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4 学生会的水际-杉崎回忆 冬

冬~能力参数(满分10分)学力9运动10斗志10体力0~

「呜—,好冷、好困、好饿、头痛、脚痛、关节痛、恶心」

带着地狱般的心情在夜晚的街道上走着,尽管如此也要毫无松懈地环顾周围。

……能事先做的准备全都做了。在我的交友范围内可能会帮助我的人全都打过了招呼。如果有钱的话还想雇个侦探,但是不巧现在是发薪日之前。没有那种富余的钱。

「呵呵呵……等找到了那家伙,我就马上回家暖暖地睡一觉……」

一边竖起了廉价的死亡FLAG,一边凭着一股气向前挪动着。

摇摇晃晃地走了一会儿,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经常光顾的游戏店前。正当我想着「那家伙不可能待在这种地方吧」就要走过去的一刹那,突然发觉到,话说虽然不知道电话号码称之为朋友也有点怪怪的,但是这里也有一个熟人,于是停下了脚步。

「……虽然不是我想在体力低下时见到的人……」

谁家的勇者会在红血还带着负面状态下和最终Boss对峙呢。

「……不过,也不能那么说吧」

嘛,又不是来战斗的。就这样改变念头之后,我掩饰自己的疲倦进入店内。

一如往常地冷清的商店里,我大声呼道。

「喂—,水无濑同学哟—」

「啊,哎呀哎呀这不是那位Galgame业界的冤大头,杉崎大明神君吗。……?啊咧?你怎么了吗?虽说平时就已经是恶心的下限了、可今天更是突破下限恶心度更深一层了呢。是被喷上杀虫剂了吗?」

才两秒就后悔进来了。与最终Boss对峙,三言两语就足以置我于死地。

就算是我,只有在面对巡和这家伙的时候,仍然无法发挥我喜欢女孩子的技能。情绪低落的情况下,直接进入正题。

「呃水无濑。你、见到巡了吗?偶像的那个星野巡」

「?杉崎君,您是什么时候从二次元的死宅,升级成为三次元偶像跟踪狂的?」

「啊啊这个又不是高级转职啦」

「……居然只对那里吐槽,看来还真的是很不正常呢」

「如果那么想的话能不能稍微对我温柔一点啊」

「请稍等,现在就去拿大量的安眠药」

「嗯,你那扭曲的温柔还是算了。回答我的正题吧」

「原来如此,我想那是杉崎君的不对」

「不要用概括的语气应付!话说你是不是越发讨厌我了啊!?」

「杉崎君……我……会这样,你是第一个。洋溢的热情,已经无法阻止了!」

「那种台词能不能在别的场景中说啊!」

「怎么了杉崎君,难道喜欢我吗?那你要是痛快地说出来的话,这边也会识相点,送你攻击力高一些的暴言的」

「你到底对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哎,杉崎君啊,就杀个蟑螂而已还要一五一十地找理由的么?」

「在真正的意义上你太像最终BOSS了啊!」

「对不起,确实是开玩笑的」

「也是啊」

「对蟑螂太失礼了」

「一定会让你败在我的手下」

我重新下定决心。与学生会或者特优生或者赎罪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觉得一定要胜过这家伙。为了人类。

「怎么了,杉崎君。偶像同学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啊,对了,星野巡。你也是同一个年级的至少也知道一点的吧?她啊,是我的同班同学」

「原来如此,这就报案」

「为什么啊!我不是跟踪狂啊!那家伙失踪了所以现在大家正一起找呢!」

「原来如此,剩下的请到局里去说吧」

「我又不是犯人!」

「是这样啊。……但是杉崎君,那种事的话交给警察如何」

「啊,不是,话虽如此,怎么说呢,好像是自己闹失踪的……」

「原来如此,不想把事情闹大。那样的话,倒不如说不去找她更好?」

……嘛,水无濑说得对。那个巡既然是自己闹失踪的,就是不希望别人去找她,而且那家伙虽然看上去是那死样但意外地成熟,所以等到玩够了自己就会回来的吧。可是……。

我对水无濑苦笑道。

「知道朋友有烦恼,就会想待在身边安慰她不是吗」

「……是那样吗」

还是那样面无表情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简直就像个机器人一样。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对于最近的水无濑来说,很少这么认真地对待我的问题。

「对不起,貌似我帮不了什么忙。我实在是没有见过她」

「这样啊。抱歉,打扰你啦」

「不会」

……以为会说两句挖苦的话,做好了心理准备,结果什么也没有说。沮丧地说完「再见」之后转身欲走。这时,突然又被叫住了。

「杉崎君」

「什么事?」


一边抽着鼻子回头。水无濑面无表情地问道。

「做着这种事情,能赢过我么?」

她的问题依然那么冷酷。早已筋疲力尽的我不在虚张声势,只是以直率的心情,回以无力地笑容。

「老实说,已经几乎绝望了呢。面对全力投入学习中去的你,根本谈不上什么较量了。哈哈哈。……可是」

「可是?」

我就这没出息的表情,向反问回来的水无濑宣告道。

「不可思议的是,我并不讨厌做着这些事情的自己哦」

「……是这样啊。我不太明白」

冰冷的反应。嘛,也是啊。与水无濑不同,我总是在绕远路。

不过,那就是现在的我,所以。

「如果有事物需要放在天平两端来衡量,我会去扛起整个天平的」

「既想要鱼还想要熊掌,最后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真是严厉呢。嘛,虽说确实如此。即使那样,我也会试着追上去的」

「结果就是擅自去寻找翘家美少女偶像不成、同时也与特优生失之交臂么」

「啊,不对的哦水无濑。我并不是在寻找什么偶像。而是在寻找朋友」

「就这么点事情——」

「是非常重要的」

「…………」

「…………」

对视了三秒钟,之后我也未另作道别,就挥了挥手把店铺抛在身后。

果然,和水无濑的思考方式不一样。不可思议的是,和她的意见分歧并没有感到不快。就好像巡那样,在各自的道路上,以各自的方式得到想要的东西。

只是这次偶尔和水无濑产生了冲突而已。

…………。

「果然,想当上特优生,是我的傲慢……么」

迄今为止我明明是用了很多事物作为代价的。作为其结果、即使不到一年,也应该有很大的成长的。

但在最后的最后……结果,我还是没能舍弃。

我这是,又回到了以前的那个、在飞鸟和林檎两个人中谁都没能选择的我吗。

「…………」

现在,我还不太明白。

不过。

我没有继续迷惘、再次踏上了寻找亲友的路。

嘛,结果正如水无濑所说。

「啊~,焕然一新!今天开始又要加油了哦~!」

「…………」

星期一。巡这家伙好像是没事人一般来上学了。且不说一直找到深夜的我、各种意义上都在担心的守也浑身无力了。

不过……「没什么事真是太好了」「恢复平常的巡真是太好了」这种感情占了优先的位置,愤怒的感情一点也涌不上来。真是不可思议。

突然拥上来的疲劳让我趴在桌子上,向欺负过弟弟守、走到我旁边(座位又是相邻的)的巡打招呼。

「早啊,巡」

「啊—,早上好杉崎。……我说、一大早就这么懒啊,不成体统」

「……烦死了,跟你没关系吧」

「啊,知道了,一定是GALGAME吧」

「…………」

真叫人恼火。可是在下一瞬间,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按在脸颊上,我慌忙起身。一看,是巡把某种小瓶子向我贴了过来。

「喂、把偶像业的必备道具,营养饮料分给你吧!」

「……哦、哦」

「打起精神来,打起精神!是男人就要打起精神!」

说完,巡仰头喝自己的份。……大叔吗你。

「…………」

我摆弄着递到手中的瓶子,不由得默默地笑了起来。

「……你干嘛呢」

喝完饮料的巡,一副恶心的样子向我盘问道。

我笑着说「没什么」之后,一边扭开瓶盖一边回答。

「只是在想……什么吗,这代价不是太充分了嘛」

「?哈?你穷到连营养饮料都买不起了吗?不~是~吧」

「烦死了」

这一如既往的交谈令人愉快。

我一口气喝干饮料,那么,今天也加油吧配合旁边那位重新鼓起干劲。

「……好困」

上第五节课(现代文)时,小声不让任何人听见我的嘟哝声。

尽管解决了巡的事情精神高涨,还有饮料效果的关系勉强挺过了上午的课,到这时候非同寻常的困倦感向我袭来。老实说,真想就这么倒下去,睡它一个星期。

可是,也不能那么做。理由大致有两个。

首先第一个,理所当然是因为课不能不听。虽然我原先是「上课好没劲啊,休息时间还没到吗」那一派的,可以达到水无濑作为目标的今年就另当别论了。老师的话决不能漏听半句。教科书上没有的内容自不必说,但也有黑板上没写到的东西出题的情况。虽说数量极少,如果只是为了得高分也不用介意,但既然要得满分就绝不能无视。


还有另一个理由是……

「呼—……」

旁边这位普通地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翘家偶像。我有点想揍她一顿。

那个,怎么说呢,我的状态不好的样子,不想让她看见。虽然现在貌似还没事,但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擅自寻找这家伙导致筋疲力尽的事情。

盯着巡在课堂上毫无顾忌地睡脸,陷入沉思。

……最后,我还是没能在她疲惫的时候,待在她身边。作为朋友,没能去鼓励她。……明明在义妹入院时我是那么的后悔,还发誓再也不会放过的。

我是知道的。她和事务所发生争执的事情。对简直是向粉丝圈钱一般贩卖劣质商品感到气愤、并与其战斗。而且……一如往常地以爽朗的样子对待我们,背后却是疲惫不堪。

但是我们什么也做不到。在我们做什么之前……全都亲自解决掉了。

在那之后这家伙甚至,嘛,虽然给周围添了点麻烦,自己治愈了自己,然后安然无恙地回到我们身边。了不起的家伙。非常厉害、耀眼至极的家伙。

虽然我还不够给这家伙提鞋。

至少,让我装一下酷吧。

「好吧!」

一个人鼓足干劲,集中注意力听课。……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掉队啊。

<叮~咚~……>

「……呼,哈啊」

总算把体力坚持到下课铃,下课的同时痛痛快快地伸个懒腰。今天的课上到第六节(选修课)。……这可有点不妙了。拍了拍脸,效果不太明显。

「嗯喵」

巡揉着眼睛站起来。我觉得有些害羞,为了不被看出我自己脸上没有完全拭去的疲劳,在被她看到之前站起来准备换教室。第六节和巡上的课不一样,而且今天回去时的班会似乎被省略了,这样一来不会从我的态度上察觉到什么吧。

连忙走出教室,总之先用冷水洗一下脸,走向洗手间。

——这时,看见或许是和我一样在准备换教室,难得在校园内碰上一面的水无濑。好像身边没有其他朋友,于是我在她身后打招呼道。

「哟,水无濑」

「?啊啊,这不是杉崎君吗。罹此不幸还请节哀顺变」

「说什么呢」

「是关于您的出生的事情」

「太失礼了吧!你已经从打招呼阶段就进行攻击了吗!」

「说得很微妙呢。杉崎君是带着明确的攻击意志踩蚂蚁的吗?」

「所以说为什么你的好感度会随便降低啊!太不可理喻了吧!」

「误会了,是为了和您最喜欢的GALGAME……好感度任意上升的二次元世界保持平衡哦。作为商店店员何等的售后服务精神」

「……已经够了」

筋疲力尽了。话说回来,我还真学不乖啊。为什么要在疲惫的时候自己特意跑进绝境里去啊。是M吗。我是M吗。

我从各种意义上都疲惫不堪了,忽然,水无濑露出令人意外的态度。

「……你没事吗?脸色不太好呢?」

「?脸色?怎么了水无濑,是不是把『您的脸不太好哦?』说错了」

「刚才,我有反省过对你的态度哦。……不是开玩笑,你的健康状态到了就算是我也会担心的程度」

「你还给了这种状态的人几个暴击呢。……嘛算了。谢谢你的担心。但是,嘛,没问题的。再见」

不只是巡,最怕被相识的人担心。我结束了与水无濑的对话,再次向洗手间——刚要迈出去,肩膀被紧紧地抓住。

水无濑用比平时更加严肃的表情瞪着我。

「你凭什么说自己没问题呢。有什么根据吗」

「喂、喂。怎么了啊。甭担心的啦,只是睡眠不足而已」

「睡眠不足吗。……反正,不只是一两天没睡,这种程度吧」

「…………」

超正解。入秋以来,为了挤出学习时间平时只睡三个小时以下,再加上为了找巡,在这三天里只有在打工的休息时间睡三十分钟。

……但是,为什么水无濑要露出这么严厉的表情呢。我有点被震住了,就像平时那样反复说着「没问题啦」。但是,水无濑好像没有认同。……怎么回事啊。

「为了赢过我吗」

「……没有啦、不是那回事的。只是拼命地玩游戏而已」

并不是在说谎。反正又没有减少GALGAME的数量。

水无濑好像彻底地放弃了。从我的肩膀上挪开手,很遗憾地叹息道。

「……所以说,我说那是无谓的挣扎」

「你说什么?」

「我可以断言。在那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你都赢不了我的哦」

「……我知道的。十一月下旬的第二学期期末也是,我的平均分是九十分。你仍然全科目满分。九十和一百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我自己也——」

「我不是在说那种事。……哼」

水无濑好像真的很悲伤。虽然仍旧一副面无表情,但是最近,感觉我好像能够读出她表情的微妙变化了。


水无濑自言自语一般嘟哝道。

「……这么说,并不是对你抱有期待……」

「哈啊?」

水无濑说出含意不明的话之后,把头别开,然后转换话题。

「前几天的偶像……。……友人怎么样了?」

「哈?啊啊,嘛,找到了」

「是你找到的吗?」

呜。戳到了痛处。我把视线移开,但是又不能说谎,就如实地答道。

「那个……今天,正常上学了……而已」

呜—,太难堪了。果然不出所料,水无濑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那么果然,只是白费力气了吗。明明嘴炮那么猛烈的」

「呜—……」

「……然后,好好地告诉那个友人了吗,担心地去找她的事」

「?为什么啊。怎么可能会说嘛,那种事」

「…………。……是吗」

水无濑这次真的明确地、无力地垂下了肩膀。而且低声嘟哝着「可怜得看不下去呢……」等等。……到底想怎样啊。

我犹豫着是不是可以去洗手间时,这次反而是水无濑先转过身。然后只留下一句「有要事先走了」,也不等我回话就离去。

「怎么了,那家伙……」

还是跟往常一样是个搞不懂的女人,水无濑流南。巡也好她也好,为什么现在我的周围尽是些特殊的人呢。这是修行期间还是别的什么吗。义妹温馨的感觉令人怀念。……不,她自己也无谓地使用些很刺耳的言语呢。

…………。

「呼哇—……嗯,不好不好,刚才差点站着睡着了」

没有比考虑对手的事更浪费时间的。既然这样就应该想其他的事。接下来要做的是——啊。

……现在才想起来,今天不是,就算挺过了最后一节课也要打工到晚上的日子吗?

…………。

嘛,车到山前必有路啦。

我快步地走向洗手间,尽情地把冷水泼在脸上。

果然还是不行。

「啊—……糗大了……」

一边嘟哝,一边拖着比昨天轻松很多的身体上学。真没想到只是好好睡了一晚而已,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睡眠、是何等重要啊。

「不过……突然倒下去却得到美少女的照顾,没得说啊」

结果昨天下课后去把打工的事情也做完了。虽然做完了……但也就此为止了。不知不觉地,在回家的途中在公园倒了下去。隆冬,在极寒的公园里。……现在正常的回想了一下,看情况我或许会死在那里呢。

「毫不夸张地说,真是救命恩人啊……那个女孩」

结果连名字都没能问她。雪一般白皙的肌肤,纤细又虚幻般的身材。并不是开玩笑,说不定真是天使。……难道,是在做梦吗。没那回事吧。其实我,正是得益于她的救援,才能平安无事地回家,重新倒在床上。不过……。

「……最后我也就到此为止了吗……」

到了学校,一边走向自己的班级一边思考着。昨天因为脑海里总浮现出那个女孩子担心的表情,结果没有勉强自己学习或者H-GAME就睡觉了。虽然身体情况因此而恢复了……之后我一直为自己的没出息感到无可奈何。

我知道的。勉强自己之后像昨天一样倒下,然后被本应是我下定决心要保护女孩子所救,这是本末倒置。所以,我想已经不再那么勉强自己了。

可是这样一来……终于「这里就是极限」了。

我的,能力的,极限。

「……会输,吧」

想到了水无濑。虽然我一直都没有放弃的意思……但是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输。

而实际上,全科满分这一成绩有着「特殊意义」。虽然我现在可以夸耀自己年级前十的成绩,但事实上,与水无濑的差距还是很大、很大。

全科满分可以说是一种壮举甚至是异常。如果天才以外的人想经常得到的话,需要非比寻常的努力。就像水无濑那样,每天的几乎所有时间都花费在学习上并要将这种生活持续几年……那种,努力。

我却边玩游戏边打工,还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将其得到。那种事……不做好弄坏身体的觉悟,肯定是办不到的。

「话虽如此,要真把身体弄坏就更不要谈学习了」

即是说,这里是我的临界点。已经无法牺牲更多了。同时、下个年末考试得满分的希望也……已经,没有了。

「哈啊……」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昨天碰到那个女孩以后,不可思议地开始觉得不能再弄坏自己的身体……即便如此、还是无法割舍。

向自己的教室走去,坐在座位上。……感到悲哀的是,只有身体状况非常好。这样一来,上课时也能全神贯注,相应地效率或许也会提高之类……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总觉得连自习的心情也没有,就在我往桌子上一趴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某种不自然的,尖尖的嗓音。

「早、早早早、早上、早上好好好,杉杉杉崎」

「?」


一开始完全没想到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啊—?」只把头转向发出声音的方向进行确认。于是看见巡走到旁边的坐位上,不知为何满脸通红地盯着我,这才想到「啊啊,是在跟我打招呼吗」,轻举右手表示回应。

「噢,巡。早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你怎么了。在下一部电视剧中演怪物吗?……简直一模一样嘛」

「吵、吵死了!」

巡突然怒喊道。……什么呀,不就是平时的巡嘛。真搞不懂。

总之旁边的暴力系偶像怎样都好。我现在,因为自己从今往后的生活方式,深深地陷进烦恼之中——。

「喂、喂喂,杉崎。……杉崎同学?杉崎君?……键、键。……啊呜。杉崎!」

「你干嘛啊。故意招人嫌吗?」

在人家正考虑事情的时候阴森森地连呼我的名字。还是那个让人恼火的家伙啊,宇宙巡。虽然我也把她当作亲友,但果然也是天敌吧。

我瞪过去,巡像往常一样瞪回来。

「怎、怎么啦!有什么意见吗!?」

「你闹个什么啊,吵死啦。就让我静一会儿吧。我很累啊」

「哎?累难道是指……」

不知为何巡沮丧了起来。……真是罕见的表情啊,喂。这么温顺的巡,还是第一次见。

「那……难道说……那个……是因为我……那个……」

「啊?」

「……呜!才、才不是在感谢你呢!你、你那么累不是自找的吗!干嘛啊!真是的!」

「哈啊!?你干什么啊!?什么、是在找茬吗!?」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哦哦哦,居然惹怒了咱这位女权主义者杉崎老师,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啊。这边可是在昨天倒下之后好好休息过了,身体状态非常好。要干的话——」

「哎、倒、倒下了!?」

突然巡大声叫着站起来,猛抓住我的肩膀摇晃!

「喂、你啊,没有事吗!?没事的吧!?要、要去医院吗!?」

「呜哇、等、你、住手、呜、我投降、我投降」

一不小心被先发制人了!虽说多少回复了体力,头被这般晃动可受不了!我很快就向巡的暴力屈服了。

听了我的话巡倏地放开,不知为何扭扭捏捏地说道。

「身、身体不适的话要好好地跟我说哦?」

「你到底多么S啊!就那么想观察我痛苦的样子吗!」

多么恐怖的女人啊,宇宙巡。虽然之前就已经够可怕了,这时候那残虐性竟然暴涨!为什么!我是做了什么坏事吗!

我拼命地追忆过去,这时巡又露出奇怪的扭扭捏捏的样子,询问奇怪的问题。

「……我说啊。……为什么呢?」

「哈?」

不知为什么红着脸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发梢。……总觉得现在,那所有的态度看起来只能认为是残虐的暴力的前兆。……在兴奋呢。这个女人,对我挥动暴力,情绪高涨以至于染红了脸!呃呃。

「为什么……那个……为了我……要做到……那种程度?」

「……哈?」

在、在问什么呢,这位暴力偶像。我,为了巡?

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恐怖的是、这个女人盯着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等待我的答复。这、这貌似是不可以答错的气氛啊。岂止如此,就连再问一遍都不允许的样子。

怎、怎么回事……。…………。……呃、嗯,总之,回一个,差不多的吧。嗯。虽然完全搞不懂状况。

我用当前情况下可也拿出的最完美的笑容,爽快地宣告道!

「只要是为了重要的事物,不管什么事我都愿意去做的!」

「!哈啊—!」

巡的动作看起来好像是被什么刺穿了胸口似的,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而且头顶还冒着热气。……好、好可怕。完全无法预料其行为。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顺带一提,刚才的话是「只要是为了重要的事物(自己的生命),不管什么事(就算是做出向天敌献媚的行为)我都愿意去做!」这种超卑屈的意思。……原来是这样啊,巡明白其中的含意了吧。所以才那样,为了不让我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而趴下……强忍着笑的态度!可恶!何等的屈辱!

回过神来才发现,好像是看到了我们的交锋,到处都是班里的同学们偷笑着。……呃。

「你们干嘛啊,那种像是在看搞笑节目一般的视线」

『不,没什么—』

「呃」

咱可明明是受到了重度欺凌啊,真是冷酷的同班同学啊。这叫什么人啊。真是的,所以说碧阳学园的学生才……。

「……哈哈!」

可是,我也不由得自然地笑出声来。

……是啊。学校,并不是……只用来学习的地方呢。

我的心情好像也变得痛快起来,「就按自己的做法去做吧」重新下定决心,开始新的一天。


距年末考试,大约还有一个月。虽然差不多是最后冲刺阶段了……。

「混蛋,我又是大贫民啊!」

守夸张地向后仰去,把剩下的牌扔到桌子上。

「来吧来吧舍弟哟,抓完牌后把最强的那张给我就行了!」

巡跟往常一样还以一副威胁人的态度。

我现在正和巡、守还有班里另外两名同学在一起玩大富豪。顺便说一下游戏中一直都是巡成为大富豪,守作为贫民不断被榨取的状况持续着。日子不好过啊。明明是游戏却让人感到日子难过啊,大富豪。能如此完美地反映社会的缩影,在牌类游戏里面也很少有吧。

「杉崎君,来交换」

「啊,抱歉抱歉」

心不在焉的时候,贫民野崎同学(三股辫的女生)把牌递了过来。

我自己每一次也都机敏地取得了富豪的位置,嘛这也是有点符合我的位置,接过牌把自己手中不需要的牌递过去。

「那么,下一战开始了哦!」

在巡的号令下,开始了新一轮战斗,班级里沸腾起来。虽然玩游戏的成员只有五个人,但是观战者不在少数。事实上,要是把那些没在身旁观战、但将这边的动向口耳相传谈笑风生的同学们都算在里面的话,可以说整个班级都在享受着我们的对决。

偶尔进来的其它班学生看到这幅光景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但在一年F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虽然现在偶而刮起了大富豪的风,基本上就是巡引起注意、我和守先被卷进来、然后再卷进来一些人或观战者这种模式。

虽然以前就是一个活泼的班级,但是发展到这种程度是从冬天开始的。原因之一……果然,是我的态度吧。

「喂,轮到杉崎啦。……干、干嘛看着我发呆呢……」

巡羞红了脸提醒我。其实并不是看着巡……。

看到上一张出的牌是5,于是我就从手上的牌扔出6,再次陷入沉思。

——不过,因为不小心又看向了巡,巡异常地坐立不安,因此把视线移开重新开始。

……从冬天的某个时期开始,我放弃了在休息时间又睡觉、又学习的习惯。

并不是因为从容。恰恰相反。状况在不断的恶化。学得越多,就会面临严峻的「满分」问题,受到沉重的打击,但是期限在不断迫近。

但是……。

「啊—!又输了!为什么啊!这次明明偷偷地读取了老姐的心的!」

「太嫩啦,弟弟哟。抽鬼牌的话姑且不论,在大富豪里就算让你看到牌,在压倒性的战斗力差距面前只会更加绝望啊!被榨取的人,一辈子都被榨取就行啦—!」

「混蛋—!」

不知不觉游戏结束,宇宙姐弟俩杯具般地冰火两重天。

……看着他们这一连串的耍宝,嗯、果然这样就可以了。

并不是自暴自弃地放弃了特优生。是在消遣中逃避着……或许水无濑会这样说吧,但我并不是那么想的。

从某种意义上,与H-game是一样的。对我来说,这样的时间,是非常重要的。

……感觉自己一直处在迷失之中,直到突然倒下受到那个女孩子的照料的那天。现在能明白了。我,并不是只想当一个学习好的人。当上了特优生,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好了。

现学生会成员。而且是我特别憧憬的美少女们。

樱野栗梦,红叶知弦,椎名深夏。

我原本……不就是为了接近她们的「人性」,才这样努力的吗。

不是为了改变自己在中学时代没出息的样子,才以学生会为目标的吗。

……名为「学生会」的场所,实在太过耀眼了。

就像在沙漠中出现的绿洲,魅力十足。

不知何时目的和手段互换了位置。

不与朋友一起娱乐,把可以支配的时间精打细算,一头扎进学习中去,在玩与自己境遇像同的H-game时,总是在关注可以成为参考的东西而非享受游戏……。

以那种做法赢过水无濑成为特优生,我到底想做什么啊。

只以那种做法成长的杉崎键,有什么价值啊。

我并不是觉得学习没有用,只不过……我的目标并不是那里。

既然这样……。

「好!那么进入最终战!没时间了就一起上了哦!」

我代替巡发出号令,故意叫得大声让周围热闹起来。

嗯,这种时间,绝对,不是浪费呢。

「是浪费」

斩钉截铁。水无濑的眼镜闪过一道亮光,冰冷地断言道。

校内来往的行人较少的走廊上。我的冷汗不住地往下流,眼神迷离。

「才、才不是那样。那啥,你看,怎么说的来着,娱乐就是一门学问……」

「逃避了呢。毫无疑问,这是逃避行为呢」

「所、所以先听我说啊水无濑。和同班同学一起度过的时间也是,无法替代的……」

「恭喜你取得学年第七位,杉崎君」

「又是现实的名次预测!」

我无力地垂下肩膀。……要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那要从水无濑偶然路过我们班门前开始说起。


不巧与她视线相遇的我,输给了不断闪耀着的水无濑的眼镜带来的压力,不由得扔下大富豪追她出来。可是……拼命的找借口也无济于事,水无濑的反应仍非常冷淡。

「杉崎君放弃特优生这一点也无所谓。我感到无法释然的是,休息时间沉迷于游戏,却想用好话微妙地使其正当化,那腐化的斗志」

「所、所言即是……」

我在走廊里跪坐着。偶尔经过的学生们也装作没看见。

水无濑「嘛算了」收起了话题。

「没有像以前那样勉强自己而丑态毕露这点,还是不错的」

「是、是吧。我没有什么不对吧?」

「是呢,学年第九名的杉崎君」

「好像微妙的下降啦!呜—……水无濑—,特优生让给我吧—」

即使我丢脸地试图抱住她的脚,也只是被普通地踢开,然后一脚把我的头踩在地板上。

「杉崎君……你的追求不是只有脑子好使的人这一点我理解了,但是到底,那个方向是正确的吗」

「哈~哈~,能看到内裤,哈~哈~」

「嘿」

好像头盖骨嘎吱了一下!嘎吱地!

我在地板上呻吟着来回打滚,水无濑无情地离开了那里。

离开之时,她用有些寂寞的声音嘟哝了一句。

「……嘛,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

目送她的背影渐渐消失。

……为什么啊。明明摆正了思想,特优生不是全部的。

果然,想和水无濑决一雌雄。自己还是有这样的想法的。

「?杉崎,不玩大富豪了吗?」

下一个休息时间。我久违地在学校,主动地翻开了教科书和笔记。以总是来邀请玩牌的巡为首,周围的同学们都吓了一跳。

从后面跟来的守也感到不可思议似的问道。

「啊咧、杉崎,又开始学习了吗。真无聊啊。不是说回家学习,休息时间要玩吗」

守噘着嘴。……明明每次都输的,这家伙,喜欢大富豪吗。……真是的,明明地个男的却也蛮可爱的嘛。

我苦笑着回答。

「虽然是那样……。好像……有点,想更加努力了」

「为了成为特优生吗?」

「哎?」

那个问题让我一惊。其实,本来也没有想过要隐瞒,但也确实没有特意对同学们说过目标的事情。

我愣在那里,更让我吃惊的是,班级里其他的同学们接着说道。

「嘛,虽然知道杉崎君非常用功,还以为早就放弃了呢!」

「也是啊,最近一直在胡闹嘛。所以我们也情绪高涨,配合着你这么玩呢」

「嘛,那样也像他的风格呢」

「哎?哎?哎?」

来回环视着周围的同班同学们。不、不明白什么意思。什么什么,为什么我的目标泄漏了啊。正在困惑时,巡一副无奈的样子告诉我说。

「你啊,还以为没暴露吗?」

「啊……不过,因为、我又没说……」

「不用说也明白啦。像是被鬼催命似的拼命学习、时不时的说向往学生会干部的话,这种家伙的目标,不知道才怪呢」

「哎。……啊—」

我、我、做出那么简单易懂的举动了吗。有点不好意思。

正感到害羞时,守再次「那么」问道。

「又想成为特优生了吗」

「啊……不是,嘛,虽然如此。怎么说呢,现在不只是那样……」

脑海里浮现出水无濑偶尔露出的寂寞的表情。……嗯。

「虽然和你们一起玩非常开心……不过,还有一个家伙,想和她认真的玩一下」

「?那虾米啊。成为特优生,是在玩吗」

「啊啊……既是认真的目标,也是一场游戏、吧。所以,又想努力一下了。……嘛老实说,达成目标值看起来可是非常困难呢。能做到的,得做做看吧」

我对着周围的人们苦笑道。然后我向大家道了歉。

「所以,又要稍微疏远一些了,这段时间还请高抬贵手——」

就在我这么说着的时候。

班里的一位小宫山同学(爽朗系女生),突然把手举了起来。

「那个那个,杉崎杉崎—」

「嗯?怎么了?」

见我应声,小宫山同学从观战者中挤出来,爽朗地提议道。

「虽然我,基本上成绩不怎么好,但是只有数学超擅长的,可以教教你哦?」

「哎?」

意想不到的提议使我陷入困惑中。在我这样那样犹豫的时候,其他的人也开始踊跃地举起了手。

「啊,既然那样,我,可以教国语的」

「什么呀,太见外了吧。我不是说过么,别看我这样再怎么说也是个海归的?英语的话教你没问题」


「呼,让我说近代史的话可以算是学园第一哦」

「哎?大家都这样?既然这样人家化学部女生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在我茫然的时候,没等我插上嘴,班里的家庭教师就在增加着。

在我跟不上状况的变化、坐立不安的时候……突然<啪啪>拍手的声音使现场安静下来。……是巡。站在椅子上(内裤若隐若现),不知为何插进这场面里来主持了。

「好啦好啦—,那么从现在开始到年末考试为止正式召开『给杉崎灌输学习知识大会』啦!」

『噢噢—!』

「哎?哎哎?」

糟了,把我扔在一边,讨论关于我的议题了。这是干嘛啊。正当我感到困惑的时候,有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回头一看……是守,用看破一切的眼神与我相视,摇了摇头。……啊啊,真是的,是说我已经掌管不了自己的日程表了吗。了解。

看到我表示投降,巡开始完全主持场面。

「目标是让杉崎获得特优生资格!因此,从今天开始各自将自己拿手的领域灌输给杉崎哦!………………还有放学之后要跟我两个人一起开学习研讨会」

『噢噢—!』

巡好像在最后嘀咕嘀咕微妙地附加了什么,但因为班级里的欢呼声被抹去了。

……真是的。这些家伙,装作为了我行动,其实是觉得我去竞争特优生资格好玩吧,真是的。

…………。

可叹啊,可叹啊…………好像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恶。

「真拿你没办法。来杉崎,那么开始学习哦。顺便说一下我擅长的是ESP哦!」

「嗯,你回家吧」

就这样虽然守还是一如往常地成事不足,却是一个能激励我的伙伴。

…………。

呐水无濑。

我所做的事情,果然也并不是那么白费的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