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3 学生会的火种-潜入的学生会

「仔细看看把游戏和现实混同了的年轻人的真实状态吧!」by杉崎

※潜入的学生会

「学长,拜托你!请立刻到游泳池后面来!」

「啥?」

「我说,拜托你到游泳池后面来!立刻!」

「那个……小真冬?这么着急是为什么?居然在学校里给我打电话……学生会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吗?」

某个夏日的放学后。课业已经结束了,因为今天没有轮到我值日,所以我早早就向学生会办公室走去,并顺手打开了手机电源。随即,便收到了小真冬打来的电话。

「就是这样啦!我会等你的……真冬会一直等你的哦!」

「唉!?什么!?告白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没错……」

「不、不会吧!?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就这样,我挂断电话后一百八十度转身。不管是体育馆还是游泳池后面,总之,听到小真冬如此烦恼的声音,我怎么能不立刻飞身过去啊!

我换好鞋子,冲出校舍,横越操场,向游泳池后面进军。

随后——

「啊,学长!」

「哦,久等了,小真冬——」

僵硬。

「学、学长,请救救我!」

「——」

各位读者,非常抱歉。我的大脑目前正在努力将眼前的景像下载、处理、解析、语言化中。所以请稍等。

下载进度:0%。预计所需时间:三年零八分。

「学长?学长!振作一点!真冬能够拜托的人就只有学长你了!」

「哈!」

在小真冬的剧烈摇晃中,杉崎键,强行重启。

不完全程序启动。

状态解析中……语音化中……声音话中……再生。

「杉崎键~在游泳池后的秘密花园~邂逅了~半祼的美少女~」

「请别做这种无聊的概括性说明!」

小真冬生气了。

就这样。

在我的故事中,穿着校园泳装的女性逐个登场了。

「就是这样,如此这般,云云。你弄清楚情况了吗?」

「不,完全不清楚!你干嘛只用这种稍后说明的总结性词语啊,难道小真冬只会说『如此这般云云』这几个词吗!?」

「所以说,如此这般,云云。」

「都说我完全不懂啦,这个!」

「唉唉!?是这样吗!?但是漫画和小说或是动画,只要这样对方就能明白了啊!」

「你被洗脑到什么程度了啊!」

「呜呜,但是要真冬说明至今为止的事太累了嘛。」

「如果觉得麻烦的话,那我也懒得理会小真冬了!」

「没办法了……知道了。真冬会说的。到上回为止的前情概括。」

「小真冬的人生就是靠电视剧构筑起来的吗?」

「那是一个与我们不同,但却拥有和地球类似文明的世界——」

「这时候别谈什么世界观啦!话说回来,这是谁的视角!?说什么我们的世界?难道还有与现实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吗!?」

「这些疑问在故事的后半部分自然会揭晓,现在请安静听我说。那个,就是这样,在这个世界,有着与现实不同的来自五百年前宇宙的迷之矿物资源,由此产生的科学革命——」

「都说够了啦!这些部分不用说明了!话说哪有什么飞来的迷之矿物资源啊!」

「嘛,一般人都是这种反应啦。」

「小真冬你究竟是谁啊!」

「所以呢,这样那样,真冬现在才会穿着泳装在游泳池。」

「又忽然跳到这里了————————!你也简化得太奇怪了吧!」

「嗯……那,我们去喝杯咖啡聊聊?」

「需要花这么久的时间吗!?而且你要穿这副打扮去喝咖啡!?」

「啊,是啊,就是这样!因为真冬对学校泳装的样子很害羞,没办法出现在别人面前,所以才叫学长来的啊。」

「嗯,不过我还是没弄明白原因。」

啊啊,说来说去我还是一头雾水啊!虽然可能忘记告诉各位读者了,但是在这期间,面前的少女一直都是穿着泳装!?我极度混乱的心情有传达给各位吗?

小真冬哎呀哎呀地耸了耸肩。

「呼……虽然真冬最讨厌那种不看第一卷、直接从被评为最高杰作的半途某卷看起的愚蠢行为……不过这个故事的前情实在是积累得太多了。」

「不,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

「没办法了。那么……就从第4季第七话开始说明吧。」

「小真冬的电视剧,原来是美国大热的剧集吗!?」

「首先,在第3季中化解了核危机的真冬『弥赛亚Gliders』一行——」

「嗯,小真冬现在不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女主角,而成了其它故事的主角了呢……」

「也就是说,今天,第4季第七话,是『真冬,五小时游泳课之卷』。」

「啊啊~美国大热的剧集似乎向那种能唧唧歪歪塞满了好多内容的片子发展了呢!风起云涌的第3季展开究竟去哪了?」

「那真冬就简单说明一下,五小时的游泳训练后,因为真冬在游泳池里磨磨蹭蹭的,结果大家都回去了,真冬的替换衣服也被回收了……就是这样。结束。」

「原来能够如此简单说明的啊!?什么世界观,和第3季的内容根本没有关系啊!?」

果然,和这孩子说话还真是费劲。

我无力地垂下肩膀。这时,小真冬害羞地扭动着身体,发出了「呜呜」的哽咽声。

「对、对不起。因为真冬很害羞的说,所以说话才会这么脱线……」


「……算了,毕竟也让我大饱眼福了呢,哈……好幸福。」

「那、那是因为我通知你了啊!用手机!」

「对不起!唉,哎呀?这么说起来,你明明连替换的衣服都没有了,为何却有手机呢?话说,你的衣服怎么会不见了呢?而且老实说,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你却选择了给我打电话呢……」

虽然这不太像是我说的话,不过闻言,小真冬还是露出一脸麻烦的表情说道:「那是因为……」

「这方面嘛,就和世界观与第3季的展开有关了。」

「是、是吗……听起来似乎很麻烦。」

「是啊。简单来说,就是平常有同班同学心疼体育课后气喘吁吁的真冬,会帮真冬拿东西。那个女生今天也和平时一样带来了换衣服的包。真冬没有把手机放在那个包里,所以现在还能用到它。还、还有就是,之所以叫学长来,是因为如果是变态学长的话,应该很习惯这种情况吧。」

「再次简单地说明了!而且这次与背景无关!然而选择我的理由却是如此可悲!」

发展得太快了!不过我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嘛,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现在就不是我流口水的时候呢。

我咳嗽了一声,强行切换了自己的思维。

「不过,我以为小真冬不是怎么在意服装的人呢。」

「太、太失礼了!真冬最多只会穿着睡衣、湿着头发、脸也没洗就出门买〇棒而已啊!」

「那已经是末期了。」

「……但是衣着暴露的羞耻度根本和那个完全不一样的说!」

「嘛,我知道啦。不过……也就是说,我只要帮小真冬把换的衣服拿来就行了?」

「那、那太丢人了,不要!」

「是吗?而且如果我去你们班拿小真冬的替换衣服的话,也许会被抓起来的…………」

如果是一般的正经学生,估计向大家解释一下就行了吧……不过如果是我的话……这么说来,我还真可悲呢。

「不过话说回来,你给班里的同学打电话不就行了吗?究其原因,还是帮你拿衣服的那个女生的责任吧。」

「虽、虽然是这样,不过……不要。」

「为什么?」

「因、因为……她是纯粹出于善意为了真冬着想,我不想让她觉得是自己不好……幸好那边也没有联系我,应该是还没有发现吧。所以真冬想自己处理。」

「……是吗?」

……真是的。这家伙……还真是个温柔的让人觉得困扰的孩子啊……

不过倒是让人很想帮助她。发自内心地。

我仅存的龌龊念头也完全消失了!

「嘛,我大致了解了。总之……」

「是!真冬无论如何也会潜入校舍进入游戏社的社团活动室的!」

「游戏社的社团活动室?不是教室吗?」

「嗯,是社团活动室!那里的柜子里放着预备的运动服。幸好今天游戏社没有活动,应该没人在。真冬只要在那里换上运动服,再回到教室拿回制服就行了。」

「原来如此,那我去帮你拿回来……」

「游戏社社员以外的人是进不去的!因为有指纹验证。」

「为什么会有那种无聊的东西啊!就连学生会都没有设置这种玩意啊!?」

「那、那是当然的啊!因为里面的游戏和MemoryCard还有记录在本体上的游戏数据都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贵重品呢!不严加管理是不行的!而且还可以防范某些随便打发时间而想到游戏社玩游戏的不守规矩的家伙呢!」

「嗯,虽然对我来说,在学校里不知进取沉迷游戏的游戏社本身才是不守规矩的家伙呢。」

「总、总而言之!真冬叫学长到这里来没有其它用意!只是希望你好好掩护真冬,让人家不会暴露在别人面前,安全抵达游戏社,就只是这个任务而已!这就是最优先事项!」

「为什么你一副趾高气昂的摸样啊!」

此时,小真冬似乎燃起了什么激情似的,咳嗽了一声,高声宣布道:

「主题为『真冬之齿轮•固型』!START!拿起控制器(手机),操纵真冬,在不引起士兵(学生)注意的前提下,目标直指终点!」

「不要随意把我变身为游戏玩家!」

「你要能体会超现实通关的快乐。」

「主人公是泳装啊!画面看起来不过是变态在学校里转悠吧!」

于是,在前往学生会之前,我不知道为什么陷入了必须得破解这个超级高难度游戏的境地。

……后宫的主人,果然很难当呢。

GAMESTART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喂喂,我是杉崎。」

「我是……!果然不行吗?斯〇克!你为什么不回答‘怎么了,斯〇克!?」(『固型•斯内克』(SoliodSnake),是在柯娜米的动作游戏「合金装备系列」里登场的虚构人物,该系列的主人公)

「你饶了我吧!而且不要随便修改我的手机来电音!」

「这样不是很好吗!这样一来才能激发真冬的无限潜力啊!我们再来一次?我是斯〇克!」

「怎、怎么了,斯〇克?」

「我现在在游泳池后面有所发现,请指示。」

「不过我这看到某个泳装的游戏OTAKU少女啊……」

「你打算一直呆在斯〇克面前吗!?去探查前方的情形!游戏就是这样的!」

「才不是游戏……呜,没办法了,好吧。」

于是,我开始移动。似乎连我也开始觉得轻易被人发现的话会很不爽,虽然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总之,我离开游泳池,向正面方向前进。

随即,我收到了还在游泳池后面的小真冬的电话。


「我是斯〇克。」

「是小真冬吧?」

「都说了要营造气氛啦!」

「不过,斯〇克啊……总觉得很拗口。」

「是吗?那么……嗯。……那就叫『斯内卡吉莉』好了!」(注:斯内卡吉莉音同日语中的「啃老族」。)

「那个随便你啦!」

「我是斯内卡吉莉!怎么了,大佐!」

「你倒是有啃老的自觉呢……算了,斯内卡吉莉!根据我的观察,附近没有任何人!安全!请前往正门!」

「了解,开始移动!」

于是,小真冬开始改变路线。她低着腰偷偷摸摸前行的样子看起来超白痴,不过总算是和我汇合了。这段路线暂停。

「嗯,现在看来,与其说是合金〇备,还不如说是战场的Va〇kyuria呢。」(注:『合金装备』(METALGEAR)1987年7月13日发售的MSX2用Stalth游戏。『战场的Varukyuria』2008年4月24日发售的PlayStation3用游戏软件,还有相关漫画和动画。略称《战斗varu》。英文名ValkyriaChronicles。)

「抱歉,你这将现实与游戏互换的思想太危险了,请停止。」

「危、危险?是指什么?斯内卡吉莉讨厌你这种想法!把现实与小孩的虚构世界混淆有什么不好!」

「斯内卡吉莉你的脑子里究竟装着什么啊!?你想让我们都活在小孩子的虚构世界吗!?」

「不,学长是大叔来着。」

「不问你就好了——话说,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看到小真冬似乎有点冷的样子,我停止了玩笑。虽然现在是夏天,不过刚从游泳池上来,果然还是有点冷呢……总之,先把我的外套脱给她吧——结果,被拒绝了。

「穿、穿学长的衣服,总、总觉得色色的。」

「打击!」

「啊,没关系吧。我只有90%的恶意而已,所以请不要在意。」

「我很在意!」

「啊嚏!」

「看,冻到了吧?」

「才、才没有。这只是……对学长的话发冷而已。」

「你究竟要伤害我到什么程度才甘心啊!」

「呜呜,总之,如果担心斯内卡吉莉的身体的话,就快点把游戏玩完吧。只要到达游戏社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了!在此之前我不需要同情!

穿着学校泳装的小真冬努力挺起那写着她名字的胸口。

「嘛,现在这个时候倒是我比较需要同情呢……」

「好了,快走吧学长!个别指导已经结束了哦。」

「之前都是妳对我的个别指导吗?……的确,接下来是进入正题呢。」

我说着,看了一眼校舍的方向。就连小真冬也皱起了眉头。

「正是如此。虽然游泳池那边在社团活动之前没什么人,但是如果是去校舍的话,就很有可能会遇到人呢。」

「尤其是放学后的玄关……嗯嗯。」

「真冬也为此苦恼中呢。」

在短暂的烦恼后,我提出了一个方案。

「好,那我们悄悄的去后面教职员专用玄关如何?」

「教职员……专用?」

「没错,哪里的话只有教职员会使用,能大大降低遇到人的机率。我们只要从后面绕过去就行了。」

「了解!那么,斯内卡吉莉开始移动了!」

于是,移动移动。途中,我还去了一次正面的玄关取回了我和小真冬的鞋子,在确认教职员专用玄关附近没有任何人后,迅速对小真冬做了个让她过来的手势。于是她低着头弯着腰秘密潜入了碧阳学园。

「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在干什么坏事似的……」

「是吗?斯内卡吉莉倒是觉得很兴奋呢。」

「我说,你明白吗?这个游戏,这个游戏里唯一的被害者就是你啊!为什么我也要变成玩家啊!基本来说,这件事根本与我无关的啊!?」

「……学长,你想要让别的男人看到真冬的身体吗?」

「好!走吧,斯内卡吉莉!别大意!咬紧牙关哦!」

「YES,SIR!」

忽然变得非常认真的我迅速来到教职员专用玄关前,窥视着周围走廊的情况。不过,不愧是校内……不,是敌人的根据地呢,警戒非比寻常。

「可恶,到处都是士兵……」

「让人担心将现实与游戏混淆的,应该是学长吧……」

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小真冬也正悄悄地潜入教职员玄关前方。

但是究竟该怎么做才好……我还在烦恼中。

「……什么!」

「啊呀,杉崎,你在做什么?」

会长居然从走廊方向叭哒叭哒地走了过来!完蛋了!虽然小真冬藏在教职员玄关方向,但她再过来一点就会看到的说!绝对不能在这里暴露!

「是你啊,会长。日安,明天见。」

「明天见!?你居然用了这种词语!而且你的反应也好奇怪!怎么了,杉崎!?你在隐瞒什么!?」

瞬间暴露了啊!那个迟钝的会长居然一眼就识破了!而藏身于教职员专用玄关的小真冬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叹息:「我终于理解被傻瓜玩家操纵的角色的心情了!」

无论如何也要收场啊。

「对、对不起,因为在学生会以外的地方遇到会长实在是太兴奋了,一不小心就高兴过头了。」

「是吗?不过……杉崎,你在这里做什么?不是应该去学生会了吗?」

「那、那会长在做什么?」

「唉?散步啊。」

如此天然的孩子样会长!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散步啊!

「会、会长,你也差不多该去学生会了吧?」


「嗯,是啊!那么……我先去参观完教职员玄关就去学生会!」

「!」「!」

我听到了背后传来自小真冬倒抽一口气的声音。这……这,糟糕了!我们脑中同时响起了警报!血红!我的心中一片鲜红啊!

完蛋了……完蛋了……虽然没有被男人看到,但是如果被会长发现的话一定会引起大骚动的!而且我带着泳装的小真冬四处走是事实啊!死定了!会被当做变态的!虽然我有在玩H-GAME,但绝对不是会让女孩子穿着害羞的衣服并带着她四处走的疯子啊!

「?杉崎,你让开一下啊,我想看看教职员专用玄关呢。」

「唉?不,那个……不可以。我绝对不会让开的!如果你想过去……就必须打到我、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啊啊啊啊啊啊!」

「唉唉!?为什么!?为什么杉崎会像BOSS一样说这种话呢!?」

「我啊,就是最近广为流传的,将现实与游戏混淆的男人啊。」

「是、是吗?不过……那个,我还是希望你能让一让……」

「即使是会长的拜托,我也不能答应,”

「为什么这都不可以!?难道对于杉崎来说,守护教职员专用玄关是这么重要的使命吗!?」

「很重要。如果不能完成使命,我就会变成魔物了。」

「这是啥米FINALF〇NTASYXII(注:最终幻想12)的设定啊!」

「因此,请您谅解。」

「讨厌啦!我……我才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看到教职员玄关!」

似乎是火上浇油了啊。糟糕,不愧是主人公,已经摆开武力突入的姿势了。

没办法了。我只能拿出最终手段。

「对、对了。我刚去了一趟学生会,看到有蛋糕哦。」

「唉!?真的吗!?那我没时间进去玄关了。再见,杉崎,我先去学生会啦~」

就这样,我看着咻地一声飞走的会长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一回到教职员玄关,小真冬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似乎在问:「没事吧?」

「嗯。不过由于是谎话,会长对我的好感度肯定会下降了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之后再给她提供真正的蛋糕好了。」

「那我们继续前进吧。」

「即使你这么说……」

既然教职员玄关附近的人并不是很多,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就算是偶尔人迹全无,不过也是数秒而已。走廊上也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游戏社在2楼,总之,先得走到走廊上的楼梯那里才行……

「你在这里等一下。」

我留下小真冬先行探查前方的情况。随即,在楼梯下发现了「教材室」。我试着拧了下把手,发现没有上锁。里面装满了纸箱,似乎是存放暂时不用的东西的地方。……太好了。

我窥视着周围,然后拨通了小真冬的电话。

「是,我是斯内卡吉莉!」

「斯内卡吉莉,好消息。你和我汇合之后立刻全速躲进这间教材室,这样暂时就不会被人发现了。然后我们再考虑下一步。」

「了解!那么请大佐下达出发的指示!」

就这样,我们最为危险的冒险开始了!

「好…………等等……等等……别焦躁……屏住呼吸……」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非比寻常的紧迫感。谁能预料到会在以气氛悠闲著称的碧阳学园遇到这种状况呢?读者们估计还可以接受。不过,对我们来说可不一样,就像是捉迷藏一样,实际上在玩的人,虽然谈不上是游走于生死边沿,不过还是抑制不住地心跳加速呢。现在也是一样。当事者可是全力以赴。

「等……等等…………!就是此刻!现在没有人,快来快来快来!」

「呜,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泳装少女猛然从走廊冲刺过来的身影,为什么看起来有点超现实主义呢。

「!糟了!有人来了!不好!斯内卡吉莉,快回去——」

「晚了,我已经冲过来了!就这样——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斯……斯内卡吉莉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小真冬居然以她那光滑的皮肤做武器,滴溜溜得从地板上滑了过来。这样一来,在士兵(学生)看向这边的剎那,她千钧一发之间潜入了教材室。而我慌忙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

一连串的响动让士兵们莫名其妙地四处张望着穿过了教材室门口。而我啊哈哈的笑着遮掩,直到人都走光了之后,才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背靠着教材室大门对里面的小真冬道:

「完美通关!做得好,斯内卡吉莉。」

「呼哧呼哧……是……能、能得到您的褒奖,是我的光荣。」

「但是还不可大意,斯内卡吉莉。很遗憾,与游戏一样,越是学院内部难度就越大。现在这附近的警戒还不高,不过……」

「是……之后能够隐蔽的地方会越来越少吧……」

「那么我们先在这里召开作战会议——」

忽然,我打断了话头。因为从楼梯附近传来了咔哒咔哒的脚步声。似乎有人下楼了。我假装若无其事地瞥了一眼那边……身体顿时僵硬了。

「知、知弦姐!?」

「啊呀,Key君。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啊,不,那个,只是休息一下而已。」

我哈哈的干笑着,想尽力掩饰过去,但歪着头的黑发美女还是一脸不可思议地走了过来。

「大、大佐!」

门口传来小真冬的低呼。不……不好了!连刚才的会长都有那么敏锐的直觉,至于知弦姐……要怎么样蒙骗过去我完全没有自信啊!

之下节走到我面前,弯下腰凝视我。

「我说Key君,你没事吧?怎么满头大汗的……」


「哈哈,是、是有点热……」

「不得了!快,我借你肩膀带你去保健室吧?不可以坐在这种地方啦。」

「啊,忽然觉得好了呢。」

「唉唉!?」

我唰的一下站了起来,灵活地动了动身体。知弦姐愣了一下,之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皱起了眉头:「好像是很精神呢……」

「似乎没有硬撑……嗯,也没有发烧。」

知弦姐特意摸了摸我的额头确认。呜呜,装病是我不好啦……

「那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Key君?你干嘛坐在那里。」

「那个,那是,这个……」

「嗯?这里是……教材室?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不好!

「那个……是、是这样的!老师叫我搬东西到这里!呀~好累啊,真的好累啊。所以才会坐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下嘛。」

「是吗?嗯……」

为、为什么知弦姐的眼睛瞇起来了?这……不妙啊!一旦这个人露出了这种眼神,简直就像是超能力者一样能看破一切啊!

果然,在露出一丝奸笑后,她提出了直逼核心的要求。

「能让我看一下教材室里面吗?」

「为、为什么?里面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那是应该由我自己判断的事。是吧,Key君。」

啊,啊啊,啊啊啊啊。完、完了!我对付不了这个人!这个人可不是什么敌兵或者是BOSS之类那么温和的东西!只是纯粹的游戏终结者啊!是游戏终结者穿着衣服的存在啊!一遇到就OUT!一碰上就宣告着结束。她就是那样的角色啊!几乎等同于「规则」的存在!

「不,那个,这里,那个……」

「Key君?让、我、看。」

「啊啊,啊呜。」

知弦姐扬起妖艳的下颚,以锐利的目光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果然不行了,对不起……小真冬,我已经不能守护你的名誉了。

就这样再见吧,我健全的校园生活。如果被知弦姐知道我带着泳装少女四处走的话,那从此我的背上就会背负着标签,一定会被威胁再威胁……然后一辈子做她暗无天日的苦力的。

再见了,光明。你好,黑暗世界。

就在我慢吞吞的从门边移开之时——

「终于抓到你了,杉崎键!」

「唉?」

就在这时,更让人意外的人物出现了。从对面稳步走来的金发少女……是新闻部部长藤堂莉莉西亚!这个人是我更不愿意遇到的啊!

可、可恶!双重不幸吗!?虽然我刚才就应经放弃了,但,果然还是不行!居然在这里遇到嘴巴大到可以把芝麻小事宣扬到月球上的人……如果事情暴露了的话,我和小真冬今后都无法再出现在碧阳学园了吧!

我咔哒咔哒地发着抖,汗湿衣襟。门里的小真冬估计也是和我一样的状态吧。

藤堂莉莉西亚走到我身边,忽然递过一份报纸。

「这是昨天张贴的校内报纸。」

「……唉?」

「你果然还没看过呢。上面写着,怀疑你在校内持有大量工口书!我原本想得到你对此的反驳,不过……哼!

莉莉西亚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我,以及我身后的教材室,似乎领悟了什么似的笑了。

「似乎没有确认的必要了呢。」

「啊……」

这、这个人怎么回事?难……难道误会我把工口书藏在里面了吗!?

……

上吧!

「可、可恶!该不会……我该不会被新闻踩在脚下吧!

「哦呵呵呵!我们可不只是只会找些闲言碎语的报道的哦。请期待明天的号外吧!」

莉莉西亚雀跃地跑开了。而我则沮丧的垂下了头。

然后……

还有一个一直俯视着我的女生。

「Key君……………………那,一会儿学生会再见了。」

「干吗忽然离我这么远!反应也太现实了吧!」

「呼,遇到这么猥琐的对手,S精神也完全萎靡了呢。欺负理应被欺负的人也没什么乐趣。哈啊……好失望呢。再见了。」

「啊啊!如此不可思议的好感度下降的原因!等等——」

知弦姐一脸失望的离开了

……

「大……大佐!你做到了!你通关了啊!」

「但是代价也太大了吧!」

就这样,危险远离。同时,我费心积累的好感度也,远离了。

小真冬在门后道:

「不过你好像乌云罩顶的样子呢。虽然已经走到了这里,但在那之前……已经给学长添了很多麻烦了的说……」

「不,应该说既然已经走到了这里,如果放弃的话那才是对我最大的打击,这我绝不允许!就算违背斯内卡吉莉的意志,我也一定要将这个游戏彻底通关!」

「哦!大佐好有干劲!我知道了!斯内卡吉莉也会努力的!」

「……嘛,话是这么说……」

在确认知弦姐和莉莉西亚真的离开之后,我查看了一下楼梯的情况。虽然不是人流量大的楼梯……不过也不少。在一直有人来往的状态下想要安然通过简直是难比登天。就算是过去了,上面也没有类似的教材室的藏身之地了。

但是游戏社就在2楼,因此必须得穿过某地的楼梯,这是没办法回避的问题。

我回到教材室门口,抱起双手烦恼不已。该怎么做呢……

「大佐!」

「怎么了,斯内卡吉莉。」

「斯内卡吉莉……上了!就算是再勉强也要通过!这也是报答一直努力守护着斯内卡吉莉的大佐的唯一方法!」

「斯、斯内卡吉莉!但是……就算是发动特攻,胜利的结果还是很渺茫……」


「没关系!斯内卡吉莉有个妙计!请大佐去楼梯上做好准备,通知我人流来往的情况!之后就交给斯内卡吉莉了!」

「斯内卡吉莉……我知道了,我相信你!」

「大佐!」

「斯内卡吉莉!」

这是在战场中萌生的独一无二的信赖关系。要和战友一起活下去!这就是现在的我的想法。

顺带一提,这个小说可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哦(确认)。

我按照斯内卡吉莉的指示先到楼梯间作准备,然后一边观察着行人,一边打电话。

「斯内卡吉莉……果然如我之前所说,这里人来人往,没有中断过呢。就算勉强找到个空隙,也只能让你走到楼梯转角处而已。然而转角处又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

「没关系!大佐!请相信斯内卡吉莉!大佐只要能找机会让我跑到转角就行了。我发誓会抓住机会通过的!」

「知道了。既然你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好,等等……等等……不要急……」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别着急……先等着……别激动………………!就是现在!快来快来快来!」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砰地一声。似乎是教材室的门被猛力打开的声音,随后楼下传来了咚咚的上楼声。我一边确认着她的进度,一边看着向我走来的学生们。

「不好!斯内卡吉莉!已经有学生下来了!快停下!不,快回去——」

「没问题的!我已经到了拐角!」

「不行,在拐角那会被发现的——」

我一边焦急地道,一边回头往楼下看去。

拐角处居然出现了一个纸箱!

「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从电话里传来小真冬气喘吁吁的声音,难怪我觉得之前声音有点奇怪,原来她躲进纸箱里了啊!

就在我于内心惨叫、战战兢兢之时,楼下上来的学生已经穿过我身旁下楼去了。

然后……就在拐角处纸箱的地方,一瞬间停止了脚步。

「太完美了……斯内卡吉莉现在就等于是透明人了!」

小真冬在电话里低声说道。而我立刻以不会让全体学生听到的音量响应道:

「不自然到了极点!为什么楼梯拐角处会有纸箱子放在哪里啊!」

「请仔细看,斯内卡吉莉已经通过箱子上的小洞确认了,那些敌兵完全没有注意到斯内卡吉莉的存在他们都呆住了!」

「那是因为他们正在围观你啊!怎么办!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那些极度怀疑的视线吗!?」

「没、没事的!我会在教材室的众多箱子中选择它也是有原因的!请看,这里写着有能够让斯内卡吉莉出现在此地的魔术!」

「这、这是!?」

《内有核废料》

「这是什么学校啊————————————————!」

「太完美了!这样一来就没人敢接近了!我就是透明人!」

「他们是因为太突兀而惊呆了好吧!看清楚!之前的学生连动也没动啊!」

「呼呼呼……他们脸都青了。」

「当然会是这样啦!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太恐怖了!他们绝对是以为自己迷失在另一个奇妙世界了!」

明明是和平常一样走下学校普通的楼梯,拐角处却出现了一个极其不自然的纸箱,侧面还写着『内有核废料』的LOGO,而且还是手写的……看到这一切的人心情究竟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路过的人在凝视纸箱半天后……不知道在想什么,战战兢兢地保持着与纸箱的距离走下楼,然后狂奔而去。

……居然成功了!

「斯内卡吉莉继续作战!」

「呜哦!?你还想顶着这个箱子继续上楼吗!?」

想到在这个箱子里的是个泳装少女,我顿时激动得大脑短路。

不过无论如何,她总算是到达了楼梯上我所处的地方。随后纸箱在我身边放平。这是,又有数名敌兵(学生)从二楼走廊袭来,我立刻摆出刚把沉重纸箱放下的样子,顺利掩饰过去了。毕竟这样比单独一个箱子放在拐角处自然多了,那些人并没有特别注意,直接下楼去了……呼。

从纸箱中传来了小真冬的声音。

「呼呼呼……看到斯内卡吉莉的随机应变了吧?」

「嗯,嘛,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到达目的地了。不过内有核废料的LOGO实在是不需要!如果可以,我真想把它涂掉!」

「有那么不自然吗?」

「会觉得不自然是理所当然的啊!」

太奇妙了!和一个纸箱对话实在是太奇妙了!

「总之,大佐。既然已经到这里了,那离终点就不远了。我们向游戏社进发吧。」

「啊啊,嗯。……但是……」

我瞥了一眼纸箱,又看了看周围走廊。

「虽然现在避免了你身穿学校泳装的样子被人看到……但是纸箱会自己移动还是太不自然了。」

「在碧阳学园这个没什么吧?」

「嗯,虽然我也没什么好主意……嗯,难道要开辆货车来搬运斯内卡吉莉的箱子吗?」

「但是教材室李没有货车啊。」

「是吗……如果去找其它货车的话会花太多时间吧……但是在这里丢下纸箱的话有太恐怖了……那我做出拖动的样子,你跟着移动怎么样?」

「嗯……但是这个斯内卡吉莉没有自信呢。因为一看就知道了吧,这个箱子没有底部。现在这样放着也许还好,一移动的话就会发出沙沙的声音,听起来有种违和感呢。」

「是吗……那怎么办啊?」


「……呼哈。大作在思考的时候,斯内卡吉莉先小睡一会儿可以吗?」

「在黑暗的空间也不要这么放松吧!你这个纯粹的宅女!自己也给我好好想想!」

「唉唉~」

「你以为这究竟是谁的问题啊!?」

「是大佐的问题啊。因为如果被发现的话,人家只要回答『都是学长强迫的……呜呜』就能获得同情了,所以斯内卡吉莉万事OK的啦。」

「这的确是我的问题啊!必须赶紧把这个游戏结束了才行呢!」

「嘛,请加油哦。真冬先睡一下,嘿咻。」

「恶女!请不要就此确定自己的纸箱生活!」

「呜呜,那大佐你有什么好的作战方法吗?」

「这、这个嘛。如果说从走廊通过太难的话……那从室内通过如何?」

「室内?真冬不懂你的意思啦……」

「呵呵,到达游戏社之前不是有宽阔的理科室和理科准备室吗?只要穿过它们……啊呀,多么不可思议!我们就出现在游戏社前面了!」

「原、原来如此!绝妙的作战!那我们赶紧实施吧!」

「哦,那我去探查一下理科室的情况!」

于是,我意气风发地开始对理科室的侦查。

随即,十秒后,我回到纸箱旁边,以微妙的神情对小真冬道:

「……斯内卡吉莉小姐,斯内卡吉莉小姐。」

「怎、怎么这么快,而且居然以这种典型的OTAKU语气……」

「我不得不遗憾地告知您一件事。」

「所以说你为什么忽然用这种恶心的语调啊!真冬不喜欢这种OTAKU——」

「理科室有十人以上的男女集团正在快乐地交谈中。」

「啥WWW,不会吧WWWW!」

巨大的打击将两人典型OTAKU化了。当然,会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总之,就觉得似乎到了不得不使用另一种语气的时候了。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但是……忽然,从纸箱中传出了「咕咕咕」的奇怪笑声。

「大佐……既然如此的话,斯内卡吉莉还从教材室带来了很多装备哦。」

「哦哦!真的吗!?你拿了什么!」

随着我的疑问。

在瞬间的迟疑之后……纸箱稍微抬起了一点,然后从那缝隙中射出了黑光。

那形状让我瞬间屏住了呼吸……而她,严肃地,宣告:

「是枪。」

「我是Alpha1.配置结束。OVER。」

「我是Alpha12,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动。OVER。」

虽然两人都靠在理科室门口成面对面的姿势,但是还是摆出以无线电联络的样子……不错嘛,这样才有气氛。

我一只手拿着泛着黑光的手枪,另一只手则拿着某个特殊装备。而纸箱里的小真冬则是双手都拿着枪。

我……在发出作战开始的宣告后,一手扶住门边,调整了一下呼吸,对纸箱道:

「Standby……Standb——y……」

「……」

气氛是特殊部队。虽然这样的感觉很厉害,但其实意思也就是「等一下」而已。毕竟是日本人嘛。不过算了。

「Standb——y……」

如果引得路人注意的话,无疑是本末倒置了,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办法了……只能上了!

我下定决心卡啦一声打开了门,将某个特殊装备丢了进去,然后对纸箱发出了近似惨叫的指示!

「GO!GOGOGOGOGO!」

『啪啪啪啪啪啪啪!』

『砰砰!』

「呀啊!?」「呜啊!」「住手啊!」「救命~!」「呀~!」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斯内卡吉莉,上啊——————————!」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枪声,怒吼,哀号,还有……「缺陷洒水车的声音」!实在是难以向各位读者大人描写的惨烈场面!

就这样,我和小真冬开始了占领理科室的作战。

最初,小真冬将从教材室拿来的「能够向四处喷出凶猛水柱、无法控制的缺陷洒水车」(类似于手榴弹)向理科室里丢去,希望能因为制造出的混乱而让我们不那么引人注目。

在混乱中我们突入了理科室,优先对发现我们的人开枪(砰!)……不,使用水枪遮蔽他们的视线——为了对方的眼睛安全,我们选择了威力最弱的(游泳池洗眼睛等级)的喷射,并且不是对准敌人眼睛而是额头,让滑落的水挡住他们的眼睛,甚至还在里面加入了从保健室借来的眼药水——模糊他们的视线!

总之!

「这是什么啊!」「呀!脸都湿透了!」「究竟是什么——!」

单纯的,迷惑行为!就算是被发现也无可挑剔的最轻度恐怖活动!

「对不起了!」

「为什么一边攻击一边道歉啊!」「眼睛……眼睛啊——!……居然好舒服啊!」”不可思议!疲惫顿消啊!但是视野,视野!」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一边道歉一般继续射击(往额头喷水,小孩子不要模仿哦!)。当然,向来无所不能的我先不提,就连暂时钻出纸箱的小真冬也一副高手玩家的样子连续正确击中敌人。

就这样,我们多走了近10个学生的视线数秒。

「理科室ALLCLEAR!」

「ALLCLEAR!」

我们两人丢下枪喘了口气。然而,此时从室内传出了巨大的嘘声怒涛。

「怎、怎么回事,你们这些家伙!居然做出这种事……我们一定会报告学生会的!」


听到这样的台词后……小真冬残酷的宣言道:

「报告学生会是毫无用处的!因为……学生会掌握在我们手中!咯咯咯咯咯!」

「你、你说什么!?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啊!眼睛张不开!虽然觉得很舒服,但是湿漉漉的张不开啊!究竟是怎么了!」

我们还真是彻底的反派角色呢。在巨大的良心苛责下,我催促正得意的小真冬赶紧钻进纸箱离开这里。

不过先丢下一句退场台词。

「这、这次的惩罚,是因为你们不经许可擅自使用理科室聚众聊天哦!」

「就为了这点事压制我们(人家)!?」

呜,对不起啦,聚会团体。虽然老实说我们是做得太过火了,但是只要水一干,数十秒内眼睛就会恢复正常啦。所以,原谅我吧?吶?等小真冬换好衣服后,我会负起责任回来清扫的。

总而言之,我们从进来的门的对面出口离开,穿过理科准备室。再由我来到走廊探查情况。在确认没有往来学生后,小真冬的纸箱也前进到走廊。

然后,游戏社的大门就近在咫尺了!

「多、多么漫长的道路啊……」

「斯内卡吉莉……太感动了!居然真的来到了这里!」

「嗯,虽然我失去了很多东西……」

「那么斯内卡吉莉……上了!等下一次走廊上没有人的时候,我就迅速确认指纹,将这场游戏彻底通关——」

「等一下,噤声!斯内卡吉莉!」

「!?」

感觉到危险的气息后,斯内卡吉莉慌忙住嘴。就在这一瞬间……从理科室方向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怎么回事!我听说刚才这里发生了惨烈的战斗!究竟是怎么了!」

「啊,副会长!请听我们说!虽然箱子我们已经都恢复了,但是刚才在场的所有人都遭到不明人士的袭击,两眼看不清东西呢!」

「什么……竟然有如此卑劣的恐怖活动!犯人一定要被终身监禁!」

我们做的坏事有必要受到这种程度的惩罚吗!?不过是一次扰乱行动而已啊!顶多算是过度行动了啊!不过你那个判决更过度好不好!

从理科室传来的,毫无疑问正是我的同班同学,并且同为学生会副会长的椎名深夏的声音,并且语气逐渐怒气高涨。

「可恶……绝不原谅!好,各位!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抓住犯人的!」

「哦哦!」

「对了,恐怖分子往那边逃走了?」

「那边!」

「我知道了!那么……学生会副会长,椎名深夏出击!」

随后,咔哒一声,理科准备室的门被猛地撞开了。接着……嗒嗒的脚步声逐渐接近,那是为了同伴(学生)而化身厉鬼的少女——椎名深夏。

小真冬虽然已经完全躲进箱子里,但似乎已经有所预感似的,沙沙地抖个不停。

这、这家伙……不好了!难道LASTBOSS要在这里登场了吗!

「喂,键!」

「啊,是!」

好惊人的魄力!如果这时我还敢像平常一样对她说什么性骚扰的台词的话,一定回落得数处骨折的结局!

「你看到附近有可疑人物……武装二人组出现吗?」

「没、没有啊……」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我身边的纸箱剧烈地颤抖起来。而注意到它的深夏目光严厉地对我问道:

「喂,键,这个纸箱是什么?」

「那个……这个……」

「该不会……犯人就藏在里面吧……」

「呜!」

不好了!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正解啊!感觉到对方似乎想打开箱子的意图,小真冬的恐怖也达到了最高点,纸箱抖个不停。太糟糕了!

「吶,键,这个纸箱……能让我看看里面吗?」

「唉,不行。」

「可以吧?」

「呜,好。」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纸箱的抖动达到最高潮!对不起了,小真冬!我没办法拒绝啊!或者说根本容不得我拒绝!

我脑袋里一片混乱。不过既然是姐妹,被她看到泳装应该没什么吧?只要说明一下的话……不,问题不在这里!如果深夏打开箱子目击到的,不仅有自己浑身发抖的妹妹,还有无数武器啊!

她会得到的结论我根本无法预料,不过如果是一根筋的深夏……首先会把我打个半死吧。毕竟就算是我目击这种场面也会给自己一拳啊……因为情况太过超越常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喂,键,你在做什么啊。赶紧打开箱子让我看看。还是说,你……该不会……在里面藏了谁吧!?」

「咕嘟……没、没有吧?哈,哈啊~啊,深夏,那边有甜甜圈掉下去了哦?」

「你这家伙好奇怪啊!太怪了,怪到了极点!」

「所、所以说,嗯,这样不是很好吗,关于纸箱……」

「别给我打马虎眼!我的搜查……可是为了在恐怖活动中丧命的牺牲者和他们悲痛的家属以及殉职的同僚,为了那场惨事改变人生的所有人的愿望啊!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干吗忽然将事件变成如此的大犯罪啊!」

「那本来就是大犯罪啊!我们学生伤亡惨重呢!」

「才没有伤亡惨重好不好!我们只是为了隐藏学校泳装的模样而已,干嘛要杀人啊!」

「学校泳装?」

「啊……」

完、完了。一被逼问就说漏嘴了。这下要更进一步被逼问了。真是恶性循环啊!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啊,小真冬!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纸箱还在抖个没完!真是没用的主犯啊!

「喂,键,这东西……里面明显有人啊。」


「你。你弄错了吧?这个震动……只是我手机的震动设置吧?」

「你的手机力量还真强啊!而且根本不是同类的震动方式好吗!」

「抱歉……其实我在里面养了黑精灵〇虫,它怕光,所以不能打开。」(注:黑精灵煤虫,「龙猫」里的灰尘精灵)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我没这么以为。就算里面装满了黑精灵〇虫,我想你也会打开看的吧。」

「没错。你不是很清楚了吗?那就赶紧给我打开吧。」

「……你能温柔一定吗?」

「哦哦,因为太惊讶了,我反而并不太急切了呢。」

似乎有效果了!然而就在此时。

万事皆休。一切,都结束了。

深夏向纸箱伸出手去,然后一把撕开了上面的封口部分。随即——

「投降吧!恐怖分子!」

箱子瞬间被打开了——

瞬间。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一幕幕如走马灯一般在我脑海中闪过。是啊,今天我们两人跨越了重重难关——不,是我千辛万苦!我千辛万苦!我千辛万苦啊!然而!却落得如此结果!那我的辛苦又有什么意义啊!最后无论是抵抗还是暴露都是地狱啊!不过,既然都是地狱,那我至少——

「不要啊————————————————!」

「!?」

我拦住了深夏——并且抱住她将她从纸箱边拖开!啊!软绵绵的身体好舒服啊!我在高兴的同时也有了送命的觉悟。不过,怎么样都好了!我捂住深夏的眼睛对小真冬下达了指示!

「快走——————————!斯内卡吉莉————————!不要管我,你先走——————!」

「大……大佐!」

「呜啊!?怎么回事!?喂,键,快把手拿开!我什么都看不到了!你究竟想做什么!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那么你也有了相应的觉悟吧!」

「啊啊……我已经有觉悟了!反正前方都是地狱!所以……所以,我宁愿看到任务达成的地域!所以走吧,斯内卡吉莉!」

「大佐……」

「从刚才其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什么斯内卡吉莉,什么大佐!究竟是谁啊!」

至此,我们的假名终于发挥了作用!太好了!

「快走,斯内卡吉莉!趁……趁、趁我拖住恶魔的时候!」

「谁是恶魔啊!」

「大佐……我知道了!斯内卡吉莉走了!多谢您的关照!」

我看着斯内卡吉莉通过指纹确认进入了游戏社。同时,我也被深夏甩开了。看着屁股着地跌坐在地上的我,深夏满头青筋地一边咯吱咯吱的掰着拳头一边向我逼近。

「哟,键,你忽然抱住人家,让恐怖分子逃走了呢……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呼……深夏,让我最后说一句话,可以吗?」

「说什么?」

「你的身体……真的好棒哦。」

话说到一半,我就被暴力里的烈焰吞噬了。

「副会长!有人报告说教材室被可疑人员翻得乱七八糟!」

「什么!?很有可能是恐怖分子所为!我现在就去!」

随着这几句话,暴力终于结束了。但已经是几分钟之后了,不过对我而言几乎是永久的几分钟。

我瘫倒在小真冬正在换衣服的游戏社门口,路过的行人一看到我就像是看到垃圾似的匆忙闪避。

要说深夏的暴力究竟有多恐怖的话,那就是如果被这个几乎了解世界上最高暴力的女人痛揍的话,虽然极度痛苦,最后却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和伤痕呢。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是善良,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非常恶劣啊。

因为没有留下任何暴力的证据!在噼里啪啦的一阵惨叫后,虽然实际上痛不欲生,但却没有任何内出血,也没有任何伤痕。拜此之赐,虽然我已经像烂泥一样瘫倒在这里,却没有人过来带我去保健室。

我呼的一声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花板。就在这时,从游戏社里面传来了小真冬的声音……今天我们总是这样进行见不到面的对话呢。

「大佐……不,学长,你没事吧?」

「哦,虽然不是完全没事,不过还好。」

「今天……真是对不起。」

「哈哈,现在还跟我道什么歉。而且最后是我自己下的决定。」

「但是也给别人添了很多麻烦呢。」

「也不能这么说。被我们袭击的那些人看到深夏那么生气多少也得到安慰了,而且也不敢再怎么样了吧。碧阳学园的学生可是很会看脸色的。之后我们再好好跟他们道个歉好了。」

「是……」

「不,那个,我觉得他们也应该不会在意的吧?」

听到小真冬有些奇妙的声音后,我笑着道。不过,她的语气还是有些消沉似的。

「那个……学长。真冬……真的——」

「我知道。其实就算是穿着泳装被丢在游泳池里,其实也不用我们做这种事的。还有很多更简单的解决办法,是吧?」

「……。不过真冬……」

「但是这样也不错啊,而且……」

「唉?」

门口传来小真冬有些惊讶的声音,我笑着说:

「虽然作为普通人这样做不好,但是作为碧阳学园的学生,今天这次游戏的活动,可以的一百分呢。」

「学长……」

「虽然给很多人添了麻烦,还在道歉之前说这种话……不过,至少我很开心啊,这次的游戏。被卷进来的大家也许也是一样呢。包括深夏在内,大家不是都很喜欢这种傻瓜式的骚乱吗?这就是碧阳学园。」

「说的……也是呢。」

「没错。作为碧阳学园的学生,小真冬你非常的出色。」


「……」

「小真冬……实际上,我们学生会除了自己的朋友之外,还有许多需要关心的地方吧?」

「呜……」

虽然我不知道她平常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不过好像说中了。终于摆脱了剧痛的我站起来,面对游戏社社团活动室的方向,认真地道:

「所以,今天小真冬能够邀请我去哪里,我真的非常高兴呢。」

「……真冬,今天……今天不是和电视游戏……而是和真人一起,玩得开心吧?」

该不会,这个其实非常害羞的弱气少女,今天是鼓起了很非常大的勇气才做出这种事的吧。

我淡淡的回答道:

「这不是由我而是由小真冬自己决定的吧?好了,小真冬,今天和我……不,和碧阳学园不特定的多数学生的游戏怎么样?」

我提出了问题。

而他并没有立刻回答。

取而代之的是,游戏社的门缓缓打开了。

里面站着身穿运动服的可爱而美丽的少女。

带着一丝羞涩。

「是的!非常~非常的开心!」

她对我露出了无邪的笑容。

…………嘛,虽然一分钟后就开始「校园谢罪之旅」,不过,算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