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十卷 学生会的十代-收尾的学生会

「只要结果好,那就一切都好了哦!」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这位小朋友虽然在学生会长这一职位上呆了近一年了,不过言语和行为倒还没有任何变化呢。

「这个理论,是过程不尽人意的人的最后据点呢」

「呜」

当即,书记知弦用与她那成熟丰满的外表成比例的大人的发言、让会长微微抽搐了起来。这实在是司空见惯的场景了。

顺便一提,这两位——会长•樱野栗梦和书记•红叶知弦,就在前不久结束了所有三年级的课程,现在其实已经算是不来上学也没问题的提前版春假了。尽管如此,两人都没有露出任何不满地、为了配合放学后的学生会活动而来上学。

一年级的会计小真冬插进了这两位三年级学生的对话中。

「但是确实,游戏中的好结局具有能够将其他所有渣要素都抵消掉的威力呢!」

听到小真冬的意见,会长「唔姆唔姆」地、像是取回了自信的样子点着头,而很快我身旁又冒出了一个新的声音。

「嘛,反过来其实也是这样子呢。在漫画里出现『我们的冒险从现在才正要开始呢!』这种结局、会让之前的所有有趣之处全部化为泡影呢」

「呜」

在深夏——也就是小真冬的姐姐,同时也是学生会副会长这番话的影响下,会长再次消沉了。姐妹俩还真是来了一套漂亮的连续技呢。

在会议刚开始,会长就被成员们玩弄得疲惫不堪了。学生会很快就陷入了懒散的氛围中。

……嗯,这才是本大爷出场的时候!

我、作为本学生会唯一的良心——并且作为纯粹的女权主义者、我理应为她们加油打气,于是我将手轻轻搭到了会长肩上。我与缓缓回过头的她四目相对。然后——宣告道!

「请和我结婚吧!」

「这么突然!?」

我半强制地拉过一脸困惑的会长的手,然后紧紧用双手握住!

「只有结婚结局,才是最棒的HappyEnd!」

「不不不不,你这古老的思维是哪来的!」

虽然会长不假思索地挣开了手,不过我却毫不气馁地继续发动着攻势! 顺便一提,其他成员虽然看上去毫无兴趣的样子……哼,应该是在暗自嫉妒却不露声色吧。真是我可爱的女主角们!

「会长! 不,干脆就、栗梦!」

「能不能不要擅自升级称呼方式!?」

「请成为杉崎栗梦吧!」

「都说了、不要! 我拒绝!」

会长想都没想就猛摇着头拒绝了。……你这个死傲娇!

「有什么地方……我到底有什么地方不行啊!」

「几乎是全部啊!」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是这么回事吧。虽然非常非常地喜欢我,但是父母很可能会反对学生结婚。所以会长在担心这点吧」

「我可没说啊!? 表示NG的,不是我父母,最先是我啊!」

「确实,最近对萝莉和谐得很严厉呢……」

「并不是年龄上的NG! 话说,我已经十八岁了! 不是小孩子了!」

「什么嘛,那不是可以结婚了吗」

「你为什么放心下来了啊!? 现在并不是那个问题吧!? 只是单纯地、我不想结婚而已!」

「不是结果好,那就一切都好吗……」

「所以我才不想要BadEnd啊!」

好像她把和我结婚当BadEnd了呢。……还真是喜欢害羞的家伙!不过要是让她害羞过度的话还真是很可怜呢。而且现在又是在其他学生会成员面前,所以我就「哼,我知道了」这么用绅士般的应对了事了。虽然会长不知为什么还「咕呜呜」地紧握着拳头,不过稍稍平缓之后,她又开始重新了会议。

「总之! 今天我们就来商讨一下关于『结局』的事项吧!」

看着正吱吱地在白板上写着「关于结局」的会长的背影,深夏「嗯嗯」地点了点头说道。

「也就是说『终结一切之人』吧、我们一起商讨对抗在上一卷终于出现的最终BOSS般存在的方法、就是这中主旨的会——」

「会议你妹啊!中二病给我闭嘴!」

被会长怒吼了后,深夏好像很失落。会长完全无视她继续开始了说明。

「只不过是因为不光今年的学生会差不多要迎来终点,我们三年级也要毕业了椎名姐妹也要转学了,我们所写的书……学生会系列的本篇、也要正好在此划上个句号了」

知弦姐就着会长的再次说明补充道。

「嘛虽然有关学生会成员以外学生的外传是个例外,不过确实,关于这个学生会,KEY君是得开始进行最终卷的写作了呢」

「就是这样! 所以、虽然至今为止基本都是我们学生会自己在随性地开会、然后再通过杉崎的感性而小说化,不过在最后的最后,我觉得还是这样可是不行的!」

「也就是说、要来商讨作为系列轻小说的『结局方式』吧?」

对小真冬的提问、会长很精神地「对!」地回答道。


「所以,今天我想把系列最后的收尾形式给定下来!」

终于好好地提出了议题后,会议开始了。

但是,因为执笔的本人我还有一点无法接受的地方,所以就由我最先提出意见。

「但是说正经话,我觉得最终结局靠感觉来决定比较好……」

「感觉?」

「哎呀、按照以往的势头继续下去,不就是结局吗。所以……说到底在毕业式都还没结束的阶段就先行决定下结局,感觉不太好呢」

老实说,原本至今为止一直都是记录式的作品,只有最后却加入创作的意图,这很让人介意呢。看到我摆出微妙的表情,会长切切切地摇了摇手指。……因为这情景早已见怪不怪了,所以我一点火气都没有了。

「太天真了,杉崎。但凡优秀的最终场景,基本都是人为定下来的啊!」

「是、是这样吗。不过这种不知不觉地走向结局、那不也是——」

「按学生会系列的一贯模式的,基本上不就是每次落个无事而终的结局吗!」

『一针见血!』

大家胸口一紧。因为这正确到不能再正确的言论,我只能在悲痛中接受了会长的意见。

「确、确实呢。要是按一贯的势头迎来结局的话,总感觉没法很好地收尾呢……」

「是吧!正因为如此,我们就应该事先决定好结局方式啊!」

「也、也许呢」

得到我的认可,会长得意洋洋地挺起了胸膛。

但是,小真冬又如同往常一般若无其事地杀了进来。

「既然这样,那么在第一卷的时候就埋下伏笔那不是更加地……」

「……呜」

「小红她啊,脑子可不会想到那么长远的呢」

知弦姐温柔地抚摸着会长的脑袋。好像这反而更让人受伤似的,会长逃了出来、啪地拍了下桌子。

「好了、赶紧高效地开始讨论吧! 你们想想,到底该怎么结局呢、学生会最终卷!」

她开始强行推进会议的进行来。虽然我们多少也有点吃惊,嘛不过反正定下来也没什么损失,所以我们就决定认真开始这个议题。

首先是气势正盛的深夏举起了手。

「我来我来!」

「好、深夏!」

「我和键的接吻场景行不行?」

『噗!?』

吃下这一记以前所未料角度飞来的高速球,就算是对装傻抗性已经很高的学生会成员们都不禁喷了出来。

其中要数我的脸最红了。而深夏则呆然若失地继续问道。

「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该、该说是奇怪呢、还是……」

因为本人并没有装傻的打算,所以会长也没办法进行强烈的吐槽。学生会全体都弥漫着一股很微妙的气氛,而深夏却还是老样子的天真浪漫的表情看着我笑道。

「呐、键! 你也觉得很不错吧?」

「哎、啊、那个、怎么说呢」

「什么嘛,和我接吻,这你有什么不满吗?」

「才、才不会!」

即使我慌忙地把头摇的像波浪鼓一般……但是我的动摇却没有平息。深夏看着我的样子,很不满似地撅起了嘴。……这、这么可爱太犯规了!我都没法直视你了!

「什么啊、为什么就这么没兴趣啊」

「不、那个、该说是没兴趣、还是什么呢、呃」

「你不是老说喜欢我、说请和我啾~的吗。而我也喜欢你。而且反正总是要接吻的,那我就想趁着这值得纪念的时机做了吧。……唔嗯,不管怎么考虑,这都没有任何问题嘛」

「呃、嗯嗯、嘛、确实、确实、是这样子、呢。嗯嗯」

糟糕,脑子完全转不起来。这啥情况。这到底是什么状况。虽、虽然确实很想接吻!再讲深一步的话就是想做H的事情!而且从不久前开始我和深夏确实是两情相悦的! 也就是说、接吻场景的条件已经十分齐备了!虽然很齐备了但是!

我红着脸抱着脑袋、可不知为什么比我出汗更多、看上去更加着急、并且一脸很少见表情的知弦姐提出了意见。

「那、那个、这个,作为学生会的结局、恐怕不太好的吧、嗯嗯」

听到知弦姐这番话——会长和小真冬也都赶紧跟了上来!

「是、是啊! 这可不是像『杉崎君与椎名同学』这种标题的爱情喜剧系列、而是标题为『学生会的~』这一系列小说哦! 这一点上,很奇怪吧!」

「就就就、就是这样!要是姑且作为故事主人公的学长个人的结局的话那倒还好,但是姐姐和学长两人的结局,总让人感觉平衡很差的样子!」

深夏「嗯嗯」地接受了众人的意见。

「也就是说,结局中光出现我和键的接吻场景、这很别扭」

『(点头点头!)』

三人一起点了头! 看到这个,深夏摆出思考的姿势,过了一会儿之后就好像想到什么好点子一般啪地拍了下手,笑着提案道。

「那么,剩下的三个人在一旁互相亲吻如何呢!」


『这到底是什么结局啊!?』

以一组男女情侣、还有一个百合少女三人组的诞生而结束。 ……这实在是个太让人惊愕的结局了。

就算是一直在动摇着的我也忍不住要吐槽了!

「这很奇怪吧! 这已经、在各种意义上都很奇怪了吧!」

「哪里?这不是很好地保持了平衡吗」

「并不是说为了保持平衡随便做什么都可以的吧!而且那个百合组的诞生连一点伏笔都没有啊!」

「没啊,会长和知弦姐之间完全行得通吧。真冬嘛……你看,那个,就当附赠的?」

「原来是把妹妹当做附赠的吗!」

小真冬站了起来,怒发冲冠。这下就连深夏都不得不反省一般,沙沙地挠了挠头、「是吗、那就算了」出人意料般轻易地就放弃了。……貌似这本来也不是什么一定要坚持的提案呢。

就在我们稍稍安心下来抚着胸口时,深夏又提出了新的提案。

「既然这样,那就情侣诞生系提案就彻底出局了呢」

「嘛、那个,毕竟是学生会呢。……对了,那么就定为全员都与我保持着肉体关系这样美妙的结局——」

「我打」

「呜噗」

一如既往地被深夏打中了腹部!由于是出奇不意的打击所以伤害增加了50%!

「为……什么。你……不是应该会很欢迎的吗……」

「没啊,虽然我喜欢你,但也不代表我会全面肯定你的行为。或者该说是基本都不认同呢,、所以不爽的时候我会很普通地殴打你的哦」

「……这缺点太严重了……」

由深夏的娇所产生的优点,简称缺点今天也是全开的状态呢。为什么明明好不容易达成了梦寐以求的两情相悦结果,但是我却没有预想的那么幸福呢。啊啊、婚后成为妻管严的老公的心情,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呢……。

而深夏则丝毫没有管到我的哀愁继续说道。

「那么,以后日谈来结局如何呢?」

会长一下就中意上了这个意外地很正经的提案。

「这不错呢! 虽说是王道,不过因为这之后大家也都幸福地生活着,所以也许能让人心中很温馨地合上这本书呢!」

「是吧? 那就以这个方向描写结局,具体来说呢……」

「唔嗯唔嗯!」

「在他们毕业一千年以后——」

『飞跃得太厉害了!』

即便是全员一起吐槽,可深夏紧闭双眼完全飞进空想世界中了,完全没有要回来的样子。作为代表,我尝试着想将她唤回来。

「喂深夏,再怎么说这也——」

「由于终末战争而一度几近灭绝的人类,现在孕育出了新的文明,逐渐取回了往昔的繁荣……」

「感觉经历了若干个BadEnd一样呢! 算了,赶紧说说那之后学生会的事情啊!」

「关于那之后碧阳学园学生会的事情……因为并没有留下什么史料,所以不明」

「为什么只是一个结尾,视点就无谓地宏大到这个地步! 包含经过年数在内,给我搞个紧扣我们日常的后日谈!」

「是吗? 那……一年后」

「嘛,虽然感觉那个也有点远,不过还可以——」

「椎名深夏,在午后呆在Royal Host的饮料吧里又看了一遍Ble○ch的尸魂界篇。完」  (注:Royal Host是日本一家高级家庭餐厅。漫画《Bleach》大家都知道吧)

「啥内容都没有啊!」

「什么嘛。不是你让我说说那之后我们的日常的嘛」

「这也太日常了吧! 读者们才不想看那种东西! 这种画蛇添足的东西,读者们才不可能想看啊!」

「啊,也就是说,说说在这一年间所发生的最重要的事就行对吧?」

「没错啊,就是这样啊! 要能让读者们的想象力勃发起来的、那种——」

「一年后——赌上所有平行世界的命运、我与银河联合军一同与从外宇宙而来的侵略者战斗着!」

「这一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这不是挺好嘛,很有趣啊」

「这下太有趣了这才是问题所在啊! 后日谈反而比本篇还要壮大一亿倍这是闹哪样啊! 感觉要是真这样的话那很朴素地描写着日常的本篇就变得超无意义了啊!」

「什么嘛,总在这挑刺。也就是说,你想要的后日谈,是将在不久之后的、各位身边所发生的环境变化,普普通通地讲述出来……这种很无聊的事情对吧!」

「要是说它无聊而将其否定的话,就好像是否定了学生会本篇一样所以别这样说啊!? 不是挺好吗,普普通通地! 毕竟我们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的嘛!」

「那么、呃……在那场毕业式的、一个月后」

「对对,就是想听这个——」

「说起现在的椎名真冬,把头发染成艳粉色,身上挂满了喀拉喀拉作响的各种饰品,每天在市中心的大街上阔步游荡着」

「超堕落啊——————————————————————————————————————————————————!?」


「真冬才不会变成那样子!」

小真冬泪目着向姐姐抗议道。确实呢……。

但是深夏缓缓闭上了眼睛,带着一脸微妙的表情、宣告道。

「剧终」

「剧终你妹啊!到底是个什么结局啊!」

「哎,我不是都照你所说的,描写了身边所发生的细微变化然后结束了吗」

「话虽如此啊!但如果你是读者的话,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情合上书本啊!啊!?」

「…………。…………。……泪流满面地?」

「是在另一种意义上泪流满面啊!」

「啊啊,真是的,烦死人了!既然你这么爱否定的话,键!那你来作后日谈吧!」

「哎?」

别看话题突然抛给了我,咱可是有了一年的小说执笔经验的。由于我有自信能够写出比深夏更好的后日谈出来,稍微思考了一小段时间后,我转向笔记本电脑开始啪嗒啪嗒工作起来。

花了大约五分钟写完全文后,我挺起胸,把屏幕转向大家、然后自信满满地公开了充满我个人风格的「后日谈」!

说起那之后的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会长在大学里也经常脱缰暴走、而阻止她果然还是得靠知弦姐呢!

深夏很快就开始被那边学校的运动部争抢起来!

原本消极内向的小真冬,好像也成功交到了很多朋友!

啊、我?

我嘛……。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新的后宫成员了!」

我作为新的学生会会长,做得非常出色!

好啦、忙碌的每一天又要开始了哦!

希望各位今后也能一直支持我们!

『XIE DE ZHEN HAO』

「完全不是发自内心的!」

我、非常失望。明明我还以为写出了很有自己风格的故事的……。

而小真冬则向我发动了追击。

「感觉……像是标准模板一样呢」

「咕。居然……居然用那种说法!」

「KEY君,我反过来问你一下,如果是你是看到这种结局的人,你会怎么想」

「啊。……『好,接下来去读一下DATE•A•LIVE的新刊吧』之类的」  (注:《DATE•A•LIVE》是同为富士见幻想文库出版的轻小说)

「连你自己都不是发自真心的啊!」

「为什么会这样啊!」

被人指出来我才意识到!确实什么都没有啊!虚无啊!这干脆就来、虚无!虚无的收尾啊!会长呆呆地向着一脸愕然的我说道。

「什么啊、表面上是个欢乐结局,但其实反而什么都没有啊……」

「确、确实呢。 这样、虽然说不上是画蛇添足,但却像是垃圾时间一样呢! 只能让人产生『啊、果然如此呢』这样的想法!」

「这个有时候还是挺好的呢」

深夏过来为我打圆场。真是谢天谢地啊。但是那是在本篇的最后高潮迭起的状况下吧。因为该讲的都已经讲完了,所以才会有轻松的后日谈。而学生会的本篇就已经很轻松了,所以在结局时应该稍微紧凑点收尾才行。

就在我抱着头的时候,知弦姐举起了手。会长示意后,她开始讲起自己的提案。

「在这种意义上来看,并不仅限于HappyEnd才是最好的呢」

「知弦姐,你的BadEnd嗜好又来了么……」

「话虽如此啊、KEY君。但是到现在为止最有意思的提案,其实就是小真冬的堕落结局吧?」

「呜……那个、确实、好像、是这样」

还真是令人茅塞顿开的着眼点。会长和椎名姐妹也点头同意。知弦姐很满足地环视了一圈这幅情景后,提出了具体的提案。

「是呢,总之后日谈啊,就在KEY君的墓前开始吧」

『!?』

这还真是冲击性的结局! 而与我们的震惊形成鲜明对比,知弦姐自己却非常平静地展开了逻辑。

「啊啦,不用摆出那么夸张的反应吧?这不是经常有的吗、结局从登场人物的墓前开始」

「虽然那确实是一种模式……」

小真冬困扰地肯定道。

「是吧。而且让读者们做出像刚才你们那种『!?』的反应,应该也不坏吧」

「嘛、嘛、虽然因为有很多想象的余地,这有趣是很有趣……」

深夏也困扰地肯定道。……不知怎么的,好像知弦姐的提案在逐渐变成优秀提案的样子。…………。

「不、不对不对不对、这果然还是很奇怪吧! 为什么我要死啊!」

「KEY君,人固有一死哦。但是在这个人际关系不断淡薄的时代,如果能有谁来自己墓前纪念,这不也能算是个幸福的终结了吗」


「虽然是这样!……啊、难道是,是在八十年后,生命轮回的终末,我的孙子来墓前祭奠、这样的故事——」

「不、就是一个月后」

「那我绝对不是什么幸福的死法吧!」

「那边就一笔带过吧。也要留给读者想象的余地嘛。比如说……」

说着知弦姐从我这边抢过了笔记本电脑,飞快地开始了写作。就这样,她花了三分钟完成了原稿,然后将画面转到了我们面前。

「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我就写了点人物对话而已」

说着,我们全员读起她所提供的对话。

会长「没想到杉崎居然会变成那样……」

深夏「命运、还真是残酷啊……」

真冬「但是很不可思议呢。为什么学长会在北极只穿着一片兜档布……」

知弦「是呢。而且听说被发现的时候、他还笑着骑在一头骆驼上……」

会长「啊、说到不可思议,那天不久前杉崎发给我了条『哦呀,我吃了豆馅年糕哦』这样的迷之邮件呢」

深夏「说起来键那家伙,在和我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额头上浮现出了像是龙一样的纹路呢……」

知弦「他的遗体也被运到了51区呢……」 (注:51区据传是美国研究外星人和UFO的地方)

会长「而且尽管他死掉了,但全世界范围内还经常有杉崎的目击情报呢……」

真冬「而且自从那以后太阳的颜色好像微妙地有些变紫、这还——」

全员『还真是个谜呢』

『谜点太多了!』

除了知弦姐以外的全体一起吐槽。而她却还「啊啦」地好像很意外似地歪着头。

「这不是挺有趣的嘛,很有想象的余地呢」

「余地太多了!你这势头难道是想在海外剧场连播7季吗!」

「KEY君你真是个笨蛋呢。那种仿佛是有意义的伏笔,基本上是不会有结果的、没问题啦,放置就行。大家都知道也都很享受的」

「多么恶劣啊!话说、我才不会那样死掉的! 绝对不会!」

「在一个月前这么断言的KEY君,没想到居然会变成那样……」

「请不要再继续了! 总、总之! 先不管有趣不有趣,那种在现实中根本不可能的提案都是不行的! 因为这是纪实类小说!」

「……KEY君、好像在亚○逊上是可以买到骆驼的吧……」

「别把它现实化!」

因此,不管知弦姐的提案多么有趣,总之都全面驳回。

会议继续,而这次小真冬唰地举起了手。

「在真冬看来,所谓后日谈,应该是献给一直以来都在支持我们的人都褒奖哦!」

「哦、还真是很像是喜欢游戏的小真冬的想法。那具体来说呢?」

听到我的问题,小真冬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回答道。

「强大的新游戏!」

『崭新!』

这想法要是被采用的话肯定会在小说中掀起一场革命的! 但是……。

「不对啊小真冬,这大概是不可能的吧。毕竟是小说呢」

会长很自然地吐槽道,但是小真冬却完全没有退缩。

「为什么就已经认定这是不行的了呢!」

「因为、你那个是游戏……」

「那么、改成强大的新小说就行了!」

「这是什么啊!?」

「为读者提供『一周目中打得如此艰难的部分,在二周目的时候就能轻松过关』这样的乐趣」

「用小说?怎么做?」

小真冬挺起胸向歪头不解状的会长宣布道!

「在第一卷的序章部分,真冬们就已经把《企业》给将死了!」

『学生会好强!』

「二心中,在真仪瑠老师进入房间的同时就将她驳倒、当即把她赶了回去!」

『学生会好强!』

「在奏的事件中,初中时代红叶学姐突然一句『可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哦,奏』把她顶了回去,于是事件已经圆满解决了」

『在过去也好强!』

「而学长和飞鸟与林檎也恩恩爱爱的,各自生下了八个孩子」

『连那方面也好强!』

「而会长每次最先所说的都是『那么今天也全心地进行理论的会议吧』」

『在精神面上也显著成长了!』

「顺便一提,我家的父亲也没有去世」

『这已经强到不同次元的境界了!』

「三卷就完结了」

『展开速度也好快!』

「因为实在是太强了所以将所有麻烦都防患在未然之中了,所以实际什么都没发生!」

『这才是真正的日常系啊!』

「如何,这种结局方式!」

『没戏!』

「也是呢!」


因此,因为本人都觉得不行,所以自然而然地驳回。而且这根本连结局方式都算不上了。虽说如此……

「嘛、这企划倒是有点意思呢、『强大的新小说』」

在我的意见基础上,深夏也趁势发表意见。

「确实呢。不光是学生会,希望这也能应用于其他的故事呢」

「是啊。比如深夏喜欢的战斗系漫画什么的……」

这么一说,深夏就看着空中好似开始了无尽的空想一般、低声嘟囔着。

「以超级赛○人4状态挑战红缎○军团的悟空」

「红缎○军团好可怜!」 (注:NETA《龙珠》,红缎带军团为最初登场的反派)

「对最初的虚使用『最后的月○天冲』」

「使出全力的地方大错特错了!」 (注:NETA《Bleach》)

「刃牙在第一话就超越了范码勇次郎」

「这都结局了!」 (注:NETA《刃牙》系列,范码勇次郎即范马勇次郎的伏字版)

「橡皮人的宝物回收」

「得到了One Pie○e了!」 (注:NETA《海贼王》)

「爱德和阿尔、并没有挑战母亲的人体炼成!」

「那样故事根本就没法开始吧!」 (注:NETA《钢之炼金术师》)

「巨人……没有进击!」

「这根本就说不上强还是弱了吧!」 (注:NETA《进击的巨人》)

「…………」

「…………」

「……全部都是原作显得压倒般有趣吧?」

「也是呢!」

因此这个企划,虽然妄想起来是很有意思,但实际做出来却又是另一番样子。真是个老套的陷阱!

……虽然我跟深夏的The•Classmate对话,使得我们得到了气氛变得热烈起来这一收获……

『…………』

但是会议本身,却完全处于停滞状态。在大家「嗯~嗯~」地念了一阵子后,知弦姐像往常一样提出了妥协方案。

「说到底正如同KEY君在一开始所说的,现在明明连毕业式都还没结束,这种时候就要我们来考虑具体的结局,这根本就不可能的吧」

「但是知弦,事先决定的比较好的结局——」

「没问题的,我都知道的小红。没错,对于学生会来说,比起气势十足的结局,还是经过仔细考量的语言才是更加美好的结局,这点道理我们应该都明白吧。所以……我们把结局浓缩成『一句话』如何呢」

「一句话?」

我们和会长一样,也不明其意地困惑着,知弦姐则点着头说明道。

「对。我们现在要决定下来的,并不是全部的结局,而只是最后一句话而已。这样的话就不会太过勉强,而且不管毕业式怎样,如果只是最后的一句话的话,那肯定能比较轻松地向它靠拢的。是吧、KEY君?」

在期待的目光注视下,虽然事实上我对自己那并非职业小说家的写作技术并没有很大的自信,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拍着胸口说道。

「当然的啦!只要我出手,那种事情简直是小菜一碟!」

「听到了吧、小红」

听到知弦姐的话,会长又恢复了元气。然后她再次站了起来,宣誓起议题的变更。

「那么,我们来决定最后的一句话吧! 谁有好点子!」

停滞不前的会议再一次向前推进。与此同时,各处传来了各不相同的意见!

「『我们的冒险还会不断继续下去的哦!』」

「『就这样杉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就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这之后樱野栗梦小姐终于成就了一番大业……不过这是后话了』」

「『但是他们的毕业,只是另一个新事件的开端而已……』」

「『我今天也在美少女们的包围下幸福地生活着』」

全员都太过自由了。不等别人吐槽,因为借鉴他人来纠正自己而好好反省了的我们,开始认真地进行起会议。

「这里不应该是某个特定成员的话,而应该是更加总括性的才行吧」

小真冬也非常赞同知弦姐的意见。

「是呢。而且最好要更加帅气的话呢」

「像是『献给○○』之类的?」

听到深夏随口提出的意见,「就是这个!」我们全体都来了感觉!唔嗯,这个很美妙! 这是何等美妙的结局方式啊!

我也逐渐兴奋起来地参与了会议。

「这样的话,就该献给对本篇照顾最大的人呢。……啊,仔细一想还真是有很多呢」

「是呢。很多人都给我们多加关照了呢」

「这么一想就好难定下来了啊……。……对了,这种时候就应该让会长来!」

「呜喵?」

「要是像平常那样商讨的话肯定是没办法决定下来的,所以这里就要让会长来作为代表,想一个你觉得对这个系列照顾最多的人的名字填进去!用这个人的名字作为系列的完结!这是多么感人的美妙结尾啊! 太完美了! 来吧、快直说出那个名字吧!」


「唔、唔嗯、是呢~」

会长很可爱地念叨着思考起来……大约三十秒后。她突然一副豁然开朗的表情。看样子是想到了呢。

就在我们投去的期待的视线中……会长、终于、决定了用来结尾的话!

「献给凉宫○日」

「这确实是很受其照顾————————————————————————————————————!」 (注:《凉宫春日的忧郁》,从第一卷起就多次使用与其相关的NETA)

虽然在第一卷最开始的时候是模仿过,而且在广告和特集报道中还经常被人询问到!虽然确实感觉受到了凉宫姐姐的很多照顾!但是!

「哎……哎呀,唔嗯,虽说如此,不过就没有其它人了吗、会长」

「哎、唔嗯、其他人啊……如果比起刚刚那个提案有很大落差你们也不介意的话」

会长预先说了这么一句、紧着提出了下一个「献给○○」的提案。

「献给电○文库」

「虽然确实经常出现它旗下作品的名字! 但是让人超级不爽所以驳回!」

「献给已故的富士见Mystery文库」 (注:富士见Mystery文库是由富士见书房在2000年创立的,旗下诞生了诸如GOSICK、黑魂少女等优秀作品,但由于经营不善,在最后一本ROOM NO.1301完结之后宣布休刊)

「你这什么意思!?」

「献给爱因斯坦」

「搞得本篇像是超严密的SF小说一样了!」

「将我的初恋献给你」 (注:NETA小学馆的同名漫画)

「唔嗯、虽然听上去很美但是完全NG」

「献给森林之主」

「变得像是活祭一样了!」

「随便献给你」

「好轻浮! 总觉得超轻浮!」

「虽然很突然、我为了之后能和超绝美少女青梅竹马交往而向妹妹献出了肉体」

「好像现在的轻小说标题!」

正当会长说到这里时,知弦姐忽然「啊」了一声,使得全员的视线都投向了她那边。而她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频频点着头开口说道。

「我从刚刚开始就有一股违和感……」

「? 怎么了知弦姐?」

知弦姐简单明了地回答了我的疑问。

「『献给○○』这一般不是放在卷末,而是放在卷首的吧」

『确实是啊!』

这么一说才明白过来!虽然放到最后的情况也不是说没有,但是一般来说这还是应该放在卷首才对! 因为太过重视帅气度而完全忘掉了这一点!

那这样的话……。

「那够了,现在什么都行,大家各自提个最后一句话的提案吧————————————————!」

会长这么自暴自弃般地一喊,除了在至今为止的剧情流势中一直处在吐槽役位置的我以外,其他四位学生会成员都怒涛般地、根本搞不清哪个是谁说地、上演起了提案闹剧!

「接下来将转战网络连载!」

「不、让它结束掉吧! 在小说这里就把故事完结了吧!」

「话说,刚刚做了个梦」

「做梦结局驳回! 绝对不行!」

「第一部完」

「学灌篮○手也出不了第二部!」

「要记录通关存档吗?」

「为强大的新小说做准备吗!」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很感到自豪!」

「那么、再会了!」

「好直接!」

「请大家期待杉崎老师的下一部作品」

「感觉像是被腰斩一样!」

「就这样,我们的平凡日常、终于宣告结束了……」

「感觉马上就要开始播OP了! 现在终于发展到在序章结束的地步了啊!」

「一直在保护着杉崎先生的健康的碧阳食品的健全青汁!」

「广告吗!? 这难道是那个纪实类广告吗!?」 (注:某健全青汁是播放数分钟的纪实画面,最后必定会出现维护○○的健康……)

「别了、咖啡因!」

「这倒是确实能把依赖咖啡因的作者解放出来!」

「各位热心的读者,实在是非常地不感谢各位」

「什么!? 是谁在说这种重要事情的时候咬到舌头创造了新的日语啊!」

『…………』

各种东西都已经燃尽的缘故,提案戛然而止。

在这会议第二次陷入停滞时,房间内充斥了异样的绝望感。

就这样,经过了让人错以为是永恒的五分钟后。会长突然地、开始用微妙地很有违和感的方式说起话来。

「呃、啊哼。……杉、杉崎」

「哎、啊、什么事?」


会长不知为什么用手搭到我的肩膀上、还用十分游移不定的目光看着我。她咝~地吸了口气……用蛮不讲理似地语调喊道。

「我可是相信你的写作才能的哦!」

「……哈?」

我歪着头,完全搞不清状况。——然后、不知为什么、就连其他三位成员也都凑了过来,各自用很奇怪的语调说道。

「能让这学生会完结得像个学生会那样的、只有键你啊!」

「对啊! 正因为是前辈写出来的,所以才是学生会!」

「KEY君……我相信你哦! 你一定能、写出美妙的作品来的!」

「哎」

这什么啊。这气氛是什么情况。感觉似曾相识啊。到底是什么呢……。

…………。

啊、对了,一开始拜托我进行小说写作、就是那时候的感觉! 能把学生会如实记述下来的就只有我了,大家都这么——

「那么……今天的会议、结束!大家辛苦了!」

『辛苦了!』

「哎、等、各位——」

「呀,各位今天真是辛苦了呢!」

「那、那个……」

《喀拉喀拉、啪嗒!》

「…………」

不一会儿功夫,众人就都走掉了。

「我……说」

也就是说、到底啥情况?……全推给我了?难道说、刚才被人说了几句好话,这麻烦事就全都扔给我了!?

「该、该死、居然又利用当初拜托我写作的时候那令人感动的场面、多么过分——」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

拜托我写作的时候那……令人感动的场面?

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而小说版也则是依照着那时的我的感受、带着真是很感动的情感所写的。

难道说。

该不会。

「归根到底这个系列的执笔者自己……我、是被一番好话才骗过来写的!?」

…………。

在这系列累计第十六册中的现实面前,我不禁潸然泪下,一个人、呆在学生会室、闷闷不乐地、带着自暴自弃的心情开始了最后一句话的写作。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