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第二话~胡搅蛮缠的副会长~

「……怎么回事,您这是!」

莉莉西亚学姐和往常一样挺着大大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发着牢骚。

我并没有被她的话动摇,背对着她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没什么」。

「不用在意我。我只是缠着你而已。莉莉西亚学姐就和平时一样,采访啦、去洗手间啦、洗澡啦、裸换衣服啦就可以了。」

「怎么盯上的全都是性感镜头啊!而且至少不会在学校洗澡啦!」

「?在家会洗吧?」

「这个变态,还想跟到我家里来吗——————!」

莉莉西亚学姐被我突如其来地骚扰举动感到愕然。

……上次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放学后。这次的学生会活动请了假,然后尾随莉莉西亚学姐。躲在三年级教室附近等她出来,接着就这样一直在背后跟到现在……然而,她的忍耐貌似已经到极限了。

莉莉西亚学姐的标志性长发就像猫一样倒竖起来,发出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不管怎样,请不要在缠着我了!」

「就算那么说,我这边也是在工作……」

「什么工作啊!侵犯别人隐私什么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居然还能堂堂正正地吐这种槽啊。」

值得钦佩的厚脸皮呀。在我目瞪口呆的时候,她竖起食指指着我。

「再这样缠着我的话,这边也有这边的想法的哦!」

「哎,难道说,一起洗澡也可以吗?哎呀,多谢款待!」

「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啊!请你多往消极的方面理解下啊!」

「就算那么说,不要期待之类的才不可能呢。」

「你的头脑乐观到什么地步啊!不管怎样,接下来我要去采访!」

「好、请让在下随行」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啊——切,啊啊,已经到约定的时间里啊!」

「好啦,快点走吧莉莉西亚学姐。」

「为什么是跟踪狂掌握了主导权啊——!」

「会迟到的哦?」

「呃……呜!」

莉莉西亚学姐跺了跺脚,很不情愿地走了起来。

就这样,拉开了我对莉莉西亚学姐的种种骚扰的序幕。……就是因为总会发生这种事,学生会和新闻部之间的隔阂才无法填补的吧。

「那么就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放学后在这里遇到了幽灵吗?现在可不是夏天哦?」

「是的。那是图书委员的工作做到很晚,只剩下一个人时发生的事情。……真的很害怕。我听说夏天会有奇怪的声音……没想到这个时期也会有」

她约好的采访和往常一样,净是一些可疑的内容。据这次采访的对象一年级女生——图书委员的眼镜美人、木原绫子同学的所说,她在那天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除此之外,图书馆里每年夏天都会频繁的出现怪异现象的消息,莉莉西亚学姐是想把这些集中起来写成专题报道。

木原同学大致说完自己的经历之后,在哪里、在什么条件下、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等进行现场说明,而莉莉西亚学姐在一旁用数码相机咔嚓、咔嚓拍照片。

采访结束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提供情报的人像逃跑似的离开图书馆,而我从背后悄悄地靠近留下一个人整理材料的莉莉西亚学姐。

「我——好——恨——啊——」

「?啊啊,这不是杉崎键吗。还在呀。还以为玩腻了回去了呢」

「……一点都不可怕吗」

「现今还想用『我好恨啊』这种台词吓人的想法更让我吃惊呢」

呃。被这么说有些不甘心啊。

「明白了。我重来一遍,请继续工作吧。这次肯定会让你尖叫的」

「你在跟什么较劲呢啊。都知道要来了还会怕吗。请不要在妨碍工作了」

不顾莉莉西亚学姐的劝阻,暂时躲进图书馆深处。莉莉西亚学姐呆呆地向这边看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又回到工作中。……好,就是现在!

我悄悄地走近莉莉西亚学姐的背后,然后——

「揉——你——胸——部——哦——」

「呀——————————————!?」

莉莉西亚学姐大声尖叫!我禁不住摆出胜利的姿势!

「做到喽!尖叫喽!」

「当然会叫了!背后站个变态,换了谁都会尖叫啦!」

「有讲怪谈的才能吧?」

「个人认为你充满了性犯罪的才能啊!」

「嗯。怎么回事,好像很不满意啊。」

「并不是满不满意的问题,就算要吓到我,也不应该用那种方式吧。『我好恨啊』不行是因为太老套了」

「原来如此、要我准备现代版的幽灵吗。我明白了。再来一次。」

「啊不其实不用重来一遍也可以……」

把发呆的莉莉西亚学姐放在一边,我再次躲进去,等她的工作重开的时候从背后向她搭话。

「背——后——Now——」


「背后、Now!?」

「啊咧?这次没有尖叫啊……。奇怪啊,明明准备了颇为现代风的。」

「并不是那个问题啊!啊啊,真是的!要用twitter要素就应该更好地弄成都市传说风格啊!用法不好啦!『背后、Now』明明是个非常有趣的题材的!」(XX、Now是在twitter上常用的报告自己现在行动或位置的句式)

「不愧是莉莉西亚学姐,吐槽都是从新闻部的视点的!」

「重来一遍!」

「而且,虽然嘴上说这说那的还是很配合的嘛!好,明白了!这次……这次一定会让莉莉西亚学姐从心里感到害怕的!」

「那就各就各位吧!」

「ayeaye,sir!」(了解、长官!)

于是,再来一次。我从莉莉西亚学姐身边走开,她也回到工作中。

好了……我上了哦!

我把动静抑制到最小,悄悄地靠近她低声说。

「错——字——漏——字——」

「吓死我了啊!这是对新闻部部长的正面攻击啊!」

「嘛,我也是自己说着说着就消沉下去了呢。作为执笔人」

莉莉西亚学姐听了我的话,哼了一声。

「请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学生会里读者指出后修改的错字太多了。」

「能让初版的读者找错别字为乐,有一石二鸟地作用啊。」

「那是作为出版行业的从事者最差劲的借口啊!」

「话说每次我听到错字漏字这个词,就会在我的脑海里变换成虚构的地名『五点钟大街』,怎么办才好啊」(错字漏字(日语:誤字脱字)的读音为ごじだつじ,断句方式稍加变化就变成了五時だ辻,即五点钟大街)

「不知道啦!那就是所谓的错别字啊!」

「不错。来一片牛里脊肉」

「不需要啦!而且是从哪里弄来的鲜里脊肉啊!不、不管怎样,我有工作要做!请适可而止吧!」

好像惹她生气了。我不满地提高了声调。

「莉莉西亚学姐……好像,不是高声笑就是在生气呢。」

「因为你总是那个样子的缘故吧!好了,请不要在妨碍我了!」

「那就有些奇怪了。我自打出生以来,一次都没有妨碍过莉莉西亚学姐啊。」

「这可真是令人遗憾之至的认识偏差啊!」

莉莉西亚学姐喘气变得急促,好像怒到极点了。我只好从她身边离开。

叹了一口气之后又开始工作的莉莉西亚学姐……我在图书室的里面、书架后只露出半张脸,用充满怨念的眼神注视着她——

「反而更加在意了!也不要用那种方式盯着我!」

「倒挂在屋顶上垂着头发的方式可以吗?」

「为什么全都是那么恐怖的方式啊!」

「如果去掉恐怖要素的话……能用的只有从正面向裙子里面窥视了」

「也不要加变态要素!话说回来,不需要一直盯着我看吧!请回去吧!」

「知道了。那我就一边和爱丽丝妹妹洗澡玩耍一边等你回来。」

说完就要离开图书室,却被莉莉西亚学姐抓住了衣领。

「为什么要回我家去啊!?」

「从刚才开始一直为什么为什么的……。莉莉西亚学姐。在这个世界上也有说不清的事情哦?幽灵、超能力、宇宙人,还有我的行动亦如此」

「什么叫亦如此啊!至少这件事应该可以说明清楚吧!」

「那么提示1『我的性欲有同龄男生的三倍左右』」

「令人瑟瑟发抖的提示啊——!」

「哎呀哎呀。从刚才一直抓着领子不放啊。明白了。那么想在一起的话,我就留在图书室吧。嗯,《这龟》第一卷在……哦」(《こちら葛飾区亀有公園前派出所》(直译:这里是葛饰区龟有公园前派出所、简称《这龟》;港译:乌龙派出所)是一部从1976年连载到现在尚未完结的创吉尼斯纪录的漫画……)

「你想在图书室待几天啊!……哼,那好吧。让爱丽丝被你的毒牙侵犯我也很困扰,就请和我待在一起吧。」

「『请和我待在一起吧』」

「不要只重复那部分啊!」

就这样得到了保证,我和莉莉西亚在图书室里一起度过。

她再次回到工作。

「……话说回来,莉莉西亚学姐。为什么不回新闻部的办公室写报道?」

「啊啊,有关这件事的工作都由我一个人做,所以没关系啦。而且在现场写会方便些」

「这样啊,也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喽」

「不、不是啦!我并不是孤零零一个人!还、还有很多部下在追随我呢!」

「这样啊,就是所谓的bitch吗」(孤零零日语为ポッチ,和bitchビッチ只有一音之差,话说大家应该明白bitch的含义吧……)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啊!」

「哎?女配角?」(此处原文为subheroine,这是一个和制英语,事实上在英语中配角是叫做supportingrole的,而女配角是actressinasupportingrole以上英语课结束)


「好讨厌的认知啊————————————————!」

「不会啊,从出场率来看,要称主角太勉强了吧。」

「呜!什么呀这种屈辱!虽说并不是想和你联系在一起,可对于把我当配角使唤这点我提出异议!」

「嘛,也就是所谓的FanDisk的前提角色呢,莉莉西亚学姐」

「总觉得好现实啊!」

「没关系没关系,从这方面来说,在FanDisk上会被我抱在怀里的。请放心吧。」

「会遭到你的毒牙侵犯、居然还不能上正篇,这种待遇是何等残酷啊!虽然并不是因为喜欢你的缘故,可是我郑重地要求提升我的地位!」

「哎?虽然那么说……『莉莉西亚After』可不好卖啊」(FanDisk(简称FD)就是游戏商为了对现有游戏进行二次圈钱所推出的阳谋,用有限的新要素(如新增剧本或日后谈、开放原作不可攻略对象的路线、等等等等)来卖到新作的价钱,会吃这一套的基本上只有铁杆粉丝们吧。KEY社的《智代After》就是CLANNAD的FD,为原作人气角色坂上智代单独的日后谈)

「哎——!我、我没有撑起主线剧情的能力、是这个意思吗!?」

「『爱丽丝After』里面的配角之类的怎么样?」

「除了最糟糕什么都不是啊!不管怎么样一切都太糟糕了啊!」

「莉莉西亚学姐,就那么想在正篇里和我结合在一起吗?」

「请不要那么说好吗!?我只是对你的那种配角认识感到生气而已!在我的人生中,主人公只有我自己一个人!」

「那反过来问一下,对于莉莉西亚学姐你来说我、杉崎键是什么人?」

「哎?『流氓B』?」

「看的好轻!你还真有脸在那种认知下向我提出晋升女主角的要求啊!」

「你和我作为人类,地位差太多了吧。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喔呵呵呵呵!」

「出现了,高傲的笑声!我倒觉得这种行为将自己的品位降得更低!」

在我的指责下,莉莉西亚反而露出无奈的表情。

「真是的,是你不明白啊。经常将自己放在很高的位置上、这才是高格调的人喜欢做的哦。怎么可能会做谦逊和谦卑这种撒娇似的行为呢!」

「……啊——,原来如此,好像很厉害啊。就是那个吧。艺人说『我,现在开始说非常有趣的话了哦』,和这种差不多吧」

「虽说比喻太平民化有点在意,不过差不多吧。这正是我的自尊所在——啊,又跑题了!差不多请让我工作吧!」

「是是。……话说回来,莉莉西亚学姐的说话方式像是地位很高却又非常恳切呢。说那是千金小姐还不如……」

「啊啊,那是因为家中女仆们的关系哦。小时候因为双亲都很忙,所以被女仆养大,那种说话方式也转移到——喂,所以说!」

「啊——,对不起。好了,请工作吧。」

因为莉莉西亚小姐的金发又竖了起来,我总算是收手了。嗯……即使如此还真是个有趣的人呢。明明是学姐禁不住想挑逗一下。原来如此,从这种意思上来说和我们会长很像。这就是同类相斥也说不定呢。

话是这么说,这时候又不能去惹莉莉西亚学姐,我也闲得无聊。好不容易来一趟平常不怎么来的图书室,物色两本书看看吧。

以前在学生会阅览图书室的书时,记得好像有漫画……啊,有了有了。

「『灌篮○手』和『大○桶』和『以柔○刚』……。嗯,其它的基本上也都是运动漫画系的名作吗。嘛,在图书室也就这些了。」(《灌篮高手》就不用解释了吧……《大饭桶》是水岛新司的棒球漫画、《以柔克刚》是浦泽直树的柔道漫画,每一个都是影响极大的漫画)

「……嗯,把这边的报道移到别的处……」

两个人包场状态的图书室里,各自在自言自语。

「啊,还有轻小说嘛。可是……书架上电击文库的比例明显大于富士见Fantasia,感觉这里的学生不懂得看气氛啊……」

「那是看懂了世间的气氛吧」(虽然学生会系列把富士见的牌子重新撑了起来,可是也改变不了电击文库在业内的老大地位……所以电击文库比例大才是正常的。话说葵你为别的文库说话没问题么?葵:大丈夫だ问题ない。反正都是角川控股的啦)

「嗯?好像听到了什么」

「这边的报道有些不够用了呢……」

「好,看轻小说就当作是学习了吧。那么……这本有些微妙地眼熟的『物质幽灵』拿来读一下吧。……嗯嗯」

「然后这边的报道就……」

「像教科书一样没意思。不看了」

「请等一下!」

莉莉西亚学姐在狠狠地盯着这边。我不懂什么意思,歪着头。

「嗯?莉莉西亚学姐,怎么了?」

「不、不是。没什么。只是,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一定要吐槽才可以。并不是我的意志。可以说这是『世界的意志』吧」

「在说什么中二病一样的话啊。嘛,这样也好。看序文就已经烦躁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不、不会的,不要说那种话……。读一下说不定会很有趣呢。」


「莉莉西亚学姐,是这本书的粉丝吗?」

「完全不是。没有读过也没有兴趣。只是,那种,总感觉不知实体的存在正刺激着我的心,叫我去『拥护它!』吧!」

莉莉西亚学姐有些异常,眼睛在闪动。我反倒害怕起来,轻轻地把那本轻小说放回了书架。

「是、是这样啊。好像……莉莉西亚学姐,被附体了吗?喏,这个图书室不是有幽灵出没吗」

「哼,说什么糊话呢。我就是我。才不是什么幽灵的小幽呢。」

「什么是幽灵的小幽啊,取这么直接的名字真不像你呢。」

「烦、烦死了!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的!没办法啊!不、不管怎样,不动那本书比较好!」(好吧葵你借这两位来吐槽你的前作也玩够了吧……《物质幽灵》是葵的出道作品。世界的意志、小幽等都是出自这里……其他就不剧透了)

「哈啊……明白了。那找其它阳光的后宫小说吧」

「就请那样做吧。这样,我也能集中精力工作——」

「……好,那就读这本『绝望系封○的世界』吧」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您扭曲的认识更让我感到害怕啊!」(《绝望系封闭的世界》是谷川流写的一部绝对不能算是阳光的非后宫轻小说)

「开、开玩笑的。才不是那样。但是……事实上没有呢,我喜欢的标题」

「不会的吧。后宫什么的,在轻小说里有很多——」

「不是,我找的是类似『亲亲热热女仆天堂~主人、请务必让这淫乱的在下为您服务!』的标题」

「那种的请在十八禁专柜找吧!话说回来,很明显是和我的对话在刺激你的烦恼吧!」

「暴露了吗。放心吧,同时还在找金发傲娇大小姐属性的」

「什么叫放心啊!?总之、要学习还是适当地找一本畅销书看看吧!」

「那么看这本『学生会的一已之见』……」

「何等腐朽的感性!傲慢之至啊!」

「有金发傲娇大小姐出场呢」

「如果那是在指我,现在立刻要求从那认知中删除『娇』这一个字。」

「莉莉西亚学姐,说太多话口渴了。拿杯茶来吧」

「是,马上就——啊,你在让我做什么呢!太过自然的缘故,让我无意中用女仆的方式应对了啊!」

「啊,莉莉西亚学姐真好。金色的头发、大小姐出身、傲娇属性、有个幼女妹妹、还是个女仆,为了取得人气付出了多大努力呀」

「全都是天生的啊!」

「只是,为什么呢,不管怎么做,也抹不去配角的感觉呢!」

「居、居然说这种话!」

反驳之后,莉莉西亚学姐异样的眼神窥视这边,干咳一声再开始辩解。

「并、并没有那种事吧?你看、就算在轻小说里面,不是也有那样的角色成为主角的吗?」

「嘛,确实是有……不过是少数派吧。特别是『金发』和『大小姐』很麻烦。」

「居、居然说麻烦。你想让我怎么做啊」

「把头发染成粉色,离家出走不就好了吗」

「THE行为不端啊!在现实中粉色头发,不是相当funky吗!?会被当成从事很那个的摇滚乐队吧!」

「嗯,不行的话,只能改变内在了。人物介绍里只有金发和大小姐的话还可以啊。最大的问题是那专横的态度。」

「您在说什么呢。我,藤堂莉莉西亚的精神不完全什么的怎么可能啊!喔呵呵呵呵!」

「所以说那种笑法很像小人物啊!」

不对,现在这世道能够高傲地笑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大人物吗?虽然不太清楚,反正不是正统派女主角。也不会是主人公。

莉莉西亚学姐好像非常不满意。在嘟哝着什么。

「……不那么一口一个配角的不也没什么吗……。我也是个女孩子,也会憧憬只看自己一个人的王子大人……」

「莉莉西亚学姐?怎么了?在和神对话吗?」

「这是什么规模的误解啊!什么都没有啦!」

「这样啊。那我回去找轻小说了」

稍微反省妨碍工作太久之后,我把装傻告一段落再次去书架。嗯,这不只是电击文库,也没有Fami通文库的面积大吗?富士见Fantasia文库。我校的图书委员,真的要稍微注意一下——啊,嗯?

我回过头,发现莉莉西亚学姐在拉着我的袖子。我转身,她就把脸转过去,开口说。

「那……我要从『配角』中摆脱出来,要做什么……才好呢?」

在她微妙地值得赞扬的提问下。

我不由得把手中的轻小说放回书架……取而代之用双手抓住莉莉西亚学姐的手,全力宣告道!

「好吧!就让我……我杉崎键来辅佐藤堂莉莉西亚转变成正统派女主角!」

「慢、抓我的手做什么!放、请放开,变态!」

「这样的话,要开始忙了哦!」

「请、请不要无视我!」

就这样,不知为什么突然要为莉莉西亚学姐重新包装一下了。


「杉崎,这个时候在给莉莉西亚添麻烦的吧,噫嘻嘻」

「小红,不要说的那么开心」

放学以后,我们和往常一样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开会。只有一点不同,那就是Key君来了学校却没有出席会议。

椎名姐妹也加入我和小红的交谈中。

「放学后的键有多讨厌,偶尔也要让其他学生体会一下,嗯」

「姐姐即使进入了娇羞期还是对前辈如此严厉呢」

「那是当然了真冬,我虽然对他有好感,但是那家伙的人性太差这个事实是不会变的」

「不像是在说自己喜欢的人啊!」

说着粘糊糊地话却不改变态度的深夏。我和小红用眼角看着悠闲地喝茶。

「……呼——。还是杉崎不在好呢」

「确实没有骚动了呢。虽然以前Key君健康状态不好而请假时由于杂务包什么的引起过骚动。这回就不同了」

「嗯。特别是推给了莉莉西亚,真是开心的不得了。噫嘻嘻」

「啊啊,恶毒的小红也好可爱~」

「的确是呢,键和藤堂学姐的搭配好有趣。哪一边都是惹麻烦属性」

「真冬的眼前好像浮现出两个人相互吐槽的场面呢」

「因为都是半斤八两呢」

这回就这样一起啜饮着粗茶,哈呼~地舒一口气。在这学生会办公室心情能够平静下来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咚咚》

突然,学生会办公室里响起敲门声。你看我我看你,在想会是谁。

「杉崎吗?」

「如果是Key君和真仪瑠老师的话不会敲门吧……请进——?」

我打声招呼,门被拉开,然后——

「我、我进来了哦。……。……不对,我进来了」

不自然地点头打招呼,金发的女子进入室内。意想不到的人物来访,使得小红不禁站起身叫出声来。

「莉莉西亚!?为、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你、你被杉崎消灭掉了才对!」

「不对小红,咱们哪给Key君下过那么危险的命令」

「还有……什么呀那个发型!」

就和小红说的那样。藤堂同学和平时不一样,把长长的头发「THE双马尾」式的分成两个,衣服也有点乱,身上弥漫着「不像她的作风」的气氛。

完全不明白状况的我们眼睛变成了点状,相对的藤堂同学笔直向小红走去,像机器人一样别过脸伸出纸袋。

小红不知所措地接下纸袋。

「什、什么?」

「我,我做了些曲奇饼。……不对,我做了曲奇饼。…………啊、不对。对,在家务课上。……嗯?不对,应该先说做的太多就……?嗯?」

「在、在说什么呢莉莉西亚。今天我们学年所有班级都没家务课……」

「先暂停。请稍微等一下。」

「哈、哈啊?」

藤堂同学把愣住的小红、还有我们都无视掉,拿起平时一直带在身边的采访用笔记本,哗啦哗啦地翻书页。然后在确认什么事情。

「嗯嗯……啊啊,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家庭课上,做的太多……嗯,好」

「莉、莉莉西亚?」

「樱野栗梦!」

「掉!」

突然被大声叫出名字,小红挺直了身子。我们也吓了一跳。

藤堂同学突然把自己递给小红的纸袋夺回,干咳一声,再次用刚才的像机器人一般的动作,一边把脸别过去一边把纸袋递给小红。

「……这个,给你。」

「哈?不是,刚刚被夺回去……」

藤堂同学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小红说的话,突然红着脸(就好像憋住气),然后又很笨拙地把双臂交差在胸前,把头转向一边。

「不、不要误会哦!这是家务课上做的太多……才、才不是为了你早早起来做的哦!」

「…………」

所有人都不知该如何做反应了。这是怎么回事……她对我们做了什么啊。

同样迷糊的小红回了一声「哈啊」。可是藤堂陆续做出接下来的动作。

《哔哩哔哩、叭啦叭啦、嗖嗖咻咻》

「?」

藤堂同学无意义的用手……不,手指在小红面前晃动。仔细一看,手指上不自然的贴着创可贴。……嗯,嗯——那是什么呢。难道是在暗示「我在暗地里非常努力地做了曲奇饼」之类的吗。可就算是这样,做曲奇饼不可能受那么大的伤啊。是在撒娇呢还是要做什么呢,不管怎么样不知道其中的含意。

当然,那不可能传达给小红。小红困惑地窥探着,总之先说出感谢的话。

「那个,嘛,谢谢——」

「不、不要误会哦!我才不是因为喜欢你呢!」

「不会,并没有那么误会!只是为曲奇饼谢谢你——」

「不、不要误会哦!那个,并不是什么曲奇饼!」


「不是吗!?哎!?不是说曲奇饼吗!?」

「不、不要误会哦!那只是装成手制曲奇饼的『样子』,里面是从小卖店买的松饼而已!」

「哎哎,是这样吗!?……啊,是真的。不、不会,这样也有这样的开心之处嘛,谢谢——」

「不、不要误会哦!日后会跟学生会要求付款的呢!」

「强行推销!?那我不要了!」

「不、不要误会哦!和你的意志什么的没有关系的呢!」

「让人不爽也有限度吧!什么呀莉莉西亚!把杉崎送到你那边就那么生气吗——」

「不、不要误会哦!对于把杉崎键送过来这件事我可真的是怀恨在心的哦」

「这不是正确了吗!哪有误会啊?!多正确啊,这个!」

「不、不要误会哦!不管你误会了还是没有误会,总之不要误会哦!」

「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了!什么呀!?莉莉西亚你怎么了!?」

「……呼~,还是老样子很吵呢,樱野栗梦」

「突然变回来了!?」

「请稍微等一下。要确认下一个part」

「哈、哈啊」

把我们完全丢下不管之后,藤堂同学就好像在工作一样,非常认真地确认笔记上的内容。

「嗯嗯……啊啊,这样啊……这好像不是杉崎键的兴趣?……嘛算了」

「喂、喂——,莉莉西亚。这么说来,杉崎键在哪里……」

「?啊啊,他正在监控室观看事态的发展」

「监控室!?哎!?什么!?怎么回事!?你们,现在干什么!?」

「好吵啊。你就乖乖地被我萌到就可以了」

「哎!?要萌莉莉西亚!?为什么!?什么意思!?」

小红完全进入混乱之中,可是藤堂同学又转变为异常模式,态度突然逆转。

这回坐在Key君的坐位上,双手扭扭捏捏,仰头注视着小红。

「……樱野你……有喜欢的人吗?」

「为什么突然变成恋爱话题!?没、没有啊!而且不想说那种话——」

「这样啊……没有啊♪啊哈哈,这样啊」

在场所有人心里一惊。

在……在说什么呢,这个人。好恶心!让人恶心也有个度啊,藤堂同学!

小红在那里气的发抖,藤堂同学好像事先输入了程序一样继续背台词。

「真是的♪怎么可能会有人和樱野交往呢」

「那是什么意思,我现在为什么要被攻击啊?」

「没办法,樱野。是啊……看你那么可怜,要、要我和你交往也可以哦……」

「所以说,从刚才开始一直在强行推销的气势是什么啊!好吧!我们的学生会,百合倒是有够的!」

「不是啊会长,那种否定方式不太好吧」

小真冬加了一个吐槽,但是藤堂同学完全没有在意。跟小红对视了一会儿……突然说「才怪呢☆」,还附带眨了一下眼!什……什么呀这个人!要干什么!?

「开玩笑啦,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跟你这种人交往呢,真是的!笨蛋!」

「哎、哎哎——!?」

她的无理取闹,让小红目瞪口呆。居然能让小红这么惊讶……藤堂莉莉西亚,果然不可小觑!

学生会所有成员还没有跟上事情的发展,藤堂同学却站起来,背对着我们。

「那么,我要回去了!」

「哎、啊,嗯。那个……谢谢你的松饼。虽然貌似是要收钱的」

「啊哈哈,不要露出那种寂寞的表情」

「没有!而且,我们的沟通也太不吻合啦!」

「……反正回到家,就算讨厌也会见面」

「什么意思!?来我家吗!?为什么!?」

虽然不是很清楚,现在藤堂同学的设定里面小红的家是在隔壁情梅竹马的朋友。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以小红为首的全体成员都目瞪口呆……藤堂同学回过头说「再会☆」然后又眨了一下眼,向学生会办公室外面走出——

「哎哟」

『…………』

然而,在平地上摔了一跤。非常逼真地摔了一跤。故意倒了下去,甚至让人怀疑那能不能叫做摔倒。

藤堂说着「哈哇哇啊」,摸摸并没有碰到的头,然后在内裤就要露出的位置按住裙子,红着脸伸出舌头。

「嗯嘿。摔倒了♪我会在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摔倒呢!」

『…………』

全都在沉默着。不对,是说不出口。在这种氛围中,藤堂同学站起身拍了拍裙子,然后——对着我们所有人伸出舌头。

「真是的,色狼!」

「——」

学生会所有成员的表情都变成大佛像一般。

藤堂同学就那样走出楼道,而我们只是,只是一直注视着。


我们的大佛像状态,在那之后持续了一个小时。

通过莉莉西亚学姐肩上的CCD摄像头拍的现场直播结束后,在广播室待命时,门猛地被打开了。

莉莉西亚学姐正在上气不接下气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看这边。

「哈啊……哈啊。做、做到了杉崎键。怎么样!这样一来我也能成为正统派女主——」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用最大的力气宣告感想。

「莉莉西亚学姐,太令人反胃了!」

「不是你让我做的吗——————————————————————!」

莉莉西亚学姐的双马尾朝反着重力方向朝天上刺过去。原来「怒发冲冠」并不是比喻的表现呢。

「我也是吓了一跳啊。指示莉莉西亚学姐的属性……双马尾、青梅竹马、天然呆等都是非常好的属性,但是通过莉莉西亚这个人来实现,那还真是很完美地不和谐呢!」

「你是在怪我吗!?」

「是啊。莉莉西亚学姐,果然人类一下子角色改变会很恶心啊」

「请在做之前想到啊——————————————————————!」

莉莉西亚学姐非常生气,连双马尾都忘了解开。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开始检讨。

「嗯——,首先容貌的改变阶段,还算过得去。错在什么地方了呢。」

「除了遇到杉崎键这个人以外没有别的啦!」

「已经可以了莉莉西亚学姐,不需要再傲娇了」

「是发自内心的!」

我轻易地应付莉莉西亚学姐的话,坐在带小轮的椅子上旋转,并思考错在哪。

「嗯——,什么是正统女主角,两个人一起讨论这个话题时还是挺有趣的。」

「我并不觉得有趣。嘛……只是陷进你的上条○麻式的热情演说。」(恭喜上条当麻有个传人了……)

莉莉西亚学姐也在另一个椅子坐下,自以为很了不起地翘着二郎腿回应着。

而那旁边,被我们占领广播室而赶出去的广播室部员「那个——,差不多请回……」低声请求着,我和莉莉西亚学姐当做耳旁风继续在广播室开检讨会。这种事,不在结束时马上做不行啊。

「果然还是那个吧。把自己的标准搬出来套在别人身上会怎么样,典型的例子呢,这次」

「的确是那样呢。自己在实践中也感觉到了。『啊,这种无视他人、说什么也没用的感觉,太像学生会的作风了』。就因为这样,你啊……」

「在说什么呢。要做的话干脆把广播室侵占了吧、难得的机会把学生会也卷进来吧、这些意见不都是莉莉西亚学姐提出来的吗」

「呜……虽然是这样!可是,在我的印象中,这次计划应该会更加顺利的!不要用那种……那种怜悯的眼神看我!」

「那么,由我来用纠缠的眼神来补偿怎么样?」

「我要那种眼神干什么!」

「可是……这是那个吧。轻小说・漫画被写实化时原作的粉丝会有做『恶梦的感觉』是同一个现象吧。」

「你、你在说我的努力像是在做恶梦吗!」

我「好了,好了」地平息莉莉西亚学姐的怒火。

「不是很好吗。两个人一起克服困难。从结果来看,还没做过这么像女主角活动吧」

「不不不,这次哪克服困难了!两个人很精彩地被困难打败了吧!」

我把莉莉西亚学姐的牢骚都无视掉,拍椅子站起,跟她说。

「那么,玩的差不多了,回图书室吧」

「玩!?你和我只是玩玩而已吗!?」

听到莉莉西亚学姐的发言,一旁的广播部成员们开始骚动起来。但是解开误会也是一件麻烦事,而且听到的全都是男成员应该没问题吧,于是就置之不理走了。莉莉西亚学姐说这说那的到最后也慌慌张张地跟了过来。

回到图书馆以后,我回头跟莉莉西亚说。

「那么,请继续努力工作吧。我要读电○姬」

「居然为所欲为!而且图书室里没有那种杂志!」

「没关系,会带过来。所以,不用管在旁边想『下个月买什么H-GAME呢』的我,请努力工作吧」

「旁边有工作的人居然还能做那种事!真是的……而且,到最后我还不是一样当配角吗……」

尖着嘴低声发牢骚的莉莉西亚学姐。我哗啦哗啦地翻着电击○,轻描淡写地说。(电击姬……某著名的成人游戏杂志)

「在说什么呢。那肯定是开玩笑的啊」

「哎?」

「这还用说吗,莉莉西亚学姐已经有非常十足的魅力了。对工作、兴趣那么卖力的女性,怎么可能不漂亮呢。更何况并不是什么配角啊,而且我的词典里就没有过配角这个概念,所以请放心吧」

微微一笑,开始看我的杂志。莉莉西亚学姐也一边回到自己的工作上,一边小声嘟哝着什么。

「什么嘛……就算你突然说出这种话也……。……还是老样子,太狡猾了……杉崎键。自己先提出来现在又撤回去……我才不会那么轻易地上钩……不会上钩,却……最气人的是,明明知道……这些都是为了让写不出报道的我转换一下心情的……」


「莉莉西亚学姐,在和宇宙意志对话吗?」

「所以说这是什么规模的误会啊!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是嘛。我还以为贪婪的莉莉西亚学姐又学会了电波角色……」

「我的角色越来越复杂啦!好了,就请好好的物色你的H-GAME吧!」

「是——。……那么,有金发傲娇大小姐出现的作品是……」

「请不要往那方面找!」

「啊,莉莉西亚学姐请不要在意继续工作吧。……嗯,虽然不是金发,不过是新闻部部长角色吗……。……打勾,」

「所——以——说——!」

就这样,一边由莉莉西亚学姐矫正着我选择的H-game、一边进行着我们各自的活动。

「嗯」

当校内学生的喧哗散去,日光灯的光辉洒满图书室的时候,莉莉西亚学姐合上中途开始使用的笔记本电脑,伸了一个懒腰。

我合上手中已经是第三本的『TECHGIAN』杂志,向她搭话。(TECHGIAN是另一著名的成人游戏杂志,每月附赠的光盘中都有收录体验版游戏)

「结束了吗?」

「是的,托您的福——才不是。拜你所赐,白白浪费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总之算是完成了」

「那太好了。那么,就按照约定我们一起回家一起洗澡一起睡觉吧?」

「说的也是——个毛啊,谁做过那种约定啊!啊,真是的,今天比平时要疲惫1.5倍。真想赶快回去」「和杉崎键一起」「洗个澡上床睡觉啊——喂请不要在人家的台词里面插入奇怪的东西啦!」

「好啦好啦,有这个生气的功夫,还是快回去吧」

「等一下,为什么您正拿着我的包啊!我可不会让您跟到我家里去的哦!」

莉莉西亚学姐是真的很不情愿的样子,我只好苦笑着将包还了回去。嗯,这个人果然和学生会的成员不同,对于我的认真和玩笑还不怎么能分辨啊。

「抱歉,玩笑开的过火了。只是想普通的送你回去而已,请不要太在意」

「哎?送我……」

莉莉西亚学姐因吃惊而呆住了,此时我指向窗外。

「你觉得我是会在天色已经如此暗的时候,让美少女一个人回去的男人吗?」

「啊……。……但是,没有关系啦,一直都是这样的」

「就算平时都是这样,既然今天遇到了我,就请认为是时运已尽吧」

「……哈,就算我说不行也不会听的样子呢。那么,就拜托您了」

放弃了似的呢喃着,莉莉西亚学姐将记事本、电脑以及周边的机器在桌上整理了一下,站了起来。

「那么,我要把这些都放到部室去,请稍——」

这么说着,正要把它们拿起来的瞬间。

《喔哦哦哦哦哦喔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突然,图书室的日光灯啪哧啪哧的忽明忽暗起来,更要命的是,一种奇妙的……像是从煎熬的人类喉咙里勉强挤出来的声音在整个图书室里回荡。

「呀!?」

尽管是莉莉西亚学姐,在这种突发状况下也吃了一惊。手从那边抽回来,无意识的抱住了我的手臂。若是平时的话,必然会立刻说出「别,别误会哦!」之类的话,这次却过了几秒仍没有放开,更是将身体整个贴了过来。简直萌毙了。

虽然说是这么说啦……但是实际上,我也被这依旧闪烁不定的日光灯以及悠久不息的声音所压倒,完全没有谈笑的余裕。

不自禁地,嘴里滑出了让她更加害怕的言语。

「难……莉莉西亚学姐,这个,难道是,采访中所提到的幽灵——」

「那,那那那那,那,那是不可能的的的的啦」

听到幽灵这个单词,莉莉西亚学姐一边游离着眼神一边更紧的抱住了我。而我也依然处于自顾不暇的状态,在动摇之中说道。

「交,交交交交交交交给我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又,又又,又,又不是原田泰zao先生」(原田泰造是著名的搞笑艺人,在问答节目中常常会说「交给我吧!」然后基本上会答错……)

两个人对于幽灵的耐性都是0的样子。不管哪一个都是现实思考型,有的仅仅是对鬼故事的耐性而已。不,应该说,在真的化为「现实」在实际中遇到情况的时候,这两人都有迷失自我的倾向吧。

《喔哦哦哦哦哦喔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不知是不是相互的颤抖传达到对方引起了共振,总之两人的抖动频率都在加速提升。但是我作为男人,而莉莉西亚学姐鉴于自己的自尊,都不愿意让对方见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因此即使两人都已经吓到连腰都软了,嘴上却还是不松劲。

「幽幽幽幽幽幽幽幽幽幽灵什么的、那种东西、才不是我的对手呢,啊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呵呵、这样才、才能让我的记、记者之魂燃烧起来了呢」

「那、那样的话,虽、虽然要赶跑幽灵什么的都很简单,可可是、莉、莉莉西亚学姐,快、快上前去、采访吧、请」


《喔哦哦哦哦哦喔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将被莉莉西亚学姐她抓住的左手朝着声音的方向伸出,催促她快去。但是她却像是要带我上路似的,将我的身体也一起往前拉。

「啊、啊啊、啊啦,杉、杉崎键。真、真是没用的男人呢。难、难得的机会,就给你一个挺身保护柔弱美少女的机会吧」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不用。要、要是有什么状况的话我会立即去救你的,请去安、安心的采访吧,『我好恨啊』同学」(『我好恨啊』的读音是うらめしや,和莉莉西亚的后两个字读音相同)

「那那、那是哪位啊。已经连原型都找不到了呀。啊、啊啊,杉、杉崎键,您、在害怕吧?」

「说、说说、说什么呢。我害怕的只有,被ntr的描写和忧郁的展开、还、还有不、不是处、处女的设定而已。幽、幽幽、幽灵什么的,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这、这种状况下你暴什么性癖啊!好、好吧算了。比、比起这种喜欢工口游戏的变态,幽、幽灵还要安全的多了啊」

这么说着的莉莉西亚学姐,竟然,用自己的脚向前迈出了一步!

在还抱着我的手的状态下!

「等、等下啦,要、要去的话请一个人去啦,这个贱人女主角!(bitchheroine)」

「您还真是口不择言啊!不管是配角也好,贱人也好,如果你还觉得我还算是个女主的话,至少陪我一起去啊,这个废柴主人公!」

「废,废柴是什么啊废柴!我,我要是出演H-game的话,一定会是让用户将游戏评价为「主人公很帅气的H-game」的人才哦!本、本来,你不是说比起我来幽灵更安全吗!简直就是乱七八糟嘛!」

「你说什么!」

「我就说了怎么地吧!」

《呜啊啊啊啊啊哦呜哦哦哦哦哦》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人,紧紧的抱住了对方!幸福!超幸福!但是遗憾的是,现状是对于幽灵的恐怖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性欲和烦恼即刻退散!呜呀啊啊啊啊啊!

我们已经顾不得形象了。互相都不停地往对方身后躲……因为换个观点来看就是把对方不停的往前推,于是从结果上看,我们不知为何逐渐自己向音源的方向靠了过去。也就是说,THEPANIC!

「为,为什么在渐渐靠近啊。你一个人先去确认一下啦!」

「莉,莉莉西亚学姐才是,不是绝好的取材机会吗!可以充分的用自己的眼睛去确认真相啊!」

「呜……」

「咕……」

贴在一起的两人用水汪汪的眼神对望着。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面下,已经完全是即将要进入吻戏的架势了,然而此时两人通过眼神所进行的交流,却与这样的感情相去甚远。

『…………』

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颤抖着的两人互相微微点了一下头。

「说的……是呢。的确,如您所说。现在正是用这双眼睛去确认的良机。不如说,正是为了现在这种时刻,才在图书室进行了那样的作业……」

「而且,不管对方是幽,幽灵还是什么,像现在这样不去好好确认清楚的话只会更加的害怕。既然这样,还不如豁出去了,总之先把正体给……」

眼见两人的意见达成一致,我们保持着抱在一团的姿势,再次点了点头。然后……

《呜哦哦呜哇哇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下定决心的两人,向着音源……偏偏还是收录的尽是恐怖小说的书架,的方向逐渐靠近。

「好,好像……感觉与其说是这边,不如说这个书架本身发出的声音……」

「在,在说什么傻话啊!书,书架发出声音这种事,怎,怎么可能嘛!」

「不这个不好说哦。说不定这个书架上有某本被诅咒的禁书,凡是将之拿到手上的人……对,会成为为了决定谁是魔界之王而在人界战斗的一百位的美少女的主人,而投身与激烈的战斗——」

「打住打住!为什么一下子从恐怖类一下子脱线到S○nday方面去了!?总,总而言之,书架本身发出声音,并不是你的错觉呢」(《少年Sunday》上连载的漫画基本都是热血这一类的吧)

对于莉莉西亚学姐的话,我也点头表示同意。实际靠近之后,发现确实是「书架本身」发出的声音。这虽然已经是足够难解的现象了,但是与刚才为止在我们脑海中浮现出的僵尸一样腐烂的人在呻吟的印象比起来,反而让我们的恐惧有所缓和。

于是,虽然有些可惜,我和莉莉西亚学姐终于放开了对方的身体,两个人调查其书架来——

「嘎嗒嘎嗒嘎嗒嘎嗒嘎嗒」

『呀啊!?』

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却被突然震动起来的书架所吓到,再次抱作了一团。……但是,等了几秒之后书架也没有再次震动,也就是不时发出和之前同样的让人恶心声音的程度而已。于是两人对视之后放开对方,再度展开调查。我负责上方的架子,而莉莉西亚学姐负责下方的,一番确认之后……

「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呢……」

「或者说,完全搞不清楚到底该调查什么」

这么说着,随手拿起一本书翻起来。

「……嗯,也没有新的咒文随着光芒一起浮现出来……」


「您到底在期待什么颜色的卡修啊!要说能引起这种现象的书的话……应该,更加的,类似于死灵之书一类的不是吗?」

「或者是浸染了男学生们妄念的小黄书吗——哇」

正这么扯淡的时候,书架又嘎嗒嘎嗒的动了起来。对于一直预测「该来了吧」的我们来说,就像是对待大型地震的余震一样,虽然稍许有些吃惊,却并没有太过慌乱,只是静静的注视着情况的发展。跟预想的一样,数秒之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震动慢慢的停了下来。

「嗯」,已经基本冷静下来的莉莉西亚学姐将手指搭在下巴上。

「刚刚书架震动的时候,那个一直在叫的呻吟声也变大了呢」

「啊,的确如此。之前由于过于混乱没有注意到,第一次震动的时候也是如此呢」

当这么考虑着的时候,基本已经冷静下来了。应该说,从之前开始,那个《呜喔呜喔呜啊啊啊》的声音就一直忽强忽弱的响个不停,稍微已经习惯了一些。

莉莉西亚学姐貌似也是如此,即使在书架再次嘎嗒嘎嗒响起来的时候,也还保有「嗯,嗯」仔细观察思考的余裕。

这样一来,怪奇现象也消失于无形之中了。

结果在那之后,两个人用了大概15分钟进行调查,并得出了某个结论。然后由于天色已晚,我们比较干脆的离开了图书室。

从结论来说,图书室的那个,根本不是什么怪奇现象。

「还真是给人捣乱的现象呢」

「的确是。知道真相之后,不禁觉得当时的害怕好空虚啊」

「我、我才没有害怕呢」

「是是」

对于都吓到两人抱成一团了还要嘴硬的莉莉西亚学姐,我苦笑着走在她身边。

在早已日落西山的现在,为了送莉莉西亚学姐回家,我正走在夜晚的住宅街上。由于不是打工送报纸时的负责区域,平时基本没怎么来过。真正走走才发现,这个林立着有品位住宅的地方用闲静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虽然达不到高级住宅街的程度,但是在这种乡下地方,这里应该是中流以上阶层聚集的住宅区吧。

在我好奇地左顾右看时,莉莉西亚学姐似乎还是压抑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情,再度提起那个已重复多次的话题。

「说起来,那个呻吟声是『值班室要坏掉的空调室外机所发出的声音』这种显然的要死的原因的话,校方也应该及时加以处理才对吧!从这个意义来说,这也是学生会的失职吧!」

似乎学生会总算是躺着也中枪了。我苦笑着答道。

「不,再怎么说这也……。值班室跟学生基本上没有关系啦,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吧」

「哼。还有图书委员也是的。就因为那个明显是最近才移动到那里的恐怖小说类书架完美的把通气口给堵上了,才会造成架子与震动以及呻吟声共振放大的!」

「虽然这么说,图书委员一般也不会待到值班室的暖炉开始使用的时间啦」

「真是的。因为是空调搞的鬼,所以这个怪谈的发生时期才会限定在夏天鬼故事高峰期呢」

「因为在这一带,天冷的时候用的不是空调而是暖炉呢。但是最近值班室的暖炉又出了故障,只好用空调应急,所以夏天时的怪谈才复活了」

知道真相之后,还真是平淡无奇,随处可见的现象。书架会咔嗒咔嗒的震动,也是因为本身装配的不大牢靠,然后加上音响的振动或者通风口的风的影响而已。而日光灯的明暗闪烁,也不过是隔壁值班室开始用电的时候图书室的电压就有些不稳,仅此而已。

莉莉西亚学姐的心情掉到了谷底。看起来,是对于浪漫的独家新闻竟然如此虎头蛇尾相当不满。

还是不要去触及这方面比较好吧?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又觉得反正心情已经不好了,干脆还是单刀直入的问好了。

「那么,莉莉西亚学姐,报道要怎么办呢?之前好像是完全以怪奇现象为前提所整理的吧?要重新做一份吗?」

「呜……」

莉莉西亚学姐无力的垂下了肩。

「呜,早知道就在暖气开始用之前赶快回去就好了……」

「这个嘛,是这样没错啦」

「哼……这不都是因为你尽在做些多余的事情吗!」

「现在想起来的话,袭击学生会办公室部分也完全不需要呢,哈哈哈」

「这不是该笑的事情!」

莉莉西亚学姐怒发冲冠again。嗯,这种完全无视重力的头发运动才是比什么都要不可思议的现象吧。而且只要自己对自己取材就好了……这样的话说出来无疑会是火上浇油于是还是闷在心里吧。

「那么」,我转回正题。

「报道要重新做吗?如果要做的话,我也会陪你就是了」

「哎?」

停下脚步,莉莉西亚学姐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我也脸上有些发烫,一边挠着脸颊一边避开她的视线回答道。

「那个……别看我这样,其实也是颇受良心的谴责啦……啊哈哈」

对于我的模样,莉莉西亚学姐似乎呆住了……不过随即带着笑意,耸了耸肩。

「您这个人啊,真是的……。……其实也没什么的。不过我也没资格说别人,这点自觉还是有的」


「虽然这么说……挪用了预算去买CCD摄像头却不会使的放送部员也就算了,这样对外部学生乱来还造成了实际危害,可以说是跟学生会的理念相背的……」

自己乱来自食其果的话是没问题啦。对莉莉西亚学姐,造成了无法一笑了之的伤害,我……应该说,设计这次事件的会长大概会非常在意。

——不知是不是稍微看穿了我的想法,莉莉西亚学姐用些许温柔……也有些许寂寞的眼瞳望着我。

「外部学生,吗……」

「?」

「不,没什么。算了,就不用帮我修正报道了」

这么说着,莉莉西亚学姐再次迈步前行,我赶紧跟了上去。

「不,但是,这事就不能……」

「我说行了。再说了,报道也不会重做」

「哎?」

我不禁有些困惑。然而莉莉西亚学姐却干脆利落的说道。

「就用现在的这份了。在夜晚的图书馆,怪奇现象发生了……就这样的报道」

「等……那样不大好吧?明明知道实际上不是怪奇现象还写成这样的报道的话,稍微有些——」

对于面露窘色的我,莉莉西亚学姐……露出一如既往的坏坏的笑容。

「没关系的,说穿了这也是一种娱乐!歪曲,隐藏事实什么的还不是小菜一碟!哦呵呵呵呵」

「还是一如既往的爽快地腐烂了呢」

啊,感觉……担心她真是亏了。我不禁耷拉下了肩,而莉莉西亚学姐仍然继续着她的主张。

「没有火的地方自己点一把就好了,就是这样的理念」

「呜哇,太差劲了!史上最差劲的女主角就在这里!」

「开玩笑的啦,怎么说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危险思想啊。虽然没有……怎么说呢,应该是,有火的地方也不救吧」

「感觉那样也很差劲……」

「哼,要是会出现被害者的话,我也是不会吝于救火的啦。只是,即使会有点危险,也不会干往焰火上浇水这样不通人情的行为,就是这样」

「哈……好像明白了,好像又没明白」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在独特的理念驱使下行动的人啊。总感觉……这个人没有进(没能进)学生会,而是自己搞起社团活动的理由,以及她和会长明明很多地方都气味相投,结果却反目成仇的理由,都稍微有些明白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注意到我一张苦脸,体贴的莉莉西亚学姐突然高声大笑起来。

「哦呵呵呵呵!身为新闻部部长的我,藤堂莉莉西亚,怎么可能会将难得的捏他自重掉呢!」

「哈……」

「这并不是在捏造事实!我并没有要把所知道的全部东西都报导出来的义务!」

「嗯,嗯……」

听到我的附和,莉莉西亚学姐稍微降低音调,轻声呢喃道。

「……不然就对不起那个,一边害怕又有些开心的将经验谈告诉我的木原同学呢」

「……啊」

「而且……我很开心。和您两个人一起,因为怪奇现象而害怕。啊,虽,虽然我并没有害怕啦!……我觉得,像那样的event,不用专门用报纸来解释清楚真相,也是可以的」

「……是这样啊」

稍微放慢前进的步伐,眺望着莉莉西亚学姐的背影。

……这个人的想法,与尽量想让校内安定下来的学生会,多半是不会相容的吧。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却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

为什么呢。

像这样挺着胸膛迈步前进的莉莉西亚学姐的背影,显得十分的耀眼。

「……真的,根本不是什么配角啦……学姐你。何止如此……与我这样的人相比,更加……」

坚定的以自己的方式活着。与此相对,我却……

「?你说了什么吗,杉崎键」

「没,什么也没说。……好了,好想回家以后泡个澡暖和一下呢,两人一起」

「说的没错,真想赶快躺在浴缸里把那段笨蛋一样的经历忘掉呢,两人一起——一起你个头啊!」

「莉莉西亚学姐,很喜欢这种即兴吐槽呢」

「吵,吵死了!人家是天然!是真的说到一半都还没有发觉而已!真是抱歉啦!」

怒气冲冲往前走着学姐,让人感到无比可爱,我苦笑着跟了上去。

……学姐,吗。

是啊……和这个人,也快要说再见了……

「已经到了哦」

正低头这么想着的时候,莉莉西亚学姐说道。看起来,终于到了藤堂家门前了。我看看我看看、好不容易来到豪宅,也让我拜一拜——

「……………………」

做不到。

应该说。

没有看到家。

正确一点说,没有看到,家屋的本体。

「怎么了?啊……不过嘛,没办法啦,给你上杯茶也不是不可以的哦?不过要再走十分钟左右就是了」


「…………是这样吗」

正如字面所表述的,在围栏的大门里面是面积大的令人咂舌的庭院。导致屋的正体因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