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卷 学生会的六花-最终话 ~ 做梦的学生会 ~

“人类的幻想全部来源于现实。”

会长像往常一样挺起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名言。

……忽然我产生出一种奇妙的既视感,但是却又无法确定是在什么时候看见。于是我只好不再追究。

因为,现在的我正处在昏昏欲睡的阶段。

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比去年来得稍晚了些。而室内的寒冷,更加体现出能够呆在拥有暖气的室内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而就在这个时候,积蓄了一天的疲劳终于全部释放了出来。

如果是在平时,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气氛热烈的会议讨论之中睡觉的。但是今天却不知为何,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而且她们对我的态度也非常冷漠……弄得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知不觉间便到了现在这种情况。

但是不管怎么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已经毫无办法了。对于平时便一直因为打游戏而睡眠不足的我,一旦陷入昏昏欲睡的阶段就完全无法抵抗睡魔的侵袭。只是睡觉而已。真舒服啊。就这样吧。

于是我放任自己的意识,将整个人的思绪一股脑的淹没在睡梦之中。

“哦哦,这位就是希望成为‘勇者’的键.杉崎吗?”

“啊?”

这个圣诞老人在说什么?

“你就是键.杉崎吗?”

“嗯?”

圣诞老人你在说什么呀,喂!……哎?等等,难道他在跟我说话吗?不过他看上去怎么和平时常见的圣诞老人打扮不太一样?这个满脸白胡子披着红色外套的老头刚刚乍看起来还以为是圣诞老人。但是现在仔细一看,他脑袋上还带着王冠,披着的不是红色外套而是很高贵的披风,而且他还坐在阶梯上面的宝座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向下俯视着我。这……与其说是圣诞老人,不如说……

“国王陛下?”

“你有什么事,键.杉崎?”

“……”

“我跟你讲话你没听到吗?还是说你无视我的问题?你竟敢对一国之主采取如此不敬的态度!”

为什么这个圣诞老人……不,国王大人如此生气呢?我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呢,但是惹一个老人生气实在不是我的本意,总之还是先好好解释一下吧。

“对不起,圣诞老人。”

“谁是圣诞老人!我的名字是爱德华多.多利金三世!”

“多利金……真是一个非常相称的名字。”

“键.杉崎。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显得很奇怪。”

“哎?什么……国王陛下?”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充满疑问。咳。总之,键.杉崎。对于你敢于承担‘勇者’一职,我实在是为了感到骄傲。”

“勇者?啊?那是什么?这是怎么回——”

就在我充满疑问的时候,突然间意识到。

(啊,明白了。这是梦,这一切都是梦啊。)

而当我意识到这一切都是梦境的时候便一下子全明白了。原来如此。难怪会有如此奇妙的事情发生,原来这是在做梦。不过我平时所做的梦不是工口系就是噩梦,还是第一次梦到如此奇怪的场景。难道说在我的潜意识之中还残留着如此奇幻的思维设定吗?

“你怎么了,键.杉崎。”

啊,国王大人正望着我呢……原来如此,如果那是国王的话,那么我就是勇者了?多利金难道就是“梦境王国”的简称(注:日语中多利金和梦境王国的发音相同)?哇,这是多么老套的设定啊。现在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上装备着盔甲。没办法,为了继续进行下去,看来我只能回答了。

“不,没什么,国王陛下。作为勇者,我一定会努力的。”

“哦哦。那可太好了!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有干劲,不过还是请你去吧,勇敢的人哟!”

“很好,那么警备从今天开始进行轮班。”

“哇,可是那家伙看起来很业余的样子啊,真的可靠吗……”

我向国王告辞之后走出谒见室。要是在现实中对一国之主做出刚才那种态度也许丁定了吧,幸好这只是一场梦而已。即使我的表现如此糟糕依旧可以继续进行下去,并且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于是我从满是廉价布景“城堡样的场景”中穿行着,很快便走出了皇宫。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来到城外的小镇之后,我漫无目的地前行着……坦白的说,这种梦境我并不喜欢。如果是真冬或者之前沉溺于RPG游戏的会长的话,大概还会有些兴趣。

虽然身为勇者被万人所敬仰的感觉也不坏,不过相比于此我更喜酄那种能够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共同愉快生活的梦境(风:一个?Key君你肯定么)。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考虑的话,与其有时间做这个梦,不如让我醒来和学生会的大家们一起聊天。

“啊,该怎么办呢。难道在梦中就没办法切换场景了吗?”

于是我停下脚步,开始专心集中起自己的意念来。既然是我的梦境,那么我便应该有自由操纵一切的能力。但是……不知为何这种能力今天却无法很好地发挥出来。难道说是因为我太清醒地认识到这是一场梦而导致无法使用能力了吗?

但是如果就这样身为勇者生存下去也是很麻烦的。更何况这里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片和平的景象。完全没有任何冒险的必要。

“好吧,既然如此……”

就是这样。

“去找姑娘们搭讪吧————!具有幻想世界观的美少女,新鲜————!”

我的冒险才刚刚开始!就是这样,我何不放弃主线任务,总之先去寻找可爱的女孩子。如果这样想的话,这个世界还真不错。

“哦哦,粉色头发的美少女竟然到处都是!幻想世界实在是太棒了!”

到处都是充满了二次元感觉的美少女角色。这里简直就是我的天堂!搭讪成功的可能性应该高达百分之百。既然如此……


“第一个搭讪的女孩子,应该就是这场梦境的女主角吧……嗯,对于这个问题还是应该慎重一些。”

那些在现实世界中称得上可爱的美少女角色在这个世界中却比比皆是。

道具屋的绿发女孩。武器屋前长着尾巴的丰满女性。教会中还有温柔的修女!每一个都是现实中廿坐得一见的美女。但是……我绝对不会满足于这些!能够在这百花争艳之中找到最可爱的一个,正是我杉崎……不,勇者键.杉崎的最大绝技!

于是我来到人流最繁多的广场,站住脚步开始四下张望起来。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大家看向我的目光变得奇怪起来了呢,难道说那是他们对勇者的羡慕吗?对,一定是那样的。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呢,我理想之中的女孩子…………啊!那是!”

我内心之中的美少女感应开始产生剧烈的反应!只一瞬间我便发现了她,眼睛紧紧地盯在她的背影上。

那是一位很明显和其他女孩子不同的少女。因为,她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裙子。头上还戴着王冠。不管怎么看她也不像是普通的大众脸角色。正如我所料,很快我身旁的一个中年男性便对她喊道: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今天也来了!”

就连广场的小孩子们也向她的身边跑去。

“哇!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找到了————————!就是公主殿下————————!

难道这不是天意吗?勇者和公主!这就是我命运之中的女主角!在这个幻想世界的女性角色排行榜之中的最高存在,公主殿下!

虽然站在我这个角度只能够看到她的背影,但是我已经不能再犹豫了。

我分开围拢住她的人群,径直冲到她身后,然后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微笑道。

“你好,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勇者,键.杉崎。”

“啊……”

好似银铃一般纤细的声音。这是多么美妙的声音啊。而且不仅如此,她的声音还带给我一阵莫名的亲切感。简直就好像是从小一直陪伴着我、非常亲切的声音。

公主殿下慢慢地转过身……然后我终于看清了她那美丽的笑容——

“哥哥,哇,是哥哥啊!”

“林、林檎?”

好似精巧的人偶一般纤细的肌肤,清澈的双眸,还有那令人陶醉的笑容。站在我面前的,是我如假包换的妹妹……杉崎林檎。

“林檎?不,我是艾普尔,哥哥你连我都忘记了吗?”

“哎?啊啊,艾普尔……艾普尔公主……还真是简便的梦境呢。”(注:日语中林檎是苹果的意思,苹果的英文apple,也就是艾普尔公主的名字)

“?”

“啊,没什么。”

一边这样回应着,我一边再次打量起林檎……哦,应该叫她艾普尔公主……哎?虽然她确实是林檎。从容貌和言行举止上来看,都比现实中的她更多了一分孩子气……啊,对了。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我一直都没怎么再见过她。所以在我的印象之中对这个样子的林檎印象比较深刻吧。

“哥哥,哥哥。你来找艾普尔有什么事吗?”

身上穿着公主服装的林檎抬起头望着我说道……呜呜,太可爱了。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啊啊,林檎……你真的很有精神呢,林檎……

“?你怎么了?哥哥?”

“啊,不。没怎么……”

“这么说来,刚才你说的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勇者是什么意思……”

“哇,哇啊啊啊啊啊!!!”

我一下子抱住脑袋大叫起来……我竟然对妹妹搭讪了!我对妹妹搭讪!就算是做梦也好,我竟然毫不犹豫地搭讪了妹妹!自从中学时候那件事之后,我竟然在梦中向妹妹搭讪!……完蛋了,没救了,我彻底没救了。

“哥哥……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我被这深深的负罪感折磨得再也无法忍受。既然如此,为了赎罪就让我好好地拯救这个世界吧!就这样吧。我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欲望,好好地开始自己的冒险。这样才能消除我内心之中的罪恶感。

“林……不,艾普尔公主。我即将踏上旅程。也就是说,我要离开这个家了。”

“嗯,我听说了……但是艾普尔感到很寂寞呢。哥哥,从艾普尔小时候便一直陪伴着我的哥哥,就要离开了……”

“啊,是这样的设定吗?不过就算是在这里,也不是真正的兄妹吗……”

“?”

“啊,没什么。那个,艾普尔公主。我,这就要出发了……为了赎罪,为了打倒魔王。”

说完,我便转身离去。但是身后的艾普尔公主却发出了一阵奇妙的笑声。

“魔王?你说什么魔王?”

“嗯?不,因为我是勇者啊。所以勇者就应该去打倒魔王不是吗?”

“哎?不是哟。”

“嗯?那么,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踏上旅途呢?”

“哥哥不是去阻止‘破灭全次元的史上最强灾厄.奥米加’的吗?”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怎么会是听起来这么恐怖的家伙!

“那、那那那是什么!怎么一上来就是这么夸张的家伙!”

“不管怎么说哥哥实在是太了不起了。竟然要凭一己之力去阻止这么可怕的敌人……真是非常了不起的勇气!”

“这也有点勇敢过头了吧!再说了,那东西已经完全超越一个人能够阻止得了的级别了啊!为什么国王也好,还有这里的居民们还都能那么悠闲呢?”

“因为基本上大家都已经放弃了……所以,因为放弃反倒变得轻松起来。”

“真是比想像中严峻得多的世界观啊!”


能够作出这样梦境的我,精神状态一定也进入毁灭的末期了吧。

不过……不管敌人是谁也好,梦毕竟是梦而已。所以关键的地方一定也是会按照我的思维进行,总之现在我还是先继续看看吧。

“总之怎样都好……不管对方是魔王还是什么夸张的家伙我都会打倒他们的。用我的勇者之力。”

“勇者之力?哥哥,你一直到昨天为止都还是个无业游民,什么时候获得的勇者之力呢……”

“在这个世界之中,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啊!难道是个白痴吗?身为一个混混竟然敢口出狂言说要干掉奥米加!我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勇者,而纯粹是一个精神病末期的疯子!”

“但是,艾普尔相信哥哥!”

“!啊,艾普尔……”

艾普尔公主一下握住我的手。

……妺妺对我抱有期待。这是怎么回事。我忽然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就算是梦境也好,我一定要回报妹妹对我的信赖!

好吧!不管敌人是谁也好,就算我以前是个混混也好,这些都没有关系!这不过是我的梦境而已!只要我认真的去希望,便没有做不到的事情!而且就算失败了也不是现实。我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终于恢复精神的我也伸出手握住艾普尔公主的手,然后再次转身离去。

“Thankyou!艾普尔公主。我……我一定会成功的!”

“嗯,加油!哥哥!Shit、Fuck!”

“喔!”

为什么最后两个词听起来那么别扭!算了,那是妹妹自己的事。大概她想说的是“GoodLuck”吧。没关系,这些我都习惯了。

就在我即将走出小镇的时候,妹妹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

“对了!之前我有听飞鸟姐姐告诉过我一个小窍门,‘在真实的梦境之中受伤的话,也会反映到现实之中。甚至有的重伤会危及生命导致死亡’。所以请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哦!”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这种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哭泣着一边向镇外跑去。

站在镇外的草原上,我开始思考起来。

飞鸟那家伙,就算是青梅竹马也好,总不至于跑到我的梦境之中来捉弄我啊……哼!我怎么会被你吓到。我才不信你说的那些鬼话。梦境是梦境,现实是现实。在梦中死亡的话现实中也会死亡,这种说法谁会相信啊!”

对,梦境就只是梦境而已。做梦和现实是完丘没关系的,这是常识。对吧?

“抱歉,打扰一下。你是……勇者吗?”

“干什么,别来烦我。没看我现在正忙着吗!”

我一边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不耐烦的回应道。

“请问……你在干什么?”

“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正在尽量不引起怪物的注意,紧紧地贴着墙壁走呢!如果你明白了的话就不要再跟我说话,到一边去!”

“可是……请问……你所说的怪物,就是那边那个慢吞吞的兔子吗?那个……嗯,也可以算是低级怪物吧。”

“…………”

“而且那还是低级怪兽之中最弱的一种……”

“…………”

“……你不去和它战斗吗?”

“不去。”

“为什么呢?”

“……因为……我不想受伤……”

“…………”

“…………”

沉默。汗水从我的身上啪嗒啪嗒的水下。我能够感觉到有人在用一种非常鄙视的目光看着我。所以我身上的汗水冒得更多了。

于是……我猛地转过身对后面的人大声的叫道:

“我、我可不是因为害怕才这样的!青梅竹马那种骗人的鬼话我可是一点都不相信!”

“你怎么忽然变得傲娇起来了。”

“?”

刚才我的精神都集中在躲避怪兽上面,所以没有发现跟在我身后的竟然是一个戴着尖角帽子的柔弱少女。竟然是……

“真、真冬!?”

“?真冬?维达,我是维达。”

“维达……”(注:winter)

又是一个带有简便名字的角色登场了吗,看来我的梦境还真是简单易懂呢……

这个自称维达的少女,不管怎么看都和真冬一模一样。只是服装有些不同。尖尖的帽子,黑色的披风和木杖……一目了然。

“你是……魔法使?”

对于我的疑问,真冬……不,应该叫维达才对,她微笑着回答道。

“是的。我是奉国王之命协助勇者的魔法使维达,请多多关照。”

“哦。就是说你是我的伙伴吗?”

“对。伙伴。”

哦哦。怎么有点勇者斗X龙的感觉了呢……不过终于不用孤零零的一个人上路,还是很令人开心的。于是我为了表示欢迎而向维达伸出手去。

“请多多关照,维达。”

“请多多关照。”

维达虽然微笑着,却完全没有与我握手的意思。

“这……维达?”

“啊,维达被人称为‘冰雪之魔女’,是冰属性魔法的专家。”

“啊啊。我知道了……可是,握手……”

“所以,维达不能够接触异性。”

“啥?”

“那样维达会融化的。因为太热了。所以,请你注意不要碰我。”

话虽如此,维达说完却继续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难道我竟然还做了讨厌男性的理由这样充满幻想的设定吗?是吗……会融化……那么即便是我也不能够碰她了吗?可恶,本来我还期待着能和一位对我抱有好感的美少女两个人一起开始愉快的旅行呢……


我一边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不要被刚才那只怪物发现,一边谨慎地和维达保持着距离以免碰到她,接着开口问道。

“那么既然如此,在设定上应该是被女性碰到也不行啊。”

“设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被女性碰到没关系。因为我不会害羞。”

“不会害羞的话便没关系吗?”

“是的。维达之所以碰到异性会融化,是因为我太害羞了。并不是体温的问题,而是维达‘火热的心情’。”

“原来如此。那么让你脸红的事情也不行了。”

“对。所以维达尽量和别人保持距离。每天都呆在屋子里,只能通过远程教育来学习魔法。结果我因为每天刻苦地学习而成为了非常伟大的魔法使,呵呵。”

“喔喔,虽然变强了,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废柴娘。”

“请不要表扬我,我会害羞的。会融化掉。”

“哇啊,我竟然有这样一个拥有极高高既死率的同伴!”

这样要是出现男性敌人的话岂不是彻底完蛋……实在是一个不知道靠不靠得住的家伙。

就在我们两个人在草原上来回闲逛的时候,维达忽然对我说道。

“对了,维达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哎?和往常一样叫我学长……不行。这个世界的话,嗯,那么……叫老公好了。”

“不要。”

“真直接啊。”

“这样吧……你的年纪比我大,而且现在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所以……就叫你杉崎君吧,因为你年纪大,所以后面君个‘君’字。”

“什么啊,这种好像杰X斯一样的系统。”

“你不喜欢吗?那么我还是叫你学长好了。这样问题吧。”

“哇,现实和梦境重叠了!真是没干劲呢,我的梦境!”

大概在我的潜意识之中并不愿意拘泥于一些细节上的问题吧。算了,就这样吧。

虽然口硕上在讨论着如此无聊的问题,但是我们并没有停下脚步……

“哇!那、那是……”

“啊,是敌人!遇见了,切换战斗画面!”

“这些专业术语也是可以使用的吗?”

在草原的前方,有一群刚才看到的“慢吞吞的兔子”向我们跑来。看样子它们已经发现我们了,而且它们的速度异常迅速,就算现在想逃跑也来不及了。

我一边颤抖着一边抽出剑来。没、没问题的。对方只是低级怪物。我这身打扮不管怎么看都是战斗技巧丰富的勇者。唯一令我感到担心的就是,这是我第一次和人类之外的生物作战……不过,我还有‘冰雪之魔女’。

我望了望维达,问道。

“维达是很厉害的魔法使吧?”

“是啊,我是一流的。我一直一个人在房间里刻苦地练习。真的,只有我一个人……”

“现在就不要说那些奇怪的话了!那么,你就快用点什么魔法,先发制人!”

“哎?那种程度的怪物也要消耗MP吗?嗯……算了,既然是学长你的要求,我就照你说的做吧。那么,我开始了!”

“喔喔!”

就在维达举起魔杖的同时,从她的脚下浮现出一个闪光的魔法阵。一阵寒冷的气息充斥在周围,维达站在这充满奇幻的景象中央,散发出强大的魔力。

这是……这实在是完全超乎了我的想像!简直就好像下一秒便可以将敌人全部冻结般的气势!

在我充满期盼的热切注视之下……真冬突然睁开眼睛,念出咒文。

“库○莱卡斯!”

“库古○卡斯!?”

就在真冬念出咒文的一瞬间,慢吞吞的兔子旁边出现了一个类似WINDOWS窗口的画面。

而其中竟然显示出了敌人的数据!

“怎么样,学长!这就是信息检索魔法,库古莱卡斯!”

“啊,这个怎样都无所谓了!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使出更加厉害的魔法啊!还有你那魔法的命名方法能不能改一改?”

好不容易设定出来的奇幻世界观,竟然在维达登场以后完全地破坏了。

“唔,你还真够任性呢。好吧,既然你觉得那样比较好。维达可是会使用很多高级魔法呢。”

“都会些什么?”

“这个嘛,比如超……”

“哦?超级威力波动?”

“超级可爱变换。”

“那是什么!?有什么效果!?”

“能够将敌人变成级可爱的样子。”

“根本没有用吧!”

“才不是呢!如果对敌方Boss角色使用的话,具有非常大的效果!身为首领的威严立刻荡然无存!”

“那样不就变得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了吗,不行。还有没有其他的?”

“其他的……还有,亿万的……”

“喔!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拉风!”

“亿万的微笑。”

“不要再继续破坏我的世界观了!这难道是魔法的名字吗!……这是什么……”

“能够令敌人大笑不止。”

“原来是这样吗?啊,就在你磨磨蹭蹭的时候,慢吞吞的兔子都已经走到眼前了!算了,就这个也好,快点消灭它们!”

“明白!嗯嗯嗯……看招!亿万的微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啊!怪物们在笑啊!可怕!太可怕了!”

“就是现在,学长!快攻击它们!”

“哎?啊,对呀……”

于是我举起手中的剑,向慢吞吞的兔子们砍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下不了手,我没有办法对发出像人类一样笑声的兔子发动攻击!”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逃跑吧。”

“…………”

就算维达用冰冷的目光蔑视地看向我,我依旧无法对那些大笑着的兔子下手,于是我们只好逃离了那里。

“难道学长的目标是最低等级通关吗?”

“正是如此。”

于是我们就这样一路穿过草原,来到了下一个村庄。

“我们就在这个村子和姐姐会合吧。”

扺达村子之后,维达对我说道。于是我们向会合的预定地点村长家走去。另外我们也没有同村民说话,更没有进道具屋之类的地方。因为我的目标除了最低等级通关之外,还有最快速度通关。我一心只想快点完成事件,好能够从这个无聊的梦境之中快点醒来。

虽然我很想快点往前走,但是维达还是一如既往慢悠悠地踱着步,于是我只好慢下来跟着她的节奏。

“我想你的姐姐一定是叫做‘萨摩’的‘战士’或者‘武斗家’吧?”

“哎?你了解得还挺清楚的嘛。我的姐姐可是非常有名的武斗家哟。但是……我还没对你提起过吧?”

“这个嘛……”

真不愧我的梦境。想法简单,预测起来非常容易。不过最终Boss实在是有点出人意料,难道说我有受虐倾向吗……

村长家也跟我的预计一样,是村子里最大的一间,而且建造在小山顶上、非常一目了然的建筑。我们连门也没敲便直接走了进去。

“打扰了,我是逃跑速度最快的勇者。”

“我是史上最强魔法使。虽然HP只有1。”

我们一边做着自我介绍一边走进屋子。然后便四下寻找柜子,将抽屉从上到下依次打开寻找任何能够用得上的东西。喔!发现私房钱,拿走!”

“虽然这是勇者的传统行为,但是亲眼所见还是无法接受呢……”

维达还是用冷冰冰的眼神注视着我,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一切能用的东西我都要加以利用,这样才能够最快通关,结束这个梦境。

“啊,维达。你来得好晚。”

就在我忙着翻箱倒柜的时候,从屋里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不出我所料,正是一副穿着暴露的武斗家装扮的深夏。只见她走到桌子旁边坐下,在她的对面是一位面上带着慈祥微笑的老人。好像圣诞老人……可恶,竟然除了服装之外,其他造型都跟国王一模一样!这个梦境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提不起精神来呢!究竟在“老人的容貌”这个文件夹里面的资源有多么的贫乏呢!

总之我还是走到桌子旁边,向萨摩打招呼道。

“你好,我是勇者,初次见面……”

“哦,键。你来的好晚。”

“哇啊!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个梦境实在是越来越乱七八糟了!”

而就在我被这个不知所谓的梦境搞到焦头烂额的时候,维达却将整个屋子环视了一圈之后,歪着脑袋说道。

“哎?姐姐,为什么这里是一副舞会的布置?”

听她这么一说,我也忽然意识到确实如此。村长一直微笑着,貌似心情非常好的样子,而萨摩面前桌子上也满是美味佳肴。

听到我们的疑问,萨摩一边大口嚼着肉块一边说道。

“嗯嗯,啊,因为现在很空闲啊,刚才我已经把困扰这个村庄很久的怪兽‘家畜吞噬者’打倒了。”

“哇!你竟然在我触发剧情之前先将它打倒了。”

难道说这个梦境是真实时间制的吗?即便没有勇者,这个世界也是在继续运行着的吗?

这个时候村长终于说话了。

“正是如此,勇者殿下。我们的村庄已经没有你的事了,请回吧。”

“太冷漠了!哎!勇者没有拯救村庄的情况下就会面临这种待遇吗?”

“好了!我也吃饱啦!我们走吧。”

萨摩站起身催促我们道。接着我们从村长的家里出来,萨摩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像队长一样英姿飒爽的带领我们来到村口。接着……

“谢谢你!谢谢你!萨摩大人!”

“哦,再见!你们两姐弟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哦!再也不要说拿自己去做祭品这样令人伤心的话了。”

萨摩频频向村民们挥手致意。为什么那个很可爱的姐姐和看上去非常活泼的弟弟一直眼含泪光的望着深夏呢……

“还真是一个令人感动的事件呢……”

维达不由得感慨道。

“……呵呵,说起来姐姐从前便是如此呢。和姐姐比起来,维达……”

“嗯,维达不要太消沉了,总之我们继续出发吧,维达。”

“对呀,维达,键!我们的冒险才刚刚开始而已!出发吧!向着那未知的未来,前进!”

“不要随便跳起来呀!还有你那种莫名其妙的主人公属性是怎么回事!啊啊,我受够了,竟然在梦中也是如此麻烦的姐妹!”

就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最强的姐妹二人组也加入了我的……呃,更像是萨摩的队伍,总之这个故事还在继续。

“看招!”

“哇啊!”

萨摩击败了“尸魂魔术师.土偶罗魔具罗”。获得经验值3200。

键.杉崎的级别提升了。升到了43级。

维达的级别提升了。升到了52级。

“好,这样敌人的干部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继续前进吧!”

“……哦哦!”

我与维达在昏暗的洞窟里紧紧跟随在萨摩的身后。啊,对了,刚才萨摩打倒的那个家伙似乎是这里的Boss。而且这个梦境,与其说是幻想的世界倒不如说更像是游戏。既然如此,只要像这样逐一完成任务,最后一定会通关的。啊,我只是一直跟随着而已,什么都没有做。所以关于任务的流程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这样的话,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可以得到经验值。这个设定实在是太悲哀了。”


“这是奇遇啊,维达。对于你说的这一点我也是有体会。那玩意叫什么来着?经验值是吧。但明明是经验的数值,为什么连完全没有轮到出场的我们也会得到呢?”

自从和深夏……应该叫萨摩组队之后,我们两个人真的就什么都没有做过了。因为,萨摩是名副其实的最强武斗家。速度快,攻击力高,洞察力强,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出场机会。

“啊,冒险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呢,是吧?”

“是……啊。”

萨摩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深夏,果然还是这样的世界适合你吧,这里简直就成了你一个人的舞台。

事实上我和维达都是懒人,所以只能够这样什么都不用做便可以获得经验值并且完成任务,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无地自容如坐针毯的感觉。就好像被班级里体育很好的女生邀请参加躲避球比赛时的那种心情。”

“哇啊,我太理解你了!当自己不负众望的糟糕表现果然拖了全队的后腿时,那家伙还会跳出来说……其实这些都不能怪你……”

“是啊……这些都,不能怪任何人……”

“快跟上啊,你们两个。就照着这个势头继续干下去吧!我们的队伍是最强的!”

(我们?)

就这样,名为“废柴勇者与弱不禁风的魔法师”毫无团队协作性的队伍,在无敌武斗家强大个人能力的带领下继续进行着险。不过对于我来说,这次冒险的本意只是为了自己对艾普尔公主搭讪的赎罪,所以不管怎样只要能够继续下去便一切OK。

当我们回到洞窟入口处的时候,萨摩向我问道。

“那么,接下来该去打倒谁了呢?”

“你对冒险的认知有误,首先应该决定的是该去哪里,而不是决定该打倒谁啊。”

“?难道冒险不是打倒强大的敌人吗?”

“话虽然是这么说没错……”

萨摩果然是专为冒险而生的角色啊。没有战斗的冒险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于是我模模糊糊的分析了一下到目前为止的流程,对萨摩说道。

“现在嘛,似乎应该去取得为了达到奥米加所必须的‘勇者之剑’……”

“哦哦,听起来似乎会是一个很艰难的试炼呢,看样子一定会有强大的怪兽出现!真是太好了!”

“和怪兽战斗真的有那么高兴吗……”

“不,我高兴的是‘勇者之剑’。”

原来如此。确实,这是一个非常符合萨摩你审美观、充满王者之气的武器呢。”

“哦!如果得到它的话能够增加我多少攻击力呢,真是很期待啊!”

“你怎么能装备呢?不管怎么看那都是我的装备吧?”

“哎?有什么不好嘛,小气!”

“不不不,你本来就已经是武斗家了吧?这么强大的职业如果再能够装备剑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划分职业区别呢?”

“明明那武器最适合我。”

“不要那么说嘛……好不容易得到的专用装备,至少让给我……”

萨摩还是一副主角的模样,我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我们继续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维达忽然大声地叫了起来。

“学长、姐姐!这里有个宝箱!来的时候它隐藏在阴影之中,我们没有发现!”

“哦哦,好大啊,妹妹!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现在就打开看看!”

说着,维达将宝箱“嘎吱”一声打开。接着,从里面冲出了可怕的怪兽……当然那是不可能的,里面真的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宝物。

维达非常高兴地叫道:“拿到了!”当我和萨摩走近过去的时候,维达将那件宝物拿在手里转过身,对我们说道。

“拿到了,学长!女性专用的稀有装备‘可爱的洋装’!哇,好可爱啊!不但能够提升魔力,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可爱的感觉,更增添了它的价值!在网络游戏里面,即便得到了其他数值增加更多的防具,依旧不肯把这件衣服换下来的角色大也有人在呢!”

“拜托,在这个世界里怎么会有网络游戏之类的字眼……”

虽然我嘴上抱怨着,不过眼睛也在打量着维达正欢天喜地穿在身上的这件洋装。确实,这件洋装散发着神秘的淡淡光芒,淡粉色的面料,点缀着华丽刺绣和蕾丝边,就连身为男性的我看到都觉得非常可爱。

而且……有这种感觉的人,似乎不只我一个。

突然,萨摩‘咳咳’的咳嗽了两声。当我和维达向她望去的时候,萨摩却将视线转到一边,支支吾吾的开口说道。

“啊,那个。关于这件装备……维达,你要穿上吗?”

“?嗯,是啊……而且还是增加魔力的装备呢。”

“呃、嗯、是呀……只是,啊。那个……是否,我也能够装备,这个,是不是呢,嗯?”

“哎?不,姐姐你是武斗家呀,就算增加了魔力也没有用的……”

“啊,不,我只是说假如、假如。”

“我不明白姐姐你的意思……”

我一下子明白了萨摩的想法,于是开门见山地说道。

“萨摩是说想要穿‘可爱的洋装’吗?”

听到的话,萨摩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起来。

“傻、傻瓜,那怎么可以呢!别开玩笑了!人家是武斗家耶!洋……洋装什么的,人家才不要穿呢。”

“好了,维达,那你就快点装备上吧……”

“等、等一下,维达!假如,我是说假如,这件装备我是否可以装备呢?”

“哎?我觉得是不能的……”

“但是,拥有魔力的武斗家……听起来也不错呢。”

“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哎?难道说姐姐你要穿这件装备吗?”

“才、才不是呢,人家才不要穿!那种轻飘飘的衣服,我怎么能穿。穿上以后运动都不方便,身为武斗家的我是不能穿的!”


“那么,维达,装备——”

“不、不、请等一下——”

“…………”

……就这样,三十分钟之后。

“啊,啊啊,运动起来好艰难……呵呵……啊,穿起来一点也不舒服!而且还怕剧烈运动会把衣服弄破,根本无法战斗,真是太糟糕了!嗯……呵呵。”

“…………”

虽然她一直抱怨着衣服的缺点,但是嘴上却还忍不住‘呵呵’的笑个不停。最可爱的武斗家诞生……武斗家?这个披散着头发,步屐轻盈的美少女?……不,她绝对不是。现在萨摩已经不能够再被称为武斗家了。事实上,自从她换上这件衣服之后便没有参加过任何的战斗。而正因为此,我与维达两个人忙得不可开交。

维达大口的喘息着。

“我的姐姐还真是一个任性又自私的人……”

“没关系,你也跟她一样既任性又自私。”

“但是我的姐姐也很可爱!”

“是啊。没关系,你也跟她一样可爱。”

就这样,由对同伴进行说教的勇者、姐控属性全开的魔法使、还有无法参与战斗的武斗家组成了一个非常难得一见的队,伍继续着他们的冒险旅行。

“啊,啊……好辛苦。”

“呼,呼……维达的MP也要……”

“你们两个都不要偷懒啊!”

“……”

自从萨摩穿上洋装之后又过了几小时。以不能弄破洋装为由,至今为止的主力武斗家脱离了战斗阵容。虽然我和维达的出场机会增多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出场机会有些太多了。

在“勇者之剑”的所在地“绝望之森”中,我们面临着数不尽的怪物围攻,目前的情况就如同这迷宫的名字一样令人绝望。幸亏因为我们的级别很高,所以没受什么重伤便得以前进到迷宫深处……但是我们也基本上快到极限了,体力透支到极点。

“明明是做梦……还是幻想世界观……为什么,我还会如此真实地感觉到疲劳呢。呼……呼。”

现实世界之中的我现在一定也在拚命的喘息着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简直比噩梦还可怕,因为这是“真实的疲劳”。

“人家已经不行了。”

维达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我立刻也借机一下子坐下。只有一场战斗也没参加的萨摩还依旧精神饱满地催促着我们:“快走啊!”

我已经连抱怨的力气都没有了。糟糕,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岂不是恶性循环。Gameover。心脏停止。不、不,心脏不会停止跳动的吧,嗯。就算是再怎么真实的梦境也好,现实中也是不会死人的…………

“……呜呜。”

“学长你怎么忽然哭起来了?”

“勇者怎么能哭呢!到底怎么了,你这个家伙!”

“我好累……身上的伤口都好疼……我想回家!”

“啊啊!学长的精神已经完全崩溃了!现在他已经完蛋了,意呆利附体!”

“喂,键!打起精神来啊!”

虽然她们姐妹二人不断地鼓励着我,但是我身上的疼痛和疲劳感却一点都没有下降。我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

“慈爱之光!”

“!”

突然,一道光束从我的上方倾泻到我的身上!与此同时,身上的伤口和疲劳感全都消失了。

“这、这是……”

“呵呵呵,这是痊愈的魔法。”

“啊,你是!”

在森林的树荫之中,走出一名浑身包裹在纯白色披风之下的身影——

“知弦!”

“我等你很久了,Key君……啊,抱歉,我不是知弦。嗯,请叫我红叶。我是贤者红叶。Key君……叫勇者太麻烦了,我叫你Key君可以吗?”

“哈哈!世界观被完全破坏掉了呢!不过看到你实在是很令人振奋!我也等你很久了,知弦!不,应该叫你红叶!”

“哦哦……键的身体和精神全都恢复了!”

“刚才我使用的是治愈魔法。贤者与普通的魔法使不同,对所有魔法都很精通,所以能够使用一切的魔法。”

(噗哧)

就在知弦姐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似乎听到有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维达也不知为何按住了胸口。不过,我和萨摩对于知弦姐的到来却是十分欢迎。

“哎呀,原来是治愈魔法吗!就是这个!我需要的就是这种魔法啊!”

(噗哧)

“贤者啊!感觉上好像是‘比魔法使更加强大的存在’呢。”

(噗哧噗哧)

自从刚才开始便一直有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传来,难道是我的错觉吗,算了不去管它。维达为什么浑身颤抖着蹲在地上呢?啊,大概是肚子疼吧。算了不用管她。

我转过身继续对红叶说道。

“不过,红叶竟然会恢复魔法……这一点实在是令我感到意外呢,虽说是我的梦境……”

“是吗?……啊,有一点我忘记说明,关于刚才的治愈魔法‘慈爱之光’……”

“啊啊,全靠那个魔法,现在我完全恢复了!那魔法怎么了?”

“嗯,是这样的。‘慈受之光’并不能恢复体力和治疗伤势。”

“哎?不对啊,那为什么我现在会感到如此的有精神呢?”

“因为那只是一种‘使你产生恢复精神’的幻觉魔法。”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红叶的话冲击了现场的每一个人!但是她却依旧温柔的微笑着。

“看到大家都恢复了精神,我实在是很高兴呢。”

“不不不,你这种欺骗一样的治疗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麻醉而已……不,这不是和最原始的麻药一样吗?”


“是的。”

“竟然这么痛快的承认了!?”

“因为这是我使用的魔法啊。”

“啊啊,竟然还能这么若无其事的样子!”

“怎么可能有那种瞬间便可以将伤势治愈的魔法呢?Key君,你要知道,有些事能够做到,有些事是无法做到的。这一点请你记住。”

“初次见面便让队友产生幻觉,现在竟然还做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这样的话!”

红叶似乎对我们的指责毫不在意,只是向前走了几步。接着……转过身来望着哑口无言的我们,脸上故意做出一副‘可爱’的笑容。

“总之请大家继续期待贤者红叶的魔法吧!”

(这个家伙绝对是不能够信赖的!)

我们的内心中都深深地刻上了这句话。

随着红叶的加入,我们队伍提高了战斗力,继续着顺利的冒险旅程。给予我们极大帮助的并不是红叶的恢复魔法,而是她的攻击魔法。她的攻击魔……多种多样,不过都是些下三滥的招数。我还是挑一些勉强能够拿得上台面的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幻觉魔法‘幻心之伤’……刺激对方的精神,使其产生幻觉,进而浑身无力。

支配魔法‘奴隶之尸’……控制对手的思维,使其为自己战斗,最后将其爆掉……

邪恶魔法‘地狱之泡’……在体内涌出绿色的气泡,然后……(R18)

快乐魔法‘粉状之梦’……这个我绝对不能说。

人质魔法‘内缘之妻’……这已经不能被称为魔法了,甚至什么都算不上。

收买魔法‘金钱之力’……这个也根本就不是魔法。

召唤魔法‘美女之虏’……简单来说就是我。

究极魔法‘终末之光’……据说拥有将世界四分五裂的威力。不过根本没有机会使用。

“嗯。冒险对身体健康很有好处。”

“是吗?”

红叶似乎很舒爽的伸了一个懒腰,而我则不失时机的吐槽道。目前游戏终于进行到了终盘,而我们为了得到能够前往最终决战场地的移动手段而来到了这个贯穿云宵的高塔之上。这里的景色美不胜收。所以红叶才会对此美景发出这样的感叹吧……但是我却无法赞同她的观点。

慢吞吞地从后面跟上来的维达大口地喘息着。

“呼。爬了半天了,差不多也该到顶了吧?”

“看样子差不多了。你看,下一层哪里有光线传来。快走吧,键。”

“啊啊,好的……”

“没关系的,Key君,半路上的敌人就交给我好了。”

“这正是我所不放心的!”

虽然话是这样说,却还是要继续前进。于是我们继续向最上层进发。

“哦哦……”

“这是……”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鸟。虽然它只是背向着我们,而且还没有张开翅膀,但就这样看起来也已经显得十分巨大。

看样子就算在它的背上站四个人也绰绰有余。嗯嗯,虽说飞空艇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要说在天空之中翱翔还是这个最棒,大怪鸟!

“这么说来,似乎在山脚下的村子里面听说过有关怪鸟的传言。”

萨摩一边嘟囔着一边向那只怪鸟走去。忽然,它转过脑袋。然后……当它与我四目相对之时。

“为什么我是一只鸟啊————————!”

“哇啊!”

大鸟忽然发出声音,吓得我们不由得都退后一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鹦鹉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不,它的声音听起来为什么这么熟悉……

维达躲在萨摩的身后害怕的小声嘀咕道。

“怪鸟竟然说话了……”

“我说话有什么不对吗!”

“啊啊!”

被怪鸟吐槽的真冬完全躲到萨摩的身后。但是刚才那声音,真的非常熟悉……

怪鸟将像人胳膊一样的翅膀叉在腰间不满的说道。

“真是的!我的角色也太奇怪了!为什么身为会长的我竟然会变成这样?”(风:啧,是会长么…)

“怪鸟吗?不是很合适吗?”

“哪里合适啊!我可是会长啊!”

“对啊,是怪鸟。”

“嗯,是会长!”

“对,是怪鸟。”(注:日语中会长和怪鸟的发音相同)

“……”

“……”

哎?难道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东西吗?而且,刚才她的声音,听起来实在是太熟悉了——啊!

“难道你是……会长?”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是会长,你才能注意到啊?是啊,我就是会长啊!”

看样子,这个怪鸟真的是会长……真是有点复杂呢。还是说我的梦境已经开始向无厘头方向发展了?真是没办法,而且……

“那个,怪鸟,不,会长。”

“你是故意叫错的吧!”

“看样子你和红叶一样,对于自己现实之中学生会会长这一情况十分清楚呢。”

“是啊,那是当然的了!因为,我是会长啊!而且我还知道那边的那两个是椎名姐妹,这一切我都很清楚!”

怪鸟挺着胸脯,整个动作和神态都像极了会长本人。

总之,她能够搞清楚状况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于是我继续说道。

“既然如此,会长,不,应该叫你怪鸟。”

“不用改口了!不管怎么叫发音都是一样的吧!只有杉崎你自己不知道!”

“请你让我们站到你身上,然后送我们去最终决战的场地吧。”

“我不要!”

怪鸟一下子把脸背了过去。这个巨大的怪鸟竟然开始傲娇了!……不过却显出一种奇妙的可爱感觉。


“不能任性哟。”

“人家不愿意嘛!为什么我不是勇者呢!”

“因为,这是我的梦啊……”

“那就算如此!退一万步讲,为什么我是怪鸟呢!?别说我连个队友都混不上,现在甚至连人类都不是了。”

“大概是我在潜意中将会长和怪鸟的读音混淆了才变成这样的吧。”

“我要求你对设定进行更改!杉椅,快进行更改!”

“啊,抱歉,那是不行的。这个世界在设定之后就是独立运行的,已经不再跟着我的意志转换了……”

“呜呜……哇啊!人家要做人类嘛!”

“你这样说就更像妖怪了……”

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红叶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于是我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逃到一边,让红叶去和怪鸟沟通。

“小红。”

“呜呜……知弦。人家不要做怪鸟。知弦,我俩交换吧。”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那样……但很可惜,那是不行的,小红。因为,我是贤者。如果和小红交换的话……”

“哎?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是贤者啊,贤者。”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还打算让红叶去安慰她一下,结果反倒把会长弄得更伤心了。红叶摸了摸哭泣着的会长的脑袋,然后一下将她抱在怀里。

“呵呵,好可爱啊,虽然平时的小红也非常可爱,但是这种软绵绵的感觉实在是让人爱不释手啊。”

“哇,这种朋友不要也罢,呜呜呜呜。”

“……看来需要订制一个鸟笼了。”

“你要干什么!?”

“呵呵呵,这样一来小红就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呜呜!……杉崎!我、我还是帮你好了!我会帮你继续冒险的!”

“你怎么了,忽然转变态度?”

“尽快打倒奥米加……结束这个冒险吧!我要从这个世界之中解放出来!”

“哎,嗯嗯……”

为什嬷会长忽然变得这么有干劲了呢?而且红叶望着会长的目光为什么充满了奇怪的热切感情,会长却似乎在一直躲避着那种目光,拚命地向我这边望过来呢?

算了,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总算是获得了怪鸟的帮助。

也就是说。

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做好了进行最终决战的准备。

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一关,高塔开始逐渐崩塌。我们乘上怪鸟向漂浮在空中、最终Boss的舞台冲去……终于,终于来到这里了。不过今天做的这个梦也实在是太长了点吧。就算我醒来之后发现时间过去了三年都不会觉得奇怪。

“杉崎!你还发什么呆呢!来了!”

怪鸟一边在天空中奋力地拍打着翅膀,一边提醒我们。

虽然现在还是白天,但是天空中却陷入了一片恐怖的阴暗之中。在一片漆黑的乌云之中,现出一个可怕的黑影。

“那……那是什么……”

萨摩……不,我们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这个怪物惊呆了。

那是一个能够让人联想到地狱深渊的黑色圆球体。而在球体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舌头”,两旁还有巨大的“牙齿”。看上去简直就是“吞噬”的化身。

“……真是噩梦。”

这简直就是只有在噩梦之中才会存在的恐怖景象……怎么办。毫无胜算。而且,如果在梦中都这么想的话,那基本上就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于是我带着自信的微笑安慰和我一样因为恐惧而颤抖着的战友们道。

“那么,我们回去吧。”

“不行吧!那家伙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是不行的吧?”

被萨摩吐槽了。我撅起嘴巴讥讽的说道。

“那么萨摩你去跟它战斗好了。这种状况是你最喜欢的吧,我会在这里为你加油的!”

“不、不……虽然我喜欢战斗,但如果对手是这种没有实体而且看起来很恐怖的家伙……”

“那么,维达和红叶呢?看样子魔法对它似乎会有效。”

“人家才不去呢,那东西一看就知道冻不住!”

“我也不去。我的魔法基本上都是骗人的。要和那样的妖怪战斗根本不行。”

“……会长呢……”

“你让我用嘴啄它吗?”

“……抱歉,本来你也不应该被算作战斗力。”

“虽然对于你的这种说法我很不满意,不过这却是一个事实!”

“那么,既然如此……”

“…………”

大家的目光忽然都集中在我的身上,于是我急忙连连摆手道。

“我,只是一个混混而已。不行的!”

“但你不是勇者吗?”

“没有勇者之力的勇者,根本就不能被称作勇者。”

“为什么你会这么没自信呢,学长……”

“总之,我是肯定不行的。”

“…………”

最后全员终于统一了意见。面对最后的决战,我们展现出了空前的团结。这就是羁绊的力量!这是我们经过长途跋涉的旅行,互相之间信赖的证明!就算每个人不说,心里也知道互相之间的想法,心心相印!

最终的Boss战,唯一的选择!

<逃跑!>

“怪鸟!快逃走————————!”

“我知道!正在全力撤离这片空域!”

“怎、怎么了,小红。”

不知为什么,虽然怪鸟拼命地拍打着翅膀,但是却完全无法从奥米加身边逃走。不仅如此,奥米加似乎还比刚才显得更为巨大。


“逃、逃不掉!而且还被吸过去了,完全无法逃跑!”

“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最终Boss战竟然无法逃跑!不,当然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绝望地垂下肩膀,同时紧了紧腰带。

“没办法了……就算我们逃了,世界也是一样会毁灭的……”

“呜呜……人家也会努力的,就算魔法没有效果也要试一试……呜呜。”

“虽然看样子物理攻击没什么效果,不过我也攻击试试看吧……不过,就要这样白白死掉了吗,可恶……”

“体力的恢复就交给我好了……虽然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就在我们垂头丧气的时候,怪鸟忽然大叫道:

“没出息的家伙!拿出点精神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没干劲的最终决战!”

“……有时候头脑简单也不是坏事呢,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不要小看我啊!你们要加油啊!你看我都这么努力!这样拚命地扇翅膀可是很累的!”

被怪鸟这么一说,我们也逐渐恢复了一点儿干劲。于是每个人都拿起了自己的武器,向奥米加的方向望去。

<呜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虽然手里拿着勇者之剑的姿势很帅,但是应该如何下手才好呢?岩石,树木,甚至海水都在不断地被吸了过去。这样一来我还没有靠近就已经完蛋。更别说什么发动攻击了。

这场面,和黑洞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而面对黑洞,骑在大鸟身上拿着剑向前冲去的我们又究竟是什么呢?与其说是勇者小队,我看更像是一群傻瓜的集团!

就在我再次想要放弃的时候,忽然间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

<哥哥,你没事吧,我是艾普尔!>

“啊,艾普尔?怎么了,我怎么能听到你的声音。”

我向周围望去,大家却没有任何反应。看样子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到这个声音。

<这是思念的力量!这是许多人对哥哥的思念所汇聚成的力量传达来的!>

“哦哦,原来如此。虽然我不记得和这些人都有什么关系。因为我对冒险的过程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实际上我只能够听到艾普尔一个人的声音。因为只有她是和我一个人有关系的……

<哥哥,请不要放弃。艾普尔会一直支持着你的!>

“哦,哦!……听到妹妹这样鼓励我,一下变得又有干劲了……”

<啊,对了哥哥!飞鸟姐姐还有话让我替她告诉你。>

“?飞鸟?啊,她的话就算了……那个家伙的话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只不过仗着自己头脑好一点罢了,就随随便跑到我的梦里来捣乱……”

<她说‘据说奥米加是能够吞噬一切次元的恐怖怪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不管是梦境还是现实,它都可以吞噬。也就是说,如果你在这里输掉的话,奥米加不但会吞噬掉你梦境中的这个世界,有可能还会继续吞噬现实之中的世界……’这些只是她的推测,不过很有可能是准确的>

“这种情报我根本就不需要!每一次这个家伙都跳出来捣乱!我看她就是想来刺激我!”

<也许这正是飞鸟姐姐生存的意义……>

“为什么会有这种令人讨厌至极的生存意义!而且,现在我的心情很不平静啊!这只是一场梦吧!?只是一场梦对吧!?我死了也没关系,而且就算放任奥米加不管也不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任何影响的对吧?”

<这、这个……就算你问我,我也……总、总之,哥哥,加油!>

“就算你用这种好像在学校运动会上拉拉队一样的方式给我加油……”

搞不好的话,也许真的会影响到现实世界的命运该怎么办?

<啊,我差不多该挂了。妈妈在叫我吃饭了!>

“你哪边看起来很太平啊,喂!”

<哥哥也快点弄完回来吧,要不然饭都要凉了。>

“怎么听起来好像催促因为找不到存盘点而不肯下楼吃饭的哥哥一样的感觉……”

<再见了,哥哥……记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你这是在暗示我牺牲吗!?是说让我牺牲自己拯救世界吗!?是这样吗?妹妹啊!”

<…………>

“啊,挂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毫不顾忌别人感受的妹妹和肆意刺激别人精神的青梅竹马呢……”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个人没完没了的自言自语什么啊?”

会长扭过头来望着我说道。我急忙摇了摇头否认道“没什么”,然后带着严肃的表情说道。

“那么,要开始了!”

“哎,嗯嗯……可是你怎么了?杉崎?好像和刚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呢……”

“啊……怎么说呢,曾经我没能守护的东西,现在在梦中又有了一次去守护的可能性……我想这样也不坏呢。”

“…………”

“……会长?”

忽然,我感觉到会长似乎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为什么呢,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现在不是该考虑这些的时候。

“打算下手了吗,可是该怎么做呢?”

萨摩问道。我将刚才艾普尔转告给我的话告诉了她。

“奥米加不是能吞噬一切吗?”

“嗯,是啊。简直就是风卷残云一样……”

萨摩的视线望着眼前那个正在吞噬着这个世界上一切东西的黑洞说道。

我也望着欧米加说道。

“那么,我们就让它自己吃掉自己。”

“啊?”


所有人都被我的发言惊呆了。只有我一个人做出一副很帅的模样说道。

“怎么样,这个鸟洛波洛斯一样的主意。”(注:鸟洛波洛斯,众多创世神话中嘴巴咬住自己尾巴依靠吞噬自己获得永生的巨蛇)

“这个问题……”

维达做出一副困惑的表情。而其他的伙伴也都是一副完全呆住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黑色的能量球体向我们飞来。

“!?”

会长立刻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回避动作,而其他人则都向能量球体的源头望去……天空中忽然出现了许多奥米加所释放出来的黑色人影。而且随着他们抬起手臂的动作,无数黑色的能量炮弹一齐向我们打来。

“会长!”

“我知道!”

会长挥舞着巨大的翅膀在弹雨之中穿行。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在红叶的魔法作用下可以很安稳的坐在会长的背上。所以现在这个情况下,实际上在努力躲避炮弹的人只有会长自己而已。

“这是什么!?”

“这个嘛……既然是吞噬一切的存在,那么总该有一些用来消化东西、类似于胃酸之类的。”

“哇啊!等、等等!就算是回避也是有限度的!不能一直这么躲下去啊,快想想办法!”

“可是就算你让我想办法也要有办法可想才行啊……”

“我、我来试试!”

说着,维达站了起来。接着,她对正向会长飞来的球体发出了魔法。

“Eter○alForceBlizzard!!”(注:EternalForceBlizzard,冰属性最强的咒文咏唱型攻击魔法,能够一瞬间冻结周围的空气,对敌方造成即死效果)

“果然是这个!你果然会这个魔法吗!”

当维达对我说她擅长冰属性魔法的时候,我便一直奇怪她为什么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魔法。

“真、真了不起……那些炮弹都被连根冻住了……这是什么魔法啊…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