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第一话~在挽回人气的学生会~

「进、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内容说道。

瞬间,由于某件事的缘故……微妙的尴尬气氛笼罩在我们之间,不过详细缘由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唔嗯,虽然这对一名执笔者来说是不合格的,但还是请容许我略过此处。请各位读者像往常一样尽情享受小说化的会议部分就好。

会长像是要驱散这尴尬的气氛一样猛力干咳了几声,重新开始了本次会议议题的解说。

「我认为最近『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剧情展开变得很被动了呢!」

「哈啊」

有气无力的回答是过不了关的吧。会长将视线死死地盯在我身上。

「才不是『哈啊』吧!执笔者可是杉崎你啦!给我打起劲来好好写啊!」

「那个,虽然执笔者是我没错……不过,基本上我只是如实对会议内容进行记录而已,所以这应该是你那边的责任吧……」

「才不是那个问题!最主要是『进攻性的姿态』不足的问题啊!就算是要你执笔来如实记述某件事,那也还是有很多方法能体现出『进攻性的姿态』的,对吧!」

「那个……比如说?」

「只在小说版里出现原创角色之类的」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我们全员一致吐槽了。知弦姐带着叹息劝诫道。

「小红,那个不管怎么看都太过进攻性了吧」

「才没那回事!这个固然是有纪实性质的,可在那之前它本质上是轻小说啊!轻小说可是以『有趣』为第一优先要素的究极的娱乐品啊!」

「哦,哦哦,会长很少见地说出了『很那个』的话……」

在小真冬这么感慨着的时候,深夏却「可是呢」反驳道。

「虽然我也觉得有一定道理,但是让杉崎擅自追加原创角色这也……」

「我也不是说一定要追加原创的角色啊。不过虽然只是在记述事实,但是我认为对于执笔者的杉崎来说,可以下多点功夫深挖的地方还是存在的哦」

「呼嗯?」

「像是把第一人称变为『吾』之类的」

「不觉得很恶心吗?又不是残响死灭」

吾想像了一下。真是够恶心的。

「那个,用『mengye○zuo』老师的『nao○・diyu』的风格来写怎么样?」

「小红,你肯定没看过梦○久作老师的作品吧?」(梦野久作的作品『脑髓地狱』,被称作日本推理文坛四大奇书之首)

而会长的话让我们不由得联想起了很多奇幻系的小说来。

「对了,把杉崎的独白全部改成爆笑独白,这个很不错啊!」

「请不要对我其实是非常有搞笑天赋的天才这一隐藏设定抱期待好不好!」

「那么,就像HUNTERxH○NTER里登场的角色一样,会根据状况进行冷静的分析、推理,以此来吸引读者之类的?」(富坚义博的HUNTERxHUNTER,在学生会系列里也已经多次出现了吧)

「在这种白痴会议中那样绞尽脑汁地分析、推理这种事实,已经够滑稽的了,这种根本不可能实现啊」

「还有……设下一堆惊天动地的叙述陷阱之类的!」

「你到底对普通的高中二年级男生有怎样的期待啊!」

「对了!其实杉崎你就是犯人,这个设定我觉得很不错!」

「那是什么情况!现在可是什么事件都没发生的吧!倒不如说这就是本书最大的卖点吧!」

我的反驳,不知为什么被知弦姐的「啊啦」打断了。

「在这样日常的聊天背后,其实Key君在以平均一话一人的频度杀人的话就太美妙……啊不、是太让人吃惊了呢」

「我才是最吃惊的吧!」

这样的陷阱连现实中的我都已被骗到了!

「键,就是那个啊、双重人格吧?」

「为什么连深夏都来掺一脚!?」

「啊,原来前辈一直说的『打工』,就是指的杀人啊」

「啊啊!出现了好多互相呼应的新设定!」

从主人公被全体女主角们打成杀人犯这时刻起,我觉得故事已经焕然一新了。

于是我强行改变了对话的方向。

「会长,让我们回到原来的议题吧!原本我们只是单纯要讨论让小说中出现『进攻性的姿态』吧!」

听到我的话,会长醒悟了过来,哼哼的干咳了两声。

「是啊。也不是一定要让杉崎做犯人才行。而且仔细想一下的话,要是杉崎是犯人的话,那就完全没有意外感了」

「连惊讶感都没有的犯人,他的存在价值……」

我是那种连叙述陷阱都设置不了的悲剧主人公吗。难道我有那么不受读者们信赖吗。

「总之,我想进攻!最近的故事什么的,这都到了正篇的……那个……」

「第九册」

知弦姐提醒道。

「对,都已经到第九册了!看都看烦了吧,九卷。因为读者们连续八卷只是都在看开会的情况啊!」


会长的发言得到了女性阵营的一致赞同。

「真是的。都没有一次打斗场景呢」

「真是的。学生会里连一个美少年角色都没有追加」

「真是的。连一个领便当的都没有啊」

「喂喂你们这些家伙都给我打住!特别是那边那个超S三年生」

搞什么啊。这个学生会欲求不满程度很严重吗?……好。既然这样,那我也来说点什么吧!

「那么,再追加一个女主角怎么样?」

「您请您请」

「这个难道是鸵鸟俱乐部的忽悠术吗?」(ダチョウ倶楽部/鸵鸟俱乐部是日本的一个三人搞笑组合、《您请您请》是他们的一个经典段子。A:这事我绝对不干!B:你不干啊?你不干我来啊!C:你一边去我来!A:……那还是我来干吧。B&C:您请您请您请!)

被拐到意外的地方去了!就在我愤慨时,会长用轻蔑的目光鄙夷地看着我。

「因为啊,给杉崎新的女主角……。要真的是个能把人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的话,现在也就不至于受到这种待遇了」

「唔、唔唔唔……」

紧随其后的是姐妹的冷嘲热讽。

「先别说新的女主角了,连现有角色都还没搞定半个呢吧?」

「虽然真冬告白过,不过已经处于半被甩状态了呢。倒不如说比初始状态还低一层呢」

「呜唔唔唔……」

而最后由知弦姐发动了致命一击。

「话说,不管新的还是什么的,Key君你的物语里有女主角吗?」

「呜、呜哇啊啊———————————————————————————————嗯!」

我大嚎起来!什、什么啊!就算再怎么傲娇,我的心灵对『傲』的抵御耐久值也不是无限的啊!

我趴到了桌子上哭了起来,这时坐我旁边的深夏轻轻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别伤心了,键。我喜欢你哦。可不是作为朋友之间的那种哦。而是异性之间。这份特殊的感觉,我可以确信是恋爱。我已经被你攻陷了」

「深夏……」

对了,差点都忘记了,这家伙最近好像到了娇羞期了。好像在隐瞒着什么一样,不过前几天她自己突然对我们宣布到「各位,我最近进入娇羞期了!请多多关照!」,看样子确实是这样没错了。……就这么宣布一下就进入娇羞期了?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对此抱有很大的疑问,不过既然是她自己这么说的,那就没办法了。就当作是进入娇羞期了吧,虽说我们学生会全员貌似都不这么认为吧。

我擦着眼泪看着深夏,深夏正害羞地微笑着。

「没错,你是特别的哦。因为……面对着一个心情低落的人,能让我不受良心谴责地产生『好想揍他』的想法的,只有以你为对象的时候啊!」

「谁能忍受得了那种恋爱啊啊——————————!」

「咻——咻——,两人好亲热呢」

「嘿嘿嘿,好害羞啊」(摩拳擦掌!)

「我的后宫还真是棘手啊!」

感觉所有人的好意都扭曲了吧!把娇羞当做一种夸奖的话那完全就起不到原本它该有的作用了吧!话说别害羞着使出能把人腿踢断的飞腿来啊、深夏!那是什么反应啊!

「既然是你们说的,那我可要真的带个新的女主角来哦!」

『您请您请』

「呜……哼、哼!那你们就等着瞧吧!等我和新的女主角卿卿我我如胶似漆,到那时候你们再嫉妒懊恼我可不管的哦!」

「啊,抱歉,键,因为我喜欢着你的啦,所以嫉妒的话就会很普通地揍你哦」

「在『娇羞期』会有的优点,你还真是完全没有呢!」

「完全没有是什么意思,竟然说完全没有!很失礼哎!明明有很多的吗,『娇羞期的优点』……简称『缺点』嘛!」(娇羞期的优点=デレ期によるメリット,略称デメリット=缺点)

「那不就是缺点吗!该死,既然娇羞的话,那至少也该让我自由地牵个手什么——」

「我揍!」

「呜呀!?」

就在我准备拉起深夏的手时,像往常一样被揍了。我一边捂着脸颊,一边向她强烈抗议!

「这不果然没有在娇羞吗!」

「没那回事哦。在娇羞哦。来,摸摸,挠挠」

深夏摸了摸我的头,又挠了挠我的脖子。这、这是……好有情侣味的杀必死啊!岂只是我,连其他成员也都无法掩饰自己动摇的心情。

啊、这样啊这样啊,虽然牵手还为时过早,只是摸摸头的话那就没问题的啊。好,那我也向深夏的头伸出手——

「我打!」

「呜哇啊啊啊!?」

又一次普通地被打了!而且这次是打的是另一边脸!连我爸爸都没有打过我!(初代高达里阿姆罗的经典台词)

我被从椅子上打飞出去,躺倒在地板上,捂着脸颊,向着完全没有丝毫歉意的深夏抗议!

「为什么啊!」

「没为什么哦。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想碰你的时候当然就会碰你,但是你没有碰我的权利哦」


「那种一方通行的好意是什么啊!说到底你们姐妹俩一个样,都讨厌男人吧!」

「不,和真冬不一样哦。只要有我的许可,你要碰我也是可以的哦」

「原、原来如此。是少女的心理准备的问题……这回事啊。那、那么,请给我许可吧!我现在就非常想摸深夏!拜托了!」

好不容易呆在地板上、于是我就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请求道。虽然感觉到周围的女性向我投来了超轻蔑的视线,但是这可是能摸喜欢的女孩子的大好机会,绝对不能放过!

深夏稍稍考虑了一下,向我说道「好吧」。

「那么,就给你许可吧。」

「哦哦,真的吗!那么……到底是哪种程度的许可呢!摸摸头吗!挠挠痒吗!还是说、牵手——」

「不,我允许你『揉』吧」

「哎!?不、不会吧……难道说……呜哦!」

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向了她丰满的胸部——

「肩哦」

「嗯,实话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即使这样也很开心了!终于能碰触到深夏了!」

「哦,那么,那就拜托了马上来吧!」

「鄙人了解了!」

于是我开始很开心地揉起深夏的肩膀来。唔嗯,好幸福啊。……虽说在以前这种接触还是有的,不过多亏了我之前的那种焦虑感。让现在的我感觉到这次接触来之不易,真是非常幸福啊。

看着嘿嘿地一脸幸福地笑着的我,学生会成员们说着「还真是完完全全被骗进去了呢」「恩,被虚幻的娇羞蒙蔽了双眼,很开心地让人使唤来使唤去呢」「要是姐姐肩膀疲劳恢复了的话拳头的力量也会随之上升,之后前辈被打受的伤又会更加严重……」之类的嫉妒的偏见,但是我依然诚心诚意地揉着深夏的肩。

这样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吧。深夏说已经够了,于是我回到了自己位子上,会长开始继续进行会议。

「虽然话题完全脱线了!总之,我认为『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必须要进行改革」

「改革啊……。那可是很困难的哦」

小真冬站起来伸出食指指着我们插话道。

「能够高明地在系列作品中进行所谓的『挽回人气的举措』的成功案例,很少哦。明明是异能战斗系小说却变成以恋爱喜剧为主的,明明是推理小说但主体却变成了战斗为主的……甚至还有没有任何前兆铺垫就跑到异世界去的格斗漫画」

听到这番发言,我开始小声嘀咕了起来。

「明明是后宫喜剧,不过还硬加进BL元素之类的……尤其是在番外篇里」

「虽然不知道你刚才在念什么,不过总之,随意加进新元素只会会起到产生悲惨状况的反效果,这就是真冬想说的」

「唔嗯……确实可能会很悲剧……」

不知为何会长边盯着我边点着头。但是,会长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提出了新的提案。

「也不是非要对内容进行大改啦。比如说……对了,改标题之类的!」

「改题?加上个『Z』或者『GT』之类的?」(从《龙珠》到《龙珠Z》和《龙珠GT》)

对深夏的疑问,会长以「对啊!」回答道。

「不过不是那种小改,干脆一口气换个全新的名字不是挺好的吗!」

「确实这样会引起读者讨论呢」

知弦姐也很少见的肯定了会长的提案。会长则双目放光地「对吧对吧!」地喊道。

「虽然是很有小红风格的随口而出的提案,不过倒不算太跑题啊。更换标题确实很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最重要的是、恢复了新鲜感呢」

「就是啊!而且新读者就此加入的可能性也很大的呢!」

还真是很符合会长的,虽然大胆但又有可行性的想法。所以,这次我们又全员一起讨论「在该题的精神下、如何去具体实施」这样的议题了。

「比如说,『新・学生会的一存』之类的……」

「杉崎,你的想象力太贫弱了」

「呜咕。那……对了。考虑到以「俺」这个主人公为第一视点,赶时髦地将「俺」加入标题怎么样?」

「多像工口游戏的想法……」

会长有些不满……不过话说她为啥会明白这很有工口游戏的味道呢?算了,这点就放过它不去追问了。

以我的提议为架构,深夏与小真冬互相提出了具体的提案。

「那么、那么!『我的斗志很少』略称『友少』怎么样?」(我的朋友很少=僕は友達が少ない,简称はがない,我的斗志很少=俺は根性が少ない,简称也是はがない)

「一点都不好!尤其是那个略称让人产生联想!」

「那么那么,前辈。『或许我喜欢着男性』,略称『钢炼』怎么样?」(或许我喜欢着男性=俺は男性が好きかもしれん,略称ハガレン,同钢炼的简称。)

「都说了注意一下略称——不对,这个原标题本身更令人在意啊!」

「那么,『我的烤山芋不可能这么焦』,略称『俺妹』!」(我的烤山芋不可能这么焦=俺の焼き芋がこんなに焦げているはずがない,简称俺いも(芋的发音同妹,为いも),与俺妹同音)


「唔嗯,我说你太过重视略称了,有种内容是什么都无所谓了的感觉啊」

「『我们没有翅膀……而且连干劲都没有』,略称『俺翼』怎么样?」(我们没有翅膀,某18禁GalGame,居然不是真冬喜欢的BL系)

「唔嗯,为什么小真冬会知道那一系的游戏标题和略称先放下不管、这个标题从某种意义上说好符合这个学生会啊!虽然很让人遗憾!」

「『我们都是○笑族』」

「完全抄袭啊!而且好古老!不管怎么说门槛也太高了!这样不就非得搞出彼○武、明石家○刀鱼和岛田○助那个等级的笑点来才行了吗!」(我们都是搞笑族/オレたちひょうきん族,1981年~1989年播出的搞笑节目。彼得武、明石家秋刀鱼和岛田绅助,均为其中登场的著名搞笑艺人)

「要是那个可行的话,『跨过我○尸体』略称『俺尸』也应该行呢!」

「名作RPG!不过我可不想早逝!虽然对生孩子很有兴趣!」(俺の屍を超えてゆけ,PS游戏,剧情为受诅咒而十分短命的一族边生孩子边与诅咒抗争的故事)

「感觉你趁着吐槽的时候很爽快地吐露了自己的欲望啊?」

「总、总之。不用拘泥于加入『俺』了……」

由于两姐妹的意见太过令人遗憾了,所以我决定放弃『俺』。

知弦姐说着「确实」点了点头。

「虽然在标题中加入『俺』这个主意感觉不错,不过这个在业界已经是被用烂了的点子了」

「那就放弃两姐妹的那种抄袭标题的提案,使用完全原创的题目,怎么样?」

「比如说……『最近受到欺凌就会感到快感的、我』之类的?」

「虽然我对这个标题还是有一些疑问在里面,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啦」

「那么~」会长插入了我和知弦姐的对话之中。

「『又完美又聪明又是个美女的又是文武双全的又是冷静沉着的又是绝对无敌、还有超可爱开朗亲切好说话、还有还有……总之完美的会长大人,和我』如何!」

「修饰也要有个限度啊!『我』在这里很明显根本不需要吧!」

「不过原创度好高……」

「确实感觉会热卖……」

不知为什么两姐妹对这个标题评价很高。可恶,真是对审美错位的家伙!

哼,既然一定要加上『俺』的话——

「那么,『关于我的新娘们太美少女啦这件事』这种标题怎么样?」

多么崭新且优雅啊!这个肯定能热卖到在网上都引起巨大话题,这种预感——

『没有的哦』

「哎哎」

所有人都冷场了,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喷起我来。

「感觉这样子,围绕着一个目标兜了一个圈子有点过分了吧」

「就、就是哦!就好像『好像最近的轻小说只要取个这样的标题就会卖得好呢』这种想法的现实案例呢!」

「耍小聪明,这个词就是为Key君而存在的呢」

「自以为自己很有品味和创意的人,总是会自以为是地把别人的点子拿来卖弄呢」

被批得一文不值。呜……为什么会感到这么强烈的羞耻感!好像我第一次客观地意识到自己的中二病时一样!好羞耻!被人否定自己的品味,好羞耻!

因为太过无地自容,我慌忙改变了话题。

「并、并不是非要变更标题才行吧!再怎么说挽回人气的方法也不止这一种!」

「那倒也是……杉崎,那你除了改题以外还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哎?这个嘛……。标题以外的话……那个,变更插画师?」

「哎哎,插画拜托狗神煌老师就行了!能把我的究极的SexyBody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这可只有狗神煌老师能做到!」

确实,能把会长再现到和照片一样的程度,的确很让人惊叹。但是……。

「不对、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要在这里尝试一下。你看……就和同人志的魅力差不多的道理啊。虽然能把我们如实地描绘出来的,不用说肯定是狗神煌老师,但是如果加入其他不同的画风的插画,不是会让人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吗?」

「嗯!就像漫画版学生会那样?这也有一定道理呢……比如请谁呢?」

对会长的疑问,我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提案道。

「比如天野○孝老师?」

「那还真是相当具有进攻性啊!吓了我一大跳!」

「真、真冬等人的日常,好像和豹头○传说啊,吸血鬼○人D、最终○想系列完全没有交集啊……」(豹头王传说、吸血鬼猎人D、最终幻想系列均为天野喜孝担任画师的作品)

虽然会长好像很微妙地中意这个提议,不过被真冬很冷静地吐槽了。那么!

「那就拉森?」

「海豚先生啊!这个好!通过!」(美国画家拉森致力于自然保护,主要作品为自然风景,特别是大海)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会长,决定得太草率了!为什么我们小说的封面要是海豚啊!就算和内容没有关联也要有个限度吧!」

唔嗯,虽然会长能接受是很不错,但是其他成员却不认同。……既然这样!


「S○AP的草彅○行不?」(人气组合SMAP的成员之一,草彅剛,虽然主职是艺人,但是也会作画。)

『崭新的构思!』

致命一击!就在全员震惊到无语时,知弦姐小声说道。

「那、那样确实会在轻小说业界掀起波澜的……」

「对吧、对吧。那位可是位大师啊」

「大师画的封面……。……好、好震惊,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超级……超级引人注目!Key君、真是深藏不露的恐怖人物啊!」

「嘿嘿嘿,哪里哪里。那么,插画就拜托草○剛大师了」

『无异议』

就是这样,插画师的事情出人意料的将与John○y's商谈,现在先开始其他主题。(草彅刚所在的SMAP属于Johnny's事务所旗下)

「好,标题变更和插画师之外的挽回人气举措,果然就只有小说内容了呢……」

「但是前辈,就像刚才我们讨论的一样,内容只是对事实的原样记述,好像没什么可以更改的余地呢」

在小真冬的指摘下,我们陷入了沉思。这时,深夏一句「我说」提案道。

「虽然按照事实进行记述这点不好改变,那这样的话把现实中的会议方式改变一下不就行了?」

「会议方式?」

深夏「啊啊」地向着歪着头的会长点头道。

「比如……会议成员都是像『○○学生』那样有特定兴趣的学生,让那样的学生们聚在一起聊天的企划怎么样?」

「呜喵?好像很有意思……不过好像以前听到过这种事的感觉……」

「标题是『Seitalk!』」

「很明显是抄袭某综艺节目吧!?」(抄袭的是日本著名综艺节目Ametalk,Sei即生徒(学生)的生)

「你想,要是能出个『家电学生』什么的,收视率肯定会上升的」(家電芸人,Ametalk的嘉宾)

「又扯到收视率上去了!总之这种明显是抄袭的企画绝对不允许!」

「只要有趣不就行了嘛!」

「才不好!让普通学生来参加有什么用!不管怎样这是记述学生会会议情况的小说吧!?」

「那么,学生会的女性成员们在咖啡厅会面后就坦诚地开始Girl’sTalk……」

「唔……这个企划好像也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题目是『SeiTempsNouveau』(来自另一个著名节目グータンヌーボGoutTempsNouveau)

「这不还是抄袭!」

「话说,深夏。虽然你这么说,不过这种事你肯定是做不到的吧……Girl’sTalk」

面对我的责难,深夏扭过头避开我的视线。

「涞、涞没有那朱事。我当然也是做的到的,G、Girl’sTalk」

「你啊……把Girl’sTalk当作总之就是女孩子们随便聊天什么的啦就大错特错了哦。只从字面上理解其意义,可是会吃苦头的哦」

「知、知道的啦!都说我是做得到的啦,Girl’sTalk!」

「估计会变成一群狂犬互吠的状况。即使万分之一的概率下你能做得到,这些成员做Girl’sTalk什么的……哈」

看到我忍不住笑了出来,不光深夏,连其他女性成员也群情激奋起来。说着「我、我也是做得到的,Girl’sTalk!」、「啊啦,这种狂言是对谁喷的呢」、「就、就算是真冬也不是一直都是室内派的哦!」之类的反驳。

既然她们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于是我便提议道。

「那么,来尝试一下吧,Girl’sTalk。要是你们做得到的话,确实会对小说内容有崭新的改变的。好,请吧」

「呜……给、给我好好看着,键!一定会让你目瞪口呆的!」

深夏扔下这句话,便和其他人一起开始了Girl’sTalk。

女性成员全体暂时到走廊上去,片刻之后一个个地走入屋内。

最先进来的是深夏。

「啊啦……我是第一个到的呢」

放下了头发,迈着很谨慎的步子的深夏推开学生会室的门走了进来。顺便一提,因为是Girl’sTalk,所以在设定上我是不存在的。

深夏走到了她原来的在我旁边的位子,然后像往常一样背靠椅子半躺着坐下来——正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她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连忙端正了坐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揉成一团在脸上轻轻扑着。什、什么啊,这个奇特行为?…………。……啊、啊啊,是准备要补补妆!?啊、太浅薄了!太浅薄了啊,深夏!

「久、久等了~」

接下来走进来的是会长。总觉得她脚步很不稳,随时会摔倒。大概是因为想用模特步登场,然后失败了的缘故吧。就好像还处于开发初期的双足行走的机器人一样。会长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冲深夏微笑了一下。

「好、好早啊,深夏同学」

为什么要加上「同学」啊。虽然是在进行Girl’sTalk,但是还是保持以往的关系也没问题的。深夏也很生硬地回答道。


「我、我也是刚刚才到这里的说哎」

想用敬语语气而大爆死了。深夏,你太让人遗憾了啊!

这时,剩下的两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让、让你们久等了」

「啊啦,你们两个人还真早呢」

小真冬和知弦姐表现地比我想象的更自然。小真冬的默认模式就是使用敬语的,而知弦姐撇开那个扭曲的癖好的话,本来就是最适合参加Girl’sTalk的女性呢。

全员坐到了各自的位子上后,Girl’sTalk终于正式开始了……本应该这样,但是一股微妙的沉默氛围支配了现场。……搞、搞什么啊!这群家伙……没一个人有Girl’sTalk的话头啊!比想象中的还要遗憾啊!

因为现场的气氛僵硬到让人再也无法忍受,所以我就虽然违反规则但我还是开口说道。

「那个,各位想喝点什么?」

这里我不是作为杉崎,而是一位咖啡厅的店员询问道。马上全体打破了沉默,一个接一个地说出了自己的点单。

「草莓牛奶!」

「黑咖啡」

「给我拿Re○Bull来!」(嘛……其实就是红牛啦)

「真冬要DrP○pper就可以了!」(DrPepper,富含咖啡因的饮料,适合熬夜的人群提神)

「你们的伪装面具摘得也太快了吧!」

对她们太过自由的点单,我下意识地吐槽了。就在全员默不作声的时候,会长畏畏缩缩地小声说道。

「呜……那,那么……那么……。对、对了!hongcha!请给我来红茶!」

「啊、啊啊,对啊,这样才有淑女风格啊」

淑女也会点别的的啦。再怎么说只不过是印象的问题而已。全员便紧随着会长点了红茶,而我也再一次扮演起店员开始接受她们的点单。

「那么,要什么种类的呢?」

「种、种类?」

「哎哎,红茶也是有很多种类的。大吉岭啊、印度红茶之类的……」

「啊、啊啊,确实是呢。唔嗯……」

「……」

全员都扭着头不敢看我。喂……有没有搞错啊,你们。

我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她们,然后知弦姐耍小聪明地点了单。

「那、那我要大吉岭」

「……啊,请点我刚刚列举的以外的红茶」

「咕。……Key君,真是个让人讨厌的人……」

不不,再怎么说也该知道几种红茶才对的吧。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能说出一些种类的名称的。

场上一时充满了沉重的沉默气氛。但是……大概是觉得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好像下了决心似的,会长打破这种空气决定了点单!

「马、马撒拉!」(制作咖喱时使用的一种混合香料)

紧随其后,剩下的三个人怒涛般地下了单!

「姜黄!」(也是制作咖喱时用的香料,下同)

「肉豆蔻!」

「黑胡椒!」

「你们这是要做咖喱啊!」

这就是只有些微浅薄知识的人的悲哀啊!想都不想就跟着最先发言的人一起跑题了!看到全员都低头默不作声,我没办法只好再让她们点一次。

「算了。大吉岭也好,印度红茶也好,不用再装了,随意点你们自己喜欢的红茶就行了」

「午后」

「○顿」

「红○花传」

「放学后○会」

「你们关于红茶的知识太让人遗憾了!」

而且最后那个根本就不是红茶了吧!(午后即午后红茶,和立顿、红茶花传一样都是市场上常见的罐装茶饮料。而看过轻音的都应该知道放学后茶会吧……绝对不是红茶的名称哦)

虽然大家都点好了各自要的红茶,不过这里毕竟只是学生会室,不像某轻音部部室有人专门负责泡茶,所以最后还是很普通地用茶杯泡了点粗茶端给了众人。

知弦姐端起茶杯轻轻晃了晃,闭着眼睛很优雅地享受着茶的香气。

「这个……是阿萨姆吗。唔嗯,茶叶很不错呢。而且冲泡方式也很完美。技术很赞哦,店员先生」

「不敢当」

只是从堆在超市陈列柜深处,积满灰尘,快要过保质期,以半价买回来的劣质茶叶包,用随意温度的水煮过之后再咕噜咕噜地倒进茶壶里而已……这样的吐槽最终还是藏肚子里了

全员趁着喝茶稍稍喘了口气,然后终于开始了会话。首先提出话题的是深夏。

「虽然有点突然,不过,大家喜欢的少年漫画是——」

「喂!给我等下」

「我是很痴迷剑豪○死斗的——」(剑豪生死斗,某硬派战斗系漫画)

「都叫你等下了!STOP!Girl’sStop!」

「什么意思嘛,那种像是偶像单元里一样的专门用语」


虽然被小真冬用很冷的目光盯着,但我还是暂停了会话。

对着一脸不满的深夏,我激愤的喊道。

「你根本就没有打算好好做Girl’sTalk吧!」

「什么嘛。么那回事哦。你还真是见识浅薄啊。最近的Girls啊,可是会聊上个一两句少年漫的哦」

「那至少也给我聊海○王啊!会话中聊剑豪○死斗那算什么啊!」

「你可别瞧不起剑豪○死斗!那可是被奉为OL的圣经的哦!」

「绝对不可能!那是什么样的日本啊!总之,给我改个话题!改个更有Girl感的主题!」

「……没办法,知道了。不聊漫画,改以电影为主题的Girl’sTalk吧」

「唔嗯,虽然和年轻女性之间的会话还是有一些差异,不过聊电影的话也还不算差啦。好,那么Girl’sStart!」

「所以说、那么恶心的专门用语是什么啊!」

真冬又激烈地质问我道,我完全无视地注视着情况。

不过深夏迫不及待的就说道,

「那个,史蒂芬•席格的作品啊——」(StevenSeagal,美国演员,主演的当然是热血系动作电影,擅长合气道等多种武术。)

「GS!」(Girl’sTalkStop)

「略地真厉害!」

我双手交叉做出一个大大的×,停止了Girl’sTalk,然后抓起了深夏的头发开始编麻花辫!

「哇,住手键……快住手!只有麻花辫……只有麻花辫不行!」

「吵死了!哦呀哦呀哦呀!」

「呜、我……只有麻花辫是不行的!角色形象……角色形象崩坏了,使不出力气了!住手!快住手!变态!色魔!暴力狂!」

「闭嘴你这个暴力女!弄一下你的头发会死啊!真是受够了!我对你失望了!会话主题就由我们来决定!」

看着怒火中烧的我,会长和知弦姐小声地交头接耳着什么。

「感觉啊、杉崎、是不是迷失原本的目的了?」

「是啊。Key君原本是想证明我们搞不来Girl’sTalk的,不过好像已经完全忘掉了呢」

「嘛,对于学生会来说是家常便饭呢」

「那也是呢」

虽然感觉他们在说着很让我在意的事,不过算了。我放开了被编成麻花辫的深夏,向着全员提出了会话主题。

「请聊聊恋爱的话题!」

『哎哎~』

「哎哎你个头啊!好,GS!」(Girl’sStart)

「Stop和Start的略称都一样呢……」

从刚才开始小真冬就一个人在对我的专门用语挑刺,不过那种事就先不管了,Girl’sTalk再开。

深夏含着泪,边解着麻花辫边开始了会话。

「那个,我喜欢的是键。大家都喜欢谁?」

『!』

「GS!」

我面红耳赤地喊了停,然后大声向深夏抗议道。

「太直接了吧!」

「哎?什么?不是你让我们谈恋爱的话题的吗?」

「虽、虽然是那样!与其说是Girl’sTalk,倒不如说这已经是系列的高潮了吧!」

「什么吗,还真是会抱怨啊,键。那你说怎么办?」

「我就说了……要更含蓄一点!各个方面!要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开展会话,这才是Girl’sTalk啊!」

「感觉前辈的发言问题很大呢」

小真冬又在说些多余的话了,不过照样无视掉。我再一次表示Girl’sStart,深夏挠着头,一脸不耐烦地说。

「那个……。……我啊,一直在想。战争是不行的呢」

「是很含蓄!不过才不是那样子啊深夏!给我聊更有Girls味道的话题!」

「Girls味道……。……。……我很喜欢海啊。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就能完全抛开烦恼了」

「也好含蓄!而且这可真是听过上万次的老套台词了!不过不是这样子,要含蓄一点的,关于恋爱方面的话题!」

「什么吗……那一开始就这么说嘛。那么……大家、都喜欢什么类型的男性?」

唔嗯,这还过得去。有点Girl’sTalk的味道了。对深夏的问题,三人各自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给我买点心和玩具的人!」

「发誓会绝对服从我的人吧」

「能做到十六连打或者名古屋射击的人」(十六连打,高桥名人的特技,每秒按键16次。名古屋射击:游戏太空侵略者中的一种上阶技巧)

「你们想搞好Girl’sTalk的干劲是一点都没有的吧!」

因为会话太过让人遗憾,所以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虽然我已经对你们实际内容什么的早就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但至少你们也多少用点演技啊!太过忠实于欲望了,你们几个!」


「Key君还真是不明所以就开始发飙的人呢」

「啊啊,这就是磨灭个性的教育的产物吗?」

「个人认为你们的个性多少该磨灭一点了!」

冒头的桩就要敲回去,这群人的桩冒得太过了,看样子必须要谁来给她们一个一个敲回去才行。这就是最近的如实想法

就在我这么小声念叨的时候,小真冬好想放弃了似的大大叹了口气。

「就这样算了吧。真冬已经很累了。虽然刚才有点倔,反正真冬做不出Girl’sTalk也无所谓。游戏和书才是我的朋友。」

感觉小真冬说出了很微妙的悲观的话。而其他成员好像也很赞同的样子。

「虽然我认为自己也是能够很成熟地做好Girl’sTalk的,不过我觉得没必要刻意去做这个。」

「是呢,小红。这样就和挽回人气的初衷有些偏离了呢。」

「而且这么普通也太没意思了,我们的愚者谈话。」(Girl’sTalk=ガールズトーク,改掉第一个片假名的グールズトーク则变成了愚者谈话)

「何等准确的口误!」

虽然的确比起Girl’sTalk更像愚者谈话。

我冷静了下来,咳嗽了几声,总结道。

「嘛,这种唠唠叨叨的Girl’sTalk,根本就起不到什么挽回人气作用呢。那到底该怎么做才能……」

「那么就反过来,杉崎你来做『Boy’sTalk』不就好了?一个人」

「那是什么惩罚游戏啊!」

会长无视了我的吐槽,很颓废地往椅子上一栽,摆出一副很微妙的做作的表情,开始叽里咕噜地说起了完全架空的事情。

「『我啊,可是超热情的男性哦?那些让女孩子哭的家伙,我绝对不会饶恕他们』」

「你那是准备模仿谁啊!我绝对不会说那种话的!」

「哎?说到杉崎不就基本上是这种感觉吗」

会长征求着大家的认同说道。而女性阵营全员则全都齐刷刷地点着头,怎、怎么这样!?我实际上在其他人眼里是这样的角色吗!?虽然有点吊儿郎当这我是有自觉的,但、但严重到这种程度吗!?

就在我大受打击的时候,会长的「杉崎键的Boy’sTalk」仍在继续。

「『哎?父母?不在的!和不在一样的啦!要说为什么的话,到我这个境界的话,那种东西就无所谓了。其实我爸爸是坐UFO来的呢,真的。所以你们看,看我大腿上的黑痣!是不是很像ASI○S的标志啊,这个!我绝对是有什么使命的。像是为了地球的Peace而出生之类的。啊、Peace就是和平的意思啦。哎?啊、我也不知道那是哪国的语言啦。Oui~s。Aza~s』」(ASICS,日本某著名运动品牌)

「好恶!我好恶!话说、恩、大家看我就是这种感觉!?」

听到我的问题,椎名姐妹和知弦姐互相看了一下,然后全员一起回答道。

『基本符合吧』

「基本符合的吗!?呜哇……受打击了啊」

这样啊、我原来这么浅薄啊。虽然我经常搭讪可爱的女孩子,但我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其实是硬派什么的啊,太受打击了。

就在我消沉的时候,会长把她的小小的手轻轻搭到我的肩上。

「那么,以后的学生会就加入杉崎的Boy’sTalk这个环节吧」

「不要啊!那种黑历史的定期揭露谈话,绝对不要!」

「杉崎你的话绝对没问题的!虽说我模仿是费点劲的,杉崎你的话,不用费力展现纯真的自我就可以的啦!」

「更加不要了!这样读者的好感度不是就会下降了吗!继Girl’sTalk之后,请把Boy’sTalk也驳回!而且我也绝对不会做!」

「哎哎!那么,我们到底该做些什么啊!挽回人气!」

「鬼知道!我现在已经完全没心思开会了!」

女性阵营和我都因为这两个会话而精疲力竭了。……真没办法。我只能像往常一样当起了收场者。

我咳嗽了几声,向学生会成员们说道。

「本来呢、把我们的这种会议商品化进行销售这个事实,实际上就已经是相当具有进攻性了——」

就在我准备这么趁势结束会议时,会长突然唰地站了起来,用手指指着我说,

「好,决定了!配角特写!」

「哎?」

「话说,杉崎!最近微妙地没什么存在感的人……我想想……啊、虽然很讨厌她,不过就定为莉莉西亚吧!以上!」

「哎?」

『好、赞成』

女性全员都很随意举手表示赞同。就这样,本次会议结束。在我发愣的时候,全员麻利地收拾好了东西离开了学生会室。

最终,一个人被留在学生会室里的我……。

「……哎?」

会议的结论,完全和会议的内容没有任何关联,被震惊到愕然的我就那么一直呆着一动不动

……真是乱七八糟的。

就这样,因为种种缘由,我不得不去缠着莉莉西亚了。……为什么?


……算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所以地继续下一回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