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5 学生会的木阴-S尺寸猎人樱野栗梦

如果要把人类分为两种的话。

那么就是S尺寸的和……那个、和这以外的。我、我可不是现想出来的哦!

「因此、我等现在即将开赴战场!准备好了吗、真冬二等兵!」

「好想回家」

「好、看样子准备齐全了呢!OK!那么、全军突击!冲啊!」

「哎、看上去是前敌指挥却亲自去突击吗?」

「哇啊、被-干-掉-了!」

「被什么啊!?只不过是在女装区,能被什么干掉了啊、会长!」

我在从后方慢吞吞赶过来的小真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因为刚刚突然猛冲起来的缘故,自己绊到了自己所以摔倒了。我低着头「战场还真是犹如地狱一般呢……」地说道。

在夏日的暑气已经退去的某个休息日的午后,我和小真冬两人来到了百货商场的女装区。

目的只有一个。

「小真冬、现在可没有磨磨蹭蹭的闲工夫!我们可是……要去买衣服啊!」

「也是呢。倒不如说如果你来女装区不是为这个的话我才吃惊呢」

「要上了哦!开战了哦哦!」

「会长、会长。要是现在是降价大甩卖时那种人头攒动的状况的话、那真冬也能多少理解一点你这种兴奋劲……。不过……」

小真冬开始环视起四周,而我也跟着她的视线四处张望了一遍。

就如小真冬所说,四周确实没什么顾客。话说,因为是乡下地方,就算是放血大甩卖也不见得会人头攒动。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改变姿态的!

「才不是这个问题啊!小真冬!买衣服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战争啊!」

「不过对真冬来说只是一般的购物而已」

「哼……所以说你这个尻轻啊」

「真冬本来想吐槽那个词应该是足轻可半路上突然发现两个词对我都很失礼」

「别管那点破事,赶紧出战吧、小真冬!」

「拿真冬当尻轻或足轻来看待,居然还定性为『那点破事』么……在这接踵而至的的恶语面前,真冬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日语尻轻和足轻只有一字之差,尻轻意为轻浮、水性杨花,而足轻是日本最低级的步兵)

「只要微笑就好了」  (EVA的名句,就不用多说了吧)

「你要是觉得这句台词是万能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就这样,我带着对购物兴致勃勃的小真冬,开始在店里四处转悠起来!

「……会长、我不知道买个衣服有什么值得那么严肃深沉的……别摆着那么恐怖的表情走了」

就在我不进一家店,只是在外面边走边看的时候,小真冬向我询问道。真是的,就算脑子再不灵光也要有个限度啊!别把挑衣服和一般的购物混为一谈!

我下定决意,严肃地看着小真冬。

「真拿你没办法呢……。小真冬。那我现在就让你看一下『世界的真实』吧」

听到我所说的犹如顿悟般、满是轻小说味道、意义深长的词,小真冬……

「啊、我去游戏专卖店看一下可以吗?」

太不严肃认真了!

「不行!今天我们可是来买衣服的!」

「明明真冬只是被你硬拉出来的……」

「总之!我现在就要去那边那家店里买衣服去了,小真冬你就在这儿温暖地守望着我吧!」

「真冬为什么非得在现实里做那种像是模○人生里面的事啊!」

「把、把这个当做是游戏不就行了、当做游戏!」

「原来如此、这样也行」

「看样子你终于开窍了呢。那我过去了,你就在这儿守望——」

『否』

「居然像游戏选项一样拒绝了!」

『真冬逃跑了!』

「想像游戏一样逃跑!?给、给我站住!」

『但是被怪物包围了!』

「谁是怪物啊!真是的、所以说那些把游戏和现实混同起来的孩子啊」

「明明是会长让我把这个当游戏的……」

「好了、别再辩解了!会计只要乖乖听从会长的命令就可以了!」

「呜呜、虽然很蛮横、不过真冬知道了……。接下来真冬会好好看着的」

「知道了就好。……那么、樱野栗梦、出战!」

「不过真冬还是不知道会长为什么会这么情绪高涨的……」

就在小真冬跟发呆一样看着我的时候,我走向了一间店面。

总之先慢慢悠悠地在店里转转,然后停在自己看上去觉得挺可爱的某件连衣裙前面。接着……那位女性店员应该就会走向我这边了吧!虽然我还想再一个人在店里转一会儿……。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和世界上所有衣服都如此相称,这也是我的罪孽之一呢。那位店员一定会这么对我说的吧。

「这位客人,您眼光可真犀利呢。那件衣服和客人您实在是太相称了」

——像这样子。不、倒不如说——


果然,就像妄想中的一样,店员微笑着向这边走来。然后她——微微蹲下向我微笑道。

「小妹妹,童装区在楼下哦?」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立即犹如脱兔般跑了起来!奔出商店,扑进了正呆在那儿的小真冬的怀里。

「呜哇啊啊!呜哇啊啊啊!呜喵、呜喵、呜喵喵喵!」

「什么都不用说了,会长!是真冬不对!确实、买东西对会长来说就像战争一样!真冬、还是第一次见到居然能如此干脆利落地对他人的心灵使出袈裟斩的店员呢!」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真冬。这就是、世界的真实啊」

「确实是很有冲击性的情景呢!要是把心灵创伤转换成肉体创伤的话,那刚才的情景就可以归类到猎奇中去了!」

「呜呜……小真冬、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去下一家吧。同为小个同志,那就应该互相支持着去买东西对吧?」

「了解了、会长!刚刚真冬说得像是游戏一样,真是太对不起了!」

就这样,以揭露我内心创伤为代价,小真冬成为了我的忠实顺从的部下。

「啊、会长,这家店好像有很多很可爱的衣服呢」

「哦、我看看我看看……」

我在小真冬的呼唤下向那边跑去。仔细一瞧的话,确实每一件都很朴素清秀,是家很符合小真冬风格的店呢。

不过我「呼」地像是有点看不起她似的笑了笑。小真冬歪起了头。

「怎么了、会长」

「太天真了、小真冬。这家店……不行哦」

「哎、是吗?但是真冬对这家店的感觉还很不错的……」

「感觉什么的根本没用!关键是价格啊价格!比如说这件衬衫!」

「那个……啊、要两千日元。这不是挺便宜的嘛、会长——」

「衬衫最多只能到三百日元而已」

「说得居然跟零食的预算一样!?不行不行不行、会长、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根本不应该来这种地方的!百货商场的商品已经全都不用考虑了!」  (衬衫和零食日语读音相近)

「严格地说三百日元以上也可以考虑!具体还是要看自己的感觉的!」

看到我威风凛凛的气势,小真冬不禁有些胆怯起来,立即低下了头。

「对、对不起。真冬因为在网上赚了点钱然后就一直过着挥金如土地购买游戏的生活,所以对金钱可能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既然会长你现在预算不多的话,那果然还是应该去看看那些大众品牌吧……」

「哎、预算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啊」

「哎、难道说是0元!?」

「正相反哦」

说着,我爽快地从钱包中取出了信用卡!小真冬不禁惊得后仰起了身体。

「难道说是没有『上限』的意思吗!」

「呼呼呼、虽然平时漫画和零食什么的都要用自己很少一点零花钱来买,不过,像买衣服还有剪头发之类的生活必须的事,就是由父母掏钱了!」

「原、原来如此、还真是很符合会长风格的一套做法呢。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需要太在意价格了……」

听到小真冬的这番话,我不禁低下了头。她察觉到这个情况,急忙说道。

「啊、对不起。是呢……会长应该不是那种因为拿着父母的钱,所以就会毫不节制地胡乱挥霍的——」

「这之前我拿了卡去买了一台超巨大的铲车,妈妈很生气地『你给我好好想过之后再花啊!』地冲我吼了……」

「真是个不孝女!你到底要干什么啊!而且那东西能那么轻易就买到吗!?」

「没、没问题啦。现在那辆铲车正放在我家公司里大派用场呢!」

「才不是这个问题吧!」

「总之,因为这件事,我现在也不能随心所欲地刷卡了」

「嘛、嘛、没把信用卡没收就已经算是奇迹了……。那么我们就主要逛那些便宜一点的店吧」

「是呢」

我这么说着,然后正好看到了隔壁的手表店,然后眼睛瞬间就开始泛光了。

「啊、快看啊,小真冬!那个手表好可爱!」

「哎?啊、确实呢。啊、但是会长、这可是卡○亚牌子的很名贵的手表啊!哇哇、竟然要两百万日元呢!唉,原来世界上还有能买这么奢侈的东西的人——」 (卡地亚,法国著名奢侈手表品牌)

「请给我那块表」

「给我等下!」

我刚向收银台的店员亮出信用卡,小真冬就反剪住了我的双臂!店员都惊讶地瞪圆了双眼。

「你做什么啊、小真冬!」

「那是真冬的台词才对吧!为什么你能就像是在廉价点心店买东西一样随随便便就花掉两百万元啊!」

「点心店的老婆婆总是说着『给、两百万元』地给我找零啊?」

「我觉得那个两百万元和现实中的两百万元应该是有很大差别的!」


「不得了了、小真冬!点心店的老婆婆是个用假币找零的犯罪者啊!」

「才不是这样!啊啊、真是的!总之,反正今天会长你没有真冬的许可的话不准买东西。而且从今往后你出来买东西,也必须要在红叶学姐等人的监护下才行!」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就买一块手表就行了」

「好、真冬等你——才不对!你有在听真冬说话吗!?」

「听着呢听着呢。优○卡的头发果然还是长了好啊。果然还是长了好啊」  (优莱卡,动画交响诗篇的女主角)

「哪有这么草率地敷衍了事的啊!喂,赶紧走了、会长!」

「哇喵、别、别拉我啊、小真冬!钟、钟表店啊!」

看着逐渐离我远去的可爱手表,我不禁想放声痛哭起来,而钟表店的大姐姐也不知为什么苦笑着冲我们挥手道别。

「真是的,连安稳地买东西都做不到呢」

「我觉得这完全就是真冬应该说的台词!」

我们离开钟表店再次在百货商场内逛了起来。我叹了口气。……小真冬也叹了口气。

「都怪某人,害得我们刚刚跑了一遍钟表店,不过我们今天的目的可是买衣服才对!」

「虽然我完全不明白小真冬为什么会发怒,不过确实是这样子呢。我们去看衣服吧」

我们两人一边你一句我一句的,一边在开满很多小商店的楼层转悠起来。

然后小真冬又再次好了伤疤忘了痛地很草率地进了一家店!

「啊、会长,这家店也挺不错——」

「呼……你太不成熟了啊、小真冬」

「虽然听你这么说,真冬就下意识地想要『是会长更不成熟才对吧!』地吐槽,不过实际上确实是会长要比真冬大两岁这种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现在真冬的内心正扭曲成像古拉之壶一样的形状呢」 (古拉之壶,形状很特殊,没有所谓的外面和里面)

「吐槽太长了!」

「完了!吐槽的台词居然被人吐槽了,这样子真冬的吐槽役角色就完蛋了!」

「真是的。小真冬,要是对方是杉崎的话我就会直接大声痛斥他了!」

「对不起。虽然还是老样子不知道你为什么又生气了,不过很对不起」

「回到正题吧,小真冬你说要去的那家店,很遗憾,不行」

在我的谆谆教导下,小真冬还是歪着头作不解状。

「是吗?不过……你看,有好多很可爱的衣服呢,而且还有小号的,价格也挺便宜……。所以你看,顾客也很多呢。而且店员也不会没事就跑过来打搅我们的哦?条件优越到这样,这家店到底还有什么地方不合你意啊?」

「有什么不合意……哈啊、正因为你想不到,所以小真冬不管过多久也还是小真冬啊」

「要是知道了的话,那真冬到底会进化成什么啊……」

「呃、鲤○王?」

「真冬居然是鲤○王的前一进化阶段吗!原来如此,确实很弱啊!」 (鲤鱼王,最弱口袋妖怪代名词,当然,它并没有前一进化阶段)

「总之就是这样。唔嗯……那么就姑且进去看看吧。我会让小真冬看看『世界的真实』的」

「又来啊……」

「在谜之美少女的引导下,少女现在正要打开通向未知世界的大门!」

「虽然会长你说着这种满是轻小说味道的话,可我们要做的事只不过是购物而已!」

无视小真冬叽叽喳喳的声音,我走进了店内。

确实,这家店里有很多很可爱的衣服。价格也挺便宜,亲自动手检查了一下,确实有挺多S尺寸的衣服。店里人气也挺旺,原来如此,氛围确实挺不错。

「嗯嗯,真是一家越看越觉得不错的店呢,会长。给人一种说到买衣服,不在此处又能去何处的感觉」

「呼……所以说小真冬你才一直只是个准正式角色呢」

「冲击性的事实!真冬,现在居然还不是正式角色吗!」

「其实你只是深夏的替身而已」

「是这样子吗!呜呜……真冬果然是个没人要的孩子……」

「才没那回事啦!小真冬是很必要的!是个对大家都很有用的角色!」

「我可以认为这只是你的饰非文过的吧!」

「别管那点破事,我们逛逛这家店吧」

「又、又把对真冬很重要的问题叫做『那点破事』了!」

「看看这家店的衣服,小真冬,你还没发现什么问题吗?」

「说实话,真冬现在完全没有挑衣服的心情、不过既然会长这么说的话……」

小真冬边说着便开始观察其四周的衣服来。不过她看了好几分钟也好像没注意到什么问题的样子,于是我叹息着走近她。

「已经可以了,小真冬。小真冬归根到底也就是个小真冬而已呢」

「为什么会长你总是要从根源上否定掉真冬的存在呢」

「那么我就让你看一下吧、『世界的真实』!」

我这么很帅气地宣布道,然后拿起一件眼前的S尺寸的T恤,「麻烦了」地向附近的店员招呼道。


「来了,客人您已经选好了么」

这次倒没有被当小孩子了。唔姆,从这一点来说算是及格了。但是……。

「那个,我想试穿下」

「好的。了解了。请来这边」

店员带着我走向试衣间。小真冬也紧跟着慌忙跑了过来。

我脱掉鞋子走进试衣间,店员说「那么我就在外面等您」,但是我拒绝了,只要让小真冬一个人在外面等着就行了。等确认店员已经离开后,我向小真冬说道。

「那么,好好看着吧!」

「啊……虽然真冬还是不清楚到底什么状况,不过就照会长说的来吧」

我走进试衣间,飞快地换上了T恤。然后看着镜子「果然……」地自言自语到,随后又走回试衣间入口,向小真冬说道。

「好好看着吧,这就是世界的真实!」

然后刷的一声拉开了拉帘!小真冬一脸惊愕地看着我!

「什、这、这是!」

「呼呼呼……你明白了吧,小真冬啊。这就是世界的真实啊」

我一边这么小声嘟囔着,一边再次折返回镜子那边。镜中映照出的……是已经看过无数次的……。

「哎、明明已经是S尺寸的了,却还这么松垮轻飘的!怎么可能!」

「呼……」

就在小真冬惊叫起来时,我微笑着说道。

「对,这就是这个残酷的世界的真实啊、小真冬……」

「居然会这样!居然被小个人类最后的堡垒、S尺寸所拒绝!太悲惨了!惨绝人寰啊!」

「……吾之才能已不是区区S尺寸所能容纳得了了呢」

「不、没有比这更能叫做装得下的了!还真是麻烦的表达!」

就在我们又开始你来我往之时,店员可能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所以走了过来。她看到我的样子,就笑着建议到。

「啊啊、这位客人,要是您觉得这件衣服的尺寸太大的话,我们还有『XS』尺寸的哦,要我为您拿过来吗?」

听到店员的话,小真冬「这真不错!」地附和到。

「真冬穿S尺寸的刚刚好,所以都忘了原来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小号的『XS』尺寸了!虽然对会长来说S尺寸有点太大了,不过这里居然还有XS尺寸,这家店果然很不错——」

「才不是啊!」

『!』

听到我突然用很强硬口气这么喊道,小真冬和店员都吃了一惊。

我紧握着噗噜噗噜地微微颤动着的双拳……狠瞪着她们两人,坚定地宣言到!

「穿『儿童装』和『XS尺寸』,这种事我的自尊决不容许————!」

『真是麻烦!』

居然连店员都这么叫道。而我则用全力拉上了拉帘。

「小真冬,这下你知道了吧。买衣服就是战争啊」

我在走出刚刚那家店时对小真冬说道,而她也「确实呢」地赞同道。

「要是每次都是这个样子的话,确实就可以认为你是打算跑去发动战争的呢」

「知道就好。那么,去下一家吧,尻轻!」

「稍等一下」

「呜啊」

因为小真冬忽然扯住了我的领子,所以我脑袋喀拉猛冲了一下被扯停住了。我向小真冬投去抗议的目光,可她明明是加害者,却还「哎呀哎呀」地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虽然关于你又把真冬称呼为尻轻这件事就可以说上一个小时,不过这个就暂且先不管了,会长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家店」

「哎,这个嘛,是有S尺寸衣服的店啦!我对除了S尺寸以外的衣服没有兴趣!」

虽然我猛地挺起了胸,不过小真冬果然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哼,所以才说除了我以外的无能的人类真是让人伤脑筋。

「会长,在刚才那家店里,你不是连S尺寸的都不行了吗。而且『XS尺寸』和『儿童装』这两个选择也都排除了,已经没有其他可去的——」

「目标是『真S尺寸』啊!」

「哈?」

听到我又说出了一个充满轻小说味道的词,小真冬一瞬间愣住了,然后深深叹了口气。

「什么啊,那种像是家○教师里面某个新词一样的东西」

「才不是『真6○花』!是『真S尺寸』啊!」

「虽然真冬听到这个NETA微微感到有些感动,不过还是强行忍住而进行了严厉的吐槽。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以上均为家庭教师的NETA,真6弔花是家教中的人物,而家教对于腐女来说意义也是非比寻常)

「你用什么语气跟学姐说话啊!这种情况下你得给我用像玩耍一样的语气!」

「哇~哇~」

「很好!」

「这样就好了吗!」

「总之我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S尺寸』哦」

「这是什么爆炸性的宣言啊!这样一来今天一天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应该说,我最初的目的就是『真S尺寸』!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都不会放在眼中的」


「会长你刚刚不还想买卡○亚的手表的吗?」

「……看样子你真的很想知道『真S尺寸』呢。好吧,那我就和你说一说吧」

「虽然会长这么明显地想岔开话题,不过好吧,我就听一听吧」

「『真S尺寸』,那是……正如其名,是一件得到后就能统治全世界的无上至宝」

「从这个名字上完全想象不出它有这种效果!」

「有点说过头了呢。『真S尺寸』,就是指比一般店里的S尺寸还要小的S尺寸的衣服」

「这也说得太过了吧!」

「也就是说,虽然都叫S尺寸,但是实际上每家店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所以只要努力寻找的话,就一定能找到非常适合我,却又不是『XS尺寸』,而是『S尺寸』的衣服的!」

「那就是『真S尺寸』吗……。虽然完全是会长的主观论调,嘛,不过还是能理解的。但是,我们要怎么去找『真S尺寸』呢。要是一家店一家店进去试穿的话,那也太累人了吧?」

小真冬很困惑地抱着手腕,眉毛也拧成へ状。看到她这样子……我又一次挺起胸膛告诉她。

「没问题!要去哪家店我一开始已经定好了!」

「那之前我们的行动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感觉小真冬好像怒气冲冲的。这个后辈,到底在生什么气啊。脾气暴躁的年轻人还真是可怕呢。

「让小真冬看看『世界的真实』也是今天的目的之一哦」

「这种东西不给我看也无所谓!那种没用的知识,真冬不觉得今后会有派上用场的地方!」

「嚯嚯嚯、别这么急着断言。别管是不是骗你的,你就好好记住老朽的建议吧」

「不不不不不、就算你埋下这种伏线也绝对不会有要活用上这种知识的机会的!」

「好、休息结束!」

「刚才那个是休息吗!?」

「那么,要正式出发买衣服去了哦,小真冬!」

「……虽然经常被人批判说玩游戏只是浪费时间,不过仅限今天,小真冬觉得窝在家里玩游戏比这个要有意义上两万倍!」

就这样,我们终于开始了购物之旅(正式)!

「快看啊、真冬大总统!这里……这里正是即使称之为集合了全人类幸福的理想乡也不为过的、圣地啊!」

「结果还是来了大众品牌卖场啊。还有,真冬什么时候从二等兵或足轻高升到大总统了啊。而且用居然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和大总统说话,会长你到底是什么职位——」

「吐槽好长!」

「因为装傻太多了啊!」

「总之,这里的洋服不光尺寸和我很配,而且还很便宜呢!因为很大,店员也不会过来打搅我们!应该说今天就非这儿不可了呢!」

「那请你一开始就来这儿……明明要是这样的话,心灵就不会受到之前那种无谓的伤害了……」

「小真冬……有时候明明知道是徒劳的,但却还是一定要去做啊」

「是啊。不过真冬觉得今天应该不属于那种情况」

「呜……我……我、我有时候也想尝试一下去别的地方买衣服啊……呜呜」

「会长……虽然真冬有那么一瞬间开始同情你了,不过既然这样的话,那会长你就选XS不就好了」

「你用什么语气和学姐说话啊!这种情况下你得给我装傻!」

「傻~」

「很好!」

「这样就好吗!」

「那么,真冬TIGER、冲啊!」

「这名字听上去好像是会碰上苛虎的怪异啊!啊、等等我!」 (苛虎,出自猫物语•白)

就这样,我们终于要开始购物了!才刚进店没几步,小真冬就在我背后戳了戳我的肩膀。我回过头,小真冬正指着我们刚刚路过的连衣裙专卖区。

「会长,那边的衣服很可爱——」

「那边就算了。因为来这儿的目的很明确,和小真冬要好地看各种衣服什么的根本就没这个打算啊!」

「哎哎————————!?这、这是什么意思!?真冬不会是被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吧!?」

「没有啊。我平常说小真冬说得比这更过分呢」

「啊、也是呢。安心了呢。话说会长,你原来还知道自己说的话很过分呢——喂、才不是!」

「唔嗯,吐槽还是一如既往地冗长呢」

「这只是因为某人犯傻密度过高而已!先不管这些,今天会长你不是说一起出来买衣服的吗!?」

「唔嗯,是啊。就是买衣服」

「是这样吧」

「目标就只要一件T恤」

「把真冬的游戏时间还回来!真冬生气了!会长你就自己去买你的T恤吧!真冬就正好趁此机会自己去买别的东西去了!」

「这可不允许哦,疑似真冬!」

「现在真冬连真冬都不是了啊!」

「总之你等下。跟我去买东西啦。虽然看上去只是在浪费时间,不过仔细回想的话就一定能发现自己得到了很多东西的」


「真冬觉得只增长了忍耐力。而失去的东西却比这个多得多了」

「知道了,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好吧。总之就去买T恤吧」

「好的。……喂虽然你想用这种方法来蒙骗真冬,不过真冬这次是绝对不会再妥协的!」

「小真冬,来,深呼吸,冷静下来」

「呼-哈-呼-哈」

「那么走吧」

「好、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这个XS会长!不要小瞧会计!」

「你用什么语气和学姐说话啊!这种情况下你得给我倒下!」

「这个真心不要!」

「很好!」

「这样都行吗!」

「……小真冬,你好好想一下。要是你在这儿撒手不管的话,那之后会出现什么状况?」

「?会出现什么状况?」

看着一脸天真地询问的小真冬,我板起脸怒吼道!

「然后你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商场广播里的!」

「你这个迷路的小孩子怎么突然就翻脸啊!」

「如何如何!就算会变成这样小真冬你也还是坚持要和我分头行动吗?嗯?」

「咕……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真冬会处在受威胁的立场上,不过确实,变成这样子的话是很讨厌」

「既然知道那就跟我走吧!而且还要时刻注意监督我不要闲逛到玩具卖场,要时而温柔、时而严厉地对我进行教育!」

「居然发生了这些事之后还要让对方来做自己的监护人,真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可以背我走吗?」

「死也不要」

「你用什么语气和学姐说话啊!这种情况下你得抱我!」

「哎、抱会长吗?这个……那么、来、飞扑到真冬的胸口来——」

「好贫!」

「嘿!」

不知为何我被小真冬甩飞了!啪地落地之后,我又把话题转回了原处。

「至少再5分钟。至少再坚持一下陪我5分钟、小真冬」

「啊啊、看来你还知道真冬是在忍耐着呢。……虽然我反而更生气了,不过算了。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就陪你一下吧」

在我用华丽的说服术成功说服怨言不断的小真冬后,我们向T恤专卖区走去。

「哇啊!小真冬、快看快看!居然有海参图案的T恤!真少见啊!」

「哇,真-的-很-可-爱-呢」

「那就把这件买了送给小真冬吧」

「对不起我太大意了。请你饶了我吧」

「啊。这件印着老虎的挺不错呢」

「还要继续刚才真冬TIGER的NETA吗。真没办法,要是这个变成全系列通用NETA的话就太让人困扰了。那我就配合你一次吧,不过之后就别再提这个了。咳咳。嘎哦!嘎哦嘎哦!真冬被老虎附体了!嘎哦!」

「小真冬你在做什么啊,好恶心」

「该死的混蛋!」

「小真冬你看,哪件比较好!你快点选啊、真是的!」

「总觉得怒不可遏!太不讲理了!话说,为什么非得真冬来选T恤——」

「那个,当然是想两个人买一样的T恤了!」

「……哎?」

听到我的话,一直气鼓鼓的小真冬突然老实了起来,圆瞪着双眼。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吃惊什么,我我拿起手旁的两件T恤,向着小真冬走去。

「是这边印着小熊的好?还是这件印着北岛○郎的好?」  (北岛三郎,日本演歌歌手、演员、作词家、作曲家)

「啊、三郎的那件就算了……才不对!那个、这个、为什么会长和真冬要买一样的T恤?」

「那种事……你想让我亲口说出来?」

「哎…………」

「…………」

「…………」

小真冬双颊染上了一层红色,而且不知为何,桃色的空气也在我和她之间流动起来。不过我并没有在意,有些呆呆地说道。

「不知不觉」

「那你一开始就这么说不就行了!什么嘛,刚才那种让人浮想联翩的态度!」

「啊、只是觉得说明太麻烦了……」

「就『不知不觉』这四个字你都觉得麻烦,会长你已经是比真冬更加无可救药的废柴人类了!」

「不是不是。这只是单纯因为对象是小真冬所以才觉得麻烦而已」

「哇呀啊!真冬也许会行使自出生以来的第一次暴力行为!」

「那么,就这件很合小真冬的、印着肌肉男纠缠在一起的真S尺寸T恤……」

「才不要!别把BL和肌肉男混为一谈!而且真S尺寸对真冬来说太小了,真冬要其他尺寸……就这件M尺寸的比较合适!」

「居然一边吐槽一边把尺寸也修正了呢」

小真冬在那方面还真是意外地注意呢。没办法,那就同时考虑衣服尺寸的需求,继续寻找同款T恤吧。


正当我用手指抵着嘴唇「嗯~」地四处搜寻的时候,小真冬一反刚才的语气,有些犹疑不定地说。

「那个……会长」

「恩?什么事?」

我依然看着眼前的T恤没有回头地回应到。而小真冬则像下定决意一般问道。

「是因为真冬就要转校的缘故吗?」

「…………」

我并没有回答,只是依然在物色着T恤。小真冬继续说道。

「是这样……吧?真冬……总是一个人窝在家里玩游戏。仔细回想一下的话,像这样子和会长两人一起出来,从来就没有过呢」

「…………」

「所以会长……为了和真冬创造回忆而特意把我叫出来的吧。……其实……其实从中途开始,真冬就注意到了。虽然会长平时就是个任性妄为、旁若无人的人,不过却总是为了『欢乐』而行动的。所以这一次也……一定是为了真冬吧,真冬这么隐隐约约地觉察到了」

「……恩、小真冬,你觉得哪件比较合适?小真冬你来做决定吧」

我没有转过头去看着小真冬,只是这么向她小声问道。而小真冬则像是察觉到什么了一样,轻声笑了笑之后「我看看……」地开始一起挑起T恤来。

「确实,要是买同款T恤的话,跟我姐姐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她和会长的取向完全不同呢。所以会长你才会邀真冬一起的吧」

「……你看,这件印着小咪的很可爱的粉色T恤怎么样」

「啊,很好哦。粉色很有会长的风格,也很有真冬的风格呢。那就选这件吧」

「好!那我去买单吧!」

「哎?不用那样啦。真冬会自己买的」

「唔嗯,没事!那个、对、对了!这次我就把这个『借』给你,来,把它当做再会的约定吧!」

「!会长……谢、谢谢!」

「不用不用,没啥啦,没啥啦」

就这样,我转身背向着被感动到泪眼盈眶的小真冬,向着收银台走去。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

恩?什么?结局太突兀了?才、才没那种事吧。我可是一位能干温柔的优秀会长!就是这么一个故事的哦?只是这样而已啦。这就是这次的原稿想要传达的内容,只是这样而已!除此以外的全都是虚构的!

干、干嘛啊!别胡斯乱想什么隐藏剧情啦!根本没什么隐藏的!读者们只要老老实实地接受写出来的那些事实就行了!像接收原稿的那个工口副会长那样的「原本会长就很喜欢大家都一样的制服这类东西吧」之类的、「这真的是考虑到了转校的事吗?」之类的、「为什么除了对话之外的描写那么少啊?感觉没怎么写出会长的内心呢……」之类的、无、无伤大雅的事,大家就不要在意了!这篇文章也不会有什么后续!

…………。

就这样,无比温柔体贴的会长,和即将转校的学妹之间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结素!

※虽然出现了很明显的错字,不过这很好地证明了她本人内心的动摇,所以就这么放着吧。

杉崎键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