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学生会的十代-最终话 结束的学生会

「不是世上变得无聊了,而是你变成了无聊的人啊!」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这虽然是少有的曾经令我感同身受一句名言,现在却让我有了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想。

「世间很无聊的哟,会长」

不假思索就这么脱口而出的我,被会长狠狠地瞪了。

「搞什么啊杉崎,到最后最后了还要和我唱反调——」

「因为……在这个学生会中度过的一年时间,是最宝贵的,是最快乐的时光啊」

听了我苦笑着说出来的话,会长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

『…………』

所有的学生会成员都一言不发。不,因为原本直到会长说出名言之前也只不过是一片沉默,所以应该说是恢复原样了吧。不过,这也无可厚非。

因为,这就是最后的,学生会了。

在毕业式之后,任性地进行的,最后的,学生会。

『…………』

学生会被沉重的沉默笼罩着。……说实话其实是因为人刚到齐大伙儿马上就哭鼻子了,就算都冷静下来了之后也一直保持着沉默,所以虽然接着会长的惯例名言让气氛似乎要好转起来了……我却泼了一盆冷水。虽然我不是有意的……。失策。

感到是自己的责任,这回轮到我发言了。

「那、那么,接下来,总而言之会长!今天的议题是什么!来吧,就请你像往常一样发表出来——」

「说到今天的议题……我想让大家来决定的,所以没去考虑……」

「呜」

会长没精打采地说道。我僵住了。……这下怎么办。我虽然考虑过了,也完全没有想到。话说回来现在毕业式也结束了,也不可能会有要学生会来处理的关于学校的议题了。如此一来……。

「讨、讨论点个人的事情吧,大伙儿!」

「个人的事情?明明是最后的学生会?」

会长歪了歪脑袋。在大伙儿终于抬起头看着我的视线中,我不顾三七二十一地手舞足蹈地说起来。

「今年的学生会刚开始不也是这种感觉的嘛!你么想,小说版不也是从『在聊天的学生会』开始的嘛!」

「嘛这倒也是……那么个人的事情,具体是什么啊?」

「呜……那就是……」

我根本没考虑过。但是现在无言以对的话又要再次找不到话题了。

我高速地开动脑筋,总而言之,破罐子破摔地把冒出来的话吼了出来!

「有什么可以交流的——对了,互相传达学生会成员之间还没有说出口来的话之类的!」

『哎』

「哎」

不知道为什么大伙儿都吃了一惊的反应反而让我吃了一惊,出现了一个尴尬的空档。……想到这个议题会不会有点糟的我「啊,不是」地想要马上撤回再想想别的议题的时候,学生会成员们就好像要打断我的话头似的一齐嚷嚷起来!

「这、这议题很好啊前辈!真冬很赞成!」

「不错呢key君,就这个、就来这个吧」

「我等的就是这个!很好,开干吧,就这个!」

「就杉崎来说,这还算说了件挺善解人意的话嘛」

「哎、哎、哎」

好像都特来劲的。说实话我不知道这怎么回事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大家全然不顾我的反应,四个人一下子都站了出来!

『首先,杉崎(key君•键•前辈)和我(真冬•人家)两人单独——』

「哎?」

『…………』

大家的语言在我面前发生了冲突……紧接着,出现了和以前的沉默意义不同的静寂,好像还能听到哪里传来火星四溅的声音。

在我不明所以……但不知为何冷汗直流的时候,知弦姐故意干咳了一声,和平常一样主持起了会议。

「真是的,这就没办法了呢。那么总而言之,就组合成我和key君、小红和椎名姐妹的组合,各自道别吧——」

「请、请稍等一下红叶学姐!这分组是怎么回事啊!」

「啊啦怎小真冬有什么问题吗。我没什么别的想法的哟?」

「骗人!看起来是把我们公平地分开来其实是搞成对自己有利的展开了吧,知弦姐!」

「深夏你也是,在说什么呢。这可是自然的趋势哟。你看,我对key君……呃,就是那个。那个—,对了,在执笔方面,有很多一定要对他说的事情呢。所以说,对了。总之,就给我们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两人独处一下——」

「你、你在说什么啊知弦!?工作的事情什么的发邮件不就好啦!现在首先应该为了让会长好好把工作继承给副会长,给我和杉崎两个人一个小说左右的时间——」

「喂喂乱七八糟地在说什么啊会长!会长你才没有啥要让副会长继承的东西吧!再说了我也是副会长啊!」

「深、深夏你不是要转学了吗!我和杉崎这是要为了明年的碧阳讨论……」

「真冬认为话不能这么说的会长!就算真冬我们要转学了,对于碧阳的爱也不会输给任何人!啊,对了,在这个意义上,为了能让即将转学的真冬把这所学园牢牢地刻印在心中,今天现在开始就由前辈和真冬两个人校内约会……」


『驳回!』

……好像,这四位无视了我自说自话就燃起来了。刚才的沉默就跟骗人似的。话说,这争论的势头,好像以往的学生会中针对议题的争论会如此白热化都好像没有过。虽然这件事本身对于最后的学生会来说也并不是让人不开心的事啦……

不行不行,不能跟着她们跑了。

那个—,怎么说来着?大家都激动个什么劲啊?大家的肾上腺素都分泌过多了吗,完全就跟不上那手舞足蹈语速惊人的会话速度。虽然还是明白大家在争论着什么东西,但是争论起来的原因却完全不知道。

「那个~……」

「再怎么说这都是身为会长的我该有的权利」「才不是这回事咧!(驳倒!)」「也就是说——」

不行,这弹丸〇舞级别的高速会议中的形势变化我完全无法理解。因为事态怎么都平息不下来,我就打算先让话题回到原点。 (注:PSP游戏《弹丸轮舞》中的学级裁判部分。要从乱飞的事件整理得到的证言中命中矛盾。干扰项很多,同时要求命中精度和推理能力)

「那个好像诸位对于把想说的话向队友说出来这一点奇妙地燃起来了,可是说到底,这在做些在这所学校里留下回忆的建议中,只不过是一个提案而已……」

『…………』

不知道为什么我被所有人瞪了一眼。为什么会表现得如此不愉快啊,诸位格格们。这不就好像我是特别不会看气氛的孩子了嘛。拿这种态度对待我这与迟钝一词相去甚远的后宫之王像什么话。令人意外也要有个限度。

因此,我就拼命地看气氛看气氛……说出了与现在这场合极其相称的发言。

「好,那就不干那互道箴言的事情了,学校现在难得地处于学生会包场状态,大家一起去校内探险怎么样!」

『…………』

「呜哇—」

我被四个人用看着垃圾似的眼神瞪着。吓得我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不过啊,这些家伙到底对哪一点不乐意啊。

可是就在我苦于如何理解的时候,四个人就好像在商量似的一起——但却是每个人各自嘀嘀咕咕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在单独行动中拉过来……」

「反而会有机会……」

「巧妙进行诱导行动……」

「最后果然还是……」

「?」

学生会成员们各自都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嘟哝着什么。我正想着怎么回事呢,在下一瞬间,所有人都露出了让人怀疑至今为止是怎么回事的笑容看向了我!

「好啊,去玩吧键,探险去!」

「真是个好提议呢前辈!了不起!」

「哎、哎?」

姐妹翻脸比翻书还快就同意了我的话,让我毛骨悚然。不光是这样——

「那么key君,大家。一小时之后,我们再在这里集合好了!」

「那么,散会!哇—,要去好多地方看看—!」

「等、不对啊、哎?那个,我原来提议的是大伙儿一起探险耶……」

我的这句话完全没被听进耳朵里,学生会成员们迅速从学生会室中出去了。

「……我说……」

就这样,我一个人在空空如也的学生会室中迷茫了一会儿之后。

「……走吧……」

原本就是我自己提出的提案,我却必须振作精神才能加入这校内探险之中。

尽管如此,事到如今倒也没什么想去看看的地方。

「虽然这么说自己算什么事,但我几乎就没有这种纤细的感伤主义似的想法啊……」

该说是虽然会寄情于人,但不会寄情于景吗。学生会的女孩子们虽然还有别的兴趣活动啦什么的啦有很多事做,我的情况却……嘛学生会是两码事,除此以外就没什么特别……

「啊—……再怎么说也还是有的啊」

我的头脑中忽然浮现出了某个地点,走向了那里。

二年B组。也就是我……我们度过了一整年的,教室。

因为光看时间的话是比在学生会度过更多时间的地方,而且就算不是毕业或是转校,升上三年级的话也会换新教室,再说明年起这间教室也会被下级生们使用,如果说非要看的话,只有这里还是值得一看的。

我在除了学生会成员和一部分教员以外几乎放学了的安静的走廊中走着,来到了教室门前。……开门的时候虽然已经有种淡淡的预感了,打开门一看,果然已经有人了。

「你果然也来了啊,深夏」

听到我的声音,她把手放在曾是自己座位的书桌上,转过头来对我露出了微笑。

「我就觉得键的话肯定会直接来这里的。太好了」

「?来这里?太好了?……怎么好像在埋伏我似的——」

「没、没这种事啦,没什么的!」

「?」

反应有些不可思议。虽然不大明白,但我姑且还是向着她隔壁的自己的座位——教室中央走去,站着呆呆地环视起了整间教室。深夏也和我一样,无言地与我一同观察了教室一会儿。

环视了一通之后,深夏低语着。


「好像已经进入了一种怀念状态了呢,感觉有点怪呢」

「确实啊」

大概是因为完成了大扫除再加上每位学生都把私物全都带回去了,这奇妙地干净利落的风景,让我们二人沉浸在感慨之中。

就这样,我们俩不自觉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两个人盯着黑板看了一会儿之后,深夏把椅子转向了我这边。就好像是在催着我似的,我也同样转向了深夏,变成了两个人促膝而坐的样子。

……说实话从这么近距离向着样子互相凝视让人很不好意思。不过,看到深夏那认真的表情,就觉得这种事情随它去好了。或者不如这么说。

心里之想着,趁着这机会,一定要把真正重要的部分传递给对方。

深夏那边也和我的心境相似吧。她的脸颊有点泛红,眼中却蕴含着坚定的意志,在认真地凝视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之后,在我开口之前,开门见山地说道。

「键、我爱你」

「…………」

我一下子无言以对。虽然无言以对,我并没有移开目光。心中也压根儿没想过用不好意思啦困惑啦什么的去逃避。我足足与她互相凝视了三秒钟之后,毫不迟疑地作出了回应。

「我、我也爱深夏的」

「…………」

「…………」

我们将毫不虚假的心意传递给了对方。普通说来现在应该进行到吻戏并达成happy ending了……轮到我们的时候,却没有走到那一步。

深夏作了一次大大的深呼吸之后,眼中带着坚强的意志……甚至是比刚才告白时更强的意志在奔腾着,再次张开了口。

「和我交往吧。——不,只和我一个人,交往吧」

「…………」

我既没有欢喜又没有伤悲,只是用平常的表情接受了她的告白,但深夏不知道为什么刚说了一句就苦笑着「抱歉啦」地道歉了,接着又保持着这种轻松的调子继续说下去。

「只有这一点,不用说会长和知弦姐了……就连我深爱的小真冬,也不会对她让步的。当初刚喜欢上你的那阵子我还有点以为会更加圆满一点—地解决这问题呢。啊—……还是不行呀。不行啊。我呀,好像真的爱上你了」

「……这样啊。谢啦。我超开心的」

这是我的心里话。虽然深夏也在笑着……但是就算是我也知道的,她想要听到的答案并不是这句话。

所以。

我把,我的答案——在飞鸟和枯野先生的鼓励下得出的答案,说了出来。

「我打心底深爱着你。但是,只爱深夏一个人的约定,我实在做不出来」

瞬间,脸颊上感到了一阵热。虽然瞬间就反应过来是「挨揍了」,但回归神来才发现自己并未像往常那样被华丽地打飞。当我揉着火辣辣的脸颊看到正面……看到深夏张开来的手掌时,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抽了一个耳光。

深夏好像在偷偷看着我的脸似的。

「很痛吧?」

听到她那坏笑着说出来的话语,我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我慌忙埋下了头,一边奋力忍着泪水……我回答道。

「啊啊,糟透啦,这一下。迄今为止最……最痛的。好痛啊……」

听到我颤抖的声音,深夏那边却是带着彻彻底底平淡的表情继续说道。

「这份疼痛,从现在开始将会永远将我和你,纠缠在一起」

「……啊啊……这样啊……」

这样……这样的疼痛,永远。不用说我自己,就连我爱的人也会。永远。永远地。

向着低头不语的我,深夏再次问道。

「即便如此,你还想要继续说,想要和大家在一起吗?」

对于,这个问题。

我……我忍着泪水,倏地抬头直视前方……把手从疼痛的脸颊上挪开,用渗着泪水微微有些模糊的视线牢牢盯着深夏的双眼——向她宣告道。

「啊啊,这种疼痛,比起和大家在一起的幸福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啊!」

「……哈,也是呢」

深夏听到了我的答案之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实话我已经做好了再挨一下的觉悟了,因为原本还以为再吃一巴掌是理所当然的答案,所以对于她那出乎意料的反应我吃了一惊。

深夏注意到了这些,不好意思地说了句「算了」继续说道。

「我早就知道,你会给出这种答案的」

「早就知道……吗?」

早就知道了我自己在和飞鸟谈过之后,才终于能够说出口来的结论?看着呆若木鸡的我,深夏接着说道。

「因为啊,我所喜欢的键啊,就是这种人啦」

「这种人是……」

「又好色又笨还贪心,优柔寡断到骨子里的傻瓜」

「呜……」

确实分毫不差。被深夏这么说总觉得有点丢脸。就在我大感丢人的时候,深夏双手抱住后脑勺,「嘿嘿」地笑了。

「不过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上这个傻瓜了。因为喜欢,才说得出口的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早就做好觉悟了」


「深夏……你……」

「也没有非得让你一个人单方面背负起恋爱的重担的道理吧?」

「……」

她那大大咧咧的态度,让我不禁无言以对。

看到我这样子的深夏不好意思地挠挠鼻尖。

「所以说那个……你瞧。你我双方,接下来应该会有心痛的事的吧。就算这样我也……果然对你……想和你,坠入爱河。……这样,可以吗?」

「啊啊!这种事,当然——当然…………深夏……深夏。……呜,呜—」

「喂、喂,你怎么哭鼻子啦!别哭啦,喂」

「吵、吵死啦!别管我啦,这可是、喜、喜极而泣啦,没事的!」

「你自己定的规矩我怎么知道啊!啊—,够了……。……真是的」

「哎?」

脸颊上又一次传来了不可思议的热量。但是这并不像之前的那样激烈,而是柔和而温暖,还有濡湿……或者说是,温润感触的什么——咦,

「深、深夏?」

「——呜」

等我回过神来,深夏的脸就近在咫尺。我们一瞬间近距离地互相凝视着,紧接着深夏的脸热得好像能把热度传到我的脸上似的,别过了头。

事出突然,我呆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虽然那里并没有泪水……却感觉到别样的湿气。我不禁把刚才注意到的事直接说了出来。

「那个……难道说我的眼泪,被你舔干了?」

「~~!~~!」

深夏连带着椅子一起转了过去,因为太害羞了用力地抱紧自己的身体不住地发抖。好像相当地难为情。……实话说虽然我自己的脸也慢慢红了起来,但是一看到她那难得一见的娇羞之态让我心中涌起了压倒自己难为情的嗜虐心,不小心就说出了捉弄人的话。

「这样啊,既然早就知道了我的答案了的话……为什么还特地作出,希望我只和你一个人交往的发言呢?如果已经做好觉悟了的话,也没有必要说那个……」

「!那、那是因为……那个……因为啊……」

「……难道说深夏,你想反正成功了就好失败了也不亏干脆试试能不能独占——」

「哇—,哇—,哇—!」

「你啊,难道说在面对恋爱问题的时候意外地『少女』吗——」

「——!呜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世界正在旋转。紧接着,背上传来了一记重重的冲击。还有颠倒过来的世界。……看来,我被狠狠地扔上教室墙壁了。我因为重力而从墙上掉下来倒在地上了的时候,还正慌乱着的深夏说道。

「人、人家和你不一样还要去看看运动社团的活动室的啦!」

我一瞬间还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但看到她通红着脸从教室出去了之后才明白,好像深夏是太害羞了实在忍不住就逃跑了。

「喂、喂——」

我情不自禁向叫住她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出能挽留住她的话,但又不得不说点什么而在瞬间想出来的结果,最后一句不合时宜的说辞脱口而出。

「在、在你哭泣的时候,我一定会帮你舔干那泪水的啊!」

「——!什、什……。……混、混帐东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本以为深夏涨红了脸用不得了的音量大喊了一声,可是在下一瞬间我的身体又被拍上了墙壁。……难、难道是传说中的狮吼功!?

我一边从墙壁上往下落,一边目送着逃也似的用力开关拉门跑出去的深夏。我揉着撞得生疼的腰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走向自己的座位,泄气地喃喃自语。

「这恋爱……随之而来的疼痛也太多了吧……」

现在仔细想想,这恋爱真正的问题,与其说是在精神层面,倒不如说是在肉体上受的伤害更为准确呢。

「好痛痛……」

我揉着疼痛的腰,在校内走着。虽然没有流血或是受重伤,背上也实在够痛。平常深夏的暴力是被「虽然很痛但没有受伤」这种恶劣到微妙的技术敲闷棍一样的攻击,但如果是出于激烈感情的偶发性冲击波的话事情就不一样了。虽然还没到剧痛的程度,但整个背脊上都是一种缓缓蔓延开来的热。

「……想去降降温……」

虽然话是这么说,患处是整片后背的话就没办法跑到水龙头下面去冲水了。没办法,我为了应急就跑到了外面。屋顶上的话,有风吹着使用得当就能降温的吧——

「啊,前辈!」

「哎、小真冬?」

来到屋顶打开门的同时就被认出来了。仔细看看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眼前是被夕阳照耀着的小真冬的身影。

「真难得啊,在这种地方碰见」

户外和小真冬,我因为这种组合实在是太奇葩了而呆若木鸡,小真冬却不知道为什么得意洋洋地挺胸答道。

「嗯,真冬推定,为了吹冷受到害羞的姐姐无保留攻击的身体的话,前辈肯定会来这里的!」

「策士!?话说为什么就连小真冬你也要埋伏我啊!?」


「啊、不是的,什么事都没有,什么都没有。比起那个,请到这边来,前辈」

「呜、嗯。虽然那招手的样子和笑容微妙地有点吓人……那么……」

我走到了她所站立着的铁丝网前面。小真冬看着我走到了自己身边,再次向我露出笑容。

「虽然现在才说,毕业式上的致辞辛苦了,前辈」

「嗯,谢谢你。小真冬你也是呢」

「就是!真冬都想不到自己也要被拖上去致辞啊!嗯唔—,都是新闻部的部长使的坏!最大HP要是能减少个一成就好了!」

「这阴险的诅咒算什么啊!别做这种事啦!」

「真没办法。就让她魔法攻击力下降算了」

「呜、嗯,好吧,就这样好了吧,反正多半这辈子都没机会使用魔法的……」

不过如果是莉莉西亚学姐的话就算过一阵子学会了什么奇怪的魔法好像也不觉得怎么奇怪。不过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为了以后的人类而降低了她的魔法攻击力说不定还是正确选择呢。

我感觉背上的热度微微退下去了点,长长呼出一口气之后继续道。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的那会议。为什么我就被当成了一个不会分辨气氛的小屁孩啦。现在我还无法接受」

「……前辈,刚才那些话,是您发自内心说出来的吗?」

怎么又被小真冬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盯着说了啊。……就算是这么说……。

「……发自,真心的啦……」

我支支吾吾地答道,小真冬得意洋洋地叹了口气。

「……前辈你啊,关于恋爱真的是完全不行呢」

「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被小真冬这么说啊」

「啊,这倒也是呢」

我们两人视线交汇,忍不住一起笑出声来。接着,我心中感慨着,我们刚刚相遇的时候根本想象不到之后会有像着样子毫无隔阂地聊天的时候到来呢。看来,小真冬也在想着同一件事。她背对着我,隔着铁丝网望着校庭的方向呢喃着。

「真冬在这一年里,变了很多」

「是啊」

我这么说着,也站到了小真冬身边。忽然,她说着「你看那边」催着我的视线移向校庭方向。

「毕业式结束了,除了学生会成员这样的部分学生之外虽然都被催着离校了,不过你看,大家还在校庭里呢」

「啊啊。真是的,就因为大家每年都会留在学校里面,所以今年才特地早放学,取而代之的就连学生会举办了二次会都计划好了……大家偏偏就都不回去啊」

校舍里面虽然很安静,但是像这样在屋顶上还是会有学生们的喧闹声随风传来。

和我一连惊愕地眺望着他们相反,小真冬倒是一脸极其安稳的表情。

我们两个人观望了一会儿校庭内的学生们之后,小真冬忽然低声嘟哝道。

「在致辞的时候也已经说过了。真冬真的好喜欢这所学校。不想和大家分开来」

「……是啊」

「不过更加重要的是」

这么说完,小真冬看着我。……在我面前的,已然不是一年前那个战战兢兢的她了。而是一名端庄、英姿勃发的女性了。

「真冬,不想和前辈分开来」

「小真冬……」

我露出了,喜极而泣一般的表情。这并不是我矫揉造作。我听到小真冬说不想和我分开来很高兴,也想说自己也和她是同样的心情,但是离别是绝对的,目送她离开的决心也早已下定了,所以心中有着听到她心里话之后的伤心。……也就是说,我不知道该露出何种表情来。

大概是察觉到这一点了,小真冬展颜微微一笑。

「请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呀前辈。真冬又没有说,请前辈把真冬拐走。……虽然真的拐走也没关系啦」

「哎?」

「什、什么事都没有。咳哼。呃那个……」

小真冬稍微斟酌了一下说辞之后,花了几秒钟在头脑中整理好了语句,开口说道。

「前辈说过,前辈不喜欢把喜欢的人分成三六九等。除了原本就是温柔的人之外,又加上了中学时代的经验,才会变成现在的,这样子的前辈……这些事情,真冬也都明白的。而这样子的前辈,真的是非常地帅气。帅气到原来身患男性恐惧症的真冬,也发自心底地爱上的程度」

「小真冬……谢——」

「但是真冬的想法,却是不一样的。真冬心中的第一名,就是前辈。和别的人是有区别的」

「…………」

直视着我的眼睛宣言的小真冬……总觉得有点不像个后辈了。恍惚间,我想到深夏大概也是这种心情吧。原来以为需要自己头前带路的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自己的身边了。就是这种感觉。

至少,直视着我的眼睛明确否定了我的小真冬,已经不光是需要守护的存在——只此而已的人了。

而是一名非常帅气的,堂堂正正的,女性了。

「真冬最喜欢姐姐了。也最喜欢学生会里的大家,这所学园的同学们也都真的好喜欢。这个可以发誓,绝对不是在撒谎的」

「嗯,我知道哟」


「但是,第一名就是前辈。如果出现了姐姐和前辈两人之间只能救下一人的情况的话,真冬在最后还是会抓住前辈的手的,真冬是这么想的」

「…………」

「……对不起。我的感情如此沉重,吓到了吧……」

「不是……」

我摇摇头。这是真的。虽然心中有点高兴,也决定心情有点紧张,但并没有胆怯。而且……

「不过我啊,就算听到了这些话,也不能去决定谁是第一位,不会去决定,继续贯彻自己的初衷就是了」

听到我突然说出来的这句话。但是小真冬却高兴地笑了。

「嗯,真冬觉得这样就很好。真冬和前辈是不一样的。虽然听起来可能有点奇怪,可是真冬,最喜欢这样子的前辈了」

「……抱歉啊」

「用不着道歉的。真冬只不过是想把这份心意传达给前辈而已。和其他人不同,真冬做不到肌肤相亲之类的事情……但真冬还是想让前辈知道,对前辈的爱……到底有多么深。……能理解么?」

看着毫无自信、像个小动物似的……偷偷瞄着我的她,啊啊,这孩子果然是我所熟知的那个小真冬啊,我体会着如此奇怪的安心感,轻轻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微笑道。

「啊啊,我非常能够理解呢,小真冬的心意。谢谢你啊」

「……呜—……好像被当作小孩子了……和先前期待的有点不一样……」

「那我给你揉揉胸部?」

「要是这么做的话,大概真冬会想让初恋的人坠楼而死了」

我不禁「咔锵」一声抓牢了铁丝网,擦着脸上的冷汗问道。

「……小真冬,我是排在第一位的……吧?」

「啊,要稍微订正一下」

「哎」

「真冬心中排第一位的,是真冬自己!就算是为了全力享受游戏和BL也好!」

「我的重要性输给了个人兴趣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在即将沉没的船上,载着包括学生会在内的学校里的大家和,真冬的个人物品的话,真冬会毫不犹豫地在救大家之前先把藏书和游戏机装到救生船上去的!」

「差劲透了啊!你这妹子,在糟糕的意义上也变了好多啊!」

明明一年前还是有着天使一般温柔的懦弱孩子啊!现在已经变成了恶魔一般作出利己判断的纯粹的宅女啦!

「前辈,从今往后也要继续爱着这样子的真冬哟」

「抱歉,我果然没啥自信啦!」

「没关系的。因为真冬和前辈是不一样的。尽管真冬的第一位经常是游戏,不过如果前辈最优先真冬的话,真冬也不介意的哟」

「这后宫思想算什么啊就我都比不上这个!」

见我抱住了脑袋,小真冬咯咯咯地笑了,在笑了一会儿之后……她轻轻地,一脸平静地说道。

「所以说呢前辈。就只有前辈,是不需要对这份恋情抱有超过必要的罪恶感的哟」

「…………」

突然袭来这么一句出乎意料的言语。将我……从心底击败了。

被这个,后辈。

被这位,女性。

「……好狡猾……太帅气了啊……小真冬」

「好像是受了某人的影响哦」

「…………」

在那之后。

我和小真冬一言不发地,隔着铁丝网凝视着夕阳。

过了一段无言的时间之后,我们两人的脸缓缓靠近——

啾,彼此的唇瓣触碰到了一起。

…………。

小真冬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别开了脸,面朝着铁丝网的方向。

我再不济也读懂了现在的气氛,接下来就,无言地飒爽离开了屋顶。

那叫个英姿飒爽,展现着一种气度。

…………。

总而言之——。

嘛,我之后十步并作一步冲下楼梯在校内全力猛冲了三圈了呢,嗯。

之后我听说,在此期间,校庭内的学生们被从屋顶上传来的咔嚓咔嚓敲击铁丝网的声音吓得不轻。

…………。

我们的恋情,虽然这才刚刚开始就已经这副德性了。

「呜,这下子,背上的伤也恶化了啊」

不论在屋顶上吹凉到什么程度,紧接着就亢奋地在校内全速跑上三圈的话当然就反复了啦。再加上之前还撞上墙壁好几次,结果比之前还痛上几分。

因此,我把兜一圈有回忆的地方的目的撂一边,先颤颤巍巍地走向保健室。

「……都做了些啥啊,我……」

在毕业式之后还特意留在学校里,就做这事啊。没出息。何等地没出息。把绝对称不上柔软的关节最大限度地活动总算把手臂拗到了背后,以歪歪扭扭地姿势努力揉着背脊向前走着的高中男生的,何等蛋疼的场景。

我眼眶含泪,不光是身体就连精神都变得千疮百孔的,一路走向保健室。


就这样走进了保健室,里面——

「————」

——保健室里面,是一幅犹如世界名画般的场景。

在被夕阳所照亮的室内,有一名,面带忧伤地眺望着窗外风景的美丽黑发女性。

我仿佛把背上的疼痛都忘得一干二净了,着迷地望着眼前的光景,呆站了一会儿,这时察觉到我的气息的女性才转过头来。

是知弦姐。

红叶知弦。

这种事情我打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的……心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想。

「突然……想用『初次见面』来打招呼了呢」

「哎呀真巧。我也是呢」

我见到知弦姐莞尔一笑也就放下了心,关上了保健室的门走了进来。

「嗯,基本上和预定的时间差不多呢。这孩子真是太老实了很容易预测到行动呢……」

「啊?你说什么啊?什么预定啊?」

我见到她的视线在我和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之间徘徊了一会儿而问道,知弦姐呵呵地笑着回答了我。

「没什么啦。只不过貌似从现在开始算起十五分钟之后,管理者会来补充药品,所以我得定个闹钟。仅此而已」

知弦姐这么说着「吡吡」地设定起了闹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就没有治疗背上的伤的心情了……不如这么说,看到了知弦姐在保健室中这一个场景,我的心中就装满了别样的心思,靠近了她坐着的病床。

就这样,我和知弦姐一同向窗外……眺望着校舍背后的草坪的景色。从打开的窗户中吹入的和煦微风,撩拨着她的长发。

「……我们第一次邂逅,也是在这里呢」

「对啊」

正因为这样,我才会设想知弦姐会不会在这里,不禁脱口而出。那是仅仅一年半之前发生的事,虽然感觉上就好像是很久之前发生的事了,但同时又如同昨天刚刚发生一样地鲜明。

「两个女孩子,不论哪一个都很珍重,不论哪一个都爱着,却正因为如此,由结果上来说哪一个都不能给与幸福……是这样的吗」

知弦姐学着我一年半前说过的话。虽然这句话是我平时根本不可能说出口的泄气话,但是当时我正贫血,再加上在这间保健室中,轻柔的风和知弦姐的存在,像梦境一般把所有的一切都包覆了起来。

「我当时对着刚见面的学姐说什么呢。啊—,真是,难为情」

知弦姐笑着说「才没这种事呢」安慰起了想起了过去羞红了脸的我。

「因为那个时候的key君呀,真是太可爱了呢」

订正。不是安慰是补刀。我不由得在知弦姐身边坐下,抱住了脑袋。

「呜—……」

「抱歉抱歉,key君。但是实际上呢,我对当时的你就持有好感了,所以一点都没觉得你是个让人害羞的人哟」

「……真的?」

「……对不起,说不定有一点在想『都高中生了还……』」

「呜哇—!」

「可是一想到网球〇子的手塚部长明明就是个中学生就有那种风格……」

「拿我的什么和人家比啊,喂!」

「我骗你的,开玩笑啦。其实呢,当时我心中的感情呢,就只有一个啦」

「呜……什么啊?」

「『这下完了,我说不定会喜欢上这孩子呢』这样」

「哎?」

「…………」

在我抬起头来的同时,这回反过来轮到知弦姐刷的一下别过脸去了。

知弦姐的视线逃避着我,继续说道。

「我也是,在中学时代交友关系有点失败了呢。……不,是我自己深信,我失败了」

「……嗯」

我坐直了身体,仔细地听她的话。那个时候都是我在一个劲儿地说话,现在我想把当时没有听她倾诉的话,多多少少补偿一点。

「我和key君一样。明明是在考虑着对方……明明是在为互相考虑着,可结果就只能互相伤害。虽然至少只从心意看的话我们双方都没有错,但是最后却只能够迎来,悲剧的结末」

「…………」

这时,知弦姐向我转过头来,这次却好像在悲伤地微笑着。

「正和正相互靠近的结果竟然会变成负,这也太没道理了呢」

「知弦姐……」

「但是这种不讲理就是现实。我在曾经关闭了心灵。……一直到我邂逅小红为止」

「会长……」

和会长相遇时的知弦姐的故事,我听说过一点。和现在不同,当时是会长积极地接近知弦姐,在经历一波三折之后,结果知弦姐接受了新的友情。

「那个时候的她啊,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负。但是正因为这样,和同样是负的我在一起,结果两个人都变成正了」

「那真是太好了呢」

「嗯嗯,真的很好。……不过啊,虽然现在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但偶尔回想起悲伤的过去时,反而觉得更受伤了。那就是,和key君你相逢时候的我」

「……我明白的」


进入这所学校,刚开始时自暴自弃的我,正渐渐地积极起来。和交了许多朋友,每天也过得充实起来成比例地,这次「我把飞鸟和林檎抛下不管做什么啊」的心情,也逐渐涌上心头。

当然我也知道自己是为了成长为能配得上她们的人而在努力着,所以在奇怪的地方钻牛角尖了。虽然我也知道就算在那个时间点上去见她们,我也什么都无法带给她们。就算这样,名为后悔和罪恶感的伤痕还是在一跳一跳地疼痛着。

「在听了key君你的故事之后,我就在想了。和我的遭遇一样呢」

「……没错」

「可是不仅如此哦,我也这么想过的哦」

「怎么想的?」

因为之后的事情我没听说过,不禁脱口问道。

知弦姐露出了和当时一样的,充满慈爱的微笑,把她当时的感受告诉了我。

「就是『这孩子尽管经受着这样的创伤还这么努力,好像有点帅气耶』」

「————」

……怎么办。该怎么说啊,我完全不知道。这并不是好高兴呀、庆幸呀这类的感情。

不过,只不过。

感觉,得到回报了。

今天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流下的泪水,流过了我的面颊。知弦姐温柔地用拇指拭去了它,接着说道。

「所以呢,我当时就稍微考虑了一下,我也是那样子的吗。虽然过去确实已经无能为力了。但是克服了这样的过去走过来的现在的我,在这孩子看来……或许也能算是有点魅力的女性吧」

「当然啊!」

我不禁大声喊道!我用双手紧紧握住知弦姐正为我拭去泪水的右手,猛地说道。

「现在的知弦姐特别特别地有魅力!不对就算在那个时候,知弦姐已经十分有魅力了!又漂亮,又温柔,还那么温暖!都已经到了这世界上不可能有更加完美的女性的地步了!」

「key君你那也说得太夸张——」

「才没有夸张!在我的心目中那是绝对的真实!既然身为美少女狂热爱好者的我都这么说了,知弦姐你要拿出自信来!好吗!」

「……嗯」

知弦姐微微点了点头,忽然低下头去。……虽然好像是哭出来了,但我并没有去确认它。

我握着她的手,过了几分钟。知弦姐下一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脸上完全没有哭过的痕迹。……真的是很帅气的女性啊。

「那个时候啊……那个……」

「?怎么了吗?」

——这么想着,不知道为什么知弦姐突然结巴了起来。她涨红了脸接着说。

「在、在抱着受伤的key君的时候呢。刚开始的时候,我应该只是怀着想安慰一下同病相怜的,可怜的孩子,就像是平常我抱小红是一样的心情,才拥抱的」

「嗯」

「不、不过呢,那个,一直那样抱着之后呢,那个」

「……怎么?」

「就觉得……那个……心中的悸动,变、变得,怎么都停不下来了」

「…………」

看到我惊呆了的表情想到了什么,知弦姐慌慌张张地说「不、不是的啦」想要否定什么,接下来却又说了句「啊、没有错」又把前一句话给否定了,陷入了不明所以的状态。

「所以,那个,我一开始的时候,只是以为,因为自己和男孩子贴得太紧密所以紧张了。那个……呃……之后我忽然意识到平常的冷静甚至可以说是冷淡的自己,就算被完全不上心的人做什么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为什么自己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啊!这样子在心里纠结着,在这么思考着的时候,那个……」

「…………」

「我才发现……我原来,已经喜欢上这孩子了」

「…………」

知弦姐的脸「嘭」的一下就涨得通红。就这样他好像是到如今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正被我握着,刷的一下甩开了我的手,紧紧地捏住了裙摆。

……这什么啊。超级可爱的啊!

「这、这才见面多久我怎么就会这样想了啊,之类的,不过这孩子真的是非常棒的孩子呢,之类的,就因为是非常棒的孩子我就马上喜欢上了吗,当时我的心中各种各样的想法都纠结在一起……。……之前我就说过了,所以说,该所是我没有觉得key君你的真情表露好逊,还是我根本想不到那一层……那个……」

知弦姐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我微笑着看着这副模样的她,再次握住了她的手。就在她在想要甩开之前,我就像在握手一样牢牢地握住了她的手,说道。

「非常谢谢你的抬爱,知弦姐。多亏有你在,我现在非常非常幸福」

「…………」

知弦姐露出了一幅惊讶的表情。就这样子过了十秒钟无言的时间。她脸上的红晕消退,以冷静下来的样子……以我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知弦姐的样子,问道。

「伤口,已经愈合了吧?」

那个,曾几何时我也问过的相同的问题。

我就像那个时候的知弦姐一样,毫不迟疑地说出了答案。

「你才是,伤口怎么样了?」

「天晓得,怎么样了呢」


「我也是,鬼才知道怎么样了呢」

这个回答,并不是双方都在岔开话题。

而仅仅是,已经知道答案了罢了。

正是因为曾经有过如此的伤口,现在的我们,才能够变得如此幸福。

知弦姐的脸靠近了过来。就在我闭上眼睛,想着是不是应该我主动一点呢的时候,嘴唇上传来柔软的感触——被用力地,印了上去。

「——?」

我想着好幸福啊的同时,心中也出现了「咦?这势头是不是太强了?」的感想。我怎这么想着,那势头并没有收住,当我才发现自己的肩膀被用力推的时候,就直接向着背后——被逆推在床上了。

「哎?」

到这时候我才终于瞪大了眼睛,确认发生了什么情况,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知弦姐骑到了我的身上。

知弦姐就好像在确认和我一吻的味道一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好工口!这妖艳的气氛是肿木回事!虽然很高兴!虽然高兴得要命!但是刚刚那青涩的感觉跑哪儿去啦!?

我被这快过头的展开搞迷糊了,而和刚才意义不一样地脸上泛起红晕的知弦姐,一边呼吸着灼热的吐息,一边用手指在我的胸口摩挲着说道。

「key君……我呀,早就决定好了」

「决……决定好什么了?」

被我这么一问,一瞬间知弦姐的脸更红了。接着,随着那带着热度的视线一起,将那句决定性的台词说了出来。

「我早就决定好,第一次的话,绝对要在这里」

「……哎」

第、第一次?什么的第一次啊?这里是……保健室来着吧?说到保健室,就是我和知弦姐回忆中的超重要场所吧?在这里,绝对第一次。…………嗯。………………嗯?嗯!?

就在我陷入恐慌的时候,知弦姐「咻」的一声解开了胸口细细的领结。就这样,知弦姐一脸陶醉的神情向我俯身而下,一头青丝垂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畔伴随着炽热的呼吸呢喃着。

「抱歉呀key君……因为我一直想着这件事,身体,变得好热——」

「哎哎!?喂、哎……。……哎!?现在!?现在吗!?」

「可以的吧,key君。……我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你……key君你的第一次,也给我吧。作为在这碧阳学园的最后的回忆、最棒的回忆……吧」

「……喂、不、那个、哎、知弦姐——」

知弦姐再次将那火热而湿润的嘴唇向我吻来,就在这时——

《哔哔哔哔……!!》

闹铃声,响遍室内。也是呢。已经十五分钟了。话说聊了那么久,还要算上之后……的事情加起来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从一开始就肯定是没可能的事了。

我抱着可惜和安心的感觉参半的心情,跟知弦姐说道。

「这个,知弦姐,闹钟──」

「……………。……啾~」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知弦姐不由分说,嘴唇伸长得像八爪鱼一样靠过来,我慌忙的用额头顶住!

「为什么还可以若无其事的继续啊!」

「这反而是我应该问呢。为什么要停啊。为什么不做到最好啊」

「才不是这个问题好不!那,那个我虽然的确很想做些色色的事!但……但这也有点太急进了吧!?本来,气氛啊,次序啊,状况啊还有很多很多的吧!」

「气氛良好,拥抱→亲吻→这一步的顺序也很好,状况……。……良好」

「不不不一点也不好吧!已经没时间了吧,就是现在!看啊,闹铃已经在响了啊!」

「在有运药进来的预定之前,我已经决定了在毕业式后跟KEY君一起在保健室来一次了!」

「为什么不确认一下我的预定就已经自己一个人的做好觉悟了! 总,总之现在是学生会活动中,大家很快都会在学生会室集合吧……」

「……要去那些女人所在的地方呢……」

知弦姐放弃似的转身翻躺在我身边,用带着一丝厌倦的声音说道。

「啊不那个,虽然那句话完全符合现在的状况!但是知弦姐,你跟大家的关系上不应该称她们为『那些女人』的吧!」

「……呼。我明白了。反正我就是个只有肉体有点用的女人呢」

「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好不好!」

「就是啊! 只有肉体有点用的女人,抛除了肉体关系,还会剩下什么啊-!」

「这又是怎样!?这到底是在激动个什么劲啊!? 总,总之,知弦姐的那个……那份心情我很高兴,但现在是最后的学生会活动中,之后也有其它预定,这个,如果今次可以先放下来的话这个……」

「……没办法呢」

「喔……」

「但是,一定要好好补偿喔」

「是的,这当然! 什么都可以!什么都行!」

「那,那么……」

那样说着的知弦姐,不知为何,转身翻过来的同时,双眼避开不敢正视我,紧紧张张的样子说道。


「KEY君的童贞,我先预定了啰……」

虽然这就像是一生一次的告白似的气氛,但相对刚才的情况来说已经是很轻松了,于是我放下紧张的肩膀答应道。

「我知道了」

没有给我一些没可能的难题令我安心了一下,这样的话当然应该爽快的答应吧。也是的。女性如果努力到这地步,也要丢在一旁的话,童贞的预约这种程度的事,理所当然──。

…………。

「……KEY君?怎么了?好了,下一个是去小红那儿吧?」

「嗯。啊啊,是的,我明白了」

被知弦姐催促着,我走向保健室的出口。她也坐起来,把一直在响着的闹钟按停。非常冷静的样子。

…………。

我想到一个可能性,在思考是不是这样的同时,在离开保健室前发问。

「这场戏……演得真好呢,知弦姐」

「呜」

听到我的指摘,知弦姐吓了一跳把手机都扔在了地上。过了两秒,她拾起手机,额头冒汗的回答着。

「你在说什么啊KEY君。我什么事也不清楚……」

「果然在只有十五分钟时间限制中这样进取实在有点奇怪啊。我说,真的无视时间限制的话,一开始不设闹铃就好了吧」

「呜……」

「单从结果来看,我,只是童贞被预定了而已……。对了,如果就这样之后没有跟知弦姐再接触的机会话,这样下去,我也不能跟其它人做色色的事了,这种像是半死不活的诅咒似的──」

「好了KEY君快点出去吧!职工都快来了!你还留在这儿的话,因为不卫生而没办法好好补给药品啦!」

「这说法还真过份!……嘛,但是,我明白了。那就先走了……」

被面红耳赤怒呜着的知弦姐催促,抱着微妙的不能接受的心情离开保健室。

…………话虽如此。

「呜……啊,呜,哇……」

想起被知弦姐推倒的时候,体内不期然的涌出一股热来。

「某种意义上跟着知弦姐的意图跑呢……」

就这样,我跟知弦姐在保健室的回忆,完全的刻印在我们俩的心里。

……在各种意义上。

就是这样,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在各种意义上筋疲力尽了。

「回忆之旅……。…………。……还是算了」

这就有如漫展或游戏展一样的节目,在完成目的之前已经先累得半死很想回家的情况。

我现在已经是不知这回忆之旅是好是坏的这种感觉了。

「嗯……对啊,对我来说最有回忆的地方,果然还是学生会室吧!」

我以此为借口,在大家回来之前先回到学生会室休息一下。……可、可以的吧,就这样!你看……二年B班都去过了!够了!嗯!

自己抱着各种借口,打开了谁都不在的学生会室的门——

「太晚了杉崎!」

「…………」

喀啦喀啦,啪。

我立即把门关上,再度向安宁之所──对了,在厕所的独立空间里渡过余下的时间吧──

「为什么要回去啊!」

会长从室内打开门出来吐糟了。……呜。

「不好意思。在体力缺乏时遇上会长的话,老实说只能逃跑」

「为什么我会好像危险的怪兽那样啊! 好哩,进来吧!进-来-啊-!」

「呜哇-」

会长强行拉扯我的衣袖,我生怕衣服被拉破,勉勉强强的走入学生会室。躺下来似的倒在自己座位上的我,还有跟我形成对比的,精力旺盛的会长(比平常更强上三分),挺胸大声的说出奇怪的话。

「无论怎样也好,杉崎一定是会最早回到学生会室的,所以就在这儿守候的我完全没有看错!啊-哈哈哈哈!」

「会长在这儿一直等我吗?」

「嗯! 我想跟杉崎两个人在一起呢!」

「…………」

「…………」

在这种微妙的时候说出那么直接的话令我呆了一下,过了一会后,会长也总算发现了自己的失言,面红耳赤的开始辩解起来。

「不,不是的不是的! 我只是,没错,只是想跟杉崎两个人的呆一下,就只是这样想而已!」

「会长,会长。那样的说法好像是在辩解的样子,实际上却完全没用喔」

「呜! 不,不是的!才不是我! 相比起我,其它人更密谋制造跟魅力四射的杉崎二人独处的时间!在各个地方潜伏守候着!」

「会长,会长,终于除了自爆之外还把其它成员也卷进去发生大爆炸喔。总之,先冷静一下吧!」

「唔,嗯……。呼-……哈-……」

在会长深呼吸的时候,我思索一下刚才说过的话。……二人独处,吗……。先不去理会是有意的还是偶然的,的确,就这样有跟各人各自二人独处的说话的机会也不错呢。嗯。


就这样想着想着,发现完全冷静下来的会长,默默的盯着我……这次她,不再害羞的,跟我说道。

「想跟杉崎二人独处是真的。……只是呢,我想跟杉崎二人独处的理由呢。我想大概跟其它人不太一样吧」

「……是这样么」

……老实说,自己有一点气馁了。连,连续三人也是那种感觉的话,很自然的也期待起会长来了。

见到我害羞得低下头,会长苦笑的把发言修正。

「啊,嗯嗯。我是喜欢杉崎的喔」

「……哎?」

「……啊」

本来我就已经很害羞了,连会长也变得害羞起来。然后她的脸开始微微发红。好像,原本应该没打算说出来的。

会长慌张得不停挥手。

「这个,呀,不是这样的! 喜欢是喜欢的!也不是讨厌! 但是……但是呢!」

「我明白喔,会长。我明白的了」

「……嗯」

我也不是笨蛋。她对我抱着的感情,虽然有点含糊,但也有好好的传达到的。

不知道会长对我这份微笑如何解读,只见她稍微垂头丧气起来。

「对不起呢……」

「为什么要道歉啊,会长。你没有做过任何需要道歉的事喔?」

「唔……」

即使如此会长的表情也没有变好。……但只有这件事,我就算怎样打圆场也没有帮助的吧。

在脸上的红霞稍退,会长像是整理自己心情的说道。

「这个……怎说呢,虽然本来没打算说这番话……那,那个呢」

「嗯」

「我……………………,喜欢杉崎喔」

「我超开心的」

先不管她的心情有多么的复杂,因为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所以我用笑容去响应。会长也心情舒服一点的回以微笑,但是,表情很快就认真起来,继续把话说下去。

「但那是和我对知弦……还有深夏、真冬……还有杏子……最喜欢的朋友与家人所抱有的那种喜欢,基本上一样的感觉」

「……嗯」

对这已经有了觉悟了。倒不如说,其实,我自己,本来就清楚这件事。

但是即使这样也好……我也要把要说的话,先说出来。

「即便如此,我还是会永远地把会长当作一个女孩子来喜欢的哦,在恋爱的意义上的那种喜欢」

「……呀,呜」

会长一瞬间害羞了。但是很快就低下头。

「……抱歉呢,杉崎」

「不不,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不一直是这样的么!」

「……嗯」

会长带着寂寞,但是却有点安心的样子回应着。

……我不觉得自己被她讨厌了。 相反,我确信她是喜欢我的,而且大家也是喜欢对方的,至少我是这样想的。但是……。

「喜欢这种感觉的区分……我,还是不太懂」

「……对呢。那个的确,非常困难呢」

我同意会长的话。

喜欢这种感觉的,区分。如果那种事可以很简单做得到的话……中学时代的我们,就不会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不,现在的我也是,有够古怪的吧。

举例说……不怕被误解的说出来的话。我,有着男性的,某种意义上比学生会成员相同,甚至重要性在那之上的人……朋友们。 但是喜欢异性的我,会跟他们谈恋爱的可能性完全没有。……小真冬最喜欢的BL的可能性,就先排除掉吧。

但是,如果,明天突然那家伙跟我说自己是女生而且告白,甚至连样子也变成美少女,那怎办呢。……当然会感到困扰,先不管这是不是恋爱,但也一定会心跳加速吧。……实际上,虽然有一点不一样但也相似的情况之前也有遇过,这倒是真的。

这样想着,我所说的「恋爱」,原来还真是肤浅的东西呢。明明对方的内在没有改变。只是外在改变一下的话,就会对其有反应了。但是这件事,虽然很想反驳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就因如此,会长所说的话,令我意外的感同身受。

「杉崎呢……唔……我想,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人。 那个,一起相处时心脏会扑扑跳……真,真的会这样」

会长的表情再次染红。一如往常是个很可爱的人呢。我非常喜欢这个人。

「但是呢……我,我,从来没试过,跟男生像这样要好。所以……所以,这是不是恋,恋恋恋,恋爱……什么的,实在,不,不太清楚……」

「嗯……我明白了。我认为这是最妥当的答案」

「是,是么? 但是大概我……说了些,非常孩子气的话喔?」

「嘛,一般来说应该是更早就会接触到的问题也说不定……但是,这不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喔」

「是,是么」

「就是这样」

「……抱歉呢」

「所以,你不须要道歉喔,会长。还有就是我……很高兴」

「哎?」


「我明白的,因为会长,把我当成重要的人……而且,就算不清楚这是不是恋爱,也稍微开始意识到作为男性的我了」

「呀……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