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九卷 学生会的九重-Prologue~毕业式当天~

『哥哥和枯野先生好像在温泉私会的时候又飞到天上去了,红叶姐!』

「啥?!」

毕业式当天。

为了对下午开始的毕业式进行最终调整——学生会全体成员借着这一名目都聚集在了学生会室里,事实上是在坐立不安地等待着Key君消息的时候,林檎妹妹突然给我打了一通内容莫名其妙的电话。

在小红和椎名姐妹关切的眼神之下,我向林檎询问道。

「稍、稍微冷静一点,林檎妹妹」

『对、对不起。我有点凌乱了……』

「嗯,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混乱才对吧。到底你有什么好凌乱的啊。看来还不够冷静呢。好了,林檎妹妹深呼吸一下」

『呼—哈—呼—哈—』

「还真是相当爽朗的深呼吸呢。怎样,冷静下来了吗?」

『…………呼噜』

「喂你冷静得太过头了吧!给我起来啊!」

不好,不知不觉我又头脑发热了。杉崎林檎,果、果然我们的相性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呢。没办法,在她完全清醒过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为了让房间里的人都能够跟林檎妹妹说上话,我把手机设定成了免提放在了桌上。

『呣喵……对不喜(起)。昨天在那之后一直都在考虑哥哥的事情,压根就没怎么睡……』

「啊,啊啊,是这样啊」

这话也是我们全体学生会成员想要说的。虽然还不至于严重到林檎的那个份上,但是或多或少,昨天晚上对于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拜此所赐,再加上又撞上了毕业式,今天大家的情绪也是低落得不能再低落了。像这样安静的学生会室真的太少见了,说实话,林檎的这通电话反倒是让房间里死气沉沉的空气有了一丝变化。

等了几秒钟之后,她好像是终于冷静下来了的样子,开始再一次地向我们汇报起了情况。

『哥哥…——老哥他刚才打电话过来,那个……和飞鸟姐姐相会的事情貌似是真的……』

听了这句话,深夏马上反应道。

「是吗……但是为什么偏偏挑在了这个时候……」

『啊,我也是这么一问,老哥马上就「嗯,这件事情姑且不论」把话题转移开了』

「逃掉了呢」「逃掉了呐」「逃掉了吧」「逃掉了啊」

『那个,然后就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这就和枯野先生一起坐上飞机什么的』

『为什么啊!』

全员一起发动了总吐槽!这时小红作为大家的代表抛出了疑问。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这样那样到省略的太多了啊!给我们解释一下啊!」

对于枯野这个人,在我们眼里只有「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创作出来的,总而言之是跟Key君关系险恶的人」这样的认识而已。不过,至少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我们尚不清楚两个人在一起究竟有什么意义。

但是,林檎对此好像也是一头雾水,只听电话那一头又传来了难为情的声音。

『呜……就算你对林檎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啊……。老哥他只留下了一句,「总而言之,我绝对会赶在毕业式前回来的,不要瞎操心了」而已……』

「是这样啊。但是,如果是毕业式的事情的话,为什么不直接跟真冬等人直接联系呢」

『啊,好像是因为距离登机没有多少时间了的关系。所以,只给林檎我打了电话哦。…………。只给林檎我、打了电话哦!』

好像是在强调这是重点一般,电话那头刻意地说了两遍。

一瞬间,学生会全体成员的脑袋上仿佛都蹦出了『找抽』两个大字,嘛不过眼下也不是吐槽这种事情的时候了。

我嘀咕了一句「飞机啊……」,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摆弄起了电脑的键盘,浏览着网上的讯息。

「林檎妹妹,那个电话是什么时候打来的?」

『啊,就是刚才的事情。所以我想还是马上通知大家比较好』

「这样啊……」

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涌上心头。虽然说毕业式要到下午才开始,但是上午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调查过所有Key君可能搭乘的航班的到达时间之后,我不自觉地咂了砸嘴。

「虽然下午之前到是能到……再怎么说那也只是到机场而已呢」

「哎哎!?这这样吗!?」

以小红为首的学生会成员们听了以后纷纷开始吵闹了起来,只有电话那头对附近的地理情况不熟悉的林檎听得是一头雾水。

『哎?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说啊,从机场到碧阳,还要花上很多时间的哦。就算飞机能够赶在下午之前到达,算上从机场驱车回来的时间的话……」

至少从普遍的眼光来看,怎么都是不可能赶上的。这下可糟了啊……。

房间里被一片沉默所笼罩。

……反正、即使Key君不来参加毕业式,其实也并不会造成什么大问题。——直到昨天为止,我们都还是这样想的。

但是。

一想起算上椎名姐妹的转校,这会是在碧阳学园的最后的一天。

就身不由己地,怀恋着Key君。


当然,不仅仅是我而已。从大家阴郁的表情上,这份感情都一表无余。

……对我们来说,Key君是比起我们的伙伴、自己所重视的男孩子来得更加重要的存在,或许,说他是「这个学园的象征」也并不为过吧。

因此,一想起我们从这个舞台上离去的时候,学园的那边没有他的存在……我们就不知道该向什么道别、也不知道、该向什么挥手是好。

无法为最重要的事情、画上一个休止符。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Key君能够参加毕业式,比起其他学生们认为的意义要重要的多。

但是,这个当事人Key君,却好像无论如何都赶不上了。

『…………各位』

发觉到了我们的气氛,连电话那头林檎的声音也变得消沉了下去。……虽然得知了Key君的位置让我们着实惊喜了一阵,但是这样一来,也几乎可以确定他是赶不上参加毕业式了——这样一想,我们就陷入了无比复杂的心情之中。

——然而。

「……那个、我说啊」

仿佛是要打破这无奈的气氛一般,小红发出了声音。

只见她从位子上一站而起,带着一如既往的标志性笑容——明明是这样的一个日子里、这样艰难的一个时刻,还是以这一如既往没有改变的笑容,挺起了胸膛宣言道。

「一旦死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安西教练……我想打篮球)

这还真是像极了她一贯的作风。把不知是谁的名言、或是那些连自己都已经一再反复的语句,像是刚刚思考出来一般堂堂正正地说出口。真是,像极了她一贯的作风。

在她的一席话的作用下,整个房间的氛围也为之一变,我们几个也渐渐地从刚才的阴郁之中恢复了过来。

「真是的,会长直到最后一刻还是充满了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呐—」

「虽说如果是游戏的话,学会放弃也是很重要的呢。但是真冬唯独这一次,绝对不想放弃的」

『呵呵,学生会的诸位果然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才对呢。Fuckin’!』

就这样,气氛又开始活跃如常的学生会,我不由得稍微客观地凝视着它。

……啊啊,果然还是敌不过这个孩子呢。从我们相识、相交的「那一刻」起,她的身上就已经充满了我所没有的「东西」。但是,实际上她又是那么地弱小。因为弱小、因为弱小得无以复加,所以才会让她,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坚强。

「小红,虽然你叫我们不要放弃……但是从机场尽快赶到碧阳的具体方法,你有什么着落吗?」

「这、这个就要靠大家现在开始一起来想办法了啊!」

「……果然是这么回事儿呢」

但是浑身上下满是破绽,让所有的人都放心不下、伸出援手。

「那么,最后的学生会,要开始了哦!今天的议题是有关『把杉崎刷刷两下运过来的方法』!有意见的人,请讲——!」

「把断掉的柱子丢出去,然后乘上去」

「飞艇,飞天魔毯,不○鸟……啊、还有传○阵」(飞艇常见于《最终幻想》[以下简称FF]系列;飞天魔毯出现于《勇者斗恶龙》[以下简称DQ]4;不死鸟ラーミア出现于DQ3和DQ8;传送阵出现在很多游戏中)

「到、到这个份上这个学生会怎么还这样啊~!呜,我受够了啦!知弦!拜托啦!」

「……只要小红愿意献身一脱的话,我想Key君应该会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速度朝这里一路直奔过来的吧」

「深夏和知弦都太抬举杉崎的潜力了啦!还有谁会脱啦!」

「真头疼呢,这下万事休矣了啊」

「好快!万事休矣得太快了啊!再、再努力想一想啦~。放弃的话,可是不行的啦~」

小红说着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了。……啊啊,果然真是可爱死了啊,小红。

就在学生会又开始恢复以往那种唠嗑氛围的时候,从还没有挂断的电话里传来了小小的一声『那个~』。

「啊啦,怎么啦林檎妹妹」

『啊不、那个……。从机场到碧阳的距离,真的有那么远吗?』

「与其说是路远,不如说是路线比较微妙吧。因为那边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呢。如果从田间小路一直线赶过来的话是会很快没错,但是对于行车果然还是太窄了。也就是说,开车的话,必须要绕上一段远路才能进入市区……。不过话虽这么说,这么远的距离即使开车绕路而行,还是要比步行和骑车快上不少……大致就是这种感觉吧」

『是这样啊……嗯——』

「啊」

正在我对林檎妹妹说明具体情况的时候,小红突然发出了声音。

然后,好像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用着小手在书包里哗啦哗啦找个不停,取出了手机。

我们几个被她的举动搞得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那个——,会长?」

深夏发出了疑问。只见小红一边把电话贴上了耳朵,一边摆出了一记微笑。

「我突然有了个主意!就交给我吧!」

『…………』

把事情交给小红处理……在这光是想想事后的发展就会让人深感不安的担忧之中,我们最后除了抓紧这根救命稻草以外,别无他法。


K……Key君,你到底能不能赶上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