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卷 学生会的五彩-終章

就在一切都结束之后,杉崎键受到了学生们一致的喝倒彩.此时此刻,枯野恭一郎正在舞台的角落裡愤恨地踹墙.

「混帐……混帐!那个臭小子!那个臭小子!这让我怎麼报告!企业再怎麼小瞧了他,但负责这件事的我肯定会被解雇的!可恶,开什麼玩笑……既然如此,那就不向企业报告,我自己让系统崩溃,开始报復活动算了——」

「这不可能.」

「!?」

枯野恭一郎面前的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枯野诧异地瞪圆了眼睛……但在他认出那人是谁之后,他不禁怒吼道:

「真仪瑠!真仪瑠纱鸟!」

从黑暗中现身的是一位美女,她脸上的笑容与气氛非常不符.

「啊,看来你的心情……似乎很差啊.」

「唔……你!你早就知道吧!学生会出版的书裡包括『被隐藏』系列的事,还有今天的事,你全都知道吧!」

「嗯,算是吧.」

纱鸟毫不避讳地承认了.

枯野猛捶了一下墙壁大喊:「开什麼玩笑!」

「你、你的事我也会报告给『企业』的!解僱!你这种人,解僱——」

「现在的你已经没有这个权力了.」

「!?是、是谁!」

从纱鸟背后又走出一人……那是个壮年男子.在见到他的瞬间,枯野的音量终於蔫了似的降了下来.

「理……理事长.」

「你好啊,枯野君.你似乎犯了不少错误嘛.」

理事长……这个站在工作人员顶点、背负著关於碧阳学园系统所有责任的掌权者,依然带著诡异的、高深莫测的笑容,向枯野步步逼近.

「理、理事长,你……」

「总之,先别干蠢事了.关於此次事件,刚才已经由这裡的真仪瑠君向企业高层全部进行了滙报,而高层也极其迅速地作出了决定.你嘛,降职,并且撤出除我和真仪瑠君之外所有工作人员.」

「这——这不可能.真仪瑠纱鸟……你……你居然……」

枯野错愕地盯著纱鸟.而纱鸟……到了这个地步,终於露出了她在面对学生时的「真正的」样子来.

「充满自信,容易获得学生信任,能力也很强,不过遇事容易心软,是个可以随意摆佈的棋子.真仪瑠纱鸟,这样的人非常适合作为工作人,员对吗?」

「……」

纱鸟将「企业对自己的评价」用事不关己的语气阐述出来……接著,她莞尔一笑.

「这自然没错,因为我饰演的正是『这样的真仪瑠纱鸟』.如果不这麼做,我可就没法潜入这个学校了.」

「潜……入?」

「哎呀,我好像多嘴了.理事长,刚才的听过就算了吧.」

理事长闻言微微一笑,装傻道:「我可什麼都没听见啊.」

看著两眼已经透著绝望的枯野,纱鸟更是完完整整地展示出自己原本的个性,露出了残酷的笑容.

「居然被看成是个不善弄权的女人,这让我很不高兴,不过呢——」

「呜.」

「算了,这就不和你计较了,反正也在我的意料之内.」

「……」

「不过……现在看来我似乎并没有必要介入.是因为朋友的委托,我才来到这裡的……」

「你说……朋友?」

「是啊,我和神是朋友.」

纱鸟以一种不置可否的表情说出这句话,随后盯著枯野,开口道:「接下来.」

「话虽如此,高中生到底是高中生,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所有计划差点被你这个白痴的愚蠢行动破坏.我们的副会长虽然很优,但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世界上还存在一种『无可救药的愚蠢人类』.不过……也难怪,毕竟这个学园太温暖了.」

「呜……你这个混蛋!」

「混蛋?喂,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啊,枯野.」

「啊?」

面对胆怯的枯野,纱鸟完全暴露出本性,向他发难.

「从一开始,你就不过是企业中最低等的人员……连普通社员都不是,早就决定要送你去『乐园』的.而我则担负著企业与学园沟通的重要责任,你又有什麼资格这样对我说话,啊?」

见纱鸟一改往日的作风,这引得理事长不禁在背后面无表情的打趣道:「比我想像中更加S啊.」

可是枯野己无暇再理会这些笑话……咚的一声跪在地上.

「乐……园.」

对枯野而言,这是最可怕的词语.在企业……特别是在这次计划中,洩露情报被视为最大的禁忌.所以,如果出现了了解内情却被判断为『无用』的员工,那麼他们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打发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每日重复一些甚至算不上工作的作业.

虽然最低限度的生活能够得到保障,其他愿望也能得到满足……但那事实上等同於软禁.除非获得许可,否则永远无法逃离那个能够保障所有生活需求的「停滞的乐园」.

也就是说.

眼下.

「一切都结束了,枯野恭一郎.包括你在内,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只要是『极有可能迁怒於碧阳学园及怀有不轨之心』的人都只能束手就擒.将军了.」

「啊、啊、啊……」

轻蔑地注视著喃喃自语的枯野……接著,纱鸟的目光转向了正在舞台上被骂得狼狈不堪的杉崎,然后温柔地微笑起来.

「为小孩的单纯想法善后也是成年人的责任.真是的,哎,累坏了.还是赶紧回家吃点面包睡觉吧.」

言毕,幕后大人们的身影从舞台消失.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