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卷 学生会的六花-终章 ~ 毕业式前日 ~

“键、键失踪?怎么回事!?”

深夏大力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但她看到被自己吓到的林檎,于是又立刻说着“对不起”,再次坐回位子上。

但尽管如此,僵硬的气氛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深夏要是没有反应,小红和小真冬应该也会大叫起来吧?现场的气氛,就是如此的紧张不安。

小红看起来十分动摇,她问林檎:

“杉、杉崎今天的确是无故缺席了……可失、失、失踪?”

“哥——我哥哥他平时不会做出诸如无故缺席这样不负责任的行为。何况是学生会的工作,那就更不可能了。这个……会长,你也知道的吧?”

“……是、是啊。可是……没、没在家吗?”

“没有。我去房间看了……可人不在。”

“但、但是,光凭这样就说失踪……”

听到小红的这句话,小真冬也附和说:“对、对呀。”

“学长的确不是个没有责任感的人……但也有一些笨手笨脚的地方啦!可能是凑巧,那个,只是来迟了一点,再加上手机没电了……”

“……在跟重要的学生会成员们一起度过最后仅存的一点时间里吗?”

“这……”

小真冬在那之后再也没出声。

的确是这样。虽然……大家都逃避这个现实,全身心投入到忙碌的日子中……但这个日子……但它……最后的时刻,终于还是来到了眼前。

明天的毕业典礼,就是这个学生会的终结。

那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了。我和小红将要毕业,椎名姐妹因为要转校所以明天晚上就要搬家了。

就像林檎说的,在这种情况下……剩下不多的时间里,Key君他不可能因为一些简单的原因而跟我们陷入无法联络的状况。

我……强抑着胸口的痛苦。至少得有一个人保持冷静才行。于是努力做出镇定的表情,向林檎问道:

“可是,你为什么说是‘失踪’呢?Key君没有来做今天的准备工作是事实,但是要说失踪是不是太早——”

“是从昨天晚上不见的。”

林檎打断我的话。眼泪已经溢满眼眶。

“从昨天晚上开始……哥哥他就、不见了。不在房间中……也不……”

顿了一下,她挤出一句话:

“也不在这个城市里。”

“啊?”

小红一脸惊讶。

“你说他也不在这个城里?……是说杉崎他,去了什么很远的地方吗?”

“……是。”

“很远的地方?……怎么会?”

“……因为我大概知道他去哪里了……”

听到林檎的话,这次是深夏发出一声“啊?”表示不解。

“慢、慢着!既然知道他去了哪里,就不是失踪了啊!”

“不……是失踪了。联系不上……具体的地址也不知道……”

“……我完全听不懂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

林檎说着,低下了头。我听到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明白,因此脑子很混乱。Key君失踪了这件事我是明白了,可林檎又说大概能想到他的去向。

所有人面面相觑,林檎一字一句地说着,仿佛要释放出自己无法整理的感情。

“哥哥……在这样重要的时候丢下这些的理由……只有一个。”

“丢下我们的……理由?”

小红脸色僵硬地问道。

林檎轻轻点了下头。

“……有一个电话、打过来。昨天傍晚……我去哥哥的房间……哥哥正在打电话。看到我,慌慌张张地就挂了。”

“嗯……等一下,我不是很明白。是说,傍晚的时候他还在?”

“……是……而且,手机也能用。所以……我哥……哥大概是自己把电源关掉的。”

“…………”

面对林檎这番痛苦的说明,小红一直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我们也同样……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在这种气氛下……林檎的眼泪终于从眼睛里一颗颗滴下来。

“昨天打电话来的人是,姐姐……飞鸟姐姐。”(风:那尼!?最终Boss!?)

“!”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飞鸟……我记得,是叫松原飞鸟。是Key君的青梅竹马……而且……对林檎来说,是曾经夺走Key君的女人。

我们既没有遇到过,也没有看过她的样子。Key君平常也不大提起。但这个名字……一直搁在我们心底某个地方。

松原飞鸟。Key君的……前恋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真冬小心翼翼地问林檎。

对于这个问题……林檎一边流着泪,一边慢慢回答说:

“哥哥……一定是去了飞鸟姐姐那里。虽然我不知道电话的内容……但是,想来想去只有这种可能。”

“那、那么,跟那个飞鸟小姐联系一下不就……”

“……飞鸟姐姐,也把手机关掉了。而且……听说飞鸟姐姐也是,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回宿舍。”

“啊……”

小真冬的表情凝住了……我们也终于……明白了林檎想要表达的意思。

在这么重要、最最最重要的、毕业典礼的前一天。

和学生会的大家们一起度过的、最后一天。

Key君却没有来。

本来应该会抛开所有、跟大家一起快乐渡过这一天的Key君……却没有来。

不可能的。

但不可能的事,却发生了。

能一个人站出来面对着“企业”之流,把学园看得如此重要的人。


那个Key君,没有来学生会。

那个Key君,丢下了我们。

能让他做出这种事情的理由……在这个世上,只有一个。

也就是说,林檎想说的是……

“又来了。”

林檎一边拚命抑制着什么,一边用嘶哑的声音继续说:

“我还以为已经没事了……以为可以跟哥哥,从头再来。只要跟学生会的大家在一起……这次,一定可以、快乐地、不出任何差错地……得到幸福……但还是失望了……林檎果然还是……”

林檎哽咽着,不停说道。尽管如此……我们谁也没能对她说出一句温柔的安慰。

为什么?……因为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

Key君他……没有来。

Key君他……Key君他……

胸中感到一阵压迫。这大概就是和……林檎过去曾经……并且现再一次所感受到的,是一样的痛苦吧。

小红紧紧抓住自己的胸口。

深夏突然用握紧的拳头“怦”地击打了一下桌子。

小真冬用力地闭上眼睛,喃喃含着:“学长……”

看到我们的模样……林檎她……

将那个残酷的事实,带着几分自嘲,说了出口。

“哥哥他,又一次……选择了飞鸟姐姐。比起林檎和……学生会的大家……选择了飞鸟姐姐。”

外面开始飘起三月湿润的雪。雪花落在窗玻璃上,轻轻化成水流下来,仿佛几行泪水。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