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4 学生会的水际-手办化的学生会

「一切有形之物,皆有生命宿于其中!」

会长如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套用着不知哪本书上的话。

「也就是日本从古至今,神灵八百万的说法呢,小红」

难得知弦姐来进行补充的,可是会长失望地回应道。

「我可没说要拜托八百屋!」

「呃、我也没说那个啊」

「那种描写八百屋业界严峻的现状的漫画,那种东西和这次是毫无关系的!」(「八百万」的日语读音和「拜托八百屋」相近,但是八百万是用来形容数量巨大,而八百屋在日语里是蔬菜店的意思。另:由于便利店的兴起,这种蔬菜店已经很难维持经营了)

「小红变成名为吐槽役的装傻者了」

「一切有形之物,皆有生命宿于其中!也就是说在很多东西里都寄宿着精灵……啊不、应该说是神灵这种原创的划时代的想法啊!」

「小红。所以说那就叫做、八百万神……」

「八百屋之外也有神灵的!知弦真是的,脑子真顽固!」

「非常抱歉」

不知为何知弦姐败下阵来了。……虽然总是说知弦姐很黑暗,实际上,或许她平时已经在很多可以发飙的地方忍住不发了吧。

由于被缠上了的知弦姐太过可怜,我向会长询问正题。

「那今天要做什么呢?是关于我喜欢的美少女手办的话题吗?」

「嗯」

「居然是正解!我、我作为装傻者一点作用都没起的吗!」

在我受到无谓的打击的同时,会长将其无视并继续说明。

「本期的DM要赠送手办作为附录的。所以今天就讨论关于那个的话题」

「手办、吗。……哼哼哼、反正又是会长吧」

小真冬说着自卑的话陷入低沉中。就算是会长也感到不对劲了。

「虽、虽说如此呢!那、那个、不只是这次、或许以后也会有这个企划的吧!」

「切、手办什么的,还真是软弱……」

连深夏也闹别扭了。对椎名姐妹的抗拒,会长这次突然改变态度用「总之!」这一句截断了对话。

「我认为,只要决定做就用尽全力,这才是学生会!」

「尽全力什么的……有我们什么事吗?」

要是短篇连载这样的东西的话,我们还有事情做。可是手办和我们的专长差的太多,感觉没有我们的会议出场的份。

可是会长一如往常眼中流露出干劲十足的神色。

「就算是我们也该有能做的事情的!比如说……斟酌素材之类!」

「素材?」

确实,最近就算是这种东西也有很多变种出现,或许还有讨论的余地……

我皱了皱眉头,提出了意见。

「可是会长,就连像小真冬和我这样的宅人组,对手办相关的也不是很熟悉哦。抱枕啦成人的玩具的话我倒是有话说……」

「为什么十七岁的男子高中生只在那个领域有话说啊!不是很奇怪的吗!」

「总之,我的意思是我们不是拘泥于手办的素材那种级别的啦,为何种目的选择何种素材之类,这种事情根本就……」

「用奥利哈刚来做不就好了吗?」(奥利哈刚,传说中的一种金属,常见于魔幻小说和游戏中)

「怎么可能那么随便使用传说的金属啊!话说回来根本不可能的啦!」

「那就用贤者之石」

「为什么要用那种让炼金术师们梦寐以求的物质来做手办啊!」(钢炼……)

「难得做一次的,难道不想给粉丝们提供最好的东西吗」

「东西好得过头了!不管是奥利哈刚还是贤者之石!请用更加现实点的素材!」

「钻石?」

「虽然确实很现实!富士见书房得多热爱读者们啊!请用更加廉价的素材!」

「那、就用土」

「突然廉价了!那种——哦,粘土之类也不是没有呢。话说最近『nendoroid』也……不对,记得素材也不是粘土的……」(nendoroid,ねんどろいど,某手办厂商)

在我嘟哝着的时候,会长「啊」地有了反应。

「对了对了,就是那个、nendo……什么的要做我的手办!」

「啊、是那样的吗?那关于素材什么的,果然还是没有我们讨论的余地——」

「信乐烧不错呢!」(信乐是日本六古窑之一,信乐烧是当地特产的瓷器)

「让nendoroid来做!?不对,素材也不是土、也不是那种东西的啦!」

「什么吗……失望。奥利哈刚啦贤者之石啦钻石啦信乐烧全都不是的……那种东西、那种东西不是手办!」

「不对不对不对、会长对手办的定义很奇怪的啦!总之,素材是不使用奇怪的东西的啦!」

「……砂糖啦糖稀啦熬干定型做出来的东西,也不行吗?」

「那只不过就是糖人了吧!说是手办还不如说是糖!不对、等一下哦。那样的话,对会长为所欲为地来回舔也就可以实现了——」


「嗯、还是不用了!是我错了!对不起!」

「会长少见地道歉了!」

「可是在素材上没法下工夫的话……呜呜。该怎么办呢」

「反正我认为我们没必要徒劳地扯进这件事里来……」

就算这么说,会长果然还是在烦恼着。……要是以小说的内容作为底本还说得过去,关于将画师的插画还原的手办,我们还恬不知耻地蹭戏什么的,真的不好吧……。

正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不知为何刚才还很排斥的深夏说着「要是这样的话」加入了会议。

「在POSING(造型)这点下工夫不久好了吗?那样的话,我也能协助你的!」

「po-zing?」

会长可爱地歪着头问道。深夏回了她一个「我晕」。

「虽说我不懂手办的事情,图画也好声音也好,所谓角色周边商品,只要有那个角色的标志性一般的要素的话,就会受欢迎的吧!」

「我的标志性的……。……呜-嗯、可是我也什么没特定的POSE哦?」

「切切切。那东西,现做就行了。就算在作品中没出现,只要有好POSE的话,之后也会变为默认的啦!」

不知为何深夏自以为很了不起的样子。带着疑惑的会长刚一问道「然后具体该怎么办?」,她马上就挺起胸膛,回答道!

「战斗姿势!」

「那不完全不是我的角色吗!」

背离角色到令人吃惊的程度了!可是,深夏继续说了下去。

「所以啦,现在开始转变为那种角色不就行了嘛。看,先从揍键开始」

喂喂你给我等等。

「那种角色不要啦!那种的,等到深夏被手办化时再做不就好了!」

会长正经地反驳了。我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可深夏又不满了。

「没办法呢,那就附上什么物品吧,物品。要是拿着角色象征性的物品的话,粉丝们也会高兴的吧!」

「嗯、这也有道理呢。要说象征性着我的……」

「狼牙棒吧」

「我可不是什么扑杀天使!那种东西也从来都没拿过!」(扑杀天使中朵库萝使用的狼牙棒EXCALIBOLG,是圣剑Excalibur和穿越死棘之枪Gáe•Bolg的合体……)

「那、燃烧瓶?」

「所以说为什么我是那种过激的印象啊!?有其他的很多适合的东西的吧!你看……可爱的玩偶之类……」

「刑具『铁处女』之类?」

「那不如说是知弦吧?」

「我说你那吐槽是不是该保留一下啊,小红」

虽然知弦开口了,可是两人将其完全无视继续下去。

「深夏的想法很怪啊!即使不摆造型、也有很多物品可以用吧!你看,写上『我是学生会长』的绶带之类……」

「沾满鲜血的日本刀之类」

「又不是BLO○D!话说了和我的角色形象偏离的也太厉害了!」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会长可是相当适合那个形象啊」

「要这样的话我感觉我对深夏的态度应该从根本上改变一下了!」

「啊、也有用文具做凶器的形象呢」

「这是哪家的战○原同学啊!话说深夏你把很多东西搞混了吧!动画和漫画你看太多了!」(化物语中枪……)

「啊咧?奇怪了啊。那在我印象中的会长,到底是什么啊!」

「反咬一口!?那东西鬼才知道!自己的责任!」

「啊、这个缠满绷带却还硬要乘上泛用人形决战兵器的女子的形象是……」

「绫波啊!你还真进入分不清现实与创作的境界了啊!」(EVA,这个大家应该知道的吧)

「没事没事、玩笑玩笑。再怎么不济我也不会陷到像真冬那样的末路之中的」

「姐姐,刚才我可听到了一些不能置之不理的话哦!」

在小真冬脱口而出的这个时候,两人的攻防总算是结束了。在意见不被接受的深夏失望的同时,这边会长自己也很不爽。

「真是的。就没有个正经点提意见的人了吗!?」

虽然问了出来,可是没人举手。也是呢,本来就没什么意见,现在的会长也没拉拢到任何人。

在这之中,察觉到了这种气氛的知弦姐像是没办法地举起了手。

「那关于nendoroid版小红的服装……」

「什么什么?有好主意的吗?」

面对会长期待的表情,知弦姐报以笑容回答道。

「衬衫上溅着回血,不是很好吗」

「哪里好!?」

「意义深长嘛」

「不这么做也可以的啦!」

「哦!那在这里,把我提议的物品『涂着鲜血的日本刀』也拿上……」

「想让我干嘛啊!这个学生会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啊!」

会长已经陷入半狂乱状态了。……嗯、确实要是现在把日本刀给她的话,貌似已经有两人斩了……


知弦姐用温柔的笑容说了下去。

「血就放弃了吧。取而代之,嘴角流下白色浊液……」

「所以说想让我干嘛啊!话说知弦你以前好像也提出过那个要求!」

「哦,知弦姐的意见我也赞成!而且脸边还要泛上红晕!」

「所以说,这个学生会要让我干嘛啊―――――――――!」

会长真正地坏掉了。看着一碰就会受伤的会长,在我们中间唯一没有被讨厌的小真冬向她搭话了。

「嘛、嘛,会长。冷静下来」

「呼!呼!……呼。小真冬……这样的话,就我们两个来做手办吧!」

「嗯!那现在就先从把会长男性化这里开始吧!那样的话真冬也会加油的!」

「……哈?」

「那就赶快拜托著名的同人画师,把樱野栗绪君――」

「樱野栗绪!?谁啊!?」

「?谁什么的,就是男性化的会长哦。就像凉○春彥一样啊。配套推出,超绝美青年,红叶美鹤。……感觉真好啊」(涼宮ハルヒコ/凉宫春彦,对凉宫春日系列人物性转换后二次创作的产物……)

啊啊!我的后宫成员半数为男性!你干了些什么!

「干嘛要这么做啊!普通点,就用我原来的样子来做啊!」

「要是不男性化,那种东西可没有需求的!」

「DM的读者嗜好好偏!普通地就可以了!」

「之后再后悔可就迟了哦!」

「总比现在后悔要好吧!话说反正是绝对不会后悔的啦!」

「我明白了。既然说到这个份上了,真冬也拦不住了。会长什么的……就随你的便做成染上鲜血的衬衫和日本刀就好了!」

「不会做的啊!?就算把小真冬的意见驳回,也不会采用那边的吧!?」

「我就相信着呢,会长的话肯定会理解的!」

「欢迎加入,小红」

「啊不,所以说,我也没加进那边的阵营的啦!」

「那会长的意思是说总算要和我一起做工口手办的了!」

「我可没说啊!?那个、这个学生会、我最讨厌了啊――――!」

会长终于怒极而泣了。糟糕。变态玩过头了。虽说总是这个样子的。

话虽如此把人弄哭了可是事实。我们作为反省,至少作为歉意,将议题回归正经了。在那之前,先得把会长的泪水止住呢。

面对着正在抽泣的会长,我尝试着提出一些轻快的杂谈。

「huizhang~~,huizhang~~」

蹭了蹭了。不理我了。看我这边啊,会长。

「呜呜……呜咪?」

「『くんずほぐれつ』,真是句不错的话呢」

「!?」

「都说了『くんずほぐれつ』哦。明明只看字面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为何会如此合适呢」

(くんずほぐれつ,根据汉字的不同既可以理解为:【屈ず解れつ】使郁闷的心情变舒畅,又可以理解为【組んず解れつ】反复撕扭在一起,还可以理解为【裙子解れつ】解开裙子……)

「…………」

「会长?」

「呜哇——!在人家软弱的时候,又被杉崎性骚扰了哇啊!」

会长在知弦姐胸口嚎啕大哭了。

知弦姐抱住会长后死死盯着这边。

「KEY君。为什么你会从『改变女孩子气氛的杂谈』的里面特意选择了这么个选项啊……」

「为什么的……我的词库里能够拿出来的,也就这种东西了」

「那种东西给我全都扔掉!」

好像惹人生气了。在我失落的时候,换成深夏过来安抚了。

「好、好啦好啦、会长。打起精神来、再来开会吧?好吧?这次不会提涂着鲜血的刀之类危险的提案了啦」

「……呜。真的?」

「真的真的。我不说谎的」

那已经是说谎了吧。会长用衣袖拭去泪水,又露出了笑容。

「那……深夏的提—案……呜咕」

会长扭扭捏捏地、口齿不清地让步了。好、好可爱啊!好想养一只!好想成为她的监护人啊!

深夏「这样啊」温柔地微笑着、站起来向会长走去、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说道。

「仅在拳头上沾有血痕如何?」

「从斩杀变成殴杀而已啊――――!不是完全没有反省吗――――!」

用温柔的态度骗到了。嗯嗯、学到了啊。人呢,就算言语上的态度软化了,反省还是有限度的呢。

会长又在心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投入知弦姐的怀抱,可是深夏纠缠不休地继续下去。

「不是的会长。我根本就没有想让会长受伤的意思……」

「……真的?」

「啊啊,放心吧。在会长拳头上沾着的,也就是敌人的鲜血嘛!」


「才不是担心那些事情呢――――!根本就没懂我意思――――!」

「啊咧?奇怪了呢。好了我明白了。那、就不在拳头上沾血了」

「真的?」

「真的真的」

「……也不能在拳头以外的地方沾血哦?」

「哎?真的?」

「不还是完全没在反省吗――――!这孩子的词典里就没有反省二字的吗!」

「开、开玩笑的啦、玩笑。我明白了,会长。本人椎名深夏,再也不提血液相关的提案了!我对……对这块威化饼干发誓!」

「对着如此脆弱的东西发誓了啊!也忒脆了吧!」

「我嚼我嚼」

「还吃掉了!还把发誓用的威化饼干吃掉了!」

「嗯、我想到了哦,会长。血不行的话,那内脏如何!」

「什么『如何』啊!为什么还那么理直气壮的啊!?为什么还是『想到逆向思维啦』这种态度啊!?完全不行的吧!?倒不如说比血液还高一个级别的吧!?」

「……做个手办、还真是难啊」

「那是这个时候才体会到的么!?」

「我阅尽天下手办,只要有战斗姿势或沾血的刀的话,我认为就是一百分了。」

「这是什么误解啊!误解也要有个限度好吧!」

「可是这样的话……难道说、我在手办的会议中没什么用?」

「现在才发觉的么!?哈……算了,太累了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几经波折。会长离开知弦姐的胸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声叹息。嘛、经过什么的怎么都好,又有精神了就好。反过来深夏倒是稍微有些失落的样子,反正是自作自受,不管她。

复出的会长好像缺少干劲,再次向我们征求意见了。

「那……这次有正经意见的人!」

话音刚落,小真冬马上就举手了。会长严厉地盯着她看道。

「不能男性化哦……」

「嗯,我知道的!真冬有在反省了!会长就保持会长的样子就好!」

「!小真冬……」

会长的眼睛有些湿润。貌似是被小真冬的改过自新所感动了。

小真冬以突然想到什么的笑颜,向会长提议道。

「那么会长!就用点绘来设计吧!」

「点绘!?」(点绘,或者叫像素画,从8位机时代开始的原始计算机绘图……这种风格现在也有广泛的使用)

「恩!和nendoroid的等身简直是天作之合!」

「虽然和等身很合拍,可是和我不合的吧!点绘图!又不是游戏的角色,啊不,就算是游戏角色也没有点绘的手办啊!」

「不是有cherry野栗梦的吗。点绘的会长,拿着剑和盾……」

「不要啊!那个又不是我!」

「啊、抱歉抱歉,订正一下。拿着染着鲜血的剑和盾……」

「谁也没想要让你往那边订正啊!话说那没用的姐妹联动是什么啊!」

「而且还能弯弯曲曲地动」

「弯弯曲曲地!?不是那种关节可动的!?弯弯曲曲地!?」

「那个感觉,宛如软体动物一般!」

「数字化与生物化扭曲的融合!」

「那样的话,比起点绘,倒不如打上马赛克处理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才不要有那种过于特殊的魅力的我的手办呢!」

「染着鲜血的剑和盾、溅上回血的衣服、还有马赛克处理……啊!会长!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我才想知道啊!话说具体的那些全都是你们自己想出来的吧!」

「会长的粘土手办……我有预感它会大大地撼动时代啊!」

「以我为契机将时代推向那么奇妙的方向还是适可而止吧!」

在会长的哀求……对,用哀求一词再合适不过的悲痛的叫喊声中,小真冬赌气地「这样啊……」退了下来。……嘛,我也认为软体点绘有点那个……小真冬。

知弦姐温柔地把手放在了正因被椎名姐妹玩弄后消沉中的会长肩上。

「小红……差不多该决定了吧?」

「在这个当口上!?在集齐了这么一堆扭曲的主意的这个当口上!?不要啊!」

「哎呀哎呀,没办法呢。……那这次的收尾,就由我红叶知弦好好总结,以向富士见书房提出正式企划案的形式来……」

说着那番话站起来的知弦姐,从手边掉下了一份文件落在会长的面前。

「——喂,这个具体的『血染系列』的设计是什么啊!完成度这么高的企划资料是什么时候做出来的!?」

『切』

「知弦、深夏、小真冬!?话说为什么不知不觉间『血染系列』成了像是学生会全体的夙愿一般的东西了!?」

「没问题的啦,会长!我对工口方面是一心一意的啦!」

「讨厌的第三势力啊!」


「会长啊,要是光顾着任性的话,我们也差不多会烦了哦?」

「不对不对不对,感到厌烦的不如说是我才对吧!」

「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没办法呢。真冬就退一百步点绘用手打人的吧!」

「不是一步也没退吗!话说不知不觉学生会向前冲出去的也太远了吧!明明最初的时候还没有开手办会议的干劲呢!」

「引擎启动的时候就是最高速度。这就是我们学生会!」

「车有缺陷也要有个限度吧!这绝对过不了车检的!」

会长累得吐槽已经气喘吁吁了。……没想到今天又是会长的客场呢。

在会长消沉下去的这个时候,我们也稍微恢复到了正经模式。

「不过事实上,我也认为这次真的没什么正经的主意提出来呢。」

「也是啊。我们也有个人的欲望和希望的啦。手办的好坏就算是我们也只能说出些门外汉的观点呢……」

本来每次这种话题最后都会落得『应该交给砖家』这样的结论的。就算开会也应该好好交给有专门知识的人之类的吧。

在我们正经的意见面前,会长还是带着些胆怯,反驳道。

「门、门外汉的那种大胆的意见,正是我想要的啊!」

「血染」

「点绘」

「其说这是门外汉,某种意义上不如说是特殊人群的想法啊!不是那种,是刺激上更加温和一些的……」

「那就是工口了」

「杉崎给我把嘴封上一辈子!眼睛也封上!穿上拘束衣!」

「我的罪严重到那种程度的吗!?」

「总—之!我在征求正经的意见!」

「……在这个学生会里?」

「……嗯,确实体会到了,商量的对象是找错了呢……。不如说,本来从学生会成员选拔开始,感觉就搞错了呢……。事到如今,只凭容姿和成绩选择的弊端,是如实地体现出来了呢……」

全体都萎了。

重整旗鼓,会议再开。首先是小真冬的意见。

「我认为前辈的工口主意如何暂且不论,但确实是对读者的杀必死,本来呢,手办这东西就是大多包含着『对粉丝的杀必死』这个要素的形式啦,果然即使不做到工口的程度,也应有可爱之处的!」

「哦哦哦,不愧是小真冬!我就是想听这种意见的啊!那、具体的呢?」

「那个……做女仆的COSPLAY如何」

「那确实可爱,可不是和我没什么关……」

「秋○澪的COSPLAY之类……」

「那个虽然可爱,可是不是一点都不像我吗!」

「发出Xbo○360的『○○上线了』时的『PIKO』的声音如何」

「声音!?话说好像已经狂热过头我都跟不上了!」

由于小真冬的意见被悉数驳回,下一个深夏举手了。

「我有我有!会长果然还是在揍人的时候最为耀眼啊!」

「那最差劲的赞扬之词是什么啊!话说我才不会那么打人呢!非要说的话,我想应该是说深夏的吧!」

「哎?哈哈哈,怎么可能呢。我最耀眼的时候,不是赏花的时候么」

「和角色的认识差的太多了!」

「比起那个,现在可是描绘出会长的可爱的方法哦。会长可不要迷失自己哦」

「我感觉应比起我来应该是深夏迷失了很多吧!」

「……这里就,狂暴的鹰的造型如何」

「那玩意可爱吗!有认为它可爱的人吗!」

「啊不,等下。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发出的『噗嘶、噗嘶』的声音也很可爱啊……」

「又是声音!?为什么椎名姐妹把声音也能当做外观进入视野的啊!?共感觉吗!?拥有像迦○那样的感觉的吗!?」(动画CANAAN主角迦南的共感觉能力……)

当然,深夏的意见也全部否决。

像是没办法的样子,知弦姐参加到会议中。

「大家根本就不懂怎么把小红的魅力表现出来呢」

「知、知弦。果然只有知弦一个人能够理解我呢。对着这对奇怪姐妹随便说吧!把我的魅力所在,一语道破——」

「疯狂与绝望啊!」

「不不不不不不对!为什么!?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啊!?」

「之前也说过『反差萌』吧。正因为平时是这种角色的小红,疯狂到扭曲的表情啦、脸上写满绝望的手办,在某些粉丝中会大受欢迎的啊」

「那个『某些粉丝』就是知弦的吧!话说,也就只有知弦的吧!」

「那可没这种事啊。除了我以外肯定还有人的哦。大约四个」

「好少!那这个手办不是没有意义的吗!」

「我认为无论在怎样绝望的状况下,不得不做的事情也是存在的」

「可是我感觉应该不是制作疯狂的我的手办吧!」

「那就做绝望的吧」

「不是那边的问题!」


「小红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似的涕泗横流的手办……做这个了」

「拿到这个的DM读者到底会怎么想啊!」

「正在鉴赏它的时候被家人发现的DM读者们,到底会怎样呢」

「啊啊,不愿去想啊!」

「对了!就是这个表情哦!这就是绝望的表情啊,小红!给我记住哦!」

「这是为了什么啊!」

「顺带一提,装备了血染系列的『疯狂』、在害怕着什么的『绝望』,集齐两个版本,就可见到真相了」

「啊啊!被拿着染血的刀的我袭击,惊恐万分的我的身影——喂我说啊这是什么不合理的结论!怪谈!?像双重身体那样的感觉!?还是说幻觉!?倒不如说是脱离真实了啊!」

「嗯、不错呢,把两个版本第一次集齐的那种完成感。以口袋○怪的魅力,在小学生中引起大热」

「在P○A上会成为大问题的啊!不要在小学生间流通这个啊!」

「PT○啊。……话说小红啊,知道○TA是什么的缩写吗?」

「?那我不肯定是知道的吗!不就是『爸爸(Papasan)们的(Tachino)集会(Atsumari)』吗?」(看过化物语的应该对第四话里垃圾君、894和战场原的问答还有印象吧,PTA是ParentTeacherAssociation的缩略……)

「……好了、我今天满足了!」

「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把议题放手不管了啊!?喂、为什么啊!?」

知弦姐独自满足地拍拍肚子离开了会议。真是的……确实在某种意义上她是最能够将会长的魅力表现出来的人呢……

会长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看向这边。

作为她最后的希望,我为了回应这份期待,径直面向会长。

「还是、把衣服多少露出来一些——」

「…………」

「嗯、就是这个了、小红!那才是疯狂的表情!」

突然会长的脸色变得十分可怕。在罪恶感的影响下,就算是我也认真地反省了。

「可爱的手办呢……。确实可爱是最重要的呢。至少也不想被称为『邪神』的呢」

「虽说要是弄出发狂的表情的话,好像确实会得到那个称号呢」

「再怎么说,我们也提出了好多还说的过去的主意了哦?你看像COSPLAY之类、有点微妙的表情之类、造型之类。可是会长、反正你对定式化的无法满足的吧?」

「呜」

面对面部僵硬的会长,我作为大家的代表说道。

「就算大家都是说着自己喜欢的内容在暴走,嘛也就是八分兴趣,其余的两成,也是建立在反正提出普通的意见也会被说『那种太普通了不行!』的基础之上的吧?」

「呜……可、可是」

「啊不、我可没有批评你的意思。只是说,这个会议再怎么说也难度太高了点。明明没有什么对手办很了解的人」

「或、或许确实是……」

会长的小脸涨得鼓鼓的。虽然大家都战战兢兢的,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特别是由于这是在学校里的,就算从头开始学习手办也太花时间办不到的吧。

就算会长再怎么孩子气,那点道理也是能够理解的,现在已经不再撒娇了。可是,脸上还是很不爽的表情。

嘛、就算是我们也不是不想把和自己相关的东西做的好一点。

「会长,打起精神来吧。尽管我们没有知识,可我们再努努力也能研究出来的」

「就是啊,会长。在乍一看很傻的意见之中,也会混杂着优秀的意见的」

「就算是真冬,这个极品家里蹲也不是白当的哦!虽说没有专业的知识,可是关于在视觉上抓住人的要点上,说多少都不成问题!」

「在这里就撅着嘴放弃了可不像小红你哦?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下去吧?」

听到大家的话语,会长渐渐地从发怒的表情中缓解下来,最后热泪盈眶。

「大、大家……呜、谢、谢谢……」

『(好可爱啊)』

借着会长向学生会全体道谢而缓和下来的气氛,会议再开。

从那以后,大家都开始正经地提出意见了。认真地讨论手办的事情……倒不如说,是处在正经地议论直到会长满足为止的一个状态。

也就是所谓的志愿者会议。扯来扯去直到会长满足为止。虽说或许也会得出些什么东西,可再怎么说,是以会长为目的的会议。

对、至少现在,大家是为了可爱的会长而行动。即便还有本来的学生会工作堆积着,即便今天本想早些回家,即便要将回去路上购物的预定推到明天,抑或是家中有想要玩的游戏。不管怎么说,当作是只为了会长这一点,就进行的这个会议也不为过。

……嘛,为什么我现在还要这样啰啰嗦嗦地、像是以会长的恩人自居地这样说明呢。真的是无论如何、无论如何,也想让读者们产生共鸣,这次的会议,是这样收场的。

总之,作为前提。

我们针对手办做了相当认真的考虑,在那里也相当诚实地应对着会长。虽然序盘或许是有点乱来,可后半段可是真诚地对待的。本想将这背景从头到尾娓娓道来可是


正在这状况之中。

总之,一句话……会长突然就撂下了这么一句话。

「啊、手办的会议,算了吧」

『…………哈?』

「因为嘛,再怎么说呢,不干这么多余的我不也很可爱吗?就是嘛!在这里的比任何人都可爱、都优秀、都惹人爱这点,才是学生会长吗!那种已经可以称之为『完成之美』了吧。嗯嗯。也就是说一开始就用不着多余地赋予什么特点嘛!」

「…………」

「嗯嗯、在我这个『老大』的面前,成员们那点小喽啰般的主意什么的都是渣!啊~~,浪费时间也要有个限度啊~~。好了好了,那、手办的会议那就到此为止,进入下一个议题――喂,啊咧!?喂、大家、怎么了!?为什么都无言地收拾东西啊!?哎、等、为、为什么完全无视我啊!?大、大家!?」

『…………』

「喂、喂………………真的回去了啊――――――――――――!」

『…………』

做出《会议未得出结论、无言地、无视小孩子、回家》这种作为故事、作为会议、作为人来说最差的结局,还望诸位读者仅就此次予以原谅,这是来自会长以外的学生会全体同仁发自内心的请求。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