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默示录2 学生会的月末-慶祝的學生會

※「这天的我们,究竟怎麼了……」By知弦

「和他人共享喜悦,是非常重要的!」

会长一如往常挺起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不知哪本书的名言.

「说的没错!」小真冬对此非常讚同.

「会长也和真冬一起,共同分享对美少女恋爱的喜悦吧!」

「唔,恩为小真冬的『喜悦』更像是『快感』,所以不行.」

「打击.被甩了.」

小真冬沮丧地耸拉下肩膀.我起身绕过长桌,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说.

「我和小真冬的思想,会长是无法接受的!」

「打击.真冬,终於落到被学长当作同伴的地步了!」

我明明在安慰她,可小真冬却不知为何再次受到打击,趴在了桌子上.没办法,我也只好回到座位上.

「……不要在会议刚开始就对人家的妹妹莫名其妙地落井下石啊.」

我刚坐下,旁边的深夏就嘆著气嘀咕道.真没礼貌,我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去安慰她而已!

趁著我们说话的时候,会长在白板上写下今天的主题.知弦姐冷淡地读出来.

「DragonMagazine的短篇.二十周年.恭喜.」

不知为何以列举的形式写著那些.「就是这样!」会长擅自继续说道.

「虽然又会给DragonMagazine添麻烦,不过这次就以富士Fantasia文库诞生二十周年的部分为题吧!」

「……因为已经习惯了小红随便找事做的行为,所以没关係.可拿二十周年为题……要怎麼做?」

知弦姐提出合理的疑问.会长「评评」敲著白板答道.

「那种事就像这裡写的一样,随便说些『恭喜』什麼的不就行了!大概吧!」

「这种敷衍的『恭喜』可以吗?不是要共享喜悦吗?」

「是啊.所以重要的是『感觉可喜可贺』的那种气氛!并不会专门去做Fantasia文库的二十年回顾之类的事!因为太麻烦了!」

「也就是说……就像跑去几乎没见过面但是相识者的结婚式上大吃大喝,然后连招呼都不打就闪人一样吗?」

「嗯,就是那样!」

会长得意地挺起胸膛……不,会长,那不是什麼值得称讚的行为啦.

会长没有察觉到我们的白眼,一个人继续散发著幸福的空气.

「哎呀,恭喜啊,二十周年!今天就别客气——」

「这又不是赏花.再说,会长平时就没讲过客气话吧.」

「就是这样,樱野栗梦,开始唱歌!」

「所以说,请你不要搞得像赏花似的.」

「哎……那麼,杉崎,去买蛋糕啦,蛋糕.用富士见书房的钱.」

「哇啊.完全想趁机佔便宜啊!」

「因为值得庆祝啊,有什麼关係吗?」

「最值得庆祝的应该是会长的脑袋吧.」

「好过分!我只是在发自内心地祝福Fantasia文库罢了!」

「完全看不出来……如果说会长以前受过Fantasia文库的照顾、或者一直是热心的读者、又或者参加过出版工作的话,去庆祝才合情合理.」

「唔.那、那种事无所谓啦!庆祝的时候不要管那些琐碎的事,好好热闹一下才吉利啦!」

「是那样的吗?」

「唔……那算了!既然你这麼说,今天就以别的名义来庆祝!」

「别的名义?」

不只是我,会长以外的其他成员也全都不解地歪起脑袋.

「没错.」会长强而有力地说.

「喓,有没有人快要过生日了?那样也可以的.」

「应该没有人吧.」

小真冬否定道.不过会长并未退缩.

「那……今天是不是什麼节日呢?」

「不是啦,小红.今天就是平常的一天.」

「唔……那麼今天是纪念日、纪念日!沙○纪念日!」(注:『沙拉纪念日』是日本诗人俵万智於1987年5月8日出版的短歌集,当时俵万智才26岁,六个月内疯狂销售250万本.本书前五十首以『八月的早晨』夺下日本文坛最受瞩目的第32回角川短歌赏)

「完全没有关係吧,沙拉纪○日……」

「那就动手啊!从现在开始动手!」

「做沙拉?」

「不是沙拉,是纪念日!」

会长生气了.看起来,她今天似乎是「想要庆祝的心情」.而且为了庆祝,对象是什麼都无所谓.她依旧是个麻烦的傢伙.

会长在抱著胳膊唧唧歪歪.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向会长提议道.

「会、会长,你那麼想要庆祝的话,现在就和我订婚吧!」

「啥——不、不要!」

「这可是订婚纪念日哟.非常值得庆祝.」

「才不值得庆祝呢!反而会形成好像确定了死刑一般的气氛!」

说得真过分.而且,其他的成员也纷纷頷首同意.

我现在已是骑虎难下,只得继续提议道.

「因为会长说了『最喜欢』这句话,所以今天是我后宫纪念日.」

「不要随便创建奇怪的纪念日啦!」(风:那你刚才干嘛…)

「因为会长说了『不要随便创建奇怪的纪念日啦!』这句话,所以今天是我的『不要随便创建奇怪的纪念日』的纪念日.」

「还弄出了有著严重矛盾的纪念日!」

她似乎对我提案的纪念日统统感到不满.真伤脑筋.

「真没办法!」就在这时,深夏参加了会议.

「纪念日的话,就由我来创建,会长.」

「深夏!嗯,深夏的话,似乎能创建出什麼清爽的纪念日!」


「哦.那名字就是友情纪念日!」

「哇啊!真是超乎想像的清爽并值得期待的纪念日呢!就这麼决定——」

「我和会长从现在起开始全力互殴,最后两人瘫倒在地上,说出『你不是挺能干吗!』、『你才是』的话,从那个瞬间起,今天就正式地成为友情纪念日了!」

「那不是纪念日,更可能会变成被学妹施暴的不详记忆吧!」

「不要紧.我会全力以赴.心情能传达到的.」

「什麼不要紧啊!?还有,我不想被暴力对待的心情完全没有传达出去呢!」

「希望会长能将炙热的感情寄托在拳头上,对我发洩出来.」

「我觉得只依靠语言温和地传达就足够了!」

「娘娘腔学姐……」

「比暴力学妹要好多了!人家本来就是女生!」

「没办法.换成其他纪念日吧.嗯……那『解放纪念日』如何呢?」

「啊,听起好帅气,不错呢!感觉和身为会长的我非常合适!」

「啊啊.从现在起,如果会长能打通去往邪恶之徒飞扬跋扈的魔界之路,今天就是『解放纪念日』了!」

「那是对魔族而言吧!对人类来说是绝望之日啦!」

「壮大的故事即将开始的预感,让胸口按捺不住地悸动!」

「最惨的悲剧即将开始的预感,让双脚不能自禁地颤抖!」

「在故事裡,封印什麼的不都是为了被解开才存在的吗?应该说,不打倒恶人、光是关起来就感到满足这种事,实在是难以置信呢.」

「特地去解放那些傢伙的人才更难以置信!」

「因为会长说了『哎嘿☆』这句话,所以今天是魔族的解放纪念日.」

「我是史上罕见的冒失鬼!?」

「DragonMagazine也是二十周年之际,没想到不是龙而是魔族甦醒……真是讽刺.」

「我觉得这不是说什麼讽刺的埘候啦!应该说,那才不是纪念日!驳回!」

「哎哎.这可是件大事啊.」

「深夏可以坐下了……」

会长深深嘆了口气.见到这种情况,深夏的妹妹小真冬仿彿要为姐姐报仇般站了起来.

「真冬也要创建纪念日!人家也想做!」

似乎有什麼激起了她的创作欲望.会长儘管被小真冬的气势吓得直打哆嗦,不过还是答道.

「可以啦……」

小真冬的眼睛闪闪发光.

「大家听我说.我随便想了想,觉得杉崎学长同性爱觉醒的『BL纪念日』不错!」

好过分的提案.会长用手扶著额说.

「即使创建这种纪念日,也没有去庆祝的欲望……」

「是这样的吗?那麼,真冬大玩特玩游戏的『废人纪念日』也可以的.」

「你每天都是那样的吧.三百六十五天,全都是废汆纪念日吧.」

「那麼,今天大家阅读大量的电击○库,创建『电击纪念日』!」(注:电击文库)

「为什麼要在Fantasia文库二十周年时故意这麼做……」

我觉得富士见书房的忍耐快到极限1.

「要换成Ruby文库吗?」(注:角川Ruby文库,主要是耽美、BL小说)

「不是那个问题.」

「啊,创立新的轻小说品牌『学生会文库』,作为设立纪念日如何呢?」

「如果要做到那个地步的话,倒不如老实地庆祝Fantasia文库二十周年啦!话说回来,小真冬为什麼那麼想对富士见书房举起反旗啊!」

「因为他们不采用真冬写的BL小说!明明一直在交涉的说!」

「你擅自把原稿投上去了!?」

「学长写的日常记录明明能通过,真冬写的BL小说却不行,让人无法接受.富士见书房真没看人的眼光.」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打算出版BL小说吧!从投稿起就搞错了!」

「看不出真冬这可怕的才能,富士见书房编辑部完全不行.这不是真冬的错,只是世界不肯采用真冬的东西而已.就因为这样,普通人才……」

「小真冬!?你怎麼变成超别扭的孩子了!?」

「今天是真冬的『独立纪念日』!真冬此时此刻起,否定全世界!」

「由小真冬来说,听起来只是想要逃避现实罢了!」

「真冬以后放学,就窝在家裡玩游戏和看书.真冬要学坏.是这个世界不好.真冬要骑著偷来的摩托衝进派出所.」

「微妙的四不像变坏!」

在我们两人交谈的时候,深夏擅自翻起小真冬的书包.我好奇地凑上去一看,裡面……装著大量尾崎的CD.是从朋友那裡借来的吗?(注:尾崎丰,日本歌手、作曲家、作词家,以唱出追求自由与梦,面对学校社会不合理的反叛心声而闻名,并在当时的年轻一代中成为极具影响力的存在)

深夏无言地合上书包.我也一直保持沉默.啊啊,小真冬……

「就是这样,希望会长也一起庆祝真冬醒觉的今天这个日子.」

「那种醒觉叫人怎麼庆祝啊……」

「哼……嫉妒真冬的过人才能吗?」

「随便你怎麼解释啦.现在的小真冬,似乎说什麼都不会听的.」

「既然如此,真冬要把BL小说投给其他出版社.要去SNEAKER!」(注:角川SNEAKER文库,主要读者是青年男性)

「不,所以说,从根本上的品牌就搞错了——」

「趁热打铁,也许还会投给『Ru○bu』编辑部之类的!」(注:Rurubu,日本JTB公司发行的旅行情报誌)

「为什麼是『Ruru○』!?这已经是单纯的骚扰行为了!」


「今天是真冬的『启程纪念日』!」

「啊,不要走得太远哟……」

会长的情绪跌落谷底……嘛,因为小真冬的提案裡完全没有可以庆祝的要素……

由於小真冬开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所以会长再次嘆息,仿彿最后的希望般把视线投向知弦姐.

「知、知弦.」

「就算你用那麼期盼的眼神看著我也不行哟.不过因为很可爱所以我喜欢.」

知弦姐一边这麼说,一边摸著会长的脑袋.我看著那让人羡慕的光景,吸著手指投去「好好啊~」的视线.「对了」知弦姐似乎想到了什麼打了个响指.

「今天就作为小红的可爱纪念日吧.」

「不行啦.那样的话每天都是吧.」

我代替被疼爱的会长答道.会长的脸不知为何变得痛红,「哼」的一声移开了视线.

「那倒也是呢.」知弦姐很干脆地作罢,一边继续玩弄会长一边提案道.

「这样的话,不用另设纪念日也可以吧?本来就是搭Fantasia文库二十周年的便车,学生会也想『庆祝』什麼的企划不是吗?」

「嗯,说的没错.」

会长点点头.

「那麼,我来报告可喜可贺的事吧.」

听到知弦姐这样宣布,我不解地歪起脑袋.

「可喜可贺的事?」

知弦姐「呵呵」地露出妖艷的笑容.

「我、怀孕了.」

「啥……」

学生会全体成员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知弦姐意味深长地抚摸自己的腹部,朝我望去.

「要负起责任呢,Key君.」

「哎哎!?」

「啊啊——!?」

会长和椎名姐妹显得比我更加错乱,事态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身旁的深夏一把揪起我的衣襟.应该说,是在勒紧我的脖子!

「你这傢伙!你这傢伙!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干的……」

「冷、冷静一点,深夏!」

「这要怎麼办啊!继承你遗传因子的孩子……怎麼会……怎麼会……」

「难道说深夏……在嫉妒……」

「居然让背负如此残酷命运的孩子降生,实在太残酷了!」

「我是父亲就这麼不堪吗!?」

「在懂事的时候,心肯定会坏掉的!父亲是你的话!」

「现在,我的心才被破坏得体无完肤呢!」

「母亲是知弦姐算是不幸中大幸……她应该完全能胜任单身母亲的生活.可是……即使那样,如果在思春期知道父亲的事……会自杀呢.」

「不,现在想自杀的人是我.」

「人类和键的混血儿……太过分了.」

「才不是混血儿啊!我也是人类!」

「这样……只能由我作为『师父』去锻炼那孩子了!」

「其他还有很多选择项的吧!」

深夏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只是露出一副苦涩的表情.

接著,小真冬也对我投以严厉的视线.

「学长……好过分……实在太过分了……」

「小真冬……你果然是嫉妒——」

「BL之道要怎麼办啊!」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走那条路的打算!」

「这样的话……至少、至少,把这个代替绘本交给那孩子……」

「『美少年X美少年X美少年』……喂,这是哪门子的教育方针啊!」

「因为继承了红叶学姐的血脉,所以如果是男孩子的话应该是美少年!因此为了将来打算,也应该让他读读这样的书!」

「你準备让他拥有怎麼的未来啊!再说——」

正当我準备解开误会时,会长却紧接著泪眼婆娑地瞪著我说.

「好过分,杉崎!」

「会、会长.不,听我说,这是知弦姐的玩——」

「要是知弦有孩子的话……有孩子的话……」

「不、不要紧的,会长.我即使这样也爱著会长——」

「知弦就不会和人家一起玩了啦!」

「哎哎……」

是那方面的担心吗?

「今后,我在休息时间要去找谁玩什麼才好啊!」

「不知道啦!再说,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话了吗!」

「其他?啊……对了.杉崎和知弦的孩子就代表……」

「没错.那裡才是应该嫉妒的要点——」

「预感会诞生出非常邪恶的孩子!」

「哎哎!?」

「太、太可怕了……拥有杉崎的欲望和知弦的狡猾,像是邪恶的代名词一般,超级混血Baby就要诞生了……」

「说、说得好过分.」

「再加上深夏的特训和小真冬的扭曲教育……地、地球危险了!」

「才不危险呢!我和知弦姐的孩子到底是被看作怎样的危险啊!」

「给人以『国际象棋非常厉害的美少年‧危险思想‧性欲极强』之类的感觉.」

「啊啊!虽然漫画和动画裡经常出现,但如果我的孩子那样,作为父母的立场就太讨厌了!」

「不过,因为继承了杉崎的血脉,所以表面上大概会偽装成好人呢.」

「亏你能把人家没出生的孩子说得如此一文不值呢!」

「他很快就会背叛作为师父的深夏,弒师,并超越师父.」(注:捏自『星球大战』中的安纳金)

「啊啊,我的孩子完全堕入黑暗面了……」

「然后和Fantasia文库一样,诞生的第二十年……二十岁左右时……在世界上掀起变革!人类应该会心怀恐惧地这样称呼那一天!『崩坏纪念日』……」


「那不是完全的恶魔之子吗,我和知弦姐的孩子……」

「可、可是,我……不会拋弃他的!他毕竟是杉崎和知弦的孩子!无论是怎样残忍、邪恶、兇狠的孩子,我……也会照顾他的!」

「会长……这裡究竟该不该感动实在非常微妙,让人不知如何反应.」

不知为何,会长已经开始热泪盈眶.

我朝知弦姐使了个眼神.「已经分享受够了」这样说著,缓缓对我点头示意.然后——

「就像这样我发现怀孕的话,就有趣了呢.」

「假定的情况!?」

会长受到了打击.

椎名姐妹也许在途中已经察觉,给人「说的也是啊」的感觉.

我朝知弦姐瞪去.

「对身为童贞的做梦青少年的我来说,真是过分的设定……」

「哎呀,Key君.虽然只是一时,但也让你见到了和我结婚成家的幻想,不是很好吗?」

「那种幻想,就让某上条同学给杀掉好了!」(注:上条当麻,鎌池和马撰写的轻小说系列『魔法禁书目录』的主角,拥有可以破坏一切魔法的右手)

「……如果不是幻想呢?」

「哎?……喂,不对不对不对!我可以悲哀但在某种意义又很骄傲地肯定,自己仍然是崭新錚亮的童贞!」

「很难说哟.Key君也许曾在没有意识时袭击过我呢.」

「啊啊!要是那样就好了.可是,我却只感到足以掩盖『丧失童贞』这种人生中『一大幸事』的柡其苦涩复杂的心情!」

「开玩笑的啦.其实是人工受精.」

「对我来说,那也许是世界上最可憎的四字单词之一了.」

「Key君……没有肉体的关係就不承认吗?好伤心啊.」

「请不要把我当傻瓜,知弦姐!虽然H对我很重要,但是如果能和知弦姐一辈子作为夫妇幸福生活的话,那种事情不过是琐碎的问题而已!就算是别人的孩子,我也会尽全力溺爱的!」

「是、是吗?」

明明是自己提出的,知弦姐却变得有点害羞……不知为何,会长反倒一脸的不满,嘀嘀咕咕地发著牢骚.

「明明对人家总是提出H的要求……」

「嗯?会长?你说什麼?」

「唔.小声嘀咕的话,在写成小说时很麻烦的.」

「没、没关係啦!这种地方我之后会自己补充的!」

会长非常不高兴……唔唔.我做了什麼惹她不高兴的事吗?关於怀孕的嫉妒?不,那应该完全不存在……唔唔唔,真是个难题.

正当我在思考女人心时,深夏做出总结.

「说到底,要庆祝什麼?这样下去,这次的会议什麼都没庆祝就要结束了.」

「呜……深夏,即使不是纪念日也没关係,有什麼像这样值得庆祝、可喜可贺的事情吗?简单易懂、能说出『恭喜!』的事情.」

会长有些著急地征求意见.深夏抱著胳膊,皱起眉头.

「嗯,可喜可贺的事啊……以学生会系列的风格,做出『这日常生活其实是无比珍贵的幸福』之类的结论不行吗?」

「不行.那种温馨场面已经厌倦了.」

哇啊,这个萝莉会长,明明是自己企划的学生会系列,居然说厌倦了……

「人家想要能让人的情绪变成『哇啊』的效果.」

「那样的『可喜可贺之事』太少见了……就像Fantasia文库十年才庆祝一次一样稀少.」

「好好想啦~!没有什麼好消息吗?比方说『勇者终於讨伐了魔王』之类的.」

「那种程度的好消息,在这个时代太稀少了!」

「难得是二十周年,搞点庆祝的气氛出来啦~」

「所以说,老实为Fantasia文库庆祝不就好了.」

「可就算这麼说,也根本不知道该怎麼庆祝吧.书的二十周年又不像人,和生日会是不同的.」

「所以……对了.『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万本突破!』之类的如何?和富士见书房也有关係.」

「就是那个!」

会长对深夏无意的提案非常满意.

「知弦、知弦!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现在卖了多少!?」

「那个嘛……果然不能告诉你.」

不知为何,知弦姐没有公开数字.

会长很愤慨!

「为什麼不告诉我啊!这是我们的书吧!我有知道数字的权利!」

「不行.Key君和椎名姐妹暂且不提……如果让小红知道了具体数字,就会推算出版税的金额,感觉又会发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原来如此.」我和椎名姐妹都对知弦姐的发言頷首称是.的确如此.如果会长知道版税的金额,她肯定会以此为基础,发表出不得了的企划.

会长气得鼓起脸颊.

「可那样一来,不就没法庆祝了吗!」

「就用笼统的说法忍耐吧,小红.像是『庆祝热卖』之类的.」

「呜……唔唔唔……没、没办法.就这样妥协吧.」

「真是好孩子,小红.」

知弦姐摸摸会长的头.

会长「咻」地挣脱之后,有些不高兴地提高嗓门宣布道.

「就是这样,今天庆祝『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的热卖!恭喜!」

「噢噢——!」

没办法,我们也随声附和道.虽然是不是真的热卖非常可疑,不过即使擅自庆祝也应该不会出现实际损害的.

「杉崎,饮料!」因为会长这麼说,所以我只得去準备全员的茶水.把茶杯端给五人之后,会长举起粗茶,依旧以赏花的调子宣布道.

「为学生会和富士见书房今后的发展,乾杯!」


「乾杯~」

我们也一起乾杯道.会长喝了一口粗茶,一副很满足的样子.正当我望著会长时,深夏在旁边小声对我说.

(其实学生会不发展也无妨的.)

(是啊.不过,配合、配合一下.世上的聚餐大致都是这种感觉的.)

(是那样的吗?)

(只是从打工处脱离上班族前辈的现学现卖罢了.聚餐这种事似乎是能融入当时的气氛者为胜.)

(可是畏不喝酒保持住这股劲头,不是相当困难吗?)

(……是啊.)

我们一边低语,一边看著会长.

不知为何,明明只是喝茶,她却满脸通红地情绪Max.

「今天要好好庆祝一下!噢耶!」

「噢耶——」

大家一手拿著粗茶,适当地配合著她.

「喂,小真冬!手停下了哟!给我大口喝!」

「哎哎哎!?」

小真冬的茶杯被强制性地灌满了茶水……茶水可不是应该大口喝的东西……小真冬,微微泪目.

再看会长,不知为何已经处於酩酊状态.

「身体变得好暖和.」

「那是因为在夏天喝了热茶的缘故.」

「好啦,杉崎也喝啊!今天要喝到丧失记忆为止!」

「喝茶喝到丧失记忆……已经是无可救药的喝法了呢.」

我联想到被救护车运走的自己.

「知弦也是!Fantasia文库,最棒了!」

「Fantasia文库,最棒了!」

「我也最棒了!」

「樱野栗梦……最笨.」

「最笨!?是最棒啦!」

「……噢耶!」

啊啊……知弦姐用死鱼一样的眼神敷衍著!从知弦姐的嘴裡居然会出现「噢耶——」这样的词!

「深夏也是!来、来,一口喝乾、一口喝乾!」

「一口喝乾!?」

我亲爱的同班同学,遭到了残酷无比的过分要求.

可深夏还是勉强喝乾了热茶,露出了微笑……了不起,了不起啊,深夏.

不过,会长却再次得寸进尺.

「再来一杯!」

「就算你用大○爱那样可爱的说法也……」(注:大塚爱,日本艺人,为朝日啤酒做过广告)

「再来一杯!」

「唔……」

深夏实在拗不过会长,结果又喝光了一杯.我似乎听见旁边传来「嘎噗」这种美少女绝对不能发出的声音.

「深夏,Wonderful!」

「哈……哈哈,谢、谢谢.」

「所以说……ikki、ikki!」

「哎哎!?还要喝啊!那实在是……」

「ikki、ikki……Fc的一揆!」(注:Sunsoft在红白机上的第一个作品,描写在封建制度下,农民暴动打倒贪官的故事)

「哎,要玩那个?那个传说中的游戏?那种事交给有野先生比较——」(注:有野晋哉,日本搞笑艺人.曾出演电视节目『GameCenterCX』,其中有单元『有野的挑战』,由他挑战所给出的游戏)

「一揆、一揆!」

「……知、知道了.」

深夏死心后,从小真冬的四次元口袋中取出Fc,接上显示器装模作样地开始游戏……被强迫一揆了.

可再看会长,她早已把游戏画面拋到脑后.

我只感到后背一阵发凉.会长的视线已经牢牢地盯上了我……是啊.怎麼可能只有我一个人逃脱醉鬼的纠缠呢.

「杉——崎——」

「有什麼事吗?要亲亲吗?」

「不要.好恶心.恶心死了.」

哇啊,醉鬼说话好直接!

「杉崎,表演才艺!大爆笑的那种!」

「哎哎!?」

我被会长强行拉走,站上房间一角的踏脚台(主要是会长使用).会长之外的人处於葬礼般的气氛中,眾人黯淡的视线都集中到我的身上.

(哎,怎麼回事,这难度超高的状况!)

在这种状态下表演才艺,而且还是在文字媒体下也能让人发笑、插科打浑的傢伙,到底是怎样的搞笑天才啊!

「杉崎,拜托你来个有趣的.」

而且声援还超过分.完全是让艺人脸色铁青的开场.没有爱呢.开场裡面完全没有爱.

我在密集的视线中拚命开动脑筋……在这种状况下引人发笑的行动,是什麼啊!完全想不出来!

我……浑身冒汁无计可施,可明显时间越长情况就越不利,只得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口说道.

「在Fantasia文库二十年歷史的暗处,男人们不为人知的Drama(故事)!」

「…………啊,和Dramaga重音了呢.」(注:DragonMagazine的简称,和Drama读音接近.谐音的冷笑话)

我好想哭.我可以哭吗?我要哭了.我终於哭出来了.

「接……接下来就拜托了.」

「完全不行!重新来过!」

「哎哎!?怎麼这麼狠心!」

「因为是难得的庆祝,所以请你演个更加大爆笑的!」

「我说,这难度高得异常啦!」

这戏没法再演了.我走下踏脚台,回到自己的座位.

醉鬼会长(为什麼会醉是永远的谜)果然继续纠缠我.

「连个像样的才艺都做不出,真是个没用的男人.」

这简直就是欺负新人社员的状况……如果社会是这样的话,我也许会希望一辈子都做学生.


会长似乎醉得越来越厉害,用五音不全的声音说道.

「诚意不够!」

「非常抱歉.」

「搞得更热闹一点啦!这是庆祝!庆祝啦!」

「什麼?」

「我想吃乌贼圈.很好吃的.」

「……」

现在就连正常的交流都不成立了.话说回来,这个人到底是怎麼喝醉的?

不只是我,知弦姐和椎名姐妹也都疲惫不堪……我是不是应该阻止会长的暴走—

「高兴的时候高兴!庆祝的时候庆祝!我觉得发自内心地庆祝某人的幸福和纪念,是非常~非常温馨的事.」

「……」

「Fantasia文库,恭喜!还有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最棒了!」

「……」

我们相互对视,用眼神交流了一下.

可是……我们的结论早已定好了.没错.因为我们想要做快乐的事,所以才在这裡……在学生会.因此——该做的事早就决定好了.

「好吧,副会长杉崎键,开始唱生日歌!」

我自暴自弃地站了起来.

「哟,Key君,好酷.」

「键,这种时候要大声,大声唱!」

「真冬也要合唱!祝你——」

大家明明没有喝醉,却兴致十足地一起胡闹.仔细一看,只见会长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

……嗯.无论多麼愚蠢,多麼毫无意义,『享受某事的意志』……祝贺一事本身,大概非常重要.果然有些东西是只用老成的视线冷眼旁观所无法获得的.

「祝你生日快桨~♫」

不过要说愚蠢的话,这果然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吧.

至少在值得庆祝的时候,要胡闹一番.

「好,今天庆祝吧!好好地庆祝!我来準备乌贼圈!」

「噢——!」

我们用茶水和点心,尽情狂欢到无以復加的地步.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