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5 学生会的木阴-二年B班的游戏

我来到碧阳学园已经过去大约半年了。时令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天,从教室窗户中看到的景色已经裹上了一层洁白。

「雪,都已经积这么多了啊……」

第一节课的课间休息。我略带感慨地嘟囔了一声,邻桌的杉崎君没精打采地回答道。

「现在才感慨啊。老早就下了的吧?」

「虽然是这样的啦……。就算之前看到它们落下来,但实际看到的时候,还是会感叹积了这么多的吧」

「是这样的么?」

「啊,说不定是因为在最喜欢的人身边看的吧?」

「那个、我去上个厕所先」

「啊,我也去」

「啊————————————————!」

「为什么要惊叫?」

杉崎君还是老样子有时候会变成不知所谓的人。最后他还是没去卫生间,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我也只不过是想去照照镜子而已,既然杉崎君没有去,我也就留在了座位上。

结果,和往常一样宇宙姐弟靠了过来,再算上坐在杉崎君另一边的深夏同学,五个人开始聊起天来。

「善树你原本家在东京那边的吧」

听守君这么问,我点了点头回应道。

「嗯。虽然那边偶尔也会下下雪……但也不会积这么厚啦」

「这样啊。那么午休时候打雪仗怎么样!」

「哎,真的!?太好了!让人期待啊,大家一起打雪仗!」

『把我(人家)也卷进来了!』

「哎?杉崎君,巡同学,你们说什么了吗?」

我满面笑容地转过头去,两人马上移开了视线回答。

「不是啦……没说什么。对吧,巡」

「嗯嗯,打雪仗很好玩呢,杉崎」

「是吧!哇—,好期待耶」

「……为什么我非得和美少女以外的角色过雪中事件啊……」

「……为什么我这稀世的偶像要玩打雪仗这种野蛮的游戏啊……」

「嗯?两位,怎么了啊?」

『没—事,完全没事!』

「是吧!」

「……你们两个,其实关系很好吧……」

守君一脸愕然地吐槽,杉崎君面色怃然,而巡同学则羞红了脸颊锤着守君。嗯嗯……果然这个班级很有爱啊!

就在这时,就在大家气氛融洽地说话的时候,一声「好嘞!」的大喊声响彻了整间教室!

仔细一看,深夏同学右拳在左掌上一敲,鼓起干劲了!

「午休时候打雪仗,燃起来了啊啊啊啊!」

『不,还请你(深夏•深夏同学)千万不要参加』

全员立马回答。

「哎,为什么啊!?为什么只把我排除在外啊!我不要啊!我也想打雪仗啊!求你们了打雪仗也算我一个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深夏同学泪目地求爷爷告奶奶。

『…………』

「不,不要无言地解散呀!铃不是还没响吗!?喂!?喂—!?」

今天的二年B班,团队协作也是很出类拔萃的呢。

「就这样,第一届,由二年B班的愉快伙伴们举办的,打雪仗大会现在开始~!」

『哇啊~!』

午休时的校舍后,在堆起了厚厚一层雪的停车场(一辆车都没有拿来打雪仗最合适了!)中。

守君这会儿正在有点兴致高昂过头地担任着司仪,我和深夏同学是发自心底地,杉崎君和巡同学是有点半放弃地,欢呼了起来。

「我们这次是来打雪仗,因为如果只有平常我们这几个人不好分组,请了特邀嘉宾!鼓掌~」

「哇~!啪唧啪唧啪唧啪唧!」

「噢,这是某种邂逅的预感!」

刚才还没精打采的杉崎君引擎突然开动了。巡同学撅起了嘴唇。

「我说你在期待些什么啊。反正也就是认识的同学之类的吧」

「笨蛋,你在说什么蠢话啊巡!轻小说这种东西,如果出了太多卷捏他都用光了的话,突然冒出来一个『虽然不起眼但其实一直在教室里』的美少女角色不就好了吗!」

「什么规则啊那是!这可是现实!和学生会写的小说可是不一样的啊!再、再说了,就算来了个女孩子,给我这绝世美少女偶像提鞋都不够格吧」

对于这句话,我有那么一丁点儿地同意。

「啊,这倒是,说不定还有点道理。你看,巡同学的事情先放在一边,因为学校前四的美少女都是学生会的人,能让在那种学生会混着的杉崎君满足的邂逅,基本上在这学校很难找的吧……」

「虽然很在意为什么先把我放在一边,不过正如仆人所说的那样哦,杉崎。还是抛弃你那无谓的期待吧」

「就是啦,键。本来那也是说想来打雪仗的家伙了。肯定爽朗的运动型的爷们吧!」

大家都持否定意见。可是即便如此,杉崎君还是不想放弃。


「不、不是的!才没这种事咧!这可是二年B班的剧情吧!?从学生会的角度来说可是外传剧情哦!?增加角色这一点,应该是很简单的!」

「你的视角越来越高次元了好恶心」

确实,我觉得如果把阿宅分成好的阿宅和令人遗憾的阿宅的话,杉崎君就是能够成为后者领军人物的人才。

「好,守!介绍吧!击碎大家的想象、回应我的期待吧!」

在大家的注视下,守君叫着「O~K~」以和他不相称的情绪重新开始主持。……作为配角平时可怜至极的他居然在这次活动中当主持人,应该很紧张的吧。而且还是在深夏同学的面前呢。……该说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精神呢……

守君向着校舍一角,从这边看过去是死角的方向叫道。

「那么,打雪仗特约嘉宾,有请!」

在守君的介绍下,那位人物来到了大家的面前。

『…………!?』

慢吞吞地。

摇晃着巨大的身躯。

一身强化服、闪亮登场!

「雪、堆之。团之。投之。……呼、实乃EASY之MISSION也」

「你谁啊——————————————————————————————————!」

除了守君之外,全员都惊愕了!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身高大概两米多的巨汉,话也说不好的……什么人。如同大号的ASIM〇般的存在,就出现在这里。 (ASIMO,本田技研工业开发的二足步行机器人,反应迟钝)

脸上是全覆盖头盔,身上穿着的是只在科幻片中见到过的机械装甲服(叫做强化外骨骼来着?),那种厚重感,怎么看都是真家伙。事实上,只要他一走起来就发会出「嗡嗡」的机械声。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就只有守君不知道为什么能轻松地拍拍他的手肘(因为够不到肩膀)。

「哎?你们不知道吗?这位是我们的校工啦。不是经常能见他去打扫卫生间什么的嘛?」

「不是吧,这种像是会重复『扫除—,扫除—』的家伙,我见都没见过啊!」

杉崎君全力吐槽。诸位的意见也和他的一样。但是就只有守君自己,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似的歪歪头。

「那怎么可能呢。他可是这个样子的啊?」

「所以说那更不可思议了啦!守!你什么时候和这种人……是人类吧?认识的——」

「勿吠,母狐」

「这货怎么突然态度这么嚣张了啊!」

「因为老姐你是偶像,人家害羞了吧」

「害羞了就会蹦出来『勿吠』啦『母狐』啦这种词了吗!」

「别这么说啦,来,老姐。接下来要一起玩了,握手握手」

「呜。……没、没办法。请、请多关照」

巡同学伸出了右手。好、好伟大啊。在这种状况下还能这么……不愧是偶像。说不定已经习惯于和各种人握手了。

相对地强化服……校工先生也是,隔着机械手套握了握那只手。

「多关照,哥们」

「哥们你妹啊!话说回来这身衣服是怎样啊!既然说了要一起玩,至少把那衣服脱了吧!」

「…………所言何意、不懂」

「为什么啊!我这边才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啊!」

「确实不懂所言何事」

「才不是这种遣词造句的问题啦!话说你好烦!」

强化服的校工先生不容小觑啊!不、不过,这货,真的是什么人吧。这大个子……我虽然觉得可能是老外,但声音可能是头盔带有变换机能,听起来总有点儿机械味儿。真的不明真相了。

基本上不会在意他人外表的胸襟开阔的深夏同学也是,见了他那样也实在很困惑。她想方设法地,就像是在寻找妥协点似的提问。

「那个……你真的是校工对吧」

「非也、实乃军中——啊不、无事。校工啦」

「刚才你说了什么吧!?」

「请勿在意。游戏中、履历、无关」

「呃,这话倒是没错啊……。话虽如此……」

在对方的正论下,深夏同学语塞了。呜、嗯—,虽然我原来也是受欺凌所苦的人,认为有偏见是不好的……但是这、这个是,这种问题吗?

就在除了守君之外所有人都不能认同的情况下,杉崎君很伟大地走近了他。

「算、算了总之就先作自我介绍吧。我是杉崎键。还有……」

杉崎君向我们打了个眼色,我们不大情愿地,姑且还是按顺序报上了名字。我们打了招呼之后,强化服先生咔嚓一声点了点头。

「嗯,记住了。如此战斗亦可SMOOTH了呢」

「啊不、不是因为这个理由才自我介绍的……。那个,然后、请问您尊姓大名?就算不是战斗,只是玩打雪仗,果然还是要报上名字吧」

这话也有道理。不管他是谁,最基本地,不说出自己名字也太说不过去了。

「也是啊……」

「?」

但是他在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看上去有些烦恼。就在除了守君以外全员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强化服先生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这么宣告。


「『杰诺赛德•伍尔夫』,就这么称呼我吧」  (【Genocide •Wolf】genocide是屠杀、灭绝的意思)

『死也不要!』

虽然才刚见面,我们所有人都否定了他。

「言归正传,算上杰诺先生就可以三对三地打雪仗了。分组,怎么分?」

『…………』

这不是怎么分的问题。『(在这之前把这货怎么办啊)』的视线,都投射到了杰诺赛德•伍尔夫先生……通称杰诺先生(名字没改掉)的身上。

……最后,除了报上名字之外也没做其它的自我介绍,就进行下去了。接着,讨论到分组情况这一议题的时候……在这时,全员陷入了逡巡的窘境之中。

那个人才(杰诺先生),应该如何驾驭啊。

是让他做队友正确呢,还是让他当对手正确呢。这实在很难下判断。

让他做队友的话,好像交流会很困难。

但是让他当对手的话,纯粹就很恐怖了。这威胁也太大了。光是想像一下由那巨大的身躯投出的雪球的威力,像我这种人就要哭了。

就在所有人互相牵制着的时候,首先,守君发出了提案。

「那个,认识杰诺先生的我和他在同一队可以吧?」

「噢噢,这不错嘛。那么守和杰诺先生先确定——」

杉崎君这样子把话题进行下去的时候,当事人的杰诺先生却有点为难的样子。

「吾欲与巡、深夏一队即可。……呼呼」

「杰诺先生意外地霸气侧漏啊!」

「某种意义上比杉崎君更没节操呢,杰诺先生……」

不过嘛也可以说是符合「碧阳学园的校工」的风格的。杰诺先生那忠实于欲望的分组要求理所当然地被轻易否决了,现在换成巡同学继续提议。

「总之,守和杰诺先生在一起就确定了。接着,我和杉崎也是,确定在一起」

「喂那边的,为什么我和你在一起也确定了啊!」

「哎?因为……这、这种事情,不用说都知道了吧!」

巡羞红了脸。啊啊,这位今天也是全力追求爱情的人啊……不过,还是老样子杉崎君和深夏同学的脑袋上浮现出了「?」的符号。为什么就能迟钝到这种地步呢,这两人。

接着一如往常地,杉崎君又往奇怪的方向上理解了。

「原来如此啊……作为自己人从背后逼近,更容易将我爆头啊……巡……真是恐怖的女人」

「才不是这种理由啦!啊啊,够了!总之我就跟定杉崎君了!」

「算了算了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守出来充当和事佬。接着,他又装得很自然地,提案。

「那么,分组的话,我和杰诺先生和……深、深夏。以及,你们那边剩下的,老姐、杉崎、善树这样」

诸位,注意到了吗。这人就在刚才,若无其事地就拎走了深夏同学哟。而且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就没注意到这一点的样子。这、这些迟钝家伙们真的是……

但是,尽管没有注意到守君的花花肠子,杉崎君果然还是很不满的样子。

「哎哎—。稍微等下啊。照巡的话来说,我要和深夏在一起!不……如果不和深夏在一起的话我才不要!我们会被拆散什么的,简直无法想象!」

「键、键、你……」

在杉崎君强大的气势之下,这回轮到深夏同学害羞了。相对地巡一脸不爽,守君则很困惑。……为什么只是在午休的时候打个雪仗,这帮人就立马在恋爱关系上纠结了呢。都让让旁边的杰诺先生看笑话了哟。

总而言之,就在深夏同学扭扭捏捏的时候,杉崎君一脸严肃地,宣告道!

「要挨深夏扔过来的雪球神马的,明显就是死亡Flag——」

「好,就这么分组吧!」

也没把杉崎君的话听完,深夏同学就干脆地去另外一队了。这种在重要关头犯二的地方,也好有杉崎君的风格啊。

那么接下来,也实在不能再因为分个组浪费休息时间了。成员分组就这么确定了。

杉崎君有气无力地向我这边走来。

「杉崎!这是你我二人的共同作业对吧!加油哟!」

「哦,噢。嘛,多多关照了」

「杉崎君,我为了杉崎君的话变成枪也好变成盾也好……换句话说,可攻可受哦!」

「嗯,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天然却能说出这种话啊!」

不知道怎么的杉崎君发火了,不过好歹,这样一来我们的队伍就确定了。守君先说了「离开始还有两分钟,布置战术!」,我们三人就围在一起,商量起战术。

「话说回来……虽然能和杉崎君分在一队很高兴,但仔细想想,战斗力方面好像很不公平耶,这种分组」

「所以我才说了,我不想和深夏分开来啊……。看吧,那边的队伍」

杉崎君努了努下巴。仔细一看,那边是……超能力者、最强的女战士、重装甲步兵这样的阵容。巡嘀咕着。

「……我们的队伍好像会出人命呢。主要是仆人」


「嗯,我也有挨一击HP就归零的自信哦」

「守先不管,剩下那两人的雪球,被命中的话就非要作好人生意义上的『出局』的觉悟不可呢……那边的」

「尤其是杰诺先生,那势头与其说是扔雪球,倒像是来开机关枪的呢……」

三人,齐齐叹了一口气。四周飘散的,是战败国的气氛。根本就没有任何光明的前景。但是,这活动本来就是为了我举行的!这时候,我必须让气氛活跃起来!

「没关系的啊!靠团队协作呀!我在这所学园学到了!友情和羁绊,是比任何一切都崇高的,比一切都强大的东西!」

「噢噢,中目黑竭尽全力地说着让人害羞的话啊!」

杉崎君多少有点被打动了。虽然说实话我也很不好意思,但是,这并不是毫无根据的!

「某游戏同学不也是,靠着友情的力量抽中『那个效果,不就是用在这场面上的么?』这种刚刚好的卡片吗?」 (神抽《游戏王》中的武藤游戏……)

「不对啊仆人。我觉得非常遗憾在现实中比起那个,还是相信福本漫画的世界观比较好」  (福本申行,主角喝凉水都能塞牙的《赌博默示录》等)

「没关系!冷静想想,对面的队伍中杰诺先生是个异数不用说,是个人能力高得恐怖但『团队作战』不是很拿手的深夏,以及在她面前想表现自己但总是吃力不讨好的守君这样的构成啊」

「话虽如此啊,中目黑。就算是我们这一队,也绝对不是团队协作好到哪里去的……」

「你在说什么啊,杉崎君!我们……『最爱杉崎君俱乐部』队,可是以最强的团队协作而自豪的集团啊!」

「这么恶心的小组名是怎样!」

「喂、仆人!你在说什么啊!」

杉崎君很恶心的样子,而巡同学害羞了。尽管这样,我还是不管不顾地继续说,

「因为我和巡同学只要在杉崎君身边,能力就能增加好几成啊!」

「所以说你们那恶心到暴的特性是怎样啊!」

「总之一句话!杉崎君和巡同学都是!现在发牢骚也无济于事了,积极面对现实,并享受打雪仗的乐趣吧!好吗!」

我的话,使两人面面相觑。

「啊、啊啊、也是啊,我的话想做就会竭尽全力的啦」

「我也是这样的……。话说回来啊仆人,你这半年来变了好多啊……」

「嗯?是这样的吗?」

就在这时,对面的守君叫道「那么开始吧!」。

就这样。

终于,我的第一次打雪仗拉开了序幕!

碧阳学园停车场的一角,打雪仗的场地,意外地造得很有会场的架势。详细的情况不大清楚,但好像是在不久之前学生会长下达了许可的指示,就连在打雪仗大会中要用到的「墙壁」也好好地设置好了。当然,因为是游戏不像正式比赛的规则中那样好好地按照数字单位设置。

粗略地说明一下,在双方阵营的正中间有一堵墙壁。双方阵营各自在最前线左侧、中段的右侧、最后部的正中央各有一堵「墙壁」。

那是凝固了雪做出来的墙壁。当然在关东长大的我是第一次见到。我摸着墙壁,轻声说出了感想。

「杉崎君!」

「嗯?干吗啊,攻击马上就来——」

「非常地……坚硬呢」

「吵死了,住嘴」

不知怎么地我被杉崎君凶了。怎、怎么了啊……我只不过是说出感想而已啊!

但是这个……竟然是用雪造出来的啊,真不可思议耶。

「杉崎君,杉崎君」

「所以说又怎么啦!」

「刚开始明明那么软,现在却这么坚硬……好厉害耶」

「我哪知道!故意的吗!?你是故意的吗!?」

「什么啊?」

还是老样子,有时候杉崎君的吐槽让人听不懂呢。愕然地看着我们对话的巡同学,自己也摸着墙壁,说道。

「不过也真是,用雪造出来的墙壁会变得这么硬啊。这么一来,只要能躲好不就不会受重伤了嘛」

听了这话杉崎君也「嗯」地回答。

「因为那是把雪用力地压缩,再稍微让它冻一下造出来的。雪球程度的话,不管威力多大,都能好好地防……」

话音未落。

《轰————!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从前方,传来了恐怖的冲击声!被吓了一跳的我们三人从最后部悄悄探出头,察看到的状况是……。

会场正中央的墙壁,完全被砸烂了。

「很好!继续加油干吧!」

在对面最深处,深夏同学正在干劲十足地活动手臂。还有叫着「噢噢—!」完全变成她小弟的,两名男性。

「先给我暂停————————————!」

杉崎君慌忙大声喊停,深夏同学气势被压下,不满地说着「干什么啊」撅起了嘴唇。

杉崎君代表着我们,提出了抗议!


「喂这不对吧!这不是那种『如果你认为雪球是没办法打碎墙壁的话,那我就先把这无聊的幻想击个粉碎』的热血竞技吧!」  (恶搞自《魔法禁书目录》主人公上条当麻的幻想杀手)

「不是啊,我才没那么热血啊。我只是普通地扔出来而已」

「雪球就把墙壁砸碎了,这是哪门子的『普通』啊!」

「那个嘛,就算是雪球,以接近于光速的速度打中的话,就是那种感觉吧」

「真人版超电磁炮啊!你是不是跑错片场了该去某学园都市不是碧阳学园啊!总之,那个不带!禁止砸坏墙壁!」

「切,知道了啦。我接下来会好好地瞄准键的脑袋的」

「更不带啦!砸中墙壁也行,你抑制点威力啊!求你了!」

「……噢—。那么,打九折」

「没减多少啊!能请你削弱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吗!」

「你啊……那样一来,不就变成区区的捏雪球对扔了吗!」

「打雪仗除了那个之外还要做什么啊,你想!」

就这样,杉崎君拼了老命的……真的是拼上一条命的抗议后,某学生会的超电磁炮将她等级5的能力封印起来。嗯嗯,玩游戏,就是要有平衡性嘛!  (以上恶搞自魔禁系列外传《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与其主人公,等级5的超电磁炮•御版美琴;学园都市为魔禁系列中主要舞台之一)

接下来,虽然正中间的墙壁没有了,竞技再次开始!深夏同学的雪球也是,尽管被砸中的话还是很痛,但还达不到砸得身体爆裂的地步。

我们也是,渐渐发起了攻势。杉崎君开始向前面的一堵墙壁移动,而我和巡同学就从最后方乱扔雪球替他掩护。

「Shit!未经训练的野蛮民兵!」

杰诺先生好像太投入了都焦躁了起来。接着令人大跌眼镜地,他……突然,也不在乎我们的雪球攻击,径直就朝这边冲了过来!

「将尔等、全歼之!」

「出现啦!杰诺先生的大招之一,Genocide Charge!」

「好猛!」

『你们那队是干什么的啊————!』

在重装甲步兵的说白了就是『歼灭冲撞』的这一不适合打雪仗的必杀技面前,我们虽然稍有动摇,但马上就往那意外地毫无防备的身体狂扔雪球!但对方是身经百战的杰诺先生,身穿那套重装备还能靠着敏捷的行动漂亮地闪过雪球——才怪,接连中弹!太好了!杰诺先生,出局——

「弹丸如此脆弱,在此铠面前、不值一提!」

『什、什么!』

杰诺先生竟然没有停下来!他就这么把最前方的杉崎君举了起来!

「吾已掳敌!」

「呜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喂,这不对啊!这不是什么有没有效果的游戏啊,喂!」

杰诺先生,出人意料地无视规则了!他非常兴奋的样子,就向着被举起来的杉崎君怒吼!

「此乃战争!胜者即正义!无论历史抑或规则,皆为胜者所作!」

「不对,这是打雪仗而已啊!」

「战争就是战争!唯求胜尔!……只为不再失去、吾所爱之人们!」

「你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好了啦放我下来!喂,深夏还有守你们也说点什么啊!把规则告诉他啊!」

在被举起来的杉崎君的拼死控诉下,对面的队伍终于行动了!

「杰诺先生,你……呜!我感动了啊!你对于同伴的思念,是真诚的啊!」

「那家伙的心通过我的超能力传来了……。那家伙……那家伙是真心的啊!呜,多么热血的家伙啊!我被感动了啊!干了他,杰诺先生!一鼓作气地!」

「好!」

「好你妹啊!放手啊!这完全不是打雪仗了啊!不如说这就是team death match啊!」

「乔纳森……加斯特……罗霍……尤梅安……德尼兹……诸君之恨,此刻得雪!」

「不对雪不了的啦!就算现在把我干掉,也无法为那帮像是家庭餐厅一般名字的人们报仇雪恨的啦!」  (乔纳森等等全都是连锁家庭餐厅的店名)

举着杉崎君陷入了感慨之中的杰诺先生,拼上老命的杉崎君,为同伴的勇姿而哽噎的敌方队伍……。啊咧?我想玩的打雪仗,应该绝对不是这种样子的啊……

「仆人,虽然脱力到爆但没办法,我们摆平那帮子蠢货因为太蠢而搞出来的愚蠢状况去」

「嗯……说得也是啊」

就这样,我和巡同学阻止了他们,也解开了杰诺先生对于雪仗的奇妙误会,重新开始了游戏。

说服了杰诺先生,封印了深夏同学惊人的力量,打雪仗终于能够普通地进行了。

「该死!被打中了!」

「哼哼哼,键这种家伙还以为能敌得过我——呜哇!」

「为杉崎报仇!遭到报应了吧、深夏——哎呀!?」

「嘿,大意了吧老姐!靠我的超能力,对方的行动我全都能预测到啦!」

「这样啊—,守君,那么你为什么不提醒深夏同学雪球朝她飞过去了呢?」


「哎?啊,不是啊,那个,我也是刚刚才读取到的,我——咕啊!?」

「呼,心乱了呢,守君」

「何其恐怖。此策士乃战场之恶魔也……」

「啊,杰诺先生!背后有金发的性感美女!」

「噢噢,战场之上性欲积累求治愈,beautiful lady——啊!?」

「成功了!这么一来一胜一负了!」

午休时光在快乐中流逝着。就这样,在时间上来说也好在决胜上来说也好,都到达了最后一战的地步。

我们各自拍打着身上的积雪回到自己的阵地。战斗在一分钟之后开始。我在这段时间中,对杉崎君说。

「打雪仗原来这么有趣啊!」

听到我的感想,杉崎君笑着回过头来。

「比起这个,单纯的只是大家在一起玩有趣吧」

「就是这样!因为是和杉崎君你在一起玩嘛!」

「不,我说的应该是『大家』吧!」

说到这里,巡同学又加进去一条注释。

「那也不对耶。是『和相亲相爱的朋友们』才对吧」

「哇!巡同学怎么说得这么好听!好恶心!」

「你啊,脑子没进水吗?」

「…………嗯,听了你们刚才的发言,我稍微有点想撤回前言了」

她的身上开始散发出阴沉而腹黑的气场,我们移开了视线。

「那么,最终决战了!中目黑,准备好了吗?」

「啊,还没去存盘点呢,杉崎君」

「你怎么说出了小真冬一样的发言!」

「可是,说到最终决战的话,不都应该去存盘的吗?现在有『好像打开这扇门就没法回头的感觉……』这样的信息的吧」

「呃倒也是,就只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了不寻常的邪恶气息这一点我还同意」

仔细看看,对面有讨厌输的深夏同学、想在深夏同学面前表现自己的守君、因为没有美女在而怒火熊熊(妒火熊熊?)的愤怒的杰诺先生在。好、好恐怖。大概因为最后那个都是我造成的,觉得更吓人了。

于是,我开始保存了。

「那个,『我来到碧阳学园已经过去大约半年了。时令已经完全——』」

「仆人,你在干什么啊」

「啊,我正想写日记。存个档」

「杉崎也好,你也好,这个学校的学生真的就这么喜欢写文章啊」

「巡同学你不也是,又开博客又写随笔的」

「倒也是。啊—,话说回来,我个人写的原稿被拿到学生会去了呢。不在毕业前拿回来的话……」

巡同学不知道在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这时,对面传来了守君「开始咯!」的喊声。虽然我存档才存到一半但也没办法了。剩下的之后再说吧。

走到位置上,守君发出了信号,对抗开始了。这一次是我向前挺进,躲在墙壁后,接受着杉崎君和巡同学从后方的掩护。尤其是在后方的墙背后杉崎君投出的雪球,那真是描绘出了一道美丽的抛物线的景象,让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哇!从杉崎君硬硬的地方,白色的东西咻咻地出来了好多耶!」

「你其实完全不是清纯系角色对吧!卧槽!」

不知道为什么从后方飞来了怒吼声。最近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发火真是不行啊。明明我又没做什么坏事。

好了,杉崎君既然都射出了许多硬硬的白色的那个,我也不能休息。

「好!杉崎君!我也要为了让杉崎君能射出许多白的东西,会努力动的!」

「为什么你的表现越来越暧昧了啊!普通地说那是雪球啊!」

「嗯—,因为我和一直在写小说的杉崎君不一样,对于普通人的我来说,一时之间找不到好词的情况很多啊」

「你妹啊!你的脑子里面,绝对有比我的脑子里面更优秀的,更恐怖的才能溢出来啊!」

「哎?什么?我没听清楚啊。我的,在杉崎君的里面,溢出来?」

「老子再也不想和你说话了!」

「哎哎!?」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绝交了。……555。杉崎君,好狠心啊。不讲道理啊……。我明明,什么坏事都没做。把这篇日记假定成小说,就算是读者们看了,一百个人中也有一百个人会说「中目黑君没做坏事」的吧。

总觉得,越想就越郁闷啊。呜呜……既然这样……既然这样……。

「哇————!我拼了啊————!为了祖国————!」

『怎么这么突然!?』

就在大家哑然的视线下,我杀向了敌人阵地!大概就连对方也想不到我会冲过来,攻击停止了一瞬。趁此机会,我冲进了敌阵之中!何……何等不像是我会做出来,勇敢的行为!我感动了!

「做到了!多亏了杉崎君,我进入了这么深,变成男人了!」

「求求你……饶了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杉崎君内牛满面。就听到后方传来了丝丝的哭声。嗯嗯,看了我威猛的身姿,就连杉崎君也回心转意了啊。太好了太好了。


——不过,现在不是安心的时候!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杰诺先生就在眼前!

「嗯!?」

「哇!?」

就这样,对互相微妙地处不来的我们俩,不期而至地,结果——

「好—,杰诺先生和善树,出局。从场地上出去!」

我们俩互相向对方砸出了雪球,接着,同归于尽了。我们俩一起步履蹒跚地离开了战场,在一边观看剩下四人的雪仗。不过嘛……虽然挺遗憾的,但能看到那四人打雪仗,也别有一番乐趣的嘛。

我在场地旁的,好像原本是设置在停车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杰诺先生也是,在我的身边「咚」的一下……不对,「轰隆」一下坐了下来。木制的长椅咯吱作响。

我们两人,呆呆地望着雪仗。……仔细一想,还真是超现实的光景啊。小个子又瘦弱的我和,粗犷的杰诺先生。一对极端的组合啊,这绝对是。

「杉崎,靠我们俩爱的力量,绝对会赢得胜利的哦!」

「……人家再也不要这种队伍了……」

「深夏!我、我、我们也,那个,啊、啊、爱、啊、爱……」

「接招啊啊啊啊!键!别遮遮掩掩的快滚出来!」

打雪仗进入了白热化。……白热化……了吗?嗯,多半白热化了。与此相对地,我和杰诺先生却是一言不发。气氛好沉重。虽然我也想说点什么,但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找不到什么话题。

嗯、嗯——,虽然我在这半年以来已经善于交际很多了。

——我还在烦恼着的时候,杰诺先生倒是先开口了。

「……今日之事,十分感谢」

「哎?什么事情啊?」

听到了不像是他会说出来的奇特发言,我惊讶地看着他。很快地,他用好像温柔了点的语气,回答了我。

「……诸位竟可与此等模样的我共同游玩」

「嘛,因为其他的成员基本上也都是些怪人呢……」

都是些超能力者啦偶像啦最强女子啦后宫之王啦。正常人就只有我一个啊。嗯嗯。

「诚然。所有人、尽皆异类呢」

「嗯?所有人?」

「啊啊,所有人」

「…………」

嗯,还是别继续追问下去了。虽然说实话我很想花他一小时问问我哪里奇怪来着,但还是算了吧。

在一阵沉默之后,杰诺先生又说了起来。

「诸位,真乃纯粹善良之类呢」

「是、是这样吗。即纯粹又善良……嗯—……好像也没有这么了不起……」

「绝无此事。尔乃转校生,理应了解、吾言下之意」

「…………。……说得也是呢」

我只能回以一个笑容。接下来,我们把礼节、客套、顾虑全部抛开……望着,他们。

杰诺先生把面罩……稍微地挪动了一些。

「吾之所以此面目示人,实为——」

「没关系的。嗯,虽然我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如果不情愿怀着这种心情说出来,那么不说应该会更加好一点吧」

我也不看着他,斩钉截铁地说。杰诺先生有点儿惊讶的样子,看着我这边。

「……这样么」

他隔着面具,好像微微笑了笑。我们两人,暂时无声地观赏了一会儿雪仗。接着,他指着杉崎君的方向,微微笑了笑,说道。

「你与那人,很像」

「哎?是、是这样的吗?……如果是的话,我很开心啊」

「……你是、那个吧。世所谓之、基佬」

「很开心啊」

「很开心吗!?」

「嗯,我很开心」

我和杉崎君很像啊……好开心啊。我真是太开心了,其他的话就完全没听进去啊。

「竟如此……很开心……」

「嗯?杰诺先生,你怎么坐得离我远了点呢?」

「不、不是,毫无问题。战、战士,不可过于近人」

「又来了又来了。来啊,天这么冷呢,再靠近点儿一起看吧!」

「……啊。…………Mummy,竟无一战场,可比日本国土之残酷」

「话说回来……呜呼呼呼」

「啊啊,笑了……。男人会,看着男人,从心底……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从身边传来了震惊的气息,不过人家是杰诺先生嘛,应该是文化的差异之类的我也搞不大懂的理由吧。不用在意。

我凝视着,正在打雪仗的四个朋友……不,是四个亲友。

就这样,我独自小声地,嘟囔道。

「我,成了与碧阳学园……与大家相称的人,了吗?」

不知道是谁向天上扔的一个雪球,背后掩映着太阳闪耀的光芒。

在回响着的笑声中,午休结束的铃声,悄悄地,响了起来。

…………。

嘛虽然理所当然地第五节课迟到了,那又怎么样?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