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3 学生会的火种-※重开的学生会

「只要看了这个就能了解学生会的全部!……其实也了解不了吧!」by深夏

※重开的学生会

「人应该努力了解彼此!」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脯,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不止哪本书的名言。

或许是因为今天学生会办公室的暖气温度太高,我的头有些昏昏沉沉。而会长的名言,也没能让我感觉更好些。

我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怎么我觉得这句话貌似以前听过呢……」

知弦姐也罕见的对我的话表示了同意。

「是啊,小红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上次的会议也是——」

「STO——P!」

「?」

会长唐突地打断了知弦姐。她站起身,对着一头雾水的我们重重拍响了桌子。

「别说了!这样不好!嗯,不好!」

「哈?」

会长莫名其妙的发言让坐在我身边的深夏产生了疑惑。于是,会长开始用锐利的目光瞪着她,然后——

「有何异议?爱用男性用语、擅长体育、喜欢热血漫画的二年级副会长椎名深夏!」

「怎么突然改用说明口吻了!?你、你怎么了,会长!」

「是、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会长!」

小真冬也问道,这下会长将严厉的目光转向了她。

「哦,坐在那儿的不是深夏的妹妹,一年级生、会计、宅女、喜爱BL的病弱少女,椎名真冬吗?」

「怎、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感觉好不舒服……」

「是啊,小红,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我的挚友,三年级书记,黑色长发、身材诱人、S属性强烈的黑暗冰山美人,红叶知弦,请你闭嘴!」

「呃,啊,那个……」

由于实在太莫名其妙,就连知弦姐也没彻了。

……虽然会长经常暴走,但她今天的态度让人实在想不通。由于女性成员全都被吓住了,作为后宫主人的我决定担负起责任,应对会长的态度。

「哎,会长,你先冷静一下。」

「说什么呢,我现在就很冷静,色鬼。」

「只对我这么直接!反而觉得打击!」

「啊,对了对了,这不是二年级副会长深夏的同班……呃……曾经脚踏两条船、现在化身为性欲魔神的性骚扰男,又色、又笨的废柴男,被告杉崎键吗?」

「我不是被告!还有,对我后半段说明太不象话了!虽然是事实!」

「行了,总之,色鬼杉崎,你有什么事?」

「不不,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为什么非要用这种说明口吻!?」

「『啊,这个嘛……』栗梦说着环视了屋里众人一圈,露出了微笑。」

「我怎么觉得你已经成为某禁书〇录中『御坂御坂』那样的角色了!?喂,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注:『魔法禁书目录』)

在我们的追问下,会长叹了口气,随后以极为义正词严的态度,大声宣布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本作更加『浅显易懂』!」

「浅显易懂……吗?」

小真冬问道。会长闻言,终于坐回到椅子上,接着抱起胳膊散发出诡异的智慧光芒,开始解释起来。

「是的。我认为,近来我们忘记了初衷。」

「咦,会长,关于初衷的名言你不是在以前的会议上——」

「深夏!」

「在、在!」

面对会长突如其来的怒喊,深夏噌的挺直了脊背。

「这可不行!」

「呃、那个……什么不行啊?」

「就像你刚才……重提旧话!第一次接触的读者会跟不上的!」

「啊?第一次接触的读者?」

「对。」

这时,会长用目光扫了我们所有人一遍。

「我认为,我们最近的对话难度太高了!特别是对于DRAMGA的读者,根本没有为他们考虑过!」

「嗯?咦?但是,这话真冬我好像在以前刊登在DRMAGA的会议上也听过……」

「真冬!都说了这样不行!」

「但我的意思是,如果是同样刊登在DRAMAGA上的内容……」

「不行!」

「呜呜,会长一反常态的严厉……」

「这句『一反常态』也会让人想到以前,不行!」

「怎、怎么这样……」

见到小真冬泪眼朦胧,我们一起沉下了脸。今天会长的不讲理比平时更甚二成。

众人陷入了沉默,会长这才显得舒缓了一些。接着,她叹了口气开始解释道。

「很快动画就要开播了吧,DRAMGA上的情节。」

回答她的是我。

「是啊,将我们的会议以小说形式刊登的内容……差不多就是这些了吧。」

「所以,从本期开始,肯定会有很多人参与到『学生会的一己之见』里。」

「啊啊……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我们终于弄明白了会长的意图。她还是老样子,爱把解释放在最后。也就是说,从本期开始,会出现很多第一次阅读本系列的读者,所以过去的话题NG,她希望能尽量多做些关于角色的说明。

在理解了事态后,深夏仍是不满地撅起了嘴。

「这算什么嘛,用得着这么费心吗?」

「深夏……你太过分了!居然蔑视读者!」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作品的主旨不就是原原本本地记录会议内容吗?」

「哦,深夏,这话说得好。现在重新进行本系列的设定!」

「不需要你夸奖!总之!如果从最初就加入其它元素进行二次创作那倒也算了,但事已至此还在这种实时会议里拿腔拿调的说话,你不觉得难受吗?」


「……椎名深夏,副会长,性格冷漠,内心贫瘠。」

「喂,加什么说明啊!」

「怎么啦,深夏,你不是根本不在乎什么新读者吗?」

「呜……」

深夏罕见地输给了会长。不过这也没办法,虽然方法有些不切实际,但这次会长的理论却不坏。因为为新读者做考虑这一点本身就不是坏事。

见深夏语塞,我和其它成员便选择不再反驳会长。这样,只要照会长的意思继续会议,反而倒轻松。不过只是不提旧话而已,这并不困难。

「那么……」我开口道。

「具体该怎么做呢?该为新读者考虑些什么?角色说明会长你也已经做完了,还有哪些方面……」

「今天的会议,不就是为了讨论这个吗!」

「……这样啊。」

「那么,谁有意见——」

这个情况太突然了,就算有意见一时半会也——

「我!真冬有意见!」

「小真冬,你适应得真快!」

面对我的惊愕,小真冬得意地笑了起来。

「真冬想到了一件很想尝试的事情。今天的会议,新读者们应该会读到吧……于是我想重置一些设定!」

「重置?重置什么?」

听到了我的提问,小真冬愉快的开口道。

「将培育至今的友情、爱情、信赖关系全部重置!」

「……呃,咳咳。综上所述,今天的会议主题是,为新读者着想哦。」

会长这样说道,似乎并不认同这个提案。与此同时,不知为什么戴上了眼镜的知弦姐面不改色却目光凛冽地说道。

「可以打断一下吗?樱野同学。」

「樱野同学!?呃,啊,嗯。可、可以啊,知弦……不,红叶同学。」

「那我就直说了。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否有些暧昧?」

「是……是吗,关于这个,不是还在和大家商讨……」

「……嗯,是吗?不,没关系,只要会长你坚持这个方针。」

「啊、对、对啊……不对,那个,如果你真的对此有意见……」

「没有。请按你的意思继续吧……嗯。」

「嗯、嗯,那就好。呃、呃……那么,还有谁有意见!」

「……」

「呃,那个,没有……吗?什、什么意见都可以哦。」

既然会长这样说了,我便小心翼翼的地发言道。

「啊,我有,会长。」

「哦,什么意见呢,杉崎……同学。」

「那个,别管什么新读者了,不如和我再那个什么一点……」

「……」

四周顿时有数道冰冷的目光向我射来……搭讪精神就此败北。

会长却仿佛期待着什么似地看向了我。

「那个什么一点?」

啊啊……这个眼神,这个充满了想用吐槽来改变气氛的闪亮眼神……

……抱歉,会长。

「……没什么。」

「没什么吗!?」

「是啊。」

「这、这样啊……呃……那么,其它人呢!」

「……」

「啊,对了,椎名同学姐妹,有没有……」

会长这句话换来的是深夏狠狠的一瞪。

「姐妹这种概括方法,我不喜欢。」

小真冬也表示同意。

「真冬也是。是不是因为我们都是学妹,所以会长看不起我们呢?」

「啊?对、对不起。我没这个意思……」

「那就好。说到底,我根本不希望学校里知道我有这么个宅女妹妹。」

「哼,真冬才是呢。我居然和这样一个粗鲁的姐姐有血缘关系……就算不在学校,我也不想承认。」

「……」

气氛紧张了起来。

会长开始满头冒汗。

「那、那么,不如我来发表一下意见吧。嗯,那个,描写再浅显易懂点……」

「好,就这么定了!」

「啊。」

知弦姐立刻对会长的意见表示了认同,接着,她没有理会会长的疑惑,而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那么,这件事就已经商讨完毕了吧,会长。」

「啊,没有啊,那个,大家再讨论讨论……」

「还有必要讨论吗?真无聊。」

深夏向后考取,翘起了椅子的两条腿,接着把双腿搁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赞同了知弦姐的意见。

随后,小真冬也表示了同意。

「大家都同意了会长的意见,这样不就行了吗?」

「啊,可是,那个,话是没错,不过……」

会长的态度软化下来。我当即化身恶鬼,落井下石道。

「那从下次开始,我会在措辞上多加注意,写得浅显易懂点。好了,现在讨论下一个议题吧「

「呜……」

「怎么了,会长。我们不是答应会按你说的做吗——」

——就在这时,终于——

「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会长哭了!本次设定就此中断!

「呜呜……呜……大家……大家好冷淡……冷淡……呜呜。」

「啊,小红,好了,别哭了,乖孩子,乖孩子,心里难过极了吧?」

「呜呜,知弦,知弦……哼。」

会长一把取下了知弦姐的眼镜扔到桌子上,然后扑到她丰满的胸前开始撒娇。而知弦姐则一脸幸福地安抚着会长……现在的状况及其罕见的同时满足了她超S和喜爱可爱东西这两方面。此时的她肯定正处于极度恍惚中吧。


总之,这样的知弦姐算是例外,而我和椎名姐妹,说实话,内心正承受着罪恶感的煎熬。

「真、真冬并没有恶意……」

「我也是啊……没想到会让你这么难过……」

气氛越来越沉重。此刻唯一心情不错的成员,知弦姐似乎体会到了这点,于是开口安慰我们:「算了,算了。」

「我们只是按照设定演戏罢了,没人犯错。小红也很清楚这点啊,她不会记恨的——」

「呜呜……呜呜……我最讨厌学生会了……」

「!」

「啊,没、没事的,你们三个,不用这么紧张……好吗?」

「……」

尽管知弦姐一个劲的劝解我们,但我们三人的情绪依旧在低谷徘徊。

「真冬……真冬没想过以这样的关系展开……」

「是我太过分了。作为一心追求热血之道的人,我竟然弄哭了一个孩子,这行为太不应该了……」

「我……对最爱的人,都做了些什么……」

我们三人纷纷抱住了头。

「……你们哪,都是让人不省心的孩子……」

知弦姐一个人深深叹息道。

就这样,直到三十分钟后,学生会的气氛才得到了恢复。

「彼此关系的重置太伤人心了,所以驳回!那么,还有其它能为新读者考虑事情吗?」

会长和我们终于再次振作起精神投入了会议在。虽然之前心情恶劣,但总算有了三十分钟的思考时间,于是这次除了小真冬以外的所有人……我、深夏、知弦姐带着各自的意见举起了手。我们的积极参与,很大意义上是为了赎罪。

「那么,深夏!」

被会长点名的深夏噌的站起了身,充满自信的叙述出自己的意见。

「我觉得,在进行角色说明之前,大前提是必须将本故事的目的提示给读者,这才是最重要的!」

听了深夏的话,我不禁开口道:「目的……」

「不就是完成我的后宫梦想吗?」

「不对!那只是你的目的,不是本系列的目的!」

「没这回事吧!我可是主人公啊!主人公的目的不就是系列的目的吗?」

「你还没搞懂啊,键。比如最初带着复仇目的的主人公,最终却为了保护所爱的人进行战斗……这种故事不少啊。也就是说,主人公的目的和作品系列的而主题,未必需要一致!」

「你说的我明白,但首先,请你不要把复仇和后宫思想混在一谈。我的目的没那么恶劣。」

「……我可是一直相信你会洗心革面的说!」

「我的目的就恶劣到需要用洗心革面来形容吗!?」

「是啊,就和企图支配世界、为了达成目的而不惜违法犯下滔天大罪的组织首领……差不多吧。」

「穷凶极恶!」

「总之,本系列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达成键的后宫。」

「……那么退一百步说,就算不是,那么我们的故事本身就没有什么目的吧,故事的内容不过是照搬我们的日常琐碎而已……」

会长、知弦姐和小真冬都点头认同了我的意见。是啊,原本「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就没有什么目的,基本是记实,将学生会办公室的废话整理成文章,结束。除此以外什么都不是。

但是就在此刻,深夏忽然露出了一个狂妄的笑容,向背后全力大喊道。

「告新读者!本故事的真正目的是『根绝战争』!」

「真的!?」

惊人的事实就此被揭开!原本被认为只是集合了高中生闲聊的作品「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背后,居然有这如此崇高的理想!

深夏面对新读者们(向着空气)开始了解说!

「听好了,诸位新读者。读到这一页,你们有何感觉?」

「大概只会觉得『这群人怎么那么吵闹』吧……」

「对啊,深刻体会到和平的珍贵了吧?」

「哪有!?」

看来我们的吐槽都进不了她的耳朵了。深夏继续滔滔不绝地说道。

「就像诸位已经感受到的那样,本故事的目的,就在于这里。」

「没有啦。」

「本故事所描绘的,是通往和平的火热战争。」

「根本没有什么战争!主题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吧!」

「拳与拳的对抗,使用暴力进行心与心的接触,击破强敌的畅快感。诸位能通过本系列体会到这几点,我非常欣慰。」

「故事里哪里写了这些内容了!?还有,你的根绝战争到哪儿去了?」

「根绝战争到底跑哪儿去了!」

「所以,我深切期望诸位由此开始接触本作的新读者们,能够站在这个高度来欣赏本作品和动画。」

「拜托你不要深切期望这个行不行!?」

「顺带一提,第一卷的高潮部分,是我和最强能力者『残响死灭』的激烈对战。」

「说这个干嘛!那张封面图已经给读者造成了很大的误解!」

「在第三卷,还有我学园连者黄战士打倒了最强最凶恶的魔物『古鲁艾利尔』的描写。」

「啊啊,那个的确有!但我认为学生会的主题绝对不是那个!」

「在第五卷,还有键和会长的『DUEL』的战斗场景。同伴间展开的战斗……呜!多么热血!」

「咦,有那么热血吗!?」

「除此之外,『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中更有诸多让人兴奋的剧情,以及雄伟的伏笔!」

「没有吧……」

「《十人委员会》《十异世界》《闪闪风神》《人类脱皮计划》《金星》《欧米茄》。」

「啊啊!怎么能这样!这明显是欺诈啊,可事实是,这些单词全都在本系列里出现过!」


「以上,就是我要传达给你们的,最后的话语。」

「突然又怎么了!」

「……我不能再和你们呆在一起了……真的很抱歉。」

「这是巴乌!?我说,怎么只有台词这么热血!我可不希望读者真以为学生会是这样的!」

「动画版中,「学生会的一己之见~FINAL‧WAR~」也将在近期上映。」

「没有吧!别自说自话安排系列展开!」

「『幸存的,会是谁!』。」

「这个广告语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别再对新读者说谎了!」

面对我顽强的吐槽,深夏终于用了一句「真啰嗦」来作出了反应。

「怎么啦,键。难得我在为新读者们阐述系列的目的和概要……」

「不对不对不对,你这样的灌输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我们根本没法响应读者的任何期待!」

「从故事里感受到什么,学习到什么,每个人都不一样。」

「这可是你说的!大约一整页的解说全部白费了!」

「老实说,如果不给『学生会的一己之见』强加上一个主题,那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确实如此!我也这样说过!但是你能不能别在新读者面前说出这种话啊!」

「我想传达的其实是,如果不站在读者角度来设定主题,绝对会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这点必须注意!」

「谢谢你的好意!」

就这样,深夏毫无意义的提案就此结束。

众人不禁苦笑……此刻只听见会长用一声清咳示意会议继续进行。

「其它还有谁有意见!」

这次,我和知弦姐举起了手。

「那么,知弦。」

被会长点名的知弦姐唰的站了起来。

「如果说为新读者们考虑,那么在角色说明、各人关系提示、主题说明以外,其实还有更应该优先的内容,不是吗,小红?」

「啊?是什么呢……」

见我们几个和会长都无法作答,知弦姐义正词严地开了口。

「设定说明。」

「设、设定?啊,这个确实重要,不过……呃,有什么能说的吗?就像大家所知道的那样,不过是『在学生会闲聊』而已啊。」

「呵……正因为如此,小红的胸部才大不起来呢。」

「啊!原、原来是因为这个!」

这原因还真新鲜。

「大家可不能小看设定说明啊。想想多啦〇梦吧,如果这部作品没有把握好『从二十二世纪来到现今的猫型机器人』这一设定,我想在观众的眼中,这部作品就只是讲述一个『饱受欺凌的〇太君以一个蓝色非人的朋友作为逃避对像,依靠它才活了下去』的故事。」

「我认为只有知弦才会有这么扭曲的想法!」

「总之,设定说明是很重要的,各位。」

知弦姐这样说着看向了我们。和会长一样,我们其实也并不怎么认同,但既然知弦姐说得诚恳,我们也只能勉强点了点头。

接着,我还是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我懂了,但是关于学生会,应该事先说明的设定之类的其实已经没有必要了吧?『在学生会办公室聊天』和『把它写成小说』……呃,不是足够了吗?」

「是吗,没细说的设定还有好多啊。」

「怎么说?」

「呃,首先,关于『Key君视角』还没进行说明。」

「啊?是哦,没错。因为是我写的,所以用的是我的视角……但这点真的那么重要吗?」

「嗯,重要。比如学生会的气氛,就算未必是事实,也会以『Key君这样体会到』形式写在小说里。」

「有、有什么问题吗?」

「………Key君有这样的大脑真幸福……」

「!」

「我想你还没发现吧……其实,我们看你的眼神是如此冰冷。」

「你、你说什么!难道……不可能!你是说,这本轻小说的体裁偏向于『美少女后宫』只是我主观意愿的推测吗!?」

「哼……插画师和封面的力量是伟大的。」

「你、你说谎!!!」

「各位新读者们,这一点您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哦。这虽然姑且算是一本记实小说,但同时也是Key君笔下的故事。」

知弦姐口中的「设定介绍」听得我无比愕然。居然会是这样……难道我……我一直以来都不过是通过「我」这个滤镜来看这个世界的吗!从伙伴们身上感受到信赖、友情、悸动竟然都只是我的幻想吗!

「至少悸动毫无疑问是属于你的幻想。」

一旁的深夏对我的心声进行吐槽。啊……怎么会这样……

「可、可是!就算是通过『我』这个滤镜,每天和大家一起愉快地开会应该是事实吧!至少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设定介绍2。顺带一提,『现实中的Key君』此刻正在医院处于植物人状态。」

「幻想啊————————!这个故事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是我的幻想啊————————!」

「也就是南柯一梦。」

「不不,等一下等一下!你在对新读者们说什么哪!话说要是一开始就带着『这个故事是个梦』的想法来看的话,感想就完全不那么回事了啊!」

「我想一定不管看到多么幸福的场面,多么搞笑的场景,大家都会想着『Key君,你好惨……』吧。」

「谁要那种同情!我说这哪里是向新读者介绍设定,拜托你能不能别直接全盘颠覆世界观啊!至少在今天之前,那种设定根本一次都没出现过吧!」

「没错,因为是刚刚公开的内部设定嘛。」

「内部设定你都知道,你到底是哪位啊!」


「我是不定形的思念生命体CHIZURU。」

「又爆一条!大跌眼镜的内部设定!」

「西历二三四五年,在这个人类已经死去九成的世界,与植物人状态的Key君精神对接成功的,就是我。」

「啊!一条接一条的爆炸性事实!现在别说新读者,就连一路追下来的老读者也跟不上了吧喂!要知道,现在可是连我这个主角都绕晕了啦!」

「现实总是如此残酷。」

「现实哪比得上你残酷!就算真有这种设定,也用不着在这里一次性全揭开吧!多添几个伏笔,慢慢来、一步步地按照轻小说的模式展开难道不好吗!」

「才不要,那多麻烦。」

「麻烦!?」

「唔,好吧,那就再添一条设定,由于Key君的精神世界是循环式的,就算对他解释过了,下一秒他也会忘得一干二净,再次回到普通的日常生活。」

「啊!学生会这故事越来越黑幕了!等等,你刚才说了添一条设定吧!?这么说,结果之前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吧!」

「……这个……那就…………」

「你这是想自圆其说吧!?完全进入作家的思考模式了吧!?」

「不是的哦,Key君。这其实是陷阱啊。」

「谁设的?目的呢!?」

「这一切都是火箭〇团(注:火箭兵团,口袋怪兽中的反派组织)的阴谋。」

「如果你以为什么事都能推到火箭〇团身上去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不然是晓?」

「晓到底有多喜欢当幕后黑手啊!火影〇者的世界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了吗!」

「总之,还好我事先介绍了一下设定对吧?这样一来,大家都知道了很多原本不知道的内幕呢。」

「宁可不知道咧!我和新读者都已经彻底混乱了!」

「简单来说,我想新读者们只要认识到,反正就是『坐在学生会办公室里单纯聊天』这一点就够了。」

「那刚才我们扯来扯去的那一段到底算什么啊!」

「玩笑。」

「玩笑!?」

「至少这样一来,应该不用再多做解释,大家就能充分理解『日常学生会活动是怎样的呢』这个问题了吧。」

「啊……」

知弦姐微微一笑。这……这个人!该说她足智多谋还是啥……呃……不过等等,仔细一想,我好像觉得应该还有其它办法才对。

「真实的,知弦姐你真够坏……」

「不好意思呢,Key君。为了照顾新读者们,我不小心说了些实话。」

「不是玩笑吗!?」

尽管最后扔下了一句恐怖的结束语,但不管怎么说,知弦姐的提议就到此为止了。

「那接下来……」这时,带着一丝苦笑看着我们的会长插了一句。

「还没说意见的,就剩下杉崎了吧?」

「好,终于轮到我了!」

我唰地一下站起身来!然而……

「那么,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喂——喂喂喂,那边那个小鬼!欺负人,不上道哦!」

「不是欺负,是无视。」

「这到底啥理论!好啦,好好听我的意见啊!」

「不要——」

会长一脸不满的表情,嘟起可爱的小嘴抱怨起来。

「反正杉崎……不对,是H的H的H杉崎会提的无非就是『大幅度增加祼露度』这种建议吧?」

「……会长,真没想到,您居然身负『读心术』这种超能力……」

「才没有这种设定!我说你的思考回路到底有多单纯啊!」

「你太嫩了,会长,我的思考回路基本都是直接连到那方面去的。」

「好耳熟的一句话!某种意义来说还真是适合新读者!」

「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接着又来一句没头没脑的突然表白!」

「咦?这句话你应该接的是『哇啊!』才对啊。第一话不就是这样的吗?」

「就算要适合新读者,也不是照搬第一话就行了啊!」

「……会长,你变了……」

「不许用那种语气说我!几乎每天都被表白,谁有力气每次都做反应啊!」

「……想当年,你总爱黏着我喊『杉崎~杉崎~』……」

「哪年的事啊!?别对新读者们灌输架空历史!」

「第三话的时候,我们明明都已经交换过初吻了……」

「这又是哪里凭空冒出来的第三话!事实上根本只有做广播节目而已吧!」

「还有第六话……嘿嘿嘿……」

「那只是在打扑克啦!我说你回忆这些到底在干嘛!

听到会长的问题,我重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意图。

「哦,我是觉得,比起介绍角色、介绍设定之类的小细节,还不如把到目前为止学生会的梗概、摘要介绍一下。」

「你说的哪里像摘要啊!」

「唔,第一卷主要讲了我和会长的恋爱故事。」

「才怪!是闲聊才对!还有杉崎那根本不值一提的过去!」

「不、不值一提……咳咳。这、这页翻过,说第二卷。好怀念啊,记得那卷里面——」

「是杉崎学长跟亲密的美少年,中目黑学长第一次出场吧!」

小真冬突然发言。知弦姐大受打击地说着「原来第二卷对于小真冬来说就是这个印像啊……」,至于我……

「嗯……是啊……」

「咦!?杉崎的情绪在急速下降!看起来莫名可怜啊!呃、来,让我们说说第三卷吧?」

「对对,会长。我想想,第三卷,第三卷……第三卷是,哦哦——」


「是真冬第一次做RPG的那卷!」

小真冬再次插嘴。这次换成深夏莫名阴沉下来:「对真冬来说,那件事才是最重要的吗……原来如此……」至于我……

「是啊,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所谓的学生会……所谓的现实……虽然嘴上总说后宫后宫,可几乎所有故事都只是不值一提的闲聊……是啊……这就是真相……」

「啊!杉崎的情绪再次下降!呃,那我们不如说说第四卷……」

「第四卷?啊,对了,第四卷!那卷终于——」

「猫猫先生的日常生活被公诸于众了。」

「……」

我无可奈何地转向小真冬。

「小真冬,你对『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的理解好像有点那个啊。」

「学长没资格说我。」

「呃,我当然也有点那个。不过小真冬你的理解,好像会让人觉得有点瞧不起我们的故事啊……」

听到我的话,小真冬愣了一下,然后辩解道。

「可是可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说到底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啊?」

听到小真冬的回答,不只我,大家都是一脸迷茫。于是,她理所当然似的解释起来。

「和真冬喜欢的『游戏』是一样的。」

「和游戏一样?」

「是啊。所谓的游戏,就算是通关了,也不等于现实中会得到什么奖励。可是,大家都能开开心心地去玩、所以真冬觉得,它的价值不在于那些可以说出有用没用、有意义没意义之类的地方。」

「……」

「学生会的聊天也一样、也许就是因为不值一提才显得有趣。所以真冬觉得,什么好处都没有的日常生活才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的主题,你们说呢?」

「……」

听完这番话,我们面面相觑……接着,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嗯……是啊,你说的没错,真冬。」

「嗯,或许是我们太钻牛角尖了。」

「嗯嗯,说不定向别人介绍这种百无聊赖……又无比开心的日常生活反而是不知情趣了呢。」

听到我们七嘴八舌的话,提出本次一提的会长沉默了一会儿……啪地敲了下桌子,冷不防站了起来!

然后……猛地瞪大双眼,宣布了今天的结论!

「各位新读者,这就是我们学生会!完毕!」

紧接着,我加了一句!

「没错!各位新读者!请牢记!这就是我的后……」

*十分抱歉打扰各位欣赏结尾,鉴于叙述人杉崎键氏被某深夏氏殴倒并丧失意识,虽然有虎头蛇尾之嫌,但无奈本次描写不得不到此结束。

对相关人士造成的困扰,学生会全体成员在此谨致最深切的歉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