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4 学生会的水际-杉崎回忆

○春~能力参数(满分10分)学力1运动1斗志1体力4~

邂逅书本的妖怪的第二天清晨,我洗漱间的镜子前吓了一跳。

「呜哇……这可真惨啊」

没有一丝生气的浑浊的瞳孔。由于精神疲劳造成的的失眠导致皮肤干巴巴的。没有正经吃饭使得血色不良。杂乱不堪的头发,还有给上致命一击的是脸上的粉刺。

明明每天早晨都是在用这个镜子照着这张脸的,可我今天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状况的严重性。

「……还是正经点吧」

打开水龙头放出热水,仔细地洗脸,梳理头发,最后刷牙。

这是为什么呢?直到昨天为止都对自己的容姿什么的……不,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毫不在意的。

今天,很难得的认为自己还「活着」。

唰唰地动着牙刷,然后呆呆的回想起昨天的事情…………和学生会那个娇小的副会长相遇的时候。

「真是个有趣的学姐呢」

明明只是很普通地做事,却给人以全力以赴生活着的感觉。那真是太过耀眼了,连无气无力的我都像是太阳能充电一般,分到了力量。

一边漱口,一般想了起来,那个前辈好像给了我什么建议呢。

「啊,对了。galgame……」

今天是星期六。休息日。不可能有什么预定事项。之前一直都是在家里面睡懒觉、吃点方便面、看看电视,然后不知为何第二天一下子就筋疲力尽了。就这样用着毫无意义的方法度过。不过、既然如此……

「……稍微出下门吧」

今天的我不知为何就是有这样的心情。

在我迷茫的时候,那个前辈发出的光芒,成为了非常大的能量。

「……galgame是在哪买的?」

总而言之,难得把居家服以外的衣服拿出来,穿的至少像个人样来的了大街上。然后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挠了挠头……但是缠着指尖的头发非常地烦人。

「……先、收拾下头发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理发了呢?……想不起来。在家不管怎么整理,头发杂乱是无法改变的。这长度,大概已经到极限了吧。

「理发店理发店……啊。……这是第一次来理发店吧……」

以前都是在老家附近的亲切的理发店的大叔给我理的发。在这座城市是第一次吧。这样想着,稍微有点紧张起来了。

总而言之观察者四周走着,不知为何理发店是绝望般地一个没有,取而代之发现的是美容院。店内大多是看上去是OL或女大学生的人们和年轻的美容师们在谈笑风生。…………实、实在是很难进去啊。

「……美容院。…………说起来林檎,说过让我偶尔也改变下发型的……」

看着我总是在理发店剪同一个发型,好像义妹有劝过我去附近新开的美容院来着……。……那个时候真的很快乐啊。结果还是没有听她的话……。…………。

「进去吧,美容院」

我下定决心,推开了美容院的门。

「爽!」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在店门口笑了出来。啊啊,多么爽快的心情啊!之前的人生中虽然剪过很多次头发,就这次最爽啊!

听从美容师的意见,理了一个重视形象的发型,像是理发店剪的运动发型一样,轻若无物的感觉。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是如此新鲜,托它的福和昨天之前的自己有了点诀别的意思。

「失恋了就去理发,这招意外地有点道理呢」

和女性不同、我的心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好。是因为我很单纯么。

总之这样的话,之后就一帆风顺了。在整理了容姿以后感觉到肚子饿了。在定食屋里面难得的吃了一顿像是人吃的的东西,填饱肚子后能量涌来就去散散步逛逛街——就这样进行着连续不断的活动。然后到了傍晚,买了罐果汁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休息。才终于想起来今天的目的。

「啊,我是来买galgame的啊」

总而言之先把饮料灌下去,开始考虑。说起来今天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一间游戏商店啊。先去那里看看吧。反正游戏机是从老家带过来了,只买软件的话没问题的吧。

休息结束以后,离开公园向着游戏店走去。虽然多少有些迷路但是勉强找到了那家店。看了看周围,稍微有点害怕。

「……好像很久没有来买游戏了呢。事前在网上调查一下就好了」

不行。对现在游戏的事情完全不明白。买RPG的话像是DQ或者FF什么的我也听说过的游戏会感到安心一点。可galgame有什么大作吗?

一时间在店内晃来晃去地没有目的的看着,完全无法决定。由于学生没法买太贵的东西,很难有「先拿这个看看吧」这样的感觉。

很困扰,非常的困扰,这种时候……

「服、服务员!」

先试着喊一下服务员吧。从收银台那里传来了「什么事?」的年轻女性的声音、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也在向这里逼近。……嗯、超级后悔,我喊服务员干嘛啊。

「请问有什么事吗?顾客」

带着很惊讶的表情走过来的,是一位非常苗条,身高在中等以上,戴着眼镜的女性店员。虽然我认为她算是个美女,不过那种态度和言辞说不上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那张扑克脸的眼神很尖锐令人发冷。……好像发出些奇妙的高压气场,但是我在这里也不能退缩。


「那个……有什么推荐的游戏吗?」

「哈?」

被她以非常蔑视的眼神看着了。我、我自己也知道的啊!就算在游戏店里面漠然地询问推荐的游戏也是没办法啊!可是呢我不是……我不是明知如此还找上你的吗!

「那个……我、我想要买游戏,有、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吗?」

呜、我为什么就这样漠然地询问着啊!单枪匹马有一段时间了的缘故吧,完全缺失了和他人交流的能力了。

总之,就在我想要重新订正为「是galgame」的时候,眼神很可怕的女店员先说出了让人惊讶的回答。

「没有。请回吧」

「哎哎哎!?」

好像听到了游戏店员的令人震惊的发言。淡淡地会话以后店员就这样准备回去,我急忙拦下了她!

「请、请稍微等一下!我只是稍微问一下推荐的软件而已……」

「不管是软件还是别的什么,电视游戏本身我就不推荐」

「哎哎!就算是临时的你也是店员吧!?」

「才不是临时的呢。我是正式的、堂堂正正的店员,怎么了」

不知为何她挺着胸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她胸前发光的名牌进入了眼中。貌似是叫做「水无濑」的样子。嗯。

「怎么了」

水无濑小姐透过眼镜盯着我。说实话,很难对付。其实从刚才开始,就感觉她散发出我前女友极为相似的气息。虽然两人性格完全不同,但是总感觉动嘴是赢不过她的。

话虽如此、现在的情况下除了她确实是没人可以帮我选择游戏了。我一边紧张着、一边咬住她不放。

「拜托了啊。我不清楚最近的游戏的情况、麻烦给点情报吧」

「马○奥是红色的,路○是绿色的哦」

「真的是只有一点啊。但是不是这种的,像是卖得很好的游戏有吗?」

「俄罗斯方块」

「啊不、不是、怎么说呢。抱歉,我没有说清楚」

交流的难度太高了水无濑小姐!不像是飞鸟或者林檎那样明确地装傻,看上去本人很认真的的,反而更难办啊!

「对不起。没有说清是我不好。是关于galgame方面的」

「啊啊,为了连女友都交不到的可怜的男子制作的游戏啊。这样的话,请往这边走」

「谢谢。但是,那种对galgame的认识今后请不要再说了」

不管怎么样,在水无濑的带领下总算到达了galgame的综合区域。但是……看着陈列的游戏群,果然哪个好哪个不好根本不明白。我再次向水无濑提出了问题。

「哪一个比较好呢」

「现实不是最好的吗」

很过分的回答。我很失落的垂下了肩膀,但是可以商量的人除了眼前的这只以外就没别的了。继续对话。

「选则galgame的基准是什么呢?果然是人设吗」

「不就是制作者的规模吗」

「卖得好的软件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么」

「不就是在广告费上吗」

「不为人知的名作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不就是某些狂热信徒过度吹捧的结果吗——」

「没心情买啦!」

我不由得向着水无濑小姐怒吼了。虽说这不是面对初次见面的人应有的态度,可你要这么说的话她不也是吗!忍无可忍了啊!

水无濑小姐本人却没怎么在意,可还是那张臭脸面向这边。

「没关系的这位顾客这边也是一开始就没心情卖的」

「别没心情啊!就算这是打工,不能稍微对营业额做点贡献吗!」

「那么这位顾客、这个货架上的全都买了吧」

「为什么啊!这已经是单纯的强买强卖了啊!买你个头啊!」

「原来是那种只看不买的家伙么」

「只是一般的顾客而已!如果你普通地接待的话、我会普通地买一款的!」

「那么这边的『往届东大入学考试真题DS』之类的如何」

「嗯,虽然接待的很普通,但是想要galgame这个前提跑哪儿去了」

「恕我冒昧但在下水无濑判断、顾客你比起娱乐更需要教养」

「有很多在意的,但是作为游戏店店员请不要批判娱乐啊!」

「岂敢岂敢。这不是对娱乐的批判,而是我个人对顾客的侮辱而已哦?」

「那更不行的吧!」

「真没办法啊……要galgame啊。那么这边的作品怎么样。当然我没有玩过,作为名作名声很高的样子」

「对对,就是想要这种情报啊」

「顺带一提,其实犯人就是主人公这一冲击性的结局、和最后被女主角开枪打死的最后一幕也很催人泪下的样子」

「不是想要听这种情报啊!为什么偏偏把最重要的地方剧透出来啊!?」

「啊不、把什么地方有趣先作一下说明会比较好吧……」


「不用做到这份上了!啊啊,混蛋、明明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游戏的魅力竟如此牵动顾客的心……这位顾客,明天起给我加上个王牌店员的称号如何?」

「不准!总之能否不用剧透进行推荐啊!」

「真没办法啊。……那么这边的怎么样?在我们店里卖得很不错的哦」

「呵呵。确实,女孩子的画很可爱啊。好、决定了,就买这——」

「顺带一提,前些日子这个游戏获得了『年○粪作榜』的大奖,相当受注目的」(2ch家用游戏区每年都会举办年度粪作榜的评选的……)

「那不是不光彩的注目吗!」

「就像顾客您一样呢,呵呵」

「一点好处也没有吧!?只是受到了最差的接待而已吧!?」

「你这是对王牌店员说话的口气么」

「你把这称号都用上了啊!?啊啊算了!我自己找!」

「什么啊。就像是在说我的接客态度不好一样」

「哎?到现在为止都没这样认为吗!?……够了,是、是真是对不起了」

「哼,接受了这次教训,下次就别来买游戏了」

「你把自己的工作当什么了啊!」

但是我反驳也是枉然,水无濑店员面无表情大步流星地走回了收银台。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话说店长,为啥雇这么个人啊。

话说回来,好久没和人扯这么多话害得我都累了。而且……虽然非常不爽,但是稍微有了点充实感。总之抱着随便选一个galgame的心情,重新振作起来。

我叹了一口气,总之先拿起一个最中意的包装,朝着收银台走去。

在那里又和水无濑发生了一场争执,但是要在这里写下来的话会让我的干劲趋近于无所以就算了。

「呼哇……」

星期一。去商店两天之后,我一边前往学校一边不断地打呵欠。

原因是……不用说也知道吧,galgame。就是它。世界上竟然有那种无法让人停下来的媒体。想把那个对宅向敬而远之的自己一拳打飞啊。这不是投入到废寝忘食的程度了么。……嘛、有趣是确实很有趣,不过对我来说,对女主角是义妹和青梅竹马这一设定也异常地感同身受吧。

不管怎么说,拜它所赐睡眠不足的状态就上学来了。实话说好累啊。虽然很累……可只有今天不能这么说。

我来到自己所在的1年F班门前,停下了脚步。

「入学了大约1个月,一直都是那种闹情绪的态度啊……」

对,尽管我并无恶意,由于青梅竹马和义妹的事情我一直以来心里全是事情,过于忽视其他人了。……直到和那个娇小的副会长相遇为止。

那之后,过了一个很久都没有的正常的休息日(虽说只是在galgame上泡了两天),掉头一想,之前的我迷失得太远了。有很多事情都对不起同学们。

所以。

「今天才是我真正的高中首秀!」

重新打起精神……好,将手放在门把上!头发、胡子都整理好了!皮肤的状态也恢复不少!最重要的是生气有回来了!没问题!我能行!

我一下子把门打开,满面笑容地对班里说道!

「早上好!各位同学!」

『…………』

大致上和预想一样,沉默与虚无。就算是我也明、明白的。同班同学的角色在周末之后来个180°转变的话谁都会犹豫啊。但是……害羞点算什么!是之前没出息的自己的错!我绝对会把浪费掉的时间挽回来的!

「早啊早啊,大家。今天可好啊?我可是很有精神啊。啊哈哈哈哈……」

『…………』

……嗯。与其说是冷淡,不如说全都是像「啊、啊啊」这种敷衍了事让人不爽的视线。我自己还在那里精神抖擞空转着,很不自然。……嘛、过一会儿就习惯了吧。

我装作很友善的样子一边走向自己的座位。途中有几个人一边困惑一边「啊、早啊」回应了,可大多数人还是疑惑地看着这边、在那里窃窃私语。……嘛、这也没办法呢。

把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下定决心、只要现在开始加油的话就没问题的。——这时

「那什么啊、好恶」

一句话就给我的这份气势浇上了一盆冷水。就是我也觉得火大去确认一下声音的主人、原来是坐我旁边的女生。……实话说虽然我不记得她的名字、可之前的印象貌似也不好。虽然我没资格说别人、可这家伙、或许是因为自己长得稍微漂亮了点,对别人总是一副轻视的态度……我是这个感觉。

话虽如此、我也没有和女人吵架的意思。我边坐下边「反正也没什么吧」试着轻描淡写地带过去。但是那女生还是紧咬不放。

「什么嘛、不良学生也会在意老师的报告么?不管怎么说很讨厌啦,这突然的变化」

「干嘛啊、反正又没给你造成困扰」

「不、我很困扰。看着恶心,不爽」

「……你说什么」

差不多到极限了。虽说是开始积极向前,但内心之中不爽的心情还留有残余。遇到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让我燃起怒火。


那女生侧身坐着,翘着腿,挑衅似地看着这边。

「你不是直到昨天还对周围的招呼不理不睬、对旁边坐着的我也基本无视的么。你突然就笑脸相迎,大家只会感到害怕而已、这都不知道?」

「呜……」

那个……或许如此。但即便如此,也不能这样否定我积极的行动。而且,就算说的是对的,这家伙的态度也不能忍。

「明白了以前的错误,从今天开始反省,变得积极不行吗」

「就说了不行啊。你,难道误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公吗?」

「…………」

……说实话,我无言以对。虽然还轮不到这家伙说长道短……回头看看最近的自己,也许真的是这样呢。确实我自己认为与飞鸟和林檎分开之后的自己是很可怜的。可这些事情明明和班上的同学没有关系的。我就因为自己的理由,一直摆出那随便的态度。

我为了压下心头焦躁的心情,小小的深呼吸一下……然后真诚地看着女生的眼睛。

「……或许正如你所说。……恩、关于这些,都是我的错。我道歉」

我低下了头。然后那个女生「呜」地一瞬有些退缩,同时也知道这份动摇在同学间扩散开来了。

抬起头的时候,女生「哼」了一声,很不爽地坐好了。放弃了还向我挑衅,将手肘撑在课桌上。

「……我先跟你说好。这个世界的主人公绝对不是你」

「啊啊,我知道。说的也是。大家都有各自的苦恼,但是就算这样还是笑脸——」

在我这样反省的时候,那个女生「哈?」地一脸疑问侧着头。之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站起来用响彻全教室的音量宣言道!

「我是说、这个世界的主人公是本小姐星野巡,给我放明白点!」

「…………哈?」

呆住了。……只有我而已。班上的同学们没有惊讶,只是冷静地在一旁继续谈笑。

…………哎,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大家都是这种感觉?哎?难道说这家伙的这种行动是家常便饭了?哎?难道我旁边的座位是下下签?

「喂喂我说你有在听么!」

「是、是!」

「嘛啊算了。如果说肯改正的话……那正好。你,做我的仆人」

然后重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又翘起腿,坏笑着。……啊,糟糕。这只的确是怪人啊。对某种意义上刚刚痊愈的我来说难度太高了。……还是别和她扯上关系好了。

「还是不了」

「原来如此,痛改前非是说谎的啊」

「为啥啊。你不会是说善良的人全体都该做你的仆人——」

「巡」

「?」

「名字啊,我的名字。星野巡。嘛,星野是艺名,本名嘛……有点那个」

「哦,那么就让我叫巡……」

「叫我公主殿下就行哦」

「谁会叫啊!以后别人肯定以为我有毛病了啊!」

「什么啊,这种作为我仆人光荣的邀请……难道说,要拒绝?」

「什么难道说啊!那玩意一般都会拒绝的啊!」

「……没办法呢。你要是这种态度的话……」

这样说着,不知为什么这位女同学……啊不、是公主……啊不、是巡突然敲打起后面的男生的桌面。巡就这样盯着我向这个有些疲惫的男生喊道。

「守,收拾掉他!」

「谁去啊!」

刚才还懒洋洋的男生站起来抗议道。哦、意外地挺高的啊……威风凛凛的,看起来就好像很强……难道说……。

「你难道是那个叫做巡什么的女人的手下吗!混蛋,竟然把灵魂卖给了恶魔!」

「不是啊!我是这家伙的弟弟——」

「义弟!竟然和这种女人拜把子……你丫还有男人的尊严吗?」

「不是义弟!是普通的姐弟!」

「竟然有这种事,被完全洗脑了吗!」

「就给你说不是这样啊」

在貌似手下的同学的喊叫中,巡露出了邪恶的微笑。

「没错哦、这个男人是我的忠实的部下」

「老姐!不要再把状况搞得更糟了」

「可恶……我失落的这段时间,我的班级竟然被这种恶女支配了吗!」

「哦~呵~呵~呵。看着吧,衫、山……」

「杉崎。杉崎键。这是将要打倒你的人的名字」

「对,杉崎键。怎么样?有要成为我仆人的意思了吗?」

「哈、谁要啊!我绝对会打倒你们解放班级的!」

「哎呀可不可以不要把我打倒啊!我不是她一派的!」

「嗯?是这样吗?」

巡的手下好像说了什么让我在意的话,我正要问他的时候,巡替他回答了。

「哼,『竟敢向我挑战,无谋也要有个程度』他是这样说的」

「什、什么!?」


「没有说啊!话说回来杉崎键,为什么老姐说的话你全部都信啊!?」

「不管怎么说守他……是个超能力者啊!」

「什、什么——!?…………不对不对、再怎么说也……是吧?」

这个应该是假的吧,我向手下确认道。但是不知为何他好像很难堪似地回答道。

「……不、不,嘛、虽说那个是真的……」

「竟然这样!这不是被完全洗脑了吗」

「不对我的脑袋才没有问题!」

和他拉开一定距离看着他。真可怜啊。居然确信自己是什么超能力者。

……这一切。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恶女干的好事吗!。

我总算是热情高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猛跺一脚、然后用食指唰地指着她宣言道。

「只有你!我绝对不会输的!」

然后,像是接受挑战似的她……巡也站起来,和我进行着激烈的对视!

「哦哦,还真敢说啊杉崎键!和本小姐……日后会成为天皇巨星的旷世奇才、星野巡干上了,想必已经有了觉悟吧!?」

「要打的话!就连手下的一起踢飞!」

「能做到的话就试试看啊!首先从守开始!」

两人的脸之间散发出火花,吡哩吡哩地响着。

旁边的一位手下、不知为何像是要哭似地悲叹道。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被无辜地卷入啊……呜」

别哭了手下君。你的洗脑我一定会解除的!等着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