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学生会的图鉴 碧阳学园学生会活动记录-促销的学生会

「老实说我已经忘了这回事,不过这才是我们的真·最初的一步!」by樱野玖栗梦

「只有把想法化成言语,才能传达真正的想法!」

会长一如往常挺起小胸膛,得意地说着从书里看来的名言。

不过今天的名言与以往有点不同,稍微带点恋爱的气氛。实在有点稀奇。

我从平常的位子……与会长相差九十度的作为「喔喔!」举起双手。

「会长!也就是说你终于要向我告白了吗!决定从这个恋爱喜剧的多角状态,往前踏出一步了是吗!」

「才不是!为什么我非得向杉崎告白不可!」

娇小的会长拼命否定。不过用力拍打桌子的手似乎有点痛,身体微微发抖。

……看着她为之通红的脸蛋,反而让我更加兴奋。这个人应该还没发现吧。

在我看得入迷之时,会长轻咳一声,转换话题:

「总而言之!今天的主题就是这个!」

会长大喊一声,「碰!」拍打白板。白板上难得已经大大地写下了今天的主题。

看完主题……坐在我前面的书记知弦学姐「促销活动?」歪头表示不解。看样子会长还没与书记的知弦学姐讨论,就擅自决定今天的主题。

会长眼中闪着光芒继续说道:

「没错!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富士见书房推出这本记录学生会活动的轻小说。」

「过程那么辛苦,怎么可能不知道……」

坐在我右手边的深夏用力叹气。连小真冬也「啊哈哈……」苦笑,完全不否定姐姐的发言。看来那个创作活动对这个学生会全体(会长例外)来说,似乎是不愿回想的插曲。

但是会长完全没有察觉这股气氛,一个人继续暴走:

「但是以现况来说,这本书的知名度是零!」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有人会注意乡下高中的学生会日常生活吗?」

老实说,就连执笔的我,直到现在都还搞不懂这个故事……不,甚至不能称为故事的短篇集有什么卖点。

不过会长抬头挺胸高声宣言:

「就是因为这样!」

「哈?」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要进行促销活动!」

「啊……」

全体学生会成员「原来如此……」表示理解的同时,也无力地垂下肩膀叹气。不管是知弦学姐还是椎名姐妹,似乎都有「又有麻烦事了」的预感。当然我也不例外。

会长的脸上仿佛写着「哼哼哼,这个提案很了不起吧!」充满自信。知弦学姐瞄向一旁,用手扶著额头喃喃低语:

「那么……小红有什么关于促销的具体计划——」

「所以要大家现在开始想啊!」

「……说的也是。」

知弦学姐长叹一口气。知弦学姐还是一样辛苦。不过虽然叹气,脑袋已经在构思促销活动的计划吧。这个学生会能够正常运作,真是多亏知弦学姐。

在知弦学姐整理出想法之前,这段期问只好由我来应付会长。

「那么会长,今天要针对促销活动的哪个部分进行讨论?」

「嗯?什么意思?」

会长有点反应不过来……喂喂。

「不,就算是促销活动,也有分许多阶段吧?促销手法不消说,还有宣传内容……」

「啊…………唔,嗯,那种事用不着衫崎来说我也知道!」

「……说的也是。」

这个小鬼头会长真的是高中三年级吗?别说体型,完全没有成长的精神年龄,让人觉得简直有如奇迹的存在。不过就是这样才萌。

会长「唔……呃……」明显是在硬撑不过还是说出今天的议题:

「既、既然如此,手法就交给知弦!」

推给别人了。

知弦学姐微微叹气……加油吧知弦学姐!

「至、至于我们就来思考宣传内容!嗯!」

说完这句话的会长再次面对白板,一边挺起身子,一边拿笔在白板上「啾啾啾!」写下主题。

趁著这个空档,我向隔壁的深夏低声开口:

「深夏。」

「怎么了,键?」

「原本以为会长只要推出小说就能满足……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好巧,我也在想同样的事。」

两人一起叹气。深夏抓抓脑袋:

「啊——会长有时候真的麻烦。」

「明明总是虎头蛇尾。」

「虽然认识一年以上,还是摸不透会长的行动——」

「因为小孩子做事本来就时常令人无法理解。」

「就是说啊。」

深夏看起来很累的瘫在桌上。

由于会长还在白板上写主题,知弦学姐在认真思考,于是我隔着深夏向真冬开口:

「小真冬。」

「是?」


「就是这样,和我交往吧。」

「耶?」

「——呃,喂喂喂!键!不要随便向我妹妹搭讪!因为太过突然和随便,一瞬间差点被骗了!」

愤怒的深夏用力起身……啐,我就是要出其不意啊

「好了好了,深夏,我知道你在嫉妒……」

「我已经告诉过你,这不是嫉妒!」

「真是不老实。」

「为什么在你脑里,我对你的好感度这么高!」

「从平常的言语当中,可以感觉到对我隐藏不住的爱意……」

「那一定是你误会了!到底可以从哪里感觉到爱意!」

「举例来说就像……对了,刚才话中的『喂喂喂!』就是爱的最佳表现。」

「什么!?」

「第一个『喂』代表『啊啊,键,我爱死你了』的爱意。第二个『喂』是『可是太害羞,实在说不出口!』的少女矜持。然后最后的『喂!』则是『不过还是想要抱住你!』克制不了的欲望……」

「别随便解读没有包含的心情!]

「我在国文课里学到文章就是不用向作者查证,可以自行推测文中隐喻的东西!」

「你那个已经大大超越『推测』的范围!」

「嗯,这种不老实正是深夏矜持的部分。」

「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深夏再次累瘫在一旁。深夏真是不坦率……也是个了不起的傲娇。

背后再次传来小真冬「啊哈哈……」乾笑声。嗯,姐姐深夏被我解决,再次出击。

「就是这样,小真冬做好和我交往的觉悟了吗?」

「真、真冬不懂为什么就是这样……」

「姐姐已经被窝解决,再也没有人……能够守护你!」

「!」

小真冬的表情显得很紧张!

耗尽体力的深夏,口中念念有词「那不叫示爱,已经算是坏人角色了……」不过看来还是无力反抗,继续趴在桌上。

我逼近小真冬。

「哼哼哼……小真冬已经无路可逃了……」

「呜……姐姐……那个姐姐竟然乾脆地被解决……」

「我还没死!」

深夏维持趴在桌上的状态吐槽,不过被我们忽视。

「怎、怎么会……」

小真冬的脸因为恐惧而扭曲!

「不,只要像平常一样走出学生会办公室就逃得掉了……」

「深夏的尸体好像还在说些什么,但是对于没有灵感力的我和小真冬来说,无法听到死者的声音。

「嘿嘿嘿!」

「别过来……请不要接近真冬!」

「不,你们的距离从刚才开始一直没有改变……」

先不管尸体的声音,我与小真冬终于来到最终高潮!

然后……

「小真冬……是我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会议开始!」

「好——」

就是这样会长在白板写好主题,我和小真冬也乖乖坐回定位。

深夏以冷漠的态度独自说道:「那种短剧……有趣吗?」不过同样加以忽视。这种时候就是能够进入状况的人是赢家。就这个意思来说,小真冬的个性很容易投入剧情,玩起来实在很有趣。

这时会长「啪啪!」拍了几下手。

「首先,知弦似乎已经想好宣传手法。」

「咦?是吗?」

听到我的询问,知弦学姐一边拨弄长发一边露出笑容:

「是啊,我想请富士见书房的轻小说作家,在部落格帮我们刊载一些东西。」

「对方会那么轻易答应吗?」

「没问题的,我们的书本来就是用那位作家的名义发行。算是一种合作方式吧。」

「嘿——」

好吧,就当做是这么回事。世界上总是有一些怪人。

听到知弦学姐的话,会长继续说道:

「所以大家来决定要刊载的内容吧!」

「嗯,就这么做。」

「那就各自提案!首先从……衫崎开始!」

被会长点到的我稍微沉思了一下。

经过几秒中的思考,我重新面对会长:

「刊载像是故事大纲之类的东西应该不错吧?」

「嗯,这个天不错。从头到尾明确地说明这个故事。」

「交给我吧,我已经完成了。」

「喔——真不愧是执笔者。那就请说吧。」

「我要开始啰。」

我清了一下喉咙……从座位上起身,高声解说我们的故事!


部落格的读者们!

对我刮目相看吧!

这就是我们的故事大纲!

高中二年级的爽朗青年,杉崎键。

外表看起来是个普通的美少年,其实……他有个重大秘密!

没错,他是学生会副会长!以及……集结在学生会办公室的四名美少女共同服侍的后宫主人!

故事是「萝莉学生会长 樱野玖栗梦」、「美女书记 红叶知弦」、「双马尾副会长 椎名深夏」、「稳重的学妹会计 椎名真冬」,以及陆续与这些人发生关系的主角衫崎键!

他那淫乱又猥琐的日常,终于在日本登陆!

顶级的问题作《官能学生会》今冬发售!

「这样绝对会大卖!」

「要卖给哪种读者!」

看到我摆出胜利姿势,会长用力拍打桌子。其他成员也用死鱼眼看著我。

像是要代表大家发言,会长起身抗议:

「这里根本不是杉崎的后宫!」

「怎么可能!如果不是我的后宫又怎么会聚集在这里!」

「因为是学生会!」

「怎么会……那只是名义上的理由吧?」

「根本没有那种事!还有我的介绍算什么!」

「介绍?」

「『萝莉学生会长』!」

「不是很贴切吗?」

「我、我才不是萝莉!是了不起的大人了!」

「没有那个预定。」

「没有吗!?」

「好吧……那么修正一下。改成『大人的萝莉学生会长』。]

「更搞不懂意思了!要加上大人之前,先把萝莉两个字删掉!」

「咦咦!好吧,那就『幼女会长』。」

「还不是一样!」

「会长真是任性。」

「我只是提出理所当然的主张!」

「那么先不管这一点……其他应该没问题吧?」

「问题大了!总而言之,叙述不要带有性暗示!而且也不是那种内容!」

「这是文字狱!」

「你才是侵犯人权!刚才的宣传明显威胁我们的人权!」

「啊……对不起。」

「嗯,你知道就好。」

「说的也是……写出太多『事实』也不好。」

「才不是这样———————————————!」

会长累的在一旁喘气。还是和平常一样……没有意义的全力吐槽,会长。

真是没办法,也差不多该放过她了。

我一回到座位,会长也接着坐下,虽然已经很累还是说声:「接下来轮到深夏……」点名深夏。

深夏闻言之后开口:

「在这之前,我可以先说一句吗?我觉得大纲前面做一下自我介绍比较好。」

「嗯这倒有点道理。」

「没错吧?那么在我提案之前先来制作登场人物介绍吧♪」

如此说道的深夏立刻拿出大尺寸模造纸。似乎想要做成关系图形式。

·会长 樱野玖栗梦……体型娇小的少女。情绪起伏激烈。想法时常不切实际。与知弦是好朋友。

·书记 红叶知弦……个性有点冷酷的美女。这个学生会的实质会长。

·副会长 杉崎键……好色男。梦想是成立后宫。怎么不去死一死。

·副会长 椎名深夏……美少女。最强。双马尾。最强。像个男孩。最强。美少女。最强。

·会记 椎名真冬……可爱的妹妹。以名字自称。喜欢玩游戏。好孩子。很好的孩子。虽然最近有点腐,还是好孩子。我绝对不会让男生接近她。怎么可以让男生接近。尤其不让键接近。

「嗯,完美。」

「哪里完美了!?」

全体一同对深夏吐槽。

知弦学姐有气无力的指摘:

「根本全是深夏的时点……」

「是啊,因为是我写的。」

「为什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一般来说必须从更客观的角度描写才对。」

「是吗?嗯……太麻烦了,PASS。交给知弦学姐好了。」

「好吧……」

知弦学姐一边叹气一边从深夏手上接过纸,开始订正。

看到这个情形暂时放心,「再来是大纲——」深夏继续说下去。

虽然没有人抱持期待,深夏还是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她的故事大纲。

最强少女,椎名深夏。从她进入这间碧阳学园……故事就此开始。

传说学校流传七大秘宝的传说。只要收集这些宝物,就能实现一个愿望。


故事围绕秘宝,能力者们之间的热血小圆异能战斗揭开序幕!

深夏究竟能否在这场激战当然活下去!

以及她的愿望「让死去的妹妹复活」究竟会不会实现!

还有她能不能突破自己的极限,进化成传说的「超级椎名人」!

还有还有,她能突破那个极限,进化成「超级椎名人2」吗!

还有还有还有,她能冲破自己的极限,甚至受到读者铺天盖地的批判,进化到「超级椎名人3」吗!

此时响起深夏「难道我是克○吗——!」的呐喊!

出现在她的眼前的最强敌人「卍解 杉崎键」

还要消灭一切黑幕的万恶女王「巴拉摩斯樱野」,去吧,我们的椎名深夏!

世界的命运就托付给你了!

「真冬已经死了!?」

小真冬大受打击。

「没错,真冬。妹妹角色『已经不在人世』这种设定其实还蛮多的!」

「是这样吗!?」

小真冬收到彻底的打击,我代替似乎已经尽力吐槽的会长询问深夏:

「故事内容完全不一样吧……」

「是吗?那就快点重写本篇。」

「这已经不是重写的等级!而是全新创作!」

「那就这么做。」

「谁理你!再说我和会长成为坏人角色,小真冬不在人世,知弦学姐甚至没有出场!」

「你想想看,知弦学姐以角色个性来说算是最终头目的地位,所以本来就不会在大纲里出现。」

「这个故事为什么是以战斗为前提!」

「因为是轻小说啊。]

「轻小说在你心中的印象有点扭曲!这根本就是J○MP!」

「这是展现我最强姿态的好机会。」

「不需要!那种破绽百出的世界观不展现也没关系!」

「咦咦——……那么至少办个锦标赛……」

「想都别想!」

「啐。」

耍脾气的深夏把手放在后脑勺,背靠椅背抬起头仰望天花板……难道她以为这种提案会通过吗?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会长已经累到不行,还是开口点名:「好,再来轮到知弦——」……一开始的情绪太过高昂,现在已经完全失去干劲……会长还是一样没用。

「那么轮到我了吧。」

被会长点名的知弦学姐露出微笑。

啊啊……如果是知弦学姐,应该可以听到正经的意见——

20XX年,人类遭到核子的!

「给我等一下!」

知弦学姐的回合开始不到两秒钟。

「咦?怎么了,KEY君?」

知弦学姐有点摸不清头绪,我赶紧吐槽:

「不不不不不!开头第一句就非常有问题!」

「是吗?我倒觉得很真实……」

「至少把年代设定在现代!」

「放心吧,KEY君。最后我会带入『怎么会这样……这里……原来这里是现代!』这一类的句子。」

「总觉得已经偏向SF的发展!」

「是SF啊。]

「居然承认了!」

「没办法……既然你这么喜欢现代……那就放弃SF吧。」

「拜托请务必这么做。」

我松了一口气回座位。知弦学姐隔了一拍之后开口:

「那么接下来是SM。」

「一字之差!?」

啪、啪!阴暗的房间里,今天也传来鞭子挥舞的声响。

奴隶杉崎键面对知弦激烈的行为,忍不出发出女孩子一般的娇喘|

「我居然是奴隶!」

「很兴奋吧。」

「才不会!我什么时候说过有那种兴趣了!?」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KEY君真是的。那天……明明玩得那么火热……」

「请别做出好像真有那么回事的发言!虽然可惜,但是我和知弦学姐完全不是那种关系!」

「爱上我就是这么回事喔,KEY君。」

「总觉得攻略知弦学姐的前途多灾多难!」

「因为攻略成功之后的未来就是那个。」

「啊啊!我第一次对攻略女孩子感到有所迟疑!呃,现在不是在说这喝过,总之请来点正经一点的大纲!」

「……真是没办法。好吧,这是最后了。」

如此说道的知弦学姐终于说出正经的大纲。

碧阳学园学生会。每年都有美少女集团在此聚集。


要说为什么,因为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成员选拔,一切交由人气投票的结果决定。几乎没有男生会把票投给美少年,然而美少女却很容易获得女生的支持,所以美少女聚集学生会就像每年的惯例。

不过今年的学生会出现一个例外。

衫崎键。外表的确不错,不过他不是人气投票的前几名,只是随处可见的男孩子。

他为了进入这个学生会,花了一年的努力取得另一项资格……「优秀名额」,「为了加入全身美少女的社群」而进入学生会的例外。

以他为中心,今年的学生会不知为何有点奇怪。

会长是名像个小学生的少女,樱野玖璃梦。

书记是玖璃梦的好朋友,红叶知弦。

副会长是杉崎键和与他的同班同学椎名深夏。

然后会计是深夏的妹妹,不擅长应付男性的少女,椎名真冬。

由这五个人组成今年的学生会,每天以不同往年的气氛进行活动。

兴高采烈又吵吵闹闹,过着没什么特别的平淡日常生活。

悠闲记录有如林间洒落的阳光的柔和日常。

——是的。

直到那场惨剧发生的那天为止。

「最后是出人意料的展开!?」

「怎么会?这个大纲很完美吧?」

「原本很完美!最后一句话却令人很在意!」

「包含那个所以才完美。」

「拜托别在这里埋下不安的伏笔!未来为什么会有悲剧在等着我们!」

「呵呵呵……」

「好恐怖——!话说回来,至少第一集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果然不是真的!」

「嗯。很可惜。悲剧安排在第二集……」

「第二集也没有!」

「咦咦——」

知弦学姐似乎很不满……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希望发生惨剧……

知弦学姐的回合结束,会长把视线转向最后的小真冬身上。

小真冬「唔……」念念有词。

「怎么了,小真冬?」

「学长,那个那个,红叶学姐的大纲太过完美,所以真冬没什么话好说……」

「啊啊,原来如此。那就——自由发挥吧。」

「真的吗?既然学长这么说……」

于是小真冬战战兢兢、缺乏自信地开口。

杉崎键对自己的心意感到有些迷惘。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那么在意那家伙?

可是又不能不隐藏这份心情。

因为……因为我不想改变彼此的关系。

传达这份心情只会破坏关系,因此无论如何都想避免。

可是……

「喂——键同学!」

听到「他]的呼唤,杉崎键今天的心脏也「噗通!」剧烈跳动。

「……很不错吧!」

「哪里不错了!?」

看着小真冬露出柔和的微笑,我全力表示抗议。

「前半段还有点恋爱喜剧的气氛所以就算了,但是『他』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踏进那边的世界了!」

「那可是重点。」

「不需要那种重点!」

「毕竟这个世界可以接受网球○子。」

「就算是那样也不能扭曲事实!还有不需要网○王子那种要素!」

「我的心揪结了一下……」

「那是小真冬的状况特殊!不要当成正常反应!」

「呜呜。明明是学长要真冬坦白说出来的……」

「我没想到小真冬坦率说出来的愿望,居然这么糟糕!」

「好过分……学长的个性就像眼前是最终头目,却不设置储存点的RPG游戏设计者一样恶劣。」

「我不懂那是什么基准!」

「算了,反正也没人肯听真冬的意见。真冬的价值就和不会特殊攻击,也不会掉落稀有宝物的普通小喽罗差不多。」

「那种角色的确不会留下印象!」

「呜呜……」

不,小真冬的个性非常鲜明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就各种意义来说。

总而言之,小真冬显得非常消沉,于是我转身面对会长。

或许是稍微恢复体力,会长发出可爱的声音站起来:

「那么最后用我的意见收尾……」

「不,那就不用了,会长。」

「咦咦——!为什么,杉崎!」

「反正……你应该想说『成熟的美女会长樱野玖璃梦,带领学校学生一一改头换面,感动人心的场面』之类的话吧?」

「衫崎……你什么时候有了特异功能……」


看来是猜对了。

我代替会长为这个话题做总结:

「那么稍微退一步,把知弦学姐大纲的最后一行去掉就可以了。」

听到我的提案,知弦学姐显得很不高兴:

「最后一行才是重点……」

「你也差不多该放弃了!为什么那么喜欢刺激!」

「因为是S。]

「总觉得可以接受!」

算了,先不管这个。

「那就这么决定了。」

我把知弦学姐的大纲写成原稿提出之后,会长「唔……」还在喃喃自语。

我一边叹气一边问道:

「还有什么不满吗,会长?」

「嗯、嗯……那个,看起来是很完美没错……嗯。」

「到底怎么了?」

「嗯、嗯……那个,该怎么形容……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总觉得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或者该说是空虚……我知道这样听起来有点奇怪,那个,总觉得衫崎写的那个有点蠢的大纲还比较像我们……呜喵……」

「…………」

看着像个小孩念念有词的会长……我们所有人都为之沉默。

……这个人还是一样……该说她在重要的时候特别敏锐……或者该说只是单纯看清事物的本质呢?

的确没错,我们整理出来的大纲终究只有「普通」的程度。内容虽然不错……不过只是这样。就像没有我们也可以写出来的文章一样。

知弦学姐说的「最后一行才是重点」说不定就是这样。因为多了那一句,才有「我们的感觉」

会长的指摘虽然笨拙,但是却很单纯。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无法做出任何反驳,只能保持沉默。

或许是因为看不下去……知弦学姐叹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放到桌上。

「?」

全体一起盯着那个东西。那是……

「录音笔?」

会长有点惊讶地拿在手上。

当所有人都把焦点集中在上面之时……知弦学姐露出微笑提议:

「不如把今天这场会议完整公开吧。」

「…………」

……所有人……不管是椎名姐妹还是会长还是我,每个人都是茫然的看着彼此。

接着。

过了三秒钟。

「就是这个!」

全体一致通过部落格的宣传内容。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