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4 学生会的水际-窃听知弦四变装

第一、今天是我和KEY君学生会加班的二人世界。

第二、小红和椎名姐妹的缺席理由,大致上都是和各自的兴趣相关的事情。

第三、在昨天会议上拿到的窃听器,现在就在KEY君的前胸口袋中。

第四、我已经独自边工作边等超过了三十分钟。

最后、实话说护士装真难受。

因此。

「书记红叶知弦,基于非常非常正当的理由,开始窃听了啊哈哈!」

我罗列出尽可能多的理由,在某种程度地正当化的基础上,将已经处于待机状态的窃听器接收端的喇叭打开。

在只有一个穿着护士装的我的学生会室中,响起了沙沙沙的杂音。

「呃、微调这个旋钮……哦」

《沙沙沙……沙沙……。窣、窸窣、窸窣、窸窣、窸窣》

「好啦」

以漂亮地手法调整完毕,露出一丝微笑的伪护士一名。杂音渐渐稀少,转而传出了步行中的衣服摩擦声。这就可以了。万事俱备。

满足于音质的我靠在椅子上。穿不惯的护士装有点突起。

「真是的、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迟到啊、啊啊。……我可要窃听了啦」

听着应该是在步行中的他的衣服摩擦声,我的脸涨的鼓鼓的。虽然深知自己说的有点不讲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毫无不满。

因为……

「……今天是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

刚一开口脸颊就开始发热,赶快把后续部分收住了。说出来就感觉有些过于决定性了。不过,果然只有思考是停不下来的。

(二人世界的学生会……还有点期待的呢、搞什么嘛、真是的)

自己原来是这么死心眼的人啊,自己都吃了一惊。本以为和小红做朋友后,我变成了对迟到这种失败相当有耐性的人了呢……可今天无论如何总是坐立不安无法控制。

或许是因为事先有听过小红和KEY君两人在学生会的事情吧。听到那段故事的时候,我不由得感到有些羡慕了哦。

而且,竟然不是在羡慕KEY君,而是小红那边。

……啊啊,自己都吓了一跳。那不就等于说相较于和小红两人独处、与KEY君的二人世界更有魅力的感觉么。嘛、和小红不用在意什么也能好好地两人独处的啦、话说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

……总之、故而今天有点……真的只是有点期待二人世界的学生会了。

可是、与平时的学生会开始时刻相比,KEY君已经晚了三十分钟。

并且、和在学生会室里坚强地等待着的我,一点联络都没有。

最要命的是、拜他所赐我已经穿了大约三十分钟的护士装啊!

「这个……稍微窃听一下也可以吧……算酌情量刑吧?」

没有对象的确认。话说回来、嘛、也就是以读者作为对象哦。随着我们的日常一点一点地小说化,偶尔就会认为那边是不是有个摄像机啦或者说是名为「读者」的透明人的存在啦。

由于今天是独自一人在学生会室的状况,那就以独自做广播节目的主持人这种感觉来做吧。

——呃、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对我今天的服装也重新说明一下吧。……嗯、要是写成小说的话,就从窃听场面附近开始呢。

窃听器中还是只传来衣服的摩擦声而已。作为消遣,我试着以广播节目的主持人的气氛讲话。

「那个……那个呢」

嗯、意外地很难呢、这种。从哪里开始讲到什么程度完全搞不明白啊。一个人就能滔滔不绝的艺人还真厉害呢。……嗯、让我稍微整理一下、呃。

「嗨~大家还好吗?我是知弦姐姐哦!晚上好哦!」

…………。

脸上的热度不同寻常,能稍微等我一下吗。不好啊。还有、非常抱歉、还是把情绪压低些会好些吧。自己说出这种话来非常抱歉呢。

「那个、对了对了、我现在穿着护士装呢。这是有某些理由的、那个……」

谈论自己的状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不得了呢。而且还很空虚。果然还是应该舍弃自己不习惯的东西、专注于小说媒体这边啊。

我穿着护士装的理由呢、嘛、大而言之就是很单纯的一点哦。

为了诱惑KEY君。

……嗯、要是吐槽我「你想在学校的学生会室里干嘛啊」也是很正当的啦。就连我在这样撑过三十分钟、头脑冷静下来后,现在也深感「我这是在干嘛啊」!

不过、稍微让我辩解一下。首先即使说诱惑、其实也不是认真的哦。应该说是让KEY君张皇失措是我的目的?因为最近我总感觉和初期那时不同,主导权被KEY君牢牢把握住的缘故,在此就稍微做些出格的行动,想拉回到我的步调上,这是主要的理由。

正好、现在赶上话剧部的部室改装,暂时把各种服装搬到了学生会室里……与此偶然相会,才有了这个「在学生会室里穿着护士装等KEY君」的,老实说一眼就知道是脑子秀逗了的行动。

……我、我知道的啦!撑了三十分钟后就算是我也发觉到了啦,惨不忍睹啦!

不过不是没办法么,都做到这份上了再换回制服不就像傻瓜一样——


『啊、杉崎前辈。辛苦了』

「!?」

突然出现的不知是谁的声音吓得我僵住了,不过马上就发觉那是从窃听器的接受端喇叭里传来的,又恢复了原状。看来,KEY君被谁搭话了。衣服的摩擦声戛然而止(应该是站在原地吧)、取而代之的是KEY君回应的声音。

『哦哦、这不是秋峰么』

「QIUFENG?那是谁啊」

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不太明白。KEY君的日常由于要小说化,虽然是简要内容但由于要报告的缘故,本应能够掌握得八九不离十的。或许是最近刚认识的人吧。

虽然不是很清楚,总之是他的学弟,也就是大概一年级的秋峰(汉字貌似是这么写的吧)和KEY君在说着什么。

『啊咧、可是杉崎前辈今天不是在学生会室有会议的么?』

『啊啊、就是啊秋峰、我也是想去学生会室的啦。路上被真仪瑠老师逮个正着。就帮忙在校内到处跑回收资料啦。我手机也没电了,这样就只能拼尽全力进行资料回收了……感觉这个比想象中的进展要慢呢』

啊、这样啊。KEY君也有他的理由呢。稍微反省一下。……我和那个吊儿郎当的顾问真是合不来呢。

尽管如此、知道了缘由之后感觉都泄气了。这……窃听也没什么用了吧。KEY君也是被害者的。恩、好啦,窃听行为就到此为……

『啊、要我帮忙吗?我为了前辈可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哦』

「…………………………………………」

这、这孩子怎么这么干脆啊。哎、是男生吧?K、KEY君这、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算了没什么的』

「哎、你还知道的么!?」

这这、什么情况啊!?你们是什么关系!?KEY君你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建立了怎样的人际关系啊!

我停下准备关掉喇叭电源的手,坐下来接着听下去。

『这样的吗?嘛要是这样的话就没办法了呢。……啊、可是椎名今天可是没事一般地回去了啊,那家伙不用帮忙吗?』

哎。他说椎名……这孩子难道是她们姐妹的熟人?到底是谁啊……

『啊啊、小真冬貌似得去买忘记预约的游戏啦』

『那家伙搞什么嘛。居然就用这种理由把工作推给前辈。明白了,下回我狠狠地训她一顿』

哎、这世界上居然有能狠狠训小真冬一顿的人么!?

『没什么的啦。反正今天学生会的人数本来就少——啊、抱歉秋峰、能不能陪我去趟厕所?沾上资料上的墨水了』

『啊、可以哦』

呜……再怎么说窃听男厕所还是会有罪恶感的呢……。嘛、嘛、貌似只是洗个手,没什么吧。没什么的。没什么。

在旋转水龙头的声音、还有水声的背景音中,秋峰君向KEY君提议道。

『啊、前辈。要是说填补《椎名的》空缺的话,我一个电话就能在二十秒内拉将近四十个人过来』

这是何方神圣啊!怎么回事啊!?谁啊!?KEY君认识的那个像是奇怪组织的BOSS一般的是什么啊!?

『啊、原来如此、貌似确实能拉这么多……算了吧,烦死了』

『也是呢』

喂喂KEY君、对那种大组织你说烦死了这行吗!?不、不过貌似对方也能接受呢……。

『哎呀、秋峰我先走了。有人在等着呢』

吱吱地拧上水龙头的声音。

『我明白了。那前辈再见』

『嗯。啊、代我向你的表姐兼女神兼救世主国立同学问个好』

这是何方神圣啊——————!表姐兼女神兼救世主!?那个人得是什么样啊!?神!?

……虽说好像是个搞不太明白的熟人,嘛、和KEY君的关系大概也就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吧——

『啊、对一直注视着秋峰的姐姐也顺便说一声、辛苦了』

「怎么回事!?」

KEY君刚才在和谁打招呼呢!?还有一个人的么!?啊、虽然没说话,但是在秋峰君的背后还有谁在那里的么!?那不是很可怕吗!?那那那不是很可怕吗!?而且明明是男厕所那女的一直跟在后面的么!?哎、怎么回事!?这什么人啊!?

无视处在非常混乱中的我,KEY君和秋峰君(之后再仔细地调查一下吧。然后小说上也这么写了)各走各的路了。又只能听到衣服的摩擦声和周围时不时传来的『杉崎君拜拜』的声音了。

……嗯、嗯嗯嗯。既然已经了解了KEY君迟到的理由,本应将窃听自主节制一下的……怎么回事呢、这么做的意思连半点都没有。

……也、也可以的吧。就稍微再窃听一点点、也可以的吧。也是啦。本来呢、这应该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呢。那我也有权利听的吧。

我硬拉出若干理由来给自己当借口,再次竖起耳朵开始窃听。

在片刻的步行声和、平淡无奇的资料回收作业持续了一会儿之后,又有人过来搭话了。

『哎呀、这不是杉崎么、放学之后还真少见呢。在做什么呢』

这是谁呢。貌似是个女孩子……。


『切、巡』

巡?……啊啊、和KEY君同班的那个偶像呢。虽然没有和她见过面、但从中目黑君写的原稿中还是知道一些的。记得好像是对KEY君有点意思的那孩子是吧。…………。……听的时候集中力增加个两成吧。

『你才是啊、怎么还留在这里啊』

『也是迫不得已啊。本应直接来学校接我的经纪人迟到了哦。可是回家也很麻烦、就在校内待机中』

『这样啊。再见』

『喂、喂喂你给我等一下啊!干嘛闪人闪得那么干脆啊!』

『不对倒不如说、为什么不能轻松地擦肩而过啊』

『那、那个……。总之!稍微陪我说会儿话啊!』

『哎哎。我可是有点急事呢、真的』

对、对哦。KEY君这就要和我进行两个人的愉快的聊天哦。能不能别太挡人家的路呢——喂、我、我在想些什么啊。

发觉到自己有点嫉妒了赶忙使劲摇摇头。就在这时候,那两人的对话向下进行着。

『拿你没办法呢、就稍微一下下哦。那、干嘛啊』

『干嘛……啊、对了对了、关于之后的工作要穿的服装……那个……杉崎你……喜欢什么样的服装呢?』

我对这个问题一下子就产生了反应。……KEY君的喜好……。这个可以成为COSPLAY等他的时候的参考呢。KEY君「这个嘛……」考虑了一会儿,有点语焉不详地回答道。

『巡穿什么实话说什么都行的啦……』

『哦』

『我喜欢成熟的性感系的』

KEY君好像有点害怕的样子回答道。与之相对的是巡同学「这、这样啊」好像满足了似的说道。……感、感觉有点不爽呢。

KEY君和巡同学就此道别,再次开始了无聊的回收作业。专心听这东西也没意思,我在继续窃听的同时,把目光转向了话剧部的服装。

「成熟的性感系……吗」

这样的话,护士装又如何呢。虽然不是不能称为性感,可这界限有点微妙呢。

我从座位上站起来,物色着服装。

「性感、性感………………啊」

顺带一提,我找到了兔女郎服+网眼袜的一套——也就是兔女郎的服装。这是要用在什么戏里啊……。……不过……。

吞了吞口水,从窃听音中确认KEY君貌似还不会来到这里。

「那……那要不要换这身呢、嗯」

就、就是嘛。今天是特别的一天的嘛。做的稍微出格点不也正好么。我强忍下羞耻感,下定决心脱掉了护士装。

嗯、嗯、性感系。不错呢、性感系。兔女郎的我。KEY君肯定会心跳不止的!有搞头啊!

我喜不自禁地穿上衣服、穿上网眼袜、戴上兔耳朵——

『啊、哎呀哎呀、这不是变态萝莉正太恋童癖副会长杉崎君吗』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正穿着the•成熟性感服装的时候,我被窃听器那边传来的声音震惊了!KEY君也用和我不同的声音大声回应道。

『你那已经是明显的诋毁名誉了吧,水无濑!』

『那就法庭上再见吧,杉崎君』

『哦哦哦,正合我意!这次一定要让你欲哭无泪!』

『好了,先去打工的地方把你买过的GALGAME的标题拉个清单吧——』

『非常抱歉水无濑大人』

突然传来了麦克风和什么硬东西摩擦的不可思议的声音——

『呢、给我跪下了呢』

「KEY君下跪了么!?」

这、这男人做得多杯具啊、KEY君。话说,貌似又和他认识的女孩子相遇了呢。而且这次是我都不不知道的孩子。KEY君意外地在学生会之外也有女孩子和他说话呢……。……嗯。

下跪又站了起来的声音过后,传来了KEY君完全消沉的声音。

『可恶……明明在成长着呢,为什么无论如何都赢不过水无濑呢……』

『嘛啊那是因为你的99级差不多就相当于我的1级啦』

『高等种族啊!混蛋、那我该如何是好!』

『先砍掉重练』

『这也太难了吧!』

『网上再见』

『所以说别在这么令人吃惊的时刻随便结束!给我站住!』

『杉崎君、非常抱歉我不怎么喜欢虫子的』

『为啥这时候说这个啊!?为啥啊!?为啥啊!?』

KEY君被玩弄于股掌之上。这、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充满了很猛的,和我的还有些不同的超S精神呢。

被KEY君叫住的这位名叫水无濑的女生,像是无精打采地回应道。

『话说杉崎君,在这儿干嘛呢?派出所在前方两公里哦』

『啊不我又不是去报案!只不过是工作而已!一点回收作业!』

『原来如此,那收集到了多少内衣呢?』


『谁会回收那东西啊!资料而已、资料!老师拜托的啦』

『…………哎、杉崎君、难道说是在认真地干活?』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啊!』

这、这孩子挺特别的呢。虽然开始还就对方是女孩子这点有点嫉妒的,或许我的反应错了呢。

KEY君唠唠叨叨地小声抱怨之后,「嘛算了」重启对话。

『话说你啊、有啥根据说什么萝莉啦正太啦恋童癖啊』

『根据你买入的GALGAME的倾向,怎么了』

『……嗯、抱歉,好像我无法辩驳』

KEY君消沉了。话说回来为什么这个人,对KEY君买的游戏知道得这么具体啊。是相当亲密的人么。……啊!难道说、是常到家里去的关系——

『啊、杉崎君、要是还有话要说的话总之能否先把钱付了呢?』

『和我说话就已经是劳动的级别了吗!那就算了啊!回去回去!』

——貌似不是呢。这已经是超越了亲密朋友间的互相打闹的等级,上升为互相憎恨了啊。

KEY君和水无濑同学就这样分开,我也收回竖起的耳朵。

话说回来,萝莉正太恋童癖……。即使她说的有些夸张,购买游戏的倾向本身是那个方面的呢。

「兔女郎或许不是很好呢」

对着学生会室里的试衣镜自我确认道。嘛性感确实很性感,可虽说听起来有点奇怪,看上去感觉有些过于无可挑剔了。从我的角色来看,是不是有点过于合适了呢。从KEY君那边来看也是预想中的范畴,是否与「出其不意夺回主导权」这个今天的目的有些背道而驰呢。

因此,我再次开始物色服装。这次要以看上去幼齿一点这个主题为中心。

「萝莉……呢」

要是小红的话,感觉穿什么都没问题。比如说让她穿上兔女郎的衣服,她的风格也是萝莉的吧。好羡慕。……啊呀、羡慕么?

「和她相比,我啊……」

不是在这里自我炫耀,实话说我身材不是一般的好。不管穿什么,从不好的意义上都会显得性感的吧。还得有幼齿的感觉,还得让我穿着感觉不太违和的……要有那样的衣服那就好了——

「……啊」

取出来的是以黑白为主色调的带着花边的礼服和头带。一瞬间还以为是女仆服,不过貌似稍有不同。这个是……

「哥特萝莉系……是叫这个名字吧」

展开一看,原来如此、这个可能有点意思。轻飘飘地让人能感觉年幼的同时,黑白的色调和我的感觉也很搭。最主要的是……我、我想稍微穿上试试…………啊哼!

「说、说到底、只是为了诱惑KEY君而已哦。可不是因为偶尔想打扮成可爱系的样子之类的哦?」

一边对着看不见的读者或者说是镜头找借口,一边轻轻地脱下兔女郎的衣服换上哥特萝莉装。连附属品的头带、过膝长袜和专用的鞋子都一起穿上,站在镜子前看看。……嗯。

「好……好像还不错」

镜子里的我脸上稍微带着红润微笑了。这怎么回事啊。新境界了啊。现在的我在给人以年幼的感觉的同时,又将「妖艳」和「小恶魔」这些要素复合在一起,确立了前无古人的角色啊!而且,即使以萝莉为目的,我这身材超群的人穿上后,会隐约地酝酿出不招人厌烦的色情感,这也非常成功!

「……有搞头!有搞头啊!在这份邪恶的诱惑下,KEY君肯定赢不了——」

『……啊、好想邂逅纯洁清纯神秘的女孩子啊』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镜中的小恶魔愕然了!

刚才那是什么!?哎、自言自语!?为啥!?为啥在这当口上自言自语!?看准了这时候的么!?绝对是看准了这时候说的吧!?

在我完全静止的时候,KEY君继续自言自语。

『巡也好、水无濑也好……怎么感觉从去年开始我遇到的都是偏颇的女孩子。包括学生会在内』

呜、真失礼啊。我们家学生会哪里偏颇了……。…………。嗯、那就算了。

「要说纯洁的话林檎倒也差不多……嘛、她自己也有点怪就是啦」

也、也是呢。非常干脆地就能口吐暴言,遇到关于哥哥的事情行动能力也非同寻常呢。

『啊啊,好想邂逅纯洁娴淑神秘总能容人半分的女——』

『哦~呵~呵~呵!和你不期而遇了呢,杉崎键!赶快采访哦!』

『——孩……子啊』

KEY君的自言自语消失了。确实有点可怜呢。或许只能说造化弄人吧,无论是我还是KEY君,各自的人生都没什么好运呢。

总之,我就穿成着哥特萝莉的样子侧耳窃听。

『平日里这个时间理应在学生会室进行会议的,居然在这儿游荡……总算是被开除了吧!?』

『啊不没被开除哦。只不过是把资料——』

『嗯嗯、杉崎氏愁眉苦脸地说着「我总是力有不逮……」,嗯』

『这不全都是捏造的吗!那这采访是为了什么啊!』


『只是为了留下「采访过」这一事实而进行的采访哦』

『高中生的校报居然腐败到这种程度了吗!』

KEY君和藤堂同学在进行着一如往常的对话。藤堂同学还真是的呢……。某种意义上说角色能坚持到这个程度,有点值得尊敬了呢。

「那个先放在一边……啊」

边考虑着那些事情,我带着像是要哭出来的表情再次在服装的箱子里物色着。

「护士、性感、小恶魔都不行……啊啊、到底该如何是好啊」

我不知道。KEY君的喜好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该穿什么才能满足呢……。

「…………啊」

这时,一个可怕的想法涌上心头。

难道说KEY君……对我本身就不那么喜欢的……。不是服装什么的那种问题。我本人……本来就不是、他喜欢的。

「…………」

……或许真是这样。最近主导权被牢牢掌握也是、好不容易二人世界的学生会却迟到也是,都能说明问题。

……要是这样的话,还真可笑呢。我这是在干什么呢。明明都搞错了大前提,还这么换了好几次衣服。……傻瓜一样。

「真是的……算了吧、换衣服和窃听都……」

感觉一切都蠢死了。我为了换回制服开始脱起哥特萝莉装,同时手伸向喇叭的开关准备关掉窃听。

『非常抱歉莉莉西亚学姐,我今天有急事,采访什么的请改日吧』

『你说什么呢!不趁着好不容易学生会没有活动的现在,还等到什么时候采访啊!』

就是哦,反正不用急着来到哦KEY君。今天的学生会活动什么的,只不过是我自顾自地在那里期待的,本来是不用来都可以的——

『饶了我吧。今天的学生会,我可是相当的期待的啦!』

「——哎?」

伸向开关的手指停住了。

『你说什么呢。不是被开除了么?』

『所以说我没被开除!偶尔因为其他杂务而没去学生会而已!嘛、今天学生会成员没来齐,也处于半休息状态就是啦……』

『那这样的话,陪我进行采访不是很好吗?』

『话虽如此……啊不、真的是饶了我吧。让我过去』

『喂……干、干嘛低头了啊!真是不正常啊……』

KEY君、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

在我停下了关掉窃听的时候,喇叭里传出了他好像很羞涩的声音。

『我虽然很喜欢平时大家都在的学生会……可是和知弦姐两人单独还是很少见的……今天即便如此我也是非常非常期待的啦』

……啊、那就是说、和我一样——

『今天是和红叶知弦两人独处吗?……我嗅到了独家新闻的味道。我明白了,我也跟你一起去!』

『喂喂让我们两个人度过啊!你有听我的话吗!?啊啊、真是的……抱歉我走了!』

『啊、喂、杉崎键!给我等等!』

之后,传来了呼呼的风声。看来KEY君是在奔跑着。学生会成员居然在走廊奔跑,真是的……。

…………。

我一言不发,而且没有关掉窃听,再次开始在话剧部的服装中搜寻。

换衣服吧。

不是平常的制服。

也不是为了吓他一跳的COSPLAY。

只是认真地。

想要打扮成KEY君喜欢的样子。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虽然还难以言表。但是打心底是这样想的。

「……纯洁……神秘性……。……啊」

箱子的深处的深处,见底的地方,发现了红白两色的布料。我感觉或许是那个,就拿出来一看、果然那是如我所想……而且现在非常适合的衣服。

「巫女服……。纯洁、清净、神秘。……呵呵」

不由自主地小声笑了出来。我啊真是的,今天都干什么了啊。合着他的喜好、一喜一忧的。

虽然稍微冷静下来了……不过就这样一边这个那个的考虑他的喜好一边等他,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

「嗯、干嘛变得那么弱气啊,红叶知弦。我是美女。嗯、美女哦」

虽然这不是自己该说的话,可今天总是对自己这么说着。

「本小姐我要是打扮成他喜欢的样子的话……那个KEY君哪能有不高兴的道理!好啦!今天绝对要让他为我心动哦!」

找回了自信,啪啪拍了两下脸蛋,趁着这股气势重新开始。

好了,要上了哦!

我好不掩饰自己的干劲,使劲地拿出巫女服放到桌子上,哥特萝莉装刚脱到一半的状态下,就开始把巫女服往身上穿了!

可是再怎么说和衣服纠缠在一起也太难了,连刚才脱下来散落在那的护士装和兔女郎装也缠在一起,就在这半裸的紧急状态下——

『啊、跑着跑着这不刚好是学生会室门前吗。好啦,向知弦姐简单地打个招呼吧』

「哎?」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喇叭和现实,两边同时传来了声音。


接着是更进一步的,相同的声音。

『哎』

『哎』

立体声状态的KEY君的疑惑。

立体声状态的,我的疑惑。

「……………………」

「……………………」

……整理一下状况。

我现在,处在将哥特萝莉服装脱下来只穿着内衣的状态下和巫女服兔女郎服装还有护士装纠缠在一起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弃思考)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不、哎、啊、非常报、呜哇啊!?』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色狼!色狼!KEY君这个变态!变态!』

『非、非非非非、非常报呜哇啊————————————!』

KEY君一边喷出如同吐血一般的鼻血一边把学生会室的门关上逃离了!

可是即便如此也能接着听见喊叫与鼻血声!

我自己只有脸上开始发热,在那里来回转圈拿起衣服裹住身体,可即便如此也停不下来就一直来回乱转来回乱转来回乱转…………。

因此,那一天最终根本没开成会。

嘛、反正某种意义上诱惑他的这个目标本身是达成的啦,不是也不错的嘛,嗯。

…………。

就当作是不错的吧。拜托了。真的拜托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