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2 学生会的月末-杉崎鍵的放學後

※「应该赶紧把那傢伙解雇吧……」By守

「呼,结束了.」

放学后.这是后宫们都已经离校,夕阳也开始西沉的时间段.我,杉崎键,在把今天的杂务做完后,咯吱咯吱地揉著肩膀.在空无一人的学生会办公室裡,回响著我一个人的自言自语.

虽然是非常寂寞的场景,但是因为这个时间段总是我一个人,现在早已没有多少失落和疲惫感了.本来,收拾杂务的话也是我自己说要做的.抱怨什麼的,是不可能有的.一想到这样明天也能跟最喜欢的女孩子们一起闲聊,就算一个人也做得很有动力.

「啊.不快点的话兼职就迟到了.」

看了一眼教室裡的时鐘,我慌忙开始收拾起来.

我慌慌张张地抓起书包,关上窗户,急速向「今天的兼职」地赶去.

「欢迎光临——♫」

在便利店的工作.我满脸笑容地向貌似OL的客人打招呼.虽然一瞬门她被我热情高涨的声音吓了一跳,但是立刻就向杂誌区走去了.

接著,像是工薪阶层的男性顾客也进了店.

「……欢——迎.」

我用敷衍的态度,世故的调调招呼道.虽然老是被店长批评说「这可不行,对待客人的态度不可以随著客人的性别来改变」,但只有这点真的是没办法.因为这可是我情绪的问题.

另一个兼职的人在裡面工作,所以我一个人在收款台.收完OL和工薪男的钱之后,我在空无一人的店裡正发著呆的时候,又一个客人来了.

「欢迎光——什麼啊,原来是守啊.」

「啊,杉崎.今天是你当班吶.」

同班的宇宙守来了.因为这个便利店就在宇宙姐弟家附近,所以巡和守经常来……不对,细细想来,巡的话,不知何故,好像只要是我当班的日子总能遇到呢……而且每次总是买一个十日元的巧克力,或者是那种只能拿来填肚子的粗糙点心等等……真是个谜.

我正绷著脸的时候,守确认店裡没有别的顾客后,跟我搭訕道:

「哟,干得不错嘛,店员先生.」

「少囉嗦.」

守一边看著我罩在外面的便利店制服,一边嗤笑著.

「你也是能好好工作的嘛.」

「客人,我可要叫警察了哦?」

「为什麼!?为什麼要叫警察啊!?」

「…………」

「喂喂,你可别一句都不说就去按收银台裡的警报按钮哦!」

「……如果你要拿收银机裡的现金的话,我可以都给你,能不能饶了我啊?」

「你就这麼讨厌我这个客人吗?」

我是太閒了才去欺负守,但就算这样也不能让我的心变得充实起来……没有美少女,我就没有干劲啊.在学生会的工作是因为能跟我的后宫们调情,就算是无偿劳动我也是斗志满满的.

提起兼职,就有一种「因为需要钱才干」的感觉,只有当客人是美少女的时候我才会提起精神来.除此以外,总是一副懨懨的样子.只是把该做的事做了而已.

守开始在收银台旁边的便当区閒溜达.店裡,我和守,二人世界中.

「……唉.」

「唉的——一般人会当著客人的面嘆气吗?」

「没有干劲吶.你能不能快点回去啊,守.」

「不要让我听到啊,你的自言自语.」

「快,守,赶紧把那边快过期的便当买回去.」

「你这傢伙,作为店员真是太恶劣了!」

守在那唧唧歪歪的吵闹著.又没有别的客人来,没办法,我从收银台出来,向守那边走过去.

「噢,你要干嘛,杉崎.」

「啊,难得一次,我想向客人介绍下推荐商品之类的.」

「不错嘛,还挺机灵的.」

「总而言之,啊,想向守推荐那个区的那个吶.」

我那样说著,不理会在说「可是我是来买便当……」的守,把他带到了文具区.然后……

「喏,图钉.明天也要放到人家鞋子裡去的吧?」

「我在你心裡就是这样的一个形象吗?」

难得我递给他了,守却立刻把图钉放回了货架上.

「干嘛啊,难得我照顾到客人的需求,你却这样.」

「我又没有这样的需求!我又不会把图钉什麼的放进人家鞋裡去!」

「……唉,没办法.喏,那麼,买这个吧.对你来说很必要的吧,守.」

我把隔壁区的商品拿来递给他.

「嗯,这啥啊?」

「生髮剂.」

「我,在你眼中到底是怎麼样的人啊!?」

「就是那种非常遗憾的感觉.」

我看著他的头顶说道.

「什麼啊!不管怎麼看、从哪看,都看不出我需要生髮剂吧!瞧!我可是很浓密的呢!」

「只是现在吧.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别再说了,那种发言!对於男人来说太恐怖了!」

说著,守又把难得推荐给他的生髮剂放回架子上去了……把人家的好意就这样糟蹋了……

既然图钉跟生髮剂完全不需要,没办法,换个区.到达速食面和点心区域.

「嘛,这些倒是的确不管哪个都可以吃.杉崎,你的推荐是?」

「这个嘛.」

我斟酌片刻,然后选了一个包装精美的商品.

「这个应该适合守吧.『零热量!减肥中华系列!』.」

「所以我说,你这傢伙是怎麼看我的!?」

「就是那种非常遗憾的感觉.」

我看著他的肚子说道.守喊著「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尽全力否认著.


「我才没有胖!一看就应该知道吧!?瞧,我哪裡——」

「只是现在吧.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这个店员,太讨厌了——!」

对於我一个又一个使他不安的发言,守似乎已经受不了.真是没办法,我说著「好啦好啦」让守平静下来.

「不好意思啊,客人.」

「如果被不尊敬地称作客人,还不如被叫『守』更好吧!」

「喏,这样的话,你需要的是这个.」

「这个是……」

「魔法少女流行公主.裡面附送像这样做之后就会让衣服消失的卡片,让人脸红心跳的口香糖哦.」

「所以说,我,你到底是怎麼看待的啊!」

又惹他生气了……这还是非常有人气的商品呢.可是有很多工薪族买的哦.我也是把全套收集到了呢.但是,守好像不喜欢.

「抱歉哦,我没有恶意.我以为男生都会喜欢的.」

「不,不是,嘛,没有别意思的话,还好啦……」

「原来是这样.守原来是喜欢这边的『附送身体壮硕的人体模型的口香糖』啊.」(注:身体壮硕在这裡是隐语,喻同性恋)

我拿出几个壮男纠缠在一起的模型.

「不是的,我不喜欢好吧!?为什麼在你这傢伙心裡我是这样一个形象啊!?」

「……这样啊.原来你还没有出柜啊.抱歉.」

「拜托你别用这种口气道歉好不好!?我没有那种兴趣!」

「……原来是这样.唔.守,没有这种兴趣.是这样的啊.不管别人怎麼说,我相信你,守.」

「我,被别人那样说过吗!?」

我用一种讚赏的神情,把手搭在守的肩上.

「别人再怎麼说,我都不会认为守是很坏的孩子啦.打起精神来.」

「别一副理解者的样子却口吐伤人的台词好吗!?我本来就没有被大家那麼讨厌好吧!」

「……啊,守.先买这个吧.『止汗喷雾』.」

「我、很臭!?臭吗!?」

「嗯,但我完全不介意的哈……打起精神来哦.」

「臭吗——!」

就取夭守来打发时间,我还是一点也没提起精神.

我骤然转身背对著守.

「守真没劲,我回收银台好了.」

「呜哇,这是我的人生所受到的最差劲接待!」

我不理守,回到了收银台.发了一会儿呆,这时他拿了两个姜汁烧猪排便当,走到收银台前.

我立刻给他报价.

「两个是三万九千八百日元.」

「嗯嗯……啥,这也太贵了吧!」

「好吧,三九八.」

「不对不对,不是说法的问题!话说回来,好好地把条形码刷进去啊!不要自己决定价格!」

「嗶,嗶……嗶,嗶……咔噠咔噠咔噠咔噠!就是这样,三九八.」

「不对,你刚才对收款机动什麼手脚了对吧!让它做乘法什麼别的了对吧!」

「我要叫警察了哦.」

「我吗!?该被捕的是你好吧!」

「哎……就这样吧.嗯,算上税是500日元的两个,正好是一千日元.」

「一开始就这样说不就好了嘛……」

守拿出一千日元,我一边收著钱,一边跟他搭话.

「草鞋,要热一下吗?」

「嗯,拜托……啥,为什麼是草鞋啊!热下便当!」

「现在开始的话,我用体温加热,大概要花一个小时……」

「所以说为什麼是秀吉风格啊!用后面那个微波炉!」(注:丰臣秀吉为织田信长之僕,职责是为信长带草鞋.为了使主人在冬季能够穿上温暖的草鞋,秀吉总是以体温去捂热草鞋.信长得知后提拔其做马夫)

「钝器?」(注:日语裡微波炉和钝器近音)

「是微波炉啦!不要闹了,加热便当!」

「真没办法啊——像这样的服务可不多哦.」

「是这样吗!?那这是什麼便利店啊!?」

我无奈地把便当塞进微波炉,开始加热.在这段时间,我从守那收过一千日元,敲著收款机.在等著便当加热的时候,閒著的我把胳膊支在柜台上,唉的嘆了一大口气.

「喂,守.太閒了,讲点笑话听听.」

「为什麼作为客人的我一定要陪店员打发时间啊!给我準备个塑料袋!」

「塑料袋?为什麼要準备那种东西啊.」

「哈?不,那个,因为要用来装我热乎乎的姜汁烧猪排便当啊……啊啊,那个啊.你是指为什麼不用环保袋吗?今天我没带啦,所以用塑料袋……」

「不是啦,因为现在正在加热的是我的便当啦.」

说著,我把守买的两个姜汁烧猪排便当,从微波炉的旁边拽出来拿到柜台上.嗯,冰凉冰凉的.

「这怎麼回事啊!那麼刚才这段时间,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为什麼我要等你这傢伙的便当加热啊!」

「因为我们是同学嘛.」

「这是什麼鬼理由!好了,加热我的便当!」

「真是位任性的客人吶.」

「是这样啊!」

没办法,我的便当温好之后,又把守买的便当换了进去.

我回到收银台,把我的便当(刚才事先买好的)打开了.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不对不对不对,店员别在客人面前,在收银台上吃便当好不好!」

「守,你是不是饿了啊?」

「唔,啊啊.怎麼了?」

「没有啦,正因如此我才想在你面前吃.」

「你这傢伙简直恶劣到柡点了!」


「话说,那便当,是守跟巡的份吗?」

「嗯,啊啊.因为今天父母都不在家,做饭又很麻烦,就想吃便当算了.」

对於这个回答,我「哎呀呀」地嘆了口气.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才会秃顶啊.」

「说了不是了,我又没有秃顶好吧!」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巡才会变成那样的性格呢.」

「唔,那可真是抱歉,虽说有点难以反驳,但那应该与饮食生活没有关係吧.」

「就是因为是这样的饮食生活,守才交不到朋友啊.」

「所以说,对於我,你到底是怎麼看待的啊!?我是有朋友的好吧!」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才会幻想有朋友啦老婆啦之类的啊.」

「竟然完全否定我的现实生活!?」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才会变得能使用超能力啊.」

「那便利店便当还真厉害啊,喂喂!」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才產生泡沫危机了啊.」

「我认为那个跟我的饮食生活完全不沾边好吧!」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我的乾妹妹和青梅竹马都……!」

「为什麼要抓我的前襟啊你!虽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现在你好像给我嫁祸了很重的罪!?」

「真是的.吃便利店的便当什麼的,真是难以置信啊.吧唧吧唧.」

「抱歉,面对一个已经脑筋短路的傻瓜,我看我说什麼都没用了……」

这时,叮的一声微波炉响了.我嗖的一声站起来,把两个姜汁烧猪排便当从微波炉裡取出来.然后拿到柜台上.

「一共一千日元.」

「好好……不对,刚才我已经过了吧!?」

「就是因为这样的饮食生活,才会连已经付过钱这样的幻想都有了.」

「哎哎!?不对啊我已经付了啊!绝对付过了!瞧,实际上,我钱包裡也少了一千日元呢.」

「是买了生髮剂吧?」

「买了吗!?我无意识地买了吗!?」

「你很开心地把它全部都撒到头顶去了吶.」

「真的吗!?我一点也记不得了啊!」

「就是这样,所以,快,付一千日元.你想要姜汁烧猪排便当吧?」

「唔,唔……不,不对,我绝对是付膪了!我已经付过一千日元买便当了!」

「守……你变了啊.」

「哎!?」

「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傢伙啊.」

「这是当然的好吧!我又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店员!这样的交易本身,也是我出生之后第一次遇到啊!」

「想要东西的话,就要付钱.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吧?」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付过钱之后,就能买东西!是这个道理吧!?」

「我对你好失望啊.年度失望排行榜啊!」

「我还获得奖项了吗!」

「对你的同学,难道你就没有种想要施舍他一千元临时收入的慈悲之心吗!?」

「你现在是承认你有诈骗行为了吧!」

「现在不是在说那个事情.是在说你,是不是有善心.」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应该先谴责诈骗行为才对吧!是你的问题啦!」

「守,小学生时代那个善良的你,究竟去哪裡了啊.」

「不对,我跟你是从进高中之后才认识的……」

「守,小学生时代的那些浓密厚实的头髮,究竟去哪裡了啊!」

「现在也还是有头髮的好吧!现在也是浓密厚实的!」

「守,小学生时代的那个为了能向我进贡钱而努力奋斗的你,去哪裡了啊!」

「从一开始就没有吧!?那样的我,才真正是幻想吧!」

「守,还有那个曾经热乎乎的姜汁烧猪排便当,究竟去哪裡了!」

「在跟你进行无意义的争论当中冷掉了好吧!」

「因此,只能再放进微波炉热一次了,麻烦您等一下.」

「还要等啊!」

再一次打开微波炉.开始加热姜汁烧猪排便当.

「好閒啊守.说点什麼吧.」

「所以说我为什麼不——得——不陪你消磨时间啊!还有这些浪费的时间,是因为你才產生的吧!?」

「描写你跟巡姐弟恋、虽然噁心但超棒的軼事有没有啊!?」

「没——有!还有,不要说什麼噁心!」

「关於你的,谁也没兴趣知道的减肥记录也行啊.」

「我说过了,没——有!我又不胖!」

「也可以表扬下我今天的待客态度啦.」

「我没发现有值得表扬的地方啊!」

「啊,还有一分鐘就热好了吶.那,守,讲讲一分鐘改变人格的恐~怖故事也可以.」

「没——有!不如说一分鐘改变人格这样的恐怖故事居然会存在,本身就已经很恐怖了吧!」

「说得好.给守君,赐一坐垫.」

「坐垫就不要了,差不多让把便当给我了吧!」

「不给.像你这样的傢伙,不能给你我们店的便当!」

「怎麼忽然转变成岳父的态度!」

「我可没有被你叫做岳父的道理!」

「是啊!我也不想叫好吧!算了,适可而止,把便当递过来!差不多该停下加热了吧!」

「还不行!还没有到达姜汁烧猪排便当黏糊糊融化的阶段!」

「不用到达也可以!你想把它加热到什麼程度啊!」

「到熔点为止.」

「给我住手!话说回来,这裡的微波炉能加热到什麼程度啊!」


「虽说微波炉是不行,但是用我的体温或者……」

「你体温多少度啊!好了好了,听,叮一声响了!快给我,便当!」

「誒?」

「我不明白你说什麼『誒』啊!」

「开微波炉拿便当什麼的,好麻烦的说——」

「那你是没资格当便利店的店员了!总而言之,快给我便当!」

「一共是一千日元.」

「为什麼!?小费吗!?这样的待客方式,还敢要小费吗!?」

「切,就因为如此才说日本人小气!」

「你还有在哪裡工作的经验啊!便利店什麼的根本就没有小费!」

「我只想看看你的诚意啊.」

「我没有这种东西!」

「真是的……这麼说是没有了啊……方便筷,像往常一样七万副可以吗?」

「啊啊……什麼,不需要!就两个便当,你以为打算要分成多少份啊!不需要那麼多!」

「那,我就只放一根吸管了哦.」

「什麼跟什麼啊!米粒能吸出来吗!我跟姐姐两人,难道你让我们轮流用它吸米粒吗?」

「总觉得你描绘的情形飘荡著○清拉面的香味哪.」

「我才没有!行了,给我正常的放两副方便筷!」

「一共是一千日元.」

「要钱的!?」

「现在如果再买一副的话,是破格优惠价一千五百日元!」

「这是正常的加价吧!哪门子的破格优惠!那我不要了,筷子之类的!」

「那麼运费和安装费全部都由日本网络杉崎收取.」

「本来就不用花运费和安装费!好了!只给我便当就好!」

「客人.虽然非常失礼,但那生髮剂您需要吗?」

「还真是很失礼啊!好了!不需要!够了,跟你说把便当给我!」

「是,我明白了.但是需要花费一点点时间,不知道是否可以呢?」

「不可以好吧!为什麼还要花费时间啊!把那个袋子递给我不就好了吧!」

「因为有排在您前面的顾客……」

「哈!?谁啊.店裡谁也没在吧.不管怎麼看,我都是最优先的……」

「吧唧吧唧.咕嘟……吧唧吧唧.」

「难道是你吗!你的吃饭时间什麼的,怎麼样都好!赶快给我便当!」

「……真是纠缠不清的傢伙吶.呼,我输了啊,输给你的执著了呢.」

「为什麼用俯视的视线把便当递过来啊!?……嘛无论如何,拿到便当真是太好了……」

「话说回来,客人.」

「干嘛啊.我要回去了!一旦买了,便当就是我的东西了!」

「不是,您的便当,早就冷掉了,怎麼办好呢?」

「OhNoooooooooo————————————————————!」

「你家裡的微波炉最近是坏了吧……」

「只、只能再给你了吗……你想说,只能再拜托你给加热了吗!」

「呼呼,升温也好降温也罢,都掌握在我这便利店店员的手中哦!」

「该死!你要把我的姜汁烧猪排便当玩弄到何种地步才算完!」

因为这样,我再次从守的手裡夺过便当.

「加热方法,用炖的可以吗?」

「不可以!为什麼便当要拿来炖啊!给我正常的放进微波炉裡去!」

「如果用那种方法的话,现在需要花费一点点时间……」

「所以说,为什麼一个个都要花时间啊!行了,加热!」

「就算时间上没有问题的话,用微波炉加热,费用会多一点,这样也可以吗?」

「到底要我花多少钱啊,这个便利店!够了,赶紧给我免费加热!」

被守用愤怒的神情狠批了一顿,我无奈地把便当放进微波炉裡.

因为有两个,要加热两分鐘左右.

「……守.」

「干嘛啊.」

「你打算在店裡呆到什麼时候啊?」

「到我拿到便当为止!为什麼又把我当成骚扰型顾客来对待啊!」

「我也很忙的,你不要给我惹太多麻烦吶.」

「我看只是你自己一直在为所欲为吧!」

「守啊.青春短暂.好好珍惜时间地活吧.」

「就因为你,我才浪费了这麼多时间!这段时间算什麼啊!我的人生史上,就算说是最白费的埘间也不过分!」

「能听到你这样的评价,我简直太欣慰了.」

「你到底有多讨厌我啊!」

一来一往之间,叮的一声微波炉响了.我把便当取出来又一次装进袋子,嘆著气.

「浪费掉了日本珍贵的电力……」

「都是你的错吧!赶快把便当给我!」

「不要那麼贪婪啦.这样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哟.」

「这是排在最不想被你说教的言词第一位的吶.」

「听好了,守.女人这种东西啊——」

「那种话就算了吧!只会让便当再变冷一次而已!我也不需要你的建议什麼的!」

「……我知道了.正因为是现在才想坦率地说一说,守啊.」

「什麼跟什麼啊.够了,给我便当——」

「说实话,我真的很閒.」

「不要拿客人来打发时间啊————————!」

守发出好像能响彻半径三千米左右的持续咆哮.从刚才开始我们店就没有客人靠近,也许就是因为这傢伙乱叫的缘故.不管怎麼说,我的确是很閒.我一边递过便当,一边看著守的眼睛.

「怎麼样,守.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左右,有没有陪我进行欺负守行动的意愿吶?」


「哎,你难道觉得我会回答『嗯,我陪你』这样的话吗!?」

「守的话,也许会.」

「啊这是什麼过高的评价!我要回去了!还会被饿肚子的姐姐狂批!」

「……这样啊.归根到底你也就是只有这种程度的男人吶,守啊.」

「呜哇,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带著如此郁闷的心情离开便利店!」

「谢谢你惠顾!」

「再加上这商业笑容!该死——!总觉得很生气!但是,我要回去了!」

「……那,我来撒盐吧.」(注:在日本撒盐是可以达到净化的目的,因为神道教义认为盐能驱赶鬼魅,可以驱邪)

「可恶————————!」

不知何故,守哭泣著回去了.

…………

「啊啊,好一段消遣的时间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