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学生会的十代-寄托的学生会

「人是要通过留下什么,才能开始得到永恒的哦!」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听了她今天的名言,知弦姐表情极其认真地回答说。

「不对哦小红,我觉得只有用年轻的处女之血沐浴或者饮用,才能得到永远吧」

「为什么是写实的吸血思想啊!那种事就不要提啦!」

从某种意义上知弦姐也和往常一样呢。不过与其说她没有成长,更像是在去年已经长成的感觉。

会长在训斥过知弦姐之后,重新振作起来在白板上写出了具体的议题。然后敲出声来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本年度的学生会,要为下一代留下什么!能留下什么!今天就来讨论这个问题!」

『知道了——』

全体成员摆着一副懒洋洋的态度回应道。这个学生会,相对而言很少会正常地接受会长的议题,但也不用无意义地去责问正当的议题。……因为麻烦。

于是我接受了会长的议题,表情极其认真地开口说。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现在开始大家一起做生孩子的话题——」

『不是』

「确实呢」

因为全员射来骇人的杀意,我只好垂头丧气地退下来。……唔,明明一起经历了各种事件,这些后宫成员对我的态度居然没有丝毫变化——倒不如说有种恶化的感觉,就当是我的错觉吧。嗯。……咦,什么意思啊你们这些读者,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哈哈哈,放心吧,恋爱喜剧的最终卷比故事最开始的时候还要恶化的情况,怎么可能有呢,是吧?

………………………………

「……呜——」

「KEY君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怎么了!?」

「只不过是思春期而已,请不要在意。继续会议吧。」

自己调整好心情,加入会议。

然而,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关心过我的奇怪行为,坐在旁边的同班同学副会长嘀咕着说。

「就算说留下什么也……啊」

深夏摇晃着椅子,随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火的意志,之类的?」

「那种事只要木叶村继承就足够啦!」

「被诅咒的风俗呢?」

「那种风俗不要留下来更好吧!话说在碧阳没有那种风俗啦!」

「……不对哦小红,那个其实啊——」

「不、不想听!啊——、啊——、啊——!」

知弦姐就要触犯某种重大禁忌时,会长捂着耳朵大叫起来。……的确,那种事我们也不想知道。希望什么都不知道就毕业算了。

深夏「唔……」地再次陷入沉思,而知弦学姐仍在SM play之中,没办法只好由剩下的我和会计小真冬继续展开会议。

小真冬把看过的几本BL同人志整理好之后,从口袋里取出DS软件,一副受不了的样子提出建议。

「没办法呢。那就把真冬的这个风来的西◯最难关迷宫的99层,也就是最后一层之前的通关中断数据——」

「不、小真冬,那可是毫无价值的哦。所谓的游戏自己通关才有乐趣吧」

「呜,明明只是个前辈居然能说出正确的意见。……那、那就那就,把这个怪物◯人和梦幻◯星携带版和皇家骑◯团和女神◯闻录和机◯等最强数据装得满满的记忆棒——」 (注:以上分别为风来的西林、怪物猎人、梦幻之星、皇家骑士团、女神异闻录、超级机器人大战,除风来的西林外都是PSP游戏,存档保存在记忆棒中)

「这又不是游戏杂志的赠品!」

「呃唔唔……」

「你、你冲着我吼也没用的。嘛,想把自己养成的最强数据拿给别人看的心情我也明白。但是下一届学生会大概不需要」

「我知道了。那么,真冬就把描写前辈和中目黑前辈蜜月的真冬作同人志系列四十五册留下来吧」

「来年学生会的第一个工作看来是焚书了」

「太、太过分了!」

「那是这边的台词吧!」

「真是拿前辈没办法呢。那就只留下真冬挑选的三十册」

「问题不在那里!留下一册都不行!」

「怎么能像对待分裂增殖系的怪兽一样……」

「真是的。留那种东西,还不如把我这个已经攻略完的Galgame数据留下来呢」

「那才叫攻略完成的数据是最没价值东西呢!」

「什、什么!?小真冬可就不懂了吧,因为CC阅览和回想模式的优势,galgame的通关数据的价值可以说大大地提高——」

「好了好了,那边的,别做低档次的争论」

我和小真冬正值说得火热的时候,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会议中的会长阻止道。

「本来就不应该想要留下什么私人物品!那种东西等自己大限将至时留给家人吧!」

「不对哦小红,他们想留下来的东西就算是家人也不需要吧。」


知弦姐的过分发言就先不论,嘛,会长说得话的确在理。就算留下我们的私人物品也一无是处。话是这样说……

『…………』

仔细一想,也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在这个意外难解的问题下,学生会室里降临了预料之外的沉默。

然而,在这份停滞中深夏行动起来。

「没办法了。可以的话本来不想这样……」

说着,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在大家呆呆的注视下,深夏用异常严肃的脸勾了勾手指催促我也站起来。我就这样按照她的要求不明所以地站起来,与深夏对峙。

「键。就像你知道的,我喜欢你」

「……哈啊」

「什么啊那个态度!给我带点感情高兴一下啊!」

「那你能不能发自内心高兴地娇啊!你的娇羞总是太随便了!」

「……键。我喜欢你,我爱你,我……需要你」

深夏突然变得很温顺,红着脸不时地偷看我两眼。……这是怎么回事!真要命啊!真要命啊!真要命啊!

抑制不住内心深处澎湃的不知是萌还是情欲亦或是恋爱感情的大杂烩超级桃红色感情,情不自禁地让我猛抓住她的肩膀顺势把嘴唇靠近嘴唇!

「深、深夏!我也……我也是!」

——然而,转瞬间眼神变得冰冷的她狠狠地拧住手腕,下一瞬间等我发觉时已经因为腰和两只手腕的疼痛很难看地满地打滚!为什么啊!?

「键,刚才可不是想谈情说爱。真烦!」

「可恶!所以说你的娇羞太随便了!呜呜……」

看着在深夏的脚下柔弱地潸潸泪下的我,深夏自不必说,就连学生会成员们的视线也十分冰冷。「这事就先搁一边」,把这幅凄惨的景象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无视之后,深夏接着说。

「键,站起来。话还没说完」

「我的手腕都快废了。可恶……好痛痛。喂,站起来了」

「很好。我说键,到了来年你还会留在学生会的可能性很高吧?」

「嗯?嘛,人气投票和优等生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虽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总之,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留下来的」

听了我的回答,深夏异常严肃地说着「是吗……」,明明是在室内却摆出一副仰望天空的姿势之后……在学生会成员们的注目下,庄严地说。

「既然如此现在就传授给你吧,椎名流神拳最终奥义……『轮回的绝望弹幕(Endless Curtain)』!」

「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不知不觉间,差点就被传授不得了的东西!

「话说没听刚才会长说的吗!留下私人物品你想怎样啊!」

「这可不是私物哟,是秘传哟?」

「卖萌也没用!话说为什么要让我来继承椎名流啊!」

「那、那个、当然是因为……」

深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瞬间,我懂了。原、原来是这样啊,由我来继承椎名流,就是说,委婉的让我做上门女婿——

「因为这一招,使用的本人会死嘛」

「快灭门吧椎名流!」

虽说貌似不用我来许愿也会毁灭的!

「话说回来你是真的喜欢我的吧!?是吧!?」

「说什么呐,那是当然的啊。在这世上最喜欢的就是你了」

「噢、噢……是、是吗。那个……真是让人难、难为情啊」

「顺带一提第二是街霸II的奖励关卡的那部车,第三是无双系列的杂兵集团」 (注:街头霸王2的奖励关卡是徒手打烂一辆汽车)

「完全把我归类在沙袋范畴了好吧!这不叫恋爱啊!」

「那你说我这份、看见你就涌上心头的热情——沸腾一般暴力性质的感情,应该叫作什么啊!」

「是杀意吧!」

「真失礼啊。别看我是这个样子其实没有丝毫恶意哦」

「那已经是单纯的疯狂了吧!天生的修罗了吧!」

「不是的,键。我如此发疯般想揍的……只有,你一个人哦」

「那种台词,就算用可爱的语气说也萌不起来哦!?」

「……哥~哥~~,深夏~,最喜欢……揍哥~哥~了♪」

「别小看萌哦,万年中二病!」

「哈啊?才不是中二病,全都是真实的实力呢」

「啊啊?装女主角的话就别夸耀战斗力啊」

两个人彼此直瞪眼。着实看不出这是两情相悦的景象。

大概是没看到的知弦姐说着「知道两个人关系好……」随意干涉进来,把会议拉回正轨。

「就如前几次说得那样,我们要『作为学生会』留下什么」

「也就是说,我的『让所有人生孩子』的意见,现阶段是最为妥当的……」

『来我们认真地讨论一下吧』

除我之外全都重新振作起来了。真是的,这些傲娇们啊。

「因此,要考虑大家一起能留下什么!」


会长做完总结之后,顺势「我说、我说」好像按捺不住的样子提出建议。

「我觉得可爱的东西比较好!小熊之类的!」

「小熊?难道说我们大家一起做木雕或者布偶之类的——」

「不是哦,上山去抓只真的」

「太难搞了吧!」

「是熊宝宝哦?」

「不是那个问题吧!来年的学生会可不是一星半点地混乱了吧!成员五加上熊一只吗!」

「要不老虎啦狮子啦也可以哦?」

「为什么每一个选项都是猛兽啊!会长对下一任学生会抱着什么样的期待啊!」

「毛茸茸的感觉~」

「OB的私物化现象太严重了吧喂!」

不行了。这个人不行了。虽说从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这种时候应该跟理智的人征求意见。就这样吧。

我把会长的意见当作耳旁风,取而代之将话头转向知弦姐。

「知弦姐觉得留什么会好些呢?代表学生会。」

「是呢……」

她跟往常一样将指尖抵在唇边,突然浮现出理智的笑容。

「能让任何心灵都被欲望占据的,巨额资金吧」

「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什么呢!?」

「啊,抱歉KEY君,果然变更为『只要拿在手上情不自禁地就想使用的不祥凶器』会更好么?」

「不管是哪一边都行不通啦!倒不如说知弦姐对下一任学生会抱着什么样的期待啊!」

「混沌」

「OB的威胁太严重了吧喂!」

这是一个没有正常毕业生的一代。……不,不只是毕业生。

「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留下Fa○e的圣杯之类的东西!」

「真冬想留下戴上去性格就会变得鬼畜的眼镜!」 (注:上面的NETA分别为Fate和鬼畜眼镜,这就不用多说了吧?)

「这一代没有正常的成员啊!」

『你这家伙(学长•KEY君)没资格说!』

于是,会议再次陷入停滞状态。

我身感疲惫地垂着头说。

「总之先冷静下来吧。结果想留的东西全都被私物化了」

「是啊。刚才KEY君说得不错」

「你这么说也没办法啊。既然问『想留的东西』,当然要掺入自己的愿望啊」

「如果要禁止个人物品的话,真冬就没有特别想说的了。这下为难了」

「呐~呐~,话说回来小熊为什么不可以?呐~呐~」

跟不上话题的一名小朋友就搁在一边,我们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这时,门扇哗啦哗啦地被拉开,出现了女教师——学生会顾问真仪瑠老师的身影。

「哦~,挺闲的嘛——」

不知为何以「相◯」中的课长风格登场的她,明明身为顾问却不问我们会议的状况,自己动手泡茶、入座之后把一堆点心面包扔在桌上,享用着点心开始了休息时间。 (注:相棒,日本著名的系列刑侦电视剧。这里的课长指的是常来串门泡茶聊天的角田六郎)

……嘛,老实说这种家常便饭般的光景本来无视也罢,但现在正处于会议停滞的状态。我怀着临时抱佛脚的心态请求顾问提个建议。

「为下一任学生会留下的东西啊……嗞嗞嗞……」

老师一边啜饮着茶仰望上空,接着咯吱咯吱地搔头,然后用很随便的态度回答说。

「当初,你们从前任学生会继承什么了?效仿他们不就好了么?」

『啊——』

这个人提出的意见跟往常一样,明明没有风趣却异常的敏锐。所有人感同身受的同时,各自思索着「我们继承了什么吗」。然而……

「……没、继承什么特别的东西吧?」

听了深夏的嘀咕,我们四人连连点头。所有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集中在提出议题的会长身上,而她「本来就是嘛」一副将错就错的样子说。

「学生会为下一任留下什么是我偶然想起来的嘛!」

「也就是说,并不是惯例之类的喽」

「是惯例哦。从现在起会成为惯例哦。杉崎啊,其实,地上本没有路,我走过去了,也便成了路哦~」

「首先可以确定下一任学生会肯定会跟会长背道而驰的」

模仿今年的学生会,谁能得到什么好处吗。不过如此一来,会议又回到了起点。于是,我决定依靠真仪瑠老师指教更多问题。

「那么,老师的学生时代是怎样的呢。毕业生为在校生留下什么……」

「我可没在学生会之类的待过。只是个归宅部而已」

「归宅部?感觉不像老师的风格呢。规规矩矩的样子」

「不、不,虽说是归宅部,其实是灵能力者和特殊能力者和幽灵和巫女和世界之王聚集在一起解决超常事件的很有侵略性的归宅部」 (注:以上的归宅部、灵能力者等等均取自作者的前作《物质幽灵》)

「谁会相信有那种归宅部啊!玩笑就算啦,总之,真的什么主意都没有吗,关于留下的东西。在社团活动中,老师真正为后辈留下的东西也可以哦」


「祸根之类的吧」

「前辈你差劲也有个限度吧!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它更正常一点的东西啊!」

「就算你这样说——」

老师拿起新的面包,打开包装,咬一口吞下去之后才接着说道。

「重要的东西,与离开者的意志无关,而是留在剩下的人心中」

「哈啊……」

老实说太深奥了不太理解。真仪瑠老师似乎也没有详细说明的意思,或者是嫌说明起来麻烦,挥了挥手便把会议丢在一边。

「总之,学生会为下一任学生会留下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社团活动和人际关系跟这个完全是两回事吧」

「话是这样说……」

「无论如何都要出个主意的话……嗯,对了,给身为顾问的我留下明年的午餐费怎么样——」

「好了!我们『五个人』好好商量一下吧」

『是——』

「只有对顾问的那种无礼态度千万别让他们继承了哦!知道了吧!」

一副拼命样子的真仪瑠老师就先搁一边,重新开始会议。

首先知弦姐总结了一下状况。

「就像最初说过的那样,首先,私物性质的东西当然是不行的」

「难道,就连真冬收集的闪电◯一人的卡片也不行吗?」 (注:闪电十一人)

「嗯,为什么小真冬会觉得那是特例呢。当然是不行的了」

「那么,难道连我凑齐的这个『龟◯气功的100个诀窍』也……」 (注:龟派气功……)

「我倒是有点想读读看!不过不行的就是不行!不管怎么样禁止留下私物。要思考作为『学生会』能留下的东西」

「这样看来只能留下水豚先生了呢」

「不要一脸清爽地想留下毛茸茸的感觉哟小红!当然是不行的!」

「按这个趋势……越来越觉得『留下孩子』是最有力的主意呢!」

「才不是呢!啊啊真是的,没办法了呢。那么将这里的意见综合起来,干脆留下『可以改变战争概念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开发技术』就可以了吧」

『可以才怪呢!』

「身为顾问我现在深切体会到,你们根本就没有成为学生会成员的资格呢」

真心希望不要把那种残酷的真实说出来。大家都是有自觉的。

由于会议根本没有进展,会长干咳一声掩饰这个状况。

「最后的暴走先搁一边,知弦的意见是对的。要好好考虑能由大家一起留下来的东西哦?除了生孩子以外」

「五个人能留下来的东西、吗……」

嘟哝一句之后,我陷入沉默。对于生孩子的提议的确有九成是开玩笑的,但除此之外「一起留下」的东西怎么也想不出来也是事实。

一时之间只有真仪瑠老师咀嚼面包的声音持续着。许久,最先举起手打破这种局面的是深夏。在会长「嗯」地催促下,深夏不知为何一脸认真地、缓缓地说。

「说到五个人,能想出来的只有战队系列了」

「然后呢?」

会长在这不像深夏作风的兜圈子说法下上钩了。在我们的注目下……深夏接着说道。

「那个,仅此而已」

「给我组织好语言再过来发言!」

只是让人期待一下而已!深夏「什么嘛——」感到不满似的嘟起嘴,望着半空思索了一下之后才重新开口说。

「只要给会议打开点突破口不就行了嘛。就是联想形式的啦。就是,那啥……那个……说到战队系列就是……火箭筒。说到火箭筒就是……高田◯次。也就是那啥,留下◯田纯次不就可以了?」 (注:搞笑艺人高田纯次在电视节目「看破世界!电视特搜部」中的行为被称为「早朝火箭筒」)

「来年的学生会会愕然吧!完全不能成为突破口啊!」

「刚、刚才的只是偶然。只是稍微弄错突破口的方向而已」

「我倒是觉得战队系列这个入口就有问题……」

「才没那种事。听好,从最开始改变联想的方向……咳哼。说到战队系列就是colorful。说到『colorful』就是森◯都。说到◯绘都就是『飞舞在空中◯塑胶布』。……所以,也就是,只要留下塑胶布——」 (注:小说家森绘都的小说「colorful」和「飞舞在空中的塑胶布」。「colorful」以写实和动画分别电影化,而「飞舞在空中的塑胶布」在NHK电视剧化)

「被扔到垃圾桶完事啦!」

「奇、奇怪啊。请再给一次机会啊会长!」

「不管试多少次,首先入口就是错误的……」

「说到战队系列就是邪恶组织。说到邪恶组织就是火◯团。说到◯箭团就是◯喵。说到喵◯就是小判。说到小判就是古装剧。说到古装剧就是水户黄门。说到水户黄门就是惩恶扬善。说到惩恶扬善就是战队系列。说到战队系列就是邪恶——」

「循环啦!何止是突破口完全变成不会结束的『战队系列』啦!」


就这样,深夏的意见被全面驳回。可是就像她说的那样,一味地沉默下去找不到突破口也是事实。

于是,我决定一边考虑一边说话。

「学生会留下什么东西……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也是相当严肃的问题呢。比如各种文件、指南之类的」

然而听了我的意见,会长「哎——」撅起了嘴。

「那种东西太无聊啦!我们要留来下的应该是更加愉快的东西!」

「愉快的东西……如果是那样的话,又要回到最开始的随意议论的阶段。」

「不是啦!并不是大家的欲望,但是非常愉快的东西才好嘛!」

「就算那么说……」

我们在会长一如既往地笼统要求下一筹莫展,不过并不是不懂她想说什么。如果只是通常的业务交接,用不着开什么会议。会长要留下的,想必不是那种东西。

然而,就算说是「愉快,但不是属于个人的兴趣嗜好的东西」,怎么能一下子就想出来。

小真冬略带踌躇地提出意见。

「那个——如果是这样的话,进行逆向思维如何呢。……把棋盘翻过来如何呢。」

「虽然不知道特意改变说法的理由,什么意思呢?」

「是。现在真冬和大家因为考虑『我们应该留下什么』又是争执又是跑题最终失败了。所以,这次就考虑『下一任学生会想要什么』怎么样?」

「下一任学生会想要的东西……」

原来如此,至今为止的确没有想过。我们彼此相视,心想说不定这就是很好的突破口,各自开始深思熟虑。

大约一分钟后,大家一个接一个的开口说道。

「如果是我,是啊,就把与强敌的因缘留下来吧!」

「真冬想要里面有古怪存档的中古游戏!」

「我呢!我呢!有画册就好了!各种各样的画册!」

「我的话只要单纯的活动资金吧」

「我只要美少女成员留下来就……」

「你们这次开的会议水准太低了吧!?」

在真仪瑠老师严厉的吐槽下,即便是我们也反省起来。重新认真地商讨。

「作为学生会想要继承的东西……那正是专业诀窍吧。」

听了我的意见,会长鼓起腮帮子。

「那种严肃的东西,就算不说也能继承不是说过吗……」

「并不是指生硬的手册。怎么说呢,把我们的实际体验加进去……」

「KEY君的意思是说『怎样处置社团费用追加申请』或者『举办学园祭时应该注意的地方』之类的,把我们的话以某种形式记录并保留下来。是这样吗。」

「是的」

我点头答应,不知为何知弦姐开始哧哧笑了起来。不只是我,其他成员们也都转过头去。知弦姐「不对哦」接着说道。

「如果是那种东西,早就已经有了最合适不过的东西……」

「哎。……啊」

就在我恍然大悟时,「没错」知弦姐边说着,边把我撰写的会议原稿——也就是这个原稿拿了起来。

「只要把这个留下来,下一任学生会就能将我们的想法和经验几乎全部……好好地继承下去吧。」

「……也许、还真是这样呢」

就在我同意的同时,大家也同样露出温和的微笑。

真仪瑠老师「哼」地一笑,似乎恰巧把面包全部吃完,从位子上站起来。

「所谓的感情就算不是物质性的东西也能留下来,但是能够留下像那样把感情串起来的记录媒介真的非常不错呢。老实说好羡慕啊」

边这么说着老师边朝门口走去,留下一句「再见」之后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也许,老师也有「想要保留下去的某一刻」呢。

从这种意义上……也许老师说得对,或许,我们是幸运儿呢。

「嘛,下一届学生会看不看就另说了」

深夏略带嘲弄地笑道。的确是这样。他/她们没有任何读这个的义务,我也怀疑他们能从这里学到什么东西。对此苦恼的只有我们几个而已,这些我们也非常清楚。

但是,即便如此。

「嗯……这是,我们全体成员的私物……虽然是彻头彻尾的『私物』……」

会长从知弦姐手中接过原稿。然后,缓缓地原地站起来,环视全体成员之后露出笑脸说道。

「但是,要给他们留下来!因为,我想把它保存在这个学园的学生会室里的嘛!」

「……是啊」

客观地看起来,那是跟留下游戏数据或喜欢的漫画没有多大区别的行为。所以就算下一任学生会直接扔掉也没有任何异议,倒是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怎么说这毫无疑问是私物。

但是。

即便如此我希望,我们希望,「把它留在这里」,然后继续前行。

现在,我们打心底这样希望。

——这时,会长突然拿着原稿面向我。岂止如此,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面向我这边。

不明所以地感到困惑时,会长对着我说「给」伸出原稿。


「哎……那个……」

我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接过原稿,呆呆地望着站在原地的会长。她没有丝毫踌躇地、真的很自然地、爽朗地——说出了那句台词。

「所以呢,这个要留给下一任学生会!加油哦,杉崎!」

「哎……」

扑通,心脏在怦怦直跳。

不知为何,感觉到额头冒出讨厌的汗水。

「加油哦,键!」

「前辈,要好好交给下一任学生会哦!」

「交给KEY君保管就放心了呢。」

大家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动摇的只有我。……只有我。

我将笨拙而僵硬的脸改成笑脸,配合大家的气氛回答说道。

「哈哈,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地向下一届的学生会,讲述我的后宫有多么棒的啦!」

我瑟瑟发抖的膝盖,应该没被看到吧。各种各样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全然没有自信保证脸上没有动摇之色。然而,当我回过神来,会长跟往常一样「那么,会议到此结束!」宣布今天的学生会结束。

大家互相说着「辛苦了——」做回家的准备时,我依然一动不动地坐着。

「啊,前辈,今天也有杂务吗?」

多亏了小真冬的误解,是我有个台阶来下。

「啊啊,就是这样哦」

「干嘛啊键,这么见外。不是一直都在说吗,我喜欢你。所以完全可以依赖我哦?因为跟喜欢的家伙在一起很愉快嘛!」

看到深夏的娇羞——不,是爱情我有点想哭出来,但是我逞强地回答说。

「不、不用……那个,那啥,是关于毕业典礼的事情。不只是毕业生,对于转校的你们也是保密的……是一些想潜在水面下进行的企划。体谅一下我吧。」

其中有一半是真的。不想让离别的一方看见的工作确实是有的。不过……那并不是今天要做的工作。

但是不这样说深夏不会善罢甘休。「这样啊」用有点害羞的表情说着,顺从地退步了。

「那么杉崎,明天见!」

以会长为首,大家分别对我道别,挥了挥手离开学生会办公室。

我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强忍住从内心深出涌上来的感情。

就这样,对从门缝向我拜拜的会长露出笑脸挥手——咔嚓关上的同时。

我,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

「…………」

为什么啊。

为什么我,会处在被寄托的一方啊。

为什么我,没有和大家,在一起啊。

为什么只有我……被留在这里了啊。

「…………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吗。……为什么……事到如今还……」

即便这样自言自语,也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动摇。

因为,大家太过自然地,将原稿「托付」给了我。

因为,大家太过自然地,将我放在「被寄托的一方」。

因为,大家太过自然地,从这里……离去了。

「…………只有我,不一样啊。」

大家因为毕业和转校要跟碧阳学园道别,但那是为了在人生旅途中向前迈进。

而我……

而我……来年也要留在这里,继续下去。

在这间大家一起留下回忆的学生会室里。

在这所大家一起留下回忆的这所学园里。

来年也要继续奋战。

独自一人。

…………。

当然,身边还会有新学生会成员,朋友和班级里的同学。

但是。

一个人。

现在的学生会,只剩下我一个人啊。

会长跟知弦姐去同一所大学。姐妹也,理所当然的生活在一起。

只有我,孤零零一个人呢。

只有我,被留下来了呢。留在这里。

在这大家,曾经都在的地方。

「…………啊咧?」

奇怪啊。那种事情,明明在很早以前就做好了觉悟的。不是下定决心,在此之上,要愉快地度过这一年吗。

然而……为什么事到如今却……如此的……

「…………」

不知不觉间冬天的太阳已经落下。在微暗的学生会办公室里。

我不顾堆积的杂务,只是,呆呆地,许久地趴在桌子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