为了暂时封住会长的发言,我决定迅速把话题丢给其他人。

好,这里就拜托在这种时候最懂得察言观色的深夏!

「深,深夏认为富士见书房的话,应该怎么做?」

「咦,我吗?这,这个嘛……」

突然被迫接话的深夏虽然一瞬间有些动摇,不过似乎很快就理解了我的意图,表情突然亮了起来。好,上吧,深夏,一口气把这个会议导向安全的方向——

「完全放弃小说,在漫画方面投注力量!」

「居然提出如此荒唐的革命性提案——I」

「哼!」

「而且还一脸骄傲!」

你根本就没有理解我的意图嘛!刚才表情充满闪亮,只是单纯以为想到不错的点子了吧!

深夏对自己提出的意见感到卜分陶醉,完全停不下来。

「所以富士见书房今后就以《DRAGON AGE》为主力!推出周刊《DRAGON AGE》!」

「周刊?!要把那么庞大的内容塞进周刊?!」

「难得是「DRAGON'AGE这名字,干脆连载《O珠》的续篇!」

「不可能!怎么想都不可能从鸟O明老师那里取得原稿!」

「不,是由我来画。」

「普通的同人嘛!」

「不一样!只要画的人不一样就是正式的续篇!就跟《惊爆危机!Another》那家伙一样!」

「绝对不一样!应该说跟《惊爆危机》不一样,而且也不是由原作者鸟山O老师监修的吧!」

「重要的精神部分我有自信能够继承!」

「不,那就是所谓的同人吧!以著作权来说要出刊是不可能的!」

「咦咦——不然画《魁!!O塾》……」

「就说不要画既有作品了!」

「我知道了。没办法,我画原创漫画。这样总可以了吧?」

「啊啊,是啊。那么——呃,不行不行,真危险,差一点就通过了!事前提案太过那个,结果随便一个正经意见就让门槛降低!一般来说,像你这样的外行人画漫画根本就行不通!还有,小说部门没有废掉!」

「啧!」

这,这家伙,利用个人欲望做幌子,趁别人不注意时让周围的人产生错觉,以确实达成目的的超高难度战术出击!多……多……

「多么没有意义的成长!」

在只有闲聊的学生会里持续待上一年,就会让一个人变成这样吗!就在我傻傻地看着深夏时,趁着对话出现空隙,会长便在此时插嘴说道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漫画漫画的这种半吊子的事啊!富士见书房现在必须灌注力量的,怎么看都是动画!」

「所以说会长,为什么这次可以提出如此真实的意见?!,,

明明平常都在说一些没意义的话,为什么唯独在谈论这个话题时,竟能做出如此精辟的发言!

「富士见的动画还不够多!目前简称「衔接不上的状态」!」

「那个简略方式反而更麻烦,可以不要吗?」

「总之就是动画,动画!好了,那么就来讨论具体上该怎么做!」

「丢出来了!竟然把重要问题全部丢过来这边!」

看到会议逐渐走向不负责任且失控的方向,我跟深夏不由得噤声不语,令人意外的是小真冬在第一时间提出意见。

「如果是这样,富士见书房应该先掌握原创动画的领域!像NOITO MINA那样!」

「咦,这个意见还挺有趣的。」

先不管实际情形如何,这倒是个不错的企划。小真冬自信满满地继续说道

「所以那个领域——企划名是「EVOL - SYOB(暂名)」。」

「哦哦,进化……EVOLUTION与富士见书房两者的合称吗!」

总觉得跟NO OTAMINA有异曲同工之妙,英文意外地具有时尚感啊!这是完整的企划耶,从标题来看真的很像样一


「不,只是单纯把「BOYS LOVE」倒过来念而已。」

「到底想要划分什么领域啊,富士见书房!」

差一点就让这个企划在会议上通过了!这个要是没加以说明富士见的会议上那些大人真的有可能不会发现!

在我全身抖个不停的过程中,小真冬继续自我主张

「学长太嫩了!就像学长说的,这个标题里面确实也包含了富士见书房进化的意思!」

「你想在什么方面进化!不会放你过去的!」

「学长在说什么!如果换成数码O贝。就算说这是让小孩子为之疯狂的超稀有进化也不夸张!」

「的确很稀有!但是突变过头了,根本没人希望有这个进化!」

「冷静地把话听清楚,学长。一起平心静气地来讨论吧在搞不清楚状况就否定之前,请让真冬再次明确地向学长传达意图。」

「啊,是啊……对不起,是我乱掉了。」

「没关系,学长明白就好。」

看到小真冬露出温柔的微笑,我马上自我反省。的确,一听到那个就忍不住激动吐槽,在还没有搞懂状况前就擅自排除小真冬的意见……这就是偏见造成的自私,不是吗?

没错。企划名称不过是暂定标题。凭着兴趣取名称也没什么问题,重要的是内容。呼……我这样不行啊。

我深深地反省着,深呼吸一次之后重新面对小真冬。看到我这个样子,小真冬安心地露出微笑……接着重新提出具体内容

「以这个动画领域为开端,富士见今后把BL当做主力来应对!」

「浑蛋——!」

白白反省了!损失严重!这个重振气势是怎么回事!结果根本也不是偏见!主张的内容跟我想的完全一样!

在我紧咬嘴唇懊恼不巳时,小真冬把我的无言擅自解读,进一步发动攻势。

「以男性向为主的娱乐,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流行了!」

「啊,虽然话是这样没错!总觉得例子举得有点极端。」

「才不会!不过是要把到目前为止的女性角色的部分换成男性而已!只需要看情形把初次登场时外观上的描写改写几行就OK!既然已经说是BL,那么一定也会加入恋爱元素,完全无损故事本身的魅力!」

「晤,晤——嗯……」

是,是这样子吗?听她这么一说,也对,只要故事的基本构架不变也没有那么说不过去——

「菲丽跟妮娜是细壮优质男,会让雷吉欧斯的什么东西消失吗!」

「会有很多东西彻底消失吧?!」

「学长认为雷吉欧斯的魅力是什么!雷吉欧斯的魅力应该是在于那庞大周密的世界观、战争还有故事的展开吧!」

「咦,不,那是……话是没错,不过你看,还有所谓的角色魅力……」

「那么菲丽跟妮娜的魅力是什么!是性别吗!不对吧!应该是角色性才对!就算外表上变成男性,深游老师或雨木老师今后还是可以写出比以往更有魅力的角色不是吗!所以你看,完全行得通,保持富士见书房风格的BL路线!」

「咦,啊,嗯……不……该怎么说,那个,呃……」

现在是怎么样!由于对方说的话太有说服力,明明知道那是厌恶至极的事,却还是无法做出反驳!不过肯定不对!一定是错的!拜托是错的!

不只是我,每个女性成员也都露出微妙的表情。小真冬看到后,言论变得更加激烈了!

「从最新一集开始,莉雅丝、爱西亚、朱乃、小猫突然变成油光满面的中年男性角色,对《恶魔高校DxD》的故事展开会出现什么致命性问题吗?!,,

「我认为会出现重大问题!」

现在的这番话反而让我清醒过来。那样根本是直接出局!乍听之下小真冬在雷吉欧斯相关的辩论上不停地进攻,不过只要冷静想想就知道绝对行不通!富士见FANTASIA总BL化计划的产物怎么看都净是些会降低原作本身魅力的作品啦!

我用晓以大义的语气对小真冬说

「小真冬,我想你自己应该也注意到了,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唔唔。」

小真冬暂时懊恼退让。明明途中一度居于优势,却因为无谓的进攻反遭击落,想必现在一定后悔不已吧。不过她还想死撑,继续发动攻势

「那么回到一开始的动画议题。至少动画化时,大幅追加BL要素的方向是一贯……」

「不可能!那是什么打从一开始以黑历史文化为前提的媒体混合战略啊!」

「总觉得那样弄,原作相关人员会变得非常复杂!既然如此,在《学生会的一存》动画化时把小真冬变更成男性角色觉得怎么样'!」

「咦?!……流口水。」

「糟糕,感觉这个学妹已经没救了。」

「不,不是的,学长。刚才的流口水单纯是性兴奋的流口水!」

「不过从第一印象来看没有什么两样?!」

「不一样。虽说是性,请想成跟学长说的性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爱好BL的女生,口中说的性次元更高更高……绝对不是低级的性欲,可以说单纯是跟食欲类似……」

「我才不管你们的腐烂理论!总之不会有富士见书房的BL化!我不是在说BL本身不好,但是突然变更路线对谁都没有好处吧!」


「呜……真冬知道。真冬只是想利用这个立场,趁机逼迫年轻男性社员踏上BL之路……」

「嗯,就此罢手吧。」

小真冬终于沮丧地退下……这一段好漫长啊。

在我筋疲力尽时,又一次大意造成空当,会长趁机插话

「不过我认为将女性读者归入受众群的做法很正确!富士见书房应该向《无头骑士异闻录Duro rara》看齐!」

「所以说为什么这次的意见个个命中要害啊,会长!」

在我希望球能投进手套时是一般的投球,希望投不中时就来一个正直球。会长——樱野玖璃梦就是一名这样的女生。

听到会长格外像样的主张,就连具有一般常识的知弦学姐竟然也从旁加以附和

「确实是这样,小红。小真冬的意见虽然有点极端,不过「男性女性都能获得乐趣」的想法也很重要。」

「话是这么说没错……」

我露出一脸不满的表情,知弦学姐正面看向我问道

「哎呀,KEY君是不是有什么不满?」

「不,算是不满吗……虽然我完全不认为照顾女性读者哪里有错,不过要把原本的男性向作品从途中变更路线也有点……」

面对我不上不下、尚未理出头绪的意见,知弦学姐则是重重点头表示

「原来如此,KEY君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不管再怎么有趣,我也不想看到在《JUOP》上刊载《O想告诉你》。」

「没错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富士见书房不管FANTASIA文库还是《DRAGONAGE》,整体看起来都没有达到「THE男性向媒体」这样一个作风。」

「怎么会……像是色色的喜剧或明显的男性向就是……」

「不是还有《传勇传》《天魔黑兔》《东京乌鸦》《异国迷宫的十字路口》《学园默示录》吗?」

听她这么一说,或许确实存在不少不分男女都可以从中获得乐趣的作品。如果要这么说,增加一点意识到女性的作品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说今后富士见书房只出僵尸作品。」

「这么多作品只锁定《学园默示录》是为什么!」

果然还是偏离了!知弦学姐露出一副没想到会被吐槽的表情愣了一下,接着故意对我摆出装傻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吗?以讨论过程来说我认为这是很自然的提议……」

「哪里自然了!《传勇传》《天魔黑兔》《东京乌鸦》《异国迷宫的十字路口》的要素到哪儿去了!」

「如果我说全部都是僵尸作品,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问题可大了!全部都跟僵尸无关!」

「没有这种事。请把《天魔黑兔》的内容看清楚,主角几乎都是僵尸没错吧。」

「不要把铁大兔的能力说成那样!还有其他作品——」

「《传勇传》跟《东京乌鸦》也不时会跟僵尸敌人交手不是吗?」

「界定范围还真潦草!虽然不是完全说不通,但无论如何,你倒是说说看《异国迷宫的十字路口》哪里存在僵尸要素了!说啊!」

「故事的年代,以现代来说,全部的登场人物……」

「不要再说了!」

「那是什么「我O家」风格的吐槽。」

「向汤音、克洛德还有艾丽丝道歉!向《异国迷宫的十字路口》的氛围道歉!竭尽全力地道歉!」

「《死国冥土的十字路口》。」

「可以不要擅自窜改标题吗?!」

「《断裁分离的罪恶O刀》。」

「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漫画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碧阳学园的RISING AIR。」

「唔哦哦哦哦!从今天起我要画那个原创漫画——!」

「请不要无意义地煽动深夏好吗?!这算什么!变成只是在玩文字游戏了吗?!'」

「没有那种事。真叫人意外啊,不过最近迷上的游戏是《 STEINS;GATE》。」

「看来的确受到影响了!总,总之回到原本的话题好吗?」

「的确,刚才就像顺路绕道结果去到邻村的情形一样。」

就是这样,我们暂且将话题拉回原本的方向。

「原本是在谈论增加男女双方都能够获得乐趣的作品对吧,到底是怎么跟僵尸大量增加扯上关系的?」

面对我的询问,知弦学姐一边用手指拨弄长发,一边极其自然地回答

「大家都喜欢僵尸。」

「是,是这样子吗?僵尸作品确实有一定的受欢迎程度……唔——嗯……」

「奇幻作品中也有《魔装少女就是本少爷!》这类畅销作品「富士见书房总僵尸化计划」也不算特别奇怪的提议吧。」

「听起来,好像全体员工都会变成僵尸。」

说不定《DRAMAGA》编校完毕时的编辑部几乎都有这种感觉。

「当然,不是要把人变成僵尸,而是要推僵尸题材的作品。」


「好吧……要谈有僵尸要素的话题也可以……举例来说,以现代社会为舞台的普通恋爱喜剧要怎么做?」

「做成像《散O礼弥》那样不就好了?」

「那……那推理作品呢?」

「请参考西泽保彦的作品。就算作品里面带有超自然要素,推理小说依然充分成立。」

这下不妙,好像受到压制了。为什么我会被如此不怎么样的提议所压倒。

「就算这么说,只有僵尸的话,怎么说也未免太偏向单一题材……」

「哎呀,我什么时候说过只有僵尸这种话呢?」

「咦?」

我对知弦学姐出人意料的言论做H{反应。她带着温柔的微笑继续说

「考虑到女性群体也是受众,以《学园默示录》为参考,怎么样也不会只有僵尸要素呀。」

「咦,那就是说,也会加入男性角色的魅力之类的……」

「血……汁多味美的。」

「你是以吉O家的感觉在点餐吗?!」

知弦学姐不知为何脸颊泛起红潮,用一副恍惚的表情开始说道

「血多的作品很好哦。女性都很喜欢。」

「说谎!绝对是在骗人!知弦学姐口中说的「女性」总觉得是扭曲的!」

「没有那种事。《咎狗O血》不也大受欢迎吗?」

「那跟知弦学姐说的「血」绝对是不同方向的吧?!」

「是一样的。我也很喜欢哦,《咎O之血》……还有《妖精O旋律》。」

「你刚才小声补充了什么对吧'l!」

「放心,KEY君,用不着那么担心。我并没有说要增加血量到18禁或禁止出版的等级哟。,」

「真,真的吗?」

「是啊。只是,连残酷场面都清楚描写的漫画,果然还是会行比较多有趣的地方,最近的代表应该是《进击的O人》吧。」

「啊,那倒是。」

看到我勉勉强强地接受了,知弦学姐的表情忽然亮了起米,开始进行总结

「那么决定从明天起,富士见书房的标语不再是「努力、友情、胜利」,而是改为「暴力、残酷、锐利」。」

「别做梦了!那是什么东西!尤其是最后的锐利!想导向什么方向啊,富士见书房!就算描写够真实,那未免太….」

听到我的反驳,知弦学姐露出极度不满的表情。

「真拿你没办法。知道了,换一个总行了吧,换就是了。」

「嗯。直接的残酷描写不等于真实……」

「那「压力、过剩、利息」。」

「确实是真实路线!不过总觉得从某种意义来说,比前面那个更能显示出残酷的现实所以不行!」

「咦?那「权力、温情、巨利」总可以……」

「当然不行!突然走什么大人路线!用更单纯的小孩子的视角!」

「那么「学力、无情、胜负」。」

「为什么连小孩子都要被现实压迫!朝教育上更好的方向啦——」

「那就「势力、友军、足利」。」

「感觉快变成类似《信长的野望》的东西了!我不是指这个!为什么会有足利!我不是要人家直接去读历史!是更重要的……」

「那「等等力、友子、好胜」。」

「等等力友子是谁啊!」

「好胜的青梅竹马啊。失去时才第一次发现对主角来说是最重要的存在。」

「扯到哪里去了?!依照这个标语来看,是指今后富士见书房所有作品都要推出等等力友子的意思?!」

「确实是偏离了当初的预定,不过那样也很有趣呢。富士见的全部作品的女主角都是同一个人物——好胜的青梅竹马一等等力友子!」

「到底具有什么魅力,等等力友子!应该说等等力友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不想说出口的名字,「等等力友子」……这个可以用。」

「不,绝对行不通的啦,等等力友子!」

「其实你已经很喜欢等等力友子了吧。」

一连串叫嚷下来,就连旁边的深夏也看穿了想法,不过无论如何还是驳回等等力友子。我是真的想这么说,可不是无意义地乱叫等等力友子。

由于知弦学姐本身也很容易迷失自己最初的主张,所以这个议论也在此结束。

既然这样…

「……」

是的,又到了每次都会出现的会议停顿时期。话说回来,每一次在各自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之后,就会呈现心满意足的状况,已经不能称为会议了吧。

不过,总是会出现的会议停顿期,这次却被意外敏锐的会长所打破。

「好,所以最后是杉崎的装傻回合,开始!」

「哪有这种说话方式!」

不过这次我的确没有装傻!还没有发表意见!接下来会用掉一点时间来装傻,在过程中进入总结。

不理会我的动摇,会长缺乏干劲地挥挥手催促道


「好了,杉崎,快点说吧。富士见书房应该做H-GAME啦,应该再增加一些后宫展开啦,公主十天国最棒啦这一类的。」

「为什么都被你说完了!结束了!我的回合结束!」

「是吗?既然这样,差不多该做出「我们相信就算《学生会》完结,富士见书房也会继续做出优质作品」这种有六十分左右的结论了吗?」

「所以说为何要抢先做出各种各样的行动啊?!会长今天真的很奇怪!」

有点赶上在这方面是高手的飞鸟或水无濑了!

「唔——」

会长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趴在桌上。

尽情装傻的大家在这时候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和我用同样困惑的眼神看着会长。

停顿了好一会儿后,会长才吐露心声

「总觉得有种……轻小说中的我们要在这里结束了的感

….欺?」

面对这段令人听不懂的言论,大家一致偏头表示不解。不过会长似乎猜到我们会有这种反应,马上附加说明

「现实中的毕业虽然也让人感到寂寞,不过,我们的人生果然不会就此平凡地持续下去。就算在毕业典礼后,还是可以跟大家见面闲聊,这一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吧?」

「又不是……大家都死掉了。」

小真冬一脸困惑地说出理所当然的话。

尽管如此,大家的毕业跟转学同样也让我感到悲伤,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完全的结束。

会长似乎没办法好好说明心情,尽管时不时会找不到适当的言词,不过还是努力地传达着心中的想法。

「把我们的事情写成小说,然后在此结束……晤,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是寂寞吗……」

「小红,不然我们也写续篇如何?」

「不是这个问题……唔,是这个问题吗?」

会长一脸困扰地喃喃自语,似乎还没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

「不过,将我们学生会的会议写成小说,到这里就结束f.,总觉得……这样子……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是啊,现在的我们好像要被结束掉一样……」

「啊,类似读者视点的状况吗?的确从读者的角度来看,因为不晓得我们的后续发展,看起来人生就好像停在那里一样……」

深夏一边挠头,一边说下去

「不过我们跟完结不一样,有趣的漫画就算是最后一集还是会很喜欢。虽然不是没有想要永远继续下去的心情,不过那个是那个,对吧?再找其他新的漫画……」

「啊,就是这个!」

深夏的话还没说话,会长突然一个起身。深夏见状不由得停止说话,会长用手比画着「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继续说道

「总觉得结束后感情就会越变越淡!」

虽然觉得很抱歉,不过会长并没有把她想要表达的意思完美地传达给我们。虽然是这样……不过核心的部分好像比刚才更能理解了。

「会长,不过那是……」

「我知道。撒娇耍赖也不能改变什么。就像知弦说的,并不是想要继续下去。只是觉得……唔——」

对于没办法把话说得完整的会长,知弦学姐温柔地从旁协助。

「小红觉得通过小说这个媒介所描绘的「学生会」系列就此结束,以某种意义来说,比人生仍会绵延下去的现实中的「毕业」更加无情对吧?」

「唔……是不是无情我搞不太懂,是这样子的吗……」

会长一脸无奈。看到她这个模样,连我们也不由得沮丧起来。

「所以会长希望至少能决定富士见书房今后的方针,做出往后也可以继续下去的「活动证明」吧。」

对于小真冬说的话,会长呢喃着「这个我也搞不清楚……应该是吧」回应道。

还是那样,正因为是靠直觉行动,切人核心时所想的事情才会比其他人更深入且纤细。

「不过……果然结束是有必要的。会长也不是想要继续,不过就像前面说的,我们解散后就不会有后续了。」

「嗯……说的也是。」

听完深夏说的话,会长无精打采地露出一个无力的微笑。

这的确是无可奈何的事,会长再怎么寂寞……

因为寂寞…

「我……继续写给你。」

「欸?」

对着愣愣地看着我的会长……我一边用力拍下桌子一边起身宣告

「我说我会继续写给你!不间断地!直到会长看腻为止!」

「咦……但,但是杉崎,系列已经结束……」

「不一定要出版吧!我自己做书给会长!」

「那跟你之前否定我的原创漫画根本没有差别!」

虽然深夏在一旁吵闹,不过我才不理她!

「可,可是可是,杉崎,学生会本身还是会面临结束……」

「那又怎么样!只要会长希望,我可以重新编辑往后与会长你们的对话,创作出学生会新的会议小说!」

「学长那个跟真冬提议的转BL路线没有两样!」


小真冬同样在一旁吵闹,不过我才不理她!

「那,那怎么行,杉崎的脑袋想的学生会又不有趣……」

「那就让它有趣起来!要大量增加会长喜欢的奇幻要素也可以!」

「KEY君,你刚才不是狠狠批评我的残酷描写增量太多……」

知弦学姐也是吵闹不已,不过我才不理她!

我…我只要会长可以展露笑容,就足够了!

「会长!就是这样,我——杉崎键今后也会一直……一辈子在你的身边,只为你一个人活下去!请放心!」

「歙——?」

宣告完今后也会继续执笔的决心后,我抬头挺胸地坐回椅子上……很好,说出来了。很完美。真有男子气概啊,杉崎键。你刚才口齿锋利的发言拿到满分一百分,、好了,接下来回头欣赏学生会成员为我英姿而倾倒的表情——

「?  」

奇怪?怎么了怎么了,会长?为何满脸通红?我刚才的帅气度确实是战后最大级没错,但也不至于脸红成这样吧?会对我看到入迷倒是很普通……

不过最不能理解的是……

「唔——!」

为什么其他成员因为不同的用意而满脸通红,眼中还稍微含着泪水?那是在瞪我吗?这是怎么回事?刚才的我超帅的不是?!印象中没有哪种心形眼会投射出如此充满怒气的视线

啊……晤嗯——?

在我摸不着头绪之时,会长不知为何变得语无伦次,开口询问

「杉崎……那个,刚刚那个……难道是……」

「嗯,会长怎么了,有疑问吗?」

怎么了?是担心执笔经费那方面的问题吗?装订的确需要一笔费用——

「求……求,求求,求(婚)……」

「专业?啊啊……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的一番心意!」(注日文的「求婚」跟「专业」的开头读音一样。)

就算我可以算作是在商业出版物上活跃的职业作家,也不会向会长收钱的!

会长好像被我的心意所感动,脸颊变得更加泛红。嗯嗯,会长真是个好孩子。相较之下……

「唔——!」

怎么了怎么了,这边的三位,为何到现在还是一副很想争辩的表情?不过算了。毕竟我是职业作家,是一名拥有妥善解决一切事务之技能的男人。只要本人出马,就算是眼前这个意义不明、欠缺章理的状况,照样可以一句话搞定!

就是这样。

「富士见书房的方针交给富士见书房就好!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永远不变的我们自身的方针!」决定了。好,就用这句台词结束这次的短篇——

「你(KEY君/学长)的方针根本就是走偏了!(是不是走偏了/没有走偏吗)」

「咦?」

三人含泪大叫,然后一个跟着一个渐渐开始解散学生会。

咦咦?不,呃,我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今天的会议了。怎么突间变成这样?咦——? 我傻傻地看着干部们一个个离去。然后,到最后脸颊还是一样泛着红潮的会长,像是要藏住表情般低下头,拉拉我的袖子

「呃……会长?」

「……」

会长沉默了一阵子之后……不知为何竟然用一副硬挤出勇气的样子,向我确认执笔的约定。

「是,是,是……是只对我一个人……呃……那个……是,是那样……吗?」

啊啊,还在担心成不了商业出版物这件事啊,真拿她没办法,、

为了让会长安心,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头上,回她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

「那当然!能为会长一个人工作,是我的荣幸!」

「喵呀——I」

不知为何会长发出奇怪的叫声后一溜烟地跑走了,不过侧脸看起来好像在微笑!

为什么?!

......

嗯…

就是这样,老实说这个短篇不知道要在哪里结束,充分烦恼后决定把全部内容记载下来。

隔天再次说出「我会诚心诚意只为会长执笔」这种话后,全体做出「啊——」十分接受的反应,在那之后又恢复成了普通的状态。

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了!

然后在这个短篇里,平常的学生会最后到底是怎么同事?!喂,有人吗?!有什么结束了吗!根本什么也没结束啊!结果在最终回最不能接受的人竟然是我——!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