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2 学生会的月末-二年B班的公主

※「喂,怎麼说好要剪掉的内容也登上来了!」By巡

偶像,星野巡.

女演员,歌手,经常参加综艺节目和各种活动的超活跃艺人.

但是她在屏幕上光彩照人的表象背后,却有著很多不为人知的计酸与苦辣.

现在为大家展现的就是超级偶像星野巡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完全记录了她一天之内的全部经歷.

——热情少女~偶像!星野巡——

被雾靄包裹著的田舍小镇,静寂中时而传出一阵小鸟的叫声.在嫻静的住宅区中一角……一所十分普通的民家之中,有一位少女比任何人都早起床,开始了忙碌的準备工作.

星野巡,十七岁.高中二年级.拥有一双明亮而充满灵气的眼睛,娇美俊俏的面容,清爽柔顺的长髮,如同白瓷一般细腻光滑的肌肤.只一眼便能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质散发出来.是的……她的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大人气偶像.

现在让我们跟随著工作人员的摄像机一起去看看正在洗手间裡面刷牙的星野……不过,虽然她依旧穿著睡衣一副刚刚起床的样子,可是为什麼她的髮型一点都不凌乱,甚至可以说非常的整齐,并且脸上也已经画好了妆,并且还非常专业地望著我的摄像机,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早上好!

「啊,早上好.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你每天都这麼早起来的吗?

「是的.一般来说我即便没有工作的时候也习惯早起.」

——真是非常良好的生活习惯啊.

「只是很普通的生活习惯而已嘛.而且作为专业偶像,规律的生活节奏是很重要的不是吗?哦呵呵呵呵呵呵——」

——那麼,现在要开始做饭了吗?

「是、是啊……啊,哎呀,已经这麼晚了!再不去学校的话就要迟到了!今天不能準备早饭了!真遗憾.」

巡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就连我们的工作人员都露出一脸的困惑.

——可是,还有很多时间啊.

「那、那是对一般人来说的.身为偶像的我是需要很多时间去搭配服装的.」

——学校之中不是只允许穿校服吗?

「啊,这个.身为偶像不管在什麼地方都必须要注意形像.这是偶像的责任!」

——哦哦,好深奥啊.

「是、是你的错觉吧.对了,我现在要开始换衣服了.可不可以先停止拍摄呢?」

——啊,好.了解.

星野巡.私人生活全记录才刚刚开始,后面更精彩.

巡就读学校附近的小路.虽然学校之中的学生不多,但是在这条上学的必经之路上却是一派热闹的景象.这一切都是因为巡的人气所致吧.

巡似乎一下子发现了什麼.我们的摄像机追著她的视线转去,那边走来一名露出了令人目眩的阳光笑容的男生.

「哟,巡,守.早上好.」

「早上好,杉崎.」

「……早、早上好,杉崎……糟了……该怎麼说明才好呢,这傢伙……」

「?你怎麼了,巡.虽然平时你就很奇怪,但是今天怎麼显得更奇怪了……还有,这个摄像机是怎麼回事?取材吗?」

那名男生似乎对我们的摄像机產生了浓厚的兴趣.

「哎,嗯.这个……今天一天都要跟著我.」

「哦?」

对於这个看起来和巡很熟的傢伙的来歷,我们好奇地问道.

——请问,巡.这位是?

「哎?这个,他是……杉崎键……是、是……只是同班同学而已!嗯嗯!只是同班同学!就只是这种关係而已,真的……这个、只是、同班同学!」

——是吗……你怎麼好像哭了.

「我没哭!只是、同班同学而已!只是同学而已.」

「喂,巡!你怎麼了.而且你为什麼要一直强调同班同学啊,虽然我们确实只是同班同学而已.」

「呜呜、哇啊呜呜!」(风:新后宫成员正式上场…)

突然巡转过身哭著向远处跑去!前来摄影取材的工作人员见状也都慌作一团!

——巡、巡!?你怎麼了?怎麼忽然跑掉了!

「你们平时的日常生活还是这样热闹啊.」

「要你管!」

来取材的工作人员和他们两个人一起向巡追去.

巡的校园生活,就这样在一片热热闹闹的气氛之中开始了.

上课时间.手中拿著课本的星野巡的侧面,看上去十分认真的样子.虽然身为超级偶像,但是似乎对於学习也十分专心……虽然似乎知道摄像机在拍摄她,但这应该是因为镜头反射了光线才引起她注意的缘故吧.

——即便在紧张的工作之中,也会如此认真的听课吗?

「嗯,当然,因为我是学生嘛.」

——真是了不起啊.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要专门做偶像呢?

「在身为一名偶像之前,我首先是一名学生.而认真的学习是每一个学生的本分,所以我只是做好自己份内事而已.呵呵~」

——真是一个认真的人啊,让人肃然起敬.

「喂,那边!上课的埘间不要对著摄像机说话!还说什麼认真的学生啊,喂!」

美丽的年轻女教师对巡训斥道.巡对著摄像师做了一个「CUT」的手势.

「那个老师……真仪瑠老师的内容,也不要播出.」

「都说了上课的时候不要看镜头,喂!」

巡在身为一个学生的同时,果然还是一名专业偶像啊.在拍摄节目的时候她所表现出来的敬业态度实在令我们敬佩……所以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终止拍摄的.

於是我们尝试继续提出更多的问题.


——巡的学习成绩一定很好吧?

「嗯,我一直保持著学年第一.」

「哦!?你怎麼把我的身份给抢去了!」

——?她的朋友杉崎君似乎很激动的样子……

「请不要在意,他就是那样的人.」

「你那种解释是什麼意思!难道要在全国范围内抹杀我的形象吗?」

「请用黑条挡住她的眼睛,而且将声音也进行一下处理.」

「你这究竟是什麼节目啊!难道是警视厅的24小时罪案现场吗!」

「他是一个总也无法停止自己幻想的……可悲青年……如果没有我的话,他就活不下去.」

「等等,你刚才的话是什麼意思?不要录制这样扭曲事实的节目啊!」

——真是不得了呢.

「喂!难道连你们工作人员也……」

「放弃吧,杉崎.我都已经放弃了……新闻媒体,已经完蛋了.」

「你、你叫什麼啊!」

那位叫深夏的少女大声对杉崎叫道,这时我们将镜头对準了巡,发现……

「…………」

——巡?你怎麼了,怎麼在拚命地咬手指呢?

「……深夏……那个傢伙……为什麼……我好羡慕……」

——巡?

「杉崎你这个傢伙!对水罙夏说了些什麼啊!」

——为什麼连守君也突然间变得这麼激动呢?到底发生了什麼事?

「啊!不、不要再说了,键!啊,我的脸好热啊,可恶!」

——巡,那位叫深夏的小姐也是个相当美丽的女孩呢.当然,巡你也非常不错.难道说这片土地是孕育偶像的土壤吗……巡你怎麼了?

「可恶……可恶!」

——啊、巡!你现在的表情好可怕啊,你没事吧!?

「……啊!不、不、我没事!哦呵呵呵呵呵.」

——是、是吗?太好了.

「到底闹够了没有!你们几个……好好的给我上课!」

巡的班级生活就这样在以她为中心充满活力的热闹气氛之中展开了……为什嬤在我的脑海之中「问题班级」这四个字挥之不去呢?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吧.

课间休息的时间,在巡的座位周围聚集了很多的同班同学.她的弟弟守,同班同学杉崎,中目黑善树,还有椎名深夏.这就是巡区别於一般学生,身为偶像的最佳証明.

不过这些人之中除了巡之中似乎都是一副不满的模样,大概是我多心了吧.

——休息的时候,总是这样吗?

「嗯,是的.每到下课的时候,朋友们都会自发地围挠到我身边.」

「不,平时都是巡主动来找我们……下课马上就跑到杉崎的旁边——」

「善树!」

「啊……是、是啊.我们,都很喜欢巡!」

「中目黑……你……」

「呜呜……对不起,我又屈服了……」

巡果然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中心人物呢.

——巡,果然你不管在哪都是大人气角色呢.

「是啊,大概因为我太受欢迎弓吧.」

「……为什麼我也要来帮助巡拍节目啊……」

「我只是……希望能够和杉崎君普通的说几句话而已……」

「我想快点去看刚刚才跟同学借到的杂誌……」

——真的是很有人气吗?

「当、当然了!喂,大家!大家,是不是都很喜欢我啊!?」

「…………」

「是不是啊……啊?」

巡忽然转过身去,背向著我们,面对著她的朋友们——接著,忽然发生了一件非常令人惊讶事,她的朋友们全都挺直了后背,大声地叫道.

「是,非常喜欢!」

「就是这样~~~」

——看来巡在学校裡面也是偶像啊.

「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是隐藏不了的.」

「确实,这种漆黑的气场相信即便通过电视屏幕也能够感觉得到——」

「杉崎,你在说什麼?」

「我什麼也没说!巡是我们的偶像!哈哈!」

「很好~~」

看来巡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果然巡早在成为偶像之前,便已经在身边的朋友之中拥有了很高的人气.我们被星野巡那压倒性的领袖气质而震撼了……绝对不是因为那暴力性的气质而震撼.(风:深夏无敌论,破.)

——平时大家在一起都聊些什麼呢?

「一般来说,从头到尾都是在称讚我的美貌.」

「那是什麼时候的事啊!不要随意浪费别人的青春啊,我说!」

「因为我是偶像,所以大家只要和我在一起便会有一种被治癒了的感觉.」

「被、被治癒?你还真敢说啊,我和守最近身上的伤口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啊,请等一下.」

「哎?」

突然,巡拉著杉崎走出了教室.就在工作人员全都愣住了静观事态发展的时候……走廊裡传来钝器殴打的声音.(风:难怪连深夏也败了…)我们不由自主地冒了一身冷汗.但是却不知道为什麼.

「让大家久等了.」

一分鐘后,巡拖著了无生气的杉崎走进了教室.

——发生了什麼事?……杉崎君的脸色似乎很难看……

「哎呀,怎麼了?杉崎,你还好吧?」

「……是的.很好.我、很好.非常、好.请不要担心.我很好.妈妈,我很好.我,没有遭受暴力.没有.我、只是、在和朋友玩.我没有被欺负.大家只是在闹著玩.是的.巡、是个好孩子.是的……另外,我想去屋顶.」(风:彻底的病娇啊…)


——看样子他的精神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刺激……

「是你的错觉吧……他就是那样的人.」

——是、是吗.

「……难道你们看不出事情的真相吗?」

——啊,守君?突然跑到镜头前面干什麼?

「……没什麼.只是,希望这个节目的观眾,能够正确地、正确地分辨其中事实的真相,我由衷地希望.」

——啊?

我们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说起来,杉崎和椎名是学生会成员吧?

「啊啊,是的,我和那傢伙是副会长.」

——听说,这个学园的学生会选举通过人气投票之类的活动,那麼巡的排名是?

「那个活动吗?根本不会有人给巡——」

「深夏……听说你妹妹身体不太好啊……今天,有没有来上学呢……」

「!不、不!巡获得了第一位,但是因为她偶像的工作太繁忙了,所以只能无奈辞去了学生会会长的职务……」(风:继钝器后深夏的第二败因…)

——原来如此.

「是的.我参加选举的时候,碧阳学园的所在学生都将选票投给了我,甚至都没有办法选出其他的学生会成员……不过毕竟我还有工作在身,所以……」

星野巡对工作的情,实在是异常真挚!我们的内心都被她的这份热情感动了.

——另外,她真的很有人气.

「嗯,是的.旁边的这位中目黑善树同学,虽然是不久前才刚刚转学来的,但是现在也已经对我很著迷了.」

看来,她身为偶像的才能实在令人惊嘆.但是,关键人物善树却似乎一副不满的样子.

就在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於是我们暂停了课间休息的取材……虽然我们也对中目黑和杉崎之间的关係很好奇,不过这次的主要目的还是针对偶像星野巡的专题.

身为专业的电视节目制作人员,必须能够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傍晚的小镇,一阵充满忧愁的铃声响起.在一天的学园生活结束之后,巡甚至没有等守君一起便第一个走出校园,然后走进经纪人早已在外面等候著的车上.

——接下来要去哪?

「啊,去工作.因为周末要去东京做节目,所以今天去当地的电台.」

——现在你还接这样的节目吗?

「没办去啊,这种乡下地方平时放学之后只有一些不景气的工作——开玩笑的,因为我是这地方最受欢迎的大人气偶像.」

——那一定很累吧?

「很累?我不觉得.虽然我也喜欢悠閒的人生,但是我并不认为忙碌的工作会很累.或者说,如果我觉得很累的话,便不会做这份工作了.所以我为了我的粉丝们,就算粉身碎骨也会努力工作的.」

——真是了不起的决心呢.

「是、是啊……其实,只是为了金钱、爱情和名誉罢了……」

——?抱歉,刚才你说什麼?麦克的声音有点小没听清……

「没什麼.啊,到了.」

车子来到当地一家限陈旧的录音棚停车场处停了下来.这裡真是一个和日本的顶级偶像星野巡非常不相称的地方.但是她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跟著经纪人向裡面走去.

「你好,今天也要努力哟.」

巡热情地向身边走过的人们打招呼……那些看起来像是工作人员的傢伙都显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望著巡.

——平时也是这种感觉吗?

「嗯,当然.他们平很难得见到我这麼著名的偶像.」

巡的敬业精神实在是很令人敬佩.她的经纪人在一旁忽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而且表情也变得非常复杂.不过这种异常表现大概和巡所说的内容无关吧.

巡今天的工作是为当地的新闻节目做评论.据说是每周一次的正式节目.

而这次的节目之中还请到了经常出现在东京的周末节目之中的偶像多波佳织一起到场.

多波和巡因为档期经常会被安排在一起,所以经常见面.因此看到巡进入工作室之后多波便主动打招呼.

「哎呀,巡.好久不见.」

「啊,佳织?……不,不.咳咳.哎呀,多波,你好.」

「?你怎麼突然间变得这麼噁心……哎呀,怎麼有摄影机跟著.原来如此.」

「……你找我有什麼事吗?」

「哎呀,难道朋友之间打声招呼也非得有什麼事才行吗?」

「……平时你明明都不跟我说话的……难道是因为看到摄影机才故意这样的吗……」

「你说什麼?」

「没、没什麼.」

——多波和巡的关係好吗?

「哎?这个,我和巡的关係,非常好!巡和我不一样,她经常上电视节目,算是我们这些同期的偶像之中最著名的.巡,是我们真正的希望之星,是我的榜样.她和我这样的平民是不一样的,巡很了不起呢,是吧,巡!」

「没、没有啦.你、你这傢伙……给我记住……」

「今天我也被邀请参加巡周末的节目,果然巡和我这样可有可无的小偶像就是不一样.大概巡对於我并没有多少印象吧,是吗,巡!」

「没、没有的事……可恶,这傢伙是怎麼回事,好想揍她!」

「哎呀,巡,你一个人在那小声的嘀咕什麼呢?要不要我把麦克递给你再大声说一遍?」

看起来多波和巡似乎关係很不错的样子.突然,巡看了看手錶,然后对工作人员说道.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不要开个会讨论一下……」

「讨论会?哎呀,巡啊.这种小地方的电台怎麼会有讨论会呢?果然著名偶像就是不一样啊……难道你是故意在镜头前面装模作样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也忽然意识到,巡的行为确实非常奇怪.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麼,不过没关係……对了,我的经纪人说有些话要对你说.我还要参加讨论会,先失陪了.」

巡迅速离开了这裡,向节目制作人那边走去.我们也急忙跟在她后面追了过去.

——请问,你和波多的关係很好吧?

「……很好……抱歉,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接下来我们要开会了.」

——啊,对不起.

於是我们按照巡的指示,退到了一旁,不过继续用摄像机拍摄著周围的情况.

巡在参加讨论会时的表情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从未见过的认真模样.

星野巡,她正用她那多姿多彩的表情,吸引著我们所有人的目光.

当地电台的节目开始录制了.而巡她们的任务主要就是介绍当地的著名景观和土產,并且分别对其作出自己的评论.

我们在获得当地电台工作人员的同意之后,将整个过程都绿制下来.

「那麼,看了介绍之后,作为嘉宾的多波你对这个『涮土豆火锅』怎麼看呢?」

担任主时人的男性向多波问道.

多波的反应非常平淡.

「我不太喜欢.抱歉,我本来就不喜欢吃土豆.」

「是吗?」

「嗯,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吃红薯.你知道吗?在六本木有一家叫做『百利切卡』的店,那家店的甜红薯可是超级美味!」

「啊,这样啊.」

「是啊.还有还有,赤坂有一个——」

——就在这个时候,巡忽然打断了多波的话.

「我吃过一次这个『涮土豆火锅』.」

望著面带微笑说出这句话的巡,多波也微笑著对巡说道.

「哎呀,是吗?但是我觉得和那个比起来,还是甜红薯更好吃呢.」

「啊哈哈,虽然我也不觉得那个味道很好吃.不过,那个叫什麼来著……高岛,那个特制的汤……」

巡对主持人高岛问道.

「啊,你是说那个裡面加有酱油和黄油的汤吗?」

「对寺,我对那个很感兴趣,感觉那个汤做起来是下了一番心思的.」

「土豆的品质似乎也是经过严格挑选的.」

「是的是的!那个土豆竟然是专门为了涮著吃而特别进行过品种改良的,真是令人敬佩的热情啊.」

在另外两人的交谈中,多波只是笑而不语.

接著,后面的节目就这样以巡为中心继续展开了.

节目制作完成之后,我们偶然间听到了多波与巡之间的对话.

「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受欢迎的偶像就是不一样呢,巡.」

「过奖了.」

「但是,你是不是应该给嘉宾一点发言的戈会呢?你一直那样做的话,会使大家对你產生不好的印象哦.」

「哎呀,是吗?抱歉,我没有注意到.」

「………………只是受欢迎一点罢了,竟然得意忘形起来……」

「什麼?我没听见……哎呀,我的摄制小组好像正在那边悄悄地拍摄呢.啊,难道是因为这样才故意小声说的吗?」

「才、才没有呢!不过说起来,刚才做节目的时候,你突然打断别人说的话算什麼意思?」

「这一点可真是非常抱歉……但是,我觉得对於收听我们节目的听眾来说,可是对你的嗜好和东京的店舖没有任何兴趣呢.」

「!…………你说什麼!」

虽然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麼,但是敏锐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头的我们立刻走上前去.巡似乎很疲惫地靠在椅子上,微笑著看著多波说道.

「要想装样子的话,就一直装到最后.尤其是做节目的时候,要完全为自己的观眾考虑,好好地表现出来!这才是一个专业偶像应该做的事,不是吗?」

「……………………我先走了.」

「再见.」

巡向她挥了挥手,然后向我们望来.

——请问,你和多波是好朋友吧?

「是啊,当然啦,呵呵!」

——你果然是一个伟大的偶像.

「没有那麼夸张啦.」

巡故意做出一个笑脸,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与当地的电台工作人员热烈地交谈起来.

我们依依不捨地关闭了摄像机……

夜晚.满天星斗点缀在夜空之上,皎洁的明月将一片银色的光茫洒在小镇之中.

巡一直工作到深夜.现在依旧穿著睡衣坐在书桌旁边.

——为了美容不是应该早点睡觉吗?

「哎?啊啊,这个嘛.虽然我也很想早点睡,但是今年我必须得……更加认真的学习才行.」

——有什麼目标吗?

「嗯.我希望多多少少能够引起杉崎的注意——啊,不是的,我是为了学习和偶像工作两不误!」

——巡真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啊.

「嗯,是的.像我这样什麼事情都争第一的人,努力是必不可少的,呵呵~」

——这句话,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下是最有说服力的.

「哎?……………………是吗.呵呵,只是凑巧罢了.」

巡说著忽然对我们微微一笑.

「那个,我今天学习之后就要睡觉了……」

——是.今天实在是辛苦你了.

「辛苦?呵呵,如果这种程度就称为辛苦的话,那可是做不了偶像的哟.」

——是吗,那麼,期待你今后更好的表现!

「嗯,交给我好了……嗯,也希望我的粉丝们继续支持我哟!」

——时间已经不早了,打扰到你这麼晚实在不好意思.那麼巡,晚安.


「嗯嗯,晚安!」

就这样,星野巡繁忙……但充实的一天,终於落下了帷幕.

虽然那天晚上,她房间的灯一直亮到了第二天早上.但是在第二天的直播节目现场,我们在她脸上却找不到一点疲惫之色,这一点使我们深深折服.

星野巡.拥有多种身份的偶像.但是……要说她最有魅力的一面,毫无疑问是她没有任何修饰的「平凡」.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