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八卷 学生会的八方-第一话 ~闲聊的学生会·RETURNS~

只要有王道的存在,就会有邪道的辉煌。「

会长一如既往地挺着她小小的胸脯,卖弄着不知从那本书里现学来的句子。

接着,她提出今天的主题。

「所以,今天我们将继续普通的闲聊。」

「普通的?哎?那会议的题目呢?」

一般来说都是会长随便提出一个题目,然后我和知弦还有椎名姐妹就此题目提出各种辩论,最后做出总结。

全员都歪着脑袋看着会长走到座位上坐下,然后和往常一样有些无精打采地说道。

「没有什么特别的题目。」

「没有什么特别的题目……小红,你打算做什么?」

「听到知弦的问题,会长挠了挠脸蛋嘟囔道:「想做什么……」

「如果非要我说的话,那就是Talk?」

「啊,会长竟然不再一开始就做出任性的发言了……我们该怎么办?」

深夏这样说实在太失礼了,不过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看上去会长并没有感到特别不高兴地样子,只是一副怠倦的样子答道。

「嗯,今天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而且也不打算工作,所以今天就是闲聊的日子。」

「闲聊的日子……就是说,结果和平常的真冬一样嘛?」

对于小真冬的提议,会长非常肯定地答道「对」。

「如果非要说今天的题目是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

「啊?」

就在大家都感到诧异地时候,会长用比平时少了几分精神的样子,一边将知弦带来的点心塞进嘴里一边说道。

「难道你们不觉得我们最近的奇怪活动搞得太频繁了么?特别是小说之中出版的部分。」

「啊,确实如此。」

我一边答道一边回忆起最近执笔所写的部分。确实由于之前写了太多关于学生会闲聊内容的小说,所以开始着重描写起其他的部分……比如外传、发生在学生会周围的事情、还有将举行奇怪活动的日子的事情摘要一部分进行描写。事实上对于我们来说那些「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常」仍占有大部分的时间,不过由于这些内容无法写成小说,所以特意将这一部分省略掉了……

我忽然明白了,向会长望去说道。

「啊,也就是说,回归原点是吗?希望再次回到『普通的学生会』的那个时候吧?」

「嗯,就是如此,如果要取个题目的话那就是『闲聊的学生会·Retums』!」

难道说,从现在开始要从第一卷的第一话再重新来过吗?

「所以这次,大家就一起来随便聊点什么,然后将这些内容写成小说!就是这样的一天,和往常一样的学生会!」

「原来如此。」

深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向后靠了靠,然后提出了一个疑问。

「可是……这样,会有趣吗?」

「着不是有趣不有趣的问题!本来不管是小说也好还是我们的真实生活也好,题目都是『学生会的日常』不是么?所以总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才奇怪呢。真所谓因由王道存在,所以才有邪道呢。」

「嗯……算了,虽然还有点搞不太清楚,不过只要和平常一样做就可以了吧?」

不过真要这样做起来,才发现有点困难,所谓的日常只有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所自然发生的事情才算。可是像今天这样由题目特别提出来的「像往常一样的聊天」,却起到了一个相反的效果。这就像被摄像机对着自己,然后要求「做出一个自然地微笑」时一样。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之后,会长啪啪地拍了拍桌子说道:

「只要像平常一样不就好了吗?」

「举个例子,说点什么好呢?」

被知弦这么一问,会长用食指点在下巴上非常可爱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出了她感觉比较「日常」的提议。

「那种日常根本没有啊。」

知弦无奈地叹了口气。嗯……会长,我们平时绝对不会谈论这种事情的。

「哎哎?我们这里可是又四名女高中生呢?比如谁和谁又开始交往啦,谁和谁似乎分手了,还有什么地方有好吃的点心店之类的话题。」

「不,我们从来都没有谈论过那样的话题。」

会长提出的「女高中生的对话内容」被吐槽之后显得有些愤慨的样子道。

「怎、怎么会呢。我在班级里面,嗯,经常会谈论男朋友还有时尚品牌和流行之类的话题啊!」

「小红,你平时的聊天内容一半是谈论点心。三成是在谈论动画角色,剩下的就是你的梦想……」

会长被她最亲密的朋友知弦吐槽了。脸色通红地哼哼了几声之后,她不出所料地爆发了。

「总之,只要是普通的闲聊就可以了!好了,大家快说点什么吧。Talk!樱野玖璃梦的脱口秀!」

「这种毫无内容的东西怎么能写进小说里面去呢?……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来聊天吧。」

因为会长已经开始有些生气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由我起头闲聊起来。

我先对就座在身旁的深夏开口说道。

「深夏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哇,简直是差劲透顶的搭讪方式,要说有趣的事,我看你现在的脸是最有趣的。」

「为什么现在这个时候要批评我啊,难道就没有其他更有趣的事情了吗?」

「键的愚蠢行为。」

「不许再继续说这件事了。」

「无头〇士。」(注:无头骑士。)

「那个完全不在我们的控制之内。」

「即便你这样说,有趣的事情……」

「比如说,每天都会见到我很开心之类的,请用很萌的语调说这句话——」

「能够每天与键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幸福。」


「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换做别人说的话一定是非常萌的感觉,可是为什么由深夏来说去感到一股暴力的气息呢?」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能够和你在一起练习职业摔跤,要不要来试试啊,键?」

「这种令人恶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种解释根本说不通!另外,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有趣的事情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了吗?」

「你倒是说的轻巧……那么,你说说看最近你有什么有趣的事?」

「哎?这个嘛……」

有趣的事……有趣的事……

「哼……对于我来说,能够和大家在一起度过这样平常的每一天就是——」

「啊,抱歉,这种让人听起来就恶心的台词,请放到最后把。不要轻易说出来。」

「不要说恶心啊!难道你每次读到我写的学生会小说时,都是带着这种感想的吗?好吧,以后我再也不写了,小说什么的我不写了,太丢人了!」

「吵什么,和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你竟然不好好地聊天,说点正常的有趣的事吧。」

「可、可是有趣的事……」

实际上对于我来说感到最有趣的事莫过于每天都与后宫之中的这些女孩子们在一起开开心心地度过。与之相比其他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嗯……啊,对了。今天午休的时候在楼梯下面刚好看到了深夏的小裤裤的时候——」

「…………」

我的额头上冒出大量的冷汗,然后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深夏的动作快到我甚至都来不及进行任何文字的描写。而且,甚至连普通情况下的打击声都没有听到,就已经感觉到腹部的剧痛了……

「键、键!我一下想起来了,最近有趣的事情!」

「……什……什么……事?」

「惩奸除恶!」

「……是指……我的……死……吗?」

深夏甜美地微笑着……啊,抱歉,各位。我恐怕就在这里就要……不行了。

光……我将手伸向空中的日光灯,仿佛在追逐着什么。但是……我伸出去的手,却无力地落在桌子上面。视野也被一片黑暗包裹了起来。

END

「不不不不不不,这完全不是日常的学生会!深夏,你在干什么?」

……会长银铃般的吐槽声回响在学生会办公室中。而将我杀掉之后依旧是一副无所谓样子的武斗派少女淡淡地答道。

「哎?干什么……只是惩奸除恶而已。」

「但是不能杀掉啊!今天的题目是学生会的日常,难道日常聊天的时候也会动手杀人的吗?」

「只是一不小心就把他干掉了而已。」

「这种情况,要是被写进小说里面的话,搞不好会引发骚动的呢。」

「我没有错,都是那个家伙不好。我一直都遵循在我耳边低语的善良的神灵的命令,将这个社会之中的一切罪恶铲除。只有我才是正义的,我是没有错的。」

「这种想法本身就已经够奇怪的了!而且还是用那么奇怪的语调说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的行为……」

「忽然又变成儿歌了?完全是天才猎奇杀人犯的行为啊!」

「回想起来,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和这个世界不同,是在三岁的时候。」

「这种说来话长的背景介绍就免了!不过,你真的把杉崎杀掉了吗?」

「至少内脏已经完全不能够再被称之为内脏了。」

「那样岂不是死定了吗!真的死了啊!」

「就像这样,用拳头的超高速震动,给人体内部的器官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

「技巧的解说也给我适可而止!哇、哇啊!杉崎!虽然是一个就算下地狱也死不足惜的家伙,不过竟然死得这么惨,还真是可怜。」

我的身体忽然被一双小手摇动着。

「啊,会长。不要摇得太剧烈,内脏会混在一起的。」

「还需要注意吗?」

「放心吧。虽然内脏已经粉碎了,不过我并没有杀他。」

「讨厌啦,你一开始不是说将他杀掉了吗?」

「……啊啊,我说过吗?那么我取消之前的发言,是我说错了。」

「现在取消已经来不及了!」

「内脏确实已经粉碎了,不过还没到死掉的程度。而且这种损伤是能够快速自然恢复的。」

「竟然有这种异常的杀人方式!这需要拥有多么高超的暴力技巧才能够做到啊。」

「啊,其他人当然是做不到的,而我因为有每天可以打几十次做为练习的键在,所以才能掌握这样的技术。」

「越听你说越觉得杉崎可怜了。」

「啊……虽然被打到之后会比死了还痛苦、全身剧痛、身体无法活动、但是意识却依旧清醒,而且对痛觉十分敏锐……不过绝对不会死的。」

「还不如让他死了好呢!!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结束他的痛苦吧!」

「会长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人类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辛酸痛苦,都要坚强地生存下去。」

「这句话如果不是由你这个加害者说出来的话,听起来还有点像那回事。」

「算了,那么我就再来一圈让他的内脏归位,让他起来吧。」

「还要打吗……」

「放心吧。只比刚才的那一下痛感增强三成而已。」

「痛感还会增加吗?」

哎、等一下——

「哎呀啊————————————————————!」

我一边大叫着一边睁开双眼!深夏笑眯眯、会长有些胆怯,小真冬和知弦有些茫然地望着我。

「你看,活过来了。」

「刚才那不像是活过来了的样子啊。听声音完全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会长的眼睛里带着泪光抗议道,似乎我刚才的举动有点把她吓到了……放心吧,会长,我还会更加可怕的。腹部现在还有翻滚的感觉。

深夏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反省了么?」

「你才该反省!」

我与会长异口同声地吐槽道。总之,这个绝对称不上是日常的闹剧就这样结束了。

「小真冬,来聊点什么吧?」

从死亡的深渊之中挣扎出来之后,为了不再看到加害者的眼睛,我转过身对她的妹妹说道。

她将正在读的书啪的一声合上,然后微笑着答道「可以呀」。小真冬……虽然外表看上去好像天使一般地微笑着,但是在刚才我和深夏所发生的那样可怕的事情面前竟然还能够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读书……你。算了,怎么都好……

「我和姐姐不一样,小真冬一定会好好地和学长聊天的。」

「是呀。而且我们对于游戏和动画之类有很多共同语言呢。」

「对呀对呀,说起来小真冬最近在玩好多游戏呢,比如怪物〇人,死〇生、使命〇唤、口袋〇怪、风来的〇林、牧场〇语——」(注:怪物猎人、死或生、使命召唤、口袋妖怪、风来的西林、牧场物语。)

「嗯,你打算在一句话里面用多少个〇啊。说起来不麻烦吗?」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反正是关于游戏的闲聊。」

「抱歉,我完全没有什么信心能够跟你聊到一起去。」

「没关系的,小真冬对于游戏也有很丰富的知识。聊一些学长玩过的游戏也好。」

「啊是吗?那么,就开始吧,不如战国〇斯(注:战国兰斯)系列的游戏系统和世界观完成度之类,还有八月社作品的王道魅力,绘师桥本〇志先生(注:桥本高志)的魅力之类,还有丸户〇明(注:丸户史明)剧本的构成,能够聊一个小时——」

「抱歉,我完全没有信心能够和你聊到一起去。」

果然H-Game的话题被拒绝了。我顿时感到周围射来一束「两个人彼此彼此」的目光。

我和小真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开口说道。

「那么,我们来谈一谈最终〇想,勇者斗〇龙、超级马〇奥隐藏在背后的秘籍吧——」(注:最终幻想、勇者斗恶龙、超级马里奥)

「那么我们来谈一谈奈须〇菇(注:奈须蘑菇,日本的脚本家与小说家,主要作品有《空之境界》、《Fate/staynight》等)的作品和K〇Y(注:KEY,位于大阪中的一家游戏公司)的作品,还有不属于美少女游戏类型的龙骑士〇7)注:龙骑士07)的作品吧——」

「…………」

「…………」

「……我们两个人,互相各让一步吧,学长。」

「说的也是……」

作为OTAKU同志之间的对话,似乎比刚才更加顾虑到对方的感受。

于是我放弃了继续讨论H-Game的话题,转向普通的闲聊。

「不过小真冬你还真是玩过不少游戏呢。虽然我也玩过不少H-Game,不过那种电视游戏我关注的很少,想必在游戏时间上也没有办法和你相比吧。」

「当然,真冬可是游戏之神。所以在玩游戏的时候效率也很高的。」

「没有人会自己说自己是神吧……」

「这是真的,凭借真冬的超级游戏技巧以及对游戏的执念,虽然实际上只玩了一小时,但是在存盘画面会显示『游戏时间·三小时』这样的情况。」

「这是什么魔法!?这种能力已经超越人类所知的常识了吧!」

「所以我刚才说了啊,真冬是游戏之神。」

「这确实是可以称为神的境界了!」

太、太可怕了!椎名姐妹两个人都已经超越了常识可以认知的范围!

小真冬忽然将话题转到我身上,说道。

「学长不是因为学校的杂物还要打工每天回家很晚吗,而且体力也应该耗光了才对,怎么还会有精力继续玩H-Game呢?」

「小真冬,你要知道对于男性来说,越疲惫性欲越强。」

「你在说什么啊!色情狂,太差劲了!」

「如果是像我这种程度的话,特别疲惫的时候能够一边睡觉一边玩H-Game。」

「那是怎么玩……能够体会到游戏的乐趣吗?」

「不但能够体会到,甚至还会增加一倍的乐趣。我在睡梦中的时候,只从游戏里接收声音信息,然后将事先已经储存在脑内的人物信息和背景信息以3D建模的形式打开,以这种自己就好像主人一样的临场感,将H-Game在脑内展开。」

「这简直就是最差劲的自我催眠妄想!」

「另外色情部分的临场感非常强。不过,因为我没有实际经验,所以可悲的只有能色情的感觉,其他的比如触感等等,都得依靠空想来实现。」

「学长,莫非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意淫吗?」

「另外,在里面有学妹角色的色情场面中,我会在脑内自动将这名角色的脸替换成小真冬的样子——」

「姐姐,拜托你了。」

「OK。」

坦白地说这部分我不打算太详细地描写。总之就是内脏又再次乱作一团,五分钟之后复活。

「那、那么,小真冬,让我们继续聊聊……」

「和一个满头冷汗的变态有什么好聊的?」

「这、这只是水而已。而且,我刚刚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便已经接受了两次死刑,承受了如此巨大的痛苦,还有什么罪过不可原谅的呢?」

「……好吧,算了。我们两个玩的游戏类型差别太大还是别谈这个了,BL之类的也没有共同语言&那么,谈谈动画好了。」

「对啊,我我们在动画方面一定会找到可以一起聊聊的话题的。」


「最近真冬比较喜欢的动画片是……啊……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要是注意这个的话,恐怕没有办法继续聊天了吧。」

想必像她这样和社会接触如此紧密的高中生,恐怕很少见了吧。

「那么,聊点不会有影响的。比如《圣剑〇造师》(注:《圣剑锻造师》)。」

「嗯,这个还行……不过说起来,我也没有你看的动画片多。一般来说我看的都是深夜系的肉片,比如T〇S(注:TBS,日本东京广播公司)系列的动画片之类的。」

「真冬也喜欢那个时间段的。比如BL系的……」

说着,小真冬忽然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不过要说现在最有趣的动画,那非真冬自己创作的乱七八糟漫画莫属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你已经站在所有动画制作人的敌对面了?」

「才不会呢。只要你看到就会知道我说的一点都没错。那是非常高品质的作品,真冬的乱七八糟漫画。充满令人感动的剧情,压倒性的画面以及大魄力的配乐!」

「除了剧情之外的部分,就算我不用看也知道你是在吹牛!还什么配乐,在你那乱七八糟的漫画里什么地方有啊。」

「从真冬的嘴里。」

「从某种意义上讲真是大魄力的配乐!直接就能够听到!」

「支持杜比音效环绕立体声。」

「小真冬的嘴巴性能太高了吧?」

「那么,既然有如此难得的机会,不如让学长来感受一下吧。」

「哦,我还真有点兴趣,来一个看看。」

我站起身走到她的旁边,看她会有怎样的举动。只见小真冬取出教科书,啪啦啪啦地卷起来说道。

「那么,开始上映。」

「哦(鼓掌鼓掌鼓掌)。」

「真冬传说第三章《国语教科书》篇~女主角的突然死亡~」

「等一下!」

「怎么了,学长。在片子上映中请不要讲话。」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嗯,怎么办,小真冬。在我的内心之中有无数想要吐槽的东西,我甚至都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

「那么我继续播放了。」

「等一下!我必须将压抑在我以及读者心中的抑郁先吐之而后快,首先这个名字,『真冬传说』就够无厘头的了,而且竟然一下子就从第三章开始,还是什么《国语教科书》篇,另外副标题的内容岂不是将故事情节全都暴露了……总之,可吐槽的地方实在太多了,能不能停止放映呢?」

「哎?这可是曾经获得全美收视率第一的大作啊……」

「你这种毫无说服力的宣传,已经根本提不起我继续看下去的兴趣了。」

「那么,我悄悄地来做点剧透吧,这一集的精彩内容……女主角竟然死掉了!」

「嗯,已经知道了。」

「如此令人震惊的情节发展,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确实,只看到这个题目就够让人瞠目结舌的。」

「而第四章,女主角又将再次复活!」

「你还是别再继续说下去了,越听你说,我对这个故事的兴趣就越少!而且分明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漫画,竟然还分成如此多的章节,你以为是大作吗?」

「总之,还是请你关注一下,这部作品能够轻松地超越After。」

「要是你真有这样的才能的话,又何必只写着教科书上?应该有更高的目标才对!」

「嘟嘟嘟嘟嘟嘟。街上传来小卡车非常活跃的排气声。一大清早,朝阳在冰雪小镇升起,带来热闹活泼的气氛……」

「都说了不要继续!而且,这种如此细致的场景描写根本就不是乱七八糟的漫画啊!再说这也太无聊了,坦白地说,有点无聊得过头了!快点从正篇开始吧!居然一上来就描写被雾霭包裹着的小镇景色,让人看了就想睡觉。」

「嗯。你竟然有这么多的抱怨,让真冬的兴致都大幅降低了。算了,就算不给学长看,在NICONICO动画上面也有超过一百万的收藏率,所以就这样吧。」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令人意外啊。」

因为小真冬已经收起了教科书不再继续演出,所以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就在这时,会长微笑着对我说道。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杉崎。」

「什么?」

「刚才你和小真冬之间的聊天!那种毫无意义的无聊胡扯,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嗯,应该怎么说呢。虽然听起来你好像是在夸奖我,但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就照这样,继续聊天吧。」

「啊……真是,今天的题目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啊……」

平时总是聊一些毫无意义的内容的我们,今天在这个题目之下竟然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这真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难道是因为处在叛逆期的缘故吗?

没办法,我只好对今天还没有聊过的知弦姐开口说道。

「知弦姐,有什么话题吗?」

听到我的提问,知弦姐用手指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说道。

「既然没有什么话题……不如来个具有学生会特色的,相声或者短剧如何?」

「这种东西怎么会具有学生会特色……」

「滑稽短剧《美容院》。」

「竟然擅自开始了!」

「呀,KEY君,要去理发吗?」

「啊,是的。我走了…………不过,说起来知弦姐你的角色是什么啊?」

「哎?我嘛,太麻烦了,所以只是友情出演我本人而已。」

「什么友情演出?难道你不是主演吗!难道这是只有我一个人的短剧吗?」

「目标!R-1」

「我才不要!而且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由你提出来的建议吧?你不是也该来帮忙一下才对吗,如果我演客人的话,至少知弦姐也应该出演个美发师之类的。」


「了解!那么重新开始,短剧《一人锅》。」

「STOP!怎么突然改变了题目,那我刚刚的角色分配岂不是失去了意义!」

「喀拉喀喇喀拉。欢迎下次再来。」

「谢谢。那么,头发也理好了,回去的路上去吃个一人锅……美发师的出场时间太短了吧!」

「但至少有出场。」

「太过分了!请你不要再这么敷衍我!拜托,至少和我两个人好好地演一出短剧吧。」

「你竟然一边哭着一边请求我……KEY君,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喜欢演戏的人了?好恶心。」

「还不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好了,快点开始!就算换个题目也没关系,不过至少要有两个人配合表演的内容。」

「明白了,那么准备好就开始。」

「好。」

「短剧《因为意外而失手杀人的原本善良的青年与身处悲伤与绝望深渊的绝对不会饶恕他的被害者的家属之间所发生的故事》。」

「太沉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这个混蛋!魔鬼!恶魔!哇啊啊啊啊啊啊!还给我!把那个人,还给我啊啊啊啊啊啊!」

「对、对不起……不,果然还是不行!这样一个沉重的设定如何能够产生笑点啊?绝对不行!」

「没有必要非去追求笑点吧?像这样关注社会问题的深刻内涵……」

「那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又该怎么办?会让读者们不适应的!总之换个有两个登场人物,更加普通一些,而且有笑点的短剧试一下。」

「那么,短剧《大爆笑必不可错过的杰作短片》。」

「题目太夸张了!而且对于我们这样毫无表演经验的高中生来说压力太大了吧!不用弄的那么夸张。」

「短剧《学生会书记和副会长》。」

「短剧之中就不要再做这么贴近生活的设定了。至少在某种意义上来看,不要再拘泥于这个学生会之内的感觉。」

「短剧《给制作和纸的职工擦汗用的毛巾的工厂的机械的齿轮进行打磨的人》。」

「太专业了吧!而且简直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换一个简洁易懂的。」

「短剧《人》。」

「太深奥了。这种从某种意义上讲可谓是究极的短剧题目!就算是最简洁易懂也不行!你再好好思考一下。」

「短剧《叉烧》。」

「我不是这个意思,希望你不要拘束在这种思维之中。而且这个短剧如何演?我来演什么?总之……像最开始那个美发师或者便利店之类的,那样的就可以。」

「短剧《相声搭档》。」

「已经不是相声了吧!不过实际上相声也可以。」

「呼……我累了,相声《希望演短剧的副会长与笨蛋书记》,结束。」

「原来刚才一直都是相声吗?太厉害了!」

当表演结束之后,学生会的其他成员都一致拍手称赞。我和知弦姐满意地鞠了一躬。

「这完全不是日常的闲聊啊。」

会长对我们吐槽道。我与知弦姐相互对视一眼,不满地「切」了一声。难道刚才的表演如此卖力……竟然还是不行吗?

总之我们两人返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去,会长似乎很不满的样子说道。

「虽然知弦与杉崎两个人天衣无缝的配合,令我们深有感触,但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的不是吗?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日常的闲聊!」

「可是,即便你这样说……是吧?」

「是啊……」

我与知弦姐交换了一下眼色。会长显得更加气愤了。

「虽然我知道你们仅凭互相看对方的眼色就可以进行十分默契的相声配合与沟通,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要的是普通的聊天!」

「嗯,这是一个多么简单却又多么难以达成的要求啊……」

知弦姐呻吟道。是啊……我和知弦基本上已经绞尽脑汁在思考了,就连我们两个都想不到的办法基本上就可以说是没希望了。

但是因为会长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于是我只要再一次对知弦姐说道。

「知弦姐……平时你休息的时候都是怎么过的呢?」

「哦,一般来说,都是做一些不能够让你们知道的见不得人的工作。」

「是、是这样吗……那还真是相当有意义的休假方式呢。」

「KEY君……你都做些什么呢?」

「我基本上都是在玩H-Game和打工。」

「哦,呵呵呵呵呵。」

「啊哈哈哈哈哈。」

「太不自然了吧!这又不是相亲!」

会长再次愤怒地叫道。深夏也在一旁吐槽道「如果这是相亲的话,那一定是最差劲的聊天内容。」

我和知弦姐解释道。

「因为……在大家的注意之下,特意说一些很平常的闲聊内容反倒有些不自然……」

「就是啊,小红。虽然大家每天都在一起聊天,但是像这种完全没有任何题目的闲聊却是很少有的呢……」

「只要聊一些最近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听到这句话,我与知弦姐互相对视一眼后,再次开始对话。

「知弦姐,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事。」

「我也没什么。」

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向会长望去。

「结束了。」

「你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在聊嘛!而且刚才那种默契感是怎么回事!」

嗯……虽然与会长所处的立场不同,不过要是再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就很难办了,从男女关系的角度来看。

于是为了改变这个尴尬的局面,我提议道。

「那么,不如会长也加入,我们三个人一起聊天吧。」


「虽然不知道KEY君为什么特意说出这种话,不过这却是一个好提议,如果小红也加入的话,那么能够聊天的内容就变得多起来了。」

「嗯,虽然我只是想做一个旁观者,不过既然如此,也没办法了!好吧,就让你们来见识一下我的闲聊功力吧!」

就这样,会长也加入,我们开始三人的闲聊。首先由知弦姐开始。

「小红,这个点心有吃过了吗?巧克力味道的很不错哟。」

「嗯,吃吃看……嗯嗯,真好吃。」

「啊,会长,你的手弄脏了。给,擦擦手。」

「哇,谢谢你杉崎,擦擦。」

「哎呀小红,你嘴边粘上巧克力了。」

「嗯?哪里?这儿吗?」

「不、不是那里……真拿你没办法,来我给你擦。」

「嗯……谢谢你,知弦。」

「知弦姐还真是令人意外地有如此母性的一面呢……」

「你、你在说什么啊,KEY君你真是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充满温馨好像一家人一样的表现是怎么回事!这才不是日常的闲聊呢!」

不知道为什么小真冬忽然气愤地在一旁说道。而且深夏似乎也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怎、怎么了?

「哎呀,好不容易以为这次能够顺利地将闲聊进行下去了呢。」

「就是,因为我的加入,非常顺利地展开了闲聊的内容,我觉得刚才并没有什么不好啊?」

「是啊,小真冬,为什么忽然生气了呢?」

看到我们好像真的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样子,小真冬有些不好意思地歪过头去低声道。

「因、因为、看到你们刚才的样子,让真冬联想到善良的爸爸妈妈和可爱的女儿一家人的感觉,让真冬感到好像被排斥在外……呜呜~」

「你说什么?听不清。」

「总、总之!要是你们继续这样聊天的话,那就大家一起聊吧!真冬也要加入!」

「对、对呀,我们也要加入。我们是五个人一起聊天的学生会吧?」

「嗯,嗯。」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椎名姐妹似乎也要加入进来的样子。那好吧,不过大家似乎在最开始应该都对这个提议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就在这时,会长站起身来说道。

「那么,今天就开始闲聊吧——————!」

「哦哦————————————————!」

大家似乎都变得兴奋起来,开始对闲聊充满了兴趣。

结果那一天,明明没有任何会议的主题,但是大家却都兴致高昂地一直闲聊到比平时还要晚才散会。

那真是一个完全、完全没有任何内容的闲聊。

而且那一天,大家一直到最后都依依不舍。而且虽然大家都已经察觉到会长之所以会提出这样一个题目的真正理由,但是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私立碧阳学园学生会。

在这里无聊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可以开开心心闲聊胡扯的快乐时间——

已经,所剩无几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