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2 学生会的月末-動畫化的學生會

※「这正是回合制小说哦!」By真冬

~会长的提案~

「要入乡随俗!」

会长一如往常挺起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名言.

……在差不多五分鐘前.

至於说现在在做什麼——

「那麼从我开始了,动画化时的战略提案!」

「哈啊……」

「杉崎,很没精神呢!你今天可是主持!要好好听我们说的话!」

「是是.」

我一边随便应付著,一边为了记录而準备好笔和活页纸.当然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我完全没有记录的打算.

这个状况的开端是学生会接到了「动画化企划」.真仪瑠老师以前曾说过多媒体化的事,看来那就是动画化企划了.

於是,这样一来会长当然是干劲十足……已经没有必要说明之后的经过了吧.

就像汤姆和杰○吵架、就像钱形追捕鲁○、就像两津○吉老想著赚钱、就像柯○君用手錶型麻醉枪射击小○郎,会长说著「要让动画大热!」开始暴走(注:以上引用作品依次是『猫和老鼠』、『鲁邦三世』、『乌龙派出所』和『名侦探柯南』)

总之就是和平时一样.不过这次有些稍微不同的地方……

「根据目前为止的经验,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肯定都只会说出有著个人偏向的意见!所以今天就清清楚地划分时间,让大家尽情地畅所欲言!」

於是,根据这个不知是显得她有所成长、还是加速了暴走的提案,就以这样的方式……我依次一对一地向每个人询问提案的形式并确定下来.

也就是说,除了我和提案者以外,其他人是不能插嘴的.就算充满吐槽点,除我之外的人也不能有所抱怨.相对的,其他人在轮到自己时也能畅所欲言……嘛,算是比较合理的方式.

至於我的意见,因为受到「反正会走向H的方向,杉崎就不用了.」这样残酷的打压,所以在会议前就被否决了.

因此,我实在提不起什麼兴趣.可会长却干劲十足地喊道:「那麼,开始了!」

「好好.」我随便敷衍她.接著,会长立刻开始了关於动画的提案.

「动画化的话,我认为接触『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的人会一举暴增!」

「应该是吧.」

「也就是说,是膁钱的好机会!」

「马上就谈钱啊.我说,你有想过这个会议也会被写进小说中吗?」

「因此,首先借著动画化的机会,和各种企业进行无用的合作.」

「无用的啊.」

「嗯,募集大量资金,表面上是作为制作费用,其实全都进了我的腰包.」

「明明基本上是个小鬼,怎麼只有这方面越来越腐败呢.」

「首先,大量插入广告.」

「在只有30分鐘的动画裡?」

「嗯,光广告就25分鐘.」

「这是哪门子节目!?」

「顺带一提,因为想加入各种反射式字幕,所以OP两分鐘,ED也是两分鐘.」

「正片一分鐘!」

「正片也主要是汽车的介绍.」

「这已经不能算是正片了!」

「这样金钱就滚滚而来!」

会长的眼睛呈「$」状露出无比幸福的表情……但我毫不留情地指摘道.

「会长,这个计划没有赞助商就没法成立吧?」

「?那种东西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的.因为是学生会嘛!」

「这种毫无根据的自信是从何而来啊.你听好了,基本上赞助商只会赞助收视率高的节目.」

「?没问题的,这可是学生会.就算深夜收视率也肯定能过90%.」

「90%的国民在深夜收看学生会,太可怕了!而且内容只不过是广告合集.」

「嗯,杉崎你想说什麼啊?」

「所以说,只有广告的内容是没法获得收视的.没有收视率的话,也不会有赞助商会愿意出钱.」

「……也就是说,不能没有内容.」

「当然.」

会长「唔」地一声抱住胳膊.

「没办法.正片就正常地做吧.」

「请你务必这样做.」

「不过相对的,在正片裡要大量出现赞助商品.」

「这种程度的话可以妥协……不过舞台是学生会办公室吧?出现那麼多商品——」

「首先和航空公司J○L全面合作.」(注:日本航空JAL)

「飞机是在哪裡出现啊!」

完全是和学生会无缘的企业.

「这种事情……」会长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是脚本家的工作吧?」

「这到底是多折磨脚本家的企划啊……」

「另外,还要和NA○A合作.」(注:美国国家航天局NASA)

「我说,要怎麼才能让学生会和宇宙產生联系啊!」

「那也要看脚本家的呢.」

「这也太依赖脚本家了吧!」

是我的话就干脆放弃不干了.

「而且,自卫队会进行全面协助.」

「完全搞不懂协助的意义!哪裡需要动用自卫队啊!」

「唔……学生会为了守护图书室的某本书,拿起枪进行战斗之类的展开出现的时候.」

「这是哪门子的图书○战争啊!」(注:有川浩的『图书馆战争』,曾被动画化,系列总销量突破125万)

「海上保安厅也会全面协助.」

「学生会怎麼会和大海扯上关係?」

「唔……杉崎被深夏打到海裡溺水,这时我和知弦搭档去救你,让人感动的壮丽故事.」


「○猿!那不是学生会,而是○猿吧!」(注:海猿)

「呃,难道说我偏题了?」

「你现在才发现吗!?」

「是啊……嗯,不该想什麼全面协助,应该考虑赚钱的方法.」

「不、不是这样的.本来呢——」

「也要贩卖DVD.只有第一话的初回限定版,售价三十九万八千日元.」

「好贵!」

「三九八哟,三九八.」

「说得再怎麼可爱也不行!而且就算是三九八,也起码多了两个零!」(注:三九八一般指3980日元)

「因为初回限定版的特典很豪华啊……」

「附带了什麼?」

「嗯,一张相同的DVD.」

「鬼才会要呢——!」

「顺带一提,通常版是三十万日元.」

「从通常版开始就很贵了!」

「一张是三十万日元,两张是三十九万八千日元……真是超级划算呢!」

「有这种想法的人应该屈指可数吧!」

「动画化的话,还能OP和ED的CD,钱是滚滚而来呢!」

「不,歌好不好卖还不确定……」

「没问题,因为是由甲○虫乐队来演唱而且是新曲.」(注:甲壳虫乐队,1970年解散.被认为是流行乐坛歷史上、商业上最成功和最伟大的乐队)

「那确实会大卖!但这是不可能的!」

「ED则是鲍勃‧○伦.」(注:鲍勃‧迪伦,被认为是20世纪美国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民谣歌手)

「他为什麼会来给我们献声啊!」

「我配合鲍勃悠扬的乐曲起舞,用活泼欢快的感觉跳PARAPARA.」(注:PARAPARA舞,一种发源於20世纪下半叶、流行於20世纪末的日本舞蹈形式.以手部动作为主,除了简单脚步的移动之外,很少有下半身的动作)

「这应该是严重的褻瀆吧!鲍勃会生气的!」

「因此……」

会长这时咳嗽一声,对提案做出总结.

「我的提案要全部采用.」

「这怎麼可能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会议看来也会非常累人.

~知弦的提案~

「那麼,接下来可以由我来提案吗?」

知弦姐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探出身来.与此同时,之前一直在说话的会长窝到椅子的深处,在长吁一口气之后,特地做出「拉上嘴巴」的动作不再作声.

我在确认了这些举动之后,将视线转向知弦姐的方向.

她拥有和会长完全相反的容姿,不但身材高挑,而且凹凸有致,更重要的是给人知性的感觉,散发出完全不像是高中生的气息……不过在相反层面上,会长也是一样.

儘管她身上带有黑暗和S的部分,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一名「成熟」女性.因此……

「知弦姐也要谈动画的事吗?会长、椎名姐妹,还有我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还可以理解……」

「哎呀,瞧你这话说的.我也有看动画的哟.」

「是这样吗.唔……啊,是一般的女性向那种吗?像是N○NA之类——」(注:『NANA』,日本漫画家矢泽爱的少女漫画作品,曾被改编为动画和电影)

「最近的话应该是Go○gol3.」(注:『骷髏13』,是连载超过40年的长篇漫画,08年被改编成动画)

「好艰深!」

「我小时候埋头阅读○olgo13,还对母亲宣告『我将来要成为狙击手!』,是个非常健全的孩子呢……」

「不,这能算健全吗……」

「其他还有看开○、赤○、哲○、ONE○UTS之类的……」(注:以上作品分别是『赌博默示录开司』、『斗牌传授』、『胜负师哲也』、『ONEOUTS(超智游戏)』.全都是注重心理战描写的动画)

「啊啊……」

「还有『萌○』之类的.」(注:『萌单』,著名的萌系英语参考书,例句多出自动漫作品.07年改编为动画)

「嗯,我还以为就要摸清你的嗜好了,结果刚才那句话粉碎了一切.」

她依旧是个充满谜团的人.

「总之我也看过不少动画,对此也有兴趣.」

「这是无所谓啦,不过学生会的动画化,应该没法加入知弦姐喜欢的严肃要素才对……」

「第一话开头发生杀人事件.被害者是学生会成员……开始播放OP.」

「虽然让人超感兴趣,但是太可怕了!而且还完全无视原作!?」

「第一话的最后,意外的犯人……同样是学生会成员被逮捕,结束.」

「学生会在第一话时就少了两个人!我说,更加遵循原作——」

「哎呀.那样的话,接下来让这种事件实际发生不就好了.」

「……」

咔噠咔噠咔噠咔噠咔噠咔噠!虽然闭上了嘴,但学生会成员们还是全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就连所有人的椅子都在跟著摇晃.

知弦姐看到我们的样子,嫣然一笑.

「虽然我不会说按照我刚才的话照做,不过我认为动画中『吸引力』还是很重要的.」

「不,这个嘛,话是没错……」

「特别是第一话很重要.想想看,Key君.只是在房间裡闲聊的内容,要怎样才能吸引观眾呢?」

「就算你对我说出那种好像全盘否定这部小说的话……学生会就是这样的故事嘛.」

「小说的话那样还行.只有对话文字也可以成立.但是做成动画另当别论了.动画是『活动的媒体』啊,Key君.」

「那种话在漫画化时也说过……保持现在这样就可以了吧.」


「……我对你太失望了,Key君.」

知弦姐哎呀哎呀地嘆息道.这是作为后宫的主人不能视若无睹的发言.

「这话什麼意思!动画是活动媒体这种事根本无需多说,可我们贯彻我们学生会的作风有什麼不好——」

「比方说摄影角度.」

知弦姐打断我的话说道.

「哎?」

「摄影角度.现在,Key君你是以自己的视点在看学生会吧?」

「这、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因为我就是我啊.」

「是啊.以Key君的第一人称所描写的小说的读者,基本上也是通过Key君来观察学生会的.不过……动画的话,又会怎麼样呢?」

「嗯……应该不会是类似FPS的我的主视点吧.会不会是俯瞰视点之类的呢?」

「没错.仅仅那麼一点不同就能带来巨大的变化.比方说……根据情况,也许会朝我的胸部拉近.」

「!」

知弦姐露出妖艷的微笑,环抱胳膊略微强调胸部.

瞬间……我出於自然反应大喊道!

「动画化最棒了————————!」

「看来你明白了呢,Key君.」

「嗯嗯!原作什麼的见鬼去吧!让我的视点去死吧!」

「哎哎!」

紧闭嘴巴的学生会成员们忍不住失声惊叫.不过我无视她们,继续和知弦姐对话.

「是啊……那麼我的H妄想也……」

「是啊,Key君.动画的世界是无所不能的.无论是杀人事件还是H,全都没问题.」

「漫画无法表现的胸部微妙摇晃,影像的话就能看到了!」

「不过Key君,原作中有这样的场面吗?」

我理解了知弦姐想要表达的意思……立刻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明白了,知弦姐.我全面同意无视原作!」

「你太棒了,Key君.」

知弦姐露出灿烂的笑容.与此相对,其他学生会成员们则全都垂头丧气,脸色铁青.

「这样一来,我也有很多想做的事.」

「请说来听听.我会尽可能满足的.」

「首先……」

知弦姐用食指抵住下唇,稍作思考后开口说道.

「舞台是犯罪横行的贫民街.」

「一上来就不可能——!」

「不是可以无视原作吗?」

「不,至少请留点影子在啊!搞成这样的话,连『学生会的一己之见』这个标题的意义都消失了!我的H欲求也没法得到满足!」

「真没办法呢……那麼,舞台是学生会.」

「呼.」

「遥远的本来.」

「不要改变年代啊啊啊啊!」

「描写在因为被核战争而荒废的地球,不惜牺牲他人也要拚命活下去的学生会成员们,极限求生的恐怖故事.」

「所以说,请不要改得连原作的影子都不剩!请你制作我们的故事!」

「只要以学生会为舞台,有学生会成员出场就行了吧?」

「是的.那样的话,我的H妄想也有出现的餘地……」

「被关在学生会办公室裡的学生会成员们.耗尽的食物.爆发的杀人事件.陷入疑神疑鬼的状态.在极限状态中,第二个悲剧终於……在这个时候,第一话结束1.」

「把我幸福的后宫还来!」

「有加入H要素哟.Key君露出本性袭击其他成员……」

「……」

「啊啊!我因为根本没做过的事挨了大家的白眼!」

「因此,动画就交给我吧.」

「绝对不行!」

我决定全面否决知弦姐的提案.

~深夏的提案~

「好耶,轮到我了!」

在知弦姐的部分结束的瞬间,深夏这样说著猛地站了起来.我对她的那股劲头感到一丝不安.

「为什麼要特意站起……」

「有什麼关係.不知不觉就站起来了.」

「是可以啦.」

说和平常一样也的确与往常没什麼不同.无论是精力过於旺盛的方面,还是先行动再说的方面都是.

深夏摇晃她的双马尾猛地转向我,说出自己的提案.

「我果然还是、吶——「

「想要加入热血要素是吧?不行,不行不行.」

「唔……」

我随随便便地驳回了她的提案.今天的我很无情.因为……我的提案在提出前就被否决了.

深夏不满地嘟起嘴.(风:好可爱…)

「为什麼啊,键.好不上道啊.」

「反正我就算上道也没有任何好处.」

「你那种态度就叫做不上道啦!」

好像惹她生气了.没办法,我「嗯」了一声催促她说下去.

「你具体想怎麼做?」

「关於这点正如知弦姐所说的,既然是动画,当然是动起来最好不过了.」

「嘛,那倒也是.」

就算是我,对将我们的会议原原本本地在全国播出也是有点踌躇的.

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深夏用力握紧拳头,向我拚命主张道.

「所以这次一定畏加入战斗要素!」

「不要.」

「哎,怎麼这样,有不愿意到用敬语否定的程度吗?」

「不要.请放弃吧.」

我认真地向她请求.深夏「嗯」地抱住胳膊踌躇了一会……难以置信,她居然说出「那就没办法了」而妥协.有话果然要说出来啊!

「偶尔也在不含战斗要素方向上,试著思考一下.」


「噢噢……深夏,我对你刮目相看.来亲一个.」

「喝!」

——她借助站立的姿势用膝盖狠狠踢击我的腹部……噢、噢噢,午饭的迷你汉堡包风味从喉咙深处……

「嗯.即使不勉强加入虚构的战斗要素,像平常一般痛殴键的话,画面也会动起的.察觉到这点的我,椎名深夏,高中二年级生之秋.」

「虽脄不太明白,不过我今天太得意忘形了,真是对不起.」

总之先下跪……仔细一想,腹部被踢、被威胁、还被迫下胆……这应该是DV(家庭暴力)吧?虽然还没交往,但这已是可以称为DV的程度了吧?

而且最过分的是,蜜月期之类的完全不存在,一上来就是DV性质的关係.

当我低吟著重新检讨深夏攻略法时,她擅自继续起动画的提案.

「就算不是战斗,应该也能够表现出动作的,嗯.」

「用单方面的暴力?」

「不要抬扛.不是这样……比方说像棋○,明明主要讲的是围棋,但还是很有看头吧.」(注:棋魂)

「嗯.有一定的道理.」

「就是说,即使只在学生会閒聊,也应该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

「噢噢,好正经的意见!无法想像会是刚才对同学施以暴力的女生提出来的.」

「对吧对吧.」

深夏骄傲地两手叉腰挺起胸膛.

「那麼……」我催促她.

「比方说,在会议上要怎样活动呢?」

「说的也是.」

深夏烦恼了一会儿,然后猛地竖起食指提议道.

「试著加入效果音吧.」

「效果音?」

「嗯.比方说……」

深夏说著,顿了一下.然后——

「护园十三番二番队队长,椎名深夏参上.」(注:捏自死神的护廷十三番)

<咚!>

她好像用嘴「咚」了一声……总之……

「……不明白.」

「这是因为现在用嘴说出来的.实际上会配合我的台词,响起真正的效果音.」

「不,在学生会办公室裡突然加入那个也……」

「……咚不行的话,砰也可以.」

「不,不是这个问题.」

「那麼不只是音效,连表情也要改变.」

深夏说完,和她妹妹小真冬以奇迹般的配合,快速给自己的脸化上妆.不知为何,她看起来鼻子变高,脸也好像变成锥子型.然后……

「想想,好好想想!应该存在胜机的!不要放弃思考!在放弃思考的时候,人就会变成丧家犬!要赢!赢下来,获得金钱!用那笔钱来开始新的人生!」

「这好像福○漫画一样的脸、台词、还有汗水是怎麼回事!」(注:指福本伸行的漫画)

「呼.虽然有点不一样,不过在会议上酝酿出了紧迫感呢!」

「我们每天在进行多麼无情的会议啊!我才不要如此紧迫的学生会!」

「热衷於会议,给人会流出汗水、鼻涕、口水、甚至鼻血的感觉,观眾们也会紧张得手心冒汗.」

「学生会为什麼会处於那种8○diver一样的状况啊.」(注:迆田峪中原作的漫画『81diver』,是一部将棋漫画)

「总之,即使只靠表情和效果音,也能做到如此热血的演出.」

「不……只是思考在小卖部贩卖的面包之类的会议,怎麼想都和那种演出不相称……」

「在那种场合,吃一口食物就大喊『真好吃』并从嘴裡发出光芒,出现海啸、恐龙等等的演出也是可以的.」

「完全成了美食动画.」

我嘆了口气,继续深入研究.

「那麼,在严肃的对话时要怎麼办?比方说我们的过去.胡乱演出会破坏气氛吧.」

「那个时候……就加入回想场面.」

「也行啊.不过华丽的场面就……」

「比如地球诞生的瞬间.」

「这是谁进行的回想啊!」

「比如宇宙大爆炸的瞬间.」

「所以说,究竟是在追溯谁的记忆啊!?再说,这个情节有必要吗!?」

「那正是关於学生会根源的重要情节吧?」

「何止是学生会,有逼近人类,不,宇宙根源的必要吗?」

「有.在最终话作为伏线有关联性.」

「最终话到底是何种规模的故事啊!」

「不,只是在开会而已.」

「啊,这倒是不要紧.」

「啊啊.不过会议的内容是『关於我们人类的将来』.」

「在之前的集数裡,我们的精神到底有了什麼程度的成长啊!已经和第一集不是同一个人了吧,喂!」

「最后的场景,是学生会成员们对著观眾说『和我们一起把握幸福的未来吧!』然后结束.」

「这个像是可疑的宗教劝诱一样的结束方式是怎麼回事!」

「这样应该能成为PTA也讚不绝口的神作动画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神之动画.在视点的意义上.在宗教的意义上.」

结论.从深夏身上拿走战斗就没什麼东西剩下了……当然是驳回.

~真冬的提案~

「大家都太嫩了.」

深夏做完发言重新落座后,她妹妹小真冬便紧接著开始说话.

平时明明是文静纤细类型的女孩子,可是当「性格相投的朋友」、「自己擅长的领域」这两个条件叠加在一起时,就会突然变得生气勃勃.典型御宅族的小真冬.虽然我想尽可能避开她,但在今天的议题上,她是最值得留意的人物.

对於一上来就居高临下的小真冬(明明是最小的学妹),我有气无力地回应她.


「小真冬……应该是我们之中动画造诣最深的吧?」

「哼哼.高○是从Seed开始看的!」(注:机动战士高达)

「好肤浅!这佪学妹真是意外的肤浅啊!」

「开玩笑的.不过真冬也有自己的兴趣嗜好.笼统地认为只要属於『动画』我就会『熟悉』,实在让我很意外.真是的,就是这样外行人才……」

「啊,感觉有些烦人.」

「不过,我比大家熟悉也是事实.所以,学长应该积极地采用真冬的意见.」

「嘛,我姑且期待一下.」

我这样随便应付他.立刻向她询问起提案.

「那麼,你认为把学生会动画化要怎样才能大热呢?」

「……哈.就是因为这样,学长才……」

小真冬夸张地嘆了口气.

「什、什麼啊……」

「说起来,什麼叫大热?要怎样才算成功?是收视率吗?你认为收视率就是一切吗?」

「哎,不,那个,自然是收视率好的节目才算赢……」

「哈!真是可笑至极!」

「是、是.」

我不知为何挺直了身子.小真冬的眼神因为生气而发直.

「收视率不过是装饰而已!为什麼高层就是不明白呢!」(注:捏自高达0079里吉翁号『脚只是装饰』的台词)

「不,实际上收视率是重要……重要到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那就是一切……」

「……」

她好像在狠狠瞪我.我慌忙辩解道.

「因、因为,作品要有人看才有价值吧.」

「……学长明明有在写小说,却完全不了解创作者的精神呢.」

「是、是这样吗……」

不过我的情况,并不是自己在思考情节……

「听好了.身为创作者,只要能将自己创作的作品满意地完成,那时就已经是99%的『胜利』了.收视率之类的『结果』只是琐碎的问题.」

「嗯、嗯,我明你想表达的意思.」

「对吧,对吧.」

小真冬显得很得意.不过我决定反驳她.

「不过这是动画吧?动画呢……应该会借助很多人的力量来制作,至少一开始就以我们自我满足的结束为目的来制作应该是不对的.在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后,再为了能让别人接受而努力,这应该没有错吧?」

听到我这样说,小真冬露出惊讶的表情看著我.

「那、那个,是的,的确是这样……真让人吃惊.学长不是相当清楚吗?」

「不,虽然我不懂动画的事,不过就算只是在记录事实,我还是有写小说出版的.」

「唔……」

小真冬像是在重新思考般抱住胳膊,然后以沉稳的态度继续提议道.

「学长,你刚才说过了吧?」

「哎?」

「『在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后,再为了能让别人接受而努力,这应该没有错吧』这句话.」

「哎,啊,嗯.」

糟了.感觉好像掉进陷阱似的.小真冬……微微一笑.

「那麼,大量加入游戏要素和BL应该也没有错的!」

「大错特错了!」

她果然还是平时的小真冬.本来的美谈一下全都糟蹋了.

「为什麼啊!游戏要素是真冬现在非常~非常想做的啊!」

「不是那个问题!」

「然后,为了能让别人接受而努力!用BL要素做的调味正是如此!」

「太过於倾向特定层面了吧!而且,那倒不如说包含了让人敬而远之的要素吧!」

「这是对BL的批评吗?学长,你已经自詡为入家开始批判BL了吗?」

「BL本身不要紧!我只是说不要将其带到我的现实裡来!」

「那麼马上进入具体的讨论吧.」

「不要连FLAG都没有建立就进入下一个事件!?」

「虽然动画正如大家所说的能表现出『动作』,不过真冬认为其最大的魅力还是能够将『氛围』传达给观眾.」

「氛围?小说就不行吗?」

「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不过由於能全面使用视觉、听觉,所以果然还是动画更容易让人切身感受到那个世界,给人以临场感.」

「嘛,也许是吧.」

「所以才需要BL.」

「嗯,小真冬和我们走在不同的道路上,请你在那边加油吧.」

「这可是非常具有魅力的提案.真冬想在学生会……让杉崎学长进行BL!」

「这个讨厌得要死的告白是怎麼回事!」

「像学长这样好女色的人渐渐地和特定的男生缩短内心的距离……啊啊,感觉好极了.」

「那种事就拜托你仅限於自己的兴趣之中吧.」

「唔唔……那麼,至少要加入游戏要素.」

「学生会的日常没有加入那种要素的餘地.」

「在画面上表示出信息窗口.」

「那是什麼H-game啊!」

「学长你很喜欢吧?」

「但我没想过要带到动画裡去.」

「每当学生会成员跳跃的时候,就会发出马○奥跳跃时的效果音.」(注:超级马里奥)

「这样气氛不会变得很奇怪吗!?」

「通过从上方俯视底座的方格视点,来播放相邻的个体对话的情景.」

「为什麼要用火焰○章的方式!?」(注:『火焰纹章』,任天堂旗下的著名战棋游戏系列)

「啊,干脆用东○系列那样美丽而压倒性的弹幕覆盖画面?」(注:东方系列,著名的同人游戏,由於原作者全面许可二次创作,所以衍生的同人作品不计其数,可以说是同人界的霸者)


「正片完全看不到了吧!」

由於我毫不留情的吐槽,小真冬皱起眉头.

「唔.学长一直抱怨.」

「因为我从一开始就被剥夺了提意见的权利,所以至少让我抱怨一下!」

「那麼,学是说只畏有权利的话,就能提出好的动画化方案吗?你敢说自己有凌驾於我们提案、能制作出不同於小说的动画的划时代创意吗!」

小真冬强硬起来了.但是我……决定像三野○太一样斩钉截铁地说出来.(注:三野丈太,日本著名主持人,曾以『一周内主持的直播节目时间最长的主持人』载入吉尼斯记录.这裡同时恶搞了他主持的节目)

「我认为把动画的事交给制作动画的专业人员是最好的!」

「……」

沉默在学生会中扩展开来.时鐘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然后……

「说的也是呢.」

今天的閒聊就此结束.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