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最终话~最初的一步~

「啊,红叶同学」

被同班同学搭话,我将望向窗外的视线缓缓地移回教室。整个班都漂浮着一种奇怪地紧张感,当然也包括向我搭话的同班同学。

但是我完全没把这些放在心上,以和眺望窗外的时候完全相同的,对一切都没兴趣的失神的眼睛看着她。

「什么事?」

「那、那个……我受到老师委托,正在回收昨天班会上发下去的资料。那个……」

「啊啊……给」

我取出放在书桌里的资料,放在她抱着的一沓资料上,再次向窗外眺望。但是,气息还没有消失。晃眼看看情况,发现那个毫无特征也不记得名字的同班女生还在那里。

「什么事?」

「啊……那、那个。这个……对了,红叶同学,今天放学以后我们班好多女生一起去玩呢……一起去如——」

「恕不奉陪了」

在对方还没说完之前拒绝了。班上的气氛比刚才更紧张了。这很明显是因为自己的态度吧,不过说实话,这都无所谓。要是以前的我,也还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吧,但是到现在……一切都很无聊。

她也不管被我抢先拒绝了邀请,依然站在我的面前……对了,想起来了。她的确是前几天才选出来的本班班长啊。虽然忘了她的名字。原来如此,班长大人在关怀不合群的同学呢。

…………

无聊。

我在她继续说下去之前,把话说死了。

「多余的关心,多管闲事,嘛,虽然还有很多想说的。对于你的好意,我姑且表示一下谢意。谢了」

「哎?啊,那个……」

面对困惑的班长大人……我带着对她背后的同学们牵制的意思,把眼睛眯了起来。

「所以说,如果你能总动员起你那伟大的好意,将以后『不向我、红叶知弦搭话』这件善行全力坚持到底,我会很高兴的」

只让嘴角露出了微微笑意。班上的紧张感,已经达到了顶峰。

「啊,怎、怎么——」

「…………」

也不理会她如何反驳我,我再次向窗外望去。数秒之后,不知姓名的班长大人走开了,班上发出了叹息以及针对我的一些抱怨的窃窃私语。虽然是闲话,也就是些小事。让他们对我抱有某种程度的厌恶感其实正好。被直接纠缠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碧阳学园入学后,大约两周。

总是独自发呆的我,对于自己从班上脱离这件事,是有自觉的。倒不如说,我是以此为目的而行动。

原因非常简单。我不想和人扯上关系。仅此而已。

我不打算说讨厌人类之类的高尚的话。

我仅仅是,疲惫了。仅此而已。不仅是对人。恐怕,是对所有的一切。

在我来到这所学校的不久以前,也就是中学时代,我在人际关系方面犯下了大错。

当时的我明明是打算采取尽可能的最好办法,结果一切都事与愿违。可以说那是对于我自己,也对于对方,都是最糟糕的结果。

尽管如此,就算我能穿越时空回到当时的我,我也不认为我能做到什么。看着如今自己这副狼狈相,虽然对当时的行动失败了这件事丝毫没有怀疑的余地,但是想着到底该怎么做才正确的时候,我直到现在还没有答案。

不对,无论走哪一条路,当我这个人和她那个人的命运发生交错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吧。

再也不想拥有那样的回忆了。人们也许会咒骂这消极的决心。也许会嘲笑我的懦弱。

但是我……不管有多么可耻、无论谁如何看待我,我都不想与人深交了。

凑巧的是,人心之间的距离,貌似正好就是两只手臂的距离。

如果仅仅是一方伸出手,就绝对不可能够到。就算双方互相伸出手,哪怕方向稍微偏了一点,就不可能交汇。

所以我决定不再向任何人伸手,而且回避伸过来的手,就这样生活下去。

于是一切都很顺利。我从前就擅长揣摩他人行动并从中操作。尽管中学时代的那件事事与愿违,但吸取了那次教训,如今已经不会再有事情超出我的预测了。

……除了那一个。

「红叶同学、红叶同学!我听说了哦!为什么不一起去玩呢!?为什么!?有什么预定么?那种事情推到明天就好了嘛!一起去玩吧!」

「…………」

没有察觉到缠绕在我周围的气氛和班上的气氛,像小动物一样吵吵嚷嚷的少女一个劲儿地凑了过来。我深深地叹息,看着班上同学,然后以更冰冷的视线望着她,威压道。

「……我有无论如何都推不开的事情的。你能不能不要管我,樱野同学?」

即使我用会使其他人流着冷汗逃走的锐利视线盯着,但是她……我唯一无可奈何地知晓名字的同学、樱野栗梦的头上浮现出「?」符号,发着呆像小孩一样歪着脑袋。

「是这样的吗?是什么事情?」

「我为什么连这些事情也必须对你说呢?」

「还用说嘛,因为我们是朋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我是什么时候和这孩子成了朋友了。回想起来,这位不像高中生的少女从第一天就是这样。就仿佛世界以自己为中心在旋转似的,无论是谁都会去毫不在乎地搭话,完全不考虑对方的情况就把活动应塞给别人,却一个像样的重要计划都没能顺利的树立起来,最终总是被周围的人相助,露出「哎嘿嘿」傻乎乎的表情。


无计划、无能、无邪、无关照且无客气……什么都没有,简直就像只学会了说话的任性的婴儿一般,是个对我来说完全无法理解的人种。

于是这位无忧无虑的少女,似乎对同为少女却总是不和大家一起玩的我抱有莫名的关心,这已经不是多多地关照的级别,而是把只能算作是添麻烦的要求强加在我身上的地步。

我受不了与她那过于直率的眼睛直视,移开了视线,回答道。

「是么。既然你说是朋友,那你能不能不要强迫讨厌游玩的我呢?」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可能存在讨厌和朋友一起玩的人呢!」

「还真是随便的价值观呢。不喜欢和友人一起玩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存在的吧?」

「啊,你说我是友人了!哇~!朋友朋友!」

樱野同学蹦蹦跳跳地握着我的手……就算是打算旁观一切封闭内心的我,也对此烦躁起来了。答非所问也该有个限度吧。没办法,我降低等级和她说话吧。

「以你的理论来说……是这样的。我和你本来就不是朋友关系,所以就算一起玩也不会开心的。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那就一起来玩然后做朋友吧!这样做一定会很开心的!」

「…………」

再反驳她就像傻瓜一样了。我断定她是完全不能认真交流的人,决定彻底无视她。望向窗外。

「嗯?怎么了?啊,难道说有幽浮(UFO)在飞!?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喂、你啊、你怎么从书桌上探出身去!喂,内裤不都露出来了吗!」

樱野同学贸然从我的书桌上向窗外探出半身,想要看看天空。我慌忙压住她的短裙,防止演变成内裤在班上同学面前大公开的事态……话说,为什么我会做这种……臀部在眼前露出来,不假思索地就把它盖住了。

但是樱野同学似乎对这件事完全不在意,找遍UFO之后,从桌上下来,一个劲儿地对我抱怨。

「红叶同学这个大骗子!根本没有UFO哦!」

「啊不,UFO什么的我一个字都没说过吧?我只是在望天而已」

「为什么?」

「你问为什么……发呆望天,也没什么问题的吧?」

「红叶同学喜欢望天吗?……明明也没在住院的?」

「哈?住院?」

已经完全不明白这孩子在说什么了。毫无逻辑也该有个限度吧。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总而言之,比起和你说话,望天还更有意义」

「你这是在说谎。红叶同学身体不是不错吗?」

「哈?都说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身体好就不能望天吗?」

「嗯」

我不禁对没有丝毫犹豫点头的她不知所措。恶趣味竖着耳朵偷听的其他同学,也对樱野同学意义不明的发言苦笑。

我已经开始头痛了,决定「好好」地随便应付这小孩。

「那我就不望天,决定呆呆地看风景」

「那也不行哦。因为红叶同学很健康呢」

「……抱歉,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能理解」

「为什么?红叶同学和我都能走路吧?能跑步吧?能去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说话吧?那为什么总是望天、看风景呢?」

「能做的事情就必须全部都去做吗?我还能挥舞刀子无差别地伤害别人呢,那这种事我也必须做吗?」

说实话我相当的烦躁。毫无考虑地将恐怖的例子扔向了纯真的少女。但是她完全没有害怕,回答道。

「那种不快乐的事情不做也可以哦。但是,开心的事情不多做一些是不行的哦!」

「这到底是谁的标准?也许你还不知道,我倒是很喜欢虐待别人哦。看到别人痛苦的样子,我感到很愉快哦」

我冰冷地微笑道,不是樱野同学,而是整个班都吵吵嚷嚷起来……实际上,这也许就是我的真心话。这是中学时代的反作用吧。我从那时起一直以自卫压制住的真性情,最近再次冒头了。我的言语中包含着比平时更强的寒意。

即便如此,她似乎也完全不介意。

「是吗?那你欺负我也可以哦」

「……哈?」

这孩子说什么呢。面对呆住的我,樱野同学以一如往常地笑容回答道。

「因为红叶同学这么做会快乐吧?那么欺负我也可以哦。我和红叶同学欢闹也会感到快乐。就这样,做朋友!」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

渐渐地,我对这孩子纯真的笑容感到害怕。同学们似乎都只是感觉到了「樱野又在说些奇怪的话」,但是……我压制着不让寒意震动肩膀。

毛骨悚然。

我不禁有这样的感受。还以为她只是纯真地微笑、友好地向别人搭话的大大咧咧的少女。但是……我现在从心底觉得这孩子的笑容很难受。这是怎么回事?纯真什么的,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孩子很扭曲,这很明显。

「…………」

「怎么了?红叶同学?」

<叮~咚~铛~咚~>


话还在喉咙里的时候,宣告休息时间结束的铃声就响了。

樱野同学「哇哇,得赶快准备教科书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地慌张起来,嗖地返回自己的座位。同学们也认为我和樱野同学的攻防已经结束,各自去做准备,紧张感什么的稀里糊涂地就烟消云散了。

…………

从樱野栗梦的笑容中感觉到的那种「难受」,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我也不清楚自己被她的什么镇住了。

实际上,迄今为止的两周内,虽然以旁观者的身份看不知有多少次认为她是个「烦人的家伙」了,但是像这次一样毛骨悚然的经历还一次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啊。

「……执念?」

独自嘀咕,一边看着坐回座位上的樱野栗梦。笔盒丛书桌上落下,里面的文具散落一地,樱野「哇呀~!?」一声泪目了。

……想太多了,么。

一直说着不要和别人扯上关系,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追逐着她,我不住地摇头。

毫无关系。

无论樱野栗梦这位少女是怎么样的存在,我只要随随便便应付她,这就行了。

根本没有深究下去的必要。

老师走进教室开始上课,我再次透过窗户望天。很遗憾的是,今天也是万里无云。

「红叶同学,一起回去吧!」

刚放学没一会儿,樱野栗梦还是一如既往地提出白痴的邀请。

我拿起自己的书包,从她身上移开视线回答道。

「你不是约定好了和班里女生去玩的么」

「啊,忘记了」

「……骗人的吧?」

休息时间还一个劲儿地邀请我,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正当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时,樱野栗梦做出了更令人吃惊的举动。

「小佳代、小佳代!」

樱野同学向最初来邀请我的人……班长搭话。然后——

「我今天要和红叶同学一起回家,游玩就别算上我了呢~!」

「啊,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明天见,樱野同学」

「嗯,明天见——」

「给我稍等一下」

「哇呀~」

我抓住幼小的樱野同学的衣领,把她拽过来。

「你自顾自地说什么呢?」

「呜喵~,放开我,放开我。这样就好像我是小孩子一样啦!」

「哎呀,实际上就是很幼小吧」

要是放开手忙脚乱挣扎着的樱野同学反倒会很麻烦,我于是就这样继续拘束着她。

「是谁、在什么时候、说要和你一起回家了?」

「红叶同学今天要和我一起回家」

「为什么?」

「因为红叶同学说要和我一起回家——好痛好痛!不要扯我的呆毛!话说我可不是呆瓜哦!太失礼——好痛痛~!对不起!」

「还真是够忙活的孩子呢」

又是装傻又是叫痛又是自我装傻即兴吐槽又是叫痛又是道歉的……有点意思。

「总而言之,我不记得和你约好要一起回家」

欺负得太过分了睡醒后会不舒服,于是我就放开她的衣领,樱野同学「呜~」地摸摸头,不知为何「嗯哼」地挺起胸膛回答道。

「放心好了!我也不记得做过约定哦!」

「你这种人的精神构造,某种层面上更让人感到不安了」

「那一起回去吧,红叶同学!」

「哦哦,这样吧。那樱野同学,我走出教室之后,请数到四万再追上来」

「明白了!一、二……」

接下来,今天就赶快回家看前些日子借的血腥电影吧——

「三……话说这太长了!要数这么多的话,就不能一起回家了哦!」

「啊啊原来如此,你能察觉到这种程度的违和感呢。有点小聪明呢」

「你说得太过分了哦!红叶同学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啊!」

「坐在楼梯上不动的集团、ラン〇スタ、看完的DRAGONA〇E、通知Guest、中BOSS、废弃自行车、朋友推荐的硬要借给我的DVD、自制心、良心」(ラン〇スタ是什么没查到,抱歉……DRAGONAGE,是富士见书房的漫画杂志,学生会系列的漫画版连载于此)

「要是我碍事你就直说好了!话说,认为自制心和良心很碍事可是不行的哦!」

「那么,樱野同学,请多保重。没问题的哦,你一定能够做到底的。要是发生了什么,到那时我一定能帮上忙的」

我优雅地微笑道,想要离开那里——

「为什么要像到终盘就不会再次登场的配角一样地离开啊~!等等我啊~!呜~!」

樱野同学泪目着紧跟了上来……烦人的孩子。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跟踪狂新人?」

「不是的!我仅仅是单方面地强加善意、随便提出异常的主张而缠着你的善良的小市民哦!」


「人们确实称之为跟踪狂」

「总之,一起回去吧?」

「不要」

「不要」

没想到拒绝被拒绝了……对了。对这孩子来说,常识性的理论是行不通的。

我手扶额头,苦恼了一阵之后……我重新想了想,总之,与其在这里平白浪费时间,还不如带着个跟踪狂回家比较明智。我无奈地决定让步。

「……我明白了。那就一起回家吧,樱野同学」

「真的!?太好了!这样就又有朋友一人GET了哦!」

「哎呀,不会让你GET的」

「呵~呵~呵……只要两人独处了,就是我的天下了……」

「樱野同学。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你现在非常像某个人。在以后的时间轴上应该会遇到的某个人」

「?既视感?」

「倒不如说是未来视……啊不,没什么」

不好。连我都说了奇怪的话。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打乱我所有步调的樱野栗梦的错。

我叹了口气,也不管樱野同学做准备什么的,向教室外走去。

「等等我啊~红叶同~学」

完全无视似乎跟不上我步行速度的樱野同学,急着往前赶路。

但就在差不多走出校门的时候,小步跑赶上来的樱野同学紧紧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走得太快了嘛,红叶同学……呼~」

「我认为只是你太慢了。还有,如果不愿意可以不用跟着来——」

「才不是不愿意呢!没关系!之后就紧紧抱住红叶同学的手臂一起走的啦!」

「你那么做我不愿意」

……很麻烦,不过被盯上了呢。我明明都无时不刻地张开着拒绝光环的,为什么她就是不能不管我呢?不明白她的感性。

通过紧紧搂住我的手臂而成功降低步行速度的樱野同学,就这样在我身旁走着,看向我的脸。

「那个那个,红叶同学,很开心呢」

「完全不是」

虽然我觉得无所谓,但是由旁人看来,我们完全就是百合情侣呢。感觉这孩子完全不知道与别人的距离感的计算方法。

「那个那个,红叶同学,之后要去做什么?」

「什么做什么,当然是回家了。难道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吗?」

「哎!马上就回家什么的也太浪费了!明明也没有社团活动的!」

「我倒是觉得和你一起虚度光阴才是浪费」

「哎嘿嘿,人家害羞了啦~」

不知为何她把这当做是夸奖了。真是无法交流的孩子。不过既然如此,我只好将我的做法贯彻到底。

之后我不接受樱野同学的所有绕道邀请,直接向家走去。虽说坐公交回家在时间上更快一些,不过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想和樱野同学紧挨着坐在一起回家,今天就只能走着了。

大概走了十分钟,我的右手突然变沉。看了看,发现紧紧搂住我手臂的樱野同学完全把体重压在上面了。这小姑娘……

「既然这么疲惫,就完全没有必要勉强陪我一起回家啊」

对于我说的话,樱野同学只是歪着摇摇头,表示拒绝的意志。

「就、就要一起回家嘛!」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朋友!」

「…………」

还是老样子,随随便便的主张。我非常吃惊。不过……

「……哈~……哈~」

「…………」

看来她真的很难受。额头冒汗,呼吸混乱。

……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紧紧搂住我的手臂,而且这十分钟不停地和我说话,还走得比平时要快,这些动作比想象中的还累人吧。她今天比平时还能闹,或许这也是原因之一吧。

我在道路前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没有任何人的儿童公园,于是无言地向那里走去。然后来到长椅前,樱野同学发愣般地抬头看我。

「那个……红叶同学?这里是红叶同学的家吗?」

「真失礼呢。我也是有好好的家的」

还是老样子,完全不懂察言观色的孩子……嘛算了。我粗暴地坐到长椅上,从书包里拿出读到一半的小说,翻开书页。

「难得的好天气,今天就在这里稍微看会儿书再回家吧」

「嗯喵?是吗?那我也一起坐!」

「……请自便」

也不知道有什么开心的,樱野栗梦坐在我的身旁,开始啪嗒啪嗒地跺着脚哼起歌……这孩子真的是同年级的吗。

浪费时间就有点傻了,我如刚才所宣言一般,开始埋头看小说。

过了三分钟,也不知道是缓过气来了还是不好打发时间,樱野同学停止了哼歌,向我搭话。

「呐呐,红叶同学,你在看什么呢?」

「……这和你无关。请随便想象」


「喵?那……那个……红叶同学,我认为光天化日之下干那个还是有点……」

「你在想什么呢啊!」

好像事与愿违地受到误解了。没办法,我还是说实话吧。

「推理小说哦。我很喜欢不在场证明了啦诡计了啦,杀人了啦拷问了啦」

「拷问是推理小说必不可少的要素吗……」

「啊啊,那我订正一下。我很喜欢登场人物全都会不幸的小说」

「嗯,总觉得不想听到这样的订正呢」

「是吗?那我就继续看书了」

说完,我又开始以眼睛追逐着印刷字。那是发现第三具尸体的场面。在第一发现者的妇人的叫喊声下,相关人员都一起聚集到房间里……虽然我说喜欢,但并不是很有趣。集中力不能持久。

想着差不多该再次踏上回家的路时,樱野同学却突然说出毫无关联的话。

「红叶同学和我很像呢」

「…………」

听到这句话,我啪地合上小说,然后——

「好洞洞洞洞(好痛痛痛痛)!?红、红叶童鞋(同学)、好洞、好洞!」

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顺手拉着樱野同学的脸颊向两边扯去了……哦,这孩子意外地能拉很长呢。光滑的皮肤触感不错,像棉花糖一样拉长,还挺有意思的。

「好洞哎!好洞啊!住叟啊(住手啊)!住叟哎、红月(叶)童鞋!」

「你说谁和谁很像?」

「所也色(所以说)、红月童鞋、和饿(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樱野同学。好好说话」

「我喵扯着脸呀哦」

「哎?什么?你说『我脸蛋的弹性可不仅如此哦!』?你太有自信了,樱野栗梦」

「我喵那喵说!」

「我感动了。看在你心意的份上,我就再加上回转运动吧」

「呜喵、呜喵、呜喵、呜喵、呜喵」

最终樱野同学开始发出全自动洗衣机般的声音!这什么呀,太有趣——咳咳!不、不好。我似乎开心过头了。

稍微反省了一下之后,我放开樱野同学,她按着脸颊,气势汹汹地朝我撒气。

「这是欺凌!这已经可以作为高中生活第一次受到欺凌,记录在我的『每日绘画日记』里了!」

「啊啦,在休息时间时,你不是说过『欺负我也可以』什么的么?」

「那件事和这件事完全不是一回事!欺负人的时候,是一定要每次每次都取得被害者的同意之后才可以的!」

「那已经不能算是欺负,而是类似『女王大人与仆从』的关系了吧?」

「总而言之,以后没有我的许可,禁止『玩弄我的脸颊』!」

「……好吧,就这么办吧。回到刚才的话题,你说谁和谁很像?」

「哎?说了什么来着?海〇小姐里出现的『鳗〇先生』、和龙〇Z中的『沙○』的声音很像,是在说这个吗」

「那已经不能说是像而是里面的就是同一个人……话说,不是若〇先生的事情。你不是说过你和我很像之类的话吗?」(《海螺小姐》中的鳗鱼先生和《龙珠Z》的沙鲁,声优都是若本归夫)

「啊,嗯!我和红叶同学,非常相像呢——痛呜喵!禁止喵扯我的脸蛋喵——」

「给我闭嘴。你没有拒绝权」

我淡漠地拉扯她的脸颊。但是她泪目着反驳道。

「怎喵这呀,太粗啵了(怎么这样,太粗暴了)」

「你装什么可爱啊?我可是真的生气了」

「不就是因喂红月童鞋在扯着喵的脸吗!(不就是因为红叶同学在扯着我的脸吗!)」

「真是的,如果你以为笑呵呵就会是一切都得到原谅,那就大错特错了!」

「太呼讲哆哩了!(太不讲道理了!)」

本来就无法成立的交流,现在真正崩坏了,我不得已再次放开她。面对喵喵对我抱怨的樱野同学,我一句「Shutup!」让她住嘴,恳切地说道。

「听好了,樱野同学。我与你的共通点,大概只有同为人类雌性这一点哦。你说我们很像,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才、才没有这样的事呢!那个呢,头脑聪明了啦、身材高挑了啦、很成熟了啦、nicebody了啦、还有其他——呜喵、呜喵、呜喵、呜喵」

「给我闭嘴,洗衣机。你对于自己的认识是不是太奇怪了」

「呜~……完全不遵守玩弄脸蛋禁止命令呢……」

对着抚摸着脸蛋的樱野同学,我以严厉的视线望向她。

「总之,现在立刻给我收回那句话。我与你的相似之处,一个也——」

「但是但是,特别是『胆小』这点,我们一模一样嘛!」

「…………哈?」

面对她的指摘。

不同于之前开玩笑般地愤怒……有些更黑的感情从内心深处浮了上来。

我也不去玩弄樱野同学的脸颊……只是,以包含着前所未有的冰冷的视线盯着她。就连发出这股冰冷的我自身都感到寒冷一般的,冷彻的视线。


尽管如此,但她却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

「红叶同学就是和我很像嘛!绝对!绝对是这样的嘛!」

不对,岂止如此,她对于改变气氛的我完全没有反应的样子……这已经不仅仅是有胆量这个级别的事情了。再次从她身上感受到,休息时间时感到的「难受」。

对着她第一眼看上去天真无邪的眼瞳,我凝神回看过去。然后……我发觉了。

这孩子的眼中。

似乎在看着我,但是什么都没在看。

不对,虽然从物理层面来说是在看着我,但是她的心完全没打算接受我的任何语言和行动,可以这么说吧。

「红叶同学很害怕交朋友吧?是这样的吧?是吧?」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到是我被镇住了。明明刚才还闹腾得都出了少许汗水的,现在却是以完全不同的意义,汗水从额头上冒出来。

这哪里是天真无邪……完全就像机器人一样无垢……我对她那过于无垢的眼瞳感到恐怖。

从几天前就和她完全无法进行交流的理由,现在我理解了。

这孩子。

第一眼看上去天真无邪、活泼、欢乐,像是在Enjoy着高中生活的这个孩子。

实际上,还没有向任何人,敞开自己的心扉。

站在那里的……就好像只是在忠实执行程序设定好的事情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

非也。是将感情扼杀了的存在。

那简直就是。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

的确就是,现在的我。

「红叶同学,很可怕我明白的哦?交新朋友很可怕吧。非常可怕哦。可能会被拒绝、会被否定、会被伤害」

樱野同学就像被什么操纵了似的,一个劲儿地向我逼近。她的连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笑容。但是……这……是什么呢。

「但是呢、但是呢!我们不可以害怕哦!不向前进是不行的!如果、如果不这么做,是交不到朋友的哦!」

她以无心的动作,紧紧地握着我的手。

「…………」

啊啊,不爽死了。肤浅。实在是过于肤浅的理论。连说都不用说。我正是早就知道了这些事情,我才选择了现在这样的自己。别说得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区区一个只有两周交情的同班同学而已!

你知道些什么。

你对于,和重要的人最终只能互相伤得很深的人,又知道些什么。

何等令人不爽的家伙。

何等肤浅至极的家伙。

何等强迫别人的家伙。

何等……

何等、一脸悲伤的家伙。

「红叶同学,所以我们交——」

「已经够了」

「嗯!?」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把她的头紧紧地抱在我的胸前了。于是她就像脸蛋被玩弄时一般,一个劲儿地乱闹。

「哇、哇哇、什么?哎、哎?红叶同学?哎?」

就像在程序驱动下动作的机器人一样,似乎对超出预料的事情相当疑惑……对了,她令人「难受」的地方,是因为真正孩子的部分,和微妙地扭曲了的孩子的部分混合在一起的缘故、原来如此啊

我在这种不知道想要做什么的状态下,回过神时,已经在摸着她的头了。

「我问你啊……樱野同学。朋友,是就算硬来也要交到的么?」

对于我的问题,樱野同学果然如我所料般地强烈地反驳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哦!不交朋友可不行哦!不交好多、好多、好多!很多、很多、很多!的朋友是不行的!」

「为什么?」

「还问我为什么!那、那样会更快乐,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如果不这么做,学校生活什么的,都不愿意过了!更、更重要的是,这是约定!」

约定,我不是很明白这个词语的意思。只是……总觉得,她激动起来了……在已经可以称得上执念的感情的作用下,将「交朋友」这个目标完全优先这件事,传递了过来。

是啊……这孩子确实与我相似……不过虽说如此,实际上完全相反。

一个人,拼命地交朋友。

一个人,拼命地不交朋友。

……何等滑稽。要是这样,从一开始交流什么的就不可能成立的。

「哼哼~」

「?你、你在笑什么,红叶同学!我、我还没发表我的拿手模仿『假如哆〇A梦是猫型机器人的话』呢!」

「那个绕了一圈崭新的模仿对于你像是定则什么的先放在一边。我笑的是,怎么感觉我那么白痴了」(『假如哆啦A梦是XXX的话』是常见的创作,当然不包括会长所作的这个,因为哆啦A梦就是猫型机器人不用假设)

「?」

我轻轻地放开一点紧抱在胸前的樱野同学的头。然后,看着她含着些水分的眼睛,我……决定问她一个问题。

「我问你,樱野同学」


「嗯?什~么?」

面对呆呆地歪着脑袋的她。我……把一个从她那里不像是能得到正经回答的……但是又不能不问的问题,抛给了她。

「即使……即使最后不能互相理解,于是只能互相伤害,朋友……即便如此也是必要的么?」

这是我与奏之间的事情,我一直都烦恼着……不过,应该不会得出答案的命题。

所以,说句实话,就算问这么孩子气的少女,反正「那也还是有朋友比较好」「这不能一概而论」之类的暧昧的回答也是里所应当——

「当然是必要的啊!」

「…………哎?」

实在是过于「不像她」的气势汹汹。我一瞬间僵在那里。

樱野同学抓住我的肩膀,以蕴含着以前从未有过的坚强意志的眼睛……丝毫没有刚才扭曲的执念的纯粹的眼睛……从她的心里发出的话语,如同投掷一般倾吐了过来。

「即便是对方完全不给我了解,相遇变成了受伤!即便……即便以非常悲伤的方式分别!我……我还是觉得能和杏子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正因为与杏子相遇,才有了现在的我!那句话…………!不要!『朋友没有必要』那么悲伤的话不要在我面前说第二次!就算是是红叶同学,我、我也不会原谅的!」

樱野同学留下了眼泪。

……说实话,内心极度冰冷的现在的我,不明白她流泪的理由。不仅如此,我还抱着「在这种通常的对话中哭泣,就像傻瓜一样」这种感想。

但是。

奏。

我也,像是傻瓜一样。

这样的、这样的、小孩的……一无所知的小孩的、简单的、话语。

我也认为,我和你的邂逅决不是白费的哦。

我也实在是为自己的单纯而目瞪口呆。一直烦恼着的事情,竟然因为樱野同学的话语轻松拯救的我,实在是太可悲……也太可笑了。我不禁偷笑,然后她似乎很恶心地看向我。

「……红叶同学,真是让人看不懂呢」

「啊不只有这件事绝对不想对你说」

断然反驳后,樱野同学「呜~」地似乎很害羞地畏缩着。难道说,也许是在为刚才的感情用事而后悔。

…………

「那个,樱野同学。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哦」

「哎?哎……哎哎!?这、这太出乎意料了!没、没、没想到居然会被红叶同学告白……」

「告白什么的……嘛算了。你怎么看呢,樱野同学」

「怎、怎么看什么的……这当然好了啊!哇~,于是红叶同学也是朋友了!做到了呢!又有一位,GET!」

樱野同学从长椅上站起来,举起并不存在的精〇球,很开心。

我看着如此如此的她,补充说道。

「啊啊,这样,对我来说……也对于樱野同学来说,交上了高中最初的朋友了呢」

「嗯!……嗯?」

对我的话歪着脑袋的她。数秒后,似乎终于察觉到了违和感,回头看着我,大声吐槽道。

「才、才不是呢!在同学中我已经有很多朋友了啦!红叶同学只是三十号左右的朋友啦!而且对待等级大概和〇泥差不多啦!」(臭泥,来自口袋妖怪,No.088)

「对于刚成为朋友的人,你那种说法算什么……算了。总而言之,我是你的……没有伪装的『真正的樱野栗梦』的最初的朋友了」

「真正的……我?呜喵?那个……你指脱了之后就是『火爆身材』的我?」

「我觉得那完全是幻想中的樱野栗梦……我问你,樱野同学。对你来说,朋友是什么?」

「是、是什么……那个,一起聊天、一起游玩的人……啦」

「那你刚才提到的叫做『杏子』的人,也仅仅是『一起聊天、一起游玩』的人吗?」

「!那、那是……」

樱野同学的脸僵硬了。

我……作为她真正的朋友,决定给她最初的忠告。

「对你来说,所谓的『交朋友』,是要增加仅仅一起聊天一起游玩的人吗?你所说的『杏子』,就是这种程度的人吗?」

「不、不是!不是的!杏子是……杏子是!」

「是么。那现在的你所做的事情,算什么呢?」

「现、现在的我?我……我……」

说到这里,樱野同学沉默了。发着呆,就好像迷失了什么似的,孤单站在公园里的少女。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有着扭曲的虚张声势和积极性的「樱野栗梦」了。

只是一个,拼命地振作着如果既不依赖着约定、又不鲁莽行动的话眼看就要屈服的心的,柔弱的、纤细的女孩子。

正因为如此。

正因为如此,我……作为「真正的樱野栗梦的最初的朋友」,站了起来,从她的身后温柔地抱住了她。

「红叶……同学?」

「那个,樱野同学。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的情况。你也许是为了某个约定而不得不努力。但是呢,樱野同学。以『不是你的你』交上的『不能称为朋友的朋友』,那个约定算得上是实现了吗?」

「……我……认为……不是。我认为杏子……说的……不是那种事情」


樱野同学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强硬,不安地紧握著拳头,低语道。

「但是……我……不、不明白啊。因为我……我,再这样下去,是交不到朋友的——」

「没那回事哦」

我坚决否定了。

「实际上,我对假装的你是没有兴趣的。我是被真正的你吸引住的」

「啊,我知道的!你这种的,是叫做蕾丝吧——好洞洞洞!好洞!好洞啊!噗要扯喵的脸」

「就算是本性,你这种毫无顾虑之处,说实话我要想办法解决一下」

「呜、呜~。我也认为该想办法解决一下红叶同学的暴力之处……」

「……但是呢,樱野同学」

我在这停了一拍。然后,决定对这个本性上非常有魅力的孩子……认真地对她说。

「我认为真正的樱野同学,一定是个『只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

「————」

下一瞬间。

从樱野同学的眼中,又再次落下了一串泪珠。说实话,我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让她哭泣,不禁慌张了。

「哎,那个,哎,稍等,樱野同学,抱歉,我没打算说什么伤害你的话?抱歉,那个,我一直没有认真去对待别人,所以我也不怎么会照顾——」

「嗯嗯,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红叶同学……嗯嗯」

如此说道,樱野同学离开我的怀抱,回过头来。手指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以我初次见到的「真心的笑容」,告诉我。

「我,在高中交到的第一位朋友是知弦,非常、非常地高兴哦!」

「…………」

「?知、知弦?怎么了?啊,突然用名字叫你,你生气了?」

可。

可。

可。

「可爱极了啦太可恶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喵————————!?稍等、知、知弦,你、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在我的怀里蹭我的脸蛋!?果、果然知弦是、蕾、蕾丝、蕾丝边——」

「不管了就这样吧!」

「就这样!?」

「啊啊,樱野同学、樱野同学……不对,栗梦。啊不对……」

这、这、这份可爱,不对是怜爱,只是叫名字什么的已经不能满足了!最初的朋友?不对!这已经是……这已经是、我的、宠物了!对了,宠物!玩赏动物!既然如此,这已经,必须给她起个名字呢!

那个,因为叫做栗梦(KURIMU)……crimson(绯红)……有点中二病,而且不可爱……绯红……也就是红。红。小红。小红?哎、哎呀,我这是怎么了。起什么不好,偏偏起了奏给我起的外号,这样的——

「怎、怎么了知弦?嗯嗯地念叨着……啊,头痛吗?那个,那我摸摸、摸摸、摸摸——」

「就决定是小红好了————————————————!」

「什么!?这是什么!?知弦!?」

「我蹭我蹭、我蹭我蹭。啊啊,这个脸蛋,能不能取下来带回家呢……」

「喵!?总……总觉得最初的朋友是个猎奇的『蕾丝边』啊————————!哇——————嗯!杏子——————————!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也许非常讨厌啊——————!呜哇——————嗯」

「哈~哈~,小红真可爱,哈~哈~」

就这样。

她……不对,是我们,在这一天,走出了第一步。

追记对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知弦成为超S和超变态的第一步啊……

樱野栗梦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