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卷 学生会的八方-第二话 ~真心的学生会~

「如果不吐露各自的真心,那就无法获得真正的友谊!(我今天也道出了真理!)」

会长一如既往挺着她小小的胸脯卖弄着不知哪本书里现学的句子。

面对她的发言,我当即答道。

「会长,我想抱你!(噢耶!)」

「我、我不是指这个!(真是的,杉崎老是这德行……)」

「不过小红,我倒是觉得我们已经足够真诚了……(这几个孩子还是老样子,说着说着就跑题……)」

知弦学姐撇开我和会长,明智地推进了会议的进行。会长清了清嗓子,极为罕见地直接切入主题,不知是不是从以前的经验中得出了教训。

「不。大家确实是在畅所欲言,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都不是大家的『真心话』!而我注意到了这点!在读完《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后!(虽然只读了一话,就睡着了。)」

看样子这次影响会长的是我们自己的书。凭会长的语文水平居然能读轻小说,这点让我觉得有点安慰,不过坐在我边上的深夏似乎对「真心」这个词产生了兴趣,她就住这个话题开了口。

「我十分赞成彼此赤诚地吐露真心这一点,可是……(所谓热血,不就是彼此真意的碰撞嘛。)」

「怎么了,深夏?(别故作深沉啊。不过我是成年人,奉陪到底。)」

「只是,我想这该如何与《学生会的一己之见》扯上关系……(虽然这话不该我说,不过这部作品里根本没有半点热血要素啊。)」

「呵呵,这正体现了我着眼点的敏锐!(赞美我吧!)」

「什么意思?(我受够了你这态度,有话快说。)」

「哼哼哼,那可是我在读了之后发现的……(深夏你到底怎么回事,赞美赞美我又怎么了!)」

「我就是在问你发现什么了。(你是希望我赞美你吧,别妄想了。)」

「我发现的是,书里写的完全都是杉崎的想法,这太狡猾了!(好啦好啦,真是的,我说还不行吗?)」

「啊啊?(啊啊?)」

会长的惊悚发言立刻让众人由衷地惊呼起来。

一直沉默不语的小真冬忍无可忍似的嘟囔道。

「因为都是学长的第一人称,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啊,我想快点回去接着打重制版的勇者斗〇龙6。)」

「哼哼哼,我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察觉到了这理所当然的一点。(这下大家不崇拜我不行了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很厉害……(今天我得好好练练哈〇和米〇优的职业熟练度让他们转成高级职业。)」

「对吧对吧,很棒吧!(这眼神不错!我满足了。)」

会长心满意足似的重重吐了口气,接着挺起胸脯,终于开始解释道。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描写的都是杉崎的内心活动,于是,明明杉崎是个如此邪恶的存在,可读者们都站在了他那边!(我大意了,不过对杉崎也是刮目相看,淡然这话我不会说出口。)」

「这话说得倒是没错,小红。(哦,真是出乎我意料,想法很成熟嘛。)」

「什么叫邪恶……(打击人。)」

他们眼中的我居然是这样的?真让失望。可是会长完全没有在乎的反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的意思是,杉崎太狡猾了!这是他设下的圈套!只要袒露真心大家都会给予他支持!(我也想要更多人气!我要让读者们更喜欢我)」

「什么狡猾不狡猾的……那不如用徽章的第一人称来写?(话说,这能写成小说吗?不可能吧……估计连前因后果都搞不清楚……)」

「不,这倒不用!我以前也说过,讲述故事的工作还是杉崎最合适!(写小说那么麻烦,我才不愿意干呢。这里就用杉崎做借口推脱一下啦。)」

「多谢,不过我又该怎么帮呢……(嗯嗯,主人公也只有我才能胜任。只有身为后宫之主的我,才是能够客观讲述这个故事的至高王者——)」

「在台词里补充各自的真心话吧!(怎么样,我这崭新的设想!)」

会长带着莫名的自信宣布了这项决定。我们根本没明白她是说你意思,全都当初愣住了。

深夏代表群众提出了疑问。

「台词补充真心话?额,你是指,我们要用真心话来交流?(就这点事,怎么被你说的那么复杂……)」

「不对!是加上心里话!(你怎么听不懂呢!)」

「啊?额……(我懂日语。)」

「我说的是,要加上,真心话!(天啦,深夏没救了!)」

「……(……谁来救救我……)」

面对会长意义不明的发言,深夏的眼睛湿了。她东张西望起来,像是在向我们求助。

这下知弦学姐看不下去了,他想深夏胜出了援手。

「小红,你能不能解释得更加浅显易懂一些?『加上心里话』和『用真心话』来交流究竟有什么不同呢?(缺乏思考,表达不清,口齿含糊。包含这三个要素的台词翻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最有趣的解密游戏。小红真让人玩不腻啊,所以我那么喜欢你,虽说有时的确烦人了点。)」

「不对!我在读了以杉崎视角描写的小说以后发现!他所说的的确是心里话,但心里话中的真意海鸥藏在他的心中!(我怎么觉得自己的发言那么有诗意呢!有深度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

「嗯,那你的意思其实是,希望杉崎将我们没有说出口的那部分心理活动,也补充道对话去是吗?(心里话的真意还藏在他的心中……看似很有诗意,可其实是大白话,不过很有小红的风格就是了。)」

「没错!比如我们正在像这样交流的嗜好,我说的自然是真心话,但在说话的同时我的大脑也在思考啊!我就是想将思考的这部分放进小说里面去!(哈,有点肚子饿了,真想吃甜甜圈。)」

「啊,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希望在描写其他任务时和描写主角一样,酱心里的想法和台词一同表现出来对吧。(不妙如果连我的思考都被挑明的话那些一旦曝光就会让世间闹个天翻地覆的机密情报……咳咳,知弦,现在你得整理思路……嘿嘿?我就是红叶知弦?今天天气真好,心情好爽哦……额……总觉得有些抱歉。)」


「嗯?怎么了知弦,别不说话啊。(她好像很消沉,我有些担心呢。)」

「不,我没事,小红。(……哈。)」

「是,是吗?那就好。(这些事就别管了,我想吃甜甜圈啦。)」

二人的对话就此结束。借此,我们大致把握了事态。

「原来如此。以我为中心的第一人称不变,但需要正赛台词部分加上其余各人的心理活动。(这好像挺有趣的。)」

真的有趣吗?并且,这有意义吗?因为我的心情和全部发言都被记录在小说中,所以想象不出其他人是怎样的情况。而事实上,其他人的想法应该不会和她们的发言不一致吧……嗯?不对,等等呢个……

「会长,那么这个企划要用在今天的会议上吗?(兴奋,激动。)」

「恩?这个嘛……机会难得,今天的会议就全部这样记录吧!等下大家记得要坦白真心话啊!不许撒谎!还有,今后的发言也要记录好各自的真实想法!(话说,我真想吃甜甜圈。不过现在在开会吗,我自己提出的话也太……)」

「说吗……呵呵呵。(呵呵呵。)」

「KEY君,其实你只需要在心里这样笑就行了。(这孩子真有趣……)」

虽然被知弦姐点穿了,但我不怕。呵呵呵……这个……有戏!有戏啊!

也就是说,这次的会议是一场不能撒谎的会议!我这里没任何问题……但这群傲娇女绝对会出纰漏!看来大家都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本次企划的意义,就在于「消灭傲娇」!即便发言的嗜好盛气凌人,真正的想法却是遮掩不住的!

我的脸上露出了龌龊的笑容。首先……就像我身边的正统傲娇少女发难吧。

「喂,深夏,深夏。(啊嘿嘿嘿。)」

「你,你干什么。(哇好恶心!虽然他平时也很恶心。)」

深夏后仰着身体企图与我拉开距离。呵呵……看来她还没意识到目前的形式的严峻。既然如此……那就跪倒在我的终极提问下吧!

「深夏,你喜欢我吗?(心跳加速!激动不已!)」

在我的提问下!深夏她!

面不改色地当即作答道。

「嗯,总之不讨厌吧(虽然很恶心,会有生理性厌恶,对他的好色实在没辙。不过毕竟是朋友,没必要特意用这点去刺伤他。)」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能看到她的真心话太痛快了!)」

我情不自禁地高声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呵!「不讨厌」——这个答案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我的目标不是这个!我要揭露的,是她隐瞒至今但读者们应该已然从小说中获得了答案的,隐藏在其中的真心话!

傲娇的心里话……自然就是对我保佑好感了!

「啊,这真是个不错的企划啊,会长!(这次会议根本就是给我的奖励!)」

「啊?嗯,哦,谢谢。(被说这个啦,你怎么还没意识到我的想法,快去给我买甜甜圈呀,杉崎。嗯嗯嗯~快实现我的愿望吧!)」

「会长不愧是会长,不简单哪。(好了,接下来揭露谁的内心呢?)」

「嘿嘿本来嘛。(被废话啦,快点去买甜甜圈!嗯嗯嗯嗯~)」

在像会长表达完感激之情后,我开始四下张望以确定接下来该向谁下毒手。忽然,我发现会长露出了一脸失望的表情,不过这和我没啥关系。

就在我为选人问题暗自纠结的当口,其他成员仍是毫不知情地进行着交流。

「真心话要被加进台词里面啊……或许这样的会议不怎么样。(这样一来我在开会时满脑子游戏这点就会被察觉!怎,怎么办才好!)」

「是吗?我倒觉得无所谓啊。(反正我没隐藏任何事。)」

听了姐妹的对话,知弦学姐叹了口气。

「哈,真羡慕深夏。在这种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坦诚地活着居然那么重要……(和她比起来,我真实太危险了……关于『那个犯罪计划』我还是尽量不想为妙,如果被写进树立只怕警察会找上门。)」

「啊,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什么都不说不就行了吗!(真冬真实天才。那我还是玩玩POP<PSP>来打发时间算了。)」

小真冬想耍小聪明,可是会长阻止了她。

「沉默的话,也得在事后往『……』后面加上真心话,所以这样做是没意义的。(是,就是这个设定!我说了算!否则谁都不说话还怎么写小说!)」

「这样啊……那么真冬还是注意点,尽量不要思考奇怪的内容吧。(比如学长和中目黑学长既XXX有OOO的画面……啊啊!我还是思考了!)」

放心吧,小真冬,我会连你的真心话一起爱……(好了,你现在都在想些什么?哈~哈~是不是想要和我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哈~哈~能看到别人的内心太痛快了,哈~哈~)」

「学长……愿意连同真冬的真心话一起爱吗!太感动了!(学长和中目黑学长的×××画面铁板钉钉啦!学长果然……)」

小真冬还真够配合的。这下……通过她的真心话,我应该能确定她的确对我抱有好感了吧。啊,今天的会议多么美好!看来这会成为《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史上从未有过的精彩内容啊,诸位!

既然如此,那就让她更多地表现出「娇」的一面!在我的智慧下,好好撒撒娇吧!

「小真冬喜欢我吗?(唔呵呵呵。)」

「是,当然!(最爱学长×中目黑学长的CP!)」

「哦哦,甚至不用引出真心话就表白了!(完美!我的时代降临!)」

就趁着这势头,一鼓作气冲上去!

「知弦学姐,你喜欢我吗!?(肯定是喜欢的吧!啊?喜欢吧?快说!说出来就能解脱了!)」

「KEY君?嗯,喜欢啊。(别管这个了,那个『犯罪计划』到底该怎么办……是不是该把KEY君从主犯的位置上撤掉?……不,应该没事,看来他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呀吼!(知弦学姐,居然用这样热切的目光注视我……真心话真是好东西啊——)」

啊啊,多么幸福的一天啊。难道这是最终章吗?

「会长,会长!会长,你喜欢我吗?(大家都坦白吧!)」

「嗯?不、不算太……(我想吃甜甜圈……甜甜圈,甜甜圈!衫崎,快去给我买啊!买来好感度就会上升哦!嗯嗯嗯!)」

「嘴上是这么说啦。(但我早就看穿了!看穿了你那充满渴求的视线!眼巴巴地看着我的样子!)」

啊,能知道大家的内心真是太愉快了。虽说到头来写稿子的还是我,那时需要将她们各自的心情加进去……等出了书,我首先就看这部分!决定了!

既然已经问完了最重要的问题……那么这部分就先告一段落,咬得太死就没什么意思了。

现在还是暂且回归会议正题吧。嗯嗯,爱情喜剧还是需要张弛有度。

「那么会长,要把真心话加进小说里这当然没问题,不过今天的会议主题究竟是什么?(虽然其实我没什么兴趣。)」

在我的提问之下,不知为什么一直向我伸出手保持着「发送」姿势的呃会长清咳了一声,开口道。

「嗯,今天的议题是……谣言!(不过是我临时想的。)」

「谣言。原来如此,会长是希望我们通过用真心话交流的方式,以亲身经历告诉学生们,谣言是多么无聊且无力的东西,对吧!(没想到会长能如此深思熟虑。)」

「嗯,某种意义来说算是吧!(原来是这样!)」

然而,深夏却给我们的热烈讨论泼了盆冷水。

「但是,碧阳学园基本没什么谣言啊?(尽管学生会一文不值。)」

「是啊,真冬也觉得,好像没怎么听到过谣言之类。(或者应该说,我甚至都不太和朋友聊这个。)」

「怎、怎么会呢!现在的学园里正是谣言满天飞!乱成一锅粥了!(真、真的吗?我其实也没听到过。)」

「小红,你是从哪个听说的?(谣言真的那么厉害吗……)」

「呃,通过我头上这根翘起的头发也就是『学园突发事件探测器』探索到的!(其实只是被我睡得敲起来的。)」

「这根呆毛居然还有这用处!(身为后宫之主的我居然不知道!)」

没想到事到如今还能了解到会长不为人知的一面。樱野玖璃梦,真是可怕的人,不知她还藏着什么秘密武器。

「总之,今天我们就以谣言为议题开展讨论吧!(这都是小事啦,我要吃甜甜圈!已经忍不住了!我抖!)」

「哦、哦哦,会长充满了干劲……(她的眼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渴求!)」

谣言啊……我身边倒是没有,难道只是因为我不知道吗?

「话说深夏,我们身边好像根本没什么谣言吧?(要说2年B组的那些家伙,根本就是说话不经大脑,率直到让人头疼。)」

「是啊,确实没有……嗯?(对了,键不在教室里的时候,大家倒是经常讨论和他相关的话题。)」

「嗯?怎么?是不是想到什么了?(会是什么呢?我完全想象不出。)」

「没……没什么啦。(他们对键的议论基本都是些『那个色狼啦、』『性骚扰男』之类的,这样想来应该全都算坏话吧!)」

「怎么不说了?我反而更想听啊。(怎么回事……别瞒我嘛。)」

「说、说了没什么了!没人说键的坏话!(这男人真啰嗦!)」

「你、你说什么!?深夏,难道你说我坏话了!?(打击!)」

「……(抱歉,我的确说了,而且说了不少。)」

「读取被隐藏在沉默背后的真心话太可怕了!(奖励关结束?)」

骗人的吧!?我……我居然被人在背后说坏话!这怎么可能!我还以为不可能有人在我这种性格开朗外表英俊的高人气学生背后说坏话……

明、明白了,是嫉妒。我太帅了,又是人生的赢家,总有些人爱在背后指指点点。而深夏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没办法,只能随口应几句,嗯。一定是这样。

「小、小真冬的身边,有没有什么谣言之类的?(不会已经流传到其他学年去了吧……)」

「嗯,没有。(或者应该说,我基本不和朋友们说话。)」

「哦,那就好。(放心了放心了。)」

我如释重负地摸了摸胸口,只见这时,小真冬忽然莫名地愤慨了起来。

「什、什么叫那就好~!根本一点都不好!(真冬连一个可以说说话的朋友都没有,这难道很有趣吗!)」

「啊!?什么!?你生什么气啦!?(我说错什么话了!?)」

「学长当然无所谓啦,和二年B组的同学们都很亲近!真冬这样的……真冬这样的人!(大家只知道摸我的头给我零食,我都忙得没时间和大家说话了!)」

「难、难道,小真冬,你被班上同学欺负了吗……(糟糕,我怎么那么没脑子说出那种话来了。)

「真冬的同学……学长请别提这件事情了。(大家最近都特别喜欢真冬,可真冬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打游戏啊,可他们还是要摸我的头不肯放过我。)」

「小真冬……对不起(没想到居然被欺负成这样……对不起,小真冬,我根本没察觉到。我……我真是个没用的后宫之主!)」

「没事,不用道歉。这是需要真冬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的问题!(明天我要这么和他们说:『不可以给真冬零食!』我要用坚定的态度拒绝那群保护过度的同学们!)」

「小……小真冬!(你真是个坚强的孩子啊!)」

「真冬也要对他们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我要对他们说,课间休息的时候真冬需要时间进行杉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CP的妄想!)」

「小真冬的真心话……我支持!(加油,小真冬!)」

「前、学长愿意支持我吗!?真……真冬会努力的!(呼呼!)」


「哦、哦,怎么那么来劲啊,不过加油吧!别认输,小真冬!(怎么回事,为什么小真冬的眼中透出了和我一样的欲望……是错觉?)」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在交谈中我们解决了小真冬被欺负的问题。学生会会议的进展还是俺么快,我很吃惊。

小真冬喘着粗气,我实在无法继续和她对视,于是我决定将话题扔给知弦学姐。

「知弦学姐的身边有没有什么谣言呢?(她和会长同班嘛。)」

「嗯,没有……身边没有。(呵呵。)」

「这句话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难道知弦学姐也说了我的坏话了!??(怎么会这样!)」

「我的事就算了,总之基本应该是没有,所谓谣言。(或者说,没有哪个学生会对我提起这种话题。)」

「这样啊……那就好。(不如说,我所介意的是应该没有哪个学生敢对知弦学姐提起这个吧。)」

「话说回来,一旦要暴露真心话,那我就没法随意思考,很不方便啊。(这种气话对于越成熟的人来说越是痛苦……)」

「是吗?我倒是觉得没什么……(我没隐瞒任何事。)」

「KEY君和小红还有深夏应该都没问题……真冬的话……反倒可能对读这段的人造成伤害。(我真是不太愿意偷窥她的内心。)」

听了知弦学姐的发言,早已结束了和我的交谈,开始阅读起类似BL书的小真冬忽然作出了反应。

「怎、怎么能这样说!真冬的内心是粉红色的美好乐园!(对,有九成都是花朵点缀在赤裸的杉崎学长和中目黑学长肉体交缠画面的景象!)」

「呃,对啊,我想应该是吧。(看来某人还没意识到,这个乐园对于其他人而言更像是地狱。)」

小真冬带着怒气回到了书本当中……所谓欺负同学的问题啊,最大的难点就在于加害者根本不认为自己害了人……不知为什么,看着小真冬的样子我的脑海里忽然浮出了这么个念头。

「与此相比,这个企划还真是让我煞费苦心。(为了自保,我这里的很多情报都不能被别人知道。哎,有所顾忌地思考太费劲了。)」

「是啊,或许吧。(因为这人脑子里净是些不能公开的内容。)」

「哈,会议还是快点结束的好……(啊,不行不行,自己越觉得该回避的东西就越是会去思考……话说,我脑子里最该回避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不对不对,都说了不能再想,知弦!)」

我、我怎么觉得知弦学姐的脑门上在冒汗。

「你、你没事吧,知弦学姐?(这企划真让你如此痛苦吗!)」

「没、没事,嗯。(KEY君,别和我说话!就算不允许沉默,但只要将话题扔给除自己以外的成员让他们去讨论就没事了!一旦话题转到我身上,我就会冒出好多想法——啊啊,不行!受不了了!我这个人本来就无法忍受『不能思考』这种概念!我本来就不是这样的人啊!啊!)」

「知、知弦学姐!?你怎么出了那么多汗……(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最强的,但经受不了打击,属于一旦崩溃就完了的那种!)」

「我都说了没事!够、够了,不要和我说话!(啊啊,我为什么要生气!迁怒别人是最无能的体现!而且,我迁怒的还是KEY君……不、不过,或许被骂的是他反而是好事?对啊,KEY君其实有着能够承受一切的巨大包容力,所以我有时也能使出平时封存的超S攻击,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真的很感谢他——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这如果上了小说——不要啊啊啊啊!)」

「知弦学姐!?(头发都被摇乱了!)」

知弦学姐的混乱已经到达了极限!她、她真的没事吗!这次企划真的那么失败吗!不对,我怎么觉得现在只是她自己的思绪产生了混乱而已呢!

「知弦学姐,冷静点!只要带着平常心,这企划其实很普通啊!(她的脑子里到底有多少犯罪的念头啊。算了,就算真有,我也能将它们从稿子里剔除,根本用不着担心成那样……)」

「是、是啊,用平常心对待就可以了……(呼,对、对啊,红叶知弦,你得冷静下来,有什么可紧张的。那些必须回避的黑暗部分,就算我控制不了,还有富士见书房的人帮我控制呢,没事的。)」

「冷静下来了?知弦学姐。(她真的不要紧吗……)」

「嗯、嗯。谢谢你,KEY君。(对了,这样想来,我真正需要回避的其实不是那些黑暗的部分,而是面对每当这种时候都显得无比可靠的KEY君多产生的放松感、或者说是非常甜美的心境、又或者说是心动——这类对他产生的无法抑制的好感吧——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知弦你不能思考这个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怎么了怎么了!?)」

知弦学姐不仅摇乱了一头长发,现在居然又开始用手指挠头皮了!知弦学姐!知弦学姐啊啊啊!

「够、够了……不要……再和我说话了。(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定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淡!)」

「明、明白……了(天哪,这表情好可怕!她到底在思考什么,知弦学姐!恐怖……就算出了书,这部分我也还是别读的好。)」

「……………………(……………………)」

「!?(知弦学姐怎么变白了!)」

向来散发着黑色气息的知弦学姐露出了让人诧异的无力表情,整个人都愣住了!可怕!淡漠的人真可怕!

还、还是到此为止吧。神啊,对不起,我不该有这种怪异的期待,还是严肃地开会吧。

于是,我将话题投向了本次议题的提出者,会长。

「会长,就我刚才所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碧阳学院的谣言好像还没躲到会引发问题的程度……(不过危险人物多了点。)」

会长闻言,莫名地移开了目光回答道。

「是、是啊,看来确实如此。这样就好……嗯。(这是当然的,曾经谣言确实有过,但自从我当上会长以后,谣言也就戛然而止了嘛!嗯哼!)」


「咦?那这个议题究竟算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是会长不负责任的一时兴起?)」

「啊?啊,呃,这个嘛,嗯……警、警钟?(这个词我就是想试着用用看,不过是什么意思来着,小蛋糕什么的简略称呼?)」(注:小蛋糕的发音删掉几个音以后和警钟一样。)

「警钟?嗯,那样也好……(会长想得挺周到的呢。)」

「啊?一点也不好!(比起小蛋糕,我现在更想吃甜甜圈!)」

「啊!?怎么突然激动起来了?居然自己否定了自己的发言!(不明白你的意思!)」

「杉崎,你还真是什么都不懂。(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我其实是甜甜圈派的呢!)」

「好像……对不起。呃,这个议题中,其实还包含了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吧……(会长今天的表现真出色。)」

「当然了……杉崎,我希望你能自己挖掘其中的深意,所以答案我是不会说的。不过……可以给你个提示……『空洞』。(甜甜圈的优点就在于它中间有空洞!那个洞让人感慨万分!)」

「空洞!?空洞啊……(情况不妙,我能感觉到在这个议题中,真的隐藏着非常深刻的主题!)」

会长的发言实在太过高深,我一个人难以作答,于是我只得求助于身边的深夏。

「深夏,会长说空洞……你能明白吗?(这难度太高,单单凭我还是有些……)」

听了我的问题,深夏以从未有过的正经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空洞……空洞。在我的印象中,空洞不仅热而且很深……(地下空洞、太空洞、地球空洞说……无论哪种,在热血漫画里都是火热要素啊!)」

「哦、哦哦,你是不是明白了?那不明白的只有我了吧。看来,最浅薄的果然只有我一个。(难道是因为我最近玩的H-Game都只重感官而忽略情节的关系吗?)」

原、原来如此,深夏也察觉到了本次议题的精髓了……怎么办,只有我没能和她们共有这些目的意识?知弦学姐……已经崩溃了,还是别管她的好,那小真冬是不是也明白了呢?

「小真冬,你对空洞这个关键词,也有了正确的理解了么?(小真冬应该和我属于一类吧)」

在我的询问下,小真冬从BL书中猛地抬起了头,满脸自豪地回答道。

「当然了。没有空洞,一切就无从开始。真冬能对学长说的……就是心灵的空洞,仅此而已。(在BL的世界中,真冬最喜欢的展开就是『我来填补你内心的空洞』……话说回来,这是在聊什么呢?刚才他们讨论的内容我完全没在听。不过无所谓,我还是继续我的BL书吧。)」

「心、心灵的空洞!?(这下更不妙了!这次的话题怎么深奥成这样!?而且没明白过来的只有我一个人!?怎么办,身为故事叙述者的我该怎么办。如果不理解这次得出的结论,我就没法写小说了啊!)」

这怎么行呢。看样子,从会长到除我以外的其他成员都学到了某种非常不得了的知识。

现、现在,只能从会长的嘴里套出答案了。就这么干。

「会长,你说空洞……对吧。嗯,其实我也……多少有些明白过来了。(当然我根本就是在胡说。)」

听了我的话,会长顿时开始两眼放光!

「明、明白了!?你真的明白了!?(杉崎!你愿意去给我买甜甜圈!?)」

「是、是啊。也就是说……那个对吧。空洞它虽然是空洞,但又不是空洞。你是这个意思吧。(我真能胡诌。)」

「嗯,就是这个意思!(甜甜圈的洞里装满了梦想啊!)」

「真是这样吗!?(不会吧!?)」

糟糕,这下我更糊涂了。什么空洞不空洞的,吐露真心和用谣言来敲响警钟,该怎么和「空洞」这个关键词挂钩?啊啊,我越来越觉得我是在接受社会科的考试……

问:使用「真心话」、「谣言」、「空洞」这三个词,围绕发生在碧阳学园的问题进行二百字以内的叙述。

类似于这样的题目……搞不懂。面对这种题目我觉得自己的作答甚至不可能几个。我、我得多套点线索出来!

「会长恳切的愿望,已经完完全全传达到了我的心里!嗯!(求你了,快说答案吧!)」

「是吗……杉崎,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好,现在就为我去买甜甜圈!)」

「这、这是我的荣幸。那么,关于一些具体的细节……(拜托你再说得清楚些啊!)」

「哼,还用我告诉你么,杉崎。(这个嘛,按杉崎的喜好选择就行。这也是吃甜甜圈的一大乐趣嘛。)

哦哦,居然回答得如此巧妙!这算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会长,居然已经变得如此老练了!?并且,其他人(出去已崩溃的一人也有了比我更大的进步!?是不是我被赶超了二~三话!?所以我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我怎么觉得只有我一个人在精神上的成长比别人慢半拍!

我仍旧紧追不舍!

「这点,还是请会长……务必亲口告知……(快说!把那个深奥的结论给我解释得清楚些!)」

但是,会长却一脸满足地用成年人的表情点点头。

「很好,很好。(衫崎愿意为我去买甜甜圈的心意才是最难得的,如果我再挑三拣四选自己爱吃的口味,那就太刁难人了。)」

「不,一点都不好!这、这都是为了让大家能够齐聚一心!所以,我再次恳请会长亲口告知……(求你了!)」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提点一句……(真没办法。听我说完之后你就赶紧去买啊。)」

「好(成了!)」

完美!这下,我终于能明白大家都从这个议题上学到了些什么了——

「我所希望的是,甜美而微苦,黑色,但很柔软的!(我想吃淋着巧克力酱的那种甜甜圈!)」

不明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怎么个概念!?喂,这到底算什么!?


深夏!?深夏明白吗!?你真的明白吗!?啊!?

「怎么了,键,一个劲盯着我看。(超恶w)」(注:原本是2ch用语,稍作了调整,就是超级恶心的意思。)

「哎,深夏,关于这次的议题。会长说的话……(你不觉得太莫名了吗?其实你也没弄懂吧?是吧?)」

「啊……会长真是的,居然把重点都挑明了。(甜美的空气和苦涩的发展,黑色的反叛角色,充满了柔软性的恶搞。热血漫画里,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要素啊!会长真是个明白人!)」

「重点都挑明了!?你指她刚才的话吗!?(完全听不懂!)」

这算什么,我受骗了?我不答应!

「小真冬!小真冬不会说什么,会长已经挑明了重点吧?(你的感悟力和我差不多才对啊!)」

「为什么!会长真的已经把所以重点都告诉你了啊!(会长完美地总结了BL的全部,说那是色情的表现也不完全未过啊!)」

「不、不对劲!我根本就是被骗了吧!?(否则我不会不懂啊!)」

「学、学长!你怎么能这样说!(被攻了这种词……太丢人了!不管怎样,也不该说出这种下流的词汇啊!)」(注:日语中「被骗了」与「被攻了」同词不同义)

「对、对不起。(就连呆呆的小真冬都对我发火……大受打击……)」

啊啊,我的脑子都快成浆糊了……嗯?脑子成浆糊?

我悄悄地对某个人开口道。

「知、知弦姐,你……应该也没明白吧,我是指这次议题的本质。是吧?是吧?(现在只有知弦姐一个人站在我这边了。)」

在我的询问下,维持着雪白状态的知弦学姐看到我后忽然脸红了,接着她一头撞在了书桌上。

「我……我不想和KEY君说话!(啊,别看我!这种状态下看到KEY君的脸,只会生生引出我的真心话!那样一来,我没法展现出平时超S的气质,只会像个普通女孩那样脸红心跳这件事,不久暴露了吗!)」

「啊啊啊啊啊!?(她好像讨厌死我了!呜呜……这次的书里我绝对不要读知弦姐的真心话。)」

「哈哈哈!(我受够了!鬼才管什么小说的收尾!如果议题里真的隐藏着什么深刻的含义,那就大家自己领悟吧!读解文章中没有提及的内容,也是阅读的乐趣所在啊!)」

「杉、杉崎?(他这是怎么了?难道……他不愿意帮我买甜甜圈?也是啊……我的心情,他怎么可能理解呢……呜呜。)」

综上所述,我决定放弃读解本次议题。不、不要以为我每次都能用第一人称来给你们收场!总有些事是大家明白我却不明白的啊!那让我怎么办!随你们去了!哈哈!

我顿生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忽然,我发现会长正一个人在那儿发呆。嗯?怎么?她是对我没能明白今天的狗屁议题而感到失望了?

……

我才管不着!我想破脑袋了都没想明白……既然如此,我就用我的方式来让会长开心起来……嗯,嗯。最初的话题是什么来着,空洞是吧……你个混帐空洞!

空洞,空洞,空洞……吃、吗?(注:和空洞读音相同。)开玩笑啦。

「……(吃、吗?开玩笑。吃、吗?开玩笑。)」

「……哈。(这下肚子真的饿了……都怪今天带的便当太少了……哎。)」

「……(吃、甜、甜圈……)」(注:吃、吗、开玩笑,这几个词拆开之后顺序不变重新拼一下就是吃甜甜圈了。)

啊,有了。

「会长,要吃甜甜圈吗?(不过是顺口一提。)」

「吃、吃——!(噢!)」

于是,在那之后我们一起去买甜甜圈,一起吃掉了它。

结束……别以为我每次都会认真写会议总结!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