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回想3

「难道说……哪里……不舒服吗?」

小栗来了,看到我不能像往常一样坐起身,她的脸上露出很不安的表情。

我还给她一个微笑。

「没有啦。你看,不是在打新的点滴吗?要打这个,不好好躺着是不行的。」

骗她的。不过小栗好像松了一口气,露出安心的笑容。

「这样啊。真辛苦呢」

小栗说着,和往常一样坐在椅子上。我回了一句「是啊」。

「虽然之前也说过,这只是为检查而住院,我还活力四射呢」

「我能明白的!我也是,星期天还会早起嘛!一个意思吧?」

「嗯,是一样的」

我笑了,小栗也跟着笑了。……太好了。现在,来探病的人中,能露出这种笑脸的,只有她一个人了。那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存在。

实际上,为检查而住院也不全是说谎。起初……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跌倒的状况频繁出现之后,这种身体的一部分使不上力气的病,是个谜。虽然会引起这种症状的病有好几个,但是针对它们的治疗方法却完全没有效果,症状本身也被认为是「超出了细微的个人差异」,貌似和之前的病例有差异,就这样连个准确的病名都不知道。

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也有些诡辩的意思,但也不是不能称之为「为检查而住院」吧。

小栗好像完全相信了我的话,今天也开开心心地报告一天所发生的事。

「今天呢,在体育课上打了垒球哦。一直念着『球千万不要过来啊~』防守外野,结果球真的没有来!总算放了心呢」

「垒球吗……这么说来,不加上入院期间,也许久没打了」

「是这样吗?话说,杏子擅长体育吗?」

「…………。……咳咳。咳、咳。摇摇晃晃」

尽全力的表现身体极其虚弱——

「不擅长呢」

一惊。

「不、不是的。只是身体虚弱而已。绝对、绝对不是什么运动白痴」

「不是刚说的为检查而住院吗……」

「呜。不、不是没办法吗。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

「话是那么说……顺便问一下,杏子擅长做什么?」

「哎?…………。…………」

把脸从小栗转向别处。小栗好像悟到了什么似的小声嘀咕。

「……杏子、和角色相反内在出人意料笨拙呢……」

「什、什么叫和角色相反啊!文静的女生都一定要聪明优秀才行吗!」

「没、没有那么说……好像很遗憾呢」

「呜……」

从以前开始就经常被人这样批评。住院之前的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看小说,或者出神地仰望天空。但是从同年代的孩子眼里看来,大概我的行动很像大人,我的能力被人随便地夸大评价了。

就像非常了解我的一位朋友曰,在我身上能感觉到「在动作片中,装腔作势地出场的幕后人士由于种种原因很轻易就退场的遗憾感」。何等失礼的评价啊。但是……也会觉得说中了要点。

我想起这些事情叹息的时候,小栗突然挺胸说「好!」。

「那么,就让我来帮杏子找优点吧!」

「是、是吗?那太高兴了。请务必帮我找一下」

「是啊——。首先杏子是……」

「…………」

「…………」

滴、答、滴、答,时钟的声音在室内回响。我微笑着等待我的优点,然后小栗说——

「啊,都已经这个时间了。那么,我得去进行泛用人型决战兵器的模拟战斗了……」

「给我等一会儿小栗」

我把想要站起来的小栗制止住。小栗的小脸蛋在抽动,看着这边。

「呜。对不起。这种时候,我不知道要表现出怎样的表情才好」

「我认为只要哭着求饶就可以了」

「啊呜,这时不是应该说『我认为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吗!?杏子好可怕呀——!」

「这是当然的吧!而且小栗本来就坐不上Evan○elion吧!」

「没、没那回事哦。别看我这个样子,也是第一亿名的适合者哦。」

「看来世上的人们都能用助力乘上EVA了吧!切,那种理由随便啦!快,给我坐下!」

「呜呜……」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对重新坐好的小栗说道。

「……小栗。我就那么一无是处吗」

「没、没有那种事啦!即使是杏子……我想即使是杏子这种人,也有很多优点哦!」

「唔,刚才好像被轻轻地渺视了一下,就当是小栗一贯作风把日语弄错了吧。那么……我的长处是?」

「呃……那个……」

小栗的视线从我的身上渐渐向下,貌似是在注视着我的床,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了头。

「对、对了!床!杏子一直在床上,所以是床的行家!也就是说,杏子是『床上高手』!」


「咳!」

我不由得呛了一下。小栗把头靠过来,天真烂漫地问「还好吧」。这……这孩子,在自信满满地说些什么呢。她好像还不太理解「床上高手」的意思,一个人「嗯~嗯~」地点头。

「对呀。杏子优点的总计有两个!『姓氏罕见的床上高手』!这就是,栗花落杏子的全部啊——!」

「小栗小栗,太令人吃惊了。到现在为止与病魔斗争的痛苦生活都没能屈服我的钢铁之心,这一瞬间,完全被打粉碎了」

「怎么了?杏子知道自己有了优点,不开心吗?」

「嗯,你怎么会以为我会为这优点而开心啊。……可以的话,想要其它的优点……」

「嗯——……。要说杏子的优点,我想,之后就只剩下有我这么一个朋友这件事吧?」

「我的人生到底是什么啊!」

「杏子,不能挫败给病魔啊!」

「刚才的台词不是因为败给了病魔啦!」

我用尽全力吐槽、叹息,小栗好像哪里不满意的样子宣告。

「不过杏子是、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的、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哦?」

「啊」

这个善意来得太直接太突然,让我不由得脸红了。

小栗没有在意,接着说了下去。

「能让我有这么幸福、这么快乐感觉的只有杏子嘛。所以,杏子只在这一点上,就是非常厉害的人」

「呃……是、是这样吗」

「?杏子?」

轻轻地歪着脑袋用滴溜溜地眼睛注视我的小栗,我不由得移开视线。

小栗,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什么呢这种心情!百合!?是百合吗!?是这样吗?栗花落杏子!啊啊,真是的,好想带回家啊!现在这个病房就相当于我的房间,所以可以说我已经带回家了!

真是的,小栗这么可爱居然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朋友,实在不敢相信——

「…………」

「杏子?从刚才开始怎么了?」

「…………啊,啊不」

从心醉神迷的心境里,倏地一下被拉了回来。取而代之陷入的感情是——不安。像是被勒紧一样的不安。

起初是担心小栗被谁夺走而感到的不安。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这么迷上了小栗。不过马上发觉到,这个不安,不是那么可爱的嫉妒问题。

不如说、是与之相『反』的。

并不是害怕小栗在别人面前敞开心扉。

而是害怕小栗就这样只对我一个人敞开心扉。

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没有发觉呢。还有,为什么偏偏是到了现在才发觉到了呢。

后背流过一股寒流。

那是……远远超过自己刚刚认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时候的感觉。

如果。

如果……我「不在了」的话,到那时,小栗……这个,只依靠我一个人的、可爱的朋友,会变成什么样呢。

额头直冒冷汗。

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家族和朋友的事。让重要的人悲伤,还有在此之上单纯地对「结束」的恐惧、当然也有过。

可是……这次的那个,是性质完全不同的恐惧。

要说为什么,是因为这孩子……没有做好「觉悟」。我可能会消失的、觉悟。

因为我……总是把病情瞒着的缘故。不想让小栗感到不安……因为想一直和她做普通的朋友……什么都……什么都说不出口的缘故。

却没有注意到正是这个行为、将「最坏的事态」变得更坏。

「杏子,难道是身体不舒服吗!?那个、那个、该怎么做……对了、护士、护士呼叫!」

看到我苍白的脸色,小栗她的脸色发青比我还要难看。于是我动员所有的精神力量,挤出微笑。

「不要紧的,小栗。没什么的」

「才、才不是没什么啦!脸色非常差嘛,杏子!」

「不要紧的。不是一直都在说吗,我只是为了检查而——」

这样真的好吗,我对自己问道。不是应该把真实情况告诉小栗么。不对……比起那些,既然这样,把小栗推开,不才是真正的温柔么。

一瞬间,各种各样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来回环绕。可是脑袋不好使的我也挑不出什么「最好的方法」,脑海里面渐渐地变成一片空白。

在那之中。

在那之中留到最后的……果然是、小栗的笑脸。

无论这个行为有多么不可原谅……但是还想和小栗在一起的,这种非常单纯、纯朴的愿望。

正因如此我才……。

「……为了检查而住院,而已的。脸色不好是因为自己一无是处而受到了打击了。哈……小栗,真是残忍呢」

刚苦笑着说完,小栗就慌了,与之前不同的含意上。

「啊、对、对不起……。但、但是,真的,杏子的优点非常多,那是……呜,虽然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但是……但是非常的喜欢……」


「嗯,非常感谢。我也、最喜欢小栗了哦」

「啊呜」

看着害羞的小栗,我就这样把话题引开。

「正因为这样,我希望小栗,能接触更多更多的人哦?让大家知道,小栗的优点啊」

「哎?啊……那个……」

变成这种话题,小栗马上又陷入沉默了。虽然之前每当这样的时候,我都会把话题引到别处……但是只有今天、我忍住那份心情,真挚地注视小栗。

「小栗,为什么那么害怕别人?」

「那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这不像是小栗会说的话啊。我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还以为,小栗是个毫无根据的非常有自信的孩子呢……」

「呜,好过分。有、有根据的嘛!我是只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嘛!」

是的。这才是真正的小栗。可能是因为亲戚们的娇生惯养,所以说的难听点就是任性,说的好听点就是积极的孩子。然而……向外面世界踏出一步,马上就变身成为老实的孩子。正因如此,到了一个朋友也没有的程度。

「小栗。我觉得,小栗把那些部分更多地在平时展现出来,也是可以的哦?」

「……不行啦,那样做」

小栗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膝盖。内裤都能看见了,但是又不能把话题扯开,所以就没有指出来。……绝、绝对不是看着小栗的内裤想着幸运什么的哦?才、才不是什么百合哦?

「为什么,说不行呢?那种,不试一下——」

「做过的啦……不行的啦」

「一次不行,那下一次——」

「没有什么下次啦!」

「哎?」

小栗,突然激动起来……马上又「啊」地一声,把脸埋进膝盖里。

我愣在那里,小栗慢慢地开始说道。

「……因为和大家,不是同一个幼儿园……」

「?」

「虽然和……和转校生,有些不同。从幼儿园升小学的时候,因为父母的缘故搬家来到这里……。之前的朋友们没有一个在小学里……」

「那,不是常有的事情吗?我是在城镇上的学,从幼儿园升到小学时,也是同样的感觉哦?全都是初次见面的孩子」

「虽然……是那样。但是,有点不一样。我上的小学是真正的乡下人很少的学校……幼儿园的孩子们就这样直升小学、所有人都在一个班里的。所以……我加入的时候、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经是朋友了」

「啊啊……那样的话,难度有点高呢。但是还是小孩子……」

「嗯。我也以为,关系会变好的哦。会交到新朋友,是这么想的」

在这里小栗歇了一口气……然后,用像是挤出来声音,说。

「但是、做不到。因为、我这么……任性……不能、被大家、接受」

小栗哀叹着把膝盖抱得更紧。但是,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小栗没有朋友的主要原因,好像只是单纯的……这么说可能不太贴切,就是常说的「初次登场失败了」。

这种程度的话,不用那么悲观也——

「从那时起有六年……」

「哎?」

「要是把中学也算上的话,八年……」

小栗的话,把我乐观的想法打碎。

「我、没有被任何人、所接受」

「…………哎?」

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先提出理所当然的疑问。

「怎么会,初登场失败而已,怎么会有六年时间都无法填平的沟壑的……」

「有的哦。谁也……谁也、不愿和我、做朋友」

「那……难道是,小栗,受欺凌了……」

「不是。没有发生过那种事。而且、我想大家、都是好人。只是……我『不在』那里而已。一直、『不在』那里……而已」

「为什么会……」

还是不明白什么意思。中学先不说,小学的小孩子们能这么有毅力地坚持几年对同班同学……特别是对乡下人数应该少的同班同学漠不关心,这种事……。

小栗察觉到我的疑问,平静地说。

「我是最近才知道的……倒不如说,现在才被告知的感觉吧……最初好像是、大人们之间的问题」

「是什么事?」

「唔……我也、不太、清楚。我爸爸是公司的社长……来这里建设新的工场……于是、好像,和当地的人起了争执」

「在乡下经常有的事情呢。那么说,关于建设工厂还引起了反对运动?」

「不。并没有闹得那么大。实际上,已经完全和解了,爸爸和大家现在关系也很好」

「是这样吗?那还有什么问题……」

「……嗯。但是刚搬过来的时候,大人们都不知道如何对待……我……我们。所以,貌似孩子们也被叮嘱了『不要接近樱野先生家的孩子』。加上这件事、大家……一开始、就疏远我」


「原来如此……」

「但是那些事、我、不知道的啦……。想努力地找朋友……但是、完全、不被接受」

「…………」

「不久之后……大人们的问题解决时,我、已经变得无法和同班同学说话了……大家也、觉得『省略』掉我好些的那种氛围……所以我也渐渐地害怕随便和别人说话使状况恶化的事情……」

「小栗……」

虽然小栗没有把脸露出来,但是好像在哭。这……不单单是过去的事情,现在也在她身上继续发生的问题吧。

「但是……最害怕的……不是没有、朋友」

「哎?」

「我最害怕的是……」

小栗在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好像要吐出憋了很久很久的想法,痛苦地说道。

「我、很、喜欢、现在的自己的……所以。就算是这么没用的我……被爸爸和妈妈表扬的我……不想将其全部否定」

「小栗……」

总算了解到她的全部了。

还有。

总算了解,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没关系哦……小栗。小栗是、非常棒的、善良的孩子」

「杏子……」

从膝盖抬起来的脸上,沾满了泪水。

正因如此,我要还她满面的笑容。

「没关系。小栗非常出色哦,我可以保证的。你要拿出自信来,去交朋友」

「呜……呜啊啊啊。杏子……我……我」

「不用着急。慢慢来就好。一点一点地……向前走吧。小栗能做到的吧?再怎么说,也是『只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嘛」

「嗯……呜啊……嗯!」

我把左手,放在抽抽搭搭的小栗头上,只是温柔地抚摸。

对。

这就是我现在能做的——

只有左臂能随意活动的我能做的,竭尽全力的动作了。

最后的话、字却写得这么难看,抱歉呢小栗。早知道会这样,多练练左手写字就好了。

小栗。手术的事,一直瞒着你抱歉了……切、写这封信的时候才想到,小栗读这些的时候,已经全部都结束了、小栗也全部都知道的可能性很高呢。

嗯——,虽然并不是为了这个才写这封信的,那么,这个可能是「遗书」呢。虽然说这种话后背会绷紧,但是我不希望你太过沉重地接受这件事。至少我是用「冰箱里面有布丁哦」的心情,写了这封信。

但是,既然如此的话,要不要把前面写的也认真改一下呢。难得的机会嘛。

言归正传吧。

小栗。

我的手术,恐怕会失败。

虽然一想到那些珍惜我的人们我就会心痛,但是我想,盲目地相信奇迹,和为「终结」而做准备,是两个概念的。

因为这个手术……是在完全没有解决的手段下,没有办法的办法、医生也说了不要太指望会成功的。

当然,就算失败了,手术后我也能活下来。那能持续多久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想那时的我已经……不是,可以和小栗有说有笑的我了。

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最清楚……什么的虽然我不这么想。但是,有那种预感。这个手术结束后的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我了。

所以我,决定留下这封信给小栗。

小栗。现在你,或许……不、一定在因为我的事情而悲伤吧。

不要悲伤什么的,我不会说的。我想如果立场反过来,也会和你一样一时间无法站起来的。所以……希望能坦率地,为我悲伤吧。

相反,如果小栗露出满不在意的样子,我会受打击的(笑)。

所以,小栗。如果可以的话,请为我哭泣吧。

那样,果然我还是有些开心呢。

但是呢,小栗。

把我的死作为害怕与人交往的理由这种天真的事情,请不要去做。

那既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什么其他的。

我,只对于成为你的借口这一点,坚决不干。

……那个、小栗。虽然不知道这个世上有没有「幽灵」。如果我成了幽灵,能够守望着小栗的生活。

今后,如果小栗没有交到更多的朋友,就会非常的,生气哦。

今后,如果小栗没有得到更多的幸福,就会非常的,生气哦。

今后,如果小栗没有露出更多的笑容,就会非常的,生气哦。

呵呵,尽是些任性的要求对不起哦。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死都会束缚着小栗吧。

那么,既然这样,我就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束缚你吧。

小栗,如果,对我的死有什么感觉的话。

就请让我这份最后的任性,一直陪伴在你的左右吧。

…………。

其实呢,小栗。

我不要。


字写的这么难看,其实呢,不只是因为,用左手写的啊。

没可能的吧。

不可能的。

不要啊。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不要的啊。

想都不用想的,肯定是害怕的啊。

不想死啊。

装成很明白事理的样子在那里傻笑,装作只会担心小栗的事情。

那些……其实是,骗你的。

我,不想,不想死啊。

不可能的啊。放弃什么的……接受什么的,真是的、不可能做到的啊。

因为遇到了小栗。

因为想和,小栗一起,看到我们的未来啊。

小栗。

小栗说自己是孩子。说自己任性。说自己和别人不一样,虽然说着这种话。

那是不对的哦。

在这个世界上小栗所想的「大人」什么的,一个人,也没有的哦。

大家、大家、根源都只是孩子而已。只是很擅长带面具而已。

其实大家,和小栗一样。

天真。

任性。

而且胆小。

你看,带着小栗监护人面具的我也是一样。

一旦面临终结,这么……这么难看的哆嗦着,把眼泪都滴到了纸上……是这么,脆弱的人类。

但是呢,小栗。

我、喜欢着、这样的我哦。

小栗会,把这样的我,当作渺小的人类而鄙视吗?不会吧。小栗不是那种人。不,不只是小栗。

大家,都不会的哦。

失败了,说一声对不起就可以哦。

跌倒了,再重新站起来就可以哦。

灰心了……让朋友,让家人,为你鼓励就可以哦。

是很简单的事情的。虽然做好它比什么都难。

但是小栗。

小栗是,「只要做就能做到的孩子」吧?

小栗已经,会说对不起、会重新站起来吧?

如果再,交到朋友,小栗就变无敌了哦。

所以小栗。

要交很多朋友。

这是,最后的约定。

…………。

别了,小栗。

我也会有个弱小的人类的样子,很难看地挣扎到最后哦。

小栗的第一个大亲友栗花落杏子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