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3 学生会的火种-像这样的学生会

扫图:yuyuko

录入:触风影逝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止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轻之国度不负担任何文本引起的法律责任

请尊重录入人员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突如其来的最终话!」by真冬

※像这样的学生会

「外传是为本篇而生的!」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脯,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名言。

不过今天有些不同,这话与其说是对人生的训导,不如说是……

「创作活动的基本吗?」

我疑惑地询问会长道,只见她重重的点头回答:「是!」

「我觉得,在学生会的故事出书之后,最近增加了太多番外篇。」

「……因为会长你自己莫名弄来了很多工作吧。」

我如此说,其它成员也点头表示同意。没错,我们碧阳学园学生会之所以会把自己的活动整理成书,完全是会长的意思。而什么DRAMAGA、附录、特典、番外篇等等附加活动,也都是会长找来的工作。

但是她却没有理会我们纠结的眼神,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是觉得,番外篇太多,弄得我都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篇啦!就像一栋只有柱子的房子!这是耐震伪装!」(注:这里是用日本曾经发生过的一起案件来作比喻,构造计算书的伪造问题,是一个建筑师篡改了国土交通大臣认定的构造计算软件的计算结果以得到房屋的建造批准,后经测定该房屋五级地震就有可能倒塌。)

「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光是满篇闲聊的正篇究竟有没有起到柱子的作用这点都很可疑。」

「谁要看二年级B班的故事啊!」

「喂,这是你自己委托中目黑的吧!你玩够了吧!其实是你玩够了吧!因为没自己的戏份所以不想玩了吧!?」

「总之!差不多该在DRAMAGA上登点『像正篇』的东西啦!也好获得些新读者嘛!」

「这倒是,光靠番外篇的确很难做到这点……」

我低声道。这时,一直在我旁边持观望态度的深夏忽然开口。

「可是,就算从正篇入手也很难弄吧?毕竟这是学生会啊?」

「怎么啦,深夏,这话听得我一头雾水。」

「我们每天不过是谈论些个人的闲事吧。如果是从第一卷开始看的读者倒也算了,你觉得一个新读者从中间看起却只见我们在聊天,会觉得有趣吗?」

「我觉得会啊,因为我们聊得很开心嘛。」

「……我说你啊,一般来说看人家聊天根本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好不好,比如……『晚上好好』这种。」

「啊哈哈,确实有过。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所以我说,人家看不懂!我们是觉得很有趣,可新读者根本不明白!看别人聊天,本来就是这样啊!」

「?」

「我的意思是!比如,其它学校的学生模仿班主任老师的样子,看到这一幕会笑的,也只有在那个学校读书、认识那个老师的学生而已!」

「是吗,也对哦。」

「明白了就好——」

「那么,正篇开始——」

「我的意见你听了吗!?」

毫不理会深夏失落的神情,会长利落地展开了会议。

「综上所述,今天是正篇,所以我打算开个符合正篇的会议。」

「符合正篇的会议?平时的回忆不行吗,小红。」

知弦姐停止了自习看向会长,会长则用力点头回答道:「嗯!」

「我觉得如果像平时那样开会,那么新读者就会误会『什么嘛,原来这是无聊的杂谈啊』。」

「不,这不是误会,正篇里真的都是些无聊的杂谈——」

「所以呢,来,真冬。」

「咦?」

话题忽然被转到自己身上,小真冬放下了一直在努力吹凉的茶水,疑惑地问道。

「什么事?」

「来说些很沉重的过去。」

「啊!?」

会长给出一个严酷的命令。我们捏了一把冷汗,而小真冬则急急忙忙地摆起了手。

「真冬没有那么沉重的背景!」

「没关系。真冬当然有了,你难道不是不幸的化身吗?」

「你怎么会有这种认识!」

「病弱、腐、笨拙、废、情绪不稳定、喜欢杉崎。」

「现、现在才是最不幸的!」

而我也很不幸。为什么喜欢我这一点要被放到不幸里去。

「总之,我认为肯定是出于沉重的背景,你才会变成这样的人。比如,父母去了宇宙一去不归……等等。」

「前不久会长才和我妈妈见过面的吧!」

「比如,亲手把好友给……」

「为了变成不幸的真冬,非得要这种沉重的话题不可吗?」

「要是没了这些,就没法体现出你的废柴程度了。」

「真冬可以辞去学生会的工作吗?」

「等等,真冬。就算你要辞职,也得找个超级感人的辞职方法。」

「连辞职都不允许吗!?」

「好了,快说吧,真冬!把你之所以要从学生会辞职的感人而充满悲剧性的理由说出来吧!」

「因为有人狠狠的欺负我!」

小真冬的眼泪哗的流了下来。看来她的心灵受到了重创。

不得已之下,我选泽了制止会长。

「会长,你把小真冬逼成这样,到底有什么目的啊……」

「什么?这还用问吗?」

会长顿了顿,接着大声喊道。

「最终话啊!」

「最、最终话?」


「嗯,没错,最终话。正篇的最终话一般都是很严肃的吧?」

「是啊,确实有这种倾向。不过人家是顺其自然的写成那样的,并没有很刻意吧……」

「所以啊,我觉得在DRAMAGA上也该刊登这种感人的故事!我要让读者们知道,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的正篇故事,原来这么精彩!」

「不对,最终话以外都是杂谈。而且就算是最终话,也未必需要什么嚎啕大哭——」

「综上所述,我需要真冬诉说她那如同手机小说般悲壮的过去。」

「请不要因为这种理由就给真冬强加上不幸的过去!」

小真冬还在哭喊着,这已经够不幸了。如果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就能把今天的经历当作足够「沉重的过去」了。

会长无奈地耸耸肩,又看向知弦姐。

「那么,知弦有没有沉重的话题?」

「?为什么问我?」

「因为知弦,你很别扭,又扭曲,还有着犯罪者的精神。能变成这样,一定有着相应的过去——」

「小红,要不我现在就让你体验一下这种经历?」

「哇,对不起!」

「知道就好。」

知弦姐甜甜的笑了起来……嗯,她肯定有着不得了的过去,除去以前她说的那些之外,绝对,绝对还有别的。从她的人格来看,就算说她小时候毁掉了一个国家我都相信。

不过,或许是看不下去会长沮丧的神情,知弦姐叹息着提议道。

「也就是说,你需要的是一个能打动读者内心的、有内容的故事,对吧?」

「嗯……」

「那么,为什么非得要沉重的过往呢?」

在知弦姐的劝说下,会长嘟囔了一会,无可奈何的开口道。

「那就从真冬离开学生会开始写吧。」

「真冬是为了DRAMAGA的短篇不得不离开学生会吗?」

「这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嘛。」

「话、话是没错……」

啊啊,她又在逼小真冬了……我只能希望将来「曾是学生会一员」这一事实不要成为她「沉重的过去」。

「好!」会长这样说着,切换了会议主题。

「那么今天,大家为真冬办一个感人的欢送会吧!」

「哦哦——」

因为这个主题相对简单,全员立刻就答应了下来。而小真冬则惊叫道:「哎!?」

「(别担心,小真冬。)」

趁会长在白板上写着什么的时候,我对泪流满面的小真冬悄悄说道。

「(呜呜,学长?)」

「(反正只是个形式,只要能写出这次的短篇,会长也就心满意足了。而且,美少女脱离后宫这种事我是不会答应的。就算是神肯答应我也不答应。你不必真的离开。)」

「(真的……吗?)」

见小真冬惴惴不安,姐姐深夏也给她打气道。

「(是啊,真冬。我怎么可能会赞成把真冬赶出去的计划呢!)」

「(姐、姐姐……真冬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姐妹爱了。)」

「(真冬……)」

「(姐姐……)」

就在姐妹俩四目相对的时候,会长示意会议继续进行。

「就以真冬离开学生会为背景,大家有什么好主意吗!」

「我有!我觉得『真冬为了学习必杀技而隐居深山』这个情节最好!」

「姐姐!?」

深夏兴致勃勃的参加了讨论。见美好的姐妹爱在瞬间化成为泡影,小真冬的双眼透出了绝望……啊啊……今天的经历,铁定要被计入「沉重的过去活页夹」里了……

「深夏,这好像并不怎么感人啊?」

「没这回事,会长。重要的是,真冬最终离开这一点。我们要像这样……强忍泪水送她离开,很不错的画面吧。」

「话是没错,但这样一来,她也没必要隐居山林啊……」

「仔细想想,会长。真冬为什么要隐居山林?」

「嗯?」

会长歪着脑袋看像小真冬。我们也不经意间跟着她观察起了小真冬……坐在那儿的,是个多么消瘦、病弱、泪眼婆娑的宅女啊。

会长干咽了口唾沫道。

「……因为会死吧。」

「啊!?」

尽管小真冬再次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但我们不禁集体点头。

「没错吧。」深夏见状勾起了唇角。

「这样的真冬决定隐居山林……说明她下定了决心。」

听了深夏的发言,知弦姐深深点头道。

「是啊,我甚至嗅到了淡淡的自暴自弃的气息。」

「真冬现在真的有这种心情……干脆去山里算了……」

「如此鲁莽的隐居,再加上为了学习必杀技这一背景,想象一下……是多么悲壮的故事啊。」

「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让真冬产生去山里的动机了……」

我们没有理会眼神开始完全陷入黑暗的小真冬,而是选择继续开会。

深夏清咳一声。

「真冬之所以想要学习必杀技……是因为……」

「她要向学生会的所有人复仇。」

「为了打倒对手!」

「……」

与此同时,小真冬好像嘀咕了什么不吉利的话,但大家都装作没听见。


会长抱起胳臂念叨起来

「嗯……怎么觉得,情节有点弱?至少这不够催泪,尽管可能足够热血。」

「你想得太简单了,会长。我觉得,真冬的对手……这个角色,足以决定故事的感人程度。」

「比如?」

「比如……失散多年的妹妹。」

「椎名家的三女儿!?」

于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增加了新设定。

「是啊,虽然我也不知道,但应该是有的,一只超级强悍的妹妹。」

「『只』吗?对深夏而言,妹妹是一只一只算的啊。」

「那个妹妹,对抛弃了自己的母亲、以及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真冬,抱有强烈的憎恨。」

「如果这样,她肯定也很恨姐姐吧。」

小真冬插嘴道,却依旧被深夏无视了。真不愧是用「只」来数妹妹的人啊,对妹妹的态度真过分。

「然后,我妈惨遭毒手。」

「连香澄阿姨都一下子被卷进来了。」

「某天真冬回到家,发现家里到处都洒落着咸圆鲹鱼干……恶臭刺鼻。失去了意识的妈妈就在鱼干堆里,被戴上了鱼干面具……」

「好惨……」

会长捂住了嘴……算了,她觉得好就好吧。

「妈妈好歹捡回了一条命,但……」

那是当然,不过只是被咸鱼干埋起来了而已。

「这件事,让原本一直躲避着妹妹的真冬下定了与她对决的决心。」

「然后,真冬为了变强而冒死隐居山林修行……嗯,感人啊!」

我倒是觉得没有咸鱼干会更感人。

「真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悲惨记忆。家中的墙壁和地板挥之不去的,咸鱼干臭。」

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家里堆满咸鱼干比家被烧光了是更沉重的打击。

「于是今天,真冬为了复仇的修行,离开了学生会。」

「这故事……真不错!」

会长很起劲。而说到小真冬本人,此刻的她目光呆滞地抱着膝盖,自言自语着「随便你们了」,完全陷入了自暴自弃的状态……这孩子的境遇其实已经足够催泪的了。

「那么,除了深夏以外,谁还有其它的『感人场面』!」

听完深夏意见的会长在白板上写下了「修行」二字,接着继续进行会议。排除椎名姐妹和会长,能发表意见的只有我和知弦姐了。我看向坐在我对面的知弦姐,只见她用手指抵着下巴,自言自语道:「这个嘛……」

「我觉得,修行这个主题对她个人而言,有点太积极向上了。」

「积极向上?」

「是啊,不管动机如何,修行是只有还抱着希望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嗯……话是没错,可是知弦你想说的是什么呢?」

在会长的提问下,知弦姐露出了天使般的微笑。

「反正机会难得,不如给真冬无法重新振作的绝望吧。」

「呀!?」

小真冬胆怯的神情让人同情,简直就像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不,应该说是被狮子盯上的兔子吧。

然而,小真冬的胆怯也是徒劳,会长出人意料地感兴趣。

「嗯嗯!没错啊!还是得用最浅显的『可怜』才行啊,够催泪!」

「是啊……将这样柔弱的真冬,卷入令人侧目的残酷命运中……光是这一点,我想就够催泪了。」

「比如?」

「嗯……某天,在深夜的街角被粗暴的男人……」

「……啊……」

面对知弦姐过于现实的「悲剧」提案,全员倒抽了一口凉气。

过了好久,知弦姐才重新开了口。

「抢走了她刚买的次世代游戏机。」

「悲剧——————————————!」

虽然和预料的不同,但一想到被害者是游戏狂小真冬,那就真的成了一出彻彻底底的悲剧。

「真、真冬……如果遇到这种事,会振作不起来的……」

小真冬的双肩不停的颤抖。

即便如此,知弦姐还是没有停止诉说。

「而精神已经支离破碎的真冬,又遭遇了第二轮的悲剧。」

「啊?」

「在次世代游戏机的悲剧后,真冬一不小心,在大楼屋顶……」

「不、不会是……」

怎么会这样,就算是游戏机被抢走,也不至于跳——

「失手掉下了便携游戏机。」

「哇、哇——」

全员惨叫了起来,这……这,怎么会有这样……过分的事情!

「真、真冬……不但次时代机……就连掌机也……」

「所有的记录也全都完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真冬崩溃了。多、多么悲剧的构思……知弦姐!你是恶魔!超越了人类想象力的恶魔!


深夏、会长和我都被这过于悲惨的剧情吓得脸色惨白,但知弦姐却意犹未尽的继续说道。

「等她回到家,想通过网络逃避现实,在论坛上却莫名的遭到了众人的围攻。」

「不要!」

「然后家宅遭雷劈。人虽然没事……但计算机的数据全都不见了。」

「呜……呜……」

「她想既然这样那就干脆集中在BL上吧,但回过神来,却发现房间里的书都没了。」

「为、为什么?」

「在她去买次世代主机的时候,妈妈把书当成垃圾扔掉了!」

「……」

小真冬已经被打击到连声音都发不出的地步……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精神崩溃成这样。

「她坐在桌边,打算画些合自己口味的同人……但不知为什么,笔都写不出字。」

「……怎么会……」

「岂止如此,脑子里根本闪现不出半点粉红色的妄想。」

「为、为什么……」

「遭受了一连串的不幸后,身心俱疲的真冬甚至丧失了宅的才能!」

「……那么……那么,真冬,该怎么活下去……」

「于是,第二天,真冬便从学生会……离开了。」

「眼泪停不下来——————」

学生会一片哭嚎声。毫无疑问,这就是全世界的哭嚎。又有哪个故事的结局能如此悲惨!

在充满阴郁气氛的学生会办公室,却有一个人面带微笑——知弦姐。

「写得好的话,估计能成为短篇名作。在DRAMAGA上读到这篇文章的人,必定会对正篇产生兴趣。」

「是啊,他们肯定会对小真冬的故事充满好奇……」

「请别这样。虽然是杜撰,但真冬无法接受这种故事……」

小真冬的拼命请求,让知弦姐无奈之下选择了放弃……要为DRAMAGA写这种故事,在精神层面上我也是做不到的,所以只能说万幸。

「但是,这种思路很棒啊,知弦。虽然有些过头,但这种故事确实很有最终话的气氛。DRAMAGA的读者们会对学生会刮目相看的!」

「是啊。」

「新读者们也会觉得『这样的故事,不如买来看看吧』!」

「是啊。」

「不会吧,其它作品的最终话也不是这种风格!」

深夏反驳道,却被两位三年级生彻底无视。

会长伸出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看向我道。

「杉崎有没有什么意见?让这篇得有最终话的味道。」

「这个嘛,H的妄想的话我要多少有多少,但严肃题材不是我的专长。」

「对杉崎的好感度即刻大幅下降。不过这先放一边吧,仔细想想嘛。」

「嗯……知弦姐的构思完全是个悲剧。不过,虽说严肃的内容能抓住读者,但并不一定要悲剧啊。」

「怎么说?」

「小真冬离开学生会这个题材,怎么说呢,还可以根据方法的不同来延伸出温暖感人的故事,不是吗?」

「嗯,像水〇篮子那样的感觉也不错啊!唔——唔~唔~唔~唔~」(注:「水果篮子」)

「在哼什么呢?」

「我在唱歌啊!片头的神曲!如果把这首曲子安插在故事结尾,那感觉一定很棒啊!」

「不是这样的,水〇篮子本身就是个非常好的片子,所以没问题。如果放在学生会杂谈的结尾,那根本体现不出曲子的优点。」

「总、总之!杉崎就往这方面想吧!」

「嗯,这个嘛……」

我看向此刻正在深夏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小真冬……就拿他们的姐妹爱来写吧,好像的确是个不错的题材呢……OK。

「那我试着写写!」

于是,我选择尝试着构思一个「精彩故事风格的短片结局」。

•椎名真冬,她有一个大秘密。

•她的出生地,居然是月球!

•与姐姐和学生会催人泪下的离别。

•唔——唔~唔~唔~唔~

「这个都能上温〇故事了」(注:这里指的是龟梨和也的一个节目,原名是ぃぃはなシ一サ一,内容就是讲些温暖人心的小故事给观众听。)

「上不了!才三行!除了歌才三行!仅仅三行的感人故事,究竟有多肤浅啊!」

「三行就能催人泪下,足够有深度了。」

「肤浅!无限肤浅!」

「会长,你想得太简单了。我只要努力一下还能缩成一行呢。『小真冬,哭着回了月球』……完!」

「你觉得有人会因为这一句话就流泪吗?」

「『恋人死了』……光是看到这几个字的文案就哭了的人世界上有不少啊。」

「又挖苦人……」

「不过提到学生会的构思的话,只要『杂谈』……这两个字就能概括了。」

「啊啊!我们的故事,还真够肤浅的!」

「不过我们的不算是故事,半数算是纪实吧……因为基本发生不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情节。」

「正、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想要你提供点正常感人的故事嘛!」


「真没办法……那再写一个。」

我绞尽脑汁挤出了另一个大纲。

•深夏是犯人。

「这五个字就足够催泪的了…………」

「怎么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次不是小真冬,而是深夏发出了惨叫。于是我解释道。

「亲生姐姐是犯人,多么悲痛的结局啊。」

「这算什么!我是什么事件的罪犯啊!」

「总之是得让小真冬不得不离开学生会的大事件。」

「那不成了我的悲剧了吗!?」

「愚蠢的姐姐自作自受,而妹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被害者。来自媒体的打击,网络的诽谤中伤……很痛苦吧,小真冬。」

「我究竟都做了什么啊啊啊啊!」

深夏似乎非常不满,但出人意料地得到了其它成员的好评,大家纷纷认为「好像不错」、「挺好」、「真冬也觉得应该能接受」,对此表示了赞同。

「对吧,对吧。铁窗里的深夏给小真冬递信的情景,简直就是重磅催泪弹!」

「我被抓了!?啊,喂,我到底做了什……」

「在最后的最后,深夏走上十三级楼梯的画面……见者落泪啊!」

「啊啊!?极刑!?至于吗!?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吗!」

「不幸有个罪犯当姐姐的小真冬坚强活下去的身影,不由得让读者相继流泪。」

「拜托在这之前先为我哭一下吧!走在末路的是姐姐啊!」

「深夏是自作自受啊……这个人渣。」

「啊啊!?」

我用鄙视的眼神睥睨着深夏。其它成员也纷纷向她投去了同样的目光。

「现在的我太可怜了吧……」

岂止是读者,就连深夏都快哭了。

「放心吧,深夏。我会让小真冬幸福的!」

「天国的姐姐,真冬和学长会幸福的,请守护我们。」

小真冬望向天空说道……真想在她身边写个「FIN」。

「只有你们是Happyend吗!」

「可以啊,没问题!带着沉重又不失希望,故事又精彩!完美!下期DRAMAGA就它了!」

「会长!?」

「深夏的罪犯画面由我监修。我会写得很残忍的。」

「知弦姐也一起吗!?话说,我究竟做了什么事啊!没错,我的确是个动手比动脑快的人,但绝对不会做些惨无人道的——」

深夏还没说完,我叹息着阐明了她令人胆战心惊的罪状——

「因为『看起来很有趣』而解开了魔王的封印。深夏毁灭了半数人类。」

「万分抱歉,我去自首。」

深夏向我伸出了双手……她认罪了。看来她知道如果真的面对一个能解开魔王封印的机会,自己的确会这样做。我从杂物包里取出了玩具手铐,拷在了深夏的手上。

「姐姐居然如此愚蠢……真冬好难过。」

「对、对不起,真冬。姐姐没什么可辩解的,我的确有可能做出这种事。而且,这个罪状光是极刑远远不够,但我不后悔。」

「后悔一下又不会死!」

「我看到了魔王。作为热血物语FAN,我不后悔。」

「后悔吧!我倒是觉得你就是因为这个态度才会被判极刑!」

「在行刑前,我一定会这样说吧,『此生无憾』。」

「根本没有反省的意思!啊啊……真冬,怎么真的难过起来了……」

虽然故事是空想,但深夏的思维和行为理论却是真的。没错,如果自己的亲人有着这样的个性,那还真是够让人难过的……

就在众人沉寂了下来的时候,会长用「总之」再次启动了会议。

「总之,这样就能抓住DRAMAGA读者和新读者们的心啦!」

会长噌的一下站起来,抬手指向我道。

「这就写,杉崎!DRAMAGA特别篇…………《再见椎名姐妹篇》。」

「哇,这个标题怎么感觉就该是特别篇呢!」

「对DRAMAGA的读者来说,这样刚刚好!千篇一律的恶搞故事,就该有个让人掉下巴的结局!」

「这就不需要讨论了……那么,我按这个风格来写。」

接受了会长的委托,我当即开始写作……可是——

「呃……首先深夏……嗯嗯。」

「怎么了,杉崎,你打字的手怎么停了?」

「会长……你让我写,可这怎么写啊?」

「——哈?」

会长疑惑不解,其它成员也愣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呢,学长,平时不都是你写的吗?」

「啊、嗯、嗯,是这样没错……」

「不过是短篇而已,快点写吧,键。你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啊——这,话是这样说……」

「Key君?这个任务并不难完成吧?而且大纲也有了。」

「我、我也这么觉得,不过……那个……」

即便如此,我的手指依然停在键盘上。

汗珠从额头渗了出来。

「要、要我写事实或者妄想都没问题,但这种严肃感人的文章……我、我没写过……」


「……」

众人失望的目光集中在了我——后宫主人的身上。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屈辱的视线、视线、视线、视线!

但就算是这样,我键盘上的手指仍是纹丝不动……

「……Key君,不行了。」

「!」

知弦姐的话语给了我从未有过的打击。不……不行了……小真冬苦笑道:「不是这个意思吧……」但,这都无关紧要。

不行了……不行……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心碎了,四下飞散。

而与此同时,会议却仍在进行。

「切,没用的男人,杉崎。」

「没、没用……」

「键……(器量)真小啊。」

「小、小……」

「学长萎靡成这样,真冬也好失望。」

「萎靡……」

哈哈……哈哈哈,怎么办,这叫我怎么办?明明只是让我写文章而已,但为什么,我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却大受打击。以男人的身份而非作家身份的杉崎键发出了悲鸣。

我无力地垂下了胳膊,将沉重的身体靠在椅子上,重复着「不行了……不行了……」这几个字化为了尸体。我半张着嘴,吐出了另一个我。

从我嘴里跑出来的我(的灵魂),继续关注着会议的进程。

「真拿杉崎没办法,居然只能写事实和H妄想。」

「但是,怎么办呢,小红,这样一来就出局了呀。」

「是啊……啊,我想到了个好主意!把今天的这个会议写成小说吧!」

「?那不是和平常一样了吗?」

「是这样没错,所以……深夏!快点把杉崎正飘在空中的灵魂抓住!」

「哈?那没问题……我抓!」

啊,我扭我蹦我挣扎。

「喂,别乱动!呜,嘿!」

啊……无力。

「好,真冬!趁现在!把它塞进杉崎的杂物包,撒盐驱邪!」

「是、是……嘿!」!光……我看到了光!好温暖!好温暖啊,妈妈!

「就是现在,诸位!快点上眼药水装哭,大家送成佛的杉崎离去!」

「哦哦!原来如此!」

……

于是。

「杉崎……我们,绝不会忘了你的……向副会长,敬礼!」

啪!

美少女们流着泪为我送行。

啊啊……我深爱的女人们居然在深情地注视着我……

我已经……满足了。

有好多……玫瑰啊。

温暖的光芒包围着我,我在光的指引下穿过屋顶,飞向蓝天。啊啊……好耀眼。

伸向太阳的手掌,闪烁着炫目的光芒。

最终话「再见杉崎篇」完

*第二天他还是回来了。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