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6 学生会的金兰-逆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事到如今究竟以什么理由用学生会为题……』 by宇宙守

「想抱女生急得都快吐出来了!」

杉崎一如既往用俊俏的脸蛋说出童贞的话。

但不是在学校而是在假日的家庭餐厅。

我陶醉于他洁白的牙齿,精神恍惚的偷偷小声回应。

「如,如果真的那么饥渴的话,那,我,我……这位顶级偶像星野巡,就让你舒服一下……也可以……喔?」

我还真是说了大胆的话呢!因高扬感和耻辱而忸怩不安,面红耳赤地抬眼窥探着他的反应,只见杉崎「舒服一下?」然后侧着头表示不解。

「呀,不,我对大清早的专题节目这种不太在行。」

「谁都没有说过要取代加藤x次啊!」(译注:这儿捏他的是加藤浩次,「专题节目(wide show)」是日本独有的综艺节目种类,加藤浩次为其中的有名司仪。)

「啪」的一声用力拍打桌面!之后杉崎就变得更加胆怯,仿佛连童贞的性欲也全都一下子烟消云散,用失去活力的眼神,嘴巴一张一合的喃喃说着「真是对不起了」。呜……为什么每次都变成这样子的啊!为什么我的行动总是被曲解啊!

「那是因为平日的所作所为吧……」

從旁邊傳來我的弟弟·守的多餘的話,這是在看穿正在雙拳顫抖的我的思考吗。总之先用尽全身的脚力踩住守的脚尖,把话题转移一下吧。

「杉崎一天到晚都是这样子所以还是算了,为什么今天连你们都会在这儿啊。」

这话是对着坐在杉崎旁边的两名草食系男生说的。

首先一个是我的下仆。………。……呀,这样的介绍不行吗?真麻烦呢。所以说小说形式真是不擅长啊。这个,什么来着?因为一直都称为下仆所以都忘了名字了,对对,中目黑善树。通称下仆。是个比随处可见的女生还要像个女孩子的弱气男生。连皮肤也很通透的关系,我一直在盘算着让他在演艺界出道,借此好好地赚上一笔。除了这部份嘛……是个美少年呢。

在旁边还有另一人。虽然是个跟杉崎和下仆完全不同种类的俊男,但是他却一幅完全没有干劲的样子在一边发呆。

他的名字,好像是叫秋峰叶露吧。高中一年级,即是我们的学弟。我跟其他年级的学生其实几乎没有任何交流,我跟他是因为有点前缘而认识的。但那段故事因为诸多原因下只好忍痛割爱。若是要一言概括的话,就是,在碧阳学园中,只要作出变态的行动就会自然聚集起有志参与的同类。……这个嘛,请体谅吧。

话说回来,今天散发着最大违和感的大概是他吧。和我们这群二年级生不一样,冷冷淡淡的冷酷系美少年。正如刚才所说,我虽然认识这人,但我不记得和他有熟稔到会邀请过一起来喝茶的程度。

所以今天星期天,在这种偏僻地方的餐厅的六人桌周围,同時坐著我,守,杉崎,下仆已经算是很罕見的了,而他,後輩?秋峰叶露若無其事地出现这种情况,对我来说来说这除了异变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说法。

我试着说出这番话时,他就一如既往的用他那没魄力的眼神望着我,「呀…」地回应一声。

「不,我是被杉崎学长叫了出来的。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总之就出来了。」

「那算什么?你只要是杉崎说的话就无条件服从吗?」

「是的。算是吧。」

像是说出理所当然的事情似的回答着的秋峰叶露。我和杉崎也被那种病态的反应压倒,不知为什么,旁边的下仆却一面焦急的样子说。

「我,我也是只要是杉崎说的话就什么都听!羞羞的事也可以喔!」

唔唔唔?既,既然都那样说了的话那我更不可以继续沉默了!

「我,我也是如果是杉崎说的话,要杀四个人也可以喔!」

「很恶心啊!你们太恶心了吧!这算什么事啊!」

杉崎反应过剩地和我们保持着距离。什么嘛,太失礼了!

在这个渐渐变得混乱的地方,无聊的正常人,守,开始打破现状。

「你们给我等一下。由集合以来三十分钟,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一点进展都没有啊。首先从找我们出来的罪魁祸首,杉崎那听一下他想说什么吧。」

「嗯?为什么那句话本身,就好像已经听过好几次的样子?」

「是吧!从刚才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杉崎就把『想抱女生』这种最差劲的话当成名言说出来,之后就是姐姐没意义的行动——这样的一直在重复循环着啊!」

「无限循环很恐怖呢。」

「既然这样想的话就早点发现啊!」

从我们的对话中不知哪儿感到佩服的秋峰叶露接着说。

「守学长,不愧是超能力者呢。竟然能察觉到没有人发现的循环现像。」

「才不是这个问题啊一年级的!啊啊,算了!总之杉崎,来说明一下吧!」

「嗯,交给我吧。那么就模仿会长说出一句名言。『想抱女生想得发抖了!』」

「!这个……杉,杉崎,如果我可以的话——」

「这已经又开始循环了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故意的么!?」

「喔喔!很厉害啊守!我都完全没有察觉到呢!」

「学长,我也完全没有察觉到呢!循环现象真是可怕呢。」


「最恐怖的是你们极差劲的学习能力吧!」

我的弟弟气得上气不接下气。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看在他这样拼命的份上,我就帮忙把话推进一下吧。

「那,具体来说今日是什么事而把我们集合起来的?」

我不理睬杉崎的性欲发言,先催促他说下去。他说了一句「嗯,问得很好」,不知为何的,带着稍为高压的视线。

「今天,特意召集大家来这个家庭餐厅为的不是别的。」

说着就站起来,我虽然不太清楚但像是学生会的会长在主持会议时的样子似的,杉崎啪的一声拍打桌子,发表出今天集合的目的。

「我打算由我們今天就在这里,举办『聯誼·復仇』!」

「那么,我有工作要要忙。」

「我今日打算去看望给社团活动当帮手的深夏呢。」

「我要去编集一下我和杉崎的回忆相簿。」

「啊,我今天打算跟莉莉姐一起买东西,就这样办吧」

我们一起站起来打算离开。但是,杉崎拼命地叫住我们。

「稍,稍等一下啊你们!听一下我说啊!喂,那边的学弟!秋峰!就连你都用那种失礼的态度对待你憧憬的学长吗?喂!」

「不,虽然是很尊敬学长……但是你看,我有不想背叛的人……」

「这纯情的家伙!唔……喂,中目黑!你就不想跟我一起吗!?」

「虽然是想……但杉崎,之前的联谊会你忘了吗?那种事,我已经怕怕了……」

「所,所以才要复仇不是吗!守!你的话不是很想联谊的吗!?」

「不是喔?虽然如果深夏有来的话那另说……」

「不,参加者的话打算叫巡去跟偶像们斡旋一下。」

「喔?」

「……嗯,巡小姐,为什么要拿着叉子呢。意大利面还未到喔?」

「没问题,这不是为了吃意大利面用的,而是稍稍用来钻开几个洞。」

「大,大家稍为冷静一下吧。呐?呐?看,看吧,店员拿着刚才点了的饮品来了啊!」

回头一看,的确店员正拿着饮品过来,没办法之下我们只好先回座位。等店员把全部人的饮品都放好之后,杉崎再次开口。

「首先作为大前提,大家都想不用介怀地抱女生。这样OK?」

『NO啊!』

突如其来的大嘘声。杉崎说着「好了好了」来劝解我们。

「抱歉,其实都是说笑的。那么进入正题吧。果然还是想开联谊会。」

『辛苦了。』

「真的不好意思,拜托不要就这样解散吧」

因为杉崎边哭着边低头请求着,我们就免为其难地跟他再聊一下。……为什么我非要被卷进自己喜欢的男生的联谊话题上不可啊……真是的。

大概是全部人都因为各自的理由而露出不满的表情的关系,杉崎终于放下学生会长似的武断态度,开始理性地说明。

「的确如同中目黑所说,上次还真是凄惨,我也是这样想的。」

杉崎的话令守和下仆的表情蒙上阴影。只有不知道事情发生经过的秋峰一人跟不上的关系,我就为他稍为的说明一下。

「这三个笨蛋走在一起,利用我的经理人去和艺人们举行联谊会喔。不过当然嘛,平民跟艺人不可能聊得上,盛大地栽了个跟头呢。」

因为这对我而言依然还是简很不愉快的事,所以态度有点露骨。……那种讨厌的女人们跟杉崎有那么丁点儿恋爱关系,我也不禁生气起来。从那种意义上来看,跟学生会的女生们调情还要比较好呢。……虽然那样也很讨厌!好像什么地方有点不一样啊!

在三人缩成一团时,秋峰一句「是这样吗」这样一如既往不知是有兴趣还是没兴趣的微妙反应作回答。说明完了后的我一句「那么?」催促着杉崎说下去。他带着稍稍受惊的样子继续说下去。

「但是联谊会的回忆要就那样的话,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是呢……」

下仆默默地回应着。……嘛,我也由守那儿听过大概发生什么事……被我抹黑之下全员被讨厌了,因为是很难令人生气的话,所以也不能全盘否定呢……嗯。杉崎跟女生约会虽然很讨厌,但下仆和守的话稍稍沾点桃花也不错呢。

杉崎满意地微微点头,扫视了我们的表情后,用坚决果断的表情宣布。

「那么就这样,这一次我想由秋峰作为先锋,让我们再挑战一次!」

「哎,学长们请先等一下。」

平常一向冰冷的学弟突然冷汗直流地制止起来。容易受气氛影响的守,完全变成杉崎派跟学弟说。

「什么啊,秋峰。都说到这地步了还退缩的话……作为男人你太没用了吧!」

「不是不是,完全不算没用吧!不如说,我根本没有关系到了应该惊讶地程度了吧!?」

「秋峰……杉崎都已经这样说了,就陪他一下吧!」

「不不不不,连中目黑学长都在说什么啊!话说,我们之间其实还是第一次见面吧?」

响应着秋峰那迟钝的反应,下仆向着旁边秋峰的方向低头行礼。


「呀,初次见面,我是中目黑善树。喜欢的人是杉崎。」

「呀,这还真是客气。我叫秋峰善树。尊敬的人是杉崎学长。」

「咦?你喜欢杉崎哪里?」

「人生态度。」

「……好像能和你聊得很投机呢。怎样,现在我们两个人换个地方说说──」

「那好啊。那么去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吧──」

『别在这场合联谊啊!』

下仆和秋峰两人正打算站起身离开,我们慌忙地对他们加以制止。……让这两个人组合到一起的话,总觉得若干BL元素就不再只是开玩笑而已了。为了我和杉崎和守的精神卫生着想,我绝对不想让他们就这样从这里离开。

在两名杉崎教信徒回到座位,各自喝下一口饮料后,秋峰再次展开话题。

「所以说啊,为什么我非参加不可?」

「那还用说,你身为俊男,有在联谊会担当钓饵的义务吧。」

「不,我的外貌还说不上是俊男……」

虽然他本人这样谦虚,但我看来他也算是个不错的俊男。不如说,只算外貌的话这儿全部四人,都是很高质素的俊男。清爽系的杉崎,野性系的守,美少年的下仆。还有,神秘而冷酷的秋峰。唔,素材本身倒是不错呢。

「我是莉莉姐的死忠,一点也不想和其他女生互送秋波。超烦人的。」

「嘛,别那样说嘛学弟。我的本命虽然是学生会,但女性经验绝对不会浪费的!色色的事就是好的事!」

「啊啊,我的未来预知能力都说啊,这会成为宝贵的经验。虽然这不会灵验!」

「杉崎和女生见面的话,我们作为监护人一定要在他身旁。」

……只算外貌的话,倒不错呢。一开口说话的话就完全变了个样子,这是什么一回事。

秋峰面对全部人对他的劝说,叹了一口气说,「已经随便了……」,很快就放弃抵抗了。

「嘛,的确学长对我有恩。而且,中目黑学长说的话,我也……不如说,无论是这儿的谁,我也不能违背他的意思呢。」

『嗯』

「唔?」

在下仆还未弄清情况的时候,我们一致的掩着胸口。……秋峰是在说,以前我们这儿的成员跑去尾行下仆(和国立凛凛)的事吧。在这层面上看,的确我们有给予下仆一点桃花的责任也说不定吧。

「秋峰。虽然现在你好像装作妥协了而留在这儿的样子,相反,你是打算把下仆随便塞给别人之后让他远离国立凛凛吧──?」

「哎,巡学姐一直都是这么美丽的呢!我能跟偶像一起出来喝茶,还真是幸福啊!」

真是个狡猾的小鬼呢,秋峰叶露。通称,冷静和热情的中间线。……虽然是我擅自命名的。明明平常没什么干劲,只要一提到国立凛凛的话连个性都会一下子改变。因为秋峰用小狗一般的眼神看过来,于是我哼了一声放弃继续吐露他的心思。我最喜欢握住别人的弱点了。可用的棋子会因此增加。从今天起就把他也算如我的下仆吧。

除了我之外全部人都变得兴致勃勃的现在,杉崎把视线转向我。……什么嘛,害我都小鹿乱撞了!

「就是这样巡,去准备联络偶像之后尽快离开吧。」

「病娇杀害喜欢的人的心情,我现在开始有点明白了呢。」

这家伙已经不应该再让他说话了,只在我的脑海里活着就够了吧?

杉崎见到我黑着的一张脸后,边发抖边开始狡辩。

「什,什么啊。有什么不好嘛,又不会少块肉。如果你真的是喜欢我的话,就没有比这更失礼的话呢!哈哈哈!」

「哈哈哈!」

面对爽朗笑着的杉崎和在他对面拿着叉子,面无表情空洞地笑着的我这种构图,旁边的三个男生害怕得发抖。唉!地球啊毁灭吧!

「那么,巡,准备就交给你了。啊,不要用你自己的标准来挑啊!女生眼中『可爱的女生』如果信得过的话,那就没有东西信不过了!」

「没问题喔杉崎,放心吧。很快就会让你看到天使了。」

我灿烂地微笑着。听出这句话真正内涵的三人颤抖得令桌子也开始摇晃,相反杉崎还是在很开心的笑着。

「是吗是吗!可以见到天使般的女孩子吗,那真好啊!」

「不是天使般,而是像我一样的真正的天使喔。很值得期待的喔?」

好了,差不多是时候在他额头那儿开个洞了呢──

「是这样啊!和巡一样高质素的话,那就放心了!拜托了!」

「──哎?」

「嗯?怎么了?不是给我们准备和你一样高质素的女孩子吗?」

「哎,呀,嗯,唔。」

咦?我好像刚才,听到一些很厉害的话?可爱?谁啊?咦?我?杉崎说我吗?说我可爱?天使般可爱?哎?

「哎呀,抱着被骂的觉悟来拜托巡真是太好了。上一次是透过经理人的联络的吧。如果是巡所挑选的女生的话,一定全员都是好女孩吧!

「啊,不,这个,那个……谢,谢谢赞赏?」

等一下啊我。我那样反应就好了吗。真的就这样好了吗?这样子,我不是走上了被坏男人欺骗的典型蠢女人的路线吗──


「只算外貌的话巡真是超水平!和巡一样好看的人来的话,我很开心啊!」

「好~!一切就尽管交给我吧!交给我这个可爱,很可爱,超可爱的巡吧!」

我踩着雀跃的小跑步拿着手机出去了!我虽然基本上在演艺界没有朋友,但还有之前曾一起在「hopping娘」,现在跟我一样积极的从事个人工作的成员们……也就是说,虽然不是朋友,但还算是志同道合的同伴。联络了几个人之后,我就回店里去了。

我回到座位,对杉崎竖起拇指说了声「Good」。在杉崎用笑容予以回应时,旁边的其中一位下仆喃喃说着「巡的恋情渐渐歪曲起来了……」这种奇妙的话。

「有可能会来的人我都叫他们晚点给我回复的了。不过别太期待喔,终究是突然提出的邀请。」

杉崎对我的提醒回应「OK,OK」。之后就转头面向秋峰说到,「那么…」,

「趁这段空闲的时间,我们来练习一下吧,秋峰!」

「练习?什么的练习?」

「当然,是搭讪的练习」

「哎哎?……不用也没关系啊。没问题的。搭讪什么的我也会啊。这个,是那个吧。出现选项的时候尽量选能和对方更亲密的选项吧。」

「哼,秋峰啊,那是仅限于游戏中的事。连我也最近注意到了……」

「真的吗。我还真是不知道呢。不愧是学长,总比我要领先一两步。」

「你们两人根本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吧。」

真是不像样的男生呢。杉崎更进一步去游说秋峰。

「所以说,秋峰啊。……不,叶露啊」

「为什么我突然会被直呼名字呢。」

「因为色情游戏而突然萌生了亲近感吧。」

「很狡猾啊!杉崎,也直接用名字叫我吧。」

……这都算什么,这四个人都一起说话的话,明明本来都是俊男,但是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遗憾氛围。真是不可思议。

杉崎用一种晓以教诲的口吻跟秋锋说。

「叶露啊。如果想在联谊会上成功攻略女生的话,首先要采取怎样的行动?」

面对杉崎的提问,秋锋先「呀,这个么」支吾了一阵,稍稍苦思一下。这样说来也难怪。这家伙是个对同居的表姐都不能好好表达心意的男人。没可能会明白联谊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吧。

但是冷酷系俊男苦思中的样子也颇显知性,我们对这家伙会不会意外的给我们一个不错的回答,抱着一点儿的期待在静候着。

两分钟后,在经过连串的烦恼后,秋锋用一副清爽的表情说着。

「嗯。要从心深处祈求她的幸福,远远而温暖地,在一边温柔地守护着她。」

『你给我回去!』

全部人都一起大声吐糟。连下仆和我也叫了出来。

对着一脸吃惊的秋锋,杉岖率先发起猛烈的批评。

「这算哪种联谊啊!说到底那根本连联谊都不是吧!」

「咦,这不是很好么。我对我喜欢的女生,不是去搭话,而是在远处的座位上祝愿她的幸福,就像母亲一样保佑她」

「超恶心啊!你这态度是什么一回事!和联谊相性不合也有个限度啊!」

「明白了,那还是开口跟她说话吧.」

「呀,对了,我还想问你,你到底会采取怎样的攻势……」

「『妳现在,幸福吗?』这样的吧」

「这只是单纯的宗教劝诱吧!呀真是的,我选人的时候难道过度重视外表了吗!?这家伙根本就不应该叫来吧!?」

「的确一想到莉莉姐的事情,要去联谊就太心痛了。」

「姐控比联谊更严重啊!」

「不过就交给我吧,学长。搭讪女生的事没人比我强的了」

「连同居中的超亲密的表姐都攻略不了的人在说什么!」

「放心吧学长。青梅竹马也好,义妹也好,学姐也好,学妹也好,我大多都已经攻略过了。」

「别在色情游戏上充满自信啦!真叫人恶心!」

『轮不到你来说!』

我们两姐弟漂亮地一齐吐糟。杉崎故意咳嗽了一下继续说。

「秋峰。你果然还是回去吧。这种事你也没爱的吧。所以还是算了。」

杉崎挥着手「去,去」地示意秋峰回去,然而,秋峰打算将下仆当作支援贴近某人。只见他抱起双臂思考起什么事情来,没过多久不经意地小声说出一句话。

「……呀,真无情呢,真相明天就跟坐着旁边的椎名说『学长跟其他女生联谊了喔』──」

「与我一起共进退吧,秋峰啊。」

「学长,我知道了。」

两个男生,牢牢地互相握住双手。坐在被两人夹在中间的位置的关系上,见到眼前发生的事情的下仆,总觉得有点不高兴的样子。……这个BL三角关系算啥,不自主地有点雀跃起来了。

和我一样从一旁看着整个过程的我的弟弟再度将对话带回正题。

「说到底女性的事找杉崎来教的话未免有点太白痴吧。没办法,这儿就由我来教秋峰所谓的搭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守学长……是吗?」

「喂,那种充满怀疑的视线是怎样的一回事?」

「怎么会,请不要误解。我只是,发自真心的看不起守学长而已。」

「是吗,那真是抱歉了──喂,那更恶劣吧!喂,学弟!你从刚才开始对待学长的态度就完全不像样吧,啊?!」

我家弟弟的态度还真像个杂鱼。太令人失望了呢。……啊,不对,本来就是个杂鱼所以还好吧。

秋峰对守的怒火没半分动摇,冷静地作出应对。

「您在说什么呢。我可是一直都是非常尊敬守学长的。」

「是,是这样吗?具,具体的话是哪些部份呢──」

「呀,不好意思,阳○牧场要浇水了,可以给我静一点么?」

「我这不是比mixi的游戏插件优先度更低嘛!」

「真意外呢,学长。我可是一直都很同情学长的啊。同一学年的姐弟,苦涩的单相思……」

「秋峰……这这家伙……。果然啊,我跟你,应该找个地方──」

「不好意思~,我想要这个『季节水果冰淇淋』。」

「别跑去点冰淇淋啊!」

「呀,宝物都被偷走了!可恶,早知道先埋陷阱好了!超后悔!」

「玩怪盗罗○尔的时候会实际做出市○隼人的动作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怎也好,总之先听我说啊!」

「知道了,不肖秋峰叶露,绝对会对守学长说的金玉良言一字不漏地洗耳恭听。」

「这反而叫人更难开口……咳咳。算了,总之,先回正题吧……」

「对对,就由路○跟索隆相会时开始说起吧。」

「回逆得真多啊!才不是这个吧!是在说搭讪的话吧!」

「呀,是这样吗?守学长说话太脱线了,所以都忘了。」

「我的责任?!不,还是算了。总之,要攻略女生最重要的就是『诚意』!直截了当,纯粹的爱情!」

「原来如此,也就是这个意思对吧,真正的和平在这世上是不存在的。」

「你根本就完全没在听我说话吧 完全地略过了吧!」

「啊,不好意思没有在听。由刚才『我比mixi的~』那儿,重新开始说一次行吗?」

「由那时开始就没在听么?你搞什么啊!这是想打架吗?!」

「怎么会。学长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啊,不,不好意思,我稍为有点冲动了……」

「我像是那种会欺负弱者的男人吗!」

「OK,跟我出去秋峰───────────────!」

守愤慨地站了起来,没办法之下,我给了他脑袋一拳令他冷静下来。

「为什么突然激动起来啊守,真丢人。」

「但,但是姐姐啊!那家伙他!」

「虽然秋锋是个狡猾的男生,但这是笑话啦笑话。反而是你这样的反应,令秋锋玩得更开心结果才做过头了吧。」

「是,是这样啊。……抱歉了啊,秋峰,一时冲动。」

守有些丧气的对秋峰道歉。秋峰也对守低头进行谢罪。

「不,我也真不好意思。我玩得太尽兴,连你是学长的事都忘记了。」

「秋锋……算了没事了。你也是跟我很亲昵所以才会这样吧。」

「守学长……。真是不好意思。是这样呢。虽然只不过是守学长,但还是守学长嘛。」

「嗯,之后我们去厕所聊聊吧。」

「呀~」 (译注: BL动作巨片中男性所发出的叫声)

「不是那个意思!」

我弟弟跟秋锋的相性好像很差。倒不如说,守是单方面的被秋锋玩弄于鼓掌之上吧。

守因为严重的悔恨而抱膝沉默地缩在一边,没办法之下只好由我出面应对秋峰。

「秋锋。我说你啊……差不多该自重一下了吧。虽然我那个没有学长威严的弟弟也有错来着。」

「巡学姐。真抱歉,我平常都不是这样子的……。怎说呢,守学长他,或许该说是全身都缠绕着一股宛如容易受欺负的演员气质呢。」

这个倒不能否定。杉崎和下仆也「嗯嗯」地点头表示认同。……弟弟啊……。

结果,锻炼秋锋的话题就此中断,但很罕见的下仆打算把这个话题延续下去。

「但是,的确秋锋的性格不适合去联谊会呢」

「是这样吗?我反而觉得中目黑学长比我更不适合。」

被果断反击的下仆一下子表现出怯懦。但是他立刻挺起胸膛提出反论。

「才,才不是这样呢。上一次联谊,我可是大活跃的喔!」

「哎,真的吗。 ……嘛,毕竟是邀那位莉莉姐去约会那种程度呢──」

「唐突地暴怒起来,用力敲打桌子,大声怒吼,用这些为联谊会拉开序幕呢!」

「这不是非常糟糕么!还有那种自信满满的态度是什么一回事!?意外的是一位十分危险的人吗!?」


「于是乎,秋峰君。联谊的事就尽管问我吧。」

「你现在可是在我的『最不想被他教』的排行榜上独占首位喔!」

「联谊的铁则。那就是,不要令女生感到不高兴!」

「太帅了!竟然可以把日文的说服力削弱到这种程度啊!」

「嘛,就是那个呢。像我这样的人的话,反而有点搞不懂呢。跟凡人的感性相差太远了。」

「某程度上就是那样啊!不如说为什么只在这种无关痛痒的事情上微妙地充满自信!从平常的态度那儿分一点谦虚出来吧!」

下仆大慨是接近杉崎得太多了。在没有实力的地方上拥有全无根据的自信……这就是,杉崎病。

「不,大慨是接近姐姐多了所以才患上了姐姐病──咕唔!」

守又在看穿我的思考后说出来了,总之先给他背后来一记重拳令他静下来吧。

下仆还是继续向秋峰进行教育。

「秋峰同学。给你看一下我的恋爱圣经吧。怎样,很厉害吧?」

「嗯,为什么说这种话的时候会给我『世界○初恋』呢?」

「啊,真冬借了这套新漫画给我喔。很温柔吧。」

「那个该死的妄想同学!」

「唔!到些是哪儿的哪家伙在说我的真冬酱坏话!」

「呜哇,学长,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中目黑,那本书由我来回收!我会到学生会替你还给她!」

「啊,杉岖很过份啊!这明明是一个很有共感的话题的说!」

『竟然深深地代入了!?』

「呀,那本书约好了之后再借给国立同学的──」

「真是的!那个该死的桃色灾害同学!」

「唔! 到些是哪儿的哪家伙在说我的真冬酱坏话!」

「呜哇,学长,对不起对不起!不过学长竟然知道桃色灾害的意思呢!」

他们这种关连性还真是有够麻烦。这算啥了。

还有杉崎和秋锋啊,你们虽然一直在拒绝BL,但,怎说呢……你们三个人互相争夺BL书的样子,真的有点那啥。嗯……总之先用手机录成短片好了。这大概可以轻易用高价卖给椎名真冬的吧。

默默地观察了面前的闹剧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无视着杉崎兴高采烈的大叫着「偶像!? 偶像!?」,我望向手机的画面。

「?不认识的号码呢……」

至少这不是刚才连络过的人的号码。拜经理人公司所赐,这个电话号码几乎没有骚扰电话打过来。虽然感到有点不可思议,总之还是先接电话吧。

「你好?这里是星野。」

这边的手机是偶像名义使用着的。我接了电话之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吵耳的声音。就像是大型户外会场传来似的。

「喂喂? 到底是谁啊」

强硬点再问一次之后,电话的另一端终于传回人声。

『呀,喂喂,是星野小姐吗。很久没见的说~,我是「波斯人」的天野唷~。』

「波斯人?」

『喂喂,这不是有点过分嘛。之前我们不是在综艺表演上一起同台演出的吗。』

真烦人呢。你知我一天有多少工作要做啊。综艺表演的共演者什么的,怎么可能一个一个都记住啊。这个,波斯人,波斯人………啊!那个只会在舞台后边吵吵闹闹,有十个人左右的三流偶像组合吧。……记得住才怪吧!

「呀,是是,想起来了。那,找我啥事?」

『呀,星野小姐真没干劲呢。稍微提点偶像精神嘛。』

啰嗦!为什么对着你们需要提起精神聊啊!还擅自的打电话过来!但跟其他艺人关系弄僵的话只会给日后留下很多麻烦,所以还是先沉着应对好了。

「不好意思呢,今天我休息。怎么了?」

『呀,对了对了,星野小姐,听说你在找联谊会的参加者吧?』

「虽然是这样没错,但为什么你们会知道的?」

『碰巧今天一起演出的沢木小姐告诉我的。』

切,可恶的美嘉。跟这种麻烦的三流偶像组合说些什么啊,真是的。

『但沢木小姐说她还有事要做,所以现在就由等电视剧开拍的我们来陪你们一下吧。』

「陪我们一下?」

这种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态度真叫人火大,但之后杉崎对我这句话反应出「万岁!偶像!偶像!」这种欢喜的神情,算了……重新考虑到我平常对一般人都是这种态度,抑制住不快的心情,积极地先听下去。

「那么,现在要过来这边的家庭餐厅么?」

『呀,不会去喔?』

「哎?」

『虽然也有跟其他成员说过,但是呢,先从视频通话看看质素如何再说吧。』

「……啊,是的,视像电话,呐。」

这种三流对独当一面的艺人说这种算是什么态度!啊——!真火大!但是面前的杉崎却大叫着「换我听换我听!」看起来相当兴奋兴奋着,总之就先让他们聊聊看吧,于是就按对方要求把电话切换到视频通话模式。对方好像是在用笔记本连上麦克风,结果,我们这边完全看不清那边对方的样子,对方却可以悠闲的品评着这边男生的质素,令整个场面都变得更讨厌了。


但是,由刚才开始火大的只有我一人,先不说兴奋着的杉崎,守,下仆,秋峰都很紧张,好像都察觉不到这些锁事。……真是的,所以就说男生这种东西啊。

我把切换到视频通话模式的电话放在桌子上,把摄像头面向自己,然后开始说话。

「这样就满足了吧?」

『完美了星野小姐。那么,按次序给我们看下男生吧~』

「……嗯」

真叫人不爽呢。虽然我觉得那不是真的会令我不爽的事情。怎么说呢,这种迷糊的感觉。 话说这群男生,就真的对这个现状没有半点疑问吗。

「耶,耶——,兴奋得叫人心跳加速耶!」

杉崎边说边笑着。……这下没救了。算了,总之先开始吧。

首先是我的弟弟,我先把摄像头转向守。途中,听筒传来那边唧唧喳喳热闹起来的声音。虽然混乱得搞不清楚是谁在说话,但还是分辨出『感觉还不错哩!』,『比想象中要来得高质素』这些话,大概算是好评呢。嘛,弟弟被人赞的感觉还不差。

『那么,开口说点什么吧~』

「哎?」

电话那边传来的要求令守一下子呆了。话说,那种语气算啥。三流真是三流,对话的条理乱七八糟。

当然,看到守语塞后那边开始传来『真受~』,『感度真~低』这种不讲理的感想。我慢慢变得火大时,对方好像察觉到自己这样说话有点过份的样子,于是对刚才的要求加以补足。

『全部人都自我介绍一下吧~。那个,也一并把个人魅力也说出来吧。』

「那,那么」

……这算啥。先不去管男生们都超级紧张的事,由刚才开始这群家伙,都当自己是谁了。 在意的就只有我吗?虽然没去过联谊所以不清楚,但真的是这样子的吗?男生都不被这样面试不行么?

在我正按捺不住地变得不爽时,守总算开始勉强说出点话来。

「哎,我是,这个,宇宙守,的说。」

『哎,艺名么?』『星野小姐的本名好像听说都是姓宇宙呢』『真的么,这不是很酷嘛ww』『是星野小姐的弟弟么?』『好像是呢,虽然我就算了』

「那个,呀,魅力……。……这个,那个,能用超能力……吧。」

中途,从听筒中传来集团令人不快的笑声。守变得面红耳赤地萎缩在一角。笨蛋弟弟。那种话明明不应该在这场合说啊……

我有点看不过去了,我就说「好,下一个」的把摄像头转向杉崎的方向。之后,他就用比平常更强烈三成的花花公子态度去应对。

「你好~!我是杉崎键!十七岁!那个,有魅力的地方应该是我这个存在的全部吧!视频通话不能传达这股气质真可惜啊!想见识一下我真正的俊俏魅力的话,请务必过来这边!」

『哇,真~恶心』『是吗?这倒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觉得很吵么?』『下个,下个』『出现了呢,明明不是专业的却在摄像头面前装模作样的家伙』『不是我的菜~』

……的确,这样子的杉崎真的很恶心。但是──。

在我想事情的时候,接力棒就交给下仆和秋峰。

「呀,我,我叫中目黑善树。最近,喜欢的是跟朋友玩。」

『呀,可能是我的菜也说不定』『哎~,好像很纤弱啊』『出现了呢,以为做出可爱的样子就会受欢迎的男生』『真想从头开始教他很多东西呢~』『只是玩下的话可能不错呢』

「我是秋峰叶露。什么特技也没有。喜欢的女生是认真的女生。」

『没人问你喜欢什么啊』『这算什么,态度真差』『装酷作战失败了吗?』『但长相很不错呢』『嘛,来求我的话我还是可以陪你一下呢』

全部让她们看过一次后,从那边传来残酷的评价,令在场的男生们的气势完全冻住。

即使是那样──杉崎他,把电话的转向自己的方向,用笑容跟她们对峙着。……上一次他也是这样,明明他才是最讨厌看到朋友受伤害的人,是最容易因为朋友的事情而暴走的类型。尽管如此……如果在这儿爆发了的话才是更凄惨的。但是他知道,即使是讨厌的事也好,如果用正面乐观的解释成过得开心的话,之后至少可以当成「不错的回忆」吧。正因为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直到最后也为了让场面变得热闹而拼命。

「怎,怎样?对我们感兴趣的,就来一下我们这边吧──」

『呀,抱歉,已经没有空闲时间了。帮我们很有趣地打发了闲余时间了呢~。话说我们最初就根本没有打算过去呢。什么?你们还真的期待我们会去?』

───巡大小姐,超出临界点了唷。

「呀,喂,巡!?」

我猛地从杉崎手上抢过电话,然后对着电话将脸──恶鬼似的表情迫近,用整个家庭餐厅也听到的声量怒骂!

「很吵啊你这三流偶像! 啊啊!?和你们联谊什么的真是敬谢不敏了!真是的,不协调也要有个限度啊!

守你哪儿不满意了!这么好的弟弟,别处可是找不到呢!名字有点怪哪有错啊!比自己改个超雷人艺名的艺人要好上百倍吧!超能力什么的,连觉得有趣并包容的胸襟都没有的艺人会做得下去吗!

杉崎是因为体贴别人才在胡说八道你们也不知道吗!把等级降到和你们这些连伤害到守了也毫无自觉的笨蛋一样,把话题转向自己也不知道吗!啊,真是的,这种不懂看脸色,对上电视节目的人来说是致命伤啊致命伤!


下仆──善树他很纤弱!?你们的眼睛是两个风洞吗!?

意志这样坚强的男生,简直是世间罕见啊!把喜欢跟朋友玩这种羞耻的话堂堂正正说出来的纯情男生,你还能找到第二个吗!?唉呀唉呀,你们真是很浪费呢!

还有,竟然说秋峰态度很差!?少惹人笑话啦!你们知道从开始到现在为止的交流,那孩子有多不爽你们才这样说的吗!?平常这家伙可是会用更辛辣的言词反击啊!但是他不想破坏学长们辛苦努力建立的气氛,所以才尽力普通平静地应对啊!像你们这样的渣滓,光是能够跟这个表姐本命一条心的纯情男生这样普通的聊上几句也应该觉得三生有幸了!」

我一口气的连珠炮发后,深深吸一口气,最后用自己最大的声量怒吼!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也别想对我这边的男生们出手!这些家伙啊……这些虽然笨但也是最棒的男生们,之后也一直是我的东西!」

之后,我用把按钮按坏的力度切断电话。

调整一下呼吸,整理一下头发,再低头向店内的客人和店员对自己带来的骚动谢罪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为什么,男生们都盯着我。都是完全看不出感情的眼神。

我双手握在一起在桌上摆弄起手指,感觉很尴尬地斜视窗外并对着男生们说。

「嘛……那个呢。抱歉了喔。那个……联谊的事,下次再──」

『大……』

「大?」

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住了,我不明所以的把头转回来。在这之后──

『大姐头─────────────────!』

男生四人热泪盈眶地握着我的手!好恶心!

「谁是大姐头啊!谁啊!」

『很可怕啊─────────────────────!』

「萎缩于女性集团之下吗!真丢脸!你们太丢脸了!」

『我们一生都追随您───────────────────』

「太烦啦!」

就是这样。

他们的联谊会,似乎还不会成功。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