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3 学生会的火种-二年B班的变身~二年B班修学旅行

二年B班的变身~二年B班修学旅行

第三天京都自由行动篇

「所以说现在不要跟我提工作的事……对!等我回去之后按照这个时间表来都没问题……啊啊,知道了,真啰嗦!体力?那种事情完全不用担心!总之,我在修学旅行的过程中一点都不想去考虑工作的事!所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好好,我知道了。好的好的,那就这样,拜拜。」

不管对方话还没有说完,我强行地挂断了电话,然后有些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而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在旅馆大堂的一角,几名其它班级的女学生正在悄悄地望着我这边然后小声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啊啊……看样子是不了解我的学生吧。于是我将那些烦心事都扔到一旁,脸上挂着专业的微笑,向她们挥了挥手,然后便离开了那里。

修学旅行第三天,早上。大家都还在房间之中休息、缓解前一天的疲劳的时候,我为了给从昨天开始变一直打电话过来骚扰我的经纪人做一个交代,先行一步来到旅店的大堂。

虽然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其它班女生的注视之下,不过我对此并不在意,只是独自坐在旅馆的纪念品店中一边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旅游纪念品一边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

「……唉。」

任性地推掉了事务所里面的全部工作跑来参加修学旅行已经第三天了,可是自己的目的却一点都没有达到。于是从早晨开始,我便对自己的这种不争气懊恼了许久。

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更加接近杉崎而已。

也许没有比修学旅行更好的机会了吧,再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好!」

我重新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是的。第一天和第二天都是集体行动,但是今天是以班级为单位的单独行动。也就是说,从现在才是正式开始!如果能够好好把握机会的话,甚至有可能和杉崎两个人独处!

一想到这里,我的脸不由得发起烧来。

两个人独处吗?在修学旅行的时候?这、这是真的吗,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两个人走在街上,两个人一起去参观景点,两个人一起买东西,两个人一起吃饭,然后,两个人在距离家乡非常遥远的京都……啊啊,这是多么美好的展望啊!

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了。啊,真是让人迫不及待呢。

我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美地恢复成六面状态的迷你魔方放回货架上。

啊啊,真是太好了。单独行动!

纪念品店的店员看到我的杰作之后都一起惊讶地鼓起掌来,而我则在他们的一片欢声之中潇洒地走了出去。

从结果上来说,我已经达到目的了。我果然是一个优秀的女孩。一旦决定做什么事情,便一定能够取得成功。这就是我。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够站在演艺界的顶点!

这次的目标,我也一定能够非常完美地完成任务。

「杉崎君,这边也看看吧?」

「啊,对,好的。」

与杉崎两个人逛街——成功!

「说起来,这边的景色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京都呢,这才是真正的京都风情。」

「是啊。嗯,确实不错。来拍张照片吧。」

与杉崎两个人观光——成功!

「啊,杉崎君,看这个特产店,有好多可爱的商品呢。要不要去看看?」

「啊啊,好的。正好给我的妹妹和后宫……啊,我是说学生会的同伴们买一点土特产回去。」

与杉崎两个人购物——成功!

「啊,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些特产,我就感到有些饿了呢?」

「啊,都已经过了中午了呀。真抱歉,我还没有察觉到。那么我们要不要去休息一下顺便吃个午饭呢?」

「好的。」

与杉崎两个人吃饭——成功预约。

但是。

「那么,我们走吧,月夜小姐。」

「好的,杉崎君。」

「真的是太麻烦你了。让身为歌舞伎的你来帮助我们寻找走丢的班级成员……巡这孩子太让人操心了。」

「不,没什么。正好我也是在散步而已。哦呵呵呵呵。」

虽然有某种最重要的部分失败了的感觉,但是这一定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装扮成「歌舞伎月夜」的话,非常优雅地用袖子挡在嘴巴前面笑了笑……然后隐藏起激动的心情,我慢慢地跟在杉崎的旁边向前面走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月夜小姐,你怎么了?」

在我们前往饭店的路上,杉崎忽然对我灿烂地露齿一笑。啊,不要,快停下,这种场面!让我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虽然我早就已经有些精神恍惚的说。不过多亏脸上擦了很厚的粉,所以不会被他看到我的脸色的变化,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不,没什……啥啊。」

「啊,刚才那句话,果然是方言呢。」

「啊,是,是啊。不,是。啊哈哈。还有些不习惯呢。」

只是我还对目前的自己的这个角色不太适应罢了,于是我不好意思地露出了笑容,而杉崎则好像很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再次向前走去。呼,还好没被发现……

总之还是先冷静一下吧。对于我顶级偶像星野巡来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对口型的演唱会,光说不做的料理节目,刚出道的时候出演的拉拉队成员!和那些比起来,想要骗过这个花痴的色狼还不是一如反掌?

「啊,夜月小姐,危险,到这边来。」

「啊。」

就在我发呆的时候,险些撞到迎面走来的行人身上。幸亏杉崎及时地拉住我的袖子酱我拽到一边。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轻轻地靠到了杉崎的身上,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了许多。我的提问忽地升高了。

「哇啊,啊,你这个,要注意啊。」


「我吗?啊,对不起。」

「不,啊,不是的!啊,谢谢你。」

「不,没关系。」

杉崎再次对我灿烂地微笑起来!你在干什么!快给我停下!太可恶了!难道你非要让我昏过去才肯罢休吗?

「……呀……!」

「月夜小姐!?你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

「怎么了!?好像你在隐瞒什么的样子,难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是你的心理作用吧。」

「是我多心了吗?哦,好吧,我明白了,对不起。」

不、不行了。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顶级偶像也好,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伪装依旧是毫无办法啊。想不被对方发现我就是巡,除非出现奇迹才行吧。

「……呵呵,夜月小姐,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呢。」

「啊,啊哈哈,哪里哪里。」

我也跟着笑了起来……但是,在我的内心之中却感到了一阵阵的疼痛。啊……虽然我现在与杉崎两个人走在一起,但实际上和他在一起的确是「月夜」,而不是「巡」。这一点真是让人难以释怀。可是虽然无法释怀,却依旧感到十分幸福。矛盾的感情在内心之中来回反复着,我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快点冷静下来啊。我在脑海里整理一下,重新确认现在的状况!

首先。

这一切的元凶,都是那个服装出租屋的老板!都是因为他!

从昨天开始,杉崎就像个苍蝇似的没完没了地不停嘀咕着「想看歌舞伎,想看歌舞伎」,于是我想着既然他那么想看的话,不如自己假装成歌舞伎来满足他一下好了。于是便打算在单独行动的时候借口去买土特产,然后一个人跑到服装出租屋尝试装扮成歌舞伎的样子……当然如果这些能够按照计划顺利进行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只是没想到随便进去一家服装店里面的化妆师水平竟然会那么差劲……如果是我们事务所的化妆师那种程度,时代剧服装加化妆最多只要三十分钟就搞定了。真是的!

结果在这家店厘里面连穿衣服带化妆竟然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而且不巧的是我的电话还在这个关键时刻没电了,结果就在我急着赶回去的时候却发现除了守以外全班所有人都已经出去找我了。

可是,算了,如果只是这样都还好。毕竟,因为这个原因,我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也就是说。

我终于有机会和杉崎两个人独处了。

从守那里得到的消息来看,似乎全班同学都分头出去找我了。而当有人找到我的时候便会通过电话联络,然后大家集合到一起。而守则留在原地,以防我突然一个人回到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被安排了奇怪的任务)。

于是我立刻想到一个主意。

首先我让守给深夏和善树打个电话就说「杉崎已经找到了我姐姐,不过因为距离这边太远了,赶回来集合会浪费时间,不如大家就各自游玩最后再回来吧」。然后再与杉崎确认一下他目前所处的位置,我赶过去装作偶然与他相遇的样子,并且对他说「深夏她们好像去很远的地方玩了,我们两个也去逛逛吧」。

接下来就万事OK了。而且我的弟弟也可以在没有杉崎捣乱的情况下获得与深夏相处的机会,这一定是他梦寐以求的吧。当然身边还有善树,不过那个家伙完全可以无视掉。

嗯,目前为止,一切都十分顺利地进行着。

只有一点我没有考虑到。

就在我装扮成歌舞伎的样子,心理想着故意逗一下杉崎而装成不认识的样子从背后向他走去,打算问他「请问发生了什么事吗?」的时候。

当我走到他背后的时候,杉崎却突然回过身来先对我搭话。

「啊,对不起,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星野巡的女生?那个,她还是一名偶像……」

面对着突如其来又完全超乎我意料之外的问话,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慌慌张张地答道。

「不,不,没看到……怎么了?」

这时候我才发觉到他完全没有认出我来。而杉崎则在一旁自言自语。

「真是的,那家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啊!到底要让别人为她担心多少次才够啊。」

「啊,可是……」

「亏她平时还总是以偶像自居,竟然连一点自我保护的意识都没有,不过那家伙的话……只要不被奇怪的男人搭讪就好……唉。」

「可,可是!实际上我……」

「啊啊,仔细一想就更加担心了呢!要是能够像一年级的那次失踪事件一样,这次也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就好了……可是……毕竟是失踪这样的事件,对精神层面的打击很巨大……啊啊,不论如何还是让人放心不下啊……啊啊……」

「那、那个,所以,你看,我在……」

「啊啊,神啊。我一直总是想着歌舞伎实在是太抱歉了。其实我就算没有办法和歌舞伎一起玩一没关系,可是求您一定要让那家伙平安无事——啊,刚才那位歌舞伎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不,什么事都没有!」

不能再说了!

这种时候我怎么能够说出真相啊!这家伙竟然说出让我如此脸红心跳的话!甚至差点感动的哭出来!而且心里面又高兴的不得了!所以现在这种时候,我根本没有办法说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让我说出其实我就是星野巡?饶了我吧!

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激动情绪,杉崎急忙道歉道。

「啊,抱歉,刚才给您添麻烦了。那么……」

「不,那个……嗯……」

这个机会不能再错过了!可是话虽如此,我又应该怎办呢?一时间我有些不知所措。

「您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你,是不是在找人啊?」

总之还是先搭上话好了。

「是的,我在找一个叫做星野巡的偶像,我是她同班同学……啊,抱歉,这件事情请不要对别人说。恐怕会因为来了名人而引发轰动……」


「没、没问题。」

「嗯?奇怪,听你的口音怎么不像京都人而更像东京人呢……」

「咳咳,那、那么,既然如此,我……不,俺?咱?人家?」

「这个……我们毕竟也是初次见面,所以您自己的第一人称就算问我我也不知

道……」

「就让老子来帮你吧。哇哈哈哈哈哈!」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好像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开、开玩笑的。咳咳……就用普通的方式说话可以吗?」

「我倒是没说过不行,说起来,为什么你一开始不用普通的方式说呢。」

「总之……就让我来帮你吧。」

「哎?那样太不好意思了。你还有自己的工作要做吧……」

「没有,请不要在意。适逢吾今休息,外出散步。然顺便助汝寻人。」

「是、是吗?……为什么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变成古风的了。」

「请多多关照。」

「啊,我才是,给您添麻烦了,请多多关照。」

「我的名字叫做宇宙……不,是,星……也不是,月……对,我叫月夜。」

「月夜小姐吗?真是和您的美丽十分相称的漂亮名字呢。」

「哪、哪里的话……」

可恶,这个只会说漂亮话的花花公子!竟然能够对初次见面的女孩子说出这样让人难为情的话来!还有我也是,对于自己随便改的名字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叫杉崎键,这次来京都是为了修学旅行……所以对这地方完全不熟悉,坦白的说,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总之就拜托你了,月夜小姐。」

「嗯……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帮你找到星野小姐的。」

「啊,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不过听你的口音是在是非常奇怪呢……」

「怎么了?」

「不,没什么。」

就这样。

嗯……对,正如你说见的……我知道!啊啊,对,就是那样。我自作自受,使自己深陷泥沼!怎么样!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吃饱了。」

「多谢款待。」

我们两个人吃完廉价的豆腐皮午餐之后,一边休息一边互相聊着天……要是换做平时的我,因为工作都很繁忙的缘故,所以吃完饭以后最多说一句「太好吃了」,并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正式。但那时因为平时也就和我差不多样子的杉崎今天竟然表现得那么正式,于是我也跟着注重起礼节来。

「味道非常不错的豆腐皮呢。」

「嗯,是呀。非常美味。」

我故意做出优雅的微笑……其实我想吃有肉的料理。而且我想杉崎一定也是这样想的吧。只是我们两个互相都在顾虑着对方的心情而没有说出来。

以月夜的身份与之相处,杉崎和平时的感觉相比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于是我也从「巡」完全变成了「月夜」的身份。这种情况……大概可以称得上是不幸中的万幸。

虽然我总是被人说是一个「蹩脚的演员」,可是像现在这样,与其说是在表演倒不如说是条件反射一般的表现,在杉崎的眼中看来应该没有多少破绽。

杉崎一边喝着餐后的冰咖啡一边眺望着窗外自言自语道。

「可是巡那家伙究竟……」

「啊,一定没事的,看样子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故和意外,所以不用担心吧。」

我有些尴尬地笑着安慰他道。既然现在是以月夜的身份月杉崎走到一起,要是让他过于担心的话恐怕事情会变得糟糕起来,于是我便用之前在便利店充过电的手机给他发去一条信息。

「『我在这边随便逛逛,顺便买点东西,你们看到我的话就过来找我吧。没看到的话就各玩各的。』这家伙也太任性了……」

「啊哈,哈。巡小姐还真是一个自由奔放的人呢。」

「这不是什么直到夸奖的事情吧。应该说那家伙旁若无人才对。」

「我想不会是那样的吧,她一定是个内心非常温柔的人。」

「哎?你好像对巡很偏袒的样子啊?」

「啊?这个,那个……实际上我是星野巡的粉丝。」

「啥?那个偶像派的家伙竟然也会有女性的粉丝的吗?」

「这么说太过分了!」

我不假思索地拍了下桌子。杉崎立刻做出了一副害怕的表情。

「对、对不起……」

「啊……不。哦。哦呵呵呵。开玩笑的,玩笑。」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刚才我差点把月夜小姐错看成巡了呢。」

「嗯,因为我是她的粉丝嘛。」

「原来如此。」

我们两个人之前开始围绕着一股奇妙的气氛。于是杉崎将冰咖啡而我将柠檬茶快速的喝完。

……为什么杉崎会是这样的表现呢?真是太奇怪了!我本身就是世界顶级的美少女,而且现在更是装扮成杉崎朝思暮想的歌舞伎模样,可是为什么他依旧还是一副情绪不高的样子?一般情况下的话,他肯定早就色迷迷地缠上去了吧?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我对他就真的那么没有吸引力嘛?

我一口气将柠檬茶喝光。

「请、请问,月夜小姐?你、是不是有些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嗯,只是感到有些幽怨。」

「果然还是生气了吧!」

糟了,为了装作歌舞伎的样子故意说古文,一不小心用错了词。

怎么办?

「诚然、诚然。」

「是吗?难道对我的愤怒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吗?」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嗯……用膳之后就可以走了。」

「走?也就是说让我走吗?难道已经不想看到我了吗?」


哎?怎么搞的?太奇怪了!难道这句古文不是这样用的吗?现在应该怎么办……

「不要这样说,小哥。干嘛急着走啊。」

「哎?啊,对不起。我越来越胡涂了……」

「还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呢,不过才这点程度就要走了吗?」

「嗯,那个……是在非常抱歉。」

「真是没办法呢。」

「月夜小姐,为什么你说古文的时候,态度忽然就变得奇怪起来了呢?」

杉崎的情绪似乎更低落了!看来由于我对古文的不熟悉,说出来的话都被他误解了啊……看样子还是不要再说古文了吧,嗯。

「抱歉,杉崎君。我对古文还没用习惯……」

「啊,是、是吗?不过长期其实说的也挺好的……」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

「嗯,虽然你说还没用习惯,但是意思也都表达得很明确了。」

「嗯,我有的时候就是容易把很多方言和古语都混在一起说出来……」

「是吗?呵呵,不过那样的话,听起来还挺可爱的呢。」

「可、可爱……?」

啊,又害羞了。杉崎,他说我可爱?呀!真难以置信!这种事是真的吗?

「月夜小姐,月夜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忽然敲起桌子来了?」

「啊,咳咳。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嘛?」

「是的,真的没什么。」

我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俩,然后再次开口问道。

「说起来,杉崎……你和巡小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什么关系?啊,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只是同班同学而已。」

杉崎一边喝着冰咖啡一边歪着脑袋说道。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们既然是同班同学,那么关系一定很好吧?」

我用手指摆弄着头发,一边将视线转到一旁问道。

「啊……说的也是,不过与其说是关系好,不如说是平时总是在一起发生冲突吧。」

这种好像孽缘一样的解释……是什么意思啊?

「那么……实际上难道是恋人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杉崎忽然大笑起来。

「我、我、我和巡是恋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你想死吗!」

「什么?你、你怎么了?月夜小姐?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子。」

「……无事。无事。」

「又开始用古语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还是表示很抱歉……」

「不用……真的没什么。」

真是的,什么嘛!为什么要笑成那个样子啊!虽然,我确实和杉崎不是恋人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我和巡确实是朋友。相对比普通的同班同学,关系会更好一点……不过,确实不是恋人那种关系。」

「……哦。」

「怎么好像让你失望了的样子……」

「杉崎君……你是不是对巡一点都不喜欢啊?」

「不,我还是很喜欢她的。」

「什么……真的吗……哈…………哎?」

刚才,我听到了什么?难道是我的幻听吗?就在我紧张地抬起头来的时候,发现杉崎一边喝着冰咖啡一边说道

「毕竟我也是那种无法和讨厌的人交往的类型。所以要说喜欢还是讨厌的话,那么可以说我对巡是喜欢的,很喜欢。」

「很喜欢……」

「当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

虽然杉崎好像还在继续说着什么,不过我已经顾不得继续听下去了,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说道。

「杉崎君!我们快走吧!让我们去找巡小姐,Let’sgo!呀吼!」

「怎么了!?月夜小姐!?为什么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好了,快走快走吧!这里可能非常好玩的哟!啊,服务员,我把钱放在桌子上了!不用找了!」

「月夜小姐!你怎么了?难道酒喝了吗?怎么一下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情绪高涨起来。」

「我们的冒险,从现在开始————————!」

「什么时候结束啊!?」

于是我们两个再次开始对星野巡的搜寻行动(根本找不到)。

从鸭川到八阪神社再到四条大道……我们两个人在街上来回的游逛。街道的两旁满是小店,哪怕只是短短几步的小路上也能够看到一家一家的店铺紧紧地挨在一起,是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间便花费很多时间流连其中的非常充实的街道。

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当地的歌舞伎,于是我一边悄悄的翻看着受理的导游地图一边搜索着脑海里所有的相关知识,尽量为杉崎讲解这里的风土民俗。

「如果巡小姐说要在这边买东西的话,一定就在这条袛园商店街上。」

「是啊……可是,要这么找的话,恐怕希望渺茫吧……」

所以这正是我的目的啊。这样找不到的话才不会显得有什么不自然。

「店铺这么多,而且还有那么多人。算了,就当作观光好了,慢慢找吧。」

「慢慢……找吗?」

杉崎似乎有点不满意的样子。什……什么嘛!难道和我走在一起就有那么的不情愿吗?

「杉崎君,你没有什么想要在商店街里买的东西吗?好不容易来一次,而且这地方有这么多的商店,要不要买点特产什么的带回去?」

为了调动他的情绪,我这样问道。结果杉崎稍微思考了一下子之后……啪地拍了下手说道。

「有没有卖工口同人志的书店?」(风:已经发现了么……)


「没有!」

「嗯。月夜小姐,你骗人,你不是说这里什么都有卖的吗……」

「但是你要的这个太遗憾了!为什么一提到京都的特产,你竟然第一个想到那种东西啊!」

「哎?不过一提到京都的话,总会联想到在『浪客剑心_中出场的卷町操的同人志……」

「你对京都的认识太肤浅了!」

「嗯嗯嗯。那么,难道有戏言系列的同人志——」

「没有!」

「哎?」

「啊,怎么可能会有。」

「月夜小姐,不用特意用不同的方法说两遍。」

糟糕,月夜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角色来着?于是我只好咳嗽了一声蒙混过去。

「总、总之!你对京都的印象就没有比较普通一点的吗?」

「嗯。那么,我想拉着歌舞伎的衣带转圈。」

「不行!」

「哎!?那么和被卷入杀人事件的美人OL三人组一起同住的事件呢?」

「没有!」

「红粉女郎?」

「虽然有,但是没有京都特色!换一个。」

「那么,我想站在京都塔上怀抱着京都的美女,一边眺望着清水寺的方向一边接受万民朝拜。」

「很有京都特色!但遗憾的是这种方法不可能实现!」

「我想见安倍晴明!」

「抱歉,你来的太晚了。」

「我想看大峡谷!」

「那么你就去美国亚利桑那州啊!」

「我想去看『晴天好心情』的演唱场地!」

「我也想看!」

「我想去看看那个已经死了的家伙。」

「你对京都的期待太沉重了。」

「安西教练,我想打篮球……」

「那你来京都干什么!」

「月夜小姐,我想抱歌舞伎……!」

「光天化日之下,在人来人往的地方说这种话,你不怕被逮捕吗?」

「那么,我想要护身符。」

「啊,这种东西到处都是……」

「哎?有吗?我想要一个能够保佑我实现后宫淫乱生活的护身符!」

「抱歉,很遗憾的是京都的神灵们不会实现你那么邪恶的愿望。」

「唉……真是的。京都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无聊啊。」

「快向京都人民道歉,诚心诚意的道歉!」

就在我气喘吁吁地吐槽的时候,杉崎却呵呵地笑了起来。于是我不明就里地问道。

「怎么了……你笑什么,杉崎君?」

「没什么,只是觉得月夜小姐刚才的吐槽,好像我的朋友一样。」

「啊……」

糟、糟了!我差点忘记自己的角色!可是杉崎却似乎并没有发觉到我狼狈的样子,只是在一旁很开心的继续说道。

「不过,我感到很高兴,坦白的说,我刚才一直都有点紧张,不过现在感觉轻松多了。」

「哎?」

「应该怎么说呢……我这个人对于那种正儿八经的说话方式有点不适应。所以接下来也不要再用什么敬语之类的了,就像刚才那样说话最好了。」

杉崎说着带着满脸的微笑向我望来……我的胸口再次感觉到一阵悸动,于是急忙将视线移开。

什……什么嘛。这个花花公子!幸亏我早就知道他的本性,如果是初次见面的女孩子肯定早就被他攻下了!果然是一个擅长隐藏本性的家伙呢,我终于明白了!而且因为我目前月夜的这个身份,相比起他要攻略的对像,对于我他抱有「一起帮忙寻找巡的恩人」的感情,所以更加显得有魅力。

呃,不行了。胸口还是跳得很厉害。

「啊,对了。月夜小姐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反正也是在这里像大海捞针一样漫无目的寻找,正好可以陪你逛一逛。」

「是、是吗……那样的话……正好之前家里用的坏掉了,不如今天买湖区吧……」

「嗯嗯,请吧。要什么都可以买给你。」

「那么……」

我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要买三个沙袋……」

「妳根本没有资格吐槽我!」

「哎?怎么了!?难、难道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啊?」

就这样,我们快乐的京都观光还在继续进行。

先逛了逛袛园商店街,中途进入花见小路顺便游览建仁寺,然后再次原路返回。现在正前往八阪神社方向并继续参观袛园商店街。这一路走走看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三点。

虽说是京都观光,但今天游览的地方只有商店街、花见小路和建仁寺。我因为和杉崎在一起,所以很满足,不过认为「由于寻找巡才变成这样」的杉崎似乎有些不满。

「哈啊……巡这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我看着杉崎疲劳的样子,感到差不多该收手了,虽然很遗憾。不过看来必须变回宇宙巡了。我一边看着手机的时间,一边计算。

换衣服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可就算如此,算上移动、换衣服和卸妆的所有时间,怎么看都至少需要一小时。已经没有时间继续观光了,那么……

「吶,杉崎君,呆在商店街也不是拌饭,现在不如兼做观光去八阪神社吧?」

「神社……吗?可巡她说在购物……」

「那个……你看,八阪神社也有卖护身符、神签和恋爱签的。女生的话,就算到那里去也不奇怪吧?」

「这样啊,那么就去八阪神社吧。我也的确想去看看。」

因此,我们草草结束参观商店街,两人朝八阪神社走去。

……话说回来,和杉崎两人这样走在京都的街道上果然不可思议……而且,很幸福。我好几次朝他望去。两人有时四目相交,被他回以温柔的微笑,让我脸红地低下头。受不了……今天一天一直重复着这些……什么呀,巡!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柔弱的女人了!?


啊啊,真是的,感觉和平常完全不同!虽然想和杉崎亲亲秘密地……可是,这样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很高兴、很愉快、很幸福……到底怎么了?作为月夜和杉崎在一起时,心中一直有种纠结感。

「哎,这就是八阪神社吗?不愧是有名的神社,感觉很显眼呢。是红色的缘故吗?」

「是啊……」

我一边穿过八阪神社的鸟居,一边思考着一直在自己心中盘旋的感情。现在明明应该更加享受和杉崎的约会才对……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停止。

我喜欢杉崎。

不需要理由喜欢,摆出理由同样喜欢。喜欢他的理由像小山一样多,也可以全部做出说明。不过重要的部分多半无法用语言来说明。

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我和他在一起时最幸福……非常快乐,感觉都有点飘飘欲仙了。

可是。

到底是怎么了?

今天……总觉得心中存在无法全心享受这幸福的自己。

「月夜小姐……怎么了?」

「哎?」

大概是板着脸的缘故吧,杉崎突然担心地窥探起我的表情。我连忙来回摇头。

「没、没什么!我很幸福!」

「这回答超出意料地沉重!是、是吗?你幸福就好……」

「啊哈哈……」

「……月夜小姐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呢。让人无法琢磨。」

杉崎一边参观八阪神社境内,一边继续说道。

「亲切、周到、有礼貌,不过却很开朗、直率,还有点奇怪。我是第一次遇见

这样琢磨不透的人。」

「这样……啊。」

那当然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完成月夜的性格设定。

即使那样,杉崎也非常愉快地对我——「月夜」说道。

「不过,大概正因为如此吧。和月夜小姐在一起,感觉很快乐。」

「……」

怎么回事?明明很高兴……却又高兴不起来。

「啊,这不是为了搭讪而随口说说的哟。虽然平常是那样……那个,月夜小姐是我的恩人……虽然是美人,怎么说呢,在那种事之前,作为一个人……这么说好像有点夸张。像这样,作为朋友在一起非常快乐呢。」

「这样……啊。」

作为朋友吗?即使变成月夜……对杉崎而言,我也只有这种程度……呢。

「所以说,今天非常愉快。不只是和我一起找人……真的在各方面都非常感谢。」

「……我才是。今天过得很愉快。」

我微笑着回答。那是真实的心情。不过,同时也是虚伪的心情。怎么说呢……已经变得一团乱麻。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杉崎的一举一动居然会如此的搅乱我的心弦……可是,我不想用「这就是恋爱」之类单纯的话来概括。我……星野巡不想变成那种柔弱的女人。我一直都是那样走过来的。成为偶像,既是为了回敬学生会成员,也是为了站在杉崎的身旁……最重要的,是想要以自己为荣。明明是这样……我却还在这种地方迟疑不决……

「啊,月夜小姐,有神签和护身符。不买点什么吗?」

「啊,说的也是呢。那么,作为纪念……」

两人朝商店的方向走去。老师说,我现在的状况没有去抽神签的心情,所以直接朝护身符走去。至于杉崎,在恋爱签前踌躇了一会儿,带着做出某种决意的表情朝这边走来……嗯,你就是这种人。在恋爱方面,无论占卜出什么结果,最终都会勇往直前的类型。

两人开始物色护身符。

「哇,有很多种呢。恋爱、健康、学业……就连考试合格的都有啊。」

「杉崎先生……」

「当然是恋爱!抱歉,请给我这个!」

「说的也是呢。」

真是容易看穿的男人。虽然在占卜上对神的意见充耳不闻,却在能够获得帮助的事上毫无抵抗之力。

「很好。这下我就能大受欢迎了……回去之后也许会突然被吻。」

「对护身符的期待度高过头了!」

「月夜小姐、月夜小姐。怎么样?突然想拥抱我了吗?」

「如果有那种效力的话,我觉得八阪神社应该立刻终止贩卖那种护身符!」

「哎哎。嘛,算了。肯定是一点一点地慢慢起作用的。那么,月夜小姐买了什么护

身符?」

「我……」

我瞥了杉崎一眼,朝恋爱护符伸出手去……让他喜欢上我……吗?

……

「月夜小姐?」

「……我果然还是选这个。抱歉,请给我这个。」

我付过钱,接过护身符。杉崎看到我上的护身符,歪着头不解地说。

「进步护身符……吗?」

「嗯嗯,进步护身符。希望技艺等学习方面得到进步。」

「哎……不愧是歌舞伎。很认真呢。」

「没那回事。」

我笑着回答杉崎,然后握紧了进步护身符。

……嗯。没错。我想变得更强,想以自己为荣。因为在那前方,一定存在着不再迟疑不前,能在他身边欢笑的未来。我不能变成只满足于向喜欢的男人献媚的庸俗女人。

作为偶像……不,作为星野巡,我要更加、更加的闪耀。

「很好。」

重新下定决心后,感觉心情舒畅了一些。我收起护身符,顺便参拜了本殿,就这样……两人的观光结束了。

在离开八阪神社的路上,杉崎对我说。

「怎么说呢……今天一天拉着你到处跑,真的很抱歉。结果也没找到巡……」

「不,没那回事。因为我也过得很愉快,所以完全没关系的。另外……一小时后。也也许会在这附近找到巡小姐吧。」


「哎?为什么?」

「女人的直觉。」

「出现了,神秘之力,女人的直觉!毫无根据、不知为何却有极高命中率的能力——女人的直觉!真的吗!那……我就在附近逛逛,过一个小时再来八阪神社前看看吧。」

「请务必那样做。一定能和巡小姐相遇的。」

我们进行着这样的交谈。然后,我再次朝杉崎看去。尽管有点不舍……不过扮演月夜已经足够了。

「那么,杉崎君。」

「是。今天这的非常感谢。」

「哪里哪里。那么,有缘再见吧。」

「是、是的。啊,还有……那个……」

「?」

我正准备离开,杉崎绕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喊住了我。

「那个……我觉得月夜小姐一定能成为了不起的歌舞伎!」

「哎?」

「啊……那个,月夜小姐在八阪神社里的表情,看起来非常帅气,老师说,年纪明明相同……却让我觉得自己还差得远呢,不由得抖擞了精神。」

「是那样……吗?」

他的话真不可思议呢。那应该是我的台词才对。无论何时,我都在追逐着他的背影——

「我会努力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那个、虽然是擅自燃起对抗心,那个、我绝对、绝对不会输的!」

「——」

面度杉崎那纯粹得让人吃惊的眼眸,我不禁呆住了。

……啊啊。什么啊。我们两人,真的……彼此……

我……面对他真挚的话语,最后作为「歌舞伎月夜」露出从容的微笑,以竭尽全力的演技……告诉他。

「好好努力吧,杉崎君。」

「……是的!」

我背对着她,朝袛园街道迈出脚步。

……嗯,没错。今天一天所感到纠结的真面目,现在清楚了。我不想跟在他身后打转,也不想让他拉着我的手前进。

我只是。

想和他一起,肩并肩地前进。

一小时后。八阪神社前。

「哦……巡!」

「哎呀,杉崎。贵安。」

「什么贵安啊!你……给我快跑!少在那优雅地迈步!」

我急匆匆换好衣服,事隔一小时与杉崎再会了。他和对待月夜时完全相反,像鬼一样对我大发脾气。嗯……依旧是个态度因人而异的男人呢……

「呀,你我今天都有充分享受京都。满足满足。」

「不,才没有满足呢!我今天只逛了袛园!而且八成时间都是在找人啦!」

「是那样吗?那我可不知道。辛苦你了。」

「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复是!你当道就不会感到良心的苛责吗!」

「那是什么?比汤叶还要美味吗?」

「鬼啊!你这种人被送到八阪神社去辟邪才好!」

「好啦好啦,有什么关系,你昨天不是一直嚷着想去袛园吗,杉崎?」

「不是那种形式!我想和歌舞伎小姐更加——」

「没遇到吗?」

「……遇是遇到了……」

杉崎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我微笑着继续质问。

「呼呼,那不就行了。可爱吗?」

「哼,可爱得你这种人根本没法比!」

「是、是嘛……」

「那既像在笑又像在害羞的恶心表情是怎么回事?」

「吵、吵死了,那、那么,结果如何?和那位月夜小姐的一天。」

「嗯?奇怪?我有说她的名字吗?」

「啊……嗯,我刚才用MindReading读到的。」

「什么!?不只是弟弟,就连你也拥用超能力吗!?」

「一辈子只能用一次就是了。」

「那唐突的龙虎〇式设定是怎么回事!还有,那重要的一次为什么要用在这里!?」

「有、有什么关系,那种事!我说,结果如何啊!」

「哎哎?就算你问结果如何……总之,那个、很快乐啦。月夜小姐……和你不

同,是很厉害的人。」

「是、是嘛。」

「所以说,为什么你老是露出面红耳赤、快要融化般的恶心表情啊。」

「吵死了,去死。」

「你和月夜小姐真的是正反面了!啊啊,在这个意义上,不是和你而是和月夜小姐度过一天,也算是种幸运呢。」

「呼呼。」

「我说啊,你那种奇怪的反应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我也想见见月夜小姐呢。」

糟、糟糕脸好像烧起来了。杉崎看到我的反应,真的生气了。

「不许你嘲笑月夜小姐!」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呜呼呼。」

「月、月夜小姐是很厉害的人!她可以说还是现在的我最尊敬的女性之一!」

「这、这样啊。哼。」

怎么说呢,明明是自己,却有点不甘心。这种感情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我突然沉默的关系,杉崎有点不知所措。然后,他说「好啦,和其它人在京都车站汇合,去附近的车站吧」,迈开了脚步。

我一边跟着他……一边从背后向他搭话道。

「吶,杉崎。可以问你件事吗?」

「啊?什么啊。如果是月夜小姐的事,我不会再说了。那个人可不是拿来做玩笑谈资。真的,她既是我的恩人又是美人,而且还是伟大的人……」

「再说下去太丢脸了,快停下!」

「所以说,从刚才起为什么你会害羞啊!情绪不安定吗!」

「比、比起那个!那个……关于杉崎尊敬的女性。」


「啊啊?」

「……除了月夜小姐以外……还有谁……呢?」

声音越说越小。不知是因此没有听清,还是彻底惹他生气了,杉崎沉默地大步前进。我慌慌张张地跟上他,不用自主地低下头去。

……哈啊。我真差劲呢。作为月夜的时候,明明能那样自然地面对杉崎。可一边回巡却是这副样子。马上就吵架……互不相让……真的是糟透了……

「……是你啦。」

「哎?」

「……尊敬的人。虽然其它还有学生会成员等……但在某种意义上,第一名果然是你。」

「……哎,那个,就是说……」

「啊啊,你好烦啊!今天的你是怎么回事!消失、让人到处找、光寻我开心、最后还让我说出超丢脸的话……整人也得有个限度吧,喂!」

「呵呵……这样啊。我吗……呵呵。」

「请不要无视我的愤怒独自享受欢悦好吗!?啊啊,早知道就不说了!」

「好啦好啦,杉崎,总之快点和深夏他们汇合吧!」

「你……你总之个什么劲啊……!」

我……上前一步,站到他身旁,笑着朝黄昏的京都走去。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