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回想1

「……打扰了」

当她说着这句话走进病房的时候,我一时间有些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啊……呃、那个……」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眼前的女孩……这个穿着跟我同样的中学制服的小个子女生,依旧低着脑袋,用着快要听不见的声音轻轻地说道。

「……讲义……」

「……哎?啊—,啊,对对,是这么回事呢。谢谢你。……那个、呃、快请坐吧?」

我多少恢复了一点平静,像对待平时的探望者一样,请她在自己的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片刻之后,她很快地抬起头,视线在椅子和我的脸上飞快地一瞥,又低下了头问道。

「……为什么呢?」

「为、为什么是吗。因为我想难得有同班同学来看望自己,很想聊一聊……不、不是吗」

我试着用反问套着对方的话。……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没错,我对于这个方才走进病房的人……这个看上去只有小学生一般大的女生,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一点印象。不过,既然对方说给我带了课堂的讲义过来,那恐怕应该是三年四班的同班同学吧。以往这种事情应该是一直都由志乃在做的,或许今天对方是有什么事情也说不定。

但是,即便如此……。

「请坐吧」

「……嗯……」

勉勉强强地点头同意了之后,眼前的女生避着我的视线坐了下来。而我则是小心翼翼的不让她看出我的意图,对着她打量个不停。

……对于我刚才的问话没有表示反对,也就是说,果然是我的同班同学吧?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也实在是没有自信。至于原因……尽管她一直低着脑袋,但是在我的记忆中,却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这张脸的存在。

原本,我在三年四组所度过的时间也确实短暂得很。因此迄今为止,像这样同班同学给我送讲义过来,我确记不得对方名字的事情……说来惭愧真是时有发生,但是那至多也只是「脸和名字联系不到一起去」、或者是「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样的程度而已。

像现在这样「连这张脸都没有什么印象」的情况,还是头一次遇到。

「…………」

「那—个……要喝点什么吗?」

「…………」

对于我的提问,她只是摇了摇小脑袋,算作了回答。眼睛还是看着下方,不肯和我对视。……原来如此,如果在学校的时候也一直是这个样子的话,我不记得她的长相或许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虽然多少有些明白了的感觉,但是实际上这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虽然这么说有些失礼,但是我对于这个女生的事情……根本是一无所知。

总而言之姑且先是劝对方坐下了,接下来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呢?本来自己的性格也并不是很积极。不过即便如此朋友倒也还算不少,只是在和别人交谈的时候,我大体都是充当「聆听者」的角色,这一点应该和自己的性格也有关系。

尤其是眼下自己正处于住院中的状态,所能提供的话题实在是贫乏得有限,反倒是想要了解的事情却有一大堆。

「…………」

就这样,时间在无言之中一分一秒的过去。更让我为难的是,看来这个女生好像不是那种因为寡言少语而「静得下来」的类型。只见她坐立不安、有些很是不好受的样子。……真是没办法。虽然我还不太擅长由自己抛出话题……。

「那个——」

我下定了决心,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天气真不错呢。你看,窗外吹进来的风让人觉得很舒服不是吗?」

「……外面……风、很大,很讨厌……」

「啊,是、是这样吗」

「……都快被吹得飞起来了……差不多有八间Da○so那么大……」

「为什么要选百元商店*来做风速的基准啊。而且每个店铺大小又不会一样的啊」(百元商店Daiso,即大创百货,日本有名的百元连锁。当然不是用来做风力的单位的……)

「…………」

呃——,好吧,貌似对话就这样到此为止。辛苦了。

…………。

刚、刚才是我的错吗。搞、搞不好真的是这样呢。现在这种时代,用天气来充当话题早就已经过时了呢。刚才那段长长地吐槽也是,怎么想都是无聊透顶到了极点也说不定。

呼……真是的,栗花落杏子,你这丫头就是一点都不机灵呢。所以才总是被别人说顽固和老气横秋的不是么。

好,那么就再找些同龄女孩子们更起劲的话题吧。

「对了对了,听说学校附近好像新开了一家甜点店的样子呢。等到我出院了以后,一定要去尝一下呢」

「……不过一点都不好吃的……」

「是、是这样的吗」

「……嗯……说『健康第一』什么的……一点都不甜……」

「虽然是甜点但是不甜的吗……」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甜点了……」

「是、是这样啊……」

「…………」

「…………」


这、这糟糕的氛围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明明以为是个好话题,已经拼尽全力地尝试着进行初中生的对话了嘛!啊啊,果然不习惯的事情是不能乱做的。真是之前的准备功课没有做足呢。所以才说我这个人就是不行啊。

就是因为这幅狼狈相,所以我才一直会被别人说「栗花落同学,脑袋看上去『好像很聪明』呢—」的吧。只、只是因为我的态度一直都比较冷静而已,如果以为我是那种学识渊博成绩优秀的人的话可是大错特错了哦!

……呼、呼。我要冷静。就算自己的兴趣爱好再怎么老气横秋……我这长时间住院的经历也不是白来的……检查和住院的闲暇时间我也不是白过的,就让你见识一下!

「对了对了,最近有什么中意的漫画吗?别看我这样,NA○A啊,还有交响○人梦还是有在看的哦」

怎、怎么样!在住院期间,我也把这些『年轻人中流行的漫画』好好地读过了!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老气横秋的栗花落杏子了哦!

然而,女生依旧维持着低着头的角度,倾过了脑袋说道。

「……总觉得……有点老……?」

「哎哎?!怎、怎么会……。咳咳、嗯哼。那、那么,你现在又在读些什么呢?」

「哎……。……我在……。…………」

「?怎么啦?」

本来就有些坐立不安的小身子,这下又开始有些扭扭捏捏了起来。脸虽然完全地向着地板垂着,但是脸颊上涌上来的红潮还是清晰可见。

「我、我……我呢……」

「…………」

总觉得好像有些难为情的样子……。话说回来,像这样的日常会话也会让她如此焦急不安,那么在学校的时候她又是如何——。

「……喜欢……○拉A梦……」

「……哎?」

「…………呜」

眼前的女孩子脸涨得通红,垂下的脑袋早已经没了遮挡的意义。

而我……听了她的话,看到了她态度以后,我的脑海里充满了「根本就没有立场批评我的选择过时呢」、「这种程度的回答就会难为情得面红耳赤,平时根本就没法跟人好好对话呢」——这样形形色色的感想,不过……。

虽然毫无理由,但是比起这些感想来,我最先体会到的,最强烈的想法是——

「呵呵」

这个孩子,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好孩子——我可以确定这一点。

「……?」

看着一下子笑出声来的我,她抬起了眼睛。严重闪烁着怯生生的目光……而我则是一边笑着,一边对她解释道。

「抱歉哦,我没有嘲笑你在漫画方面的兴趣的意思的」

「……呜呜」

但是女孩一听,又一脸难为情地深深地低下了头。

我……因为自己不知不觉中,很是中意眼前的这个小个子腼腆女孩的关系,于是真诚地向她道歉道。

「对不起」

「?……为什……么?○拉A梦的事情……?」

「不是的。对不起。实际上……说来惭愧,虽然我们是同班同学,但是对于你的名字……不,对于你的事情,我还是一无所知」

对于我的道歉,她只是「嗯……」了一声,不带变化地回答道。

「没事……反正……大家……都是这样的……」

「是这样啊。不过,还是对不起。我应该在开始的时候就告诉你的」

「这种事情……没关系的……」

因为不知所措的关系,她把头别了过去。

对此我却没有在意,仍然向着她露出了微笑。

「那么,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栗花落杏子。啊,写法稍微有点特殊。是栗花的——」

「……我知道的」

「这样啊。也是呢。因为你给我送讲义来了嘛。非常感谢」

「……没什么的……。……因为三原同学来不了……所以老师……叫我代为……跑一趟……」

「即使是这样,还是要谢谢你。……接下来,轮到你了哦?」

「?」

看着歪着脑袋表示不解的她,我稍稍地使了点坏心眼。

「自我介绍啦」

「!呜、呜呜……」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像她这种类型的人,应该是对于自我介绍这种事情极为不擅长的类型。然而明知这一点,我还是再一次地向她如此要求道。

她的视线……迅速地向我一瞥,又落回了地板上。

「……我只是……来送讲义……而已……」

「不过,既然是同班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么」

「啊……得回去……看蜡笔○新了……」

「小新开始的时间还早着呢」

「这个……那个……我家、很远的……」

「如果家里很远的话我想老师是不会拜托你送讲义来的哦?」

「…………呜」

也不知道是不是下意识的行为,只见她叉起了双手,嘟起了小嘴。意、意外地可爱的人呢……。而且,奇妙地激起了要欺负她的冲动。


「好啦好啦,放弃抵抗、老老实实地自我介绍不好么?」

「……呜呜……这样下去的话……回不了家了……」

「说得对呢。那么,就先自我介绍——」

「但我拒绝」(JOJO的奇妙冒险第4部中的人物岸辺露伴的名台词)

「一下子强硬起来了!」

「……呜呜,对不起……。这个……是定式而已……」

「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定式。总而言之,自我介绍一下有什么不好的嘛。就真的有那么讨厌吗?」

「嗯……硬要比较的话比起糸○重里来更讨厌……」(糸井重里是著名的创意策划人、策划了很多著名游戏、广告和电视节目)

「这到底是以什么为基准比较的啊!而且微妙地对糸井○里先生很失礼啊!」

「呜呜……人家受够了啦……我要回去嘛……妈妈……呜呜……」

「怎、怎么会,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你会反感到这个地——」

「好想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讨厌到了这个地步吗?!再怎么说也对自我介绍讨厌得太离谱了不是吗?!」

「嗯……讨厌……。……因为……」

「因为?」

「难为情——。…………。……因为,『自我介绍』会把爸爸,给杀掉的……」

「后面半句是编出来的吧?!而且这理由追加得也太离谱了吧?!」

「呜呜……人家才没有说谎……樱野一族代代都是,在历史的阴影中,跟『自我介绍』进行着激烈的战斗嘛……」

「为什么啦,为什么『自我介绍』会变得跟恶势力组织一样啊……呃,啊咧?」

「哎?」

「你……是姓樱野,没错吧?」

「啊」

注意到了在对话之中不经意地说出了自己的姓氏的事情,这个女孩……樱野攥紧了膝盖上的拳头,低下了头。她的脸颊,已经红到了让人觉得有些可怜的程度。

而我……则是停下了恶作剧,尽可能温柔地……把手放在了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孩的小脑袋上,再一次地询问道。

「你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呢?」

听了我的提问。眼前的她……虽然紧紧咬着嘴唇……虽然浑身微微发抖,但还是做好了一副破釜沉舟的觉悟,用自己的双眼看着我说道。

「樱……樱、樱野……栗…………。……樱野栗梦……。十、十四岁」

「嗯,做得很好哦」

终于,我感到自己开始有些明白了这个孩子的事情。

「……呜……呜呜」

向着她哼哼着的小脑袋,我不经意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到了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跟人不能交往的程度,却依旧如此地「纯粹」呢。

「哈呜?」

「呵呵……乖~乖~」

「啊呜」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是我还是下意识地……情不自禁地,对着她的小脑袋毫不客气地、轻轻地摸个不停。

这就是你和我之间的第一次相会,你还记得吗?小栗。

那个时候,你露出了虽然带着一丝羞涩,但还是很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的,纯粹的笑脸。

从那之后,这张笑脸,一直都是我的宝物……而对于现在『终结』近在眼前的我来说,它又是我最强的武器哦。

所以啊。

在我的面前,再摆出一张扑克脸可是不行的哦,小栗。

你知道了吗?

这个,作为我们之间的,第一条约定。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