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六卷 学生会的六花-第四话 ~ 反抗的学生会 ~

“为了守护重要的事物,有时抗争也是必要的。”

会长一如往常挺起小小的胸膛,一副得意的样子套用某本书的名言。

她就那样把自己的学生手册猛摔到桌上。

“不愿沿着大人铺设好的轨道前进!那才我们学生会!”

她好像擅自代表了我们的意见。也罢……在五彩的最终话,我也写过类似的话啦。

“因此,我想也差不多该进行校规的改革了!”

会长那样宣言道,在白板上大大地写下“修改校规!”几个字。

……会长之外的全员瞬间失去了干劲。

知弦姐对表情闪闪发光、精力旺盛的会长提出意见。

“小红。无论我们学校的学生会有多么强力,校规也实在是……。”

“你在说什么啊,知弦!如果不尝试去改变的话,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有时即使会爆发战争,民众也应该勇敢站起来啦!”

“我觉得那应该不是现在……。”

没错。其实除了会长以外,没有人对现在的校规有太多怨言。普通学生多半也是一样。而且正因为大致上感到满足,所以才会有现在这种校风。成为高中生的话,如果环境太过宽松反而会自甘堕落这种事,无论谁都很清楚。也就是说,现在处于非常好的平衡之中。至少没人会觉,有通过斗争进行改革的必要。

可是,会长却从体内膨胀出斗志。

“不对!这个世界错了!我现在正应该挺身而出!为了创造出没有悲剧、所有人都幸福的世界!即使会伴随多少的牺牲也在所不惜!”

“哦哦,会长作出最终Boss般的发言!好帅!”

不知为何,深夏“啪啪”地鼓起掌来。会长“哪里哪里”地回应她……。这算什么啊?

小真冬苦笑着责备两人道。

“的确是最终Boss……。不过即使在游戏里,会这么说的人也大都被主人公们给干掉了呢……。也就是说,他们是错误的……。”

“太天真了,小真冬!虽然我不太懂RPG,但在这件事上是主人公不对啦!我是为了创造出和平的世界,至少能简单地把女主角当作人柱的女人哟!”

“那完全是反派!”

“才没有错呢!其实那才是正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我并不讨厌!”

“啊啊……。从会长身上释放出强烈的杀气……。”

“如果是为了改变校规,牺牲一两个学生根本不在话下。”

“哎哎!?”

“呵呵呵……。对校规变更反对派学生,在漆黑的夜晚从角落里‘啪嚓’……。”

“咕、咕噜……。”

“投掷西红柿程度的觉悟还是有的!一个人的西红柿狂欢节!”

“居然有了那种程度的觉悟……。”

小真冬咽了口唾沫……。这孩子为什么会被震住啊?

没办法,我也向会长提出意见。

“可是,现在这样并没有什么不自由吧?”

“太天真了,杉崎!这就像是给棉花糖加上塔巴斯科辣椒和番茄酱、再加山葵、涂满芥末、滴上阿巴内洛红辣椒油和柠檬汁后丢掉,再拿出新的棉花糖塞进嘴里一样甜!”(注:日语中甜和天真同音)

“你刚才浪费了第六卷差不多两行字数吧。”

“我有一大堆想改变的校规!”

“是那样吗?比方说?”

“嗯,是啊。”

会长捡起桌子上的手册,随便翻着开始确认校规。然后——

“比方说这个!”

会长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在桌子上摊开手册指出那条校规。那是关于学校活动的条款之一。于是,全员好奇地凑过来瞧个究竟。

上课以外使用学校设施的场合,需要获得相关职员的许可。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知弦不解地歪起脑袋。其他成员也是同样的反应。这是理所当然的、不会让人抱怨的规则。

“真是的。”

可是,会长不知为何却很愤慨。她抱起胳膊,语气激动地说道。

“这样一来,就建不成秘密基地了啦!”

“不可以建啦!”

我立刻吐槽道。会长狠狠地回瞪我一眼说。

“普通高中生难道不会想建秘密基地吗!”

“不,小学生的话还能理解!就算想建,不在校内建不就好了吗!”

“在屋外建秘密基地之类的过家家游戏,人家在小学就玩够了啦!高中生话,想校舍内建立只属于自己的高级私人空间。供电供水,煤气完备。”

“所以说,那种事肯定是不行的吧!”

“只是现在。所以说,我要改变这条规则。”

“不不不,就说不能改啦。”

“为什么啊?所有学生都会很高兴吧?”

“要是所有学生都来建秘密基地的话,校舍肯定会不够用的!”

“所以我在就任学生会长时,提出了扩展校园面积的提案。”

“有为建秘密基地做到那种程度的意义吗!?再说,想要供电供水、煤气的话,去建普通的宿舍不就好了……。”

“……。杉崎太令人失望了。”

会长很失望地抬起手臂……。真、真叫人火大,这个小孩子会长。

“我想要的不是住宅,而是秘密基地!你不明白这种浪漫吗!?”

“你说的话完全是小孩子的任性吧!?”

“……。总之我认为,这个学校的规则就像这样束缚着学生!”

“不对,被束缚的只有会长而已!应该说,只有你自己跑去与其搅死一团!”

“因此,大家也尽管提出意见吧!”

“怎么可能会有人提——哎,奇怪?”


怎嬷从刚才起就只有我在吐槽。我察觉此事后环视四周……。发现学生会成员们的样子很奇怪。

“小红说的没错……。我的确也有认为应该稍微修改的规则……。”

“我也是……。这样的话,有些意见……。”

“真冬,仔细想了想,搞不好有很多希望更改的地方……。”

“大、大家!?”

大家的眼神好奇怪……。糟糕。那是被欲望所俘虏之人的眼睛。我自己在被性欲支配时感觉就是那种眼神。不妙。

可是,我的担心被丢在一边……。会议开始擅自进行。

“呵呵呵。大家似乎也有一大堆抱怨呢。那么……。好吧,就从深夏开始。”

“明白了,会长。”

啊啊!深夏被会长蒙骗了!唔……。这样的话,即使只有我一个,也必须发挥作为学生会良心的机能才行!

我作为彻底的“不修改规则派”,在大家面前挺身而出!

“深夏!快醒一醒!就连你都对现在的规则有什么不满吗!”

“……。键,我感到不满的……。是这个啦,这个。”

深夏说着,把款指给我看。什么啊……。

禁止使用二轮机动车、助力自行车、小型机动车、普通机动车上学。

“?什么啊。这不也是普通的规则吗——”

“这样的话,各位假面R○der不是都没法入学了吗!”(注:假面骑士,日本漫画大师石森章太郎原作,东映1970年起制作的特摄剧集。骑摩托是假面骑士的招牌特色)

“这算哪门子担心啊!”

因为深夏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我用力抓住她的肩膀说。

“清醒一点,深夏!Ri○er其实是不存在的!”

“你才该清醒一点,键。假面○ider不存在这种事,有谁调查过?”

“根本不需要调查!那是创作出来的!是石○章太郎老师的创作!”

“真的是那样吗?就像学生会一样是记录片的可能性也是无法否定的。”

“可以否定啦!”

“……。那照这么说,你小时候没有玩过变身腰带的玩具吗?”

“唔……。那倒是玩过。”

“你看吧。那是因为你相信过变身的可能性对吧!人总是会炼习龟派○功波、尝试舞空术、梦想通向异世界之门,相信Ride○的变身!”(注:出自七龙珠、假面骑士等)

“你所说的‘人’的定义有点奇怪吧!?”

“平成○ider之中,不单是改造,就连提出‘只要修行就能成为R○der’理论的Ri○er都有!这是多么充满梦想的设定啊!”

“不,所以说,那并不是实际的理论,充其量只是创作——”

“而且最近的Rid○好年轻!绝对也有想上我们学校的○ider!”

“我觉得不会有……。再说R○der是……。”

“嘛,电○是乘电车上学,所以没问题。”(注:假面骑士电王,‘坐电车的假面骑士’这点曾一度被广泛报道,但实际上还是一直骑摩托车,电车DEN-LINER还是用摩托来操纵)

“可以的话,我希望他也不要乘坐DEN-○INER来上学!”

不过,目前的校规的确无法对应。D○-LINER……。太可怕了。

“不只是假面Ri○r的事,还有其他重新考虑这条规则的理由。”

“?什么理由?”

“头文字是D的人也没法上学!”

“你休想!?那连普通的安全驾驶都不是吧!要是允许那个的话,不就无法无天了吗!”

“喂喂,键……。你要对学生差别对待吗?你变了呢。”

“哎哎!?我才是反派吗!?”

“在这世上,也许有不漂移过山顶就无法登校的学生存在!”

“那究竟是什么状况啊!绝对不需要漂移的吧!”

“不要拿你的标准来评价世间的一切。”

“你的标准才更糟糕吧!总之,对戴假面的○ider和头文字是D的人,根本没有考虑的必要!”

“……。想像力贫乏的家伙,真是可悲呢。”

“我倒是对你异常的想像力感到可悲。”

在我拚命的说服下,深夏很不情愿地就此作罢。我从深夏身上移开视线,靠在椅子上长嘘了一口气。

可就在此时,“喂,键。”深夏再次对我说道。

“你对这个怎么看?”

“啊?什么呀……。”

深夏把学生手册伸到我面前。上面写着……。

希望男女都保持符合高中生形象的发型。原则上禁止男子留长发。

“什么啊。关于头发,我们学校已经相当宽松了吧。这个——”

“这样的话,萨菲○斯好像不能入学了……。”(注:最终幻想7中的大反派,手持2米的长刀正宗)

“这里又不是米○加尔!不用担心那个!”(注:最终幻想7中的魔光都市)

“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是不是应该修改这条规则——”

“没必要!就算真有其人,我也不想让他入学!挥舞那种长刀……。”

“不准你愚弄萨○罗斯!他可是超的哟!”

“就是因为他强我才讨厌!再说那和入学许可是两码事啦!”

“唔……。可是,不只是他。这样一来,拿着兽矛的苍○潮不是也人没法入学了吗?”(注:藤田和日朗漫画<潮与虎>的主角)

“所以说,那是哪门子的问题啊……。”

“还有,这样就连醒觉魔族之血的浦○幽助都会被拒绝入学了,喂。”(注:富坚义博漫画<幽游白书>的主角)

“我说,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键。你会眼睁睁看着这个机会溜走吗?”

“所以,到底是什么机会啊!你连现实和创作的区别都分不清吗!”

“人,要是放弃自己所相信的事物,就意味着GAMEOVER,键!”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使用那种热血的台词啊!我觉得人不能随便什么都相信!实际上你说的那些,也应该会在卷末之类的位置写上纯属虚构的吧!”

“也许只是作者那么认为而已!”

“那我对你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就这样,我放弃了继续和深夏纠缠。她好像在唧唧歪歪地嘀咕什么,无视之。我实在没法继续陪她胡闹下去。

我用手肘撑住桌子低下头,向下一个对象说。

“哈啊……。那么,啊啊,小真冬对校规的哪里有意见?”

听我一问,小真冬探出身子答道:

“真冬,希望能对游戏和漫画全面解禁!”

“哇啊,真是言如其人的发言呢。”

“不只是真冬,其他学生应该也是这么希望的。”

“不,算了,话是没错……。实际上,虽然校规上禁止,不过最近那已经是名存实亡的规则了吧。手机也是如此,大都是‘只要不在上课时使用、不打扰他人,默认’之类的氛围。那样还是不满吗?”

“当然不满了!真冬想要堂堂正正地在学校里玩游戏、看漫画!”

“小真冬。我觉得那种人被称之为废柴。”

“你在说什么啊,学长!从游戏和漫画中能够学到许多东西的!”

“我觉得在规规矩矩的学校生活和上课中学到的东西也有很多。”

“……。身为H-gameMaster的学长,有资格这么说吗?”

这下可戳到我的痛处了。

“可是,我又没有在学校玩游戏。”

“那我问你,到底为什么不能在学校玩游戏?”

“难得到学校来,多和朋友们交流一下啦。”

“我有玩怪物○人。”(注:可以多人联机)

“呜。”

那的确算是交流。

“看漫画的时候,完全是一个人的世界吧。那岂不是很寂寞……。”

“不可以读书吗?那么,图书室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呜、呜……。不,小说呢,你瞧,似乎能让人更聪明……。”

“小说……。会让人更聪明……。吗?哼。”

“你笑什么——”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对不起。”

我立刻低头道歉。不知为何,其他成员都佯作不知地移开视线……。我们的书究竟算什么啊……。

“小说可以,漫画就不行,哪有这种道理。”

“唔……。虽然我也是如此,不过宅人的逻辑经常都微妙地说得通,所以才让人感到棘手呢……。”

“怎么样啊,学长。你就认可游戏和BL吧。”

“给我等一下,为什么‘漫画’一眨眼就被换成了‘BL’呀!”

“切……。算了,漫画就漫画。反正BL也包含在那里面。”

“话说回来,现在大家已经把漫画带来了吧。游戏也是一样。我一开始就说了,小真冬还想再要求什么啊?”

面对我的质问,小真冬嘴角浮现出笑容。

“碧阳学园,学生全宅人化计划的发动!”

“啊啊……。又做出非常符合这学生会成员的发言……。”

“考试的成绩算什么!体育的成绩算什么!人的优劣,应该不能用这些事情来区分!”

“哦,这话说的还不错——”

“人的优劣应该由玩游戏的技术、亚文化知识来决定!”

“应该什嬷啊!这偏颇至极的价值观是怎么回事!”

“为了这样的未来,首先就从校规开始一点点改变。培养即使在课间玩游戏也很正常的校风。”

“那种会被古馆○知郎大批特批的校风是怎么回事!”(注:古馆伊知郎,日本著名演员、主持人)

“上课也都换成‘动画学’、‘游戏学’、‘漫画学’、‘手办学’。”

“这里变成碧阳动画学园了吗?”(注:代代木动画学园)

“考试都是类似‘请全部列出下面动画的播放时间表。播放地区限定为东京都。包括BS、CS’之类的问题。”

“这个学园究竟想教什么啊?这里的学生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啊?”

“会成为优秀的尼特族辈出的名门。”

“优秀的尼特族是什么!应该说,这学校本身都成了社会的病灶!”

“因为是至始至终贯彻‘兴趣’的学校呢。想要成为声优、想要制作游戏、想要成为作家、想要成为漫画家……。这样的人敬谢不敏。”

“这学园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啊!”

“另外,要颁布新校规的话,宗旨是‘快乐是第一位的!’。如果发现胡乱批判其他人喜欢的作品、中伤其他fan的人,就立刻退学。宅有宅自己崇高的规则。应该让一般人更加了解这一点!这个学校的校风是不单重视实际的暴力,也重视语言的暴力!”

“呜……。我好像开始觉得这学校也有点不错了!”

“就是这样,学长!就沿着这个方向大刀阔斧地更改校规吧!”

“……。可是,小真冬。说起来,你半年后不是要转校吗……。”

“……。”

“……。”

“看来需要赶快开始行动!”

“这就是你的结论啊!在某种意义上很积极!不过那是驳回!”

“呜呜……。学长和真冬之间价值观的隔阂真是难以跨越呢……。”

小真冬这么说着,失望地耸拉下肩膀……。比起我的发言,学园改造计划失败的打击应该更大吧……。此时此刻,我深刻体会到比起学园,更有必要对这孩子进行改革。


总之,照这样也听听剩下的知弦姐有什么意见吧。

“就连姑且算是有常识的知弦姐,也想要改变校规吗?”

“姑且是什么意思啊,Key君。我无论何时都是有常识的人,希望你不要贬低我。”

我被知弦姐瞪了一眼,有点慌张地开始解释。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反正知弦姐也会跟着大家随口乱说吧?比方说‘应该许可SM’之类吗?

听到我的发言,知弦姐有些失望地耸耸肩膀。

“我对你太失望了,Key君。你对我的认识,居然会是这样……。”

“对不起。爱与性格认识是不同的。”

“真是的。你的眼睛是摆设吗?红叶知弦无论何时都是有常识的人,是足以成为你故事中本命女主角的女人哟。”(风:那尼!?知弦姐正式参战!?)

“不,虽然那个发言很让人高兴,不过到底从哪里能看出是本命女主角呢?”

“漆黑的长发。”

“嗯,那倒是有点像前时代的本命女主角。最近的本命女主角好像是粉红头发之类的女生。”

“而且我很温柔。”

“不,好吧……。虽然听本人这么说有点抗拒……。说的没错。可是——”

“我把伞留给被丢弃在路边的小狗,自己淋雨回家的场面被Key君目击到,结果Key君因此迷上了我。”

“才没有那种老套到死的温馨相遇情节呢!”

“我还从Key君家的窗户进进出出。”

“我家的公寓旁边没有任何建筑!?这是哪来的超能力者女主角啊!?”

“类似‘Key君,脸颊上沾着奶油哟,舔舔’之类的事有很多呢。”

“这哪里还有半点像知弦姐你啊……。已经够了。我承认你是本命女主角,总之请告诉我你想修改的校规。”

“哎呀,明明之后才是难为情到让人发狂的情节满载时期呢。”

“我不想听会让人发狂程度的恋爱喜剧。”

“没办法。不过,Key君。我也不是总在以超S精神,想些残酷、悲惨的事情。我想修改的校规是这个啦。”

“?”

我朝知弦姐所指的条款望去。

不要携带不必要的金钱。

那是并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的校规。我一头雾水地朝知弦姐的方向看去,只见她非常遗憾地叹息道。

“……。没法进行交易啦……。”

“什么交易!?”

“究竟禁止到什么程度呢?装满公文包的万元纱票能不能获得许可啊?”

“所以说,那钱你要拿来做什么啊?再说,这哪里是有常识之人的愿望!?”

“普通来说,不是会希望自由携带金钱吗?”

“不,知弦姐‘普通’的标准很奇怪!”

“不过这条规则上说,必要的话就可以带来呢。所以,如果装满公文包的万元纱票关系到人的性命,应该可以的吧?”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交易啊!那种事在校规之前,难道没有触犯这个国家的法律吗!?”

“哈啊……。这条校规好烦人啊。对‘我们组织’来说。”

“我们组织!?哎!?到这个阶段,学生会的一己之见系列出现新的伏线!?”

“因为这条校规的关系,‘Project.Genocide’没法顺利进行啦。”

“真是个明明在策划什么大阴谋,却好好遵守校规的组织呢!”

“啊,你瞧,还有这条校规也是。大家应该也希望修改一下吧。”

知弦姐这么说着,又指出一条校规。

禁止携带宠物和昆虫之类的生物进校。

“……。难得人家躲过华盛顿公约弄来的说……。”(注:涉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

“你打算带什么到学园来!应该说,请你先去遵守条约!”

“学园的各位也想把可爱的宠物带到学校来才对。我考虑到那些洋溢着爱护动物精神的学生们,要求更改这条校规,Key君。”

“不,绝对不是那样!绝对是为了‘我们组织’的目的吧!?”

“拥有本命女主角之称的、温柔的我,只是想向大家展示自己家里贵重而可爱的宠物罢了。这是很单纯的希望呀,Key君。”

“是那样吗?可说到知弦姐饲养的宠物……。”

“希腊出身的‘Pega君’(注:Pegasus,有翼天马)、‘Chime酱’(注:Chimera,奇美拉,狮头羊身蛇尾的吐火怪物)、‘小Kerber’(注:Kerberos,地狱三头犬)之类的……。”

“听起来全都是像是神话中的生物呢!?不要说华盛顿公纯了,这根本就是颠覆物理法则领域的情况吧!?”

“哎呀,可是说到禁止宠物……。明明小红和Key君就能来学校呢。”

“我(我)是宠物吗!?”

发现冲击性的事实!只有我们才有绰号,是表示和Pega君它们同一类吗!

“啊,不对,Key君。”

“?什么不对?”

“小红的确是属于宠物,不过会包括Key君是因为……。”

听她这么说,我回想起校规……。禁止携带宠物和“昆虫”之类的生物进校……。

“我被当成虫子了吗——!?”

“因为Key君进入了学校,所以把小Kerber带进来也可以吧?”

“不行!为什么要把地狱看门犬带进学校啊!”

“很可爱的说。脑袋有三个,会发出‘嘎呜呜、嘎呜呜’的可爱叫声。最喜欢的食物是生肉。”

“学生肯定一定惶恐啦!碧阳学园、阿鼻叫唤!简直就是地狱绘图!”

“啊,这条校规上说不是生物就行了呢。”


“?不是生物?那根本就不算宠物……。”

“那我明天就把自己制作的土玩偶‘Golem炭’给——”(注:土傀儡,称呼模仿备长炭)

“请不要带来!”

“讨厌啦,Key君。不要紧,那不是生物。只是把泥土稍微捏一捏,和携带装饰过的手机一个感觉。”

“像外卖似的带着土傀儡上路谁受得了啊!”

“好严格的校规啊,应该马上改掉才对。”

“我反而觉得应该更严格才行!”

“这是知弦的请求,呣啾。”

“唔!出其不意的句尾攻击太卑鄙了!”

糟糕!可以同意!我觉得现在似乎可以同意!不过要忍耐!要努力忍住啊我!这也是为了不让碧阳学园成为魔窟!

“呼……。我只是以本命女主角般的纯洁善意,想要让学校生活变得更加有趣的说!”

“哪里纯洁了!世上的本命女主角才不会把魑魅魍魉送进学校呢!”

“……。也有被称为淫魔的Succu酱。”(注:Succubus,梦魔)

“嗯,把那个带来OK——”

“不准许可!”

深夏狠狠敲了下我的脑袋。趁此机会,知弦姐也终于放弃了恶作剧。不过尽管话题告一段落,知姐还是有点扭扭捏捏地偷偷瞄这边。

“但是Key君,那个……。”

“……。我知道了,知弦姐。”

“唔,那、那就好。”(风:知弦姐有点可爱!?)

“?”

知弦姐蜷缩起身体,大家都不解地歪起脑袋……。她的意思只有我明白。虽然嘴上说这说那,知弦姐其实很喜欢“可爱之物”。尽管她没有公开,不过拥抱会长应该也是那种兴趣的体现。

所以,她大概是真的想要允许携带宠物。比起自己……。她应该更想去逗弄其他学生带来的可爱生物吧。不过在自己的形象上,又不能直接这么说……。

“……。K、Key君,为什么要笑眯眯地看着这边呢?”

“没什么,什么事也没有。”

“……。早知道就不说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啦。”

知弦姐咳嗽一声移开视线……。真可爱。(风:…好萌…)

好了,这下听过了所有的意见。可是……。

“会长……。真的要修改校规吗?”

被我一问,会长“呜”地身体抖了一下。

“我是想修改……。啊啊,可怎么说呢,我之外的意见感觉很微妙。”

“喂喂,会长,这可是我的台词!”

“是真冬的台词!”

“是我的台词呢。”

结果,全员都只支持自己的主张。无论怎么想,都没有修改校规的必要。我无奈地在一旁静观她们争论的样子。“这么说来……。”会长突然看着我说。

“为什么杉崎没有像平常那样说出‘女生只穿内衣登校’之类的话?”

“哎,我是那种形象吗?不,虽然我不否定,不过也觉得需要对此好好反省。”

“那么,你今天是怎么了?”

众人对会长的质问表示赞同,停止争论看向这边。

我一边随手玩着铅笔,一边含糊地回答。

“不,怎么说呢,我觉得无所谓。”

“什么无所谓?”

“校规。把校规变得H这种事,现在似乎没什么干劲。尤其是穿内衣登校什么的。我也喜欢穿着衣服的H,只有原始人才会说祼体是最好的。再说,要我放弃女子高中生制服这种秘宝级别的物品,这才是最不可能的。”

“可是,你似乎会提出‘让大家都喜欢学长……。’之类的校规。”

小真冬说了句傻话。“哈啊。”我对此一笑置之。

“你是说会有男人对出于校规而被喜欢感到高兴吗?”

“真冬,觉得学长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类型。而且还说过喜欢凌辱什么的。”

“唔。那个是那个,这个是这个啦,小真冬。即使我说过喜欢强迫,那也是和平的、在同意基础上的强迫。”

“完全搞不懂!”

“虽然‘你已经逃不掉了’、‘啊,救命——!’不行,但是‘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哎——呀——’是可以的啦。就是这么回事。”

“在真冬看来,只觉得无论哪个都差劲透了!”

“总之,出于校规而变得喜欢,因为不够燃所以不行。而且关于H,也存在正因为被校规禁止,所以才让人热血沸腾的部分!那才是学生生活的醍醐味……”

“嗯,学长越是说话好感度就减得越快呢。这已经达到撤回告白的等级了。”

“对不起。请不要抛弃我。”

“刚才这句,再减去一分。”

“下次请借我BL本。”

“加上一亿分。请和我结婚吧,学长。”

小真冬对好感度的调整非常乐在其中。

知弦姐看到我们在嬉闹,干咳了一声。

“那对于校规,Key君并没有什么希望吗?”

“哎?啊啊,嗯,没错。现在并没有什么不自由……。”

“今天的Key君,感觉好无趣呢。”

“唔。没、没想到会被这么说!好吧!那么,我也要对校规提出意见!”

“哎。杉崎会有H方面以外的希望?”

“请不要小看我!那么……。”

糟糕。什么都没有考虑。我杉崎键,其实对今天的会议完全没做准备。虽然负责吐槽很人,但实际上也有不需要思考的轻松一面。

“我也想听听,不H的键的意见。”

“真冬也有兴趣。”


“就让我见识一下Key君的真正价值吧。”

“如果杉崎的意见优秀的话,我们也会收回自己的意见哟!”

全员都注视着我。

……。完全没有事先准备好的意见。现在脑子里也没有形成条理清晰的文章。

可是。

“……。”

一看到向自己征求意见的四名少女,话语就自然地从心中涌出。

“嗯啊……。我希望的新校规是……。”

我只是诚实地将其说出了口。

学生会的通知

这次根据学生会的活动,将追加一条校规。

以下是校规的内容。

身为碧阳学园的学生,即使多少有些越轨,也要好好享受每一天。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