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学生会的十代-放送的学生会

♪ 恰~、恰~啦~! ♪

会长「本周注意到的事情」

杉崎「终于不再是All Night而改成J○NK了啊!深夜的笨○力!」 (注:这里NETA广播节目《月曜JUNK 伊集院光 深夜の馬鹿力》)

会长「杉崎真烦人!重来!咳咳。本周注意到的事情」

杉崎「…………」

会长「我们,其实是轻小说啊!」

杉崎「注意到了不得了的事情啊————!」

会长「樱野栗梦的All Night全时空!最终回延长一百五十小时直播特别节目——!」

杉崎「主持人会死啊!」

♪ 开场 BGM ♪

会长「呐呐,大家。所谓的轻小说,基本上全都是事先编好的虚构故事哦」

杉崎「不要在一开场就说出这种事情啊!毒舌风的广播也要适可而止啊!另外我们的会议可是连一次都不曾事先编好啊!」

会长「那么接下来……在前一阵去了家电商场,但是那里的店员真的是老奸巨猾呢。我在寻找可爱的U盘的时候——」

杉崎「会长会长。这些闲谈,会持续很久吗?」

会长「大概两个小时吧」

杉崎「那你就一个人做广播啊!让我们回去吧!」

会长「真拿你没办法啊。那么,T○S风格就到此为止好了」

杉崎「从最初开始就停下啊。既然冠上了All Night的名字……」

会长「好——那么,总之从惯例的问候开始。预备!」

女生一同『晚上好——!』

杉崎「虽然很不甘心,感觉这个问候已经固定下来了所以早就不再吐槽了」

会长「就是这样,今天也是我们四个人为大家放送~」

杉崎「喂,等等,刚才很干脆地忽略了一个人啊」

会长「……该怎么说呢。我认为在『四名可爱女孩子放送的广播』和『四名可爱女孩子+一名恶心男放送的广播』之间有着相当程度的需要差异呢」

杉崎「明明就是只会长,居然意外的犀利!」

真冬「那就是存在于幸○星或电○炮与学生会之间难以填平的差距呢」

杉崎「在系列最终卷里面出现了主人公竟然是没人要的孩子的说法!」

深夏「键,我爱你哦」

杉崎「如果你认为只要有爱,其他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不要就大错特错了!」

知弦「正因为有Key君的存在,我们才能更加闪耀哦」

杉崎「这是在说『你不过是个陪衬角色!』的意思吗!?」

会长「好了啦,欺负Staff什么的就到此为止吧」

杉崎「在不知不觉间被降格成幕后人员了!」

会长「那么就算在给大家的引擎加把油的意义上,今天的第一曲也要热情洋溢地开始哦!」

杉崎「又要播放会长你们唱的奇怪曲子吗……」

会长「下面是中岛○雪小姐的『怨•○』」

杉崎「出人意料的选择!」

~ 『○•恨 完整播放』 ~

会长「……很好,以上就是中岛美○小姐的『○•恨』」

女生全员『……耶……』

杉崎「我就知道啊!情绪肯定会变成这样子的!毕竟第一曲就拿出了这种歌曲啊!」

会长「那么接下来是第二曲,请务必陶醉其中。『黑暗的星期日——」

杉崎「这是什么惹人嫌啊!想让听众怎样啊!」

会长「哎,明明我的信念从第一卷起就坚定不移的贯彻着『快乐第一』啊」

杉崎「在最终卷这不是完全打破了嘛!够了够了,歌曲单元就到此为止!」

会长「是这样吗?那就没办法了呢。接下来下一个单元!『杀键』!」

杉崎「这个也给我跳过!」

会长「唔,真是任性的Staff啊……。那么……来进行这一次的重头戏?」

杉崎「还有那种东西吗?」

会长「恩。那么那么,咳咳。『即兴广播剧』~!咚咚啪啪~」

杉崎「虽然我觉得广播剧是个好主意,但是即兴的话就是说……」

会长「没错!没有剧本!就是像笑福○鹤瓶的スジ○シ一样的广播剧哦!」  (注:スジナシ是搞笑艺人、落语家笑福亭鹤瓶主持的一个电视节目,在节目中鹤亭与嘉宾表演即兴短剧)

杉崎「已经预感到混沌了!」

深夏「不过似乎很有趣不是嘛」

真冬「真冬认为总的来说即兴剧越是混沌就越有趣呢」

知弦「我也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适合我们这些人的单元哦」

会长「就是吧!顺带一提,我是负责旁白角色的哦!」

杉崎「不过嘛,广播剧的话没有根据情况或心情进行解说是不行的……会长,你没问题吗?」


会长「没,没问题啊!就带着坐上泰坦尼克号的觉悟放心交给我吧」

杉崎「很多人乘上去然后沉没了对吧」

知弦「小红,你大概只是想要掌握故事的主导权而已吧」

会长「唔……才,才没有那回事呢。完全是由演员的即兴表演来决定主线的!」

杉崎「那么……首先来决定舞台的设定和角色设定之类——」

会长「没有哦!」

杉崎「哎?」

会长「所以我不是说了嘛,全部都是即兴表演!设定也好场所也好一概没有!」

杉崎「这下子又是高难度……」

会长「没问题!因为某种程度的设定会由身为旁白的我来操纵!」

杉崎「有种难度会变得更高的预感!」

会长「总之,先试试吧!」

广播剧「即兴演员们」

这里是……那个,对了,是热带的原始森林。在四处回响的鸟兽啼鸣声之中,他,杉崎键正独自前行。

杉崎「哎……哎哎!?喂,我、我为什么突然处在这种状况——」

杉崎键、正在前行!

杉崎「唔……咳咳……呼呼。好热……真是的,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唔,这样下去的话会倒下的……」

很好很好……啊,咳咳。他,杉崎键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脚下步履蹒跚,全身伤痕累累,意识朦胧模糊,最主要的是他脑子还非常的不好使。

杉崎「最后那个好像不对劲!」

他大声喊出了不明所以的呼喊。

杉崎「我真的是危险人物的设定啊!」

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错乱。已经刻不容缓了。

在热带雨林之中,在他终于双膝无力就要倒向地面的那一瞬间。出现了发现这副模样的他而慌忙走进过来的一道人影!

『…………』

杉崎「那个,谁出来一下啊!」

一道人影!……人影!……所以说人影!

深夏「……没事儿吗……」

杉崎「完全没干劲!」

在那里出现的是……没错,是同样在这片热带雨林中遇难的深夏。

深夏「我的设定也是遇难之中啊……」

她似乎也有些混乱的样子,一边念叨着莫名其妙的话,一边朝倒下去的杉崎键伸出手。

深夏「真没办法啊……扶好」

杉崎「哦……太好了,Thank You,深——」

他抓住了突然现身的素不相识的少女的手,站起身来。

杉崎「……虽,虽然不知道您是哪位,但还是多谢了」

深夏「啊,不用介意。我是深夏。…………。…………是史上最强的格斗家」

杉崎「竟然自行创造了设定!」

或许是他仍然处于错乱之中吧,口中依然说着不明所以的话。

……那个,恩,总而言之,两个人互相进行了自我介绍。

杉崎「我是杉崎键,十七岁,是一名学生。那个,在这里是……对了,乘船旅行中遇难了,辗转来到了这里」

深夏「那还真是不得了啊」

杉崎「是啊……深夏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

深夏「嗯,我是……在黑洞附近战斗而卷入了时空的扭曲」

杉崎「这才真是不得了啊!」

两个人结束自我介绍后,在深夏的带领下开始向附近的泉水进发。

在来到泉水附近的时候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水声。走过去一看,在那里竟然有一位Nice Body的女性在沐浴!

知弦「……呀,野比好H」

二人「完全没有干劲!」

就这样,在经历了小小的杀必死场景,换好衣服做好准备之后重新开始自我介绍,好的来吧。

知弦「我的名字是知弦。身在此处的理由是……。…………」

杉崎「理由是?」

知弦「……有点东西,想埋在谁都找不到的地方」

杉崎「这,这样啊。话说回来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沐浴呢?」

知弦「那是,把溅出来的血——」

杉崎「哇!我不想听!这些设定我全都不想听!」

陷入半错乱的杉崎不情不愿地让神秘的女性,知弦加入了队伍,一行人的旅途还在继续。顺带一提,因为实在很麻烦,接下来的称呼方式将恢复平时的习惯。

杉崎「好随便啊……。……那个,总而言之,看起来我们似乎是遇难了。这个时候就让我们齐心协力从这片热带雨林之中逃出去吧!」

二人『哦』

三人团结一致。但是在这个时候的他们还完全无从得知,紧接着将要发生的悲剧。

三人『这个伏笔埋得也太不详了啊!』

无论如何,三人在热带雨林之中彷徨。突然!身旁的草丛发出唰唰声摇动起来!


深夏「哈!这个难道说是刚才的伏笔……!该死,怎么能这样被干掉!先手必胜!超必杀•电光石火大破坏正拳突————————!」

来说明一下吧!深夏的必杀技,电光shihuo……什么什么的,这招甚至无法用肉眼识别的攻击可以让吃到这招的对象确确实实地被轰杀致死。

杉崎「不愧是深夏!真是太可靠了!」

知弦「把死亡flag逆转什么的……太燃了,深夏!」

队伍成员激动起来!深夏露出一副凶狠表情的同时,吃到攻击的某个人发出了如同临终惨叫的呻吟声!

真冬「呜噗——————————!」

二人『小,小真冬——————————————!?』

没错,从草丛中颤颤悠悠走出来的正是另一名生还者,小真冬!小真冬因为攻击力过于强烈而被打飞!

深夏「真,真冬——————————————————!」

三人露出绝望的表情注视着一闪化作天上星辰的小真冬。……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杉崎「不详的伏笔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应验!」

无力垂下头的三个人之中,深夏的失落尤为严重。没想到竟然会用自己的双手葬送掉生还者……她已经被深深的悔意击垮了。

深夏「不对,刚才那个不是我,而是旁白的错——」

她陷入了深深的自责!认为全部都是自己的责任而感到伤心!

深夏「……唔,都,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真冬她……」

……说起来,总觉得小真冬还没有进行自我介绍……唔,全员不知为何早就已经认识她了的样子。所有人都唐突地说起了各自和小真冬在一起的回忆(追加设定)。

杉崎「呃,那个……小真冬和我一样都是乘坐那艘遇难船的乘客……」

深夏「原来是这样啊。我和真冬该怎么说呢,就只是普通的姐妹」

知弦「我和小真冬……是呢。举个例子的话就是Q○和圆○似的关系」 (注:动画《魔法少女小圆》中的QB和圆神)

杉崎「只能让人有不好的预感!」

总而言之完成了自我介绍,因为实在是有各种麻烦所以让故事快速进行,三天后。

三个人依然在热带雨林之中彷徨。三个人拖着踉踉跄跄的无力脚步依然继续前进。可是!就在这个样子的三个人前方,草丛中再一次蹿出一道影子——!

深夏「唔,敌人吗——呃,不对,这时候不能慌张!好险!差点就犯了和上一次一样的失败。这时候说不定同样会有人出——」

没想到跳出来的竟然是僵尸!

深夏「该死!超必杀•风林火山四属性上勾拳——————!」

来说明一下!她的必杀技,风铃huosan……什么什么的,是将自然之力汇聚于拳头之上放出的技巧,吃了这一招的对象会确确实实地被置于死地!

杉崎「不愧是深夏!就算后发都这么可靠!」

知弦「对突然袭击也能做出对应……真能干啊,深夏!」

队伍成员激动起来!深夏露出一副凶狠表情的同时,吃到攻击的僵尸发出了临终惨叫!

真冬僵尸「嘎噗————————!」

二人『小,小真冬————————————————————!?』

没错,拨开草丛从里面出现的,正是化身为僵尸复苏的小真冬!真冬僵尸因为攻击力过于强烈而被打飞!

深夏「真,真冬——————————————!」

三个人露出绝望的表情注视着再一次一闪化作天上星辰的小真冬……悲剧就这样再次发生了。

杉崎「……算,算了啊,毕竟僵尸化了,恩,把她打倒才是正确选择——」

顺带一提,小真冬虽然化作了僵尸,但是还清楚地保留着意识,她想着利用这份不死的特性或许能够为大家稍稍派上些用场才为了和大家汇合而来的。

三人『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续两次杀死善良人类的三个人!他们的命运到底会去往何方!

在进行故事后半部分之前,先进一段广告!

PONPOKO,PONPOKO,PONPOKOPON

这里是狸猫旅馆,PONPOKOPON

这里没有浴池哦,PONPOKOPON

这里也没食物哦,PONPOKOPON

但是,这里有炉灶哦,PONPOKOPON

能够熬煮汤汁哦,PONPOKOPON

…………

PONPOKO,PONPOKO,PONPOKOPON

杉崎「似乎播放了无谓地恐怖广告!?」

会长「杉崎你太烦人了,赞助商会很困扰的吧。你看,还有其他的广告啊」

下一次是特别的一周!特别企划第一弹「把用我的脚做出的章鱼烧展示给各位听众!」,那么我终于要从拉莱耶的播音室冲出来展开让各位的SAN指降低的活动咯!


特别企划第二弹「死灵之书朗读会」!录音的准备完成了吗,各位听众们!

接下来接下来,我们竟然请到了「奈亚拉托提普」作为特邀嘉宾来到我们节目!我们期待着大家对以「奈○子」之名,闻名于十几岁孩子间的这位潜行的混沌小姐提出的询问!

内容丰富多样的「克苏鲁的All Night全时空」在每周星期八Q点准时开始!  (注:以上各名词均来自于轻小说《潜行吧!奈亚子》)

杉崎「播音员同伴真不得了!」

会长「毕竟是全时空嘛。就是这样,广告结束!接下来请继续收听广播剧!」

面对终于稳固住通往国士无双之垫脚石的杉崎键,美少女雀鬼•知弦那巧妙的陷阱露出了獠牙!到底他能否跨越这道难关从而取回被拔走的头发吗!

杉崎「前半部分是这种内容来着!?而且已经被拔掉的头发就算取回来也毫无用武之地了啊!」

对不起搞错了。是三个人一起彷徨,并且二度杀死了小真冬。

杉崎「现实是在太残酷了!」

就是这样,接下来请继续。

杉崎「唔……总,总而言之,让我们转换心态吧。虽然小真冬的事情十分遗憾……但是,嗯,那是事故,是没有办法的,好吧?」

杉崎随口说出了十分无情无义的发言,这是怎样一个无血无泪的男人啊。

杉崎「我认为我对旁白产生了恶意!」

……杉崎一副剃掉了眉毛的的小混混脸,口中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奇声。

杉崎「啊啊,我的相貌描写变成了很过分的情况!冒犯您实在是万分抱歉!」

反省起来的杉崎脸上眉毛神奇的复活了。真是可喜可贺。

杉崎「嚯。总,总而言之,现在沉浸在悔恨之中也无济于事,让我们继续向前迈进吧」

知弦「没错呢,而且因为小真冬不偏不倚的变成了僵尸,所以我认为就算受到了深夏的攻击她也还活着——或者说是还能行动的可能性是很高的」

深夏「这,这样啊。好嘞!让我们为了寻找让真冬从僵尸之身复活过来的方法,再度开始探索这片热带雨林吧!」

积极向前的三个人重新开始了对这片雨林的探索。已经死去的人会化作僵尸复活的热带雨林……在这个地方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咔嚓哗啦咔嚓哗啦。啪啦。啪啦啪哩啪啦啪哩。噗咻,咻哗,喀吱喀吱喀吱喀吱,咕噜咕噜,呼啊!

杉崎「旁白似乎吃起点心来了啊!」

虽然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是三个人的冒险还在继续,他们正在进行着闲谈。

杉崎「根本是完全进入点心时间了啊!」

知弦「那么我们也趁这个机会暂时休息一下,来吃饭吧」

深夏「好嘞!那就来狩猎吧,狩猎!猎取野兽之后整个烤来吃!」

杉崎「先把这些发言完全不像是出自女性之口的问题放到一边,这倒是个不错的提案。深夏,去为我们狩猎吧」

深夏「没问题!……看,那是?」

……咕噜,咕噜。

深夏「咳咳!那,那个是!」?……啊……那个,深夏注意到草丛再一次唰啦唰啦的晃动起来。

杉崎「这是何等的随便……不过不管怎么说,深夏,似乎是野生的动物出现了哦!这时候就一鼓作气狩——」

深夏「哼……太天真了啊,键。回想一下迄今为止的情况吧!」

杉崎「恩?……啊啊!」

深夏「没错!这个时候,如果认为是野兽而冲过去的话,真冬Flag!」

知弦「真是漂亮的回避啊,深夏!很好,这一次就来好好地进行确认一下!」

作为三个人的代表,深夏扒开草丛之后探头观察过去,在那里的是……

深夏「(咽口水)」

竟然是一大群狼!

深夏「好嘞!不是真冬!看我一口气把它们踢飞——」

杉崎「深夏等一下!再稍稍等等!商会也是确认到是僵尸之后就出手,结果打倒的是真冬的僵尸对吧!这一次也有是同样陷阱的可能性!」

深夏「!太,太危险了啊。呼,很好,就再观察一下情况吧」

知弦「呼,两个人真是漂亮的判断呢。那么就让我们来好好观察一下旁白接下来的应对吧」

…………

三人『…………』

…………

三人『…………』

…………

三人『…………』

…………咔嚓咔嚓,唔唰,唔唰唔唰 。

三人『…………?』

就是这样,在三个人无谓地发呆的过程中,实际上是被狼群包围的真冬僵尸已经被完全吃光了。

二人『小,小真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了看发出惨叫的两人,同时斜眼瞄了一下维持着摆好的架势呆愣在原地的深夏,群狼打着饱嗝离去了。


留在这里的……只有小真冬的衣服和骨头。小真冬被十分干净彻底的吃掉了。

三人『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个人第三次害小真冬死掉!全员被强烈的后悔笼罩了!

杉崎「该死!为什么……为什么是这么惨烈的内容啊,这个广播剧在干什么!」

知弦「旁白本人虽然很平静的用大灰狼与小红帽似的感觉在叙述……但是从我们的视角来看实在是太过生动形象的死亡场面!实在是连我都会退缩的恶心展开!」

深夏「真冬……真冬——————————————!」

就这样,三个人漂亮的再次冲入了Bad End。

三人『到底是谁的错啊!谁的!』

唔,「世界○迷宫」那样的游戏在选择了错误的选项而受到伤害的时候,你们会因此对游戏本身加以批判吗?哼哼。

三人『唔……』

总而言之,三个人的旅途还在继续。不断继续下去,再继续下去。

杉崎「……呼。恩,大家转换心情吧!关于小真冬……呃,该怎么说呢,就让我们认为她是『就这样的角色』吧,嗯!」

杉崎键说出了十分薄情寡义的话。这是怎样的男人啊。

杉崎「不管怎样我就是要说!总而言是就算只有我们几个也要平安的从这里逃出去!我认为这样才是为了小真冬能做的事情」

听到了这些似乎很有道理的发言,深夏和知弦作出回应。

深夏「说,说的没错啊……嗯。不从这片热带雨林中逃出去,正式地为真冬建一座坟墓不行呢」

知弦「是啊,而且……而且考虑到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遇到小真冬突然出现的情况的话,就已经无所畏惧了呢」

重新坚定决意,三个人再次开始逃出热带雨林的旅程。就这样,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没想到在前方发现了金字塔似的的谜样遗迹!

杉崎「基本上这个故事的方向性已经分不清……」

在某种不可思议的理由之下三个人向遗迹走去。他们来到入口之后开始交谈起来。

杉崎「……要进去?」

深夏「这不是要进去的展开吗?」

知弦「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是只能有不详的预感呢。站在避开旁白的想法的角度上,不是还有最终不进去的手段吗?」

杉崎「说的也是呢。那就回避吧」

深夏「哎?进去吧。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杉崎「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

深夏「不,但是,刚才的狼群时间也是如此,但是无论是进入这个遗迹还是不进入这个遗迹,我觉得最终都会通往Bad End的哦」

杉崎「唔,的确有点道理」

深夏「对吧?既然如此,站在故事起伏的角度上,这里就让我们一起进去吧!」

知弦「……真没办法呢」

看起来三人商量出了结果。他们战战兢兢地朝遗迹里面迈出脚步。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

杉崎「什么,陷阱吗!?唔,回避——」

世界各国向热带雨林发射来一万发核导弹!

杉崎「完全不是遗迹如何了这种程度的问题!」

可是,突然之下遗迹展开了防御护盾!将核导弹完全挡住了!No Damage!

知弦「那这个无谓地宏大事件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有必要吗!?」

就是这样,三个人开始了对遗迹的探索。

深夏「这是座不得了的遗迹这一点倒是彻底理解了。……开始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了耶!」

杉崎「……这个嘛,心情倒不是不能理解」

知弦「两个人都有着男孩子的感性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座遗迹到底是什么。三个人各自对此展开了思考。

深夏「(肚子好饿哦。今晚的点心要吃什么呢?)」

杉崎「(工口度不够啊。今晚的点心要怎么办呢?)」

知弦「(日经平均股价……)」

至少来一个人思考下遗迹的事情啦!

杉崎「哎……真没办法啊。知弦姐,这座遗迹到底是什么遗迹呢?」

知弦「不清楚呢。但是,从防护盾的情况来看也可以知道是由高度的文明建造出来的呢」

没错没错,就该问这个!就是这样,他们三个人继续着遗迹的探索。到底他们能否解开遗迹的谜团呢!

杉崎「这个故事的主题不是从热带雨林中逃出去的吗……」

深夏「总觉得已经完全成了L○ST或者星球流○记的展开了啊」

咳,咳咳!关于这一点,这些都是逃脱故事中很常见的桥段所以不要在意!

知弦「不过如果能够使用这座遗迹的力量的话,要逃出热带雨林什么的似乎很容易的样子……」

对吧!总而言之,三人继续调查遗迹。很快……接二连三出现在眼前的,充满科幻味道的装置!用来进行层间移动的传送器之类,用来净化身体的清洁器之类还有……那个……炒,炒面会自动出来的炒面机之类,使用电子货币的自动贩卖机之类!


杉崎「感觉后半部分好寒酸!至于最后那个自动贩卖机根本就是普通的科学之力啊!」

其,其他的东西也有啊!能打,打电话,能发邮件,能浏览网络还有丰富的应用程序可玩儿的小型携带终端机器之类的也是有的!

知弦「那个东西被人们称作智能手机哦」

…………现在的时代意外的充满未来味道呢。

深夏「感觉旁白开始自暴自弃了!好好工作啊!」

总,总而言之,眼前的镜像就是似乎三个人完全弄不清使用方法的超科学技术的On Parade!就是这样的遗迹!他们就在这里,正在展开探索!

杉崎「哈……那么切换心态吧。看这个情况,会不会有能够逃出热带雨林的装置呢?知弦姐」

知弦「是呢……现在还没发现的样子。而且我认为就算找到了那样的装置,在不明白正式的使用方法的情况下使用是很危险的」

深夏「万一被释放到宇宙空间中的话,除了我之外就全员成佛了呢……」

杉崎「嗯,先把你那作弊般的性能放到一边,总而言之这一点很有道理……」

虽然找到了各种各样的超科学却依然无法达成目的的三个人,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外星人!

三人『这么突然!?』

竟然是一群章鱼状的外星人拿着光线枪跳了出来!

杉崎「还真是过时的外星人!」

知弦「毕竟是小红的想象嘛。但是章鱼型外星人……不如说反而很有恐怖感!」

杉崎「的确!」

两个人动摇起来。可是与此相反,只有深夏还保持着冷静。

深夏「呼,已经没有会杀死真冬的担忧了!那么我就是最强!」

才刚听到她这样宣言,深夏就在眨眼之间压制住了外星人们!

深夏「呼哈哈哈哈!」

杉崎「嗯……总觉得同伴角色强过了头导致故事完全没有紧张感」

知弦「快节奏不是很好吗」

杉崎「快节奏啊……明明遗迹的谜团还多到数不清,但是已经有了快要解决的感觉……」

咳咳——突然,从本该倒下的外星人们之中站起来了一匹,并且开始朝杉崎等人靠近。它的眼睛里并没有敌意。三个人正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仿佛要将它的生命之火燃烧殆尽一般开始讲述起来。

这座遗迹实际上是宇宙飞船,是为了侵略这颗星球而来的。而且在计划已经失败的现在,能够将地球毁灭的自爆装置已经被启动了。能够阻止自爆的方法是不存在的。可是只要在爆炸前的这段时间内让宇宙飞船飞上宇宙的话就能拯救地球了,并且说出了发射的方法。顺带一提的是自己是被这颗星球的大自然迷住而想要守护这颗星球,因此背叛了同伴们。可是想到迄今为止犯下的罪过,就想要在这个地方和同伴们一起被深夏解决掉。就是这样,自己到现在为止的,能够和终焉的○代记相提并论的宏大故事。更进一步说明了杉崎等人来到这片雨林并非是偶然,而是为了让他们作为人类的代表来阻止自己等人而由自己召唤而来的。另外知弦被溅满血还想要埋葬的东西是身为外科医生的她想要拯救却没能拯救的,是被没心没肺的外星人随意伤害的动物。至于小真冬则是并没有特意将她呼唤过来的印象。她完全是没人要的孩子。不如说为什么会擅自被卷进来这一点才是完全无法理解的。不客气地说完全就是妨碍。明明是因为不知为什么死掉了才无可奈何之下让她以僵尸的形式起死回生,但是又再一次死掉,甚至还被吃了个一干二净。正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情而记住了僵尸味道的狼群闯入了宇宙船并弄得不可收拾。还有还有,碧阳学园的学生会长是人类中最美丽聪明的。

说完这些话,外星人很干脆的断了气。

杉崎「总觉得伏笔一口气的回收掉了——————————!」

深夏「简直就像连载十周被腰斩的最终话一样!」

知弦「是厌烦了吧,小红……」

就,就是这样,杉崎等人向着宇宙飞船的控制室前进。可是在那里遇到了意料之外的关卡!控制室竟然被察觉到同伴背叛的外星人首领使用超坚硬的究极物质超•坚硬封锁起来了!

杉崎「唔……为什么会这样!这样子的话就没办法把就要自爆的宇宙飞船发射出去了!这样下去地球就!」

知弦「这个物质……就算用它们的兵器也没办法轻易破坏的样子呢。万事休矣……吗」

绝望的气氛笼罩在三个人头上。可是!仿佛是要将这股气氛吹散一般,她站了起来!

深夏「要放弃还太早了!」

二人『深夏!』

深夏「你们两个就交给我吧。这里就由我……由我,用注入了全部力量的最终奥义来开拓道路!」

杉崎「但是深夏……要是那样做了的话,你的身体就!」

深夏「呼……我跟你约好了吧。回去的话就做一个真冬的墓!」

知弦「!深夏!你……」

手心渗出汗水的热血展开!深夏在输给自己热情的二人的注视之下……使出了最终奥义!

深夏「椎名流真最终奥义……………………冲撞!」

二人『好普通!』

场面上的普通先放一边,深夏的奥义对超•坚硬效果拔群!粉碎崩落的超•坚硬!深夏也同时跌倒在地。


杉崎「深夏!」

深夏「没,没关系,我还没死哦。比起这个,你们两个快点把宇宙飞船!」

知弦「交给我吧!」

多亏了深夏使出浑身力气而抵达控制室的两个人按照背叛同伴的外星人所说的指示操纵起来。

知弦「很好,设置完成了。这样子这艘宇宙船在十分钟后就会自动发射并自爆了!」

杉崎「剩下的就是剩下我们从这里逃出去了对吧!深夏,我来背你,快上来!」

深夏「啊……抱歉啦,键。得救了呢」

杉崎「不,我也在性的方面得救了,所以不用在意」

深夏「…………我到底是不是在爱着你呢…………」

杉崎「啊啊深夏你干嘛望向远方啊!我错了啦!我错了好吧!我不会考虑奇怪的事情,会好好背你的啦!」

知弦「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快走吧!」

就这样,三个人沿着来时的道路向外返回。可是……在途中,像是要阻止他们似的某个生物就站在那里!

杉崎「啊……那是!」

没错,那……竟然是吃掉了小真冬的狼群中的一匹!

深夏「呜,竟然在这种时候!」

知弦「不妙了呢。深夏不是能够战斗的状态。现在应该逃跑呢,Key君!」

杉崎「但是知弦姐,那样就分不清回去的路——」

知弦「为了顾全大局只能这样了啊!只能从其他的路线走了!」

三人一溜烟地逃了出去。可是,理所当然地狼也紧紧跟了上来!

杉崎「呜……知弦姐,这样下去立刻就会被追上的啊!毕竟对手是野兽啊!」

知弦「…………。……看起来也并非如此哦,Key君」

杉崎「哎?」

听到知弦意料之外的发言,杉崎转过身去。的确狼的动作微妙的有些僵硬,速度也并不是很快。

深夏「……对了,是因为肚子太饱了啊!因为真冬!」

二人『啊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真是奇迹!羁绊唤来了奇迹!小真冬的确完全是没人要的孩子,但是她也以她自己的方式,在最后的最后为大家派上了用场!

深夏「真冬……谢谢你了……(无力)」

杉崎「深夏?你怎么了!深夏!」

知弦「没关系的哦,Key君。似乎只是因为放下心来而失去意识了而已。总而言之要快点了哦!」

两个人继续奔跑!在跑了一段时间之后,前方终于可以看到一道光亮!

知弦「!Key君,看那边!是出口哦!」

杉崎「真的!但是……啊!因为快要发射了所以防护盾就要张开了!」

知弦「抓紧时间,Key君!」

杉崎「是!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两个人在防护盾张开的前一刻,千钧一发的时候跳到外面!可是在他们背后,狼也正要跳出来的时候——

杉崎「怎么能让你得逞!」

狼「嗷呜!」

就在这个片刻,杉崎转过身一脚将狼踢飞了!真可怜,狼就这样被防护盾挡住,漂亮的被封在了宇宙飞船之中。尽管还在嘎吱嘎吱地挠着防护盾,不过这也都是无谓的挣扎。

杉崎「看你活该!这就是……替小真冬报仇!」

狼「嗷呜——————————————————————————!」

遗迹就这样带着狼的哀鸣声一起,向着宇宙发射了出去!

没错……地球得救了!

知弦「结束了呢……」

杉崎「结束了呢……」

两个人仰望着天空,低语道。头上可以看到的是不知道被从那个国家派来的救援直升机。两个人沉浸在充满内心的满足感之中的时候……趴在杉崎背后沉睡的深夏肚子咕噜噜地响了起来。一下子被吹飞的两个人。缓缓降落的直升机。

就这样,他们的冒险终于画上了句号。

像是对三位英雄表示祝福一样,宇宙飞船爆炸的声音响彻四周。

…………

实际上是连同小真冬的灵魂凭依在上面的狼一起爆炸的声音。

二人『小,小真冬——————————————————————!?』

END

会长「那么就开始下一个单元——」

四人『给我等等』

会长「恩?怎么了?」

杉崎「才不是怎么了吧!难道就没什么想说的吗!特别是对小真冬!」

会长「哎?那个……有没有最近最值得推荐的iPh○ne应用什么的?」

杉崎「那是什么事情!」

会长「哎,当然是适合小真冬的话题啊」

杉崎「才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关于广播剧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应该道歉的事情吗!」

会长「哎……啊啊!没有BL元素实在是抱歉了呢」


杉崎「才不是那种程度的事————————————!」

真冬「呜,已经没关系了,前辈。因为真冬的人生……一直都是这种感觉的」

杉崎「你看,这根本就是得到了某种十分寂寞的感悟不是吗!」

会长「就算这么跟我说,我也完全……」

知弦「小红……不管怎么说,刚刚那个角色分配都太过分了哦。给小真冬再多些台词不是更好吗?」

会长「?还真是说了奇怪的事情啊,知弦。无论凌波○还是长门○希还是零之○魔的塔○萨还是BL○ach的朽○白哉,全都是高人气角色啊!」

深夏「不,才不是那样,就真冬的情况来说比起无口角色,应该说单纯只是出演机会极少吧……」

会长「?深夏也净说些奇怪的事情呢。这就像天元突破红莲○眼的最终形态什么的,明明只在最终话出场了一次却大有人气不是吗!」

杉崎「小真冬的情况不是连活跃都没有过吗!」

会长「大活跃了啊,从结果上来说」

真冬「……如果能够多少给听众们带去一点欢笑的话,真冬就已经很满足了……」

杉崎「会长!看到小真冬的这个样子,难道你就没有任何想法吗!」

会长「和深夏不是很像呢」

杉崎「竟然这么说!?唉……算了。至少不是出于恶意才这么做的吧」

会长「那是当然了啊!在学生会角色的人气投票中小真冬的得票数特别高什么的,我可是没有产生任何想法的哦!」

四人『完全充满了恶意啊!』

会长「总而言之,来进行下一个单元吧!就是这样,知弦和杉崎先戴上耳机」

二人『哎?』

会长「因为不想让单元的说明被你们两个人听到。所以、耳塞伺候」

杉崎「这个是……」

知弦「定规的那个……是吧?」

会长「好了好了,不用管那么多戴上耳机!……很好,看起来很完美」

真冬「?会长,真冬有问题想问可以吗?」

深夏「如果是平时的话不是立场反过来吗。这次是怎么回事?」

会长「哼哼哼……总是让同一组人掌握主动的话不久没有波折了嘛!」

真冬「哦……不够就算这样对我们说,真冬对于迄今为止的经历也不是很清楚啊……」

会长「恩。迄今为止都没让小真冬和深夏知道详情,而是对杉崎和知弦下达指令,让他们和你们两个人谈话的」

深夏「嗯,那个的确是十分不自然的对话呢。嗯?等等啊,既然这样的话键和知弦不是已经知道了手法了吗?单纯站在相反立场上也没有意义不是吗?」

会长「哼哼哼。关于这一点是没有破绽的!这一次的方案可是稍稍有些不同哦!」

二人『哦?』

会长「那么重新说下单元标题!『强加的设定』!」

二人『啪叽啪叽啪叽啪叽』

会长「这个单元是为深夏和小真冬两个人追加上某种『设定』,并且让他们和杉崎与知弦尽可能自然地进行闲谈的单元哦!」

深夏「那个……虽然不是很清楚,不过简单的说就是我们两个不管怎样不要把微妙的部分暴露给键和知弦学姐,按照被提示的规则进行对话就OK了是吧?」

会长「就是这样!于是乎,来发表这一次的主题咯!」

真冬「如果是不那么容易就露馅的,有泛用性的题目就好了」

会长「给深夏追加的是《话说到奇怪的地方要突然抓住不放》这种角色设定!小真冬的是《被知弦杀害了双亲》这种过去设定!」

二人『哎哎!?』

会长「就是这样,两位、要开始了哦?那么杉崎和知弦,可以摘下耳机了哦!两人一起地」

杉崎「……不过,恩,的确是没听到单元的说明……是吧?」

知弦「没有呢……但是这个……就是一直以来的那个吧?反正又是姐妹将同一个词——」

会长「好了好了,到此为止!总而言之要开始咯!就是这样,四人自由闲谈开始!」

杉崎「这个嘛,那就没办法了,来聊天吧。那个,深夏,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啊?」

深夏「关于这方面的也没什么啊」

杉崎「这样啊。嗯……『关于这方面的也没什么啊』就是这次深夏的题目吗……」

深夏「到底再说些什么不明所以的事情啊,键」

杉崎&知弦『啊咧!?』

深夏「你们两个怎么了?一副出乎意料的表情」

知弦「呃……没,没什么,因为,深夏你,很普通地在说话……」

深夏「因为是自由闲谈的环节啊。当然会普通的说话了啊……」

杉崎「这,这样啊。……难道说,这次反而是普通的谈话单元吗?」

知弦「……原来如此,的确有道理呢。这或许是引诱我们考虑过度也说不定呢」

杉崎「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普通地对话吧」


知弦「是呢,过分多余的顾虑也没办法享受呢……呃,啊咧,小真冬从刚才开始就低着头不说话呢……难道说是身体不舒服吗?」

真冬「……没」

知弦「?小真冬?」

真冬「…………」

知弦「呃,那个,这个,为什么要这样……瞪着我呢?」

真冬「为什么、吗。…………………………哼」

知弦「!?哎!?小真冬,你刚刚哼笑了一下是吧——」

深夏「哼笑了一下?用鼻子……知,知弦姐,关于这个现象能否详细地跟我说明一下呢!?」

知弦「哎?不,深夏,现在比起那种事情来说,小真冬她——」

深夏「用鼻子哼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所谓的笑除了开口『啊哈哈』的大笑之外还有其他种类的啊!?这还真是很令人感兴趣啊!」

杉崎「冷,冷静一点,深夏。你到底在兴奋些什么啊。用鼻子哼笑什么的就是用鼻子呼气发出的笑……该怎么说呢,就是瞧不起别人的一种笑法啊。你连这都不知道吗?」

深夏「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抱歉,干扰到对话了呢。请继续吧」

杉崎「哦,哦哦,不过也没什么的……那个,刚才说到哪里了来着?知弦姐」

知弦「啊,恩。与其说是话题,不如说是我觉得小真冬的样子有点儿不对劲……」

杉崎「啊,的确是这样呢。那个,小真冬?」

真冬「是的,有什么事吗?前辈。哈!难道是关于和中目黑前辈恋爱的商谈吗!」

杉崎「?啊咧?小真冬很正常嘛?」

真冬「?这是在说什么呢?真冬一直都很平常啊?」

杉崎「……她这么说哦,知弦姐」

知弦「似,似乎是这样呢。真奇怪啊……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杉崎「知弦姐,你是不是有些疑神疑鬼过头了呢?就来一起普通地进行对话吧,普通地」

知弦「是啊。那个,那么小真冬,有没有什么最近值得推荐的游戏呢?」

真冬「…………」

知弦「小,小真冬?」

真冬「…………还真有脸跟我说话呢……」

知弦「!?小真冬!?」

真冬「没什么,什么事都没有。是呢,是问真冬最近沉迷的游戏是吧?」

知弦「是,是的,这样倒是没错……」

真冬「是讲家人被杀害的主人公用超残酷的手法完成复仇,在日本可是被禁止发售的游戏哦」

知弦「这,这样啊……那个,该怎么说呢,这个,真独特呢,小真冬的兴趣……」

真冬「……多亏了你,才觉醒的兴趣哦……。……哼」

知弦「那个…………唔,Ke,Key君……」

杉崎「小,小真冬。那个,这个,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真冬「?前辈怎么啦?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啊……」

杉崎「这,这样啊。是这样的话就好……那个,既然这样就说些其他的事情吧,其他的事情!对了深夏,给我介绍一下你最近沉迷的热血漫画的内容吧!」

深夏「…………」

杉崎「深,深夏?」

深夏「……果然还是不明白。没办法接受……」

杉崎「哎?喂,喂……」

深夏「『用鼻子哼笑』到底怎样做才行啊————————————————!」

杉崎「是这里!?你啊,还停留在那个话题上面吗!?」

深夏「呐,键,果然我还是不明白啊!用鼻子哼笑……怎么想都很奇怪的吧!」

杉崎「就,就算你这么跟我说……不如说,深夏,来说漫画的话题——」

深夏「用鼻子……哼笑……呼呼!……咻咻!……这难度太高了吧!」

知弦「深,深夏?那个,说是用鼻子哼笑不过不是真的只用鼻子笑,而是就像刚才Key君说的一样,指的是一种像是瞧不起人的态度稍稍从鼻子里漏出来程度的小动作。明白了吗?」

深夏「……哦!原来如此!不愧是见多识广的知弦姐,真的是浅显易懂!」

知弦「哎呀,是这样吗。呵呵,那我或许将来可以选择成为教师也说不定呢——」

真冬「啊!?圣职者!?就凭你!?哈,哈哈哈哈哈!杰作!这可真是杰作啊!」

知弦「小真冬!?怎么了!?语气突然改变了啊!?哎!?怎么了!?」

真冬「哼,你就尽情对孩子们宣扬成人之道吧。……哼哼,哼哼哼哼」

杉崎「喂,喂小真冬,从刚才开始到底是怎么了啊……」

真冬「?真冬就是平时的真冬哦?前辈才是,到底怎么了?」

杉崎「呃,没什么,那个……什么事都没有,算了」

真冬「……对了对了,前辈。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杉崎「恩,什么事啊?小真冬」

真冬「……突然失去家人,到底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呢?(一瞥)」


杉崎「好沉重!哎!?为什么!?」

知弦「而且小真冬,为什么一边瞪着我一边这样说啊」

真冬「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好奇而已哦……呵呵……才没有其他意思哦……呵呵」

知弦「不如说只能看出其他的意思啊!」

杉崎「好啦好啦,家人的话题是吧?那个,是啊。毕竟有各种各样的状况,概括地说就是充满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思绪,要说具体的表现的话应该就是『寂寞』和『悲伤』这两种吧」

真冬「寂寞,悲伤,是吗……」

杉崎「不,那个,这终究只是我的主观看法。你看嘛,我也是在很早的时候就失去了生母,还有一段时期和义妹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与家人拉开了距离的,所以这种心情可以说是切身感觉到的吧……呃,抱歉,让你心情沉重起来了啊」

真冬「前辈……」

知弦「Key君……」

杉崎「对,对不起,你们两个人不用介意的。呼,我也真是不成熟啊!一提到家人和过去的事情就一下子消沉起来了!停止停止!这种沉重尴尬的话题就到此为止,那么就为了让心情明快起来,进入下一个话题——」

深夏「啊,键,刚刚那个心理阴影的话题,能不能更详细地说给我听听啊?」

杉崎「才不要啊!你完全没看出话题的走向吗!?为什么还来揭别人伤疤啊!」

深夏「…………开~始~的?」

杉崎「什么都没有啦!话说回来那是什么无与伦比的露骨说法!」

深夏「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么,对林檎妹妹造成决定性伤害的键的台词是!」

杉崎「『果然我还是只能把你当妹妹看——』这怎么能说啊!够了,要开始其他话题了!」

深夏「其他的话题,比如说是?」

杉崎「哎?不,那个,你,就是……那个啦……那个……」

深夏「…………」

杉崎「这个,你看……那个……昨,昨天看到了形状很有趣的云了哦,之类的话题如何……」

深夏「…………」

真冬「…………」

知弦「…………」

杉崎「呜。对,对不起。果然——」

深夏「那个云的事情,能详细地说给我听听吗?」

杉崎「竟然给我刨根问底了!」

深夏「形状很有趣的云。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既然特意在广播之中提起来,那么想必一定是十分有趣的云彩目击案例。那么就准备好,堂堂正正地讲述出来吧!」

杉崎「实在对不起!该怎么说呢,真的,实在是非常抱歉!真的万分抱歉!」

知弦「Ke,Key君也没必要这样做到下跪道歉……」

真冬「就是啊前辈,这个世界上啊……存在着无论怎样道歉都无法被原谅……不对,是不会想要原谅的事情呢……(一瞥)」

知弦「……呜,呜,啊啊忍不了了!对不起,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小真冬,真的很对不起————!」

会长「好啦,因为两个人都坏掉了所以STOP!这个单元到此结束~!」

会长「就是这样,以上就是自由闲谈的单元。……那么接下来是——」

杉崎&知弦『完全没有详细说明!?』

会长「?真是说了奇怪的事情呢,你们两个。迄今为止的『定规的一言』单元也没有向姐妹二人说明过吧?」

知弦「的,的确是那样没错!但是这一次是不是回味有点太可怕了啊!你,你看,姐妹两个也说——」

真冬「……还真是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呢,你这个该死的邪魔外道」

知弦「哎哎——————————!?」

杉崎「等,这,这个单元真的已经结束了对吧!?有种还是只有我们被丢在『世界奇○物语』里面一样的感觉,是错觉——」

深夏「『世界○妙物语』!那个很有趣啊!虽然说不定会被说成有些怀古趣味,但是比起最近的,还是更喜欢过去节目里的章节呢!特别是那个,成为了后来都市传说的原型,如果给家里的监视摄像头动一下手脚的话——」

杉崎「就算你抓住这个话题也没用啦!不对,我是对会长——」

会长「好啦好啦,够了够了。……杉崎和知弦,不好好分清单元间的界限可是不行的哦!不行!」

杉崎&知弦『是我们的错!?』

会长「就是这样,差不多该结束了!」

杉崎「嘛……这样就算了,真是的。那么结尾环节要干什么呢?」

会长「嗯,因为这一次是最终回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来读一下各位读者寄来的明信片和邮件才行!」

深夏「哦,这个广播节目还有那种东西送来啊」

真冬「真是意外啊。本来我还以为虽然说是全时空,但是听众人数实际上连小众十八禁游戏声优播放的网络广播都望尘莫及呢」

会长「才没有那种事呢!虽然明信片什么的数量很少,但是,我们的隐藏听众可是很多的!」

知弦「隐藏听众有很多……有种Nic○Nico上面播放数很多但是收藏和评论数量极少的视频一样寂寞呢」


会长「够,够了啦!好啦好啦,要读了哦,明信片!」

杉崎「请便」

会长「咳咳。『……我每天都有愉快地收听学生会的广播』」

杉崎「虽然根本就不是每天都有来着」

会长「『这个广播节目对我来说,可以说已经成了毕生的事业一般的存在。听说这一次就是最终回了,我感觉到十分寂寞。』」

杉崎「哦……这个嘛,该说什么呢,实在是万分感谢」

会长「『回想起来,这个广播节目从第一回开始就宛如神灵附体一般十分有趣。会长那可爱的声音,会长那精彩的漫谈,会长那宛如专业人士一般的主持,会长那流畅的口齿』」

杉崎「……恩?」

会长「『虽然一想到再也听不到这些了就感到万分遗憾,但是我会祈祷能在其他地方大放光彩,请让我在这里献上由衷的谢意。这一段愉快地时光,真的是感谢各位了。』」

杉崎「哦,我们才是,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收听」

会长「笔名…………那个……由匿名听众送上」

四人『自导自演辛苦了!』

会长「嗯?那是什么意思?那么来读下一封邮件咯!」

真冬「这真是残酷……」

会长「下一个。『听说这个节目要结束了所以受到了打击。每一次,真的是很愉快地收听各位的私人谈话的……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呢。各位辛苦了。节目虽然要结束了,但是我期待着各位更加精彩的活跃哦!』来自笔名•YAJIKON先生」

知弦「恩,真是一封不错的信呢。谢谢你哦,YAJIKON先生。即便广播结束了,我们——」

会长「顺带一提,本名是藤堂莉莉西亚的说」

四人『那样子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杉崎「这是为什么呢,在知道写这个的人是莉莉西亚学姐的那一刻就产生了刚刚那些包含着感动之情的文字全都另有内情的想法!」

知弦「笔名的那个『YAJIKON』绝对是『来看热闹』的缩写吧」

深夏「而且最重要的,会长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在广播节目里公开本名啊」

真冬「这可是广播节目中忌讳中的忌讳啊」

会长「不,因为是莉莉西亚所以没关系的。就算有问题,反正也是最终回了!」

杉崎「这是何等腐烂的个性!」

会长「下一位。『……真遗憾。我只能想到这句话来表达。现在,听到这次最终回比任何人都更悲伤,而且更愤怒的毫无疑问就是我了吧。我就是有这种坚定不移的自负。』」

深夏「何,何等热情的邮件啊……能够这样投入进来我们真的很感激」

会长「『不,与其说是残念,不如说是早就已经无念了。为什么,为什么会结束呢。这种最终会绝对无法承认!绝对无法承认的!你们这些家伙,还留有没做完的事情才对吧!还有被忘在脑后的事情才对吧!少了那个的最终回什么的,那种东西……那种东西去吃屎吧!笨蛋笨——蛋!』」

真冬「好,好像有点可怕……这个,稍稍有点过于狂热的信奉者先生——」

会长「就是这样,本名OK,来自学生会顾问•真仪瑠纱鸟小姐的邮件!」

四人『忘了把她叫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会长「就是这样……各位,Byebye——————————!」

四人『就用这封邮件做结尾!?』

会长「……以上为各位播放的All Night全时空最终回特别节目,是由购买部的阿姨特别赞助播出」

杉崎「是那样吗!?而且一次都没有出现在广告里面啊!?没问题吗!?这样子没问题吗!?」

会长「啊,真是的,罗哩罗嗦吐槽个没完真是烦人啊!注意啦,至少在最后大家一起来个原创的问候哦!预备!」

杉崎「哎,哎,哎!?再,再,再见啦——」

女生一同『味曾田乐!』

杉崎「谁能明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ll Night全时空•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