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 目录 A-AA+

             

第五卷 学生会的五彩-第六話 ~ 工作的學生會 ~

“只有拚命工作才能有所收获!”

会长和往常一样挺着小小的胸部,得意地说着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名言。

今天的学生会比平日更加凌乱,书四处散乱地放着。因为学园祭日益迫近,学生会的工作也随之激。

所以呢,今天的学生会才呈现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模样。毕竟平常的我们都在对小说的争吵中虚渡光阴,偶尔也应该办点正经事,好提高学生会在学校的威信度才是……不,当然,我们也不只是带着这样的念头工作的。

今天就连会长都没有任何奇怪的举止或脱线的行为,在按惯例说完名言后便开始着手确认文件。

“……呜哇,许可申请、许可申请……难道他们就不能按顺序地一个接一个地来申请吗……”

嘴里嘟囔着抱怨之词,会长手持印着“碧阳学园学生会”的印章砰砰地在文书上按个不停……算了,她身边站着一脸严肃、眼镜边框金光闪闪的知弦姐,所以应该没问题吧。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么忙的时间,知弦姐居然戴着这样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难道是为了配合气氛吗?虽然我个人应该是没有眼镜娘的爱好啦……不过嘛,她看起来倒是……

“杉崎!你停下来了哦!给我抓紧工作!”

“是、是。”

受到会长的指责后,我再次开始了工作。我所负责的主要是联络事务。如果在看完报告后觉得有必要直接与对方联系的话,就会用手机与其联络。虽然学校内禁止使用手机,但在为学园祭的准备而忙得焦头烂额的现在,经常不得不破坏这一规定。这也是为了更加效率地工作而采取的必要手段嘛。并且只要能遵守最低限度的校规,老师们也大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喂,键,这个拜托你了。”

“好。”

一旁的深夏递过来一份文书。她负责从堆积如山的文件里将会长看过并认可的和需要我直接联系的报告分门别类。老实说这其实是项繁重的劳动。

也就是说,按今天的工作安排来看,我基本只会和深夏有接触。而且会长、知弦姐和小真冬也都埋头于自己的工作,就算我找她们说话多半也得不到回应吧。

总而言之,我迅速浏览了一眼递过来的文件,确认最后署名的“责任人”后,便拿出手机搜寻起此人来……有了。

“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人啊……”

深夏又是尊敬又是茫然地问道。我一边按下通话键,一边回以她一个笑脸。

“我当然不会认识全校的人啦,不过普通社交性的学生还是会网罗一些的。尤其是这些‘责任人’啊‘领导’之类,都是社交性人种。”

“原来如此。”

深夏恍然大悟的低头继续工作。而我手机另一端也有了回应。于是我也迅速投入到了工作中。

“哦,好久不见了。嗯?不,是我啦……你记不起来了?是我啦,我啦。”

“你自己报上名字啊!”

一旁的深夏忍不住插嘴道。但我却继续我行我素。

“……嗯,对。我是你儿子高志嘛。”

“!?”

深夏猛地抬起头来。

“对对,嗯……因为感冒了,所以声音有点……嗯,那个啊,我跟你说啊,我出了车祸,嗯,总之大概是一百万……”

“你究竟在和谁打电话啊!?”

“嗯……对,啊,是吗?真不好意思!谢谢你,我真是得救了!你能现在就去银行吗?嗯。”

“喂……键!你不是在做学园祭的工作吗……?不是吗?”

但我无视深夏,继续对着电话道:

“啥?今天不行?咲呀拜托了嘛,我这里可是受伤了……”

“你这家伙怎么一副恶心死人的嘴脸啊,而且,喂,你的脚别放到桌子上啊!你究竟在做什么啊!?”

“没错。两百万。”

“为什么金额还上升了!?”

“那拜托了。嗯……啊啊……”

“……”

“………………啊啊我也爱你。晚安,麦克尔。”

“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结束通话后,我转头对深夏一笑:

“好,下一个工作。”

“你究竟在做什么工作啊!?”

她不知为什么怒火冲天。

然后,另一边埋头在电脑前喀哒喀哒敲打着键盘的小真冬怒吼道:

“你们俩搞什么!在这么忙的时候给我好好工作!”

居然惹到了小真冬。顺带一提,她现在负责整理文件并输入电脑,理清目前的总体进展。

“我是有在好好工作啊,但深夏她不配合我。”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他打的电话完全跟学园祭毫无关系啊!那根本是电话欺诈好不好!”

“我不过是跟话剧部部长通过电话练习一下而已。”

“什么!?你是说你们之前的对话是演戏!?”

“怎么样都好!你们马上给我工作!”

小真冬再次怒吼道。深夏也不得不屈服于她的魄力,乖乖地重新工作起来。

而我也重新浏览起文件来。不过深夏……仍然以严肃的目光凝视着我。

“这次你只准进行简单的预算交涉。再敢用奇怪的对话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好吧,都听你的。”

虽然我这样回答了,但深夏的视线还是没有离开我。

我长叹了一声……低头确认文件,着手工作。

然后将手机拿到耳边。

“…………啊,河合?嗯,嗯,你所要求的预算金额有点过多了。”

“……这次总算是正经的对话了……”

深夏似乎长舒了一口气。嗯,太好了太好了。

我放心地继续。

“嗯,是啊……这可有点麻烦。我们这里也是有限度的。”


“看来交涉得不错。好,那我也可以做自己的工作了……”

“…………哎呀,这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

“生病?什么嘛,这我们可管不了。久债还钱天经地义嘛。”

“喂,喂……键?”

“啥?你想推脱责任?利息太高?在合同上签字的可是你自己哦!”

“呐、呐……这,这是学园祭……相关的对话吗?怎么听起来像是高利贷?”

“所以就跟我之前说的那样,如果你不按时还钱的话,就拿女儿抵债!”

“!?”

“给我拿出点诚意来,诚意!哦霍霍,霍霍霍霍霍。”

“喂,键。我怎么听也不觉得你现在说的话像一个正常轻小说的主人公啊……”

“……啊啊,那就这样了……交涉成立。”

“成立!?什么成立了!?”

“哦霍霍,我很期待哦……”

“喂,你这家伙,真的是轻小说男主角?”

“………………这件事结束后我们找时间喝一杯哦,麦克尔。”

“又是麦克尔!?”

挂断电话后,才发现深夏一脸恐惧的表情看着我。

“你、你究竟在打什么电话啊!?”

“?什么什么电话?……当然是工作的。”

“根本跟学园祭无关吧!你所说的‘工作’,根本就是跟学园祭无关的工作吧!”

“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是认真地在和你给我的文件责任人联系的说……”

“你刚说了‘麦克尔’吧?你刚才的对话就跟国外电影一样好不好!和麦克尔说的啥啊!”

“我希望你不要说麦克尔的坏话。”

“我才没说呢!而且那个麦克尔究竟是谁啊!”

“…………忘了吧。那是痛苦的过去。”

“你究竟在说什么啊!这好莱坞式的台词还有你之前半段的流氓式对话究竟是什么啊!”

“吵死人了!你们从刚才起就在吵什么啊,我可是认真地在工作。你们别打搅其他人好吗。姐姐你是有什么意见了啊?”

“呜……这、这个……”

“知道了,没意见是吧。”

一边看着数据,小真冬一边道。深夏低低地说了一声:“是吗……”然后沮丧地垂下了脑袋。

“……我知道了。对不起,也许键他有自己的交涉方式。”

“是啊,姐姐,如果你有闲功夫探究学长的工作,还不如做好自己的份内事。我们可是很忙的。”

“啊,啊啊……对不起。”

深夏做了一次深呼吸后,再次开始工作。但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满。

而我则尽力憋着笑意,以免在深夏面前露馅。老实说,我的确动了点手脚。电话的前半段是在和学生进行正常交谈,至于麦克尔云云,其实是在我挂断电话后才说的。

不过要问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的话——

“认可。认可。认可。”

“小红,下一个文件。”

“这个报告既然已经完成的话……”

“呵呵……这可是早点想出对策才行哦,是吧,键。”

“啊,啊啊……”

我从深夏手中不停地接过文件,不禁低声叹了口气……

好无聊。非常的,无聊。

不,的确,我们偶尔也会认真工作的!对我来说,即使是做这种杂务工作也能学到一些东西。

但是,我无法接受!

我无法接受明明被四个美少女包围着,却纯粹是个人单独作业!

平常被她们呼来唤去也就算了。毕竟开会的话,围绕主题进行的讨论也很快乐。就算杂务有点无聊也可以忍受。

但是!明明美少女们与我处于同一屋檐下,她们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堆文件,根本不在意我的存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枯燥的生活……”

“喂~键,你还不赶快去打电话。”

“哦……”

就连唯一和我有所交流的深夏也几乎埋头在工作里。所以身为男子汉,为了吸引喜欢的女孩子的注意,稍微做点恶作剧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我压尖了嗓子开始读起文件来。

“‘杉崎君,我、我喜欢杉崎君,喜欢到没办法专心工作了。’”

“别再读你妄想的文件内容了!给我回到现实吧!”

“呜呜,好无聊。”

说着,我拿起了电话……深夏果然又在紧紧地盯着我了。

“……啊,喂喂。我是杉崎,是,是。”

“……这次你终于开始正常对话了吗……”

“……啊,不、不是那样的……是……不,我都说了,是杉崎,杉崎键。”

“诶?”

“都说不是啦……杉.崎!杉.崎!”

“对方耳朵不好吗?”

“……不是啦,我不是天草四郎时贞啦。”

“他把你当做谁啦!?”

“我是杉崎,杉崎!啊啊,是、是的……是……啊,不、不是的。是杉树的杉,长崎的崎。是的。”

“你究竟要解释名字到什么时候啊……”

“不,都说了,和灭绝的灭字没有任何关系。”

“他究竟听成什么了啊!?”

“是……啊,对对!”

“终、终于表达清楚了吗?”

“是的,就是和布拉德.皮特长得很像的那个杉崎。”

“喂,等一下!”

“您终于想起来了吗?啊,实在是太好了。”

“对方把你误会成另一个人了吗!?绝对的!还没解这场误会啊!”


“话说回来,我想问关于那件事……是……是……”

“终于进入正题了吗?……”

“啊,不,我们先不谈十二年前的事。”

“!?”

“没错,是学园祭……啊。”

“怎么感觉话里有伏笔似的……”

“是啊……是。哈哈,请勿取笑在下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听到有人说‘请勿取笑在下’这种话呢……”

“……不会吧?”

“难道不是开玩笑!?”

“……咕噜……”

“你为什么要吞唾沫啊!你究竟听到了怎样的内容啊!”

“……那……还真是可怜呢。”

“谁!?”

“还那么年轻啊。”

“你干嘛一副听到年轻人讣告的老太婆的表情啊!”

“我会衷心祈祷他的冥福的。”

“死了!?谁死了!?”

“话说回来,关于学园祭……”

“不是吧!难道你们不是有很多比学园祭更重要的话题吗!?”

“是……不,即使您这么说……是……是……对不起。”

“诶?你为什么要道歉啊?根本跟前文没有一点关联啊!”

“是……是……我知道了。”

“你干嘛一副恭敬的样子啊……键。”

“下次请一定让我观看处刑。哪怕是拚上我这条小命也……”

“流氓干部组织!?”

“是!是!……‘给这愚蠢的凡人以制裁的铁锤!’”

“你在说什么恐怖的口号啊!键,你究竟在和谁说话啊!”

“那就这样了。是,是,那么我先挂了。”

我切断电话后,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说道:

“果然,认真工作很累人啊。”

“刚才那个是开玩笑的吗?”

深夏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而我对她这副表情感到十分满意,放松地倒向椅背。

“就算是玩笑,也是很累人的呢。”

闻言,深夏不禁“哎”地叹了口气,拿起文件敲了敲自己的肩膀。

“的确呢,一直看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无聊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是应该早就习惯做杂务了吗?”

“虽然我早就能够忍耐一个人负担杂务了,但是现在的状况……怎么说呢,就好像是让一个孩子在放满玩具的房间里学习一样。”

我说完后,另一边的小真冬忽然插嘴道:“我明白!”

“真冬也没办法在放满漫画和游戏的自己的房间里学习呢!”

“虽然如果我说和小真冬是同类恐怕会让你不爽,但的确如此呢。明明周围都是美少女,却没人理我埋头工作……这简直是精神上的折磨啊。”

“所以我都说你是个白痴了。”

我轻轻敲了下深夏的脑袋。就算是白痴,我也是个认真的白痴啊。毕竟我可是副会长,绝不会忘记职责一味玩乐的。

在深夏和真冬继续工作后,我借着休息之名看着眼前的美少女们工作的模样……至少应该养养眼嘛。

“认可,认可。”

会长砰砰地按着印章的样子也尽收眼底。

“认可,认可。”

“砰,砰。”

我不由得随着她的动作发出了声音。

“认可,认可,认可。”

“砰,砰,砰。”

印章流畅地一个接一个盖了下去。印章……印章……还有拿印章的会长的手……腕……肩……还有,胸。我漂移不定的视线不知不觉地在某处固定了。

“认可,认可。”

“砰,砰。”

“认可,认可,认可。”

“砰,砰,砰。”

“…………认可,认可,认……可。”

“砰,砰,砰。”

“呜哇————————!”

会长忽然大哭起来。

她一头扎进知弦姐的怀里,手指着我的方向。

“知弦,杉崎、杉崎他欺负我!”

“好了好了……Key君,太恶心了。”

“诶诶!?”

继刚才被深夏确认为白痴后,我本以为自己对什么评价都不在乎了,但闻言还是一愣。我、我刚才做了什么了?

知弦姐冷冷地看着我。

“嘲笑别人的身体特征是最低劣的家伙才会做的事。”

“诶,不,我刚才根本就没……”

虽然平时我是说过会长是萝莉体型,但今天我可什么也没说啊……

但知弦姐的眼神仍然那么严厉。

“男人就是这种东西。”

“诶,什么啊,你们干嘛一副被骚扰的女孩子的反应啊。”

“女孩子的心思可是很纤细的哦,Key君!”

“我们男人也很脆弱的……”

“呜,呜,知弦。”

不过会长似乎真的在哭呢……不妙啊。忽然有种沉重的罪恶感。而一旦产生了罪恶感,我就完全乱了方寸,彻底不知所措了。

不知道知弦姐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挺着丰满的胸部更加紧密地抱着会长,但就在这一瞬间——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知弦也好讨厌————————!”

“诶诶?”

会长不知道为什么猛地从知弦姐怀里抽身,转头趴到桌子独自大哭起来。我、我完全搞不懂了。

“女孩子……与其说是纤细,不如说是麻烦吧。”

“……不好意思了,Key君,看来我以前也给你添麻烦了。”


知弦姐叹了口气,表情微微缓和了一点,看着我道:

“总而言之,Key君,以后你可以再看着女孩子的胸部发出什么‘砰砰’的声音了。”(注:日语中的‘砰’发音与‘平胸’相似。)

“…………啊,啊,原来如此啊。”

我终于理解了整个事态。虽然我并无他意,但也许真的欺负了会长也不一定呢。

我老实地对会长道歉。

“会长,对不起。”

“呜呜,呜?你、你不会再欺负我了?”

会长眼眶湿润地抬头看着我……糟糕,我难道是S吗?怯生生的会长真是超可爱的。就像小动物一样……不不,我应该先好好道歉才是。

“不会再欺负你了。对不起,会长。”

“呜……你有反省了吗?”

“反省了反省了。”

“那……那我原谅你。”

看着抹着眼泪抬起头来的会长,我认真地宣言道:

“放心吧,会长!今后再也不会道破这事实了!”

“呜哇————————!”

会长的眼泪喷涌而出,整个人都趴向桌子上号哭起来。

“Key君……”

知弦姐呆呆地看着我……明、明明是很严肃的宣言啊……结果怎么效果却适得其反呢。

结果由于会长完全失去了工作能力,所以为了赎罪,我暂时代行会长之职,将她的印章拿在手里,然后——

“砰,砰,砰!”

“呜啊————————”

“Key君!”

知弦姐怒发冲冠地一把抢过我手里的印章。啊啊……

“真是的,Key君你什么也别做好了!今天你就乖乖地给我呆在那!”

“了……解。”

我沮丧地耸拉着肩膀,背对着会长和知弦姐……我明明想努力将自己变成后宫主人的说……哎。

我郁闷地用手指在桌面上画着“闷”字。一旁的深夏小声地鼓励我“打、打起精神来啊”,小真冬也支持地说:“是啊。”

“刚才是学长不对……但也没办法嘛,毕竟你也没恶意的。”

“是啊,键。与平常的恶意性骚扰相比,今天的你已经表现得很不错了……我认为。”

“是吗……”

但一边的会长还在呜咽,让我也心情低落。身为一个让纤细的女孩子哭泣的男人,我的心理十分微妙。

“哎……我还是做点工作啊吧。”

“哦!加油哦,键。”

“……嗯。”

但由于心情低落,虽说要工作,也没心思打电话了。没办法,为了转换心情,只能先帮小真冬工作了。

我站起来,向真冬身后走去。

“小真冬,你在做什么?”

“啊,是,在看美○日记的更新。”(注:美鸟日记)

“拜托你工作啊……”

怎么像个偷懒的OL一样啊。我叹了口气。这时,电脑的画面一换,终于显示出工作用的编辑画面了。

“哦,你终于要工作了吗?”

“是啊。”

真冬熟练地在键盘上喀哒喀哒地敲打着。喂喂,她的干劲也来得太快了吧——诶?屏幕的样子有点奇怪。似乎出现了一些和学生会的工作无关的词啊……什么‘魔剑取得流程图’,什么‘让隐藏洞窟出现的方法’等等。

“小真冬……这是,啥?”

我问道。闻言,小真冬连头也不回,精神十足地回答道:

“是维○新作RPG的攻略更新!”(注:维基百科)

“拜托你工作啊!”

“这个也是工作嘛!如果真冬不做的话还有谁能做啊!”

“谁都可以做吧!”

“学长……你这种放任的说法其实是因为自己内心清楚自己做不了。真冬认为你这样不好哦。”

小真冬一脸了然于心地道。

“不对不对不对,你别把话题往深处引,现在是你偷懒不工作的你不对才是吧!?”

“真冬不觉得自己有偷懒!”

“你这人完全无可救药了!”

“真冬写的攻略情报能拯救很多人呢……真冬也不是会疏于工作的女孩子!”

“诶,难道这就是你普渡天下的宣言!?”

“这可是游戏女主人公例行的名言哦……拚死拯救魔物的小孩,直到自己力竭而倒下……我所做的和她们的性质完全一样!”

“不一样!绝对不一样!我根本没从小真冬你的身上感到一丝慈爱!”

“学长……请不要阻止我!真冬即使无法完成工作……也要给大家做出攻略情报!”

“那你先为我们提劳动力好吗!?”

“学长……虽然你出于爱而在意我的身体我很高兴……但是,你不能阻止我。”

“我说的是学生会工作好吧!学生会的工作!”

“…………<Q:应该在哪里练级呢?A:在世界地图右边的小岛上杀舵鸟怪。>”

“别在这里给我更新○基游戏攻略的FAQ啊——!”

“学长你安静一点,别打搅我。”

“……够了。”

我郁闷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还是自己集中注意力工作吧。都是我自己的错,居然会找小真冬来调整心情。

总而言之我重新开始工作吧。于是我叫了深夏一声:

“深夏,给我需要打电话的报告——”

“啊啊,不好意思,已经没有了。”

“诶?”

我被迎面拨了一盆冷水。而深夏一边整理着文件,一边头也不回地道:

“因为剩下没几件了,所以我趁你玩的时候自己联系了。对方都很知道分寸呢。”


“是、是吗。”

“是啊。”

“…………”

……那么?

“那个,那我能做什么——”

“啊啊,键你就保持沉默好了。我现在没空理会你的白痴话题。”

“啊,都说我不是白痴啦——”

“喂,会长,这些文件拜托你盖章。”

“了解了,深夏。认可。”

“小红,这边的文件还没整理呢。这里也有些手续要办。”

“红叶学姐,请保留二年级生的相关文件。”

……大家都好像很忙的样子。就连小真冬也不知什么时候起投入了正事。

只剩我无所事事,无聊地翻着文件。

东张西望。小心翼翼。

“啊,那个,大家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

“啊,是吗。”

整个学生会一副热火朝天的样子。但却完全没有我插手的余地。

……

什么嘛。大家都好坏心眼。好想把数分钟前说“工作好无聊”的自己踢飞啊。我想工作,工作!

“……谁要休息一下吗……”

“……”

“……不需要吗。”

被无视了。什么嘛,我明明是以成为后宫之主为目标的,结果现在却沦为了空气。

不行不行,这样不可以!这也不利于小说的展开!哪个主角是没有存在感的!?可有可无的空气型主角实在太悲剧了!

所以,我决定采取行动摆脱自己的空气地位。

……很好。首先试着泡茶看看吧!我真是太聪明了!

我迅速走近水瓶边,将茶包放进杯子里,然后倒入开水,泡好一杯茶。

好!现在把它端给会长,让她恢复常态,那就会回到我喜欢的学生会氛围了——

“啊。”

——结果,我华丽地手滑了。

哗啦!

“啊!?”

会长一下子紧绷了身体。幸好,她没有被热水烫到,但茶水已经倾泻而出了。

“我、我盖好章的文件!!”

“啊。”

之前她砰砰地奋力盖章的文件小山已经惨遭茶水荼毒了。

我慌忙伸手想要抢救……但,已经造成的惨状是无法挽回了。

——然后。

“呜……呜呜呜!”

会长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不,不好了,这下——

“杉崎,又欺负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次,会长开始了真正的号啕大哭!同时,学生会里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让我觉得浑身刺痛。

“Key君……你今天欺负小红欺负得有些过分了哦。”

“啊,不是的,知弦姐,这是……”

“键,白痴也要有个限度啊!大家都在工作的时候,你也得分清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吧。”

“深、深夏。这真的不是白痴不白痴的问题,这是……”

“学长!你刚才还叫真冬认真工作,结果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也差不多一点吧!”

“但、但我又不是故意的……”

啊,真糟糕。我好像想哭了说。为什么我会这么可怜啊。在自己都觉得自己可怜的瞬间,忍不住一阵鼻酸。(风:杉崎键loser确定)

但就像在说不许在她面前哭一样,另一个少女连我的份一起号啕着。

“呜呜,呜……我、我讨厌杉崎……”

“!”

砰!杉崎键受到九十五兆三千亿的伤害。

“……”

飘。灵魂出窍……

在受到过大的打击后,我步伐虚浮地转过身去。

“Key君,等一下,你要去哪?”

“…………”

我飘我飘我飘。

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是在不断回响着会长的那句“讨厌”。

“学长?学——长?”

谁的话都听不进耳里了。就算听到了,也毫无意义。

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

我一手扶在门边,拚命思考着。

喀嚓……喀嚓……啪嗒。(开门关门声)

我离开了学生会室。

“不、不好了。”

Key君表情异常地冲出学生会室后,深夏动摇不已地道。真冬也呼应般地开口道:

“……也许是我们太严厉了一点……吧?”

听到她们的话后,我不禁叹了口气。

“的确……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们不应该对他那么生气的。”

实际上今天我们都因为工作量太大而积累了不少压力。觉得工作无聊的不仅仅是Key君一个人,就连我们也觉得没人欺负一下小红有些寂寞呢。(风:我倒觉得女孩子也忍得住,作为男人Key失格的说)

深夏和真冬都反省似的低下头。只有小红还在嘴硬。

“……是杉崎他不好啦……”

她眼眶带泪,大张着腿坐在椅子上……我理解小红的心情。今天最努力的人就是她。平常最喜欢玩的就是小红,但今天最克制自己努力工作的人就是她。所以,对于一直想认真工作的她来说,经常过来打断她的Key君很惹她生气。

正因为理解所有人的心情,所以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我只能叹气……真是没办法啊,我也不知道究竟谁是对了。而现在堆积如山的工作才是最残酷的现实。

我重新开始工作起来。然后姐妹两人和小红也加入了进来。

“…………”


大家在沉默的空气中工作着。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虽然之前做的也是同样的工作……但现在却觉得非常压抑,工作也难以顺利进展。

小红从真冬那接过被打湿那部分重新打印的文件,重新盖章。但……一直有意无意地瞥向Key君的座位。

“小红,你盖错地方了。”

“啊,嗯……对不起。”

虽然她无精打彩地又继续盖章,但不到一分钟又忍不住瞥向Key君的位置,然后再次盖错地方。

仔细留心的话,不仅是小红,连我和姐妹俩也一样。

深夏浏览文件的速度明显减慢了,真冬打字的声音也经常停止。接着,我发现连我自己竟然也心不在焉地重看已经确认过的文件。

在这样的气氛……深夏嘟囔了一句:

“好像有那家伙在这里开玩笑时,我们的精神反而更集中呢……”

没有任何人回答,但大家都默认了。Key君不在了我们也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如今,我们才更深切地体会到他也是学生会不可或缺的一员。

然后……小红终于小声说了一句:

“杉崎……怎么还不回来……”

——这时。

“我回来了!”

门喀哒一声被推开,Key君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走了进来,瞬间打破了室内压抑的空气。

这完全出乎意料的状况让我们一时回不过神来。

Key君手里拿着数张文件,微笑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随即又站起来对着小红低头道歉:

“会长,刚才实在相当对不起!”

“诶?啊,嗯……”

小红微微别过脸去回答道。然后Key君将手里拿着的一些文件递给了她。

“诶?”

“算是我的赔礼吧,我把一些棘手的申请一举搞定了,现在只剩你在上面盖章就行了。”

“诶?”

“还有,深夏。”

就在小红还一脸困惑时,Key君已经转过身向深夏递出了几张文件。

“什、什么?”

“关于会长不认可的申请,一些无法用电话联系的,我已经直接当面去确认了。我全部搜集在这里,你确认一下。这样一来,深夏的工作就全部完成了!”

“诶,诶诶?”

“再来是小真冬。”

在深夏接过文件的同时,Key君又转向真冬的方向。

“至今为止一些做‘保留’意见的部门,我也去做了直接交涉,全部‘解决’了。现在只要整堙剩下的文件就OK了。所以没必要再做数据管理了。”

“诶?啊,好的。”

最后,Key君终于转向了我。

“总而言之,知弦姐,最后的确认就拜托你了。我把我做的工作都整理好了。”

说着,他把手里剩下的文件全部递给了我。

“这是……”

这是一份条理清楚的整理报告。几乎已经没有再确认的必要了。而且他报告上所写的工作件数,简直多到难以想像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完成的。

“Key君……那个,你在这么点时间就做了这么多工作?”

“是啊。上面不是都有负责人的签名吗?”

“啊,真的呢……”

“我很努力的!”

这、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简直是非人的特技……

在我大致浏览完手里的文件后……在大家哑口无言时,Key君挺起了胸膛宣言道:

“如何!这样一来我以后再怎么胡闹你们也应该没有怨言了吧。”

“……啥?”

众人都呆呆地道。只有Ke一个人活力十足地欢呼着。

“好!来玩吧!做什么好呢!国王游戏怎么样?要玩国王游戏吗?要开始了哦!”

“才不要呢!”

“呜哇!”

他大腿被深夏踢了一脚后倒在椅子上,终于老实了一点……但其实我们都还没回过神来。

最后小红代表我们对Key君说道:

“杉、杉崎……那个……”

“嗯?怎么了,会长。”

Key君因为深夏的攻击趴在桌子上,只将脸转向会长,微微一笑。

“这样才能放心地玩嘛,会长。”

“……啊……”

“今天很抱歉。不过我没有恶意的,只是因为看到会长你一心工作,觉得有点寂寞……所以……”(风:键捣的不是乱,是寂寞)

“……杉崎。”

小红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为了不让人发现,她偷偷地抹了抹眼角,然后站起来,精神满满地宣言道:

“好!今天就玩吧!好好的玩!”

闻言……我和椎名姐妹对视了一眼,然后……

将手里已经用不着的文件一把撤向天空!

“哦哦!”

果然,要我们整天都认真工作是不可能的呢。

工作固然重要。偶尔也需要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工作。

但是,搅到大家的笑脸后……我觉得,也许这样也好。

没有理由。

只是单纯地这么觉得。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只是高中生嘛。

上一篇