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卷 学生会的七光-最终话 ~欢迎的学生会~

「对於不肯努力的人,幸福是不会降临到他头上的。」

会长像往常一样挺着她那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名言。

接着,就在她即将就此话题引发讨论的时候,我看准时机立刻举起手来打断她道。

「会长!」

「嗯?干什麽嘛,杉崎。偏偏在这个时候……」

「就是因为在这个时候才有问题。在你提出议题之前,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请求?杉崎……你不但参加会议迟到,而且还想提意见吗,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呢。」

「抱歉。」

「嗯……竟然这麽老实地道歉了?」

会长对於我一反常态的表现显得有些好奇。就在这个时候,知弦姐在一旁说道。

「每当Key君这种态度的时候,一定都是有原因的。那麽就让他把要说的话讲出来好了。反正今天会议的议题也不是什麽非常重要的事情。」

「等丶等一下,知弦!你怎麽能擅自……」

会长不满地向知弦姐抱怨道,不过在这个时候椎名姐妹也加入到我这边。

「好了好了,会长请冷静一下。这样不是也没什麽不好嘛。正如知弦姐所说,这次的会议并没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嘛。」

「是啊。而且如果真冬的记忆没有错的话,每当学长这样反常的时候,会有什麽非常重要的事情的机率是百分之百。」

「呃……真是没办法。好了,杉崎,你要说什麽就说吧!」

「非常感谢。」

似乎觉得在这一回合之中被我占了上风,会长带着满脸不情愿的表情勉勉强强地允许我说出自己的理由。

我为了掩饰一下紧张的心情,故意咳嗽了两下,然後在大家的注视之下说出了正题。

「今天,有一个希望参观学生会……或者说希望参加学生会的孩子。」

「希望参加学生会?那是什麽意思,来实习的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我想如果她在这个学校里面参加人气投票的话一定也能够取得非常高的票数,所以来参观应该没问题。」

「?难道说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吗?可是为什麽她会在这里呢?……啊!原来如此……杉崎,难道你真的干了吗!不行啊!诱拐可是犯罪行为!」

「才没有呢!难道我在你们心目中就是这样一个形象吗!」

「可是,Key君,小红有疑问也是很正常的。就连我们也没搞明白。为什麽你忽然要让一个外人来参观呢?」

「不,不应该说是外人…………总之,等我向大家介绍完毕之後你们就能够明白了,那麽,我就把她叫进来了,可以吗?」

「哎?难道说她已经在门口了吗?」

面对深夏的疑问,我肯定地答覆道。

「是的。」

接着,学生会之中立刻弥漫起一层紧张的气氛。

「难道是除了真仪瑠老师,校刊社社员,二年B组的同学们之外另外的『外人』吗……有丶有点,紧张。」

「不要紧,虽然大家可能都没见过,但并不是那种十分陌生的外人,我想你们应该也认识她。」

「认识?既然都没见过,怎麽可能认识呢?」

「啊啊……这个嘛,解释起来很麻烦,我还是叫她进来吧!」

说着,我便向门外招呼着让她进来。

「喂,可以进来了!」

在我向走廊外面喊她进来之後,只听见外面传来一句非常紧张的「打丶打扰了!」。然後学生会的大门被喀拉一声打开了。

看到门口的人影,会长就好像电视剧即将插播广告前的一幕一样,做出非常夸张的表情叫道。

「啊,你!你是!………………………………你是谁?」

根本就是无厘头的夸张表情吧。不过,大家的头上也都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个女孩,所以这种反应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也向门口的女孩望去。

那是一位在校园之中非常少见的,穿着一身漂亮的连衣裙,给人一种梦幻感觉的女孩子。(风:我记得真冬以前也是梦幻级别来着?)皮肤好像雪一般洁白,面容如同人偶般娇小而精致。大概是因为她那一头柔顺飘逸的披肩长发,给人一种十分高贵丶华美绝伦的感觉。充满了奇妙的「女孩子气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正是和深夏完全相反的一种感觉。(风:明明被放下头发的深夏秒杀还真敢说…)

只见这个女孩非常小心谨慎,尽量不发出声音慢慢地关上房门,然後似乎对於室内其他成员的目光注视感到非常害羞一般,接着低下头来。

「抱丶抱歉。啊,在开会的时候前来,真是非常抱歉。啊丶不丶那个丶啊丶哦丶打扰了……不丶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丶希望尽量不打扰到各位。啊丶可是丶还是打扰了……不,我不是存心来打扰大家的——」

「好了好了,冷静点。」

我打断了她的道歉,接着她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然後大概是因为终於安下心来,眼圈红红的并含着泪水望向我。

接着,就在大家都在发呆的时候,她终於还是控制不住哭了起来,对我说道。

「果然还是不行呢,欧尼酱……」

「哥哥!?」

全员一起大声的惊叫道。而我的妹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惊叫而恐惧,因此哭得更厉害了……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非常的怕生呢。

於是我没办法只好走到她的身边,将手抱在她的肩膀上安抚着……本来我打算让她自己做自我介绍的,不过看样子是不行的了,只好由我来代她介绍一下。

「我记得以前应该曾经和你们提过很多次,这就是我义妹,林檎。」

「…………」

为什麽沉默了。大家都呆呆地望着这边……呃,林檎还是带着一副随时都会哭出来的表情,抬起头望着我。


「这丶这个……因为,她最近来到了这边,所以,我想如果可以的话,就借此机会将她介绍给大家认识……就是这样。」

「…………」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这麽凝重的空气。糟糕了。果然在这种整天叫嚷着「後宫後宫」的地方,将曾经和自己发生过很多事情的妹妹带来是不明智的吗——

「可……」

「可?」

听到这个奇怪的声音,妹妹也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向她们望去。

突然——

「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哎??」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所有人都从椅子上面站起身向我妹妹跑去,原本站在她身边的我顺势被撞飞到一边去了。

「杉崎的义妹!?这个孩子吗!?啊,虽然听说过,但是实在是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糟糕了……这样下去,我对小红的感情恐怕也要动摇了呢……」(风:会长迅被抛弃了)

「受不了了……我要给她换衣服……我要给这个孩子换衣服玩!」

「原来如此,这可真是义妹向美好方向发展的典型。幸亏和学长没血缘关系,所以才会这麽可爱的啊。」

「啊哇,哇哇哇。」

大家都在我义妹的身边围成一圈,一边蹭着她的脸蛋,揉搓着她的身体,抚摸着她的头发,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表达着自己的喜爱之情。(风:是美女学生会真是太好了……)

而另一方面,我则保持着被她们撞飞之後的姿势,坐在地上。

…………

这算什麽!

「喂!那边的後宫成员!你们这是什麽反应啊!你们的行为也太夸张了吧!喂,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副会长了,林檎同学!」

「啊?真丶真的吗?也就是说……我丶我丶可以留下来吗?真是太谢谢大家了。太谢谢大家了!」

「恭喜!」「恭喜!」「恭喜!」「恭喜!」

「虽然我是新人,不过我一定会努力的!请大家多多关照!」

「请多多关照,副会长!」

「只用了两秒钟就将我的後宫全都夺走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将我的生活毫不留情地搞到一团糟的妹妹啊。

「话说回来,为什麽杉崎你要将妹妹带到这里来呢?蹭蹭~~」

「你能不能不要一边对我提问题一边蹭我妹妹的脸。」

「Key君,学生会办公室一般来说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你知道吧?抚摸抚摸~~」

「你不是正在抚摸我妹妹的脑袋吗,还有资格说这些吗?」

「真是的,这样让真冬很为难啊。大家的会议也无法进行了。捏捏~~」

「快给我住手!我妹妹一点也不胖!」

「就是啊,键你多少也应该搞清楚场合吧。揉搓揉搓~~」(风:……你究竟在揉搓哪里啊……)

「…………啊,嗯…………」

「应该搞清楚场合的是你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冲着围在妹妹的身边并玩弄着她身体的那群鬼畜家伙们大喝一声。(风:再一次…是美女学生会真是太好了…)似乎我的厉声大喝起到了一些效果,那群家伙一边在嘴里面不满地对我嘟嚷着,但还是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面。

当她们各自回到座位上之後,只剩下林檎一个人,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平时宜仪瑠老师的位置。脸色潮红丶呼吸急促丶身体冒出微微的汗珠的林檎一副劫後馀生的样子。

「呼……呼…………哦……欧尼酱……不丶不要……看我。」

「!竟然…………竟然玷污了我的妹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说这种会让人产生误会的话啊!」

就在大家都在对我吐槽的时候,林檎挣扎着坐起身重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刚才所说的话似乎只是单纯的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和衣装不整,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而已。

当一切终於都平静下来以後,会长开口对我问道。

「对於林檎的到来我们表示非常欢迎,不过还是那个问题,为什麽你突然想起带她来这里?」

「其实这件事对我来说也很突然,我的双亲因为有事到这边来,所以林檎也跟着过来了。我实际上也是昨天才和林檎见面。正好借此机会带她跟大家认识一下。这之中还有很多很多事情。」

「考虑到你们二人的关系……果然是有很多很多的事情。」

「因为林檎也读过我们的书,所以我想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在她回去之前带她认识一下大家。」

就在这个时候,林檎忽然补充道。

「啊丶这个丶实际上,我今天晚上就要回去了。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能够和欧尼酱丶不,和哥哥再见一面。可是,因为放学後还要做学生会的工作……所以,是我任性强求……」

林檎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於是脱口而出道:

「不,不是这样的。会长,我只是想带这麽可爱的妹妹来炫耀一下而已。」

「!不丶不是的!为丶为什麽你要这麽说呢,欧尼酱!不丶哥哥!这丶这只是,我的任性而已!所以,请大家不要责怪欧尼……不,请不要责怪哥哥!抱歉,如果我给大家添麻烦的话,我现在就走!」

对於林檎的这种解释我一下子感到非常生气,现在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从会长的身上转移到了林檎那边。虽然会长似乎想开口对我说些什麽,但是现在我和林檎两个人的注意力已经都放在对方的身上了。

「所以我都已经说过不是了,林檎。我只是希望能够和好久没见的你尽量多待一会儿而已。所以,这应该说是我的任性才对。还有你不用在意称呼什麽的,因为你本来就是我妹妹。」


「!你在说什麽啊,欧尼酱!我以前不就是跟欧尼酱说过吗,我不喜欢你这种方式。你这样有些太宠爱我了。」

「那丶那有什麽不好?对可爱妹妹宠爱一些有什麽不对的吗?」

「可是我不喜欢这样,我不要你溺爱我,你只要对我有普通的感情就好了。就好像你对飞鸟姐姐一样的那种感情。我希望你那样对我!欧尼酱,难道过了两年,你还是什麽都不明白吗?」

「喂喂,你要是这麽说的话可就不对了,林檎。你要是将我对你的感情看成是那麽肤浅的东西,我也没办法。普通的感情!?难道你以为我对你的感情就这麽一点而已吗?你这个只知道KK甜甜圈的小丫头。」(注:KrispyKremeDoughnuts,美国第二大甜甜圈连锁店,以品质着称,购买者彻夜排队只为等待最新鲜出炉的甜甜圈。)

「啊!!你这样说林檎,林檎也是会生气的哟!欧尼酱明明知道林檎有多麽的喜欢你!」

「我当然知道。但是正因为我知道你这样喜欢我,所以我才将对你的感情从直白的表达转变为尽量使你安心的含蓄。可是你对哥哥的成长却一点都没有理解。」

「啊……」

林檎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将视线转向一边,脸色也变得通红起来。

「那那就是说丶欧尼酱你也对林檎……我真是太高兴了……高兴得人家都快要哭出来了。」

「……喂,喂。别哭啊……你能够理解就好了……」

为什麽我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啊,喂!

「嗯……可丶可是丶要是欧尼酱能够再清楚一点的说出来就好了。而且,就算你不这样勉强自己,林檎也没问题的。虽然很伤心,马上就又要离开欧尼酱了,但是林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所以,请不要担心我——」

「等等!不要这样说,我的妹妹!自从和你分别之後,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你说你适应了没有我的生活?别开玩笑了!我可是想要和你一生永远在一起的啊!」

「!不丶不要那麽生气嘛!欧尼酱也不要小看了林檎的感情啊!嗯,林檎也是要一生一世都和欧尼酱在一起的!」

「傻瓜。现在我们就要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

到了这个时候我终於察觉。

而且林檎也几乎是与我同时意识到。

糟糕了。

「………………………………………………………………………………………………………………………………………………………………………………………………」

「!」

学生会全员都沉默不语,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威压感。

这已经不是愤怒也不是同情,不是悲伤更不是妒忌!

如果非要非这种感觉找一个词语的话……对,那就是「无」!一种压倒性「无」的视线的巨大攻势!

注视着我们的八双眼睛,全部都毫无感情!「…………………………………………………………啊。」

「啊。对丶对不起!非常抱歉!啊,我们刚才不应该完全无视你们的想法……啊,真的是非常抱歉……啊,呜呜呜呜。」

林檎已经被这压倒性「无感情的洪水」完全淹没了!而我也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这种异常的气氛究竟是怎麽回事!曾经面对过无数杀意丶妒忌以及各种各样感情的我,竟然从来没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现在我的内心中竟然出现了一种「从今以後再也无法在这里建立後宫了」的绝望想法!不,绝对不行!

在这令人恐怖的寂静之中,面对着汗如雨下的我,作为学生会代表的会长终於开口说道。

「…………那麽,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大家辛苦了。」

「您辛苦了。」

咔哒。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学生会成员们都开始默默地收拾起东西,做回家的准备——

「实在是非常对不起——————————!!!」

在随後的五分钟之内,我们兄妹二人一直在不停地道歉。

「真是的,虽然你麽兄妹二人关系好是没什麽,但是像这样的情况还是只有你们两个人的时候私下交流比较好吧?哼!」

「啊,实在是非常丶非常的抱歉……」

经过漫长的道歉之後,会长终於肯开口和我们说话,於是我连忙又不断地低头道歉。而林檎从刚才开始便完全地陷入了恐慌之中,整个人缩在椅子里面。

总之林檎的自我介绍告一段落,而对「林檎的爱之热潮」也逐渐平静了下来。於是我重新开始了新的话题说道。

「就是这样,林檎算是来参观的吧,所以我们只要像往常一样进行会议就可以了。」

「哼,什麽嘛。刚刚又是谁擅自进入二人世界的状态了呀。」

「哟,会长,你该不会是嫉妒了吧——」

「不,失望。」

「抱歉,请不要用那麽普通的语气说失望什麽的。对不起,实在是非常的对不起!」

「哼,作为惩罚要对杉崎处以『飞空之刑』。知弦,准备巨大气球和氦气。」

「那是什麽,不要面无表情地说出这种夸张的惩罚啊。如果真要惩罚的话换一个吧。」

「那麽将惩罚换成让杉崎穿上狗熊服装,然後在桑拿房呆二十四小时。」

「虽然你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很可爱,但能不能把惩罚取消掉呢。」

「哼。」

糟了。会长那小孩子一样的异想天开平时只不过是用类似「用狗尾草挠痒痒」这样非常可爱的玩笑而已。可是这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的样子,怎麽办。

就在我脸色苍白手足无措的时候,林檎忽然眼泛泪光,啪的一声拍了桌一下子站起身来。

「会丶会长!」

「嗯?怎麽了,林檎同学?」

会长似乎对林檎并没有发火,笑着问道。但是——我的妹妹却浑身颤抖着,说出一句然所有人大吃一惊的发言。


「如果你要杀掉欧尼酱的话,就先杀掉我吧!」

「为什麽突然……」

学生会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了!而这个时候林檎忽然大声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请不要伤害欧尼酱……呜呜呜!」(风:杉崎伯父伯母,拜托你们也给我捡个这麽可爱的妹妹回来呗……)

「哎?不不不,你不是真的以为我要杀了他吧?不丶不要哭啊林檎!我丶我不是真的要杀杉崎!」

「……真丶真的吗?」

「嗯,真的真的。」

「……呜……呜呵呵。会长真是世界上第五善良的人呢。」

「变得太快了!」

看到会长愕然的样子,我只好叹了口气解释道。

「林檎其实是一个非常单纯的孩子。所以你千万不能和她开玩笑,她都会当真的……」

「原丶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不能随便说话了……」(风:若无其事地把说话和开玩笑划上等号了啊)

大家都咽了口唾沫默默不语,紧张地注意起自己的言行。没办法,我只好担负起挑起话题的重任。

「这样吧,虽然我带林檎来是想让她参观一下,不过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参观什麽的不如就算了吧。为了增加她对大家的了解,不如让我为她介绍一下大家怎麽样?」

要怕见生人的林檎一下子面对这麽有特色的学生会四位成员,确实是我的失误。不过接下来要是由我来将大家逐个介绍给她的话,应该能够让林檎多少适应一点吧。

「就这样吧,这是个好主意,键。」

真不愧是具有领袖气质的深夏。在这种时候,非常能够替我着想……而且如果是从非常替别人着想的深夏开始的话,应该没问题吧。於是我便从深夏开始给林檎做起介绍。仍然有些紧张的林檎坐在座位上,将身体转向了我和深夏这边。

「林檎,你已经读过书所以应该对这位多少有些了解。这家伙就是椎名深夏,和我在同一个班级,并且和我一样是副会长。」

「嗯,我就是椎名深夏,请多多关照,林檎。」

深夏说着向林檎伸出手去。林檎非常紧张地用自己的裙子擦了擦手(本来她的手就已经很干净而且非常漂亮了),接着颤抖着用双手握住了深夏伸过来的手。

「我丶我丶我叫杉崎林檎!啊,Howdoyoudo?」

「哦,请多多关照。还有,你说日语就行了……」

「好丶好好好丶好啊!我明白了,啊,拿玛斯泰。」

「嗯,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麽突然用印度语打招呼了,不过我明白你已经很努力了。总之请多多关照。啊,还有,称呼我和我妹妹只要叫名字就可以了。」

「是,谢谢你!那麽,深夏……」

「嗯?」

林檎慢慢地放开深夏的手,然後带着满脸的笑容,伸出中指说道。

「滚回家去找你妈妈喝奶吧!」

「!你丶你说什麽……?」

「哎?我说,深夏,滚回家去找你妈妈喝奶吧!」

「……喂,你是知道我是热血的性格所以故意挑衅吗?是不是啊,林檎?」

「哎!?怎丶怎麽了深夏?为丶为什麽你突然间这麽生气呢!?」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装傻!?可恶……小心我接下来会揍扁你哦,虽然是初次见面但我也不会手软的。」

「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林檎浑身不停的颤抖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胆小如鼠的家伙呢。就在我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发楞的时候,会长在旁边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说道。

「喂丶杉崎。你怎麽不过去劝一劝深夏啊?不管怎麽看,林檎也不像是故意那麽说的样子啊。」

「啊,我忽然感觉到她们两个人之间对话语的误解非常有意思……原来如此,飞鸟那家伙所说的有趣的事,只有在作为旁观者的立场只是我才第一次理解……」

「现在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快去阻止她啊!你看林檎现在的样子,随时都会被吓到心脏停止啊!」

「不过,这样子很可爱不是吗?」(风:谁都好去把这家伙干掉吧)

「你这个大S!竟然对自己软弱的妹妹有这样的想法!?难道说你打算刷新自己最差男人的记录吗?」

「真是没办法……」

因为会长生气地对我叫道,我只好来到她们两人中间打圆场。

「深夏,别生气。这对於林檎来说是常事。」

「你说这是常事!?难道你的妹妹平时就这麽说话的吗?你究竟是怎麽教育她的啊?」

「不,这不是因为我的教育,而是因为飞鸟的教育问题……嗯,总之你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林檎本身是毫无恶意的。」

说着,我和深夏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檎身上。林檎再度回复到刚才流着眼泪丶抱着脑袋丶身体缩成一团不停颤抖的模样。从她目前的状态来看,整个人缩到几乎能够装到我的杂物包之中的程度,似乎只要再受哪怕一丁点儿的刺激都会随时坏掉。

看到林檎的这个样子,深夏的态度也缓和下来。

「算了……确实如此。可是,即使没有恶意,但是说出那种话来不是很有问题吗!」

「不,其实对於林擒来说,不只是没有恶意,她那麽说的意思其实是打算做一个非常友好的表示,简单说,她只是单纯的不知道语言的意义而已。」

於是我对林檎问道。

「林檎,你刚才说的『滚回家去喝妈妈的奶』究竟是什麽意思?」

「……哎?当然就是『喝了非常有营养的妈妈的奶,就会永远健健康康,和林檎永远做朋友』的意思呀。」

「竟然是如此充满善意的话吗!?」

深夏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而对於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我来说,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她被某个邪恶的魔女施放了一个非常恶劣的魔法,所以林檎对於语言的意思向一个非常遗憾的方向理解了。一般来说,她本人所说是毫无恶意的。我刚才也说过了,她是一个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非常单纯的孩子。」


「是丶是这样吗……啊,抱歉,林檎。」

当深夏对她道歉之後,林檎用手背擦了擦泪水,然後「呵呵」的笑了起来。

「能够解开误会,我实在是太高兴了。真的,深夏你真是一个大混蛋!」

「嗯,虽然不知道她说的是什麽意思,不过应该是在赞美我吧!谢谢你。可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愤怒感觉,究竟应该如何发泄呢!」

深夏抱着脑袋显出非常苦恼的样子。林檎那另人遗憾的发言今天也发挥得非常不错……真是太有趣了,这两个家伙。

将依旧对刚刚的对话耿耿於怀的深夏放到一边,我开始继续介绍下一位成员。

「那麽,林檎。现在是深夏的对面,在你右边的这位女孩,就是椎名真冬,深夏的妹妹,一年生……也就是说,和你同学年,不用拘谨。」

当我介绍完毕之後,真冬对林檎低下了头道。

「我叫真冬。请多多关照。喜欢游戏和BL。」

这种自我介绍是怎麽回事啊!不过,还好林檎并没有在意,也对着小真冬点了点头说道。

「我叫杉崎林檎,请多多关照。喜欢哥哥……还有最喜欢哥哥!」

你的这个介绍又是怎麽回事啊,妹妹!竟然如此大胆的表白!为什麽我的脸上感到一阵发热!

真冬一直盯着林檎的脸,林檎不由歪起脑袋问道。

「啊,请问。林檎……不,我的脸上有什麽东西吗……」

「……真……」

「嗯丶嗯?」

小真冬的视线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止林檎,就连我们其他人看起来都觉得十分好奇……就在这个时候,真冬突然指着林檎大声叫道。

「真冬和林檎,角色性格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了!」(风:重点是比你更萌)

「(确实如此!)」

学生会全员都在心中肯定道。这一点大家虽然心里清楚,但是都没有说出来。可是小真冬竟然自己提了出来,而且还是如此的充满敌意!

而另一方面似乎对事态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我的妹妹,又开始变的战战兢兢起来。

「啊,请问,难道林檎又说了什麽不妥的发言吗!」

「就是这个!」

「呀啊!」

「就是这个紧张时还在和学长说话的时候用『林檎』来代替自称!还有说话时候的语气以及那种梦幻般的感觉!总体来说那和真冬一模一样!」(风:不不,现在的真冬已经完全不梦幻了…倒不如说是梦碎还是梦破之类……)

「怎丶怎麽会……不过,像这样的人,应该除了我以外还有很多吧……」

「那些我都不管,但是在同一系列之中出现如此类似的人物,真冬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呜呜……林檎到底应该怎麽办……」

林檎一边呜呜的哭着向周围的人求助……实在是太可爱了。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不免被林檎的样子所打动,大家纷纷站到了她的立场上替她说起情来。

「喂喂,真冬,你不要这麽激动啊!这次林檎不但没有恶意,而且也没有说错什麽啊。」

「就是啊,真冬。虽然角色类似这一点我也感到很遗憾,可是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这样苛责林檎嘛。」

「对呀。而且如果这个系列的主人公是Key君的话,那麽按照他的人生登场顺序来看,林檎还先出场的呢……」

就在大家七嘴八舌的劝说小真冬的时候,她忽然「喵」的一声猫化威胁大家!

「烦死了!反正真冬今天一定要和林檎做一个了断!我们来决斗吧!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胜利者才能够继续存在!」

「呜呜,怎麽会……」

林檎依旧不停地哭泣起来,今天她一直在哭啊,难道说今天是她的受难日吗?

当然,大家的同情也都集中在林檎身上。但是这样更使得小真冬感到不爽,更加对林檎不依不饶,真是一个恶性循环。

就在这个时候,会长忽然喃喃地说道。

「真冬,不是一个只要有游戏和BL本就能感到十分幸福的孩子吗?为什麽今天变得如此冲动呢?」

听到这句话的深夏,不由得也注意到这一点,然後附和着说道。

「是啊。虽然说话的语气很相似,但是在其他的方面……比如一点也不腐,更加有女孩子的感觉,还有与键的亲密度等……所有其他作为本系列角色的属性,林檎完全都在真冬之上呢。」(风:不愧是我的深夏……秒杀啊)

「!」

「(傻瓜!深夏!你干吗要说出来啊!那是最大的禁语啊!!)」

我丶会长丶还有知弦都在心中这样叫道,可是已经晚了!小真冬低着头,长长的头发挡在眼前,保持着这样一个恐怖的状态,然後发出「哦呵呵呵呵」的无力笑声。

「真冬不过是……不过是一个多余的孩子罢了。虽然只要有新的女性角色出现我就变得好像跟领便当的角色一样。就是如此。像是那些美剧之中,最初虽然是作为主要角色登场,但是随着角色的增加,剧情也逐渐变得平淡的时候,为了刺激观众和增加剧情的跌宕起伏而领便当的角色,我就是这样的角色吧!」

「啊丶真冬,林檎从来也没有那样的打算……」

「啊啊!这种宽容的性格更加凸显出真冬的缺陷!女主角显然还是天真无邪才更有人气啊!」(风:先不提天真无邪……腐属性也实在有点那啥了吧……)

这究竟是根据什麽来的啊?

小真冬从座位上面站起身,一个人默默地走到房间的角落里蹲坐了下去。

「呵呵……你去那边坐就好了,林檎,你将真冬的位置拿去好了。读者们大概都不会注意到的,就算从下一本开始林檎完全取代了真冬的位置也好……」

「不,那样的话一定会注意到的,真冬。」

「你是说读者们会发现『哎?那个讨厌的腐女终於不见了』之类的吗?」


「太自卑了!」

「不是自卑。反正真冬也只是一个谁都不愿意见到的角色。何况,我勇者斗恶龙9的通信人数还只是0人而已。」

「不要再继续宅下去了,至少和现实世界多交流吧。」

「哼……但是如果真冬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话,至少希望你们能够在不浏览我D盘内容的情况下将里面的东西都删除掉……」

「这算是什麽遗言啊!而且对於你D盘中的东西反倒另人更感兴趣了!」

「……够了,姐姐你也不要再劝我了……就将真冬当成VIRTUALBOY一样放任不管好了。」(注:「VIRTUALBOY」,任天堂曾经推出的游戏主机,因为市场反应并不好最後无疾而终。)

「你举的例子我根本听不明白啊……喂。」

深夏无奈地放弃了继续劝说……不过,真冬就算那样也没什麽太大的问题……算了还是不管了。

不过,林檎还是眼睛里面含着泪水来回地望着我们和小真冬。

「啊丶请问丶是不是,林檎又做错了什麽……」

「不怪你,林檎。这次真的是一点都不怪你。」

虽然知弦这样安慰着她,但是林檎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样子。

「可丶可是林檎好像有伤害到真冬的样子,我必须要向真冬道歉,然後就这样离去比较好吧……」

「……呼……呼……」

小真冬在角落里大声的喘着粗气。深夏叹了口气,将手放在林檎的肩膀上说道。

「嗯,如果林檎你再展现出如此器量的话,那麽反倒会对妹妹造成更大伤害,我看你还是饶了她吧。」

「呼丶呼。」

「……真冬……真冬……和她相比林檎……啊……」

嗯……看样子什麽都没有解决,不过,就这样吧。你问我为什麽就这样了?因为坦白的说我怕麻烦。好啦,下一个。

「那麽……」我将手掌向上伸向坐在我对面的人,继续向林檎介绍道。

「林檎,现在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就是三年级的学生会书记,同时也是会长的同班同学,红叶知弦。」

「你好,我经常受到Key君……你哥哥的照顾。」

当听说这位就是知弦姐的时候,林檎立刻必恭必敬的坐直了身体。

「啊丶知弦姐,久仰久仰!我总是听哥哥提起你。」

「下面也经常受他照顾。」(注:这里知弦用的词是双关语,有性方面的含义)

「啊?」

「等一下等一下,知弦姐。你在说什麽啊。虽然我心里很想,但遗憾的是那方面我一直没有机会啊。」

知弦姐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後无视我的抗议继续对林檎说道。

「林檎,以後再说『受某人照顾』的时候,前面一定要加上『下面的部分』。这样的说法更加尊敬。」

「是丶是这样吗!我明白了!林檎会记在脑袋里的……好了,记住了。以後我都会这样说的。」

「好孩子。」

「什麽好孩子啊!你又故意教我妹妹什麽乱七八糟的额东西!」

「抱歉。我一看到这个孩子,就有种想要玷污她的冲动。」(风:不愧是知弦姐……)

「你最近的言行已经和一个罪犯没有两样了!请不要继续用你的毒牙咬在我妹妹身上!林檎是……林檎是只属於我一个人的!」

「啊……」

突然,林檎的脸色变得通红并且迅速地低下头去。而其他人的视线也立刻再次变成「无」的视线。我马上大声的咳嗽了一下,转移话题。

「林檎,你有没有问题想要问知弦姐的呢?」

「哎?想问的问题?嗯……啊!」

林檎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麽,知弦笑着对林檎说道。

「想问什麽呢?」

接着,林檎毫无犹豫的脱口而出道。

「红叶学姐,你喜欢我的哥哥吗?」

「什——」

对於这个完全出乎任何人意料的问题,就连知弦姐也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和稳重,脸颊也微微有些变红。不过不愧是知弦姐,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问题,不但脸色没有完全变红,而且在经历两三次深呼吸之後,再次回复了往常一样的平静。

「就是说,你喜欢我哥哥吗?」

「什——」

没想到,林檎竟然开始了追击。知弦姐再次被击倒。刚刚回复过来的沉稳又一次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脸颊也通红起来。但是林檎却像什麽都没有注意到一样,依旧一个人微微笑着。

「我读过书,也听哥哥说起过学生会里面的事情。虽然学生会里面的每个人都和哥哥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一样,但是我想,红叶是不是对哥哥的感情不单单是友情那麽简单呢。」

「啊丶啊丶啊丶啊……」

啊啊,知弦姐的脸色终於完全变红了!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目了然!竟然是林檎完全占据了上风!?难道这种天真无邪的性格就是红叶学姐的弱点吗!(风:这个军棋式还是斗兽棋式的…)

「啊,没关系。我不是嫉妒。应该怎麽说呢,恩,这个应该算是读者感想……之类的东西吧。每当我看到这样的部分都会微笑呢,因为这是我非常能理解的心情。我每次都会想,这个人明明非常喜欢哥哥,可是每次说话都故意做出一副冷漠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得不得了呢。」(风:知弦姐……这是你乱塞东西给林檎的报应啊……)

「不丶啊丶这丶这个丶那个丶我丶我丶你看丶总是丶那个丶那样……」

糟了。知弦姐已经完全无法恢复到自己的节奏上了。我……坦白的说虽然心里面感到非常高兴,但是却又感到有些可怜。平时一个那麽冷静而且沉稳的人竟然陷入如此面红耳赤的境地。从旁边看来,有一种奇怪的心痛感觉。其他的学生会成员似乎也和我抱有同样的想法,就连刚才情绪低落到一个人蹲在角落的小真冬也是,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够了,请快点停止吧」的表情。


但是,这对於根本察觉不到周围气氛的林檎来说是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红叶学姐,虽然我的哥哥看上去是那个样子,但其实他是一个非常迟钝的人,所以如果你喜欢他的话最好坦白的对他说出来才好!因为我的哥哥在这方面实在是一个很不懂得女孩子心的家伙。」

「哎?那个丶我丶对Key君丶并没有……」

「如果你一直这样犹犹豫豫的话,哥哥是不会察觉你的心意!」

糟糕!再这样下去恐怕妹妹要揭穿我的本质了!这算什麽!为什麽连我都开始感到有些难为情起来了。快停下!快停下!不要践踏我们爱的田野!

「嗯丶嗯嗯。是啊。确实丶我对Key君,非常喜欢。很喜欢。没关系,这种事情,什麽时候都能够说出来——」

「不行!我哥哥的那种迟钝,还有那名为温柔的墙壁,如果不用强烈的感情去突破的话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更进一步的!要不是的话,我和飞鸟姐姐也不用那麽费劲了。」

「啊,我说,林檎。这种感情问题可不可以暂时不要讨论了呢……」(风:林檎轻易压倒了学生会最强的二人啊……会长该让位了吧……)

我满脸通红地想要制止我的妹妹。但是她现在什麽话都听不进去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一旦陷入某种狂热之中便无法自拔的家伙……

而知弦姐则好像已经被逼入绝路一样,红着眼睛几乎快哭出来的样子。难道这个家伙的本质竟然是如此的纯真少女吗?不过我和知弦姐两个人现在都都到已经快要崩溃的边缘了。接着,知弦的理性终於无法控制自己,只见她双眼深情地注视着我,开口说道。

「Key君!我,真的对你……」

「STOP!!」

就在事情即将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局面之时,会长和椎名姐妹一起大声地打断了知弦的话。接着,大家又都紧张地各自解释道。

「什丶什丶什麽嘛这种情况!为什麽只有短短两三分钟而已,杉崎和知弦的关系竟然发生了如此激烈的变化!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发展得太快了吗!」

「对丶对呀!我并没有打断你们告白的意思,只是觉得这其中难道不是有些奇怪吗?」

「林檎……实在是一个可怕的家伙!她的存在本身就好像一个能吸引人心的陷阱!真丶真冬是不会输给你的!」(风:妳已经完败了啦)

在大家的合力攻势下,林檎终於也回过神来。而失去林檎控制的知弦姐也终於恢复了正常,急忙解释道。

「刚丶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呵呵,我只是为了配合一下林檎而已。而且还看到Key君焦急的样子,真是很有趣啊,呵呵。」

「啊,红叶学姐又在掩饰自己的害羞了,真是太可爱了!」

「林檎,你想要多少?」

知弦姐竟然掏出了支票!我的妹妹对於她来说究竟是多麽可怕的天敌啊!但是,林檎对知弦的行为感到非常吃惊。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抱歉……」

说完,她又恢复了平时那副战战兢兢的样子,退到一边去了,算了,林檎其实真的没有任何恶意的……

知弦姐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这恐怕是我所见到过她最安心的「叹息」了。於是我急忙继续介绍道。

「这位恐怕已经不用介绍了吧,她就是我们的会长。」

「你好,我是神。」

会长靠在椅子上说道,林檎则毕恭毕敬的低下头。

「请多多关照,神大人。」

「啊!?竟然没有吐糟,完全接受了!」

「真是太了不起了!神大人……会长大人还兼任神吗?看起来不得了呢……」

「啊,嗯丶嗯嗯。兼任什麽的。这个……」

啊啊,会长竟然语塞了!难道说学生会全员都对这种「天真无邪」的属性毫无办法吗!

林檎没有任何恶意的继续与会长说道。

「身为神,一定有很多事情要操心,很辛苦吧……啊,还要开天辟地,真实辛苦您了。」

「那究竟是多麽大规模的辛苦啊!」

像开天辟地这样的事情,只要想一想也知道她是不可能做到的吧。那对林檎那天真无邪的视线,会长似乎良心受到了谴责一般额头冒出汗珠,接着开口说道。

「嗯,尤其是在制作富士山的时候,特别辛苦……」

啊啊!这个家伙,竟然跟着林檎的话茬接下去了!明明现在道歉说自己吹牛还来得及的!

林檎的眼睛里面冒出更加明亮的光芒。

「真的吗!那麽富士山究竟是怎麽做出来的呢?」

「啊,这个嘛。就是捏造出来的。」

「原来是捏造出来的吗!」

「嗯,捏造出来的。嘴里一边唱着『会做出什麽来呢,会做出什麽来呢,到底会做出什麽来呢』一边捏造,然後富士山就出现了。」(风:你怎不捏个富士见书房出来)

这是多麽夸张的创世神话啊!但是林檎却好像非常兴奋的样子。

「真是爱了不起了!简直就像『臭了也是鱼』一样。」

「这是什麽意思!?为什麽忽然骂我!」

「哎?我这是在称赞你啊。」

这是会长忽然意识到林檎「错误地理解语言意思」的特质,然後语气平缓下来说道。

「……啊啊,没什麽,总之,创造富士山很辛苦。特别是三合目附近,非常费劲。」

你吹牛也改有个限度把,喂!

「太了不起了!会长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啊!」

「嗯,嗯嗯,嘻嘻。越来越尊敬我了吧,很好——」

「神大人!阿门!阿弥陀佛!」

「啊,竟然已经开始发展成这样了吗,真是少见!」

会长似乎也有些感到过分了。嗯……看样子她终於对完全超乎常理的林檎的反应也有些棘手。算了……反正都是她自作自受。


「说起来,神大人。」

「啊,林檎,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还是叫我会长好了。」

啊啊!那个整天自我膨胀的会长竟然主动降低身份了!

林檎说道「既然尊敬的神大人如此命令……」,总之是一种很微妙的反应。应承下来。

「那麽,会长大人,我有一事相求,能够答应我吗?」

「哎?有事相求?这个嘛……」

「啊。不是要立刻满足我什麽愿望之类的。啊,就是好像挂在神社之中祈求考试合格的祈愿符一样的请求。不过因为是非常希望能够达成的愿望,所以要是真正的神大人能够帮我实现的话,那就太好了。」

听到林檎说出自己的愿望并不需要当场实现时,会长立刻有了精神挺胸脯说道。

「嗯。交给我好了!啊,不过征服世界的话已经被我预约了,所以不行哟。」(风:还FCFS咧…)

其他的什麽愿望都可以。这个家伙还真敢说啊!

在得到会长的同意之後,林檎立刻好像在神社之中祈愿一样啪啪的拍了拍手,然後双手合十说道——

「……请让我和欧尼酱成为恋人……」(风:杉崎伯父伯母……我求您们了……)

「!」

「……好。我内心的愿望许好了!真是非常感谢你,会长大人!」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虽然你刚才确实说了一句非常让人惊讶的话!)」

在林檎这过於天真无邪的爱之告白下,不只是我,就连学生会的其他成员也变得满脸通红。这丶这是怎麽一种氛围啊!

面对林檎由衷的感谢,会长也显得有些动摇了。

「嗯丶嗯嗯。啊丶那个,你祈求的事情,结束了吗?」

「是的,结束了!虽丶虽然因为太害羞了所以总是说不出口……但是,能够直接将自己的心情传达给神大人,我实在是感到太高兴了!」

「啊,唔,嗯嗯……是啊,传达得非常到位,确实是……」

「真丶真的吗!?呵呵……果然是神大人呢,很了不起啊……」

「不,要说了不起,还是林檎更了不起才是……」

「不过,自己的愿望被神大人听到了……哇啊!难道说,我的愿望终於能够实现了吗!真是好激动啊!!」

「啊啊!!这是多麽纯真的眼神!!啊丶啊啊……」

会长正了正脸色,开口说道。

「嗯,虽然你向神作了祈祷,但是为了使愿望能够实现,自己也要努力的哟,明白吗?」

怎麽回事!她竟然说出了和神的身份非常相似的话。

「所以说,要想实现愿望,不只是祈祷传达给神就可以的……」

「是的!我知道了!没问题!我一定会非常努力的!我一定会积极的发动攻势!」

积丶积极的向我发动攻势吗?糟糕,我的脸颊又热起来了……

会长向我这边瞥了一眼,然後故意咳嗽了一声。

「看丶看样子,即使不努力也没关系的,林檎。」

「哎!?」

「这丶这个嘛,对了……只能说有福不用忙吧。只要你有一颗相信神的心,即便你什麽都不做的去等待……也就是说你要有虔诚的信仰,嗯。」

这算什麽神啊!所说的话竟然前後矛盾!这种神怎麽有人去相信!(风:喂喂,神反悔了耶?)

「哎!啊?是丶是这样吗?那麽……我就虔诚的去等待好了,我相信神……相信会长大人!相信你!啊啊,请指引我的道路!」

竟然真的有人相信了!不过,因为有这样的信徒登场,会长的良心似乎再次受到了苛责。於是她将视线转到一边开口说道。

「嗯,不过,也不要太过盲目相信,需要斟酌……」(风:喂神第二次反悔了耶……)

「哎!?」

「即丶即使是神,也有能够做到和做不到的事情。当然也有那种什麽事情都可以实现的万能之神,不过,我并没有成为那种的打算。」

竟然有这种小器的神!

在经历了有关神三番两次的性格变更之後,林檎小心翼翼地向会长问道。

「那丶那麽,会长大人!会长大人是能够实现任何事情的神呢?难道说在保佑恋爱成功方面,并不擅长吗?」

「嗯,那是其他部门的工作。」

「其他部门!?神之间也有工作分工吗?」

「嗯,这是『人际关系部恋爱科第三班·结缘系』的工作范畴。」

「神竟然有这样明细的组织。」(风:这已经超越了啥希腊神话什麽的了吧……)

「嗯,神灵株式会社。」

「还有株式会社!?」

「嗯丶算是吧。所以,也不是说所有人的愿望都能够实现。公司内部都比较松散,而且人手不足。再说我们也不是做慈善的机构。」

「难道神不是做慈善事业的吗?」

「如果不交香油钱和拥有虔诚信仰的话,坦白的说,是不会实现愿望的。」

「哎!?人类和神之间竟然是这样的商业关系吗,真实太令人意外了!那麽,那麽,如果我非常~非常虔诚的去相信的话,愿望就一定实现吗?」

「哎?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对了,这是其他部门的范畴。我们各部门之间完全没有相互合作和协调这一点出了名的。」

「神灵株式会社竟然是这样松散的会社吗,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呢!那麽,会长大人是在什麽部门的呢……」

「『动物部视察科第三班·爱抚系』。」

只是观察动物吗!学生会的成员们都在心中吐糟道。只有林檎依旧双眼闪烁着光芒。

「那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工作呢,Fucking。」

「嗯。虽然不知道你为什麽突然骂我,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很出名的工作。」


「我丶我将来人生的第二梦想。就是成为这个部门的一员,可以吗?」

「嗯,可以。你也知道我们人手不足。」

住口,不要将我的妹妹拉进奇怪的组织里面去!既然人手不足就将这个部门废掉算了!

「嗯?你说第二梦想?那麽,林檎,你的第一梦想是什麽呢?」

「哎?那当然是『做欧尼酱的新娘』了!」(风:我已经无力了……)

「!」

学生会全员再次受到冲击!啊!!我的脸又烧起来了!!不止我一个人,所有人的脸都在变红!我的妹妹竟然若无其事地做出如此大胆的告白!

就连会长也不知道为什麽额头上冒出大量汗珠。

「很丶很好,林檎!我决定录取你加入神的部门!」

「哎!?这样会不会有点仓促!?真丶真的可以吗?我太高兴可!Bitch!Bitch!」

「嗯。虽然你表达高兴心情的方式有点奇怪,不过还是对你表示欢迎!」

「是…………可是为什麽突然…………」

「这个,因为我们部门不招收已婚人员,所以对於第一梦想希望你能够再次考虑一下……」

「一直以来承蒙你的关照!」

「竟然这麽快就辞职了!?呃……怎麽会?」

会长不知为什麽一个人嘟哝着,嗯,反正是一直以来都不知道在做些什麽的会长,反正最後也不知道她在做些什麽。为什麽突然让林檎就职呢?实在搞不懂……

「你这个家伙,在关键问题上还真是迟钝呢……」

为什麽连深夏都开始说这些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了。迟丶迟钝?我吗?这怎麽可能?难道说我是那种会自己拒绝桃花的男主角吗,不是吧!我可是对一切向我表示好感的人都不会错过的男人!对,我就是这样的男主角!

「杉丶杉崎。你也给林檎解释一下啊。关於兄妹结婚的问题——」

「好!林檎,你放心!将来我一定修正日本的法案,让兄妹结婚和重婚都得到法律的允许!敬请期待!」

「嗯!谢谢你,欧尼酱!」

「…………」

嗯?为什麽会长一下子瞪了我一眼?怎麽了,究竟发生了什麽!

「Key君……真实一个无可救药的家伙。」

为什麽知弦姐向我投来如此怜悯的目光?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了!怎麽了!大家对我有什麽想法的话就明说嘛,我这麽敏感的人,怎麽可能将女孩子的心情全部掌握的说。

「学长……你有罪!」

「你竟然对纤细的我说出这样的话!为什麽!?怎麽了!?为什麽会这样!?」

为什麽连小真冬都这样说!而且现在我也感受到学生会之中都充满了一种不稳定的气氛。这丶这是怎麽回事!并不迟钝的我,竟然搞不懂女孩子的心情了!?

「真是不可思议……」

「是啊……」

学生会所有人的态度都瞬间变得一片僵硬。只剩下我和林檎呆在原地,大家望着我和林檎,不知为何一直在不停地叹气。

「那麽,今天我就此告辞了。非常感谢大家的关照。」

林檎非常有礼貌的道别,虽然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不过大家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林檎,下次要再来学生会玩哦。」

「我还会介绍同学给你认识的,一定要再来哟。」

「在下次见面的时候,真冬一定不会输的!」

「要是被Key君欺负了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会替你百倍的还给你哥哥。」

对大家的话,林檎也微笑着不断地说「谢谢,谢谢」……嗯,竟然能够让如此怕见生人的林檎在这麽短的时间里展露出笑容,我们学生会实在太厉害了!

我感慨万千地站起身说道。

「那麽,我将林檎送到校门外,稍微出去一下。」

「哎?你先回去把,杉崎。今天你就和林檎一起回家好了。林檎不是今天晚上就要走了吗?」

听到会长的质问,林檎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不用了,这样就好。我一会儿走到车站,在那里和我的家人会合,然後一起回家了。所以只要送到校门就可以了。」

「是吗?杉崎,这样真的可以吗?」

「恩,没问题,重要的事我们昨天都已经说完了,那麽。我们先走了。」

「再见。」

在学生会成员的注视中,我带着林檎走出了房间。在离开的时候,林檎还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向大家不断地点头……这一点,和以前比是一点都没变啊。

我们走在被夕阳染红的走廊之上。校园内的学生基本都已经走光了,只有我和林檎两个人,并排一直走到玄关前面。

「你觉得学生会怎麽样?」

虽然看到她那开心的表情就知道个十九不离十。不过为了确认一下我还是开口问道。林檎微笑着回答说。

「非常非常有趣,欧尼酱,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是吗?听到你这样说,我也放心了。」

「我终於知道欧尼酱为什麽会喜欢他们。大家真的都是非常了不起的朋友,不只都是美少女,而且还是非常有意思的人。」

「呵呵呵,当然了,因为那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後宫啊!」

「嗯嗯!……可是,今天看到的情况,并不像欧尼酱平时说的那样充满LOVELOVE的感觉啊……说起来,没有一点後宫的样子呢——」

「林檎!」

「呀!」

「今天是因为你来了,所以大家为了照顾你的情绪而没有表现得太明显。我的後宫平时可是非常刺激的哟。嗯,怎麽说呢……是十八禁的。」

「哎?可是在书中也基本看不到那些……」

「那是当然的了,富士见FANTASIA文库是为全年龄读者服务的出版社,就好像在H-GAME移植家用机时候会改变成全年龄版一样,小说出版的时候也有情节删减的。」


「原丶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欧尼酱做了很多H的事情呢……林檎多少感到有一些受到打击呢。」

糟了,刚才还一直精神满满的林檎竟然开始低沉起来,要是不赶紧补救的话……

「不过没关系,林檎!我现在还是处男呢!」

「处男?什麽是处男?我似乎听飞鸟姐姐硕果……啊,是对男性最大的褒奖对吧?」

「不,所谓的处男——」

就在我想要继续说明下去的时候,正好从走廊的对面走过来的真仪瑠老师与我擦肩而过,然後带着非常轻蔑的表情轻轻咳嗽了一声道。

「……和自己的义妹,在学校之中光天化日之下,讨论处男?……退学申请写好了吗?」

「…………………」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我身上冒出大量的汗珠。林檎担心地对我问道:「怎麽了?」我只能勉强挤出一个笑脸回应。

真仪瑠老师继续向前方走去,在她背向着我渐行渐远的时候,我勉强听到她的嘴里似乎在嘟嚷着什麽:「……肉。」

「啊!我忽然感觉到今天晚上想要请什麽人吃烤肉的心情呢!这该怎麽说呢!特别想请自己的长辈,而且是站在教育者的立场之上的人!要是我在回到学生会办公室之後,会有这样的人在那里等着就好了!这种奇迹究竟会不会发生呢!」

「?欧尼酱!」

似乎是听到了我用尽全力的呼喊,真仪瑠老师抬起一只手挥了挥,然後向学生会办公室方向走去了……真是的,每次看到这个家伙都没有什麽好事。

「啊,欧尼酱,这是怎麽回事?」

对整件事情一无所知的林檎,似乎一副非常担心的样子望着满头大汗的我。我一边擦拭头上的汗水,一边笑着说道

「没什麽,只是刚刚与魔王擦肩而过而已。」

「魔王!?那不是非常危险吗?好,好可怕!」

「没关系没关系。一般来说,魔王对於没有关系的外人也是不会伤害的。」

「是,是吗,那太好了……」

「不过对於有关系的人就会带来非常恐怖的不幸!」

「一点也不好!欧尼酱和她有关系吗!?和刚才的那个魔王,有关系吧!?」

「今天晚上要请她吃烤肉。」

「关系相当不错的样子呢!怎,怎麽办?林檎应该怎麽办……」

「啊,林檎你不用担——还是需要注意,为什麽那家伙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妹妹呢……而且看样子似乎已经将你锁定了……」

「将我锁定?难道她在狙击林檎嘛?哎!?」

「啊,不要怕不要怕!基本上来说,她对於可爱的女孩子都希望得到手,然後玩弄一生。」

「玩弄一生,那样还不够可怕吗?」

「不要怕,林檎。哥哥会作为守护神一直守护着你的。」

「啊,一般都是死了之後才会变成守护神吧!难道说哥哥你已经死了吗!啊……太可怕了,魔王。」

糟糕,林檎真的开始害怕起来了!本来我没有吓她的意思。

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是说什麽都没有用了。我为了使她安下心来,只好像以前一样将她抱在怀里让她的脑袋靠在我的胸前,然後慢慢地抚摸着他的头发。

「呜呜……欧尼酱……呜呜。」

「好了好了,林檎,别哭了。抱歉抱歉,哥哥是不会死的。放心吧。」

「呜呜……嗯……」

林檎依旧把脸蛋埋在我的胸口。真的没办法。这家伙是不管到什麽时候都爱撒娇。不过,我也的确有点太溺爱她了。

抚摸抚摸抚摸抚摸……

啪嚓!

突然一阵令人目眩的闪光!我的眼前一片模糊,搞不清究竟发生了什麽——

「爆炸消息!杉崎键与义妹在校园之内的淫乱行为!!太好了!这一定会成为校刊部史上最大发行数量的一起———」

「真是一个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干什麽都会碰上倒霉事的学校啊。喂!」

可是那家伙甚至连像刚才和真仪瑠老师的交涉时间都没留下,直接欢快地跳走了……看样子只能绑架爱丽丝作为人质充当交换条件了。就这麽办吧。(风:轻易地作出犯罪宣言了啊)

「虽然有很多美少女,可是却依旧让人觉得遗憾。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学校啊……」

「恩,林檎也这麽认为。」

「太好了……嗯?你终於不哭了!」

林檎歪着脑袋不解地望着我,我继续向前走这并对她说道:「走吧。」

在洒满夕阳的走廊之中,远处传来体育社活动时的叫喊声,还有音乐社悠扬的旋律。

林檎默默地观察着校园内的一切,然後脸上浮现出我阔别两年之後再次见到的非常温柔的笑容。

「真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学校呢。」

「是啊。多亏有我——虽然我很想这麽说,不过准确的说应该是多亏有大家的努力。」

「是啊。不过,我觉得还是因为有欧尼酱和学生会的大家。因为有了你们的努力,所以大家才能在够向着一个美好的方向前进。」

「大概是吧。」

「一定是这样的。刚才的那位…………是校刊社的吗?可是,她的那种行为,如果稍有不慎就会伤害到很多人,也使很多人受到伤害吧?」

「啊啊……这个嘛。实际上我平时受的伤就已经够多了。」

「呵呵,只是这样一句就轻描淡写的带过了吗?真是很了不起呢。大概是因为在学生会之中的各位都有这种波澜不惊的性格使然吧。」

「……林檎,你真是发现了不少东西呢。」

虽然林檎从以前开始便是比我和飞鸟更加成熟的孩子。

林檎再次微笑着说道。

「嗯,因为……这是林檎从两年前开始便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两年前开始?」

「嗯……从两年前开始。」

接着林檎便再也没有开口……可是即便她什麽都没说,我也清楚。

两年前那个时候的我,确实并不像现在这样成熟。不管对於什麽事情都是从正面去解决,从这面去碰撞,从正面去伤害。虽然这样做是贯彻自己价值观的一种体现……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却是十分严重地伤害了一名少女的心。

虽然碰撞本身并没有什麽错,但是如果这种碰撞会伤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