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卷 学生会的八方-从乐园归来~后篇~

「请问,枯野先生?」

「什么,臭小鬼。」

我板着脸坐在旁边座位上的臭小鬼——杉崎键望去。他笑容有些抽搐地向我搭话道。

「那个……能像这样赶上飞机,非常感谢。」

「哼,好恶心。如果拥有『企业』的力量,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好像一点没变呢……那种在各方面盲目自信地感觉……」

「总之,『为了回归社会』,我会全力支持你的。」

「只有那里不一样了!虽然经常看到坏人洗心革面成为同伴的故事展开,但是毫无悔改、甚至变得更邪恶回归成为同伴这种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吵死了。闭嘴。好恶心。给我把呼吸控制在最小限度。」

「曾经惨败给自己的人,态度居然这么趾高气昂!」

他依旧是个讨人厌的小鬼。丝毫没有对大人的敬意。因为说他曾从事多份兼职,所以还以为他会对社会有某种程度的认识……看起来似乎是我搞错了。

我从飞机舷窗朝外望去。周围云雾缭绕,没什么可看之处。不过,对一直呆在那个岛上、过着毫无娱乐和变化生活的我来说——

「……我说、枯野先生。不用像小孩子一样、眼睛闪闪发光地紧贴在窗户上——」

「哈!咳、咳!吵死了。闭嘴。好恶心……把照明调到最小。」

「其实你超想看风景对吧!?很在意发光是吧!?」

「哼……你以为我是谁呀?我可是那个枯野恭一郎啊。」

「不,就算你摆出奥〇丽的春日(注:日本搞笑团体奥德丽中的春日俊彰。)那种态度,我也不知该怎么办啦。」

「纵横世界、掌控经济、引领众人的尊贵存在,枯野恭一郎。」

「嗯,那些暂且不提,总之先别看风景了。说话时要看着别人的眼睛,这才是大人的礼仪。」

「……」

「这个人在用非常遗憾的表情看我!好吧!你想看风景就看吧!」

「……哼,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的景色呢……」

哇,那朵云好像鲷鱼烧?噢,从云隙间显现出的是……富士山吗!?

「你看起来非常高兴呢!完全按捺不住脸上的笑意!」

「那么,关于你与青梅竹马和妹妹的三角关系、以及后宫思想之重点的话题后续。」

「请你不要心不在焉地谈起别人的深刻话题好不好!」

烦人的小鬼。我现在正在欣赏富士山。老实说,对小鬼青涩的恋爱故事完全没有兴趣。可既然承担了后援的职责,就必须好好把握情报才行。

「你尽管说吧。我其实是非常能干的男人。就算沉浸在风景之中,也能听你讲述的。」

「不、不是这个问题……像这样听取事关别人人生的严肃话题的态度上,或者说在诚意方面呢……」

我无视他,眺望着风景说道。

「过去,在忙到确实分身乏术的时期,我甚至一边吃早饭一边抱女人一边读经济新闻一边打电话一边发电邮一边玩剑玉一边耍H〇per悠悠球(注:Hyper,日本一家专门生产悠悠球的公司)一边打Gam〇Boy(注:GameBoy)一边开会一边写企划书一边骑马射箭呢!」

「你也混乱得太厉害了!另外,这完全是你自作自受吧!我觉得起码有一半都属于古老的娱乐节目!」

「所以,安心地说吧。我会心不在焉地给你意见的。」

「不要!商谈对象的人品从一开始就有问题!再说,要提意见起码应该认真听我说——啊,真实的!你作为商谈对象真是糟糕透了!」

「……哎?什么?我在看富士山没听见。」

「根本没法一心二用——!」

「臭小鬼啊……我就这样没法信任吗?咱俩是什么关系啊?」

「完全是敌人吧!是势不两立的敌人!还有,要怎么去信任喊自己臭小鬼的人啊!?」

「哎呀哎呀……是钱吗?你想要钱吗?想要多少?」

「那种想法太让人遗憾了!你到底在恶人之路上走了多远呀!」

「……啊,看不到富士山了……失望……」

「你只在奇怪的地方洗心革面后回来了呢!多注意下平衡啦!」

这小鬼从刚才开始就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没办法……富士山也看过了。反正也没事可干,就随便听听他怎么说吧。

「喂,我转过来了。说吧。不管是你那无聊的幼稚思想和让人作呕的朋友游戏,还是描写恋爱家家酒的低俗轻小说故事,我都洗耳恭听。不过因为太过无聊,所以没有不打瞌睡的自信。」

「我再也不会和你商量了!无论发生什么,也绝对不会和你商量!」

哦哦,小鬼生气了。正因为这样,冲动性的小鬼才……哎呀哎呀。就让他见识一下大人的对应好了。

「我看看……空姐!空姐!」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这位客人?」

我把空姐喊过来,用小鬼能听见的声音要求道。

「给这家伙来点『特殊服务』。价钱好说——」

「你脑子有毛病吧!?」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臭小鬼的尖叫所掩盖。被喊来的空姐似乎没弄明白,一脸不解。小鬼有礼貌地送走她后,狠狠地朝这边瞪过来。

「你、你、你白痴啊!?怎么回事!?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问想干什么……让男人心情好转的方法,不就是给钱或者女人吗?」

「你果然是和我生活在不同世界的类型呢!思维方式相差太远,根本没法交流!」

「唔?啊啊,这样啊。其实你喜欢男色吗?这么说,你的确和同班的中目黑……」

「不是啦!不是那个问题!总之……啊啊,真是的。你实在让人火大!只在状况上处于同一战线,思想果然完全无法相容。」


「那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我和杉崎键互相瞪视了一会儿,然后同时把头扭向一边。真是的,小鬼就是因为这样才麻烦。盲目地相信无聊的正义和伦理,把现实的利益看成污物。

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而花钱,有什么问题?

为了满足欲望而进行交涉,有哪里不对?

搞不懂。因为我是达人吗?不,应该不是的。如果问我孩提时是否相信过正义……答案是否。

一般的小孩被动画和特摄片……没错,就像那个椎名深夏所喜欢的东西所影响,迷信正义和友情,不过我从未有过那种经验。

从我懂事起,「学习」已经成为我的全部,完成母亲布置的任务就是孩提时代的一切,根本没有「玩耍」插足的余地。

如果超过她的期待值,母亲就是温柔的母亲。

如果低于她的期待值,母亲就是比陌生人还要冷漠的存在。

希望各位不要误会,我从未认为那是不幸。因为是理所当然的规则,所以构图多半也简单明了。

无能的人、无法自己抓住胜利的人,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利。着是当然的。

我一直遵守那条规则活着。硬要说的话,在那规则中一直处于赢家组的我这个存在,才应该是唯一的正义。

因此……正因为如此,我才对身旁的臭小鬼感到生气。生活早和我不同的规划中——不、不对。不是那样。

以前没有发觉……这只对杉崎产生的无名怒火的真面目是……

「……我觉得你和我在某些地方很像。」

「什么!?」

听到我唐突的低语,杉崎键猛地回过头……让我生气的脸。我依旧看着窗外,继续说道。

「因此,才会对你否定我的思考方式感到生气吧。」

「喂、你随便领悟什么啊!?我和你的想法根本完全不同——」

「想要幸福的话,就去努力。幸福要靠自己的手去掌握。我也是这样相信的。」

「……」

杉崎键听罢沉默不语。我再次自言自语版继续道。

「我不明白看重友情和恋爱的思想。可是……虽然很无聊,但为了后宫这一自己的欲望,尽管憨直而欠缺狡诈,却以最大限度的努力想要争取。你的那种姿态,我评价很高……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坐等幸福降临、让人作呕的垃圾实在太多了。」

「……」

「虽然你和我的目标大相径庭,不过我也是一样。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是野心,做了最大限度的努力。为了那个目的,我会不择手段。」

「哼……那方面和我完全不同呢。不择手段的家伙最差劲了。」

「哼,所以才说你是小鬼……不,也不能那样说。因为太过不择手段,结果被送到『乐园』这点上,也有我的过失。」

「不是那个问题……」

「因此……」

我从窗户上移开视线,将身体正对他。

「很遗憾,老实说我对你得出的结论非常感兴趣。」

「……」

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过,他很快「咻」地朝通道一侧望去……哼。果然很无聊。因为他既不要潜,也不要女人,所以我才试着吐露出个人无关紧要的感情……结果又如何呢。我们毕竟是无法相容之人。他和我所相信的事物从根本上——

「……被飞鸟否定后宫思想为止的部分已经说过了吧。」

「?」

突然,他完全没有看这边……有些脸红地开口说道……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要说出来吗?……完全无法理解。

可是,也不能在这里插科打诨扫了他的兴。

我……因为杉崎键好像异常害羞,所以也一边眺望窗外一边听他讲述。

彼此面朝不同的方向,开始逼近他核心的话题。

···

「键,只注视我。如果你不只注视我的话,我是无法幸福的。」

飞鸟那样说完后,四周被寂静所包围,只有时间在缓缓流逝。

夜晚的露天浴场……就算彼此看不见,毕竟也是赤身裸体,说出这种话实在有些脱线,不过这样反而符合我们的风格,让人感到好笑。

根本不用思考,答案早就出来了。

我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并不是因为内心动摇……而是为了做好觉悟。

我很清楚。这个问题,其实绝不只是她——飞鸟自己的心情而已。

应该说,飞鸟不过是自动承担起了那个角色而已。

因此,我不能只对飞鸟这样回答。

非常喜欢我,而且也希望我能喜欢上自己……我必须挺起胸膛,对抱有那种期望的所有人作出回答——

不思念会长时不行的。

不思念知弦学姐是不行的。

不思念深夏是不行的。

不思念小真冬是不行的。

不只是那样。

今后也许会喜欢上自己……不思念那样的人也是不行的。

我凝望昏暗的夜空,回想起一张张面孔……然后,明知所有人都抱着和飞鸟相同的期望……

「我·不·要!」

「好,合格。」

虽然沉寂了片刻,彼此的回答却很干脆。面对我仅仅三个字的简洁回答,飞鸟丝毫不为所动、作出仿佛早已知道答案般的应对。而我也大概预测到飞鸟的反应,并没有特别惊讶,就这样若无其事地继续交谈。

「我说,你依旧不适合做这种事呢。」

「啊,果然吗?我也是那么想的啦……不过这个角色,对林檎她们来说太沉重了吧。」

「辛苦你了呢。」

「哪里哪里,为所爱的男人奉献,就是我的幸福。」

「更不搭调了!」

「不过把所爱的男人逼上绝路,也是我的幸福呢。」


「这倒是很像你!不过很扭曲就是了!」

「干鱿鱼要稍微烤一下才好吃。」

「我的不幸对你来说是零食的感觉吗!」

「嘻嘻嘻。」

飞鸟笑了,我也笑了。过了一会儿……飞鸟仿佛对答案般再次问我。

「姑且听一下你得出那个答案的心路历程吧。毕竟键在这场考试上曾经失败过一次呢。对考官的我而言,不太信得过啦。」

「哇啊,好过分。不过嘛……说的也是。」

我会想起两年前的事,胸口有些刺痛……那时的我……面对她同样的问题,作出了完全不同的回答。那是将人进行,强行排除优先顺序的行为。愚蠢……真的是愚蠢、无药可救的回答。

当然,我不认为决定所爱的人是错误的。而且从世间来看,那才是正确答案。只不过……在我、杉崎键这个人的情况下,那不过是最糟糕的错误罢了。

我以与那时截然不同的清爽心情,端正态度说道。

「爱着一个异性,毫不动摇、至死不渝。我认为那是……非常美丽、正确、纯洁的事。毫无疑问是正确答案。」

「是啊。目标是后宫之王的男人,是丑陋、不诚实、肮脏的人类之耻呢。」

「你其实非常讨厌我吧!」

「我爱你哟,键。」

「……算了。虽然你的话太过直白,不过的确如此。无论怎样粉饰,我的目标在常人看来是错误、不诚实的,=。而且……践踏了所爱之人想要只注视自己的愿望。」

「至今为止附近没有勇者来访真是太好了呢。」

「我已经邪恶到需要勇者来讨伐了吗!不、不,也许是那样没错!嗯……可是,没错,我的想法……让喜欢的人全都幸福的想法,其实不是诚实,而是自我中心的任性。我首先发觉了那一点。」

「这是从那以来的最大进步呢。你是怎么发觉的?」

「我在学生会度过了一年。」

我一边回答一边回忆起和大家在一起的活动。

「和大家一起度过……在碧阳学园带头发起各种活动……察觉到了。」

「什么?」

「真正的幸福,并不是一个人能够创造的事。」

「就是说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吗?」

「不对。」

我这样回答,露出笑容继续说道。

「大家为了让所有人幸福而努力一事本身,就已经是幸福了。」

「……是吗?」

飞鸟用非常难得的柔和的语调这样回应道。我对自己的结论充满自信,继续说道。

「这一年的学生会活动……我、真的、很快乐。快乐、快乐、很快乐。打算改善碧阳学园的会议很快乐,尽是任性主张的谈话很快乐,大家在那为了幸福向前看的气氛也很快乐。

所以我明白了。大家像那样面向前方,就算会在提出自我中心的提案时激烈争论,但这种想方设法朝前迈进的行为本身……就已经是无比的幸福。」

「原来如此。结果由于学生会的优先度上升,你才舍弃了我的愿望……是这么一回事吗?」

「不是的。你应该懂得吧?」

面对飞鸟坏心眼……同时也很有她风格的温柔提问,我干脆地回答。

「我无法成为只靠自己的力量让所有人都幸福的最强『主人公』,也不会再想要变成那样。」

因为那个梦想缺少了重要的部分。如果那样埋头猛进的话,有会重蹈和两年前相同的覆辙。

因此。

我决定了。

「我要比任何人都更看重『我的幸福』!」

我「噌」地全裸从水中站起来宣言道。

「所以说,我根本没有抛弃飞鸟!就算你要我只注视你,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在后宫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你当然也包含在后宫内!」

「哇,好差劲。」

飞鸟笑嘻嘻地低语道。但我没有丝毫动摇,继续发表主张!

「没错,很差劲!不过那才是我!因为就连这么简单的事都没发觉,所以无论是两年前的我,还是直到最近的我才都不行!

存在复数的重要异性,想要让她们全都幸福!那想法在那个时点已经根本不是诚实!完全是我的任性!是欲望!所以当然会伤害到别人!会践踏他人的愿望和感情!

可是,即使明白那些,我果然还是……无法舍弃让喜欢的人全都幸福这个想法、愿望和欲望!

所以,我只能堂堂正正地踏上那条道路!我不会高谈正义和正论!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用自己的做法!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

「所以,你才把我『希望只注视我』的愿望完全踩在脚下呢。」

「没错!」

「然后,让我和希望只注视自己的女生变得不幸。」

「不对!我完全没有那个打算!我的欲望是让喜欢的人幸福,作为结果也让自己变得幸福!所以,要做的事很简单!只要在践踏喜欢之人的愿望基础上,努力用自己的方式,去给予对方更大的幸福就行了!

我要去爱复数的女性!我要坚持后宫不动摇!如果你讨厌这样的我,那也无妨!但是即使如此,我今后也会爱着你,在维持后宫的基础上为了让你幸福而奋斗!哇哈哈哈哈!」

「哇啊,差劲得让人叹为观止!自我中心!不过,就是那里让人心醉和憧憬!」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后宫之王——杉崎键!我是为了野心不惜伤害重要的人,但同时为了让她幸福也不辞辛苦的男人!」

夜晚的露天浴场里,全裸……不,赤裸下身,我到底在喊些什么啊。这样就算被人报警也无话可说。

在上半身温度骤降、鼻涕快流出来时,飞鸟……用似乎很悲伤地语调小声说道。

「……这样啊。你果然决定走上最糟的荆棘之道呢。」

「……啊啊。」


我一边重新泡进热水里,一边看着前方回答。

「会很辛苦的。」

「……啊啊。」

「会遍体鳞伤的。」

「……啊啊。」会目睹很多你最难应付……一见到就会伤心欲绝的『女人的眼泪』……会踏上那样的人生哟。」

「已有觉悟。」

「……是吗?那么……」

飞鸟这样说着,似乎有些鼻音……明明她自己也受到了伤害,却为了不让我发觉……努力开朗地回答道。

「因为好像很有趣,所以我也稍微试着陪你一下吧……嘻嘻嘻。」

(插图鼻血~)

月亮和星星再度在空中闪耀……遗憾的是,我有些泪眼朦胧,看得不太清楚。

···

「唔,实在是让人很不舒服的青春故事呢。」

「听了别人的深刻经历,你就是这种反应吗!」

我听完杉崎键昨晚的经历,吐露出真实的感想,结果让他非常生气。唔……实在不明白。我还以为他是喜欢别人实话实说的类型……搞错了吗?

「不过,的确是很有意思的故事呢。」

「是、是吗?」

「你是比我还要过分的鬼畜邪道一事,已经很清楚了。」

「可以请你不要用这种说法吗!?绝对不会比你还过分的!」

「不不,你太谦虚了。我虽然做过不少脚踏两只船、三只船,见异思迁和婚外恋的勾当,但是自己对女人说出那个事实、甚至死猪不怕开水烫地表示『这就是我,接受吧』之类的恶逆非道……即使是我,也是会受到良心苛责的行为。」

「啊啊,是吗!可恶!完全没法反驳!呜……」

杉崎键抱着脑袋,开始闷闷不乐地烦恼起来。哼……果然呢。

「臭小鬼……你其实是会在女人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然后再背地里烦恼万千的类型吧。」

「呜……没错!不行啊!」

「不行。什么自我中心地活着啊。结果你不是完全没能享受幸福吗?你这不仍然是只为他人的幸福而拼命的笨拙傻瓜吗?」

「吵、吵死了!为了让喜欢的女人全都幸福、怎么可以说丧气话呢,混账!」(注:原文为江户时代骂人的话。)

「你什么时候变成江户人了……也罢,你就好好努力吧。反正和我没关系。」

「你终于说出身为商谈者最差劲的台词了!」

就算你这么说,可事实上确实和我无关,又有什么办法。虽然送你去参加毕业典礼是我的工作,可是之后这家伙的后宫生活才不关我事呢。

杉崎键喝着免费的茶水,又开始独自闷闷不乐。我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只得同他聊起天来。

「那么,和那个青梅竹马做过了吗?」

「噗!」

他不知为何喷出茶水满脸通红。他在向空姐弯腰道歉并擦干净弄湿的座位后,对我怒吼道。

「你突然问些什么啊!」

「?追求女人的目的,除了身体还能有什么。难道都到了那个地步,同室而眠却什么都没发生?喂喂,你在开玩笑吧,肉欲少年。」

「被这样称呼还不如叫臭小鬼!总、总之……那个、和飞、飞鸟,那个,什么都没……」

「?这反应时怎么回事……哈哈,虽然没有做,但多少也有点什么吧?那也是当然啦。如果在那种对话后还什么都没发生,只能认为是男性机能有缺陷呢。那么,具体做了什么——」

「性骚扰!我不会再回答问题了!」

「唔,算了。即使是男女间的问题,至少也要学会社会上的基本思维方式。如果为对方有所付出,就有获得相应报酬的权利。无论处于何种场面,无法要求、确保与行为等价报酬的人,就会被称为败家之犬。好好记住这点,明白了吗?」

「……」

「怎么了?」

「不,枯野先生……虽说想法很奇怪,可为什么又会给我建议呢?」

「嗯。」

说起来的确如此。为什么我非得去教导他生存方式。被这么一指摘,的确毫无道理。

「为什么我非得给臭小鬼提建议。」

「不,所以说,那是我想要问的……」

「哼……算了,就当做是让我听到有趣故事的报酬好了。」

「哈啊……」

彼此沉默不语的时间就这样持续了五分钟。在机内广播的提醒下朝窗外一看,外面已是机场附近的风景。

「依旧是只有农田的土地呢……」

「……对枯野先生来说,大概是无趣又无聊的地方吧。」

「是啊……不过,这也算是差强人意的美丽景色。有意思。」

在那座岛上,就连这种平常的风景都无法看到。从那里解放出来的现在的我,无论什么……即使是之前认为无聊而不屑一顾的景色,都能感到某种价值。不可思议,但却不会感觉讨厌。

当我专心眺望田园风光时,杉崎键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找我商谈。

「我的选择……果然只会伤害所喜欢的人们吗……」

面对如此唐突,声音又如此消沉的质问……我一边眺望风景一边回答。

「一点没错。要贯彻自己的任性,就会伤害到无法跟上的某人。那是当然的结果。」

「……说的也是呢……」

「但是,人就是那样生存的。」

「……」

「至少,我是那样生存的。」

「……」

「不对。是只有那样做才能生存下来。」

「……枯野先生……」

因为臭小鬼的声音似乎带着同情,我立刻加上注释。

「不要会错意。那并不代表不幸。而且我和你不同,并不认为那是错误的。活着这件事,就是在生存竞争中胜出。如果不想伤害任何人的话,那现在就去死吧。如果不想死的话,那就别为可能伤害到什么人而踌躇。」


「……」

不知为何,杉崎键变得沉默不语……真提不起劲呢。我叹了口气,面朝着他这样说道。

「你是白痴啊。」

「哎?」

「你消沉什么?我现在说的是世间的全部都是如此。不只是你和我,是全部。森罗万象,所有的一切都在竞争生存。」

「我觉得那同样是偏颇的想法……也有携手合作的存在……」

「闭嘴。那种事情我才不管呢。」

「哎哎。」

「我想说的是……啊啊,我为什么非得说出这种鼓励你的话呀!」

「你怎么随便发飙啊!?」

「可恶……啊啊,总而言之呢!所有的人类,都是为了自己的野望、野心而活着!不只是你和我!那个无忧无虑的学生会是这样,你的青梅竹马和妹妹也是这样!」

「啊……」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怎么全忘了!啊啊,所以我才讨厌脑筋不好的小鬼!对他人的幸福、欲望、野心、愿望、感情,你不需要担负必要以上的责任吧!

如果爱你的女人无论如何都希望你只注视她,那她自己应该会为此而努力,也可能会放弃你迷上别人!这个过程中也可能会受伤!但那样又有什么不好!像你这种家伙,不要自作多情地去践踏对方的野心、欲望、乃至人生!实在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枯野先生……可是……」

「如果即使如此也想对对方的人生负责的话,那至少也给我昂首挺胸!我就是这样做的!如果想报偿被踢落者、受伤者的话!至少也要你自己获得幸福才行!最差劲的,是将别人当作垫脚石却一事无成的事态!不对吗!?」

我忍不住怒火朝他怒吼道。虽然招致空姐和其他乘客的注目,不过谁管那些啊!现在,我就是想训斥他!实在无法压抑这种心情!

「……是……啊……」

杉崎键慢慢点头。

「抱歉……我还是不行呢。明明说要自我中心地活下去,可一旦与对方分开……就开始动摇。」

「哼,真是的。这次幸好是在我面前,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可绝对不能露出那种态度。」

「是,非常感谢!」

「哼……差不多快到了。从现在开始才是重头戏。做好准备!」

「是!」

受不了,就因为这样,我才讨厌小鬼。不管是行动还是内心,都摇摇摆摆、游移不定,看着就生气!真想把他砍掉重练!

特别是碧阳学院的学生们尤为严重!无论谁都是一副善良和平的表情,却又为了无聊的事情烦恼迷茫,犹犹豫豫、举棋不定……啊啊,回想起来让人更加生气!可恶!既然这样,等我一回到「企业」,就作为教师去那所学校赴任!然后亲自教育那帮无能的小鬼们!就这样决定了!

在我思考的期间,飞机着陆、安全带指示灯熄灭,乘客开始被引导下机。

「好,走吧,臭小鬼!不要磨磨蹭蹭!距离毕业典礼结束的时间可不多了!」

「是,枯野先生!」

「让开让开让开让开,无所事事的乘客们!我会付钱的,让我们先走!」

「对不起很抱歉。虽然是完全的DQN(缺乏一般常识的人),不过现在请原谅我们的任性!」

就这样,我们朝碧阳学院迈开脚步。

在途中被推开、曾见过面的某对母子,看到我小声说了些什么。

「啊,是坏人的大哥哥!」

「啊,真的……哎呀?不过仔细一看,现在与其说是坏人……」

「好像老师呢!」

「嗯嗯,是啊。呵呵,和看似学生的孩子一起那么拼命……也许真的不是坏人,而是非常关心学生的老师呢。」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