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学生会的图鉴 碧阳学园学生会活动记录-衫崎键的放学后(未采用) ... ...

「好厉害,居然隐藏了这么棒的东西❤」 by响蕾

「呼,结束了。」

放学后。后宫成员已经回家,夕阳即将西下。我,衫崎键做完今天的杂物,稍微活动一下肩膀。在空无一人的学生会办公室里,只有我的自言自语独自回荡。

虽然是很寂寞的景象,但是这个时候独自一人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我不在意也不觉得累。毕竟是我主动说要负责杂务,当然也没有任何抱怨。光是想到明天就可以跟最喜欢的女孩子轻松闲聊,就算只有一个人也会厌到兴奋。

「喔,不加快动作打工就要迟到了。」

看向室内时钟,我赶紧收拾东西。

然后急急忙忙抓起书包关闭门窗,朝「今天的打工」出发。

「欢迎光临——♪」

我带着笑容向着以为看起来是OL的客人打招呼,她被我有些激动的语调吓了一跳,但是很快走向书报杂志架的方向。

接着是一名看似上班族的男性客人走进店内。

「……欢迎。」

以随便的态度有气无力打招呼……这时传来一句:

「不要因为客人的性别改变服务态度喔,小键——」

被对方以一贯沉稳的态度叮咛。我嘟起嘴巴看著「她」的方向:

「那个,在提醒我注意态度之前,先看看你胸前的扣子吧,蕾学姐。」

「哎呀!?」

我朝她的胸口看一眼,马上从白皙有弹性的乳沟移开视线……还是这么没有防备,这下子连我也不禁感到害羞。

不过她没有丝毫反省的模样,不疾不徐地扣上钮扣。忽然发现刚才的上班族正朝蕾学姐的胸口猛瞧。我刻意咳了一声,他才连忙随手拿起附近的商品……真是的。

今天第一份工作是从傍晚开始的便利商店。一个星期三天。是我满喜欢的打工之一。不只这份工作,我的工作大多与顾客有所接触。虽然容易累积压力,但是与人接触很有趣,最重要的是有机会邂逅……邂逅!因为很重要,所以想了两遍。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为什么要突然摆出胜利的姿势呢,小键——?」

「总些边打收银机一边色色地舔著棒棒糖的人好多了。」

再次提出指摘。蕾学姐依然无视刚才那名盯著她的胸口的男性上班族一边舔棒棒糖一边读取顾客放在收银台上的啤酒条码。我虽然叹气还是走到她的旁边,把商品装进袋子。

目送直到最后都很狼狈的上班族离开,OL只是站著看书没有购买任何东西便走了。在空无一人的店里,我呼出一口气。

「虽然已经放弃,不过蕾学姐,还是请你稍微注意一下吧。」

「注意什么——?」

「喂,不要勉强蹲下去!内裤从牛仔裤露出来了!」

「哎呀——?」

不禁用手扶著额头。她不但不在乎我的反应,还把刚才含住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彷佛引诱我一般用舌头舔著……至于为什么是引诱,这里就不说明了。

响蕾。二十一岁。打工族。留著一头卷曲的棕色长发,小巧的脸蛋总是带著温柔的笑容。拥有与个性相反,极为挑逗的火辣身材。由于打工时穿着贴身衬衫与牛仔裤,反而引起男性不必要的视线。

对我这种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最佳猎物」的女孩……

「蕾、蕾学姐!你看,衬衫的口子又弹开了!」

「哎呀——?」

「啊啊,真是的!为什么不穿宽松一点的衣服!」

「对不起,小键。」

「呜、呜……那个,如果不嫌弃,我的替换衬衫借给你。」

「谢谢——」

「不、不客气……」

就是这样。因为是各种条件都好过头的「最佳猎物」该怎么说,完全没有对她伸出魔掌的心情。就像走到一半突然看到路边有一大笔钱的情况。要占为己有很简单,但是总觉得不该这么做。一旦那么做似乎会有很深的罪恶戚,或是怀疑有什么内情。

就在我一如往常陷入苦恼时,蕾学姐已经在办公室换上我的衬衫,回到柜台。

「小键——你看你看,适合吗——?」

「啊……嗯嗯,很适合。很可爱。很漂亮。」

「嘿嘿嘿——那我就穿这样去买东西好了!」

「不,快工作。」

「哎呀——」

「哎呀什么!现在是上班时间!」

「哇啊——我以为换好衣服就可以下班了——」

「…………」

好、好累。如果是像巡一样精明的女孩子我还比较能够应对,但是遇到这种天然呆,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应付。以某种角度来说,这种类型的人就像是我和知弦学姐的天敌。下意识地超越我们的计划与盘算的人。会长虽然也是这种类型,但是因为她带着「小孩子」的要素,所以还在可爱的范围。

但是这个人……

「啾、啾、啾……糖果好好吃……舔舔舔。啾噜啾噜。」

「…………」

……这是要我如何是好?这不是像我这种高二处男所能应付的对象。救救我。神啊,请救救我吧!


总而言之,这个时候就是工作。专心投入工作就没事。

「要素没事做,请你补一下货吧,蕾学姐。」

我边抱怨边补充柜台上的免洗筷。蕾学姐还是一样含着糖果……失策。那只棒棒糖其实是我在休息时间给她的。不,是福利社的大婶当做慰劳品送给学生会一大堆……

「等一下嘛,小键,我还在吃糖果——」

「话说回来,你到底要含着那支棒棒糖到什么时候?差不多该咬一咬吞下去了。」

「我本来打算在休息时吃完,可是搅来搅去都不会溶化!」

「拜托不要搅来搅去!普通地吃就好!」

「呜呜。我喜欢搅来搅去——」

……不色,一点也不色!她只是天真无邪!别流鼻血啊,我!

「总而言之,在客人面前一直舔着糖果实在有点……」

「小键想要我含在嘴里吗——?」

「咕噗!」

「小键?J

「…………我没事。我想要你含在嘴里。嗯。」

……没有别的含意。

「呜呜,好吧。既然小键这么说,我会努力,舔一舔,咕噜咕噜,吞下去!」

「…………呜呜。」

我快哭了。她不是处男应该邂逅的人。

大致补充一下商品,还是没有客人上门,没办法只好回到柜台。蕾学姐总算吃完糖果。

「小键的,好好吃喔——」

「为什么要省略『糖果』啊!可恶!」

一回到柜台马上受到重击。我深深叹口气,重新面对突然「嗯~~~」伸懒腰露出肚脐的蕾学姐。

「这样居然能当上三年的学生会长。」

「嗯?就是说啊。不过我觉得不管是谁都可以当会长吧——」

「……这点我完全无法反驳。」

想起现在的会长,不禁能够认同。嗯,的确没错。那间学校只要外表优秀,能力什么的的确不重要……虽然听起来有点悲哀。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只有外表完美」的蕾学姐就算当上会长也不奇怪。

我和蕾学姐差不多是在一年前开始打工时相遇。我们都来自碧阳,都加入学生会,加上身兼几份工作,很快建立交情……不,与其说是交情,应该说是我在单方面变得好像她的保护者。

蕾学姐突然站起来,从店里拿了一罐牛奶,自己结账。确认一下店里没有其他客人之后,直接插吸管喝了起来。

「嗯——」

「……蕾学姐很喜欢喝牛奶呢。看来长成这幅身材的原因是什么,已经很明显了。」

「嗯。我也很喜欢可○必斯喔,浓一点的——」

「啊!你也喜欢乳酸菌饮料啊?」

「或许该说,我喜欢喝白色的浓稠液体吧——」

「…………」

「……小键?你怎么了——?]

「想杀我就快点动手吧!」

「咦咦!?」

「撑住啊、撑住啊。」我努力地自我控制,过了几分钟才终于恢复冷静。

「小键没事吧——?」

蕾学姐一脸担心地看著我。由于领口又开了,我自动把视线移开。

「我没事。我进入了模拟超级贤者时问。」

「嗯——?」

「先别管那个,我记得蕾学姐也很喜欢吃烧肉吧?」

「嗯,是啊——因为我很喜欢牛——」

「嗯——会有这种身材,牛果然很重要。可是照理来说会长也很努力喝牛奶……」

「会长是指那个小不点会长吗?虽然我没见过本人——」

「是啊。虽然都是会长,但是她和蕾学姐不同,全身上下看不到任何性感。」

「是这样啊——」

蕾学姐一边聊天,一边开始清点收银机的钞票……这个人虽然是这幅德行,不过该做的事还是会做……

至于我一边整理另一台收银机,继续说下去:

「以这个角度来说,碧阳学园学生会说不定每年的气氛都差很多。」

「嗯,是啊。我们那个时候气氛很好喔——」

「喔,是吗?」

「嗯,大家不知为何拚命告诉我『响同学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该说不要乱动——!』非常团结一致,是非常棒的学校生活哟!」

「…………看来你有一群很棒的同伴。」

和蕾学姐同届的学长姐们,真的、真的辛苦你们了。原以为我们那届是最「那个」……该不会每一届碧阳学园学生会都是那种感觉吧?去年偶尔出现一名认真的会长……「会长」基本上还是这种类型,比较符合碧阳学园的校风吧。

「不过我现在过的也很开心就是了。」

「是吗?呃……这样说有点不太好,不过你是打工族吧?」

「嗯,因为只有高中毕业——」

「听说你的成绩还不错,为什么不上大学呢?」


「唔……呃……我忘记了——」

「忘记了!?」

「当我注意到时,因为什么都没做,就变成打工族了——」

「…………原来蕾学姐比小真冬还废……」

「不过还是可以维生——」

那是当然。她在这里意外的地方也很卖力工作。先不管能不能成为战力,只要有她在,就能为店家增添活力。比起就职或升学,这个人说不定更适合打工。

在我进行这些分析时,蕾学姐继续说道:

「而且因为和小键在一起,每天都很开心喔——」

「是、是吗……虽然听起来超开心,可是,那个,你真的觉得开心吗?」

「嗯——?」

「因为我好像总是对你发脾气。」

「唔——我身边的人每个都是这样——」

似乎相遇的人都会对他发脾气……蕾学姐……真的是有点遗憾的人。

「可是——小键对我很温柔,所以我很喜欢你喔——」

「那么请跟我结婚。」

「好啊——」

「…………」

「…………」

「……对不起。」

「为什么?」

我想回去了。会长、知弦学姐、深夏、小真冬,你们的「傲」对现在的我来说非常耀眼。这是什么反应。这个状况就像在钓鱼,信箱等了半天都没钓到,打算换个鱼饵的时候钓到一尾蓝鲸。再这样下去这艘船真冬要遇难。还是先请他回去大海好了。

我告诉蕾学姐:「结婚的事还是先等一下。」她没有被渔网刺伤,说声「好吧——」便很有活力地返回大海。

「不过蕾学姐……看你这样子,到现在为止应该被骗过不少次吧?」

「耶——?真是的,才没有那种事——」

我懂了。这个人很可能被骗也不会发现。

「那么蕾学姐,你有买过滤水器吗?」

「嗯——?有啊。我买过一百万的——」

「呃。果然被当成冤大头了……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最后不用钱就是了——」

「咦?不用钱?这是为什么?」

「因为卖滤水器的人说:『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全身都是破绽的人!哇啊——!』哭着把钱还给我。」

「……喔——]

蕾学姐的等级似乎比我的想像还要高出一级。

「可是蕾学姐这么漂亮,应该遇过不少别有意图的男人吧……」

我不由得咕嘟一声。关于这点,她是能够毫不犹豫地接受我的求婚的人。老实说,这方面实在很令人担心……

「没有耶——」

「咦咦?怎么可能?就算不是别有意图,也收过很多情书吧?有很多男人靠近吧?」

「很多男人靠近——?唔——……唔——……」

咦,怪了?不,就连我们一起工作,还是畅游男人盯着她瞧,只是我每次都会在一旁看着,照理来说不可能没有……

「啊,小未市场把靠近我的男人赶走——」

「小未?」

「嗯,跟我同年的朋友——我们从幼稚园就在一起——啊,学生会也是一起喔——我是会长,小未是书记——」

「……原来如此。」

虽然没听过详细的情况,丝觉得瞬间可以想像那个画面。

「原来之前的学生会也有类似会长与知弦学姐的关系……」

「嗯——?」

「没什么。可是毕业之后你就没跟小未学姐在一起了吧?那么在那之后应该还是有男性靠近……」

「小未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啊——」

「啊?」

「那个,偶尔会装成客人进来店里——」

「咦?」

我突然停止动作。

「虽然她交代我就算发现也不可以说……不过我只告诉小键哦——其实刚刚打扮成OL的女生就是小未。」

「咦咦!?」

对、对了。那个人刚好在上班族进来之前踏进店里,等上班族离开后才随意走出去……没想到真的在一旁守护……

「话说回来,小未总是以可怕的眼神瞪著小键——」

「是我吗——————————!我被盯上了吗——————!」

抖抖抖抖抖!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之前的学生会书记……拥有与知弦学姐同等以上保护欲的人物做记号了吗!

「这么说来,关于滤水器那件事不也可以事先阻止……」

「嗯——?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小未对看人这点很有自信——」

「……原来如此。看出对方本性善良,就不会出手介入吧。」

太过优秀反而恐怖。真的是和知弦学姐同样类型的人。

不过既然这样,我好像可以稍微放心……


「小未最近的口头禅是『要提防衫崎键』喔——」

「对我完全没有好评!」

「只要我提到小键的事,小未总是有点不高兴——」

「饶了我吧。拜托不要再提我的事了。」

「可是我很喜欢小键……」

「啊啊,好高兴!虽然高兴,但是不要再这样了!不要再做出这种发言——!」

就连这个时候,小未学姐也可能在窃听。

……我当然不会因此心生害怕,不过还是适可而止地停止闲聊,说声「好了。」主导场面。蕾学姐也「喔——」打起精神。

「工作了——!」

「这句台词是在打卡三小时后该说的话吗?」

「好,那我去补充牛奶、牛肉干、汉堡便当,还有烧肉便当!」

「跟牛无关的商品也请偶尔记得补充。」

不管怎样,因为蕾学姐去补货,所以我留在柜台里一边整理周遭,一边应对客人。

过了一会儿,有一名客人上门。

「欢迎光临——什么嘛,原来是守。」

「喂,衫崎,今天轮到你当班啊?」

同班同学,宇宙守出现在店里。这间便利商店距离宇宙姐弟的家很近,所以巡和守经常过来这家店。

守今天也是直接走向便当区。如果是平常正是捉弄他的时候,不过今天还是以整理柜台旁边为优先。

整理了一下子,蕾学姐从仓库里走回来。

「我在整理时,宝特瓶突然掉进胸口,吓了我一跳——」

「不能目睹那个画面,不知道应该感到可惜还是庆幸,心情真是复杂。」

「好冰喔——我的手都冻僵了……小键,把手放到我的胸口取暖——」

「来,热茶!还请饶了我!」

「哇啊——谢谢小键——」

「不客气!哇——!」

「嗯?为什么哭了——?」

蕾学姐用热茶温暖胸口,在我啜泣之时,忽然听到「喂!」的一声。回过神来,守在柜台上放了两个便当。

「认真工作吧……蕾学姐也是。」

守和蕾学姐因为我的介绍,彼此认识对方。蕾学姐说声:「对不起——那个,守同学——」站起来,总算开始认真应对。在便当上「哔!」读取条码,正要告知金额时……

「唔,守同学……」

「嗯?怎么了?」

「为什么是两个姜汁猪肉便当——?」

「要说为什么……不,呃,我也说不上来。」

「……唉——我对你太失望了,守同学。」

「咦咦!?」

「你讨厌牛吗——?很讨厌吗——?」

「不、不讨厌……」

「那就挑牛吧。这是大姐姐给碧阳学弟的建议喔——」

「咦,不,我今天比较想吃猪……」

守打算这么拒绝时……突然有名散发女大学生气息的眼镜美女走进店里,出乎意料地「砰!」一声把钱放在柜台。仔细一看,刚好两个姜汁猪肉便当的金额。然后她擅自拿走便当,瞪向「喂、喂!」有点不知所措的守:

「你就乖乖吃牛吧。」

「咦?」

那名女生说完这句话便快速离开。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被抢走姜汁猪肉便当的守,很快地把视线移向便当区。

「……已经没有姜汁猪肉了吗……」

「…………」

就、就是这样。在那之后,垂下肩膀的守买了两份烧肉便当,无精打采地回去了。

「谢谢光临——」

蕾学姐以笑容目送守……我只是待在一旁,说不出话来。

两人暂时在柜台旁边安静做事……就在工作完成得差不多时蕾学姐低声说道:

「……小未要吃两个姜汁猪肉便当啊——」

「果然没错————————————————————————————!」

虽然脑袋一直在想该不会是这样,不过那名女性果然是小未学姐。真的吗?小未学姐,这是真的吗?根本就是贴身保镖!已经不是朋友的等级!说得难听一点是跟踪狂!这算什么!好恐怖!小未学姐好恐怖!

「啊,差不多该下班了——小键。」

「咦?啊,这么快就到下班时间了吗?」

注意一下时间,的确差不多是打工下班的时间……每次和蕾学姐在一起,总觉得时间过的特别快。与其说是上班开心所以时间过得快,倒不如说是忙着工作以外的事,所以时间流逝变快。

还有今天好累。虽然我对体力很有自信,还是学不会怎样应付蕾学姐,和她一起打工只会增加几成的疲劳。今天还发现了小未学姐这个新的威胁,更是累坏了。

等了几分钟,换班的人过来,我和蕾学姐结束交班回到办公室。脱下便利商店的制服收进柜子里,然后整理一下仪容,今天还有另一个打工。正想赶紧离开时……

「呃,蕾学姐!你想脱掉衬衫吗!」


蕾学姐好像露出肚子。我急忙出声阻止。

「咦?因为这件衬衫是键的,我想还给你——」

「之后再还就好!下次见面再还!」

「是吗?谢谢你——小键。」

「不客气……」

我叹了一口气,再次对蕾学姐开口:

「那么蕾学姐,今天我还有另一份打工,所以先走了……」

「啊,等一下小键。因为今天有换班,所以我的班和你一样——起走吧——」

「……………………………………咦?]

……就、就是这样。

隔天。

上学途中,背后被谁「碰!」用力拍了一下。转头看见一大早就满脸笑容的深夏。

「哟,键!」

「啊啊……早啊……深夏……」

「嗯?你、你怎么了,键。今天很没精神……」

深夏把脸凑过来。我「哈哈!」回她无力的笑容:

「……不……有一点……昨天打工有点辛苦……」

「打工?对了,我记得你有很多份工作……真是辛苦了。」

「不,那倒是……没什么。」

「嗯?什么意思?你是因为打工才这么累吧?」

「嗯……………………不,没事。没什么。我的烦恼绝对,只有男……只有处男,才会明白。」

「虽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总觉得好像很辛苦。」

「……………………嗯。」

「……不过连你都会这样……身兼积分打工果然太辛苦了。」

「……………………嗯。」

「可是……你明明很懂得待人处事,为什么还会那么累?」

没有恶意的深夏向我如此询问。

我……抬头看着碧蓝无云的晴空,眯起眼睛……以高二生来说算是相当成熟的表情笑着回复:

「或许是因为职场的人际关系……吧。」

衫崎键。高中二年级。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目标是建立后宫。处男。

即使是在学校之外,每天也像这样努力生活。

【碧阳学园报纸 冬季号】

*(图 138-1 碧阳学园报纸 冬季号)

会计的大胆睡衣照❤

被认为拥有部分邻犯罪边缘狂热支持者的会计,椎名真冬。这是令支持者垂涎三尺的镜头。

她经常在学校玩游戏,不时还会露出微微的笑容。如此可爱的模样受到许多学生喜欢,也不是能理解的事。

题外话,拍下这张照片的社员当天立刻遭到某人的袭击,留下「椎名、深……」这样一句话。如果后面的内容是「深深怨恨」的话,悲剧或许尚未结束。

真冬的病娇专栏

心里这么做葛格会很高兴,所以特地拜托校刊社♪最近都没看到葛格上线,怎么了吗?要是葛格去有女性店员的店家买东西,我会恶心到想吐。记得快点上部落格喔☆

椎名真冬推荐

游戏小卖店热卖中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