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7 学生会的土产-那个的继承者

人生平凡无奇。正因为如此,才能在故事中做一场美梦。

这是我——风见芽衣久(十五岁,女生)的座右铭。

没有出众的才能,单调的生活,极其普通的生活环境——非常过得去。用不着把战争、饥饿跟贫穷的话题搬出来,甚至可以说是受到恩惠的生活。

比方说,看到鸟儿在天空中飞翔会让人感到自由与幸福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正因为我们是不会飞且立足于陆地上的人类,才会向往天空,才会发现其中的自由与幸福。

这其实是件相当幸福的事,不是吗?我一边想着这个问题——

一边在上学的公交车上阅读《InfiOte Stracos》,度过非常幸福的时光。

(夏O特真可爱啊。)

我用手背把稍微滴出来的口水擦掉,然后暂时把书本放下,呼——」的一声神情恍惚地看向窗外。与作品形成对比的空无一物的田园风景……今天也很平和,很好!

如同一开始所说的,日常是无聊的,故事是精彩的……这样的对比才显得更加美丽。普通万岁,照常营业万岁。

正因为日常生活很平凡,非日常的故事才显得耀眼……就像桑拿后喝罐啤酒……呃,我没有喝过啤酒,这只是没来由的想象啦。

「呼……今天也是看小说比较有趣。」

我吐出一口气把书本合上。

话说回来,轻小说真是至高无上的文化啊,是人类睿智的极致。

大大脱离现实的梦想般的设定,让人愉快到一头栽进去的世界观,系列作品的出版速度,适度得到美化的角色特性,有良心的定价,封面与插画所营造出来的临场感,「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彻底娱乐化的表现。

每一个环节都是一流的娱乐!最高级的享受!啊啊,能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棒了——!

既然《IS》已出版的部分差不多看完了,那么今天回家时,得顺路到街上的GAORS或福O书店买点什么才行啊。虽然零花钱见底多少让人有点不安,不过只要下个月开始打工便总有办法解决的啦。其他方面……我不买衣服、点心跟游戏,也不怎么买精装书,所以同样是居家兴趣,开销算是小的

想到这里时……

(糟了!唔!)

伴随着一阵头痛,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今天不就是「与杉崎键上演恋爱剧的日子」吗!)

脑袋一阵刺痛。最近几个月来,我风见芽衣久十五岁体会到了精神上的原因真的会引发头痛这一事实。实在很遗憾。

唉……说到底还不都是那个好色的副会长……不,是我们社团的错……不对,追根究底应该是那个白痴文艺社的错。不管怎样,我应该是没有错的。

真要说哪里做错了的话….

那也只有某天缺乏判断力走进了校刊社,并且加入社长藤堂莉莉西亚麾下——这点上面有错而已。

「好了,今天大家就心平气和地认真动笔吧!」

当我听到入学后加入社团一个月的文艺社社长说出这番话时,我认识到这个社团终于步入了尾声,于是快手快脚地把准备好的退社申请书递交出去。

「到底活动了几周才进展到这个地步啊……」

如逃跑一般跑出文艺社活动室的我,走出文化系社团大楼后一个人边发牢骚边走回校舍。

回想起来,刚入社时就觉得文艺社有点不太对劲,因为对意加入社团者所告知的最初活动居然是「制作地道的烤肉……听到这句话之后,除了我之外,原本有意愿入社的其他人理所当然地当场走掉了。我则是想到「以轻小说的角度来想,这是一种筛选」,其背后必定埋下了具有深意的伏笔,以在此剩下的一个人开创未来」,但万万没料到留下来的结果却的。我忘了现实与小说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才会让不合的要素介入现实之中。

「我在平凡的生活中才能创造出具有梦想的故事!」

我重新下定决心,并朝校舍的方向走去。

我原本就立志要成为轻小说作家,不管怎么样,文艺社说不定只是我选择上的轻微错误而已。姑且把那个「太过深究其创作活动似乎会闯入什么未知领域的文艺社」当做不在讨论范围内,就算是在一般的文艺社里,对往往被小看的轻小说类作品太过热衷时,与其他社员的关系变差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就这个意思来看,与我的信念——「以平凡维安稳的日常」或许都会有所冲突。就算找到志同道合的同伴,像《爆o王》那样,与同时期的人培养出身后的友情及对手关系并切磋琢磨……也不是我所希望的情况。因为那也已经有点脱离「平凡的日常了。

「这样想的话,就算加入平O读的《轻O说社》里那样的社团,说不定对我来说还是不太对的——尽管那是乌托邦。」

这么一来,动画研究社、漫画社或是游戏社也有必要重新考虑。那些社团的社团色彩似乎浓厚了一点,感觉稍微脱离了「平凡的日常」。

「唔——嗯,想要过平凡又无聊的日常生活,那就是回家社……不,这个也带有一点特殊性。「放学后的O闲时光」好像有点过头了,感觉最后会演变成主力,对了,如果是「物质幽灵」……」

我一边走在走廊上一边喃喃自语,目的地是我的教室,一年D班,今天把退社申请书塞进口袋后就赶着参加社团活动去了,所以书包还留在教室里。要再回教室一趟虽然很麻烦,不过书包里面装有教科书又不能不带回家……啊,所谓的教科书是指「人生的教科书」——轻小说。


想事情想得太入迷_,眼看就要撞上其他学生,我赶紧闪过身体,因为早一步发现了状况才得以平安无事地闪过。跟对方鞠了个躬,打算再度举步往自己教室的方向走去时,突然发现旁边有一间社团办公室  「咦,这是……」

我不由得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门上的挂牌。

校刊社。

是属于文化系社团却获准在校舍内拥有社冈办公室的少数王牌社团社团似乎还在某个大赛上拿过奖,不过在我们一般学生的眼中,基本上也就只是把一些校内的无聊事件的报道刊登到校刊上,因而对此没有太多的感受。先不说内容,在排版等方面确实很讲究,甚至不输给一般的报纸——

「校刊社……校刊社哦。」

我的脑袋里忽然浮现出「这不是很刚好吗」的想法……嗯,没错,有何不可呢,校刊社。一般,普通又平凡,最重要的是能跟增强写作技巧扯上关系。

「……就是这个!」

从天而降的好点子让我兴奋不已,平常做事会更加谨慎的我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脑中才刚闪过「事不宜迟」的想法,回过神时就已经动手敲门了。受到室内传来的招呼声的引导,我走进去,然后——

「哎呀,这位是?到校刊社——不,找我藤堂莉莉西亚有何贵干?」

我在此邂逅了……仿佛为了打破「平凡日常」而生的,犹如魔般的女人。

「迟到了,迟到了!借过借过借过!」

一名借着发片把平常的波波头勉强绑成马尾的少女,嘴里咬着一块涂了果酱的吐司,双眸因为戴上特殊隐形眼镜而显得炯炯有神,服装有些不整地在走廊上喧闹地跑着。

大家应该猜到了吧?那正是三天之后的我。

「唔,真是的!为什么闹钟偏偏在今天坏掉!」

我独自用周围都能听到的音量抱怨道。不需要为此感到惊讶,这不是独白。重申一遍,这不是独白。旁边的人——走在碧阳学园走廊上的普通学生,看到我这副模样当然吓得往一旁退开。

好了,在这里大家应该又发现了一件不协调的事。是的,这里是碧阳学园,不是一出玄关就能看到的大马路。说得更详细一点,现在甚至不是早晨,而是放学后,是结束一整天的课程之后,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迟到不迟到的。

也就是说。

我在放学后的走廊上,一个人边跑边大声叫嚷着。赶快来个人杀了我吧!

IL说我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是要达成什么目的的话——

「哇,哇,哇,那边的人借过一下!危险——!」

「呃,你摆明是冲着我来的——呜啊!」

确认命中。初期任务完成。我,风见芽衣久,成功地完成「与学生会副会长——杉崎键的「命运的邂逅」。

我一边保持跨在杉崎键腹部上的姿势,一边用手背擦掉额头上的汗水。

「完美!」

我一口气摆出小小的胜利姿势!这时,底下突然传来怒吼「哪里完美了!完全看不出哪里好!你到底想怎样!」

由于杉崎键非常理所当然地吐槽,我也就这样在将自己拉回现实之前切换了模式……恋爱剧模式。

「好痛哦……喂,你小心一点嘛!」

「咦?!不,咦,不对。嗯……不不不,差一点就道歉了,绝对有问题吧!是你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大叫,明显将我锁定为目标故意撞上来的吧?!

「意思是说是我的错吗?!居然有这么没礼貌的人,我怒了!」

「你怒了?!不是吧——啊,算了。抱歉抱歉。是是是,因为我赶着要去学生会办公室,虽然对我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不过差不多该请你移动一下尊臀——」

「你,你说我很重?!」

「我哪有这样说!」

「你才应该要让开!」

「所以说这个姿势就算我想动也没有办法动——呃,总觉得被膝盖夹得很紧!喂,这是什么——」

「呀,你在摸哪里啊,变态!」

「这里可是走廊耶!我的双手已经被牢牢地固定在走廊上了耶?!」

「呜……肮脏下流的男人!」

「还没打扫的走廊确实稍微肮脏了点!」

对话至此之时,我很快地离开了杉崎键……很好,今天的任务达成了。收工。回家看轻小说。我要尽快脱离现实!已经羞耻到脸快烧起来的地步了!为什么会这样!

我带着真实的情感瞪着他,虽然眼中泛出了一点泪光,但最后还是决定丢下狠话再离开。

「你……你给我记住!」

「记住什么?!」

*

「所以,以你自己来看,觉得整个过程如何?」

「就校刊社而言是莫大的成功,就我的人生而言却是最大的污点。」

「很好!」

「喂,一点也不好!」

「哎呀,你在说什么啊,曾经写过许多黑历史小说的风见芽衣久新社员——」

「实在很抱歉。」

我立刻跪地求饶……虽然校刊社办公室里今天依然只有我和藤堂社长,而没有其他人在,但还是感到无比地屈辱。虽然屈辱,不过一想到我的黑历史,就觉得这点小事根本算什么。


也就是说……啊——实在不想说明,大家应该已经猜到了吧。没错,事情就是那样。从跟这个人扯上关系当天的三天后,她就把我的个人资料调查得一清二楚。事到如今,我已经陷入了就算退社也不能解决问题的窘境。

啊啊,很想拿一本《境界线上的地O线》的一角用力敲醒三天前期待在这个社团进行「平凡活动」的我。

「我果然没有估计错误。正当我处心积虑想要获取杉崎键的非过去而是现在的丑闻时,你正好出现了……真是个意外的收获啊。」

「恕我直言,藤堂社长,如果是恋爱方面的事,您需要的应该不是像我这么不起眼的人,在美女云集的碧阳学园里有很多人比我更适合……」

「不需要这么谦虚哦,你非常适合这个角色哟。」

「是,是这样吗?」

由于平常很少因外表而受到夸奖,因而我不禁感到有些害羞……

很难找到一个比你更懂萌文化的宅女了!」

「是这样的吗!」

可恶

「哎呀,这句话有一成是在开玩笑。」

「原来一半都不到。」

「实际上.我把接近他的方法全权交给你负责,而出来的成果比我原先期待的要更加出色。建立在你那丰富的轻小说知识得基础之上的与他的接触方式……那一幕,就连艺人也会为之惊叹啊..」

「真,真的吗?」

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其实连我自己也是这个看法,我意外地具有表演细胞…

「嗯,那是连东京O3甘拜下风的爆笑情节!」

可恶!

就算看到我在一旁把拳头握得直颤抖,藤堂社长也不为所动,地笑容满面地继续说道

「看来真的可以写出久违的有趣报道来。接下来也拜托你了哦,风见社员。」

「咦?不,什么接下来……」

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会那么做是因为同意「与杉崎键上演一出恋爱剧,借此引出丑闻(露脸就算NG)」的约定,虽然会成为笑柄并失去不少东西,不过只要做完这一次应该就能从此解脱…

看到我没有反应过来,藤堂社长用一副宛如恶魔的笑脸告诉了我一件可怕的事情——

「哎呀,你不希望公开的黑历史小说就只有一本吗?」

就是这样,我与杉崎键的……主要是因为校刊社在把素材用光之际所策划出来的「非常态恋爱生活剧」就此展开。

某个初夏的某一天,我从窗户入侵到他的家中。

「喂——!起床了——!」

「唔哇?!咦,什么?!什么东西?!喂,你是谁啊?!咦?!我……我要报警……」

「真是的,没有我键键早上就爬不起来!」

「键键?!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哪位啊?!还有为什么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的手机丢到房间的另一边?!」

「不要任性了,快点起——床——!」

「不,已经醒了!完全清醒了!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吓得我心脏怦怦直响!」

「真是的,人家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居然还不肯起床……」

「你有心和我对话吗?!唔,先下床再说——呃,我好像被人骑在上面还用膝盖固定住?!咦,奇怪,这感觉好像似曾相识……」

「键键,你睡傻了吗?是我啊!」

「咦?啊,啊啊,这张脸我好像有印象……啊,该不会……」

「没错!是你的青梅竹马,风见芽衣久呀!」

「那是谁啊!我没有这种青梅竹马!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新病娇系女主角吗?!,,

这句话突然让我浑身乏力。

「拜托不要冠上女主角的称呼好吗?这好歹也是工作……」

「好像突然听到很不得了的话?!」

「那不重要!好了好了,再不起来就要迟到咯?」

「不,比起这个,你这是非法闯入民宅!别说是迟到,根本就是要报警的情况!」

「又来了又来了,又在害羞了,真可爱☆」

「救命啊——!有个男人正在求救——!」

「……」

「呜嘎?!嗯马拔偶特喂巴呜洗来(干吗把我的嘴巴捂起来)?!」

「啧,就是现在吗?好,用事先设置好的相机……」

(咔嚓!)

「?!」

「嗯,这样就可以从看不到我的脸的角度,拍到在床上跨骑在杉崎键身上的照片……任务完成……That's all!」

「呼……呼啊呼啊呼呼呼啊呼咽呼咽(居然连素材也要盗用)!」

「PICCA梅田是大家的。先不管这个,好了……」

我在限制住杉崎键行动的情况下做好撤退准备,并在离开他的同时迅速回收相机。接着,我脚踩窗户,在临走之前放话

「我……我是受键键的父母亲之托,不得已才来叫你起床的!」

「难不成你想把闯入这里的责任转嫁到他人头上?!而且还是我的双亲?!」


我不理会正在抗议的杉崎键,像个怪盗般从窗户飒爽离去。

接着在秋季的某一天,早晨上学的路上。

「救……救救我!」

「咦?」

我虚弱地倒在惊讶转身的他的胸前,从下往上看着他。当然事先滴好了眼药水,成功地制造出泪眼汪汪的假象。

「发,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突发事态他显得不知所措,同时在我的变装效果的辅助下,他一如往常地没能立刻认出我来。对着这样的他,我说出这次的剧情设定——

「有人在追我!是坏人!」

「咦咦?!你,你说坏人……那是如何界定出来的人种啊!」

「不要对奇怪的地方有反应!总之就是坏人!你看那个!」

我伸手指向背后,那里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他们是以临时演员身份出场的校刊社社员。

「那些人正在追我!」

「啊……那个,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是坏人!坏人的工作说到底就是追赶所有女孩子!」

「这番话格外具备说服力!没,没办法,虽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可爱女生的朋友杉崎键,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谢谢!那么……」

「嗯,我们赶快逃吧——」

「来吧,以胜过天剑授受者的强度打倒那两人吧!」

「意想不到的积极解决法?!不,那是不可能的!你对过路男生的期望值未免高过头了吧?!」

「咦……不过你看起来就是古连丹出生的人啊!」

「你从哪里怎样得出这种想法的?!不是!而且就算是这样,也不是所有古连丹的人都很强!」

「啊,这么说来的确没错。真是失敬了。」

「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坦然认错!」

「那么是那个吗,其实你的战斗力……」

「不要有所期待。好了,快点跑吧——」

「其实你拥有上条O麻那种让任何东西无效化的能力对吧!」

「请你也不要期待这只手的能力好吗?!就算能让特殊能力无效化,也不能在这个世界使用!」

「那……那你到底有什么能力?」

「谁知道啊!为什么你会期待一个路上经过的男生拥有特殊能力啊!话说回来,我们两人聊了这么久黑衣人都没有追过来耶!」

「我,我懂了!原来「手伸不到的距离」就是你的特殊能力!」

「我觉得不是耶!而且那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能力啊!根本不需要!」

「我懂了。你没有特殊能力。这下我明白了。」

「终于懂了吗?」

「那么,以勇气与毅力为武器,G0 !」

「你是鬼啊!谁要GO ……,一谁要GO啊!」

居然重复两遍。

「唉,就到这里……吧。」

「啊?!」

我无视激动不已的杉崎键,心想「再不走的话上学会迟到的」……差不多该撤退了。

于是我迅速举起右手向社员们示意,快速移动到我附近的两名黑衣男子毫不费力地将我抓住。即使是在用自己的脚快速移动,我也依旧对着困惑不已的杉崎键含泪(眼药水)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到月球表面军事基地!」

「你到底对一个路人抱有什么期待啊?!喂?!」

留下一脸错愕的杉崎键,我一边从黑衣社员手中接过录下一连串过程的HANDYCAM数码摄像机,一边转换意识回到日常状态。

又在冬季的某一天,黄昏时刻的小巷子里。

「你……看到了吧?」

「咦,咦?啊……不……看到什么?」

面对一头雾水的杉崎键,我挥了一下日本刀,擦掉沾在刀身上的绿色血液后直接把刀收进刀鞘中,并眯起眼睛。躺在我脚下的是一只流着绿色血液的非人形魔

「我明明展开「领域」了的……你究竟是怎么闯进来的?」

我边说边快速向他走近。不同于我这边的气氛,杉崎键脸上没有浮现出丝毫的紧张感。

「啊……呃……那个……啊,掉在那边的兔子布偶吸了好多像是画图用的绿色液体……没关系吗?」

「哼,少年哟,这可不是什么兔子布偶!这是横行于

「世界反面」的魔怪「界尸兽」,是属于第三阶层的概念性存在,其名日「眼兔」。

「咦……不,不管怎么看它都像个普通玩偶。」,____

「被打倒的「界尸兽」一旦停止生命活动就会拟态成人工无机物。」

「唉……那个,刀子不只是从刀鞘中露出来了,还从中间折弯了……那个该不会是用银色纸做成的吧——」

「大丈夫,萌大奶!」

「是这样的吗?!就算是COSPLAY,品质上也相当有问题……」

「这把是变幻自如的刀,名为「绯断丸」,非战斗时间都是这个状态。一点问题也没有。」


「唉……那个,我先走了。」

「等一下,少年。你以为目击这种场面后……还可以若无其事地离开吗?」

「我找不到不能若无其事离开的理由……」

「哼,你好像还不明白的样子。你已经完全踏进来了……非日常的世界。」

「如果是以被怪人纠缠这个意思来说,的确很不寻常……不对,想想平时身边就围绕着一群怪人,也还是蛮平常的。」,

「接下来我想请你跟我一同前往我们的组织「救世院」。

「啊,不好意思,接下来我要到便利商店打工。先走了。」

由于杉崎键打算就这么离开,没办法的我只好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咻!喝!」

「嗯?你慢慢走到我背后是要做什么……」

「我在后面。」

「我知道啊?!」

「哼哼,无法用眼睛追踪我的行踪吗?放心吧,这是正常现象。」

「不,那不正常吧!如果看不到普普通通走过来的人,那才有病啊!」

「喝!」

「晤?!」

我用手刀朝杉崎键的脖子后方砍了下去。

「放心吧,我只是让你小睡片刻。」

「咦……不是,我根本没有失去意识啊?!这反倒是让血液循环变好的按摩力道呢!」

「你……你往哪边倒啊,呀——?!」

「咦?喂,什么,什么?咦,怎么回事?!」

我用力抓住杉崎键的肩膀。由于力道过猛导致他的身体往我身上倾倒,最后演变成了我被压倒在地的姿势。

「唔……你不要脸!快起来!」

「咦咦?!呃,不,既然叫我走开为何又要抓着我的脚不放!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咦,奇怪,这情形好像似曾相识……」

「唔……为什么,为什么「光彩刀」没有在这个时候出现?!似乎是因为什么东西而消失了……啊,难道你是能让「光彩刀」无效化,三亿人当中才有一人的「世界之键」?!」

「是什么都无所谓,总之先放开我的脚!你是那个吧,虽然换了发型跟服装,不过就是每两个月就来纠缠我的那个——」

「没错,我是「救世院」的B级「光力者」——「光速舞姬风见芽衣久」!」

「那足谁啊!好像从上次开始头衔就有了大幅变动?!」

「唔……考虑到世界的平衡,就这么把这家伙带回组织实在是很危险……没办法,请准许我暂时撤退!」

我迅速离开杉崎键,然后对着愣在一旁的他,一如既往地放话

「有所心理准备吧!你的故事,确实就在刚刚展开了!」

「咦,在「学生会系列」步人尾声的这个阶段吗?!」

我不理会杉崎键那有点无厘头的吐槽,飒爽地离开了现场。

转眼间,时间来到了我在碧阳的第二个春季,在一切回归原点的学校走廊上——

「啊,杉崎学长。」

「嗯?呃……啊,啊啊,你是那个……我记得你叫……风见什么的。」

「一直以来承蒙您照顾了。」

「这倒是真的。话说回来又是为了那个吗,为了报道而积极上演滑稽剧?」

「就是那样,今天打算以毒舌角色演出,请多指教……好,开始!」

「开场白就只有这样?!话说回来,我什么时候跟你变成「你说了算」的关系!我可没打算要配合你的演出哦!」

「肮脏的家伙。」

「这么突然?!」

「闭嘴,会弄脏空气。」

「不……那个,我可以插一下话吗?」

「?  」

「虽然这种话不应该由我来说……不过毒舌角色这么亲民好吗?有一种写不H{很耳目一新的报道的预感……」

「《学生会的一存》这种作品已经过时了。」

「居然从出人意料的角度发动毒舌攻击!」

「不要小看轻小说。目前四名女主角的名字是依照四季做的设定吧,真差劲!」

「咦?!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事实!但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啊,主角的那种「是我写的」的设定也有点烦人」

「会,会被这样说我也没办法!实际上我——呃,现在是怎样!居然攻击至今为止都没锻炼过的部位!还是令人觉得很难过!」

「啊,刚刚那个「还是」,也是很单调的吐槽模式。」

「唔咦?!因……因为我只是普通学生,拥有太多吐槽模式也很奇怪吧?!」

「「也很奇怪吧」也经常出现。」

「不——要——说——了——!拜托你不——要——说——了——!」

「趁这个机会就让我跟你明说吧,如果以为「是轻小说就可以把文章写得很松散」,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你懂吧?」

「总……总觉得,风见这次不是肤浅的角色!你在演戏吗?!这真的是扮演的角色?!」


「好,出现了,疑问系吐槽。」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出现了,「啊啊啊啊啊啊」这种古老的惨叫表现方式!哟,杉崎屋!」

「拜……拜托,饶了……我吧……呜。」

杉崎键好像真的哭了……不过以我个人来说,因为我想要引用轻小说的素材,所以决定再稍微继续一下。

「我本来就不爽靠关系出版小说这种事。你是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立志成为轻小说作家的人数才做出这种事的吗?」

「唔,可……可是,呃,大致上卖得还不错,蛮成功……」

「好,出现了新人容易犯下的通病——把插画家的功力误认为是自己的能力!」

「啊啊?!」

「你是会在博客或推特上面写下「哎呀,卖得太好也是一种困扰」这种话的人吧。」

「才,才不是!再说我根本不是作家!」

「嗯,来了,「因为是外行人,所以多少有点缺陷还请多包涵」的设定!」

「啊啊?!」

「还有,企业篇蛮无聊的。」

「唔啊?!」

「如果想彻底走日常系的路线,根本不需要那个系列的展开,只会给人留下写作功力还不到家的印象。」

「就……就算你这么说!不过,唔……好厉害的毒舌,把我搞到胃痛的地步!」

「你也觉得利用回避字眼的方式随便写出作品名称,以「恶搞」小说自称很可笑了吧。」

「算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不好意思,请问要怎么把这段对话跟你与我的丑闻搭上

「谁会知道啊!应该说为什么你会觉得可以找我帮忙!」

「要描写毒舌角色娇的一面难度本来就很高。在表现娇的同时,也带有已经失去角色特征的感觉。」

「这部分请你在家想好了再来!为什么连我都要参加规划会议!」

「呃……那不然先到放话的环节?」

「喂,你很不负责任哦!真是的,现在是什么状况啊!」

我与与杉崎键之间拉开了一点距离后,转身放话

「去死吧!」

「小同意义上的丑闻!」

就这样我离开了杉崎键……不过,没过多久又回到了现场,用有些困扰的表情对他说

「我刚刚才想到原来还有「病娇」这个点子!」

「谁理你啊!」

小沦如何,我这非常不具备建设性的一年就此结束了。

「总之,这下可以无罪赦免啦!那个社长以后也不在了!」

终于可以从滑稽剧中解脱的兴奋感令我雀跃不已。就这样,我来到了校刊社。

「不好意思——」

「啊啊,风见社员,你来得正好。」

还是跟往常一样,藤堂社长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我在这一年中了解到这个社团的社员经常各自外出取材,并且热衷于独家报道或特辑制作。就连社长本人也是这样。就这个意义来说,基本上是跟「工作团队」这类名词无缘的社团,不过写出来的报道却有统一感,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唔……这是不是在最终阶段完成文章构成与检查工作的藤堂社长的本领就不得而知了。

「这次也是不错的接触……虽然看得出有些怠慢。」

「是——很抱歉——」

「你啊——」

「不过我猜到你会这么说,所以事先写好了一些角色版本的原稿。就是这些。我写得带点轻小说风格,所以这部分还要请社长帮忙修正。」

我一边说明一边把准备好的一叠原稿交给她。社长读着原稿的同时,不知为何露出了有些惊讶的表情……接着她把看过的原稿在桌子上「咚咚」地弄整齐。

「这不是报纸的内容。」

「所以说——」

「不过,这却是非常有趣的报道。我想直接采用。」

「……」

看到社长轻轻一笑,我顿时说不出话来……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露出如此温柔的笑容……

不知怎的我有点害羞起来,不自在地移开视线继续说道

「这……这么一来我可以从校刊社社员的身份毕业了吧。」

「嗯,是这么约定的,没错。」

「是的,之前说好了的。」

「好的,我知道了。」

对话陷入了一阵奇妙的停顿。杂乱的社团办公室充斥着午后的闹声……离开吧。是啊,这里已经没我的事了,没有理由再待下去了。

那就离开吧。就这样。

我……驱使着不知为何不太愿意移动的身体,向社长弯腰敬礼。

「那么,我告辞了。」

「好的,辛苦你了。」

社长倒也干脆,虽然看起来有点失望……仔细想想,这个人虽然埘他人吹毛求疵,但是在某种道义上又能确实遵守。既然已经有「你只要做满与我手上握有的黑历史小说份数同等的工作,我就让你正式以校刊社社员的身份毕业」的约定,就没有理由把我留在这里。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在校刊社办公室的门前停留了片刻、

「风见学妹?」

听到藤.社长不解地开口询问……我保持背对她的姿势小声说道

「或许……」

「?  」

「或许平凡的日常生活是以各种事件……各式各样的.麻烦」和「特别」为食粮才成立的……吧、」,

「你认为是的话那就是吧,虽然跟我的想法不一样」

「是……这样吗?说的也是,不过我还是觉得平凡比较好」

说完,我回头露出一抹苦笑j藤堂社长依然对我投以柔和的笑容

就这样,我这一年来的特别故事,伴随着些许感伤迎来了尾声.

是的,结束——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

碧阳学园毕业典礼结束后,在一年级学生的鞋柜里……我用颤抖不已的手,打开了放在我鞋柜里的便条纸——

「就是这样,在此通知你顺利以「校刊社社员」身份毕业,可喜可贺地成为明年的「校刊社社长」.

「能够继任我的位置,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啊!哦——呵呵呵呵!接下来,你可以把碧阳学园带领到更高的境界哦!

「没问题的!我的眼光绝对错不了!

「可以堂常正正地做出难堪至极行为的扭曲行动力;将事态带往自己所期望的发展方向的强硬态度;如果没有话题,就可以自己制造出来,并将其炒热的创作精神……每一种都是可以继承我的位置的才能!在此向你保证,你简直就像是为担任校刊社社长而生的人才「!

「啊,对了对了,虽然我认为你是相当高兴地接受这份光荣的任命的,不过保险起见,只是保险起见……

「为以防万一,我这边保存了几份连你的脸部都有清楚拍到,满脸通红的与杉崎键的恋爱剧剧照及影片。

「就是这样,我会以OB(注Old Boy,多指男性毕业生,不过也包括女性毕业生,是只在日本使用的英文缩写)身份时不时过去露个脸的,所以我离开后校刊社就拜托给你了哦。」

神的OB藤堂莉莉西亚  我把便条纸反复读了八遍左右后,慢慢地……抬头仰望天花板。接着——

那天,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有如野兽般号啕痛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