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卷 学生会的六花-附录 ~ 剪取的学生会 ~

这一回,我们让以会长的名言开头的例行学生会会议稍加休息,而把一直以来小说中很少描述到的日常场景记录,直接捆绑打包给大家看看。

也就是现在大行其道的节能环保精神啦。因为虽然一篇一篇分散开来的话,没法凑成小说,但整合在一起倒差不多可以集成一本短篇。绝、绝对不是偷懒!

于是,以下就是截取了我们“毫无所谓的日常生活中的一小片段”,希望各位读者能暂时贡献出一点耐心看下去。

※知弦的绘本

很久很久之前,在一个地方,有一位老爷爷和一位老奶奶。

每天,老爷爷都去山里砍柴。

而老奶奶则操劳于火星地球化。

两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唯独一件事是他们的烦恼,那就是他们生不出孩子。

有一天,跟往常一样乘坐运送火箭抵达火星的老奶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桃子。

“哎呀呀,好奇怪。得赶紧进行染色体组分析才行。”

因为是常有的事,所以老奶奶并不惊讶。

不管怎样先分成两半,看看里面的内容再说吧。老奶奶这么想着,取出了便携型光○剑(注:beamsaber,高达中MS的武器光束剑)。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一旦武器在手就人格突变的老奶奶,大喝一声,把桃子砍裂了。下一刻,天哪,里面出现的竟然是……

<哇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寄生在桃子中的宇宙新物种,P3412HD!!!

“混蛋!要我死在这种地方!?休想~~~!”

老奶奶挥舞着光○剑,拚尽全力奋力应战!

然而奋力的扺抗是如此徒劳,在P3412HD压倒性的战斗力面前,老奶奶终于……

“咕噗……”

<哇咔咔咔咔!>

贯穿老奶奶心脏的,是锐利长爪的一记猛击!她应声倒地,P3412HD朝着行星地球化中央管理基地的方向离开了。

濒死的老奶奶向着地球的方向伸出手,艰难吐出一句:

“爷爷……对……对不……起哪。”

————红叶知弦出品星桃大战第一章~进化的代价~

三百年后。人类离开了银河系生活着……

“停,够了,知弦姐。”

我制止了还想继续把这个绘本的故事讲给我听的知弦姐。

知弦姐很不满地盯着我:

“干什么啊,Key君!这可是为了在学校的志愿者活动中,讲给附近幼稚园的小孩子们听而特地创作的原创童话!你得认真听完然后把感想说给我听——”

“反正你直接重写就对了。”

“可剩下还有四百页——”

“好了,拿去重写。”

“不是啦。你不懂的啦,Key君。像这种背景宏大的故事,一开始的序曲都会比较无趣一点。是慢热啦。从第15卷开始会变得超有趣的!”

“去重写吧。”

“啊,等等嘛,Key君。算了,真拿你没彻,那就从这第三部‘遗传战争’的部分……”

“重写!”

“……哦。”

※小雪之‘现场演示自己制作的黑历史RPG<十异世界>’PART1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叫小雪。接下来,我想现场演示一下以前自己制作的RPG游戏,敬请大家欣赏。

好,进入标题画面。在这里必须输入一个有一点点特别的指令,游戏才会开始。

那么,让我们赶快把以前在备忘纸上的指令输入进……进……咦?备忘纸到哪里去了?咦?咦咦?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咦?到哪里去了呢?备忘纸君!哇!呜,是谁在这个地方堆了这么多漫画!居然堆起了62卷,这个房间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算了,搞不好是真……是小雪不知不觉中干的啦。

不、不是说我不会整理房间哦!请别把我跟那些没用的人混为一谈!只是,面对这堆压倒性的数量,整理这一行为本身就毫无意义嘛……呜。虽然有找认识的人借了免费的收纳仓库……

啊,这么说起来,记得备忘纸好像被一起塞到<十异世界>的包装盒里……那,咦!?<十异世界>的包装盒不见了!对了,好像我刚才从动作游戏的外壳里翻出这个游戏,结果怠到怀念就开始玩起来了吧……?咦?那么本来这里面的动作游戏到哪里去了……

<啪>

哎呀呀?这个包装盒里装的也是另一套游戏!这个也是!这个也是!

呃,呜……一玩上新游戏,就不知不觉会把软件塞到新的包装盒,忘记放回原来的盒子里……

这可不行,必须整理了!至少得把游戏类的搞定!

<两小时后>

呼,呼。继续现场演示。我找到了哦,备忘纸!……在标题画面耗费这么长时间的游戏,我自己也是第一次呢……

那么接下来……我按了。好,游戏开始了!先来欣赏一段开头动画吧。

<栗梦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外出冒险之章>

于是,冒险开始了。一般来说,这里首先要朝地狱村去啦。不过实际上,如果你走相反方向的平原,来到这里的话……

<出现神秘洞窟。主人公进入其中。>

意外吧,竟然有一个隐藏迷宫!嘿嘿嘿,除了小雪,谁都不知道哦。之前让会长……嗯,就是这个主人公的原型玩的时候,因为是新手,就没有告诉她。这里呢,是高级玩家专用的!这是一条连小雪我这个制作者都无法预测的,充满随机性的路线!

事实上,内容我差不多都忘光了。但是,作为一个玩家,这里是绝对不能错过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游戏,都要有一开始就挑战高难度模式的这种气势!这才叫真正的玩家!半路就放弃的人,是没办法享受游戏的——


“真冬——!很吵耶——!安静点啦——!”

哎呀!被隔壁房间的姐姐训了……小雪这个人一玩起游戏来,就算不是现场演示,也总是忍不住一时兴起叫起来呢。

那么,我们就出发吧!要说这条路线,到底难在哪里的话……

<啪!栗梦倒下了>

……就是会有大量不讲道理的秒杀陷阱。老实说,这是个无厘头游戏。或者说,我也做得太没道理了吧!为什么连一点警告都没有,陷阱就直接启动了!当然,虽说一般陷阱就是这个样子的没错啦!但完全没有预兆的陷阱,要怎么对应嘛!难道需要的不是游戏水平,而是现实中的运气吗!?

总、总之,从保存的进度重新来吧。

<砰!栗梦倒下了>

……

<咕嘟!栗梦被吃掉了>

……

<呜咕呜咕!栗梦感染了神秘疾病!>

……

<哔哔——!栗梦被车撞了失去记忆!>

<扑通——!落下一梱核弹!>

<唔呼——!栗梦飘荡在次元的狭缝里。没想到还挺舒服的!>

<喵——!栗梦跟猫咪玩耍!>

<嗵……嗵…………今天,栗梦的告别仪式庄重举行!>

<吱吱吱吱吱吱!数据无法读出!>

……

……那么,十异世界现场演示PART1,到此结束。

至于续集……

……

大概,没有了。

※逆天角色

喂,这不是椎名吗?来的正好!是这样的,我们棒球社正在进行练习赛,可是现状惨不忍睹哇。这样下去搞不好要直接剃光头完败了。虽说只是练习赛,但是这样也未免太惨了,所以我正在找外援呢……正好!你来帮个忙吧!

啊?你问你可以参加男子比赛吗?这个问到点子上啦!一般要是拉了外援进来,对方会不满,但因为椎名好歹算是个核子嘛!呃,不、不是,对不起,我收回‘好歹算是’这句话,别、别生气啊!

因为如果是女孩子参加的话,对方也就没什么话好说了嘛。所以拜托啦,你也想偶尔和男生们一起运动一下吧?嗯?是吗是吗?你同意了啊!好,那快上吧!

暂停!

……喂喂,椎名。能替我们做投手是很好啦,嗯嗯。哦,我们也很感激你一口气让两个对手出局了啦。那个……能不能手下稍微留一点情?

不,那啥,刚速球是很棒啦。但你看,那边的领队,嘴张得都已经合不上了。对方队员们的脸色也很恐怖。

你看看现在站在击球区的那个家伙,已经腿软了对吧?那已经完全是一副被抢指着脑袋的表情了。一般棒球比赛里是不会有的哦,那种恐惧感!

还有……从刚才开始,我们队的接球手一直在哭呢。虽然有面罩挡着,但那样子绝对是在哭吧?看起来手超痛的吧。绝对是痛得快死了哦,他那副样子。

所以,能不能拜托你,把速度稍微降下来一点……

是吗!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啊!别、别一副不满的表情啊!好了,在击球区你可以放开来狠狠发挥嘛!

给我回来一下,椎名!对,回来回来!不用跑垒了。

嗯,第一求就击出本垒打,真的是很难得。嗯,非常感谢。从分数上来说,真是感激流涕。

只不过,现在不是跑垒的时候了吧。嗯,你问为什么……

刚才你也看到了吧?飞在空中的那架直升机冒出黑烟慢慢落下来的场景。

球飞过去的方向所在的那架直升机,刚才“呼哧呼哧”回旋着紧急降落了,看到没?

呃,装作没看见是没有用的啦!这下,已经不是搞练习赛的时候了。不要笑嘻嘻去跑垒啦。你根本不是得分王而是击落王吧。

总之,先去救助伤员吧。嗯。比赛嘛,搞定之后继续吧。

暂停!回来一下,椎名!嗯,对,你,就是你!除了你还有谁啊。好了反正你给我回来!用跑的!别拖拖拉拉!

我说椎名啊!你刚才的守备位置,你说说看?……嗯,没错,一垒手是吧?是这样没错吧。因为不能让你做接球手,所以去做了一垒手对吧?嗯,很好。你明白就好。

但是……既然明白,你又为什么要去接那个本来是左路本垒打路线的球啊?

不正常吧!你刚才的动作,太不正常了吧!跑出那种人类不可能有的速度,爆发出完全犯规的弹跳力,抓住了不可能抓住的球吧!

被你一搞,其他的守备都可以不要了吧。该说你这已经根本不是一垒手了。是全能型的吧,那种实力!

你看看,那边的长椅上。至今为止,我从来没见过有人会因为棒球露出那么绝望的表情。本垒打都被拦截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个人已经完全不想击球了吧!

所以说你一脸不满意也没有用的!够了够了,你回去吧。对不起。是我不应该叫你参加!

啊?你愿意收敛点要我让你把这个比赛打完?真没办法啊……算了,反正也只有一个回合了……

嗯,赢了哈?赢了很高兴哟?嗯,小脸笑得真开心啊,椎名。

但麻烦你也稍微看一下场合行!现在全场高兴的,只有你一个而已。嗯,别露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让人火大!

我说椎名……棒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我们每天洒汗苦练的运动项目,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

不,等一下,你听着!你别插嘴给我听好了,椎名。

所谓棒球,一般来说,比赛结束后,操场上是不会出现这么多大洞的吧。


虽然社员们一边哭丧着脸一边在平整操场,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那种情况,已经不是平整一下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唔……我想说的意思,你明白了吧?是不是?嗯,你能明白,这一点我很高兴。

总之你现在就回学生会去,赶快开始讨论怎么修恢操场的问题吧。

※栗梦之歌

“肥皂——泡啊,飞走了——飞到了——屋檐下啊——”

某一天,我正往学生会办公室走去时,听到会长一个人在悠闲地哼着歌。因为预感会很有趣的样子,我决定先不开门,看看情况再说。

“飞到——了,屋檐底下啊——”

(居然在唱童谣,会长果然可爱啊。)

“吞——下——去,消——失——了——”

(吞下去了!?整个吗!?被谁!?被谁吞掉了!?屋檐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但是,会长好像完全没有在意……咦,莫非她是真的唱错了?而本人什么都没有意识到吗?

会长大概是唱腻了,还没唱完就又跑到另一首去了。

“春——天来——了,春——天来——了,来到——哪——里呢——”

(春天来了啊。的确是会不自觉地挂在嘴边的调子——)

“来——到了山——里,来——到了故乡——”

(啊啊,一派平静的田园风景,在心中缓缓展开。好歌,好嗓子啊。)

“鬼——也来——啦!”

(鬼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随春天一起,连鬼也来了啊。喂!转眼间,平静的风景就烟消云散了啦!)

这个人在搞什么?真的是唱错了吗?实际上,她看起来并不像是故意弄错的,而且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也没有什么装傻的理由……这是天然吗……

然而我正身处于擅自偷看的立场,所以不好跳出去吐槽。会长她果然是真的唱错了,仍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唱着。

“合——起——来,打——开,拍——拍——手,合——起——来——”

哦,大概是下意识的动作,手真的在拍呢!好可爱!会长,太可爱了!

“张——开——腿,拍——拍——手,把手——举——起——”

啊,手微微往上举了!糟糕!一个人时候的会长,真是无敌可爱啊!

“合——起——来,打——开——”

啪,啪。

“拍——拍——手,快行动——”

(快行动!?)

唱到这里,歌词突然变成了给某个人下指示的内容了!有阴谋!我感觉出这首童谣里有个惊天大阴谋啊!

但这样下去,我越来越移不开眼睛了。搞什么啊?又不H,却偷窥得这么兴奋,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啊。一个人独处时候的会长,实在太有趣了。

“……真是无聊啊。大家怎么还不来呢?”

会长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呃……虽然很想出去,但我忍!千载难逢的宝贵生态观察机会,脑壳坏掉了才会放过!

大概是为了打发时间吧,会长再一次哼起歌来。

“穿着一双——红鞋子的——女——孩——子……”

红鞋子吗?似乎是首悲伤曲子呢。因为一个人在学生会办公室很寂寞,所以选了这首歌吗?不由得感到一丝心疼。

不过这个先放一边。这一回,应该是要犯把“异国人”发成“曾祖父”的那种经典错误吧?

“异——国人,带——着她……”

哦,真稀奇!居然没犯错!这次终于能把一首唱完整了吗?

“来到——了……”(注:原歌词应该是‘离开了’)

(是从接人一方的视角唱的吗!?)

不是吧,发展出歌词的同人故事来了耶。成了双视角故事啦。话说回来,我完全想不通怎么会错得这么离谱!那个人,她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唱这首歌的?

会长一如既往地抛弃了第二段和第三段曲子,又换了一首。

“咕,咕,咕,鸽子咕咕,想——要豆子咩,嘿~给你——”

这首曲子感觉很有会长的风格嘛。这种,稍微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大家聚在一起——”

啊啊,脑海中浮现出刚过中午的公园中一番和平的景象——

“来打架啊!”

(是大逃杀啊啊啊啊啊啊————————!)

似乎“汤姆和杰瑞”也加入进来了!?啊啊……话说回来,我脑子里只剩下鸽子们互相争食的丑陋画面……泪目。

再听下去估计我会体力不支的,差不多让收手了,叫会长一声吧。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下次再偷看!当然不是出于工口的目的”,接着,跟往常一样走进了学生会办公室。

※真仪琉纱鸟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想各位读者应该都已经发现了吧?

是这样的,我——国语老师兼学生会顾问真仪琉纱鸟,在这一卷里,还没有出过场。一次也没有。连名字也没有被提到过。

我跑去追问崎,结果这家伙竟然胆敢说出这样的话:“反正你也没多少存在感,而且这个说到底也只是‘学生会’的故事。”

……我已经到达极限了。

到今天,完全爆发了!啊啊,我已经忍无可忍了!

现在谁还顾得上保留角色!?这次就让我把怨气一吐为快吧!

首先,这个系列,对我也太潦草了吧!

是那个,跟其他故事有所关联的人物,就不能让他太显眼的道理吗!?你们歧视交叉角色吗!?不跟主人公发生恋爱情愫的角色对这个故事就不重要吗?是这样的吗!?

一直以来我总是这么倒霉。时不时兜来转去地牵连到各种各样的非常事件中,但每次到关键的地方,我却总是不在核心。人生经验是很丰富啦,结果就因为这样,反而造成了“万年配角”一类的命运!


完全不能接受!我想读者诸位也是这么觉得吧?自己人生的主人公,果然还是要自己来当!应该就是这样,可你们看看!这里把镜头对准我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啊!

这种不幸,你们能明白吗!?

举个例子吧,那边那个读者。请你想像一个除你以外班上的一个不起眼的男生。想到了吗?对,就是那家伙。那个软绵绵的草食系男生。

假设那家伙,突然遇到了小时候青梅竹马的美少女,或者被神秘的美少女转校生纠缠不清,或者突然爆发了潜力被卷入决定世界命运的大战中去,发生了这种情节,你会怎么想?

嗯,对本人来说当然好啦。毫无疑问的故事核心————主人公!当然也是会遇到很多麻烦,但人生是会很充实的吧。

然而这种情况下,读者兄弟,你呢?现实地想一想,你不会觉得非常、非常难以忍受吗?完全被排除在外。直接突入配角区,被迫去欣赏主人公大展手脚大受欢迎的日子。对于爱好轻小说、以至于会跑来读这本书的你,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怎样?很痛苦吧?无法接受吧?

你可以理解成,这种酷刑在我身上已经发生过至少三次了。

当然了,人生经验是会变得丰富。毕竟经历了世界危机之类的大场面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自然会大彻大悟。

但我心里这股憋闷之气又是怎么回事!

把我放到故事核心里去啊!要是你们不放我进去,我可就自己进去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我厚着脸皮跑到学生会系列的企业篇……而结果,你们已经看到了。看吧,一进入第六卷我的存在感几乎为零!难道我自己不作要求,就不给我出场机会吗!是不是这样!

嗯,其实我也有隐约感觉到,从这系列的书名以‘学生会的XX’形式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多多少少总是会感到有一点被疏远感。

说起来,这书名也是有欠考虑!不知道是不是效仿伟大的轻小说‘惊爆’系列,从‘三振’开始,就怎么也不能理解了吧!老实说那卷内容跟三振完全无关啊。

四散那卷嘛,还凑和就不说了,五彩又是啥!?真是的,你说叫人别不别扭?最重要的事,我很在意‘五彩’这两字好像压根没有把我算进去!那肯定是指学生会的五个人吧!明明我的表现那么抢眼!结果还是不把我算进去吗?

再来说这个六花。但是六花是什么意思!?谁来说明一下?……押韵吧?就是因为押韵顺口所以定了这个名字吧?你们休想瞒我,我可是国语老师!

对了!提起这个,对于副标题我也很不满意!

这个系列的正式名称好像是‘碧阳学园学生会议事录’。

老实说,那个靠谱吗?

只是又长又艰涩而已吧,那玩意?有必要吗?标题真的有必要吗?

而且,这个系列有配合‘碧阳学园学生会议事录’这个严肃名字的内容吗!越想越觉得是多此一举的副标题。现在连富士见书房自己也称这个是“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了!所以这个副标题的意义到底何在!?越想越奇怪啊!

还有,发行时间!现在写这个六花原稿的时间,已经跟现实发生严重脱节了!这本书真正面世的时候,应该是学生会三年级成员毕业以后了吧。虽然可以说这期间都是用来修改润色的……可那样的话,他的新鲜度不是会下降很多嘛!?真是的!

唔……似乎一开始写,就有不满不断涌出来。就趁这时机,全部倒出来吧。像这样分到很多页数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话说学生会从第一卷开始大家就好像已经有所感觉了……

这个系列,是不是有点缺乏新意咧?

这个,关于这一点,我倒不是要责怪学生会啦。本来,想也知道,只是记录一下学生会成员们的闲聊杂谈!成员也是一成不变!再怎么下工夫也没办法吧!这个题目就注定了这一点!

但是!所以才需要我啊!才需要我这个调味料啊!上头那些人怎么不能明白这一点呢!

回头去看看我在第二卷里的出场!感觉可是大不相同哦,和其他部分相比,那样也别有一番新鲜滋味吧?神秘的美女教师!像这样好的素材,为什么不多用几次!?

所以,我打算向学生会提议,接下去第二部以我为主人公写下去。

这就是创新了。一直以来都不突出的我,从外部挖掘一下,就会发现里面居然很有料!这样读者们也会大吃一惊。这部轻小说就可以确定上位了,说不定还会得到渚如“这本轻小说好得一塌糊涂”这样的最高称号呢!以我为主人公的话……

于是,从第七卷开始的新剧情……不对,是神剧情,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忧柔的视线

“好耶!休息时间到——!深夏,跟我玩跟我玩嘛!”

“别闹!烦死了!话说为什么你总是坐在我旁边的位子啊!”

“因为这是部轻小说!”

“这算什么理由啊!你怎么还是把现实和创作混为一谈!”

“好啦,不管怎样,生活过得幸福不就好了嘛。”

“不许搭我肩膀!”

“哈哈哈,害羞了耶,你这家伙~”

“……小心我把你揍扁、揍凹哦!”

“噗噗啦,噗噗啦!……喂哪有招乎不打就一记刺拳的啊!这可是已经超出了吐槽的范围了哦!”

“不是只要幸福就行吗?多好。”

“就很多方面,我向你道歉。”

“你明白就好!那么,我去个洗手间吧……闲着也是闲着。”

“哦,我陪你去。”

“哦,谢啦……等,不对不对不对!”

“不用客气啦,深夏。一起去洗手间可是友情的证明!”

“附带左拳一记。”

“哇——!这可不符合殴打规则!刚才的右直拳够猛了,为什么还要添上左手?”

“算了……真是,我才不要被变态跟着,不去洗手间了。反正我也只是想整整衣着罢了。”


“我来帮你整堙吧?”

“少来!……我的感觉告诉我身体好像十分不愿意被你碰到,所以我拒绝。”

“我帮你弄成蜡像的样子吧!”

“严厉拒绝!”

“你就权当自己被骗,试着交给我嘛。我会把你弄得很漂亮哦!”

“哼……虽说我自己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可是要我接受你的品味……”

“哎呀~!真失礼呢!”

“干么突然演起姐姐的角色?”

“我好歹是个美女控啊!是追求美的专家呢!美的缔造者?正是区区在下!”

“哇,好朦胧的头衔!”

“所以,现在开始进行时尚盘点!”

“……唉,算了,就配合你这么一次吧。那个,还请手下留情。”

“嗯嗯……这样……这种搭配啊。”

“干嘛……别盯着人家看啦……只不过是制服而已,没多少可以评价的余地吧?”

“100分!”

“满分吗!?”

“好美!好可爱!好想抱!深夏,好萌!深夏,好喜欢!本来就喜欢,今天更喜欢!所以100分啦!”

“不是吧,时尚元素根本就没有进入评价标准啊?只是完全的感情论来判断吗!”

“人,重要的是内在。外在装饰之类的,跟字面意思一样,只不过是种修饰而已!”

“有这种想法的人别自称什么‘美的缔造者’啦!”

“如果非要我提建议的话……露出度再高那么一点的话,我会更开心哟。”

“谁会听以你的性癖嗜好为基准提的建议……何况,这是制服啊!你想拿它怎么样啊。”

“把裙摆收到膝盖以上40公分左右就……”

“那不是全看见了吗!不是跟海○小姐一样了吗?”(注:海螺小姐,日本国民漫画‘海螺小姐’中的角色)

“怎样,深夏?对我的审美品味是不是吃了一惊?”

“是啊……没错,是吃了一惊,某种意义上来说。”

“对了深夏,你不把头发解开来吗?”

“嗯?啊……在家里是解开的啦。怎么说呢,这是个情绪问题。扎起来就感觉是‘学校模式’。”

“哦——真可惜。明明解开也很可爱的。还有,昨天那个头发凌乱的你也很可爱啊。”

“喂,你装作若无其事地乱说什么啊!?别用你的妄想言论向周围人宣扬我们是一对!”

“别害羞~别害羞嘛!今天早上,真冬也这么对你说了吧?”

“啊?说什么了?”

“她说‘昨天晚上很开心对吧’。”

“怎么可能!就算有这样的事情,我才不要说出这种话来的妹妹!”

“但如果是真冬,就可能……”

“呃,居然无法否认。不、不管怎样!我和你之间,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昨天晚上确实是。”

“别用那种意味深长的说法!啊,受不了了!你这家伙的脑袋里就只有工口吗!”

“这句话对我辈来说,稍稍过誉了!”

“刚才这句话过誉?你到底有多谦虚啊!没人在夸——你!”

“哦,铃响了。跟深夏聊天,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我怎么感觉每次都好像没有休息到呢。”

“算了算了,深夏。今天你就姑且记住,我一直以来都把你作为我的性对象这件事吧。”

“太恶心了!我才不要记住!”

“好了,从深夏那里得来的爱之能量满槽了!下节课也要加油喽!”

“不不不,我可没有给你那种东西,爱之力量什么的!”

“好了好了,下一节课的课本在……咦?”

“怎么了,键?……啊,忘带课本了吗?”

“笨蛋!你可别小看我!”

“那你没有忘带?”

“不,忘了。”

“那刚才多余的对话是怎么一回事!?要是写成小说的话,太浪费行数了!”

“哇,完了。早知道就趁刚才去借了。”

“……真没办法。好了,键,把桌子拼在一起吧,我的给你看。”

“咦,可以吗?那好,快点脱给我看吧。”

“你要看什么!我只是给你看课本!……算了,你这次也不是故意的吧。你这人在这些方面是很认真的。肯定是拿出来预习啥的所以忘带了吧?”

“哦,完全正确。不愧是深夏。不过就算是预习了,实际上课的时候却忘记带教科书也照样没用啦。我应该小心点……对了,深夏,你今天会被点到名吧?”

“惨!忘记了!怎么还偏偏是英语课……那个老师会突然叫人起来翻译一篇长文,不事先准备好根本没法应付啊……”

“哼哼哼,我就知道,深夏。昨天自习的时候我帮你翻译好了哦,今天的课文内容。”

“哇——!真有你的,键!Thankyou!”

“因为是深夏,我就猜到你是不会考虑到这些去准备好的啦。”

“不好意思,嘿嘿。话说回来,你还真机灵啊!”

“当然,我可是每天连避孕套都带在身边的人!”

“呃,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在说话这方面也机灵一点!”

“这也是为深夏好啊。”

“闭嘴!你这家伙,我下次真要揍你了哦——啊,键,你睫毛上黏了东西。”

“嗯?哪里哪里?”

“啊,别动。会掉进眼睛里的!没办法,我来帮你拿掉吧,你闭上眼睛。”

“哦……拿掉了吗?”

“还差一点……唔,好难弄掉啊。”

“不要,啊,住——好痒!讨厌啦,在这种地方,好——大——胆!”


“不闭嘴安分点的话,小心我让你变成独眼的角色!”

“………………………………………………………………………………”

“……好了!拿掉了。等等,仔细看一下领带好像也歪了嘛。啊——真是的,在指点别人的时尚之前,不如先整理一下自己吧!”

“对、对不起。看到深夏觉得很开心,没留神就……”

“说、说什机啊!喂,我让你别——动——!”

“唔,脖子不舒服。好紧诶。想放松一点。”

“胡说什么!男孩子就该这样精精干干才行!”

“真的吗?我帅吗?”

“啊——很帅很帅。”

“迷上我了吗?”

“啊啊,迷上了迷上了。啊,老师来了!快坐好!”

“哦!感觉精神百倍!啊,深夏,这是你要被抽到翻译部分的笔记。给。”

“嗯,Thankyou。帮了大忙了。”

“那么,接下来再接再厉认真上课吧。”

“好咧。”

全班同学齐声:“你们俩快回老家结婚去吧……”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