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卷 学生会的八方-Extra ~恢复的学生会~

「有时候,重拾童心是很重要的。」

会长依然和往常一样,挺着小胸部,卖弄着不知从哪本书里看来的话。

「名言什么的无所谓了。」

不过,我却像这样、马上地、以平时不可能的冷淡态度回答了她。「呃……」听了我的话,会长一时语塞,随后望着窗外小声说道。

「是的,一切,都是为了重拾童心……谁都没错……」

「不对,错的明显是你。话说,不要把视线从学生会转移啊,你这家伙。」

我一边被身边的深夏用力摸着脸颊,一边安慰着两眼泪汪汪的小真冬,一边留意着一不盯紧点就可能在各种意义上做出危险事情的知弦学姐,一边数落着会长。

而会长却明显地……故意地不看着我发出叹息……数秒后,仿佛让步了一般转头看着我们,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没想到退行催眠这么有效啊……」

而会长的目光前方——

「哇哈哈哈哈!键的表情,好有趣——!哇哈哈哈哈!」

「呃,姐姐,不可以和不认识的男人一起玩哦……呃。」

「啊,是电脑啦……咔咔咔……?阿KEY哥哥,快付钱。」

椎名姐妹和知弦学姐在学生会室里天真无邪地嬉闹着!我完全成了受害者!

会长满头汗水地说道。

「真是热闹有趣啊,杉崎。」

「闭嘴!快找出恢复原状的办法啊,你这个废物会长。」

就这样,今天的学生会一言概之,就是一片混乱。

「嚯啊——————————」

今天的学生会,是从深夏那伴随着无邪的声音而招呼到我身上的超猛低空踢开始的。

引发事件的元凶,最凶恶的催眠术师说道。

「唉,错在知弦学姐把催眠术的书带来,可不是我的错哦。我、我才没错呢!……好吧,对不起,杉崎,别、别把脸板得那么恐怖啊。呜……我是完全不会中催眠术的,所以,知弦就对小真冬实施轻微的催眠,把深夏的小真冬用来洗脑玩,我、我可是闲得慌,所以,把知弦的书抢过来,对所有人实施了『退行催眠』……然后……大家都倒下来……起来的时候就——」

「键、键、键,来玩官兵捉强盗!我要上了哦!嘿哈!」

遭到最强的身体里寄宿着孩童之心的女孩子的攻击,对我的肉体打击巨大。

「姐、姐姐,不可以和男人过于亲近哦……呜啊!?不、不要看着我啦!哇啊啊啊啊。」

惧怕着我的女孩子,对我的精神打击巨大。

「阿KEY哥哥,刚才叫你『付钱』的数额增加了哦……好像变得更有趣了!嗯,小知知要加油。」

把聪明劲往坏处使的小女孩对我的金钱和社会地位的打击巨大。

情况就是这样。

「别找什么借口了,快恢复原状啊,你这个没用的会长。」

「好的好的,对不起嘛。」

我的态度完全不像是对喜欢的人应该有的……怎么说呢,我好像有些明白不堪忍受养育孩子的艰辛而离婚的夫妻的心情了。

在我恶鬼一样的表情注视下,会长开始阅读催眠术的书,寻找解除方法。可是,过程似乎不那么顺利,于是,她再次向照顾着三人……不,应该说照看着三个孩子的我找借口。

「重、重拾童心,有时候也是必要的吧?」

「闭嘴。」

「你看杉崎,被深夏这么拽着,你不是挺高兴的吗?」

「住口。」

「知弦也是啊,你看,平时她那么文静,现在不也很可爱——」

「Shutup!」

「哇啊,杉崎前所未有地无情——」

会长真的哭了……这可糟糕了。我无情得过了头,小孩子又多了一个。

这已经完全超过我照看小孩子的极限了,于是我决定把对会长的态度软化一些。

「对不起,是我不好。因为心急,所以语气变差了。」

我正这么说着的时候,若是平时一定会高兴地凑过来的深夏却狠狠地揪住了我的脸。

「呜,我又不是带有恶意的……」

「是啊,对不起,我道歉,你继续找解除催眠的办法吧——喂,小真冬,用不着那么怕我啊!」

我一面安慰着会长,一面对因害怕我而缩在房间一角发抖的小真冬说道。

「都怪……都怪大家那么容易被催眠……又不是我的错……」

「是啊,因为基本上学生会的成员本性都是纯洁的——啊,知弦学姐……不对,小知知,你在做什么啊?你从哪里拿来的这个发着黑光、沉重的、一眼看起来就挺那个的、不像玩具的非法物品啊?很危险的,快拿给我来保管!」

我颤抖着从小知知手里接过那个东西,这时,会长继续找借口。

「所以说啊,杉崎!你明白了吧?错的不是我,大家都——」

「闭嘴!什么都别说了,快点给我找恢复原状的方法啊,樱野小姐!」

「哇——杉崎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烦死了!直到刚才为止,我还有成家之后做个好爸爸的自信,现在是一点也没了!关于照顾孩子真的没天赋!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是办不到的!对不起,我小看照顾孩子的工作了……虽然照顾这些家伙比照顾一般的孩子艰难得多是真的,不过,我想再优秀的保姆也会头痛得想把她们全扔出窗外吧。

总之,还是安慰一下会长先,让满脸鼻涕眼泪的她认真地寻找解除方法。

而我意识到自己同时照顾三人的话肯定处理不了,只能随便地应付,于是决定一个一个来。

尽管损害不断扩大,我还是决定把小知知和小真冬先放着不管,把全方位妨碍我行动的深夏……现在名称「小夏夏」解决掉先。


小夏夏看着我,露出笑脸。哇……好可爱。虽然思维和行为是小孩子,她的外表却是大人……而且,由于变成了小孩子,她解开了双马尾,成了「更有女人味的深夏」,那种不经意间流露的神情和动作让我的心怦怦直跳。

「阿键,来一起玩!」

「好的,一起玩,玩过以后要乖哦!」

「嗯,才不要呢!」

「哇,一开始我就选了个最麻烦的孩子啊!」

一面笑着一面拒绝,小孩子真是可怕啊!完全说不通道理!谈判破裂!

「小夏夏!你看,在这间学生会室……应该说『碧阳幼稚园』里,还有你的妹妹小真冬和班长小知知呢,我可不能只陪着你一个人啊,明白了吗?」

「呜……」

小夏夏突然低下了头,哇,可爱死了!好想抱抱!不过,对这种精神状态的小孩子出手可是禽兽不如的行为啊,所以,我发动浑身的自制力,克制自己。

不过……小夏夏却说出一句破坏力超大的话。

「因为……我喜欢阿键!」

「哇啊!」

「?阿键,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摸着胸口,满头大汗地笑着回答道。糟糕糟糕糟糕!我差点就扑过去了!自制力在一瞬间就被粉碎了!如果是两人独处的话,那可真是危险了!

我流着汗,把手放到了小夏夏的肩上,说道。

「不、不可以说这种任性的话哦!我、我、我可不是小夏夏一个人的。」

尽管是看着小夏夏的眼睛说这句话,但我总觉得是说给自己听似的。

「那么,你就变成属于我一个人的吧!」

「哇……可。可不能说这样的话啊。你、你看,还有小真冬她们呢。」

「这倒也是……可是,我就是想要阿键嘛!」

「哇呀呀呀!」

「杉崎……你在干什么啊?」

「会、会长!没什么,在照看小孩子,嗯,照看小孩子。」

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会长把视线从书中移开,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我怎么感觉你对照看小孩子的工作注入了不该有的感情啊……」

「你、你说什么啊!我看小夏夏的眼神,就像父亲看女儿那样哦。」

「是、是吗……」

「当然是!好了,会长也快点……不,慢、慢慢来也可以,去找解除催眠的方法吧。」

「怎么突然说慢慢来也可以?」

「就别管这个了,看书去吧!」

「我知道了……」

呼……真悬啊!在许多意义上,许多情况下,真的好悬啊。

我使自己冷静下来,抛除杂念,对小夏夏说道。

「不可以任性哦,小夏夏,和你玩一次之后,你要乖,听到了吗?不然……我会讨厌小夏夏的哦!」

「!阿键不可以讨厌我!」

「呃……(咽口水)……咳……咳,你不想那样吧?所以,要听话哦。」

「嗯,阿键说什么我都听。」

「什么都听?」

咽口水。

「杉崎?」

「会长,不要看这边,继续调查。尽量地慢慢来啊!」

「什、什么嘛……好吧……」

呼,好危险,在所有意义上都好危险。

总之,接下来必须陪小夏夏玩。

「小夏夏,你想玩什么呢?」

「这个嘛……唔……我想和阿键战斗。」

「饶了我吧,算我求你了。」

面对这个小孩子,我发自真心地跪地求饶,尽管会被会长看扁,但我不在乎,我现在还不想死。

小夏夏似乎有些为难,于是又做了一个提议。

「那么,就玩我扮阿键的新娘的游戏吧。」

「啊?」「啊?」

听到如此令人意外的提议,我、甚至会长都吃惊得叫了起来。小夏夏尽管有些难为情,但还是大声地又说了一遍。

「那个那个,我想当阿键的新娘!」

「啊……啊啊。」

我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对会长说道。

「记得深夏确实说过……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新娘吧?」

「啊,原来如此,现在变回小孩子了,所以……」

「……怎么办?」

「你问我吗?……随你怎么做都行。」

会长似乎不大高兴地重新开始调查……?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不管怎么说,这比战斗的难度要低,就这么办吧。

「好,那么开始吧,扮新娘。」

「嗯!那么,我来当新娘吧。」

「这个不是当然的吗?你不扮新娘的话,我真是要全力吐槽了。」

「嗯?阿键,看你一脸若有所失的样子,你真的想吐槽吗?」

「……这个嘛,是有一点……」

虽然在平日的学生会里我都是装傻的角色。怎么说呢,有时候我也想吐槽的。思路怎么偏了。

「唔,那么,阿键就扮海带吧。」

「啊,谢谢你的装傻,不过,装傻的方法太过于奇异,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吗?那么,阿键就扮演丈夫吧。」

「好好……不过,我要做什么呢?」

仔细想想,现在是玩扮新娘的游戏,新娘手上要拿点什么东西才行。

小夏夏却不知为什么,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亲·爱·的,欢迎回来,今天要做什么呢?先拳击?还是先跆拳道?还是说……要空·手·道?」

「等等,我想先听听小夏夏心中的『新娘』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嘛,当然是老公的……对手啦!」

「不对,是新娘,不是对手!」

「既是新娘,也是对手。」

「这种关系听起来也很美妙,不过很少见啊,当普通的新娘就好了。」

「普通的吗?唔……就是要拿大锤子的那种?」

「那还算普通吗?」

我对小夏夏的价值观感到莫名的恐惧。因为害怕,我没有追问下去。

「普通的就是……相亲相爱的新婚家庭,按这样的设定来玩吧。」

「相亲相爱……就是一起看电视的吧?」

她的想法真可爱。

「然后,一起去死。」

她的想法好恐怖啊啊啊啊啊!!

「真是惊天动地啊!小夏夏对丈夫的爱惊天动地!」

「惊天动地?我觉得这样很普通啊!」

「觉得这样是普通的小夏夏更加让人觉得惊天动地……总觉得在攻略深夏的问题上,我必须考虑到更多方面才行。」

「?虽然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们还是继续吧。」

「嗯……」

「那么……咳,阿键,今天工作怎么样啊?」

「啊,很顺利,一切都处理得很好。」

「是吗,狩猎到那么多东西,真不错啊。」

「是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设定。」

「咦?阿键……你的衣服上……」

「哦,开始发生外遇的情节了吗?」

「有野兽的味道。」

「这不是我的工作嘛。」

「今天你也非常努力呢,辛苦了。」

「谢谢,小夏夏,今天你做家务了吗?」

「嗯,我一直在练腹肌。」

「这是什么新娘啊!?……小夏夏你,其实不想当新娘的吧?」

听到我这么一问,小夏夏迟疑了一会儿……接着,不停地摇头。

「我想当新娘!妈妈一直为我操劳,可是,我却感到她很寂寞……所以,我要结婚,建立幸福的『家庭』,和妈妈、真冬、还有我的孩子一起,快乐地生活。」

「……」

我和会长都沉默了,以前的深夏原来这么喜欢母亲。

而且对男人没有偏见……不知为什么,小夏夏的话让我感到非常悲伤……对不起,小夏夏,虽然你的身体是十七岁,但我对如此天真无邪的你竟然抱着色色的想法,请原谅我。

「所以,我的老公要像拉车的马一样,勤奋地工作才行。」

「小夏夏,真是个可怕的孩子。」

会长苦笑着继续调查,我对小夏夏的真心话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怖。不管是由于再婚问题还是什么问题,深夏对男人的敌意已经形成了……等等,难道说,从一开始,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深夏吗?

「姐姐说的没错。」

「哦,小真冬也参加进来了啊。」

听到我的声音,小真冬又立刻躲到了房间一角,不过,小真冬显然是相当同意她的说法。这……这与其说是深夏个人的问题,不过说是整个椎名家族的问题!不管是母亲还是女儿,思维从根本上就偏离正轨了啊。

不管怎么说,小夏夏已经沉醉于自己对理想的婚姻家庭的憧憬中了。

所以,我觉得暂时不管她,去应付其他孩子。

好吧……按顺序,就小真冬吧。

「小真……」

「不要!!!!!!!!!!」

「别那么害怕啊!」

「不要过来!!!!!!!!!!!!!!!!!!!」

「…………」

「…………」

「小真——」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话题无法进行下去。而我的精神也受到极大打击。对于嘴上说着凌辱最爽,而实际上却连电影或者电视里女孩子被袭击的场景都不忍心看的我来说,看到流着眼泪,对我感到恐惧的小真冬,胸口仿佛吃了一记魔〇光杀法般痛苦。(注:魔贯光杀法,七龙珠里沙鲁的招数。)

「会、会长!」

「怎么了,杉崎,干嘛泪流满面?」

「我被女孩子……讨厌了……呜呜……」

「这不是常有的事吗!?」

「……」

也是啊,那我就不要气馁,再挑战一次!这次要使用秘密武器……用小真冬喜欢的清凉糖接近她。

「快看,小真冬,是糖哦,好吃的糖糖哦!」

「哇……是糖……」

看到我拿着的糖,小真冬不哭了,而是反复地盯着糖、我的脸、糖、我的脸,她的这种表情实在太可爱了。

小真冬犹豫了好一会儿,尽管没走到我面前,但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

「你想要糖吗?」

「……(呜咕呜咕)」

尽管仍然在害怕,但小真冬还是点头了。啊,太可爱了。

「那么,再走近点,和大哥哥说说话。」

「……(发抖发抖发抖发抖)」

她一面摇头,一面颤抖……我拿着糖慢慢靠近她,这时,小真冬眼角泛出泪花,颤抖得更厉害了。不过,她看起来还是很想要糖,眼睛一直盯着我手中的糖。小真冬试着拉了拉我的手,并发出「啊」的叫声,想靠近我。我趁机靠近她,她立刻逃到屋边瑟瑟发抖。

「……」

「……杉崎,你好像玩得挺开心啊?」

哇啊————————————啊。

「没、没有啊,真没有礼貌,会长你继续调查解除的办法吧,尽量慢慢来哦。」

「你就在期待这种情景吧?」

会长真是啰嗦,不过,无视她好了。由于这样下去的话不会有进展,于是我笑着对小真冬招了招手,开始谈判。


「对不起啊,小真冬,没事的,我不会再靠近你,我把糖扔过去,你要接住了,好吗?」

「(咽口水)!」

小真冬双眼放光,不住地点头。真乖啊,不会用BL和关于游戏的深度发言来害我的小真冬,真乖啊。

「那,我扔了哦?接好。」

我把糖轻轻扔出,糖画着抛物线,向着小真冬的手——

「啊!」

小真冬没接稳,糖弹到她的头上,不过,她还是捡起了糖,剥开包装纸,放到口中。

「……啊呜!」

小真冬的心情似乎变好了!看来……这招有效?

「小真冬!来这里,和大哥哥说说话——」

「不来。」

「……」

虽然心情变好了,但态度却一点也没软化。呃,真是难对付。

不过,我可不会放弃!我的后宫之王这个目标可不是异想天开。在获取女孩子的资料,并灵活地将其运用到对女孩子的攻略方面,我可是专家。

于是,我稍微等了一会儿,接着……

「……呜咕!」

「!」

时机到了!小真冬刚才把糖咬碎了。糖越含越小的时候,再把它咬碎,就是现在了!

「小真冬,不想再要一颗吗?」

小真冬刚把糖咽下去,我不失时机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小真冬一下子满脸红光!太好了,鱼儿咬钩了,接下来只需要用力一口气拉上来!

「不想过来和大哥哥一边说话,一边吃糖吗?」

「呜……嗯!?」

「大哥哥这里还有其它口味的糖哦!」

「……真的吗?」

「真的哦。」

「……可是,妈妈说过,糖果不可以吃太多的。」

「不被发现就行了啊,呵呵呵呵。」

「喂,我说你啊。」

会长突然插话,不过我依然决定无视她。现在我正和小真冬谈判呢,别来捣乱。

小真冬犹豫了几秒之后……慢慢站起来,从屋子一角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要吃糖。不被发现,就行了。」

「喂喂!」

「小真冬……你也真是个坏孩子啊,呵呵呵呵。」

「不不,我还不如大哥哥你呢,嘿嘿嘿嘿。」

「这算什么啊,废材联盟吗?就算精神年龄变小,废材也还是废材啊!」

会长做出了很没礼貌的评价,不过,不管是用吃的吸引了小真冬还是用什么办法,总之,接下来能和她关系更亲近点就成了。

我一面把糖拿给小真冬,一面找话题。

「小真冬真是个坦率的孩子呢。」

「唔唔……是的!亲戚里的婶婶们也经常这么说。说『小真冬最忠实于欲望了。』虽然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呃,我想,十年以后你会非常明白的。」

「大哥哥也是『忠实于欲望』的吗?」

「是啊!」

「那么,我们就是同伴了。」

「是啊,我们是同伴!」

「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

「哇,真是差劲透顶了!」

「会长,你从刚才开始就很吵!集中精神看书吧你!」

「好吧好吧!」

会长把目光落在书上,我和小真冬继续构建废材之间的羁绊,而小真冬也终于主动开口和我说话了。

「大哥哥,大哥哥。大哥哥你成我的同伴了,所以,今后你可以叫我『小冬冬』哦。」

「啊,嗯,谢谢你,小冬冬。」

老实说,我觉得「小真冬」更好念一些,不过,既然她本人满意这个称呼,我就暂时以「小冬冬」叫她好了。真没办法。

我继续和她聊天。

「小、小冬冬,你现在喜欢什么呢?」

我非常想知道在被BL和游戏毒害之前的小真冬是什么样的人,于是这样问她。小冬冬含着糖,露出非常可爱的思考神情,接着……

「喜欢网〇创世纪。」(注:网络创世纪EA旗下子公司origin于1997年推出的历史上第一个网络多人RPG。)

「这个年龄就已经显露出那种废物才能的冰山一角了啊!」

小小年纪就习惯并喜欢网络游戏。也难怪现在是这个样子了。

「喜欢的游戏机呢,原来以为是世嘉〇星(注:世嘉土星游戏机),但实际上是任〇堂(注:任天堂游戏机)64!我一直希望它不要输给P〇ayStation!(注:PlayStation,日本索尼旗下的新力电脑娱乐SCEI家用游戏机。)」

「这个年纪,不回答这些也是可以的啊。」

「有段时间,我还对《死〇火枪》相当着迷呢!」(注:死亡火枪,世嘉土星平台的超级烂作,日本游戏界公认的史上最差的游戏)

「我觉得这不是这个年纪的人应该体验的东西,也不是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评价的东西。」

「生日的时候,我说『既然难得有这个机会,就选这个有戏吧!』,然后家里就给我买了。」(注:死亡火枪的主角越前的台词,既然难得有这个机会,就选这个指环好了!)

「这可真让我想哭啊!我哭!」

好可怕的才能……我也碰巧知道一点,这个桥段,不就是扔下许多人而去的时候说的台词吗!?

「不过呢,真冬还是觉得,和现在的高端游戏相比,『卫〇传送版』更能让人感受到无限的可能性。」(注:卫星传送是任天堂推出的一项基于SFC平台的服务,玩家需要购买专用的卫星信号接收装置和专用卡带、记忆卡才能玩)

「恩,这个话题结束掉好了。唔,其他就没有喜欢的了吗?」


「其他的啊?唔……」

看来,那个时候的她的兴趣,已经完全在游戏上了。

「啊,对了,最近,在电视剧或者动画里看到男人之间的『友情』,我就会感到一阵温暖。」

「竟然以凌波〇(注:凌波丽,《EVA》女主角)式的表情来表现这种废物才能。」

「这是为什么呢,大哥哥。」

「这个不要来问我。」

「我想,这种温暖……是值得珍惜的。」

「恩、恩,是啊。」

虽然我很想大叫不要珍惜这个,但很遗憾,我不是从过去的世界来到这里的,现在就算我能说服小真冬,但只要催眠没有解除,那么就毫无意义。

「真冬非常想看大哥哥这样帅气的人的『友情』!」

「……是吗?」

这算什么啊,我这种眼睁睁地看着邪神诞生的勇者一般的心情,好想哭。

我悲伤地看了看天花板,小冬冬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一本活页记事本,开始往上面写东西……我偷偷看了一眼……她正在认真地画一个和我很像的男人……与另一个……至少不可能是女人的人亲密接触的诡异场面。

「……」

一滴泪珠从我的眼中滴落,不过,既然小冬冬开始着迷般地绘画,我决定忍住泪水,去找小知知。

我朝小知知走去,她依然在嗒嗒地按着键盘……以根本不像小孩子的速度打着字。

「小、小知知,你在做什么啊?」

听到我一问,小知知嘿嘿一笑,露出与以往的冷淡表情完全相反的纯真笑容……糟糕,比椎名姐妹更加非比寻常,这种笑容简直让我把持不住了,萌死了!

「那个,现在呢,小知知正在篡改阿KEY哥哥账户里的『存款余额』呢。」

「马上停止吧,我会被逮捕的。」

由于理性减弱,小知知做的事比平时更邪恶了……小知知,你简直就是恶魔的孩子。

在我的责备下,小知知低下了头。

「可是,可是,阿KEY哥哥——」

「小知知,不管有什么理由,犯罪都是不可以的——」

「恩,是啊,上网的时候,就算把阿KEY哥哥的财产,甚至『脏器』『抵押』出去,都不可以犯罪。」

「呃,偶尔犯个罪也没什么不好的。」

「喂喂喂!」

会长不禁大叫了起来,不过,我急忙辩解道。

「可、可是,会长!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被可怕的大哥带走,一辈子回不来了!既然会变成那种情况,还不如索性就犯罪好了。」

「要犯罪的话杉崎你一个人干就行了!别把知弦卷进去!」

「不不不不不,被卷进去的是我才对啊!我负债累累,还不都是小知知害的吗?」

「小孩子的恶作剧。你就原谅她好了!」

「恶作剧?这种级别的损失,能叫恶作剧吗?」

我和会长之间迸射出激烈的火花,战战兢兢地看着我们的小知知终于哇哇大哭起来了。

「哇……对不起……对不起……那是因为小知知擅自做出那样的事,大哥哥和大姐姐才会吵起来的……呜呜。」

若是平时,成年的知弦姐梨花带雨的样子非常动人——不对,是勾人犯罪。我和会长慌忙安慰她。

「知、知弦——不,小知知,我和杉崎可没有吵架哦。」

「是啊,小知知,我和会长其实感情非常好呢。」

我们一边握手,一边微笑,小知知擦着眼泪,疑惑地问道「真的吗?」

「真的哦,我最喜欢会长了。」

「恩,我也是,就是因为和杉崎非常要好,我们才会吵架啊。」

说着,我们(可以说是刻意地)望向对方,异口同声地说「是吧?」以显示我们很要好。看到我们这样,小知知应该放心了——

「……」

才怪。不知为什么,她显得相当不高兴。

「小知知?」

「……小知知也要和阿KEY哥哥要好。」

小知知大叫着,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我面前,然后……

「哇啊!?」

用力抱住我。她的表情,和爱丽丝非常像,但存在着决定性的差异——

「知、知弦?等、等等——」

别说是我,连会长都慌了。因为……虽然她的心是小孩子,但身体可是成年人的。小爱丽丝最多只能抱住我的腰,可是换做知弦学姐的话——与其说是抱住我,不如说是用丰满的酥胸把我埋了。

若是平时,会长一定会发出惊涛骇浪般的怒气,可是,由于对方是小孩子,会长有火发不出,只能纳闷地看着。

而我的情况是……

「这样下去真会窒息的。一旦变成小孩子,就不会在乎用了多大力气,不会想想对方会怎么样。啊,这样下去我真的会死的。不过……可是!虽然还没把处男献出去……但这种触感、这样的温香软玉、这样的弹性!终我一生……一片无悔!」(注:「终我一生……一片无悔!」为《北斗神拳》里拳王拉奥的著名台词。)

因此,学生会的一己之见~杉崎键篇~结束,接下来请继续欣赏其他故——

「然后呢,小知知也要和小红姐姐要要!」

「啊!?小知知——呃!」

「……」

很遗憾,我生还了。不对,生还不应该是遗憾的事啊。本来不应该遗憾的啊…………

「呼哇,小知知,我不能呼吸了。」

「哈哈,我最喜欢小红姐姐了。」

「呃」

「………………」

小知知笑着抱紧了会长……这个,我也明白,她非常天真无邪,不可能只爱我一个人嘛,也好,也好……

在这里吃闷醋也不是办法,得趁会长没被闷死之前把她救下来。于是,我决定让小知知平静下来,坐回坐位上,继续和她说话。


至于会长,由于我的救助有些迟,所以「小知知的波间之暗恐惧症」完全发作,就算我不说什么,她也自己开始了研究恢复精神的方法。

我继续和小知知说话。

「小知知平时爱玩什么呢?」

这是个非常棒的提问。因为,这是了解充满秘密的知弦姐的幼年生活的好机会。

我怎么能不趁机多打听一些秘密。

「爱玩什么呢?」小知知重复了一句,沉思片刻之后,回答道。

「唔……应该是玩人吧?」

「谢谢你给出了这么恐怖的回答。」

从天真无邪的小知知身上,可以看出知弦学姐本性的冰山一角。

「听我说,我在邻居家,也就是大富翁田中先生家里,放出了『哥哥的妻子全心全意地照顾岳父,是为了占有财产。』『妹妹美惠子确信自己的儿子大志会继承公司』这些无根无据的谣言,而观察他们家的情况,就是小知知我现在最快乐的事。」

「真是差劲啊。小知知,不可以这么做哦。」

「可是可是,那家的老爷爷也帮忙了呢!还夸我说『多亏了小知知,在我入土之前,总算能把我家的毒瘤切下来了。』」

「你这个年纪,不可以和那些盘综错节的事扯上关系啊。」

话又说回来,长大之后还不是一样净和这些事扯上关系吗,看看现在的知弦学姐,用脚都能猜得出来。

「那、那么。还玩点什么别的健康的游戏吗?」

「健康的……?唔,啊,对了,洋娃娃。」

「玩洋娃娃?这个倒是不像知弦学姐,满健康的——」

「用洋娃娃来做策划!」

「策划什么?」

「把比我大的大哥哥玩弄于手心中,也是很有意思的。」

「这种事对我不太好吧?」

「对了,我还爱看动画!比如面〇超人。」(注:面包超人,1988年推出的儿童动画。)

「哦哦,小知知真像个小孩子呢。」

「恩,面〇超人把自己的脸撕下来的情景,我一直都很爱着呢。」

「毫不掩饰的超S的扭曲兴趣啊。」

「别的节目也看哦,一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看。」

「哦哦,这可是意外地健康——」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看监视田中家的电视影象。」

「那可是偷拍了啊!?红叶一家子都在犯罪啊?」

「不是啦,阿KEY哥哥,田中家呢,不监视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犯罪事件呢。我家是受老爷爷之托才看的。」

「这、这样啊,这我就放心了——才怪!说起来,让田中家混乱不堪的元凶,不就是小知知你吗?」

「嘿嘿!」

「好可爱,我完全原谅你了。」

「我觉得惟独杉崎不能被选为法官。」

会长冷静地插嘴,不过,我继续无视她。

「呐呐。」现在,轮到小知知问我了。

「阿KEY哥哥平时爱玩什么呢?」

「平时爱玩的啊……对了……色情……不……游戏。」

「游戏?……啊,是欲望满满的人们相互之间利用自己的智慧钩心斗角,相互争夺的那种吗?」

「小知知对游戏的定义很奇怪啊!我说的游戏呢,不是那种可怕的杀戮游戏!」

「不是啊?那么,是那种根据网络的潮流,在便宜时候大量买进,高价的时候大量卖出就可以赚好多钱、简单而无聊的游戏吗?」

「不可以像玩游戏一样炒股!啊,不是说这个,我说的是更普通点的游戏!无论胜利还是失败,都不会得到利益或者出现损失。」

「啊,世界上还有这种东西啊?」

我不禁对红叶家充满了忧虑。不过……她本人似乎看起来没那么不幸,这也算是唯一的救赎了吧。不对,在某种意义上,应该算是无可救药。

「小知知不和朋友一起玩吗?」

「啊……?」

我随便这么一问,小知知却突然不吭声了……糟糕,好像触到她的某根神经了。

「小知知没几个朋友。」

「啊,对不起……不过,小知知一定可以交到好多朋友的——」

我突然想起代宫奏事件,于是慌忙修正话题。

「可以——如果这么认为的话,也许会是个陷阱呢,算了,不说这个了。」

「怎么了?阿KEY哥哥?你说什么?」

小知知感到非常不安。我一面避免着与她的目光正面接触,一面安慰她。

「没关系的,小知知一定能交到好朋友……等成了高中生,一定会有很多朋友的。」

「高中?这么说,小知知在高中之前都没有朋友吗?」

「不是的,小知知只要普通一点,就很自然地能——」

「啊,今天回家以后,又可以看田中家的情况了……呵呵。」

「也许,真的交不到朋友。」

「啊啊?」

小知知深受打击……对不起,小知知,老实说,我觉得你这是自作自受。实际上,就算安慰她,也不可能让过去的知弦姐多交到朋友。

「……呜。」

「…………」

但话又说回来,看到女孩子伤心,我也不好受。

「小知知,你看,大哥哥当你的朋友好不好,别伤心了?好吗?」

「恩,谢谢你。小知知最喜欢阿KEY哥哥了,特别是阿KEY哥哥非常不幸这一点。」

「最后这句话是多余的,不过还是谢谢你,我也喜欢小知知。」

「啊,你是萝莉控吗?」

「你这个人还是老样子,爱用恶意猜测别人的好心。」

这一点还真像知弦学姐啊,虽然她就是学姐本人。


小知知咯咯地笑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又低下了头。

「小知知,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最喜欢阿KEY哥哥了。」

「啊,说这么多次,说得我好害羞。」

「不多啊,我最喜欢阿KEY哥哥了。」

「?啊,谢谢你,我也喜欢小知知。」

「不是的,我最喜欢阿KEY哥哥了……不过,不是小知知的小知知,更喜欢阿KEY哥哥。」

「小知知?」

好奇怪,小知知说的话简直支离破碎,不过,毕竟是小孩子,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我觉得小知知不太像这样的人……

看到我满脸疑惑,不光小知知,连椎名姐妹也没有精神了,

「小夏夏,小真冬,你们怎么了?」

「恩……我觉得……好困……」

「真冬……不画画……还有……其他喜欢的东西。」

「喂喂?」

包括小知知在内的三人都眼神迷离,觉察到异常的会长关上书,朝这边看了过来。

「杉崎,难道,该不会是催眠要解除了吧?」

「啊,会长你做了什么?」

「啊?什么都没……对了,一定是我咏唱『去睡眠之海吧!』让大家都觉醒了。」

「这种拉里荷马一样的咒文算什么回事啊,反正你肯定什么都没做吧!」(注:拉里荷马是勇者斗恶龙里的催眠咒文。)

「先、先别说这个了。你看,大家都很困的样子哦!」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三人都昏昏沉沉的,看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这种异常状况,很像「为了解除昏睡状态而进入昏睡状态。」。

也许真能解除催眠也说不定。虽然完全弄不明白,但也是可以通过某种契机。总之,这件事算是解决了——

「我要当新娘……然后……和小真冬一起……」

「嘿嘿……大哥哥……下次也要一起……玩游戏……」

「阿KEY哥哥……小知知……会为了交朋友……努力……」

…………

「杉崎,怎么了?」

「啊,没什么……催眠,就快被解除了吧?」

「就快被解除?我说杉崎,小孩子状态再怎么可爱,也要适可而止……」

「我不是这个意思,总觉得……」

我看着尽管昏沉沉的,但依然笑着的三人。会长也看着她们,然后放心地说道。

「没办法……虽然不知道解除方法。但书上写着不完全的催眠。可以通过某种契机解除……毕竟,小孩子状态也许更加奇怪吧……」

说着,会长看了看大家的脸,露出复杂的神情。

我当然也是喜欢平时的三人的。希望她们恢复原状。可是……那真的是幸福吗?不能总是当小孩,可是,成为大人又是正确的吗?看到三人的行为,还有她们的笑容,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与孩童时代的三人告别,我也觉得有些寂寞。

「…………」

但这和我的心情没有关系……我回过神,发现三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睡着了吗?」

会长小声说着,并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戳了戳三人的肩,于是……

「嗯……?」

所有人都擦着眼睛,疑惑地看看周围。

「咦?我刚才,睡着了吗?还在开会?好奇怪呀!」

「真冬好像也睡着了呢,一定是昨晚玩游戏玩的太晚了……」

「居然连我都睡着了。这不太可能啊……真奇怪,睡着之前我做过什么了吧,完全想不起来。」

「哇,大家都恢复精神了呢,太好了————!」

「呀,小红,你干什么啊?突然抱住我。」

看到大家都恢复原状……学生会室又和原来一样充满了活力,我的心情既高兴,又失落,总之,非常复杂。

是啊……大家什么都不记得了……小夏夏,小冬冬,小知知……她们已经不存在了——我的心如同进入了黄昏,突然,有人在我的脑门弹了一下。

「别想了,键,来和我掰手腕!」

「啊?」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会长说今天的会议结束了哦!所以,剩下的时间,来尽情的玩吧!」

「啊……」

看着笑意盈盈的深夏,我仿佛看到了小夏夏的影子。我正看得入迷,小真冬说话了。

「会长!我可以拿这个吗?」

「什么?」

「就是这个呀。清凉糖,真冬从小就喜欢这个了。」

「啊……可以啊,喊到变小的时候再咬,可以享受到双重美味哦。」

「是啊」

我把糖扔给小真冬,她没接住,糖在她的头上弹了几下,掉到桌子上,小真冬捡起来,剥开包装纸,非常享受地把糖放进嘴里——

「KEY君,也给我一颗啊!」

「啊、好、好的……没想到知弦学姐也喜欢糖啊……」

「好了好了,快点给我吧,KEY君。」

「好。」

知弦学姐伸手接过糖,但并没有吃,而是高兴地拿在手上玩。

……

「杉崎,你在傻笑什么啊。」

看到三人的表情,我不禁笑了起来,回到座位上的会长却不高兴了,不过,我依然笑着回答道。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小夏夏、小冬冬和小知知,其实一直都在这里的。」

「啊?大家不都恢复原状了吗?事情解决,嗯嗯。」

「是啊,说的没错。大家……从一开始,就是小夏夏、小冬冬和小知知。」

「……杉崎,你听得到我说话吗?该不会被什么奇怪的催眠术催眠了吧?」


「啊……没什么……呵呵。」

「……诶。」

「好疼!干什么啊,我什么都没做,干嘛踢我?」

「没什么,我只是个会毫无理由生气的年轻人。」

「真坏,有这个自知之明更坏。」

「你很啰嗦啊!总之,不许用温柔的目光看大家。」

「这种让人吃惊的禁止事项是什么啊?」

「好了,别说了。」

「什么什么?怎么了?为什么吵起来了?」

「真冬正在读书,请不要吵闹!」

「喂,小红,不可以和KEY君要好哦!」

就这样,平时的学生会重现了。

平时的……确实没错,正是因为有了确实的过去,才有现在的学生会。

………………

(叮铃铃铃)

「喂,你好。」

「哟,小哥,不付帐的话,咱可有的是办法……」

「…………」

「嗯?KEY君,怎么了,抖得这么厉害?」

…………

小知知在这台电脑上动手脚的那段过去,请一定要抹消掉,神明。拜托了,真的,真的求您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