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七卷 学生会的七光-第一话 ~就职的学生会~

「有一份职业技术在手,不会有损失。」

会长依然和往常一样,挺起她那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名言。

「你很难得地也会说出这种脚踏实地的话啊。」

我有些吃惊地说道,会长立刻不满地抗议:「真没礼貌。」

「我任何时候都是脚踏实地的啊!」

「是吗?你现在坐在椅子上,脚不就在空中晃晃悠悠的吗?」

与按高中生平均身高订制的椅子相比,她的身材过於娇小了。

「我丶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吧!」

「这个倒也是,不过,就算在真正的意义上,会长你也不是脚踏实地的啊。」

「好没礼貌的发言!真伤人啊!居然敢说这种话!」

「你不就是轻飘飘的吗?放着不管的话,简直就要突破大气层了。」

「我有那麽轻吗?真是的……。

尽管生气地嘟哝着,但会长还是把今天的话题写到了白板上,全部写完之後,知弦姐读道。

「『将来想成为什麽样的人』?」

「嗯,今天,我想就这个话题和大家进行讨论!」

简直就像小学生的作文题目啊。会员们都发出了叹息。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自信满满地弄出和学生会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题材啊……」

「应该说,能提出让真冬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的时候不多啊,姐姐。」

我的同学兼副会长椎名深夏,和她的妹妹兼会计椎名真冬看起来一点干劲都没有。

「我还是问一句吧,小红。」

书记兼会长好友的知性美人红叶知弦姐向会长确认道。

「今天的主题,和学校活动的关系——」

「完全没有!」

「是这样啊。」

听到回答之後,知弦姐看起来更加失望了。我们的心情也和她差不多。

会长依然把娇小的身体靠在椅子上。

「作为学生会的会长,我认为自己必须好好思考并把握成员们的将来。」

「你这麽认为的啊。」

她还是个没条理的家伙啊,我和其他成员在自己的将来方面,惟独不想让这个人操心。

深夏不满地抗议道:「可是……」

「总觉得以前也讨论过这个话题了啊。键不是说过吗,要当牛郎或者制作H-game什麽的,会长的最终构想是统治地球。」

「嗯,是讨论过。深夏说的是要当新娘吧?」

「咳,咳!总之,这个话题之前讨论过了,所以……」

「你太天真了……」

会长用力敲着桌子……顺便悄悄说一句,之後她大概会哭着说「好痛……」然後让知弦姐帮她揉吧。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是更具体的,想从事什麽职业的问题。」

「你是说……具体的?」

小真冬好奇地歪着脑袋。会长坚定地回答道:「没错!」

「在较早阶段规划好职业目标,将处於更有利的位置!对这个毫不关心的话,就会变成小真冬那样的人!」

「你丶你是什麽意思嘛!」

「那样的话,确实让人头疼(啊)……」

「我说,你们是怎麽了?」

尽管小真冬突然和我们产生了距离,但会长说的也有道理。我是抱着成为後宫之主这个梦想坚强地活着的人,但实际问题是,周围的学生几乎都是漫无目标地活着。虽然他们并不一定不关心这个,但他们的日常生活不能算充实,这也是事实。具体的目标,还是要有才行啊。

「变成小真冬那样的人的话,一切都晚了。」

「学长!?你刚才可是毫不留情地刺穿了真冬脆弱的心灵了哦!」

「是啊,你也差不多让好好考虑这个问题了。」

「姐姐!?你刚才明显是看了真冬之後才下决心的吧?」

「没有人生目标的孩子,在这个学生会里不能出现第二个。」

「红叶学姐!那第一个是指谁啊?说啊!你倒是说啊!」

大家依然无视可怜的小真冬,继续着会议。

会长说道:「那麽!」

「请大家想一想自己具体想要成为什麽样的人,我们通过对话来模拟一下吧。」

「这个满有意思的。那麽就先来模拟一下我的後宫之主这个职业吧——」

「除了杉崎之外,还有谁想要模拟一下的?」

「哼……原来是这样啊,会长。你想说的是这个吧。学生会已经是後宫了,会长你们都和我这麽亲热了,所以没有必要进行模拟,对吧?」

「这麽说的话,会长!我有想从事的职业!」

「哦,真好啊,深夏,来模拟吧。」

「…………」

最近,对付我性骚扰的方法「无视」已经被确立起来了。谁来救救我啊,我都要哭了。像我这样爱凑热闹的人,被人忽视是最痛苦的了。

完全被无视的我心情低落到极点,无奈之下只好沿着议题方向加入对话。

「……那麽,深夏想成为什麽样的人呢?你以前没什麽梦想的啊。」

「这和你说的完全是两回事,键。按现实考虑的话,为了养真冬,我要成为一个有实力的OL,不过,说到『想从事的职业』,我也是有的。」

「当新娘吗?那麽,我来做新郎好了——」

「呃,不对,不是说这个!」

「怎麽,深夏难道不想当新娘吗?」

「倒丶倒也不是,新娘我也想当的……啊,不是说这个吧!我说的是想从事其他的职业!」

「其他职业?是什麽,要人搭档的话,我来好了。」

「哦,是吗?那就请你配合我吧。」

「没问题。」


就这样,学生会成员的就职模拟开始了。

模拟场景之一开花店的椎名深夏

登场人物……花店老板·椎名深夏

顾客(工薪族·已婚者)·杉崎键

顾客:「请问有人吗?」

店员:「您好。」

顾客:「今天是妻子的生日,所以我想送花给她……」

店员:「真浪漫!」

顾客:「…………」

店员:「客人,您怎麽一脸疲倦的表情呢?」

顾客:「因为,深夏你根本不适合这个角色——啊,没什麽,总之,先把拳头放下吧。那个,情况就是这样,我不知道该送她什麽花好,想请你帮忙挑选。」

店员:「啊,是这样啊……呵呵呵呵,那麽,这个和这个。」

顾客:「……顺便问一句,你是按什麽标准挑选的?」

店员:「啊,是这样的,因为是送给尊夫人的礼物,所以我把主题设定为『合体机器人』,以此挑选出来的。」

顾客:「为什麽啊?为什麽送给妻子的花束是按这个主题挑选的?」

店员:「飕!刚刚!飕!咔咔!叮!劈啪劈啪!」

顾客:「用什麽手法才能让花发出这种模拟声啊!?不对,给我选更更可爱点的!」

店员:「啊?是吗?没办法了,只好拿出看家本领,让你见识一下我全长一百米的『超绝花神合体HANASAKUDA!』……」

顾客:「就这几秒钟的时间,你怎麽搞出这麽大阵仗啊!?好了,给我普通的花束就行。」

店员:「好的,那麽,就这个丶这个和这个。」

顾客:「哦,这是按什麽风格选的?」

店员:「蒲公英四轮橡皮车。」

顾客:「你是小孩子啊!?三岁儿童啊?刚才做HANASAKUDA的技术哪去了?」

店员:「请付三万九千八百日元。」

顾客:「好贵!这个都卖这麽贵,那麽HANASAKUDA的价格岂不是……」

店员:「十五日元。」

顾客:「好便宜!总之,蒲公英就算了!给我更普通的!」

店员:「不是我多嘴,客人,普通的是最不好的。」

顾客:「说的也有道理。那麽……要能如实表现出对妻子的爱的,比如说玫瑰之类的。」

店员:「明白了,那麽……这个丶这个和这个。」

顾客:「这又是什麽风格?」

店员:「这是按客人您希望的,使用较多的玫瑰……」

顾客:「哦,这个不错。那就这样——」

店员:「用花摆出『咒』字。」

顾客:「什麽啊,我对妻子的爱是这麽扭曲的吗?」

店员:「对不起,那麽,换成『怨』字怎麽样?」

顾客:「不是这种略微改动的问题啊!我啥时候都畏用花摆字了?」

店员:「我认为那样更能表达对尊夫人的感情……」

顾客:「我深爱自己的妻子!所以,那些奇怪的设定不要给我加进来啊!」

店员:「是这样吗?那麽,我推荐这款用玫瑰描绘般若之像的力作……」

顾客:「绘画的也不要!而且,为什麽是般若啊?你的选择都太诡异了。」

店员:「您不是说真实写照比较好吗?那麽,这款以三色堇描绘的梅宫○夫的怎麽样……」(注:梅宫辰夫,日本演员。)

顾客:「力作!不过,我可不要,完全不要!别说是我了,梅宫先生自己都不会要吧。」

店员:「唔……客人,您可真是挑剔啊,没想到我这个拥有世界一流技术的椎名花店的商品都满足不了您……」

顾客:「我承认你们的技术一流!但创意方面就抱歉了点!」

店员:「……闭嘴!」

顾客:「刚才你骂人了吧!对顾客说闭嘴了吧!」

店员:「您在说什麽啊,客人。椎名花店的待客三原则可是『亲切丶尊重丶冒犯』哦。」

顾客:「最後那个是啥?什麽意思?听起来似乎有点附合你们的风格!」

店员:「说起来,客人,您的脸色好恶心啊!」

顾客:「这个实在抱歉了!话说,你提这个干嘛!」

店员:「就是这样,老实说,我受够了,今天椎名花店要关门了,请回吧,不要把东西忘在店内……啊,那位客人,您忘了拿玫瑰般若哦!」

顾客:「谁买了那玩意啊!别关店啊,我还没买呢!」

店员:「您的是这个。刚才在谈话的时候,我找附近的花店订购之後送过来的普通花束!原价三千九百八十日元,加上手续费,价格是惊人的一万二千八百日元。」

顾客:「确实惊人啊!简直是投机倒把!算了,就给我这个吧!」

店员:「先付钱。」

顾客:「怎麽感觉像绑架犯勒索赎金似的!?给。」

店员:「……就这样吧,拿好。」

顾客:「这是对待客人的态度吗?确实是对花的冒犯啊!」

店员:「关门,喀喀……假意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顾客:「不是真诚期待的啊!」

模拟结束後,深夏舒了口气,满意地说道。

「……看吧,我开花店还行吧!」

「才怪!」

所有人一起说道。这家伙就是想做的事和适合做的事完全不同的典范。

一号模拟结束後,会长咳嗽一声,说道。

「我想大家都清楚了吧……模拟的重要性。」

「确丶确实如此。」

我们都表示同意,提前模拟一下确实有好处。如果深夏真的去开花店的话,那可真会酿成大祸的。提前模拟才能避免真正的捐失……不过,深夏本人却一直在我身边念叨着「花店也是可行的吧……」这种恐怖的话。为什麽在那种结果之下,还能做出可行的判断啊。虽然她的想法我觉得很有趣,但实在搞不清楚。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方式,真冬我也想试试!」

看到我和她姐姐的表演,小真冬也有了干劲。

「学长!请你和真冬一起进行模拟!」

「新婚夫妇吗?」

「是的。」

「怎麽这样说啊,用不着否定得这麽快吧——啊!?」

我像平时一样随口胡说,没想到却听到了意外的回答。不光是我,所有人都惊呆了,小真冬的回答,实在太出乎意料了。

「真冬想模拟学长的太太。」

「啊!」

我僵住了。没想到她会主动提出来。学生会的所有人都石化了。

接廿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都惊奇万分,模拟场景二以意外的设定开始了。

模拟场景二妻:小真冬

登场人物……妻·真冬

夫(工薪族)·杉崎键

夫:「咳,咳……那个,小生不才,请多关照。」

妻:「?学长,你怎麽脸红成这样啊?」

夫:「啊,这个……」

妻:「?好了,快开始吧,表演……不对,模拟……」

夫:「那个……总之,我会一生疼爱你的,会让你幸福的,请多关照。鞠躬。」

妻:「你丶你怎麽了,学长,今天突然变得这麽可爱。不过,平常一点就可以了。那麽,就设定新婚三个月的时候吧,这样的问候方式可不行。」

夫:「啊,是啊……那好,我做好准备了!小真冬,不对,真冬!」

妻:「好的,学长……不对,老公!」

夫:「我爱你!」

妻:「真冬也爱你。」

夫:「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结束!」

观众:「喂喂喂!」

所有人都大叫着打断了演出,但我的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糟糕……幸福来得太突然!这本书已经可以结束了吧!已经够开心的了,现在已经够开心的了!

不过,被众人大骂一顿的我,无奈之下只好让心情平静下来,继续模拟。

夫:「咳,咳……真冬,我回来了。」

妻:「欢迎回家,老公,你今天也很辛苦啊。」

夫:「嗯,那个……」

妻:「老公,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

夫:「!哦,这可……太让我激动了!」

妻:「还是说,先要中目黑学长?」

夫:「哪有这种选项啊!」

妻:「那麽,你去洗澡的时候,我把中目黑学长准备好。」

夫:「这是什麽情况!?这个新婚家庭怎麽会那麽轻易地把中目黑他们弄出来!?驳回!」

妻:「你要驳回?这只是模拟啊,有什麽关系?」

夫:「就算是模拟也要做得逼真点!总之,请别让中目黑介入我们的未来。」

妻:「……真遗憾,好吧,我知道了,那麽,我们重新开始吧。」

夫:「嗯……我们的幸福,可别破坏了哦!」

我们重新开始。从我回家的时候重新来,然後,小真冬说出刚才的台词。

妻:「老公,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

夫:「……咽口水……」

妻:「还是说,先升级?」

夫:「我刚回家又要我工作吗?」

妻:「这麽说可不行哦,老公,家务必须两人分组……」

夫:「家务?升级也算是家务吗?」

妻:「在你给真冬玩的RPG里队伍升级的时候,真冬要补充睡眠。」

夫:「不对,这种时间完全错开的新婚家庭算怎麽回事嘛!你还不能去睡觉!要服侍我啊!」

妻:「啊,我错了。是要去偷懒睡觉。」

夫:「干嘛要用这种不好的说法重新说一遍?」

妻:「啊,对了,关於饭的事……」

夫:「呼,这个你准备好了吧……太好……」

妻:「早餐我想吃三明治。」

夫:「对我提要求?叫我在做妻子的你起床前准备好?」

妻:「呼,今天的即贩会从早上就开始了,真冬我累了,先去睡了。」

夫:「等等啊!这还算是新婚吗?算是真正的新婚模拟吗!?」

妻:「是的,这和真冬我想像中与学长的甜蜜新婚生活无限接近。」

夫:「是丶是吗……这是怎麽回事啊?明明是我和美少女结婚……也就是完美结局达成之後的篇章……怎麽感觉幸福感没想像中那麽……」

妻:「就这样吧,那麽,升级丶做饭丶扫除丶洗衣丶更新博客丶查阅AM○ZON(注·日本亚马逊网站)的预订记录丶录好动画的CM剪辑等等诸多事情,就拜托你喽,晚安。」

夫:「等等!!」

妻:「啊?还有什麽事吗?真冬我好困……」

夫:「那个……对了!给你花!我买了花!在车站前的花店买的!生日快乐!」

妻:「啊?给我……花束吗?」

夫:「没错。车站前那家花店的店口贝根本不懂侍客。不过,我就是在那里买的,送给我的妻子……」

妻:「你丶你竟然做这种事!老公!真冬我……真冬我,太失望了!」

夫:「啊?为什麽啊!?是花的种类太俗套,你不喜欢吗——」

妻:「买花的钱,干嘛不用来买游戏软件?」

夫:「你要说的是这个?」

妻:「真是的,就因为你这个样子,总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才让我头疼呢。」

夫:「啊——」

妻:「你也该为家里想想啊,我不都说过了吗,生活费的九成都花在游戏丶漫画和DVD上了!你这麽做的话,我们的生计又……」


夫:「你才应该为家里想想呢!你那种开支才叫奇怪啊。」

妻:「你买花又是怎麽回事,真是个没用的一家之主呢。」

夫:「呃……对丶对不起啦,我还以为你会高兴……」

妻:「算了,真冬我先去睡觉了,要好好升级哦。」

夫:「……好吧。」

妻:「那麽,晚安了……咔嗒。」

夫:「你把卧室门给锁了?」

妻:「(隔着门)当然了。真冬我最怕男性了。更何况,我完全信不过学长你。」

夫:「假结婚?假夫妻?看上的只是我的钱?」

妻:「真失礼!请不要那样说我们的关系!真冬我……好伤心!老公你……老公你和真冬我……」

夫:「对……对不起,小真冬,是啊,就算价值观不同,就算缺乏夫妻之间的亲密接触,我们相爱的心意依然是真实的——」

妻:「老公你和真冬我,不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吗!」

夫:「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点都没变啊——!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妻:「婚姻不是终点,而是两人的起点。」

夫:「不对不对!这样的话,我们连起点都没有到达!完全只是形式上的啊,怎麽感觉……只有我单边的爱似的。」

妻:「没关系。挣钱和辛苦也是单边的。」

夫:「这叫什麽保证啊?没关系才怪!」

妻:「你丶你怎麽能这麽说啊,老公……不是要养真冬的吗?」

夫:「呃……这个……」

妻:「你爱真冬吗?」

夫:「爱,当然爱!」

妻:「那麽,升级就拜托你了,晚安。」

夫:「………………………………晚安。」

模拟结束了,小真冬兴奋地说着感想。

「真冬我太幸福了!这样的话……婚约会见也快了吧!」

「……是啊。」

为什麽呢?我明明一直希望和那样的美少女结婚……现却如此失落。奇怪,真奇怪啊。

不知为什麽,会长和知弦姐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她们的目光中没有嫉妒等感情,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压倒性的「同情」。

……我像这样把小真冬攻略下来真的好吗?她还是那样一个不按照我的预定做出行动的女孩子。椎名真冬,这个女孩也许真的是世间少有的坏女孩。是因为继承了香澄的血吗,还是因为出生於擅长使唤家人的家庭里。

不知是不是因为看不下去了,会长难得表现出关心的神情,对我说道。

「那麽,请振作一点吧。」

「?为什麽叫他振作?」

小真冬好奇地问道,自然所有人都无视她这句话。

「接下来,请配合我的模拟,杉崎,好吗?」

「会长……呜……」

会长的温柔让我都快哭出来了。会长不自然地苦笑着,继续说道。

「好了,轮到我了!我……还是当老总吧!」

「小组,你以前不这麽做过吗?」

「有丶有什麽问题吗?我是当老总的大才,除了老总以外,什麽都不做!好了,开始吧,杉崎!」

「啊,好的。」

於是,在会长的强硬要求下,我连具体的设定都不知道,模拟场景之三就开始了。

模拟场景之三老总·樱野栗梦

登场人物……老总·樱野栗梦??·杉崎键

老总:「咳咳!我就是老总。」??:「老总,老总,我们的店里有好多可爱的女孩子哦。」

老总:「哦,那今天就去你们的店吧……话说你是谁啊?还有,我要当的是真正的老总!不是你说的这种啦!」??:「就算你这麽说……我连自己演什麽都不知道啊……」

老总:「这个你自己去想!选择不是很多吗?」??:「那麽……开始吧!」

老总:「咳咳!我就是老总。」??:「哦!今天也很冷啊!那边的老总,去泡杯茶来!」

老总:「是,我这就去……你谁啊你!连老总都使来唤去,是什麽官员啊!」??:「你不满意吗?」

老总:「满意才怪。既然这样,你就当个普通职员好了。」??:「早点说啊……」

老总:「一开始不就应该清楚的吗……」

登场人物……老总·樱野栗梦

部下(工薪族·已婚者)·杉崎键

老总:「咳咳!我就是老总。」

部下:「早上好,老总。」

老总:「唔,早上好,今天也要精神百倍地投入到工作中哦!」

部下:「是……说起来,老总,我们公司是怎样的公司啊?」

老总:「别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我们当然是人才轮送公司了。」

部下:「是这样啊。好吧,那麽,是什麽类型的——」

老总:「没什麽特别的啊,杉崎你到许多地方去赚了钱,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们就是这样的公司。」

部下:「这也叫公司?不是成了我养着老总了吗?」

老总:「顺便告诉你,我们年收益两千兆。」

部下:「我可真够卖力的啊……那麽,在我出去拚命挣钱的时候,老总您在做什麽呢?」

老总:「嗯?我吗?……主要是开会吧。」

部下:「哦,重要会议吗?」

老总:「嗯,动物会议。」

部下:「脑内会议啊!也亏你能弄出年收益两千兆来。」

老总:「这可多亏了小熊先生的好意见。」

部下:「小熊先生真厉害啊!话说,小熊先生是谁啊!」

老总:「另外,秃鹫先生也提了好意见。」

部下:「怎麽又冒出来一个秃鹫先生——不过,在这种状况下还能挣到两千兆,我们到底是什麽公司啊?」


老总:「小规模企业。」

部下:「不对,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吧!只是把新闻里听到的话说出来而已。」

老总:「那麽,中小型企业好了。」

部下:「挣了两千兆还算中小型企业?虽然只有两个人的话规模确实不算大……」

老总:「主要靠倒卖酱油。」

部下:「经营范围也太狭窄了吧!这样也能挣两千兆?」

老总:「不过,杉崎的工资是税后九万日元。」

部下:「兼职报酬水平啊!」

老总:「啊?我说的是年薪哦!」

部下:「我收回刚才说的话,连兼职的都不如。」

老总:「通过我的动物会议和杉崎的营业丶贩卖丶接待丶契约丶制造丶发货丶广告丶取材丶研修丶进货丶新人教育丶资金调配等等,构成了这个公司的业务。」

部下:「给我的薪水绝对和我的贡献不相附吧?」

老总:「全部都归功於我的动物会议哦。顺便提一句,我的年收入是两兆九千万。」

部下:「拿得太多了!说起来,我们公司是怎麽运作啊!连流动资金都没有。」

老总:「这个就靠杉崎的手段了。」

部下:「我干的话也太多了吧。」

老总:「去花店还被店口贝随便打发,回到家也要被妻子强迫升级。」

部下:「我的未来还真可悲啊!」

老总:「别发牢骚了,杉崎,快去派遣地点吧。」

部下:「好吧……我这就去。」

老总:「站住,杉崎,你打算去哪里?」

部下:「啊?要去派遣地点的话,不是要先出去……」

老总:「那就不要走门,用这个传送装置不就行了吗!」

部下:「我们到底是什麽样的公司啊!?这个模拟,模拟的是什麽时候的未来啊!?」

老总:「我大学毕业後……五年左右吧!」

部下:「日本的科技进步真神速啊!好期待未来!」

老总:「好了,快去吧,杉崎,我也会在这里守护着派遣地蓝色的地球。」

部下:「这里到底是什麽地方啊?我丶我们的公司在哪里?受重力影响吗!?」

老总:「好了,快出发吧。不然,邪神伽菠罗的力量就要使太阳和地球相撞了。」

部下:「现在又是什麽情况啊!?感觉五年後整个世界都变了啊!?现在可不是工作的时候吧?」

老总:「所以,我们只能倒卖酱油了啊。」

部下:「你这种『正因为……所以要……』的想法是怎麽回事啊?听起来好像看到了时代潮流似的!完全不明白你的想法啊!」

老总:「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不过没关系,只要按我说的去做,一切都会顺利。那种『乍看之下没什麽意义的建议……原来是为了这个时刻做出的伏笔啊!』这样的情节展开,在杉崎的人生中一定会有很多的,咳咳。」

部下:「老总好厉害!虽然不明白是什麽意思,总之,我会在派遣地点努力的!」

老总:「唔,终於到了拯救地球,拯救宇宙,甚至所有时空的时候了。」

部下:「虽然到最後我都不知道工作内容,不过,我突然产生了干劲。」

老总:「唔,去吧超级平社员杉崎!」

部下:「是,长官!」

「哪有这种何能性啊!」

表演刚结束,深夏就生气地大叫起来,我和会长都吓了一跳。

「你丶你发什麽火啊?深夏,那不是很好吗……不是很有趣吗?」

「根本不是有不有趣的问题!我们现在是模拟未来!不是演科幻电影!」

「…………哼哼,看来你没明白啊,深夏。好好期待五年之後吧。」

「什麽嘛,这种自信满满的发言!好吧,我就押上所有财产,赌五年之後的未来不会变成那样!」

「那将成为以年收益两千兆日元为豪的公司出现的契机,而这个时候的深夏,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的钱是启动资金吗?」

就这样,会长牵出这麽一条莫名其妙的伏笔之後,她的回合结束了。

我是注定要参加所有人的模拟,这个就不说了,接下来,还没进行模拟的只有知弦姐了。

我朝知弦姐看去,发现她正冲着我笑。

「那麽,Key君,赶快配合我进行模拟吧。」

「呃,知弦姐的模拟啊……」

「怎麽,Key君,你好像不太情愿的样子。」

我沉默了,虽然能看到与所有後宫成员的未来是让人高兴的事,但对方是知弦姐的话,就有点……反正不管怎麽说,我都是扮演奴隶一样的角色,被她用鞭子打骂吧,模拟场景怎麽想都是这样的。

我的脸色变得铁青,可是,知弦姐却说了让我大感意外的话。

「别这麽不安啊。没事的,我可不想模拟会议Key君你讨厌的情景。」

「啊?是吗?」

「是哦,而且会是Key君你喜欢的那种哦。」

「?那麽是模拟什麽呢?」

我这样一问,知弦姐立刻妖艳一笑……并告诉我。

「Key君的情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最响亮的叫声,正回荡在学生会办公室内。

模拟场景之四情妇·红叶知弦

登场人物……情妇·红叶知弦

男性(工薪族·已婚者)·杉崎键

男性:「情……情妇吗?」

情妇:「怎麽了,Key君,平时总是叫着後宫後宫的,一到关键时刻就胆怯了啊?」


男性:「不是,我想要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後宫。虽然脚是要多只船,但以妻子啦丶情妇丶这样的关系来区分所爱的人,在我的思想中是反对这种做法的……」

情妇:「你丶你在说什麽啊,Key君,这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纯粹还是不纯的感性啦。好了,现在是模拟,就把这种关系区别开好了。」

男性:「说丶说的没错,只是,未来的我,还有小真冬这个心爱的妻子——」

情妇:「是啊,你确实……有个只蹲在家里埋头於感兴趣的事,对丈夫呼来唤去丶浪费金钱丶而且不肯与丈夫亲热的妻子。」

男性:「……奸情是一种文化。」

妻子:「学长?」

听到我的话之後,小真冬的眼里似乎噙着泪珠,不过,无视掉好了。

我和知弦姐开始了偷情的关系。

男性:「呼。今天工作可真累啊。」

情妇:「啊呀,亲爱的,你又来我这里了啊,不用回妻子那边吗?」

男性:「哼……你是明知故问吧?知弦,能让我安心的地方,只有这里啊。」

情妇:「真是个坏男人呢,呵呵。」

男性:「…………不是,我是真的心力交瘁了。公司是那个样子……去花店还受了那种气……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却……唉……」

情妇:「我收回刚才的话。真是个可怜的男人啊。好了,我来安慰安慰你吧,来这边。」

男性:「…………端坐。」

情妇:「摸摸,摸摸。」

男性:「……怎麽说呢,有情妇的感觉意外地好啊!难怪这个称呼中带有『情』字!和我一直认为的不纯洁的印象有些不一样呢!」

情妇:「呵呵,只要Keys右在我这里得到慰藉,我就满足了。就算无法成为你的妻子……」

男性:「知丶知弦,糟糕!我的泪水止不住了啊!」

情妇:「呵呵呵呵…………」

妻子:「………………」

总感觉在场的没有设定身份的女孩子都朝我投来了冰冷的目光,算了,无视掉。

男性:「那麽……既然是模拟情妇的场景……就是说……做点色色的事情也是……」

情妇:「今天可不行!」

男性:「你丶你说什麽!?」

情妇:「今天,我为Key君做了料理哦。所以呢,吃完之後就回去吧。」

男性:「呃……这个……这个魔性之女!都这麽说了,我还拒绝得了吗!不愧是情妇啊!」

情妇:「当然罗,我可是专业的情妇哦!」

男性:「专业的情妇!?」

情妇:「嗯,我可是东京情妇技术专门学校毕业的啊!」

男性:「情妇技术专门学校!?那是啥啊!?怎麽感觉情和爱一下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似的!」

情妇:「凭我的本事,可以完全不做色色的事把男性变成玩物。」

男性:「啊?没有肉体关系这种设定吗?我和情妇的关系意外的纯洁啊!这还叫奸情吗!?」

情妇:「在妻子以外的女性家里吃对方亲手做的料理,在精神上就已经发生奸情了吧。」

男性:「是丶是可以这麽说……可是,为什麽我会觉得这麽失望呢。」

情妇:「别说那麽多了,快吃吧。」

男性:「……是啊……怎麽说也得到安慰了……这样也好。」

情妇:「请享用我亲手制作的……」

男性:「毕竟是从专门学习从妻子手中抢男人的技能的学校毕业的,料理的手艺也应该不错吧……是给我吃土豆炖牛肉之类的吗……」

情妇:「酱油。」

男性:「酱油!?」

情妇:「就是在你和小红的公司里做的酱油,请享用吧。」

明明只是模拟,为什麽我的面前会冒出真正酱油(满满一杯)呢。

男性:「要我喝这个?喝满满一杯?」

情妇:「请一口气喝了吧。喝完我再给你斟满。」

男性:「打住打住,干嘛装得像『贤惠女性』斟酒一样?再怎麽装,这可是酱油啊!」

情妇:「我可是倾注了所有的爱做的呢!」

男性:「酱油!?你做的!?」

情妇:「用黄豆做的哦!」

男性:「我承认你很厉害,非常厉害!有这种实力的话,就给我做料理啊……」

情妇:「难道说,我的酱油不杯都喝不下去吗?」

男性:「谁能喝下这麽一大杯酱油啊!」

情妇:「……是吗……我明白了。我毕竟是情妇,是个贴心的女人,你没有吩咐的事,我是不能做……」

男性:「我确实这麽说过!」

情妇:「好吧,这次做得过分了,我道歉。对不起,我现在就收拾好……」

观众:「………………」

男性:「啊,这种看『女性公敌』一样的眼神是怎麽回事啊?」

情妇:「那麽,请至少用点甜吧。」

男性:「嗯……甜点的话……就算追溯到材料阶段,也最多就是白糖之类的,比酱油什麽的要好得——」

情妇:「请用吧,苗子。」

男性:「什麽的苗子?这别说是材料了,连准备阶段都算不上啊!」

情妇:「我从土里精心挑选出来的哦。」

男性:「这个,你施展才能的地方太奇怪了吧!有工夫从土里挑选出来的话,还不如做成料理啊!」

情妇:「哎呀……你这个人真是的,怎麽能把农业企盘否定掉呢……这就是我们之间价值观的差别吧……」

男性:「不是啊!我不是说这个……只是对情妇提出有点普通家庭观念的要求而已啊……」

情妇:「我受到的教育中说过,提供普通家庭无法满足的非常要求,也是情妇的职责。」


男性:「你说的也没错,可这也太过异常了吧。知弦姐……知弦做的事。」

情妇:「哎呀,Key君真是的,又在我面前撒娇了呢。」

男性:「你只有语气像情妇啊!做的事却那麽古怪!也给我注意一下过程啊。」

情妇:「Key君认为比起过程,家庭更重要吧……呵呵!」

男性:「闭嘴!这种貌似『我竟然会说出这种漂亮话』的感觉算怎麽回事啊!……话说,当情妇的人还能说这种话吗!」

情妇:「哈啊……亲爱的,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男性:「我腻了!厌倦这种奸情游戏了!怎麽感觉我成了在哪里都被人耍的男人啊!」

情妇:「对了,今天一起喝茶的时候,小真冬说新买了格斗游戏,想和你一起玩呢,快回去陪她吧!」

男性:「你怎麽和我的妻子关系那麽好啊!?现在别说是指望发生色色的情节了,我甚至感觉是被你们两个串通起来狠狠耍了一把呢!」

情妇:「纠缠不休的男人会被人讨厌的哦。」

男性:「我觉得把酱油当成亲手制作的料理的女人更譶人讨厌!」

情妇:「Key君是调味汁派的吗?」

男性:「我不是说这个问题!唉,我怎麽会和这个人保持不伦关系……」

情妇:「这就是专门学校的魅力。」

男性:「东京情妇技术专门学校真厉害。」

情妇:「那就这样吧,Key君,再见了。」

男性:「……知道了,我回去还不行吗!」

我自作主张地把知弦姐的反方向设定成门的位置,朝那边走去。本来准备打开门走到外面,然後把门关上,结束演出——这时,知弦姐迅速朝我走来,留住了准备离去的我。

我感到非常疑惑,这时,知弦姐一面装出捏着围裙的样子,一面扭扭捏捏地红着脸我说道。

情妇:「……那个……下次,请再来哦!」

男性:「……!」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不光是我,学生会里所有的人都心跳不已!我想都没想就立刻回答道。

男性:「当然了,每天都要来!」

听到这句话,知弦姐害羞地笑了。

………………

………………情妇,万岁。

「知弦姐会成为一个称职的情妇的。」

模拟结束後,我立刻对知弦姐这麽说道。但在我身边的会长说:「这个,听起来似乎不大像赞扬别人的话啊!」不过,看来她还是同意了我的说法。椎名姐妹和会长都被「情妇·红叶知弦」的魅力惊木了。

而知弦姐本人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脸上恢复了平时的冷静神情,说道。

「这种生活确实效率很高啊……也许再勾搭几个人也没问题。」

「坏女人。」

「既然有需求和供给,那有什麽不好的?」

「不是,请进行纯洁点的恋情吧。」

「发生了奸情的你还有脸这麽说啊……」

深夏毫不客气地说道。她说的没错,确实没错啊!真正的坏家伙,只有认为知弦姐是坏女人的我吧!错了,是男性自以为是的价值观吧!

尽管有许多让我无法接受的部分,但所有人的模拟都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是会长做总结。

「从以上惨状可以看出,我们学生会所有人的未来都非常让人担忧。」

「确实如此。」

「是啊,所有人都一边盯着我一边点头,这个就先不说了。我们确实应该更加认真地对待将来。」

「是啊。」

「所以,大家都一边盯着我一边回答,这个也先不提了。拥有梦想是非常重要的,而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们都应该从现在开始加倍努力。」

「确实是呢!」

「所以呢,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什麽都齐唰唰地盯着我,但总而言之!」

会长站了起来,像平时一样拍着桌子,发表结论!

「即使没有了我的照顾,你们大家也要好好活下去哦!」

「————————」

她的这句话。

让我们顿时无语,什麽都没有说……大家都一言不发地坐着

会长和以前一样,情绪激动地继续说着。

「听好哦!你们可不能总是依赖我。在我这个伟大的会长疪护下生活的时光,连半年都不到!行使学生会权力,只能在这个学校里!不要只依赖七光,大家都要自立!」

「…………」

我们什麽话都说不出来。大家都知道,会长的话里有许多让我们不指出就不痛快的地方,也不希望现在的气氛是这个样子,总而言之,大家也都明白,必须说点什麽才行。

没有理由保持沉默,真的任何理由都没有。

可是。

大家都说不出话。

因为。

这是我们一直以来都不愿提及的,一刻一刻逼近的「离别」话题。

必须说点什麽。

以前,我们总是在玩笑丶嗔语丶欢笑中结束会议,那样的结尾才是最好的。我们都明白,那才是我们最期待的。

可是。

谁也没有开口。

除了会长以外。

她并不在意我们的情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後,继续说道。

「刚才的模拟中,杉崎以工薪族兼已婚者的身份登场,这是大错特错。就是因为那样,模拟全乱套了,产生了奇怪的结果。」

「…………啊,哈哈。」

我勉强挤出个难看的笑容,会长却涨红了脸说道。

「不要笑!在某种意义上,杉崎要负全部的责任。」

「我……!?」


「没错!只要杉崎的未来改变了,我们的未来才会改变。」

听到会长的话,我终於回过了神,答道。

「果然是这样啊,我毕竟是後宫之主嘛!所以,大家的未来都和我有关系。」

「我丶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杉崎你除了工薪族以外,不想做别的职业吗?」

「我想做的职业?」

「对!」

在会长的追问下,我放眼看了看其他成员,尽管大家都带着笑容……我却感到不太自然。

离别即将到来。

大家都知道。一直都知道。正因为这样,大家才刻意避开这个话题。可是,会长不允许大家这麽做。

「我的梦想……只是和大家……」

「嗯?」

还没说完,我就把话咽回去了。

会长自己大概没想得太深,这点我是明白的。不过……我还是认为她是在警告我。

如同在电车里惬意地小睡的时候,拍拍我的肩,温柔地告诉即将到站的我「快到终点了」一般。

前方的终点,我不能视而不见。即使睡得再怎麽惬意,我也不能坐过站。

所以。

我看着会长的眼睛,回答道。

「我……大概会创业吧。」

「创业?杉崎你?想当老总吗?」

会长非常意外地睁大了眼睛。其他人也有些吃惊。

我……笑着说道。

「没错,当老总,然後雇佣在这里的所有人!」

「杉崎,你又开……」

会长显得有些生气,但我并没有让步。

「这次我可是认真的,会长。」

「唔。」

「我,想守护自己喜欢的人……和她们齐心协力,一起生活下去。所以,会长,我的梦想是当全是美少女员工的企业的老总。」

「雇用标准是外表啊,这可不行!是歧视!」

「没关系,那毕竟是我的公司嘛!而且,为了这个梦想,我愿意付出一切努力,从现在开始!」

「唔唔唔……」

看来,我的回答不是她所期待的。会长抱着手沉吟起来。

不过,其他人都带着无力的笑容看着我。

「键真是的,你根本不是当老总的材料吧……不过,如果付的薪水还可以的话,我倒愿意在你手下当一个OL……虽然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就是啊,学长你倒更适合当滞销小说作家呢。和真冬我一起走上足不出户的道路吧!」

「连想干什麽都没决定,就大咧咧地说要当老总的人,是决不可能成功的,除非有我的帮助。」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打击着我的梦想。

会长似乎察觉到自己被排除在谈圈外了,於是发出「咿——」的奇怪声音,对我们大叫起来。

「真狡猾!要开公司的话,就由我来当老总。」

「会长,你是在套取我的梦想吗?」

「我本来就打算当老总,这有什麽关系啊!这样,我兼并你的公司好了!」

「别人说出自己的梦想,就不要提兼并什麽的啊!那样真残忍啊!」

「闭嘴!我也需要你公司的人才!」

「真丶真是任性啊……咦?这麽说,我们还是得一直生活在会长的庇护下……」

「…………」

「…………」

会长浑身冒汗,她立刻把目光转向别处,说道。

「今天的会议结束!」

「没有得出结论,所以逃跑了!」

真是个没责任心的人。我收回之前说的话。这个人脑子里什麽都没想过。

会长开始收拾东西,大家也只好苦笑着跟着收拾,我静静地看着每个人的神情。

(各自的道路……这个问题啊。)

一切都不可能一成不变。

至少,我们今後将不再是学生会成员,也不再是高中生,不再是学生,不再是小孩子。

一成不变,是不可能的。那是无法回避,也不应该回避的。

可是,那样的话。

「喂,你在干什麽啊,杉崎!今天的活动结束了!也没有杂务,回家吧!」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好的』只要说十遍就够了。」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哇,好长!」

「杉崎,别光动嘴,要动手!」

「啊!?」

既然一成不变是不可能的。

那麽,至少我们要向好的方向努力。

飞鸟和林檎那时候的事,不会再重演。

就算前方满是荆棘坎坷。

「键,快走吧!」

「学长,来这里——」

「Key君,回去了。」

「快点,杉崎,赶快离开学生会办公室!」

在大家的催促下,我拿起书包,离开了学生会办公室,随後,会长把门锁上。

「走吧!」

「好的……我们走吧。」

大家在走廊上走着,我独自回头望了望学生会办公室的门……随後,看着走在前面的四位少女的笑脸。

…………

「是啊。」

独自小声说道。

重要的是,我们不可能永远是学生会成员这件事。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